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41节 共谋大事


刘縯忙含笑解释道:“我三家既然合兵,便是一家,岂可再分彼此。缴获的军用财物也应该统一使用。我汉兵只不过暂时看管,怎敢占为己有。请朱帅不要误会。

刘縯所言入情入理,无可挑剔。朱鲔无话可说,怒气顿减,但心里总觉着不舒服。刘秀揣测其意,上前对刘縯说道:“大哥,我汉兵都是本地人,地形比较熟悉,进攻湖阳应由汉兵打头阵。那些军用财物就交给新市兵的弟兄看管,咱们集中兵力打湖阳。”

刘秀这么一说,平林兵、新市兵的主将都觉得脸上发烧。朱鲔也惭愧地道:“还是放在你们那儿吧。进攻湖阳,我新市兵一定鼎力相助。”前嫌尽释。

刘縯高兴地道:“既如此,咱们便同仇敌忾,共谋大事。——进兵湖阳。”

刘秀仍为先锋,和刘谡、朱祐一起领一部汉兵向湖阳急进。这时,三人都有了坐骑,如虎添翼,与进攻长聚时,已不可同日而语。刘秀骑牛上阵,刀斩新野尉,以牛换马,已在义军中传为佳话。

刘谡提马追上朱祐,得意地道:“朱老弟,你不是笑愚兄之言带着酸味么,如今,刘三将军刀斩敌首,骑牛骑马,你还有什么可说?”

朱祐却不屑一顾地道:“那也是文叔的本事,与你何干?”

刘谡听他言下有轻视自己之意,愤然道:“你敢小看刘谡?”

“岂敢,岂敢,你要有真本事,就把湖阳给拿下来。”

刘谡胀红着脸,恨恨地道:“今儿个,我偏要拿下湖阳给你看看。”说完拨马而回,赶到刘秀马前请战。

刘秀笑道:“谡兄虽勇猛过人。可是湖阳也有新军重兵把守,凭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拿下?”

刘谡哪肯甘心,情急之下,忽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忙对刘秀附耳低语几句。

刘秀惊喜地道:“想不到谡兄竟有如此妙计,就依你而行。”

刘谡得到刘秀的鼓励,更加信心十足。忙找来一身新朝小吏的衣服换上,暗藏利刃,策马先行。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便到湖阳城下。只见湖阳城门紧闭,吊桥高挑。长聚兵败的消息已传到城内,湖阳令和湖阳都尉害怕义军来攻,忙亲自上城头督促新军加强防守。

刘谡单人独骑,来到城门口,向城上守军大声喊道:“喂,守城的弟兄听着,在下是江夏来的使者,有紧急军情面呈县令大人,快点打开城门。”

城上的守兵听了,忙去禀明湖阳令。湖阳令早就看见城下有人,狐疑道:“江夏使者怎么偏在这时候来,莫非其中有诈?”

有人却满不在乎地道:“大人太过小心了。就算他是汉兵奸细,就凭他单人独骑,又能如何?下官倒是想放奸细进来,看他有多少本事。”

湖阳令觉得有理,点头道:“放江夏使者进城!”

兵卒得令,立即放下吊桥。刘谡打马进城。到了城内,跳下战马,跟着兵卒登上城头。湖阳尉见他一身小吏装束,毫不怀疑。远远地迎上去,问道:“江夏使者有何军情?”

刘谡便向他走近,答道:“小人要面呈县令大人。”

湖阳令一听,立刻走到都尉身边。刘谡一边躬身施礼,一边装作掏军情的样子,突然,从衣内抽出短刃,向湖阳尉当胸刺去。湖阳尉猝不及防,被刺个正着,惨叫一声,倒地毙命。事发突然,湖阳令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已被刘谡用短刃逼住。周围的新军明白过来,慌忙举起兵刃,冲了过来。刘谡手上稍一用力,厉声喝道:“快命他们退下,不然就让你立刻见阎王。”

湖阳令只觉得脖子上冷气森森,吓得裤子都尿湿了,慌忙朝新军兵卒摆摆手道:“快……快退下,千万不可胡来。——好汉……是什么人,意欲何为?”

刘谡威严地道:“我乃舂陵汉军猛将刘谡,特来攻取湖阳。快点打开城门,放我大军进城,可保全城官兵性命。”

湖阳令望着城下,疑惑道:“舂陵汉兵何在?”刘谡将右手指头放在口里,连吹三声尖利的口哨。只见城外树林里、草丛中、河沟下突然冲出无数的汉兵,眨眼之间,便到了城下。

湖阳令骇然变色道:“英雄息怒,湖阳愿降!”

刘秀兵不血刃进驻湖阳。紧跟着,刘縯率本部汉兵,陈牧、廖湛率平林兵,王匡、王凤、朱鲔率新市兵进了湖阳。义军不费一兵一卒攻取湖阳,刘谡功不可没。刘秀兴冲冲地来找大哥,给刘谡请功。刘縯仔细听完经过,点头赞叹道:“刘谡贤弟一向性情急躁,不想竟然粗中有细,赚取湖阳。功不可没。为示褒奖,赐封将军。”

弟兄二人正在商议下一步的进军方案,忽然朱祐神色慌张地跑进来,惊叫道:

“不好了,平林兵和新市兵跟咱们舂陵子弟兵打起来了。”刘縯、刘秀大吃一惊,慌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朱祐结结巴巴地道:“是……是这么回事……”

原来义军进城之后,兵卒冲进各个官署,搜出许多金银珍宝,新市兵、平林兵、舂陵汉兵为分这些财宝,发生了争执。新市兵在绿林山,从背江背海贫瘠之地进入富饶的南阳郡,有生以来,从没见过这么多的财宝。就是平林兵,虽说都是南阳人,但大多是穷苦人家出身,也从没摸过这么多的财物。至于舂陵兵,虽说是汉室宗族,但也是凡夫俗子,哪有见钱眼不开的。何况这次攻取湖阳,是刘谡功劳最大,汉兵理应多分一些财物。争执到最后,为争夺一箱赤色足金,舂陵汉兵与新市兵、平林兵打了起来。当然,大家都有所顾忌,没敢用兵刃,赤手相搏。舂陵子弟兵受过正规训练多少都有点武艺在身,新市兵、平林兵当然不是对手,吃了大亏。这一下,惹恼了新市兵渠帅朱鲔、王匡,立刻撺辍平林兵渠帅陈牧、廖湛,一齐对付刘氏子弟。朱祐见势不妙,才忙着赶来通报。当然,他只说新市兵、平林兵刁蛮无理,却不说汉兵的任何不是。

刘縯听了朱祐一面之词,怒形于色,骂道:“新市、平林毕竟贼寇出身,禀性难移。如此下去,怎能诛杀王莽,匡复汉室。”

刘秀忙捂住他的嘴道:“大哥身为汉军主帅,不可轻言新市平林兵过失。大敌当前,以和为贵,千万不能因此引起义军内部争斗。大哥暂且留在营中,此事就交给小弟处置好了。”说完,他大步流星赶到出事地点。正在搏斗的舂陵子弟兵见他来到,慌忙退到一边,瞪着眼怒视着新市、平林兵。朱鲔、王匡、陈牧、廖湛手按刀柄,也退到一侧,冷眼旁观刘秀对事件的处理。

刘秀走到跟前,挨个扶起倒地的新市、平林兵卒,语带歉意道:“绿林军兄弟们,刘秀有错,约束部下不力,得罪诸位,刘秀在此赔礼了。”说完,深深地一鞠躬。

新市、平林兵见汉军主将给自己赔礼,心中很是羞愧,忙低头退到一边。刘秀走到子弟兵面前,温厚谦和的神色不见了,严正的目光冷冷地扫视众人,无比痛心地质问道:“你们是高祖子孙,汉室宗族。如今,王莽篡汉,宗庙被毁,天下尽失。试问天下有多少城池,多少金银财物都被强行霸占。你们怎么不去争、去抢?在这里与助我们起兵反莽的穷兄弟争夺,不觉得羞耻,愧对祖宗么?”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