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51节 向昆阳四门发起猛攻


“多守一天,就多一分战胜新军的希望。”刘秀坚定地道,“纵观天下大势,王莽新朝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这次不过是孤注一掷而已,几十万军队也是勉强凑合起来的,表面上很强大、怕人,实际上内部士气不振,将帅离心离德,一旦遇到顽强的抗击,势必迅速土崩瓦解。而且,新军在东方受赤眉军钳制,在北方又受到铜马、青犊等义军的威胁,因此新军从整个战场上来看,是处于被动地位,我们不能只看到昆阳的严峻,只要顽强抵抗,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刘秀擦擦额上的汗水,稍作停顿,接着道:“当然,内乏粮草,坚守不能持久,至多不过一个月。惟今之计,是派人前往郾城、定陵,招集援兵,里应外合,拼死一战,才有希望解昆阳之围。到底谁守昆阳?谁愿突围求援?大家不妨商讨一下。”

诸将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很明显,突围出城太危险了。身陷百万大军,又有巨无霸兽军拦截。别说突围,胆小的就能吓死。因此很多将领宁愿坚守昆明,也不愿出城突围。但又怕别人讥笑,便沉默不语。”

刘秀的神情严峻起来,目光逡巡着大厅。再一次大声问道:“昆阳的安危全在于外援,何人敢突围搬兵?”

依然如石沉大海,没有应声。王常沉不住气了,挺身而出道:“刘将军,既然没有人愿意出城。就让本公亲去,征调援兵,解昆阳之围。”

刘秀慌忙阻止道:“昆阳城内,人人都可以出城求援,惟独廷尉大将军不可。”“为什么?”

“坚守昆阳,确保万无一失,与突围求援同等重要,惟廷尉名高权重,才可威服昆阳军民,合力据守。”

刘秀之意是,成国上公王凤和很多将领都有弃城而逃的念头。惟有王常位高爵显,可以阻止王凤等人的出逃或投敌。确保昆阳万无一失。王常见刘秀以目示意自己,才明白过来,忙道:“就依刘将军之言,本公就带领大家死守昆阳,等待援军。”

刘秀手握剑柄,挺身道:“既然诸位都愿意坚守昆明,就请协助成国上公和廷尉大将军共守昆阳。能守住昆阳,便是奇功一件。刘某愿独自突围,前往调兵。请诸位善自保重,来日相会昆阳,便是我等胜利重逢之时。”说完,迈开大步,往外便走。

“等一等,刘将军。”忽然身后有人叫道,刘秀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却是王霸从众将中走出。激动地道:“将军临危不惊,不顾生死。元伯(王霸字元伯)惭愧,愿随将军一起突围。”

“末将愿去。”

“末将也愿去。”

王霸的话音刚落,大厅内呼应声响起。骠骑将军宋佻、偏将军邓晨、任光等深为太常偏将军的此举所感动,纷纷表示愿陪同突围。就连刚刚吃了败仗的五威将军李轶也愿从行。共计十二人。刘秀欣慰地笑了,扫视着十二名英雄感慨地道:“如果我全军将士真能像你们一样,王寻、王邑纵有百万雄兵,能奈我何?来,我们商讨一下如何突围。”

十三名英雄围坐在一起,商讨着突围的方案。李轶心有余惊地道:“巨无霸和他的猛兽凶猛无敌。我们要避开巨无霸所在的北门突围。而且,最好等到天黑之后,可凭借夜色掩护,突然杀出。”众将有的点头,有的摇头,一齐看着刘秀。

刘秀道:“李将军言之有理,可以避开巨无霸和猛兽军。但突围不能等到晚上,要马上进行。新军没有立即攻城,就证明尚未合围,正忙于安营扎寨,我们惟有乘此良机,才有突出重围的可能。”十二名英雄信服地点点头,齐声道:“请刘将军下令吧!”

“好,出发!”

十三人走出帐外,披挂整齐,各持兵刃,牵着战马来到南城门。王常和其余诸将送到门口,互道珍重。王常对刘秀道:“《汉官仪》曰:欲令国家盛大,社稷常存,故称太常。汉室恢复,将军得封太常偏将军,虽然官职卑微,却应社稷昌盛之运。将军今日此举,莫非也是天意。”

刘秀感动地道:“借廷尉大将军吉言。今日必能突出重围,搬来援军,共破新军。开城门吧!”

王常走到城门旁,喝开兵卒,亲手拉动绞盘,南城门悄无声息地启开。

刘秀等十三骑英雄早已翻身上马,手勒缰绳,兵刃在手。

“诸位将军,一鼓作气,杀出重围。”刘秀大喝,一马当先,冲出城外,十三骑就如一阵飓风突然扑向南门外的新军。

南城门外是傍晚才赶来的新军,大兵刚到连个歇息的地方也没有,士卒们乱哄哄埋锅造饭,安营扎寨。夕阳的映照下,东一堆、西一堆的人马,乱糟糟地不成阵列。营寨前的巡逻兵心不在焉地转悠着,直到刘秀十三骑冲到跟前才被一个人发现,惊得大叫:“哎呀,不好,有人……”

还没有喊完,刘秀已经马到人到,寒光一闪,人头滚落地下。十三骑犹如下山猛虎冲向敌群。新军根本没想到有人敢闯营。有的兵卒还没摸到兵刃,十三骑已经冲过去了。

再往前冲,前面的新军听到呼叫声,有了准备,各提兵刃,上前拦截。刘秀冲在最前面,大砍刀施展开来,上下翻飞,沾上死,碰上伤,新军一倒一片,血流成河。邓晨尾随其后,也使大砍刀,左右上下一片寒光,新军鬼哭狼嚎,惨不忍闻。其余诸将也各使兵刃,拚命冲杀。转眼间杀入敌营正中。

连营座座。南门的杀声传到了北门外。王邑、王寻住进巨无霸安排好的中军大营中。初临昆阳城下,大军长途奔波难免劳累。何况昆阳已在重兵包围之中,汉军插翅难逃。两人打算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于是传令:明日犒赏三军,进攻昆阳。可是,还没来得及歇息,严尤就慌忙跑进来禀道:“禀大司徒、大司空,南城门外有汉军闯营,来势凶猛。”

王邑眉头一扬,问:“有多少人马?”

“十三骑。”

王邑冷冷一笑,道:“我大军连营座座,区区十三人,还能闯出去。命令南门各营就地截杀,其余各营,不得擅自行动。”

“这……”严尤不放心地道,“汉军闯营,肯定为请援兵,大人千万不可等闲视之。”王邑面色微怒。

“该怎么做,本公还要你来教吗?”

王寻也附和道:“几个闯营的叛贼,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纳言将军不是被汉军打怕了吧!”

严尤受辱,脸上白一阵、红一阵,默默而退。

南门外,新军营寨像开锅一样,人喊马嘶杀声一片。前营阻截,后营追赶,新军如潮水一般,一浪盖过一浪,冲向刘秀等人。刘秀连人带马像血洗过的一样,分不清是自己受伤,还是溅上敌兵的血。王霸、任光断后,一个托双锤,一个挥长戈,只杀得血雨腥风、鬼哭狼嚎,新军害怕了,干吆喝着不敢上前,全拿着兵刃在后面跟着。

刘秀一边冲杀,一边往四周远望,眼见快冲出敌营了。忙大声喊道:“诸位英雄,向前靠拢,不要掉队。再杀一阵,就可以冲出去了。”众将精神大振,斗志更旺,迅速聚拢成一股强大的冲击力,砸向敌营。主帅不出战,混乱的新军如何能阻挡住勇猛拚杀的十三位英雄。刘秀一行十三骑,硬是杀开一条血路,突出重围。月上梢头,大地洁白。刘秀勒住马,这才感到腿上一阵剧烈的疼痛,用手一摸,小腿上不知何时中了一支羽箭。回头询问众将,人人或轻或重都带了伤,所幸十三人全冲出来了。

刘秀一咬牙,拔下腿上的箭,扔在地上,回头看着筋疲力尽的众人道:“救兵如救火,刻不容缓,我们必须尽快赶往定陵,搬取救兵。”诸将点点头,简单地包扎一下伤口,重新上马,紧鞍鞯,系腰带,人不离鞍,马不停蹄,渡过昆水,转而向东,连夜驰往定陵。宛城,大司徒刘縯指挥汉军主力攻城愈急,岑彭、严悦督率兵卒日夜苦守,疲于奔命,力渐不支。宛城诸将得知昆阳被百万新军所围,都担心昆阳失守,宛城又攻不下,到时候腹背受敌。军中将领朱鲔等人劝刘縯撤兵增援昆阳。连更始帝也下了圣诏增援昆阳。刘谡抗旨面谏皇上,皇上才同意继续攻宛城。

小小的昆阳城,已被王邑、王寻的大军围得水泄不通,新军各部环绕四周,列营数百座,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包围几十重。但见旌旗遮日,烟尘连天,人喊马嘶,锣鼓钲鸣,数十里可闻。一觉醒来的王邑、王寻闻听汉军十三骑突围而出,勃然大怒。王邑召来南城门守将宋命当厅责骂道:“饭桶、废物,连区区十三个叛贼都拦截不住,要你何用?”

宋命吊着受伤的胳膊,委屈地道:“大司空明察,末将实是拚命阻截,可是汉将实在太厉害了,各营官兵又不赶来增援,才让汉军十三骑冲出了重围。”

王邑一听,他言语之间有埋怨主帅之意,更加恼怒,喝道:“败军之将,还敢狡辩。来人,推出去,斩了!”

两旁刀斧手窜上前去,架起宋命就往外拖。宋命没想到自己拚死血战一夜,竟是这样的结局,又拚命挣开,伏地求道:“末将知罪,求大司空开恩,饶末将一命。”

两旁将佐、军吏都觉得大司空处置不公,但无人敢出面求情。惟纳言将军严尤出列道:“大司空,宋将军虽然有罪,但我军尚未出兵,就先斩杀大将,恐有不祥。还是网开一面,留他一命吧!”

王邑讥讽道:“纳言将军够心慈的,可是,你知道么,慈不带兵。奉命阻截不力,还推卸责任。若不军法从事,本公还怎么发号施令?推出去,斩!”

严尤知道自己就是败军之将,说话没份量,只好默默退下。刀斧手再次拖起宋命。宋命自知劫数难逃,索性豁出去了。突然用力挣开刀斧手,指着王邑骂道:“王邑,你这个混蛋,几十万将士的性命就要毁在你的手里。老天会找到你的。”

王邑暴跳如雷,手指乱点,吼道:“反了,反了。还不给我拿下!”

“不必了。”宋命冷笑一声,突然抽出身上宝剑,往脖子上一横,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洒落在地。

众将佐、军吏看着宋命的身体慢慢倒下,无不惊惶,大帐内欷嘘声一片。

王邑对这样的结局也深感意外,但强作镇定道:“快,拖出去,收拾干净。本公还要办理军务。”

宋命的尸首被拖出去了。将佐们感到一阵阵地透心凉。王邑感觉不到,依然威严地道:“汉军十三骑闯营,必是搬兵救命。因此我军不宜耽搁,今日就攻城。诸将听令!”

将佐们打起精神,齐声应道:“末将在!”

“立刻督促所部,向昆阳四门发起猛攻!”

“遵令!”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