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52节 扬我军威,威慑天下


主帅令下,昆阳四门的新军立刻展开攻势,涌水般地涌到城下,无数的云梯靠上城墙,新军呐喊着,蚂蚁般往上爬。昆阳城上,廷尉王常冒着流矢,亲自督战。八、九千将士伏在城堞之下,严阵以待。王常见新军已爬到半空,才举起鼓槌,突然擂响战鼓。汉军听到出击的号令,立刻张满弓,瞄准新军射了出去。新军身在半空,无处射藏,十之八九被射中,像肉包子一样跌落在地上,非死即伤。第一轮进攻被打退。

王邑、王寻率六十三家军吏亲到前线观战。督令将士继续进攻。吃了亏的新军,一手持兵刃,一手推举盾牌,再一次蜂涌而上。王常看得清楚,忙命将士们准备好滚木、擂石,沸水。新军爬到半空,忽听城上又是一声鼓响,无数的滚木、擂石和滚烫的开水从天而降。立刻被砸伤、烫伤,从云梯上跌落下去。就这样,新军一波接一波进攻。汉军拼命死守,相持两日,昆阳依然在汉军掌握之中。纳言将军严尤深知汉军的厉害,忙向王邑进言道:

“昆阳城池虽然小,却非常坚固,叛贼又据城死守,一时之间难以攻下。贼首刘玄擅立尊号,滞留宛城。末将愚见,我军兵多,不如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围攻昆阳,一路威逼宛城。宛城激战日久,叛军疲惫,我军与岑彭里应外合,必败刘縯。抓住窃称尊号的人,何愁昆阳不降。”

严尤的建议的确厉害,如果新军按其主张行动,新、汉历史恐怕真要重写。当时,随军的六十三家军吏也一致称赞严尤之计甚妙。可是,王邑却摇摇头,傲慢地道:“十多年前,本公为虎牙大将,曾率万余骑围攻宋代叛贼刘信,大破东都洛阳。可是因为没能生擒刘信大将翟义而受人非议。陛下也因此责备本公。如今,我军是叛军的几十倍,如果遇坚城而退,连小小的昆阳都攻不下,岂不更让天下人笑话?本公发誓,要踏平昆阳,喋血而进,前歌后舞,也好让陛下痛快一番,让天下见识我新朝的兵威。”

严尤一听,自己的金玉良言再一次被人家枪毙了,只得叹息着退到一边。

王邑见昆阳汉军防守严密,绞尽脑汁,想出了新的攻城方法,立刻命道:“传令下去,命人连夜打造云车。本公不相信攻不下昆阳。”昆阳在激战,成国上公王凤虽然把指挥权交给了刘秀和王常,可是将士们都在浴血奋战,成国上公总不能躲在营帐里让人们笑话。因此王凤也登上了城头,跟张印一起指挥汉军守卫南门。眼见新军铺天盖地而来,攻势愈来愈猛,王凤心里七上八下,寻思半天,把南门交给张印防守,只身往北门来寻王常。北门的争夺更是激烈,王邑的精锐部队和巨无霸、兽军都在此门,只不过巨无霸和他的兽军在攻城中发挥不了作用,尽管如此,新军在王邑、王寻的督率下,仍一波接一波,拚命攻城。王常率将士们刚刚打退敌人的进攻,新军的攻势稍缓,一转身,见王凤疾步走来,王常忙丢下手中的鼓槌,上前问道:“成国上公,南门的情况怎么样?”王凤不说南门战况,却道:“王廷尉,新军兵多势大,攻城越来越猛,昆阳城小兵少,支撑不了几日,一旦城破,势必玉石俱焚。我们应该另想对策才是。”王凤的声音虽不大,但附近的汉军将士听得清楚,顿时面露惊慌之色。

王常一言不发,拉起王凤的衣袖就走,到了偏僻之处,才责怪道:“成国上公何出此言,眼下正是昆阳的生死关头,千万不可扰乱军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廷尉也知道后果难料么?本公来找廷尉就是商议如何对付王邑、王寻的。”

“成国上公有何退敌妙计?”

“退敌之计倒没有,不过,保全昆阳全体将士性命的办法有一个,不妨一试。”

王常惊异地问:“什么办法?”

“眼下昆阳被重重包围,退敌无计,逃命也不可能。惟今之计,要活命,只有投降这一条路了。”“投降?”王常强压着怒火,道,“太常偏将军他们已顺利突围出去,援兵很快就到。何况,昆阳一旦投降,我宛城主力岂不处于腹背受敌的险地。成国上公不该有此想法。”

王凤不高兴地道:“颜卿(王常的字),难道只有刘秀他们是英雄,我王凤是贪生怕死之徒?本公所虑的是昆阳百姓和八千多弟兄的生死。至于宛城方面,刘縯、刘玄和咱们本不是一路人,人家是刘汉后裔,是正牌的皇族,咱们犯不着为他们卖命。何况,咱们投降不是没有条件的,必须得到王邑、王寻赦免死罪的承诺。俗语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能逃脱此劫,保全性命,以后还可以寻找机会,再次举旗反莽么!”

王常抑制不住怒气,冷笑道:“成国上公想得太天真了,你以为王邑、王寻是什么一诺千金的君子?只怕到头来既丢了骨气、又丢了性命。落得后人嗤笑。”

这话说得够刺人的了。若在平时,成国上公早已雷霆震怒,可是今天王凤自知所言见不得人,便没有发怒,反而缓和了一下口气道:“廷尉说的也有道理。这么着,你继续督率将士们守城,本公试探一下王邑、王寻之意,不管怎么说,全城军民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说完,不等王常答应,自己先走了。

“呸,”王常啐了一口,骂道,“说得好听,还不是自己贪生怕死。张机灵!”

一直站在不远处的一名亲兵立刻跑到跟前应道:“小人在,廷尉大将军有何吩咐?”

“你跟踪成国上公,有什么情况随时报告,记住,不许跟任何人说。”

“您放心,小人明白!”张机灵领命,追王凤去了。王常刚走出墙角,只见一名汉军兵卒跑来,禀道:“大将军,新军又爬上来了!”

“传我将令,死守城池,决不让一个新军踏进昆阳一步。告诉将士们,多用滚木,擂石,沸水,节约箭枝。最艰苦的战斗还在后面呢。”王常坚定地道。

“遵命!”兵卒如飞而去。

北门城下,新军踩着同伴的尸首,再一次发起猛攻。可是,城头上的汉军顽强抵抗,滚木,擂石,沸汁一古脑儿往下扔。一个时辰过去了,新军除丢下更多的尸体,一无所获。王邑、王寻正在焦躁不安,忽然,一名卒长跑到跟前,跪倒禀道:“禀大司空,大司徒,二十辆云车打造完毕,正在帐外待命。”王邑、王寻大喜,亲率将佐、六十三家军吏前往观看。只见二十辆云车整齐地排列,高约十几丈,直插蓝天,比昆阳城墙还要高出一大截,顶部是个方形车厢,可容纳十几个兵卒。站在云车里,如鸟俯瞰,可以清楚地看到城里的情形。这样高的云车,新军工兵队一天两夜就打造了二十辆,速度够快的了。

有了云车,王邑、王寻更加骄横,正要传令用云车攻城,忽然一名兵卒飞马来报:“禀大司空、大司徒,南门的叛军投下一封信来,交大司空来启。”说着将一封帛书呈上。

王邑接过,拆开细看。哈哈大笑道:“昆阳叛军已是人心惶惶。这是叛贼成国上公亲自手书的乞降书。可见叛贼已被我军吓破了胆,昆阳指日可下。众儿郎推起云车,准备攻城。”

严尤大惑不解,叛贼既然愿降,大司空为何还要攻城。他犹豫了片刻,还是硬着头皮阻拦道:“大司空,且慢!”

王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纳言将军又有何言?”

严尤态度愈恭,道:“叛贼王凤既然愿降,大司空何苦再去攻城呢?兵法曰: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大司空不如接受叛军归降,也可早日结束昆阳战事,何乐而不为呢?”

王邑不屑一顾,冷笑道:“纳言将军兵法读得熟,可惜打不了胜仗。因为你不知道兵法是死的,而人是活的。王凤既生反骨,怎么会真心投降呢?只不过迫于我大军威慑之力,诈降而已,说不定还会耍什么花招呢。本公偏不理他这一套,一定要把这帮叛军逆民斩尽杀绝,一个不留,也好扬我军威,威慑天下。”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