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53节 与王邑、王寻决战


严尤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但还是坚持把自己的意见说完。“就算王凤是诈降,我军也不宜攻城过急。兵法曰:‘围城必阙一角,宜使守兵出走。’让开一角的目的,可减少守军的抵抗力。俗话说‘困兽犹斗’就是这个道理。何况,昆阳叛军逃走,必奔宛城报信。昆阳兵降的同时,也可令宛城叛军胆战心惊,宛城之围,不攻自破。岂不是两全其美之计?”

六十三家熟读兵法的军吏也纷纷开口,道:“纳言将军言之有理!”

“是呀!要么接受叛军投降,要么让开一角。不能围得铁桶似的。”“让叛军逃出城,既可挫伤宛城叛军主力的锐气,又可以随后追杀,把他们消灭掉。”

王邑哪里听得进去,一拍香案,斥道:“纸上谈兵有什么用,本公就是要你们看看我百万大军是如何血洗全城的。来呀,架云车,攻城!”

新军得令,立即把二十辆高高耸入云端的云车推到城前。王寻命弓箭手爬到顶部车厢中,二十辆云车,可容纳近百名弓箭手,一齐往城里射箭,成排的硬弩射出密集的箭,压得城上的汉军不敢抬头。城下的新军乘势攻城,眼见着爬上墙头。王常大惊,慌忙丢下鼓槌,一手持刀,一手握盾牌,高叫道:“弟兄们,杀敌报国的时候到了,杀呀。”他冒着箭,身先士卒,挥刀把几个爬上城头的新军砍落城下。汉军将士深受鼓舞,抱定必死之心,纷纷冒着箭雨,跃出城头,与新军展开殊死搏斗。刚爬上来的一部分新军还没站稳脚跟,就被汉军一阵冲杀,纷纷后退,有的死于汉军刀下,有的跌落城下,有的被云车里弓箭手射死。

汉军也伤亡了不少人,王常的头盔也被射中了,好在没有受伤。可是,新军退去一波,又有一波爬上来。汉军在王常的率领一口气杀退新军的五番进攻,汉军的伤亡在增加,形势越来越严峻。正在这时,忽然一群百姓顶着门板爬到城上,领头的里长冒着箭雨向王常走来,云车射出的羽箭,叮叮当当射在门板上,里长毫发无损,王常迅速躲到里长的门板后面,感激地道:

“昆阳父老,真是雪中送炭。我们全体将士不知怎样感谢你们才是!”

里长忙道:“廷尉休如此说。快用门板搭上顶棚,头顶上的云车就没辙了。”

“好主意!”王常惊喜地道。忙命汉军把所有的门板搭在成堞上。军门躲在门板下,云车射出的羽箭不但对他们毫发无损,反而给他们送来了箭枝。汉军取下门板上的箭枝,射向攻城的新军。没用多大功夫,新军的攻势就减弱了。

王常亲手拉着里长的手道:“亏得你们想出的好主意,不然,昆阳真是保不住了。本将军要为你们请功!”

里长摇头道:“小人岂敢贪功求赏,这都是成国上公的主意。”

“成国上公?”王常大惑不解。亲兵张机灵回来说,成国上公王凤和张印等人鬼鬼祟祟,密谋献城投降。自己还没来得及找他们算账呢,这会儿怎么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帮着守城了呢?

里长见他满脸迷茫之色,进一步地说道:“小人说的句句是实,廷尉大将军如果不相信,可以问他们!”说着,手指身后的昆阳百姓。

众百姓齐声答道:“小人受成国上公之命,特来此门增援。”

王常虽然疑惑,却不能不相信这是事实。原来,王凤见乞降不成,心里反而安静下来,既然出不了城,不如死守,或许还有救,因为刘秀十三人突围而出,计算着搬来的援军也该到了,决心已定,他立即传命发动昆阳城中的百姓摘下自家门板,分赴四门,增援守城。昆阳百姓素知新军凶残,若是城破,必遭屠戳,因此,全部愿意帮助汉军守城,军民同心,众志成城。号称百万的新军在小小的昆阳城前竟前进不得半步。

新军久战无功,六十三家军吏纷纷向王邑进言,请求大司空采纳纳言将军严尤之计,或弃城一角放汉军出城,或移兵转攻宛城。王邑暴跳如雷,岂肯失了颜面,吼道:“尔等勿须多言,本公发过誓,一定要先屠昆阳,马敲金镫,人唱凯歌,喋血而进。云车不行就挖地道,地下不成,就用冲车撞车撞开城门。大司徒,你亲自督率工兵大队开挖地道,一直挖到昆阳城中。另外,准备打造冲车和撞车,以备攻城之用。”

王寻跟王邑一个心思,这么多天攻不下小小的昆阳城,实在丢够了面子,因此,应声道:“请大司空放心,不管用什么办法,下官一定要攻进城内,把叛贼斩尽杀绝。”

王寻尊令,立即调来专以辅路架桥、安营扎寨为特长的工兵大队,从南北两个方向上,同时开挖地道,士卒锹挖筐运,忙得不亦乐乎,但新军大营距昆阳城内好几公里,又怕被城里的汉军发现,因此进展缓慢。为迷惑汉军,王寻仍派少量部队,佯装攻城。昆阳城内,王凤、王常见新军攻势突然减缓,猜测王邑、王寻必有阴谋。可是,远望敌营,忙碌一片,都在做攻城的准备,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一晃又是三天过去了。正在忐忑不安,忽然,一名兵卒领着一位老妇走来禀道:“禀成国上公、廷尉大将军,这位老人说她家房后的地下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恐怕有妖孽作怪,特来禀明。”

古时,迷信盛行。王凤、王常心中惊异,王常道:“请成国上公小心守城,在下亲自去看看。”

王凤点头同意,王常带着两名亲兵,由老妇带路,来到老妇房子后面,房后是一个小菜园,有一口专门用来浇水的大水缸。老妇远远一指大水缸,惶然道:“那古怪的声音就是从水缸下发出的。”

两名亲兵慌忙抽出佩刀,护卫在王常左右,王常异常镇定,不慌不忙,走到水缸跟前,弯下腰来,将耳朵贴在水缸边上,仔细倾听。果然听到“嘎吱,嘎吱”像是搅地的声音。联想到这两天新军攻势突然减缓,王常顿然醒悟,冷笑道:“王寻、王邑老贼耍此奸计,本公定让你们好看!”

再说偷挖地道的新军,锹挖筐运,忙活了五六天,好不容易挖通了。可是还没等他们站出地面,守在洞口的汉兵手使大刀,砍瓜切菜似的砍下了新军的脑袋。新军在狭窄的地道里施展不来,汉兵守在洞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多会儿,尸首塞住了地道,再没有新军敢露头,汉军干脆堵死洞口。

天上、地下都行不通,王邑更加暴怒,立即调来刚刚打造好的冲车、撞车,对准昆阳城门、城墙拼命撞击。“轰隆隆”撞击声如同打雷一般,昆阳北门被撞得泥土纷飞,摇摇欲坠。

王常大惊,亲率兵卒,用檑木、沸汁、羽箭抵挡新军的进攻,另派人冒着箭雨,加固城门。新军攻势很猛,汉军伤亡在增加。可是,没有人怯懦退却,依然冒死向前。王常深受感动,振臂高呼道:“弟兄们、父老乡亲们,杀贼报国的时候到了!”

昆阳的百姓全力帮助汉军守城,连妇女和老人也来参战。青壮男子登城参战,妇女、老人送水送饭。昆阳城内军民同心,共御强敌。王寻的冲车、撞车撞碎了,也无济于事,昆阳依然矗立在百万新军面前。昆阳在激战,宛城也在激战。

刘縯督率所部连续攻下宛城外围城邑,使宛城变成了一座孤城,汉军主力遂对宛城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击。宛城守将岑彭见势难坚守,大司空、大司徒的援军也迟迟未到,于是向刘縯投降了,并归于刘縯麾下,众将帅刚走进宛城衙署,刘玄的圣旨也到了。他命刘縯清扫街道,装饰宫舍,为定都宛城做准备。刘縯力谏分兵援昆阳,朱鲔从中挑拔。刘玄动怒。无奈之奈,刘縯只得遵旨。

宛城更始帝封赏有功将士,庆贺胜利。昆阳,鏖战正酣。王邑、王寻改变战术,云车、地道、撞车并用,新军天上、地下潮水般向昆阳扑来,汉军将士与昆阳百姓拚死固守,战斗空前的惨烈。入夜,昆阳内外依然灯火通明,杀声阵天,新军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汉军连日作战,筋疲力竭,眼见支撑不住。突然一颗流星划过昆阳上空,坠落到新军营中,新军一片哗然,顿时,停止了进攻,认为是上天发怒的不祥之兆,因此,一颗极普通的流星阻止了百万新军的进攻。

王邑、王寻都在北门督促进攻,亲眼看见流星划过半空,心中惊惧。王邑虽然刚愎自用,却害怕上苍降天灾祸,慌忙吩咐下去命令全军停止进攻,天明再战。

多日喧嚣的昆阳总算度进了一个平静之夜。第二天却是阴云低垂,浓雾弥漫,厚重的白雾久久不散,人走在对面,五步之外,分不清人影。王邑、王寻惊惧万分,迟疑着不敢下达进攻的命令,新军将士个个躲在营中,议论纷纷,心怀恐惧。

犹豫了半天,王邑还是下达了攻城的命令,新军将士战战兢兢冲出营帐,可是雾太大能见度太低,兵找不着将,将看不见兵,心怀恐惧的兵卒没人敢往城墙上爬。王邑无奈,只得鸣金收兵。三日之后,大雾方散,王邑、王寻大喜。以为一鼓作气,可攻下昆阳,正要下令全面攻城,突然,探马飞骑来报:“禀大司空、大司徒,东南方向,发现一支汉军。”王寻一怔,皱眉道:

“东南方向,恐怕是围城之初突围而出的叛贼,从定陵、郾城搬来的救兵。”

王邑点点头,问道:“有多少人马?”“大约千名骑兵!”

王邑哈哈大笑,道:“本公还以为叛贼搬来多少救兵,区区千余骑,也敢来昆阳增援。传令下去,不必管他只管攻城,今日一定拿下昆阳,血洗全城。”王寻猜的不错,东南方向的这支汉军骑兵正是刘秀十三骑从定陵、郾城请来的援军。他们十三骑突出重围,马不停蹄赶到定陵。定陵守将谢躬急忙把疲惫不堪的十三位英雄迎入大厅,正要设宴款待,刘秀忙挥手道:“救兵如救火,有现成的熟食端上来,填饱肚子就成。”谢躬还不知道昆阳军情,惊问:“将军如此急迫,莫非有急事么?”

李轶抢先答道:“王莽大军四十余万围困昆阳,昆阳危在旦夕,我等冒死突围就是前来搬请救兵的。”

刘秀点头道:“请将军速发定陵之兵增援昆阳。”

“这……请问你们有陛下的旨意或大司徒的军令么?”

刘秀摇头道:“陛下和大司徒远在宛城,军情如此紧急我们哪里来得及去宛城请命。”

谢躬迟疑道:“你们既无圣旨,也无军令,如何调兵?何况定陵兵力有限,还要留守缴获的财物军需,实在无兵可调。”

刘秀大怒,厉声喝道:“不行。昆阳军情如此紧急,非常时期就办非常事。新军兵多势众,我军必须全力以赴才能有望取胜,如果昆阳守不住,定陵、郾城也随之失陷,到时候你我连性命姑且不保,守这些财物还有何用?”

谢躬脸上一红,随即抱拳道:“在下糊涂一时,愿听太常偏将军号令。”

众人匆匆吃饱肚子,刘秀集合定陵之兵,急急驰往郾城。又说服郾城守将,发郾城守兵,共得兵万余人,连夜赶往昆阳。大队行动缓慢,刘秀心急如火,与王霸、邓晨十二人自领一千骑兵,先行一步,驰往昆阳。

繁星点点,残月如钩,一千飞骑赶到昆阳新军大营外围,邓晨道:“趁着夜色新军不备,我们可以突袭敌营挫一挫王邑的锐气。”

刘秀摇头道:“我军日夜兼程,人困马乏,先歇息一夜再说。”

天刚放亮,昆阳城下就传出阵阵杀声,新军又发起了对昆阳的进攻。

李轶担心地道:“新军兵多势众,我军兵少,还是等大队来到,再出击不迟。”刘秀却笑道:“正是因为我们兵少,王寻、王邑方不会在意。乘他们只顾攻城的时候,我们就发动突击,一则挫一挫新军的锐气,二则可减轻守城将士们的压力。不过,我们兵力,要选择敌人力量薄弱的地方,速战速决,不宜持久。王寻进攻的重点在北门,巨无霸和他的猛兽也在北门,东门、南门的新军比较薄弱,我们就从东门冲入,南门冲出。众人以为如何?”

一千精骑经过短暂的休息,人人精神抖擞齐声答道:“愿听刘将军号令!”

“好!”刘秀翻身上马,扫视着全军,亢然道:“我们面临的是一场硬仗、一场恶仗,要以少胜多,挫敌锐气,没有舍生忘死的精神是不行的。众将士,随我冲!”

说完,手中大刀一挥,猛抖缰绳,青骊马长嘶一声,扬开四蹄,利箭一般急射而出。一千精骑各举兵刃,随后急驰。转眼间,已到新军大营外围。刘秀高喊一声“杀呀!”一马当先,冲入敌营,大刀片左右翻飞,转眼之间,斩敌首几十级。

汉军将士见刘秀奋勇冲杀,人人惊叹,欢欣鼓舞,无不以一当十,拼命冲杀。新军只顾攻城,没防备背后有敌来袭。一时惊慌失措,四散奔逃。刘秀的一千精骑如入无人之境,横冲直撞,来回冲杀,直把东门敌阵搅得底朝天才往南门杀去。南门的新军倒是有所防备,慌忙结阵迎敌,可是,连日攻城,疲劳已极的新军如何能挡住猛虎般的汉军精骑。刘秀率军杀了个来回,才大摇大摆地退去。

回到营地,王霸不解地问刘秀道:“刘将军何不乘胜杀进去,或能救出昆阳的弟兄,或能与他们会合,共同坚守。为什么退回呢?”

刘秀笑道:“元伯莫非没有杀过瘾?别担心,硬仗、大仗还在后头呢。今天这一仗足以让新军心惊胆寒,锐气受挫,昆阳的弟兄也会受到鼓舞,王邑、王寻二十天没能攻下弹丸之地昆阳,可见,成国上公和王廷尉守城之坚决。待我们的后卫大队人马赶到,就与王邑、王寻决战。”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