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59节 替兄报仇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刚出了当成里的大将军府,就引起了宛城臣民的观看。街道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人们除了啧啧赞叹破虏大将军的尊贵、富足之外,更多了一种叹息。有人低声叹息:“这年头的人哪,难说。兄长刚刚死去不过旬月。做兄弟的就喜气洋洋地娶老婆了,什么破虏将军武信侯,狗屁不如!”

迎亲队伍一路鼓乐喧华,招摇过市,直奔新野。第三天才进了新野县城,离阴府五里之地止步歇息。阴识命心腹侍从阴淳去府上送信,让家里做好迎接的准备。

阴淳领命而去。刘秀、阴识下马歇息,耐心等待阴府的迎接。可是,半个时辰过去,阴府方向一点儿动静没有。刘秀正等得着急,阴淳总算回来了,一见阴识,支支吾吾,欲言又止。阴识怒斥道:“破虏大将军又不是外人,有话但说不妨。”

阴淳这才难为情地说道:“阴将军,今天的喜事儿恐怕要泡汤了。阴府不同意这门亲事,要破虏大将军打道回府呢。”

刘秀、阴识不由一愣。阴识不解地道:

“怎么可能退婚呢?我事先已派人给母亲和小妹说起此事,他们欢喜不及,阴淳,你是不是听到有人说三道四?”

阴淳道:“这么大的事儿,小人怎么敢把道听途说的消息说给您听。小人到了府上老夫人亲口对小人说要退亲,请破虏大将军回去,还说,这是小姐的意见。”

刘秀闻听,好像晴空中打了个炸雷,一下子惊呆了。半天方回过神,一字一顿地道:“我要向阴小姐问个明白。”

阴识也是大吃一惊,仅仅一夜之隔,小妹为什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但是,眼前他显然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当务之急要先稳重刘秀。刘秀爱之深切,失望更甚,千万不可闹出什么事来。于是,道:“文叔,千万要冷静,这时你去敝府不合礼仪,让人说三道四,反而于事无补。”

刘秀怆然道:“不,此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见上丽华一面。破虏大将军的颜面我不会在意。求阴兄千万成全。”

“这……”阴识实在无法推辞这个并不过分的要求,想了一会儿,道:“我有个办法可让你见到丽华,只是,要委屈你的破虏大将的身份了。”

“阴兄请说,只要能见上丽华一面,再大的委屈我也能忍受。”

阴识道:“你可以扮作我的贴身侍从,跟我一起进府。”

刘秀二话不说,立刻脱下簇新的大红锦披和大将军服饰。阴识一见,命阴淳脱下衣服给刘秀换上。转眼间,尊贵的破虏大将军变成偏将军府上地位卑微的侍从,刘秀坦然一笑,往阴识身旁一站,躬身挥手道:“阴将军,请回尊府吧!

阴识举步向府上走去,远远地看见府门口一片清静。往日众多的求亲者显然被破虏大将军的尊贵身份吓退了。阴府守门的家丁早已看见少主人的到来。不待阴识走近,慌忙上前问安。阴识问道:“老夫人和二公子呢?”

“回主子的话,老夫人和二少爷正在大厅等您呢。”

阴识与刘秀直接奔大厅。阴老夫人和二儿子阴兴正在大厅里摇头叹息,诉说着什么。阴识躬身而进,还没来得及给母亲请安。阴老夫人赶紧上前拉住他的手,连声埋怨道:“识儿呀,你怎么不早点回府,你妹妹真把娘气死了。”

阴识忙问道:“娘,丽华到底怎么啦,为什么要突然退亲?破虏大将军刘秀可是个难得的大英雄,她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个来。”

阴老夫人叹息道:“是呀,人的名,树的影,刘秀刘文叔的大名谁人不知?丽华这丫头对他仰慕之至,那么多富贵子弟、商贾名士上门求亲,她都正眼不瞧。一心一意要嫁大英雄刘文叔。听到破虏大将军上门迎娶的消息,欢喜得两天两夜没睡着觉。可是,没想到今早起来,她突然跟娘说,不嫁刘文叔了,要退亲。娘当然不能依她。反复劝说,询问缘由,她什么也不说,就是至死也要退亲。你妹妹的性情你是知道,娘不敢逼她,怕她出事。只好答应她回绝大将军。”

阴兴也气恼地道:“丽华真是太没道理了,平时日思夜想刘秀上门迎娶,可事到临头,又无端变卦,真让人琢磨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大哥你回来一定要问个清楚。”

刘秀跟随阴识之后,给阴老夫人施礼问安之后,便静静侍立在旁边,听他们母子说话,阴老夫人和阴兴不认识刘秀,也没有在意他的存在。

阴识听完母亲和二弟的话,异常平静地安慰道:“娘,二弟,你们放心,我会劝说小妹的。”

“哎,好,”阴老夫人拭去眼泪说,“这该死的丫头就躲在闺房。你去劝说劝说吧!”

阴识答应着,转身往阴丽华的闺阁走去,刘秀紧随其后。阴老夫人不高兴了,叫道:“识儿,丽华的闺房你自己去就行了,带个下人干什么?”

刘秀尴尬极了,只得止住脚步,阴识忙回头道:“娘,他是孩儿的心腹侍卫,有保护孩儿安全的职责,不能离开孩儿半步。”说完,也不管阴老夫人答应不答应,拉起刘秀就走。阴丽华的闺阁就在左侧的二层阁楼上。阴识和刘秀刚上二楼,阴丽华的贴身丫头玄儿就迎上前来,躬身一福。“大公子,小姐命奴婢特来迎接。”

阴识没好气地道:“迎什么,我都上楼了。你小姐在哪儿?见我到此,也不下楼迎接,真是岂有此理!”

话音刚落,忽然面前传来一个温柔的叫声:“大哥息怒,小妹来接您了。”

不知何时,门口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年轻姑娘对着阴识嫣然一笑。阴识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冷冷地道:“算了吧,还是到房里去,大哥有话问你。”

刘秀跟在阴识身后,一眼看见阴丽华,激动的心差点跳出胸膛。阴丽华更加丰满、漂亮了,浑身充满了年轻女性成熟的魅力,只有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面有着淡淡的忧愁。这就是自己在戎马倥偬中,朝思梦想的心上人吗?刘秀怀疑自己是在梦里,用力咬了咬嘴唇。疼!这是现实,不是梦。

阴识跟在阴丽华之后走进房内,刘秀也跟在阴识之后走进阴丽华的闺房。顿时,一种年轻女子特有的清香扑面而来。他贪焚地吸了一口。

阴丽华见一个侍从居然也走进自己的闺房很是不快,忍不住瞪了刘秀一眼。这一看,顿时愣住了。这人好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正要在脑中搜索往日的记忆,忽听大哥阴识说道:“丽华,大哥知道你知书达理,做任何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大哥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非要退亲不可?有什么话,你可以与文叔说明。大哥告辞了。”说完,起身走出门去。阴丽华迷惑不解,追着兄长的背影,哭喊道:“文叔?文叔他在哪儿?”

“丽华,我在这儿!”

刘秀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轻声呼唤着。阴丽华愕然站住,仔细打量着兄长身边的这位侍从。终于,往日相会的情景显现在脑海中。

“文叔,真的是你?”阴丽华简直不敢相信事实,忘忽所以地扑到刘秀胸前,紧紧拉着他的双手,仿佛一松手,刘秀就会从自己身边跑掉。

“丽华,真的是我,这不是梦,我们真的相聚了。”刘秀吻着阴丽华散发着清香的头发,喃喃低语,尽情享受这温馨的一刻。突然,阴丽华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似的,猛地推开刘秀,目光中充满了疑惧,大声问道“刘秀,你来做什么?”

刘秀充满爱意地一笑道:“我来娶你,婚期就在今天。”

“不,我不要嫁给你。”

“为什么?”刘秀追问道,“丽华,我们两情相悦,连婚期都定下了,你为什么突然反悔?当初,你发誓说,非将军不嫁。我现在是破虏大将军武信侯,官位可谓尊贵,难道还辱没你们阴家么?”他越说越气,言辞激烈。

阴丽华娇美的脸上没有了羞怯之色,语气严厉地道:“是的,我曾经发誓要嫁大将军。可是,我要嫁真正称得上英雄的大将军。而不是贪图荣华富贵,嫁给那些堆金积玉、不恤民情的大将军。刘文叔,你算得上真正的英雄吗?”

刘秀哭笑不得,但看着阴丽华那种认真的样子,又不敢笑,只得说道:“刘某不敢妄称英雄,但自忖还不是那种堆金积玉、不恤民情之徒。”

“大言不惭!”阴丽华讥讽道,“请问,破虏大将军的聘礼还不够丰盛吗?仪仗队开道还不够显示王侯的气派吗?还有,大司徒刘縯那样的大英雄,不明不白地死了,可是他的弟弟毫无手足之情,在兄长的大丧期间,免朝娶妻,这种人还有什么情意可言!小女子不才,却不愿把终身托付给这种人。”

刘秀听了,顿时,又惊又喜又痛。他终于明白了阴丽华突然退亲的真正原因了。不但没有丝毫怨言,反而更增添了几分仰慕之情。阴丽华的形象在他眼里不仅温柔美丽,而是太高大了。他为此欣喜不已。当然,他内心伤痛也被触动。兄长的惨死,像一条毒蛇缠绕在心头,怎么也挥之不去,悲愤的泪水涌出眼眶。“丽华,大司徒死得冤枉啊……”刘秀忍不住哭出声来,声泪俱下地诉说着兄长的惨死,自己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免朝娶妻,迷惑敌手。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东山再起,替兄报仇。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