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前汉演义》第03回 封泰岱下山避雨 过湘江中渡惊风


却说秦始皇欲出外巡游,特令天下遍筑驰道。驰道便是御驾往来的大路,须造得平坦宽 敞,方便游行。当时秦筑驰道,定制广五十步,相距三丈,土高石厚,各用铁椎敲实,两旁 栽植青松,浓阴密布,既可却暑,复可赏心,真是最好的布置,不过劳民费财,骚扰天下罢 了。始皇二十七年秋季,下诏西巡,令一班文武百官,扈跸起行,卤簿仪仗,很是繁盛。始 皇戴冕旒,著衮龙袍,安坐銮舆上面。骅骝开道,貔虎扬镳,出陇西,经北地,逾鸡头山, 直达回中。时当深秋,草木凋零,也没有甚么景色。惟劳动了地方官吏,奔走供应,迎送往 来,费了若干金银,尚不见始皇如何喜欢,但得免罪愆,总算幸事。始皇亦兴尽思归,即就 原路回入咸阳。

过了残年,渐渐的冬尽春来,日光和煦。秦以十月为岁首,已见前回,故文中加入渐渐 二字。始皇游兴又动,复照着西巡故事,改令东巡。途中俱已筑就驰道,两旁青松,方经着 春风春露,饶有生意,欣欣向荣。始皇左顾右瞩,兴致盎然。行了一程又一程,已到齐鲁故 地,望见前面层峦迭嶂,木石嵯峨,便向左右问明山名,才知是邹峄山。当下登山游眺,览 胜探奇,向东顾视,又有一大山遥峙,比邹峄山较为高峻,岚光拥碧,霞影增红,写景语自 不可少。不由的瞻览多时,便指问左右道:“这便是东岳泰山么?”左右答声称是。始皇复 道:“朕闻古时三皇五帝,多半巡行东岳,举办封禅大典,此制可有留遗否?”左右经此一 问,都觉对答不出,但说是年湮代远,无从查考。始皇道:“朕想此处为邹鲁故地,就是孔 孟二人的故乡,儒风称盛,定有读书稽古的士人,晓得封禅的遗制,汝等可派员征召数十 人,教他在泰山下接驾,朕向他问明便了。”左右奉命,立即派人前去。始皇又顾语群臣 道:“朕既到此,不可不勒石留铭,遗传后世!卿等可为朕作文,以便镌石。”群臣齐声遵 旨。始皇一面说,一面令整銮下山,留宿行宫。是夕即由李斯等咬文嚼字,草成一篇勒石 文,呈入御览。始皇览着,语语是歌功颂德,深惬心怀。翌日便即发出,令他缮就篆文,镌 石为铭,植立邹峄山上,当由臣工赶紧照办,不消细叙。

始皇随即启程,顺道至泰山下,早有耆儒七十人候着,上前迎驾。行过了拜跪礼,即由 始皇传见,问及封禅仪制。各耆儒虽皆有学识,但自成周以后,差不多有七八百年,不行此 礼,倒也无词可对。就中有一个龙钟老生,仗着那年高望重,贸然进言道:“古时封禅,不 过扫地为祭,天子登山,恐伤土石草木,特用蒲轮就道,蒲干为席,这乃所以昭示仁俭 哩。”始皇听了,心下不悦,露诸形色。有几个乖巧的儒生,见老儒所对忤旨,乃易说以 进。谁知始皇都不合意,索性叫他罢议,一概回去。便为坑儒伏案。

各儒生都扫兴而回,那始皇饬令工役,斩木削草,开除车道,就从山南上去,直达山 巅,使臣下负土为坛,摆设祭具,望空祷祀,立石作志,这便叫作封礼。又徐徐向山北下 来,拟至梁父小山名。行禅。禅礼与封礼不同,乃在平地上扫除干净,辟一祭所,古称为 墠,后人因墠为祭礼,改号为禅。车驾正要下山,忽刮到一阵大风,把旗帜尽行吹乱,接连 又是几阵旋飙,吹得沙石齐飞,满山皆黯,霎时间大雨如注,激动溪壑,上降下流,害得巡 行人众,统是带水拖泥,不堪狼狈。幸喜山腰中有大松五株,亭亭如盖,可避风雨,大众急 忙趋近,先将乘舆拥入树下,然后依次环绕,聚成一堆。虽树枝中不免余滴,究比那空地中 间,好得许多。始皇大喜,谓此松护驾有功,可即封为五大夫。树神有知,当不愿受封。

既而风平雨止,山色复明,乃行,就梁父山麓,申行禅礼,衣仗多半霑湿,免不得礼从 简省,草草告成。始皇返入行辕,尚觉雄心勃勃,复命词臣撰好颂辞,自夸功德,勒石山 中。史家曾将原文载录,由小子抄述如下。

 皇帝临位,作制明法,臣下修饬。二十有六年,初并天下,罔不宾服。亲巡远方黎 民,登兹泰山,周览东极。从臣思迹,本原事业,只诵功德。治道运行,诸产得宜,皆有法 式。大义休明,垂于后世,顺承勿革。皇帝躬圣,既平天下,不懈于治。夙兴夜寐,建设长 利,专隆教诲。训经宣达,远近毕理,咸承圣志,贵贱分明,男女礼顺,慎遵职事。昭融内 外,靡不清净,施于后嗣。化及无穷,遵奉遗诏,永承重戒。

封禅已毕,游兴未终,再沿渤海东行,过黄腄,穷成山,跋之罘,之今作芝。历祀山川 八神,天主、地主、兵主、阴主、阳主、日主、月主、四时主,共称八神。见《史记·封 禅》书。统是立石纪功,异辞同颂。又南登瑯琊山,见有古台遗址,年久失修,已经毁圮, 始皇问是何人所造?有几人晓得此台来历,便即陈明。原来此台为越王勾践所筑,勾践称霸 时,尝在瑯琊筑一高台,以望东海,遂号召秦晋齐楚,就台上歃血与盟,并辅周室。到了秦 并六国,约莫有数百年,怪不得台已毁圮了。始皇得知原委,便道:“越王勾践,僻处偏 隅,尚筑一瑯琊台,争霸中原,朕今并有天下,难道不及一勾践么?”说着,即召谕左右, 速令削平旧台,另行构造,规模须较前高敞数倍,不得有违。左右答称台工浩大,非数月不 能成事,始皇作色道:“偌大一台,也须数月么?朕准留此数旬,亲自督造,何患不成!” 摹写暴主口吻,恰是毕肖。左右不敢再言,只好赶紧兴工。即命就地官吏,广招夫役,日夜 营造。万人不足,再加万人,二万人不足,又加万人,三万人一齐动手,运木石,施畚挶, 加版筑,劳苦的了不得,尚未能指日告成。始皇连日催促,势迫刑驱,备极苛酷,工役无从 诉冤,没奈何拚命赶筑,直至三易蟾圆,方才毕事。台基三层,层高五丈,台下可居数万 家,端的是崇闳无比,美大绝伦。始皇亲自察看,逐层游幸,果然造得雄壮,极合己意。乃 下令奖励工役。命三万人各迁家属,居住台下,此后得免役十二年。好大皇恩。遂又使词臣 珥笔献颂,刻石铭德。略云:

维二十八年,皇帝作始,端平法度,万物之纪。
 以明人事,合同父子。圣智仁义,显白道理。
 东抚东土,以省卒士。事已大毕,乃临于海。
 皇帝之功,勤劳本事。上农除末,黔首是富。
 普天之下,搏心揖志。器械一量,同书文字。
 日月所照,舟舆所载,皆终其命,莫不得意。
 应时动事,是维皇帝。匡饬异俗,陵水经地。
 忧恤黔首,朝夕不懈。除疑定法,咸知所辟。
 方伯分职,诸治经易。举措毕当,莫不如画。
 皇帝之明,临察四方。尊卑贵贱,不逾次行。
 奸邪不容,皆务贞良。细大尽力,莫敢怠荒。
 远迩辟隐,专务肃庄。端直敦忠,事业有常。
 皇帝之德,存定四极。诛乱除害,兴利致福。
 节事以时,诸产繁殖。黔首安宁,不用兵革。
 六亲相保,终无寇贼。欢欣奉教,尽知法式。
 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
 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
 功盖五帝,泽及牛马,莫不受德,各安其宇。

俗语说得好,做了皇帝好登仙,这就是秦始皇故事。始皇督造瑯琊台,一住三月,常在 山上眺望,遥见东海中间,隐隐有楼阁耸起,灿烂庄严。俄而又有人影往来,肩摩毂击,仿 佛如市中一般。无非是蜃楼海市。及仔细辨认,又觉半明半灭,转眼间且绝无所见了。始皇 不禁惊异,连称怪事,左右问为何因?由始皇述及海中形态,并询左右有无见过。左右或言 所见略同,且乘间进言道:“这想是海上三神山,就叫做蓬莱方丈瀛洲。”捣鬼。始皇猛然 触悟道:“是了!是了!朕记得从前时候,有燕人宋毋忌羡门子高等,入海登仙,徒侣辗转 传授,谓海上有三神山,诸仙丛集,并有不死药,齐威王宣王燕昭王,尝派人入海访求,可 惜皆不得至。相传神山本在渤海中,不过舟不能近,往往被风吹回,朕今亲眼看见,才知传 闻是实。可惜朕未能亲往,无从乞求不死药,就使贵为天子,总不免生老病死,怎得与神仙 相比哩。”说罢,又长叹了数声。左右亦未便劝解,只好听他自言自叹罢了。及瑯琊台筑 成,再到海边探望神山,有时所见,仍与前相同,不由的瞻顾徘徊,未忍舍去。

可巧齐人徐市等,市系古黻字,一作徐福。素为方士,上书言事,说是斋戒沐浴,与童 男童女若干人,乘舟往求,可到神山云云。始皇大喜,立命他如法施行。徐市等分雇船只, 率领童男女数千名,航海东去,始皇便在海滨布幄为辕,恭候了一两天,并不见有好音回 报。又越一二日,仍无音信,忍不住焦躁起来,复亲出探望。适有好几船回来,移时停泊, 始皇还道有仙药采到,急忙传问。那知舟中人统是摇首,谓被逆风吹转,虽近神山,不得拢 岸,说得始皇满腔欲望,化作冰消,旋由徐市等到来复命,亦如前说。不知到何处玩耍几天。

始皇不便再留,只好命他随时访求,得药即报,自己启跸西归。千乘万骑,陆续拔还。 道过彭城,始皇又发生幻想,欲向泗水中寻觅周鼎,因即虔心斋戒,购募熟习水性的人民, 入水捞取。原来周有九鼎,为秦昭王所迁,迁鼎时用船载归,行经泗水,突有一鼎跃入水 中,无从寻取,只有八鼎徙入咸阳。始皇得自祖传,记在心里,此次既过泗水,乐得乘便搜 寻。当下茹素三日,祷告水神,一面传集水夫,共得千人,督令泅水取鼎。千人各展长技, 统向水中投入,巴不得将鼎取出,好领重赏。偏偏如大海捞针一般,并没有周鼎影迹。好多 时出水登岸,报称鼎无着落,始皇又讨了一场没趣,喝退募夫,渡淮西去。顺道过江,至湘 山祠,蓦从水波中刮起狂飙,接连数阵,舟如箕簸,吓得始皇魂魄飞扬,比在泰山上面,还 要危险十分。一班扈跸人员,亦皆惊惶得很,还亏船身坚固,舵工纯熟,方才支撑得住,慢 慢儿驶近岸旁。登山遇风,过江又通风,莫谓山川无灵。

始皇屡次失意,懊恼的了不得,待船既泊定,就向岸上望去,当头有一高山,山中露出 红墙,料是古祠,便语左右道:“这就是湘山祠么?”左右答声称是。始皇又问祠中何神? 左右以湘君对。再经始皇问及湘君来历,连左右都答不出来。幸有一位博士,在旁复奏道: “湘君系尧女舜妻,舜崩苍梧,二妻从葬,故后人立祠致祭,号为湘君。”始皇听了,不禁 大怒道:“皇帝出巡,百神开道,甚么湘君,敢来惊朕?理应伐木赭山,聊泄朕忿。”左右 闻命,忙传地方官吏,拨遣刑徒三千人,携械登山,把山上所有树木,一律砍倒,复放起一 把无名火来,烧得满山皆赤,然后回报始皇。始皇才出了胸中恶气,下令回銮,取道南郡, 驰入武关,还至咸阳。

好容易又是一年,已是秦始皇二十九年了,天下初平,人心思治,虽是以暴易暴,受那 秦始皇的专制,各种法律,非常森严,但比七国战乱的时代,究竟情势不同,略能安静,四 面八方,没有兵戈。百姓但得保全骨肉,完聚家室,就是终岁勤劳,竭力上供,也算是太平 日子。受赐已多,还要起甚么异心?闯甚么祸祟?所以始皇两次游幸,只有那风师雨伯,山 神川祗,同他演了些须恶剧,隐示儆戒,此外不闻有狂徒暴客,犯跸惊尘等事。始皇得安安 稳稳的出入往来,未始非当日幸事。自从东巡还都以后,安息咸阳宫中,所有六国的珍宝, 任他玩弄,六国的乐悬,任他享受,六国的美女娇娃,任他颠鸾倒凤,日夕交欢,这也好算 得无上快乐,如愿以偿,又况天下无事,不劳筹划,正好乘着政躬闲暇,坐享承平,何必再 出巡游,饱受那风霜雨露,跋涉那高山大川呢?那知他好大喜功,乐游忘倦,还都不过数 月,又想出去巡行。默思去年东巡时,余兴未阑,目下又是阳春时候,不妨再往一游,乃即 日下制,仍拟东巡。文武百官,不敢进谏,只好遵制奉行。一切仪仗,比前次还要整备,就 是随从武士,亦较前加倍。前呼后拥,复出了咸阳城,向东进发。但见戈鋋蔽日,甲乘如 云,一排排的雁行而过,一队队的鱼贯而趋,当中乃是赫声濯灵的御驾,坐着一位蜂准鸟膺 的暴主,坦然就道,六辔无惊。好在驰道宽大,能容多人并走,拥驾过去。全为下文返射。 夹道青松,逐年加密,愈觉阴浓,也似为了天子出巡,露出欢迎气象。始皇到此,当然目旷 神怡,非常爽适。一路行来,已入阳武县境,径过博浪沙,猛听得一声怪响,即有一大铁椎 飞来,巧从御驾前擦过,投入副车。小子就以博浪椎为题,咏成一诗道:

削平六合恣巡游,偏有奇男誓报仇;
纵使祖龙犹未死,一椎已足永千秋!

毕竟铁椎从何处飞来,且至下回叙明。

巡狩古制也,而封禅不见古书,惟《管子》中载及之,此未始非后人之讆言,伪托管子 遗文,作为证据,欺惑时主耳。况古时天子巡狩,度亦必轻车简从,不扰吏民,宁有如秦皇 之广筑驰道,恣意巡游,借封禅之美名,为荒耽之佚行也者?而且筑瑯琊台,遣方士率童男 女数千,航海求仙,种种言动,无非厉民之举。至若渡江遇风,即非真天意之示儆,亦应知 行路之艰难,奈何迁怒湘君,复为此伐木赭山之暴令也!后世以好大喜功讥始皇,始皇之 恶,岂止好大喜功已哉!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前汉演义 作者:蔡东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