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之骄子》第02章 大义灭亲


俗话说:“难断的是夫妻案,难当的是京都官。”长安县令义纵却没有这个想法,自从 张汤推荐他当了长安县令以来,他就一直专心于政,秉公办事,非要在天子的眼皮底下,做 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来。

说来义纵这个人,出身也不俗。他的祖宗原来姓文,是越国大臣文种的嫡传子孙。据说 当年越国灭吴后,文种未能像范蠡那样功成而退,还继续留在越王勾践的身边,结果因为直 谏而被越王诛灭满门。文种有一个小妾,当时仓皇逃出,她的家在浙江兰溪边上,当她逃回 家中时,追杀她的越兵已经赶到,她只好躲在一个山洞里,将所怀的孩子生下。她生了个男 孩,便成了文种的唯一的子嗣。可她不敢出洞,也就没有食物,没了奶水,无法养活孩子。 危难之际,只见洞中来了许多乌鸦,给她衔来许多山果和肉食。她也顾不上那肉是什么肉, 山果洁静与否,能维持自己和孩子的生命就行。为了感激乌鸦的恩德,她就将这洞叫作义乌 洞,而她的儿子也不敢姓文,就姓了“义”。义纵的父亲叫义务,是个很会赚钱的商人,他 知道义家的人每个都有当官的天分,自己的儿子更是天生的大官材料,于是就捐了一大笔钱, 通过张汤,在长安给儿子谋了个好官。那张汤发现义纵面目冷峻,愤怒时很有些狰狞之态, 便引为知己,推荐他做了长安县令。

义纵一到长安县令之任,就觉得这官才六品,比一般县令仅高一阶。而在长安,丞相和 大将军以下,各部官员车载斗量,如像拴狗一样串将起来,可从长安大街东头串到西头,哪 一个官都比他义纵大得许多。所以义纵想,再小我也是个父母官,是狗是猫叫我爷,老子要 让你们知道爷的厉害,也让皇上知道我可不是块小材。因此,他到长安才两个月,就把京城 方方面面弄得满像一回事儿,特将一面大鼓放到县衙大门之外,将鼓槌用铁链子拴在鼓架上, 意思是老百姓有冤随时可来申。可一个多月来,那鼓也没响过一次,弄得义纵心里没着没落, 挺烦的。

他恨这平静的京城,巴不得这里出点大事儿。

昨天夜里,他刚要入睡,突然听到县衙外面,鼓声大作。他兴奋异常地披衣而起,直奔 县衙,只见两个浑身是血的人在那儿喊冤。义纵大叫:“有什么冤情,直管讲来,老爷为你 做主!”那喊冤的却是两个半醉的人,说他们两个酒友被人杀了。义纵不再耽误,让那二人 领路,来到一个酒肆,只见两个人倒在血泊之中,而哪个杀人的人,还坐在凳子上喝酒!二 话不说,上前捉拿,没料到那小子说:“我是皇上的外甥,我叫金吾子,谁能把我怎么样? ”义纵一听,心花怒放:“老子要的就是难剃的头,没想到今天来了个大疙瘩”!二话不说, 将人拿下。没料那金吾子很是有种,对杀人的事供认不讳,马上画押。义纵心想,管你是不 是皇上的外甥,反正我治你的罪有根据,只怕皇上不知道这事呢。他派人连夜通报廷尉张汤, 却不说那犯人是谁,只说他杀了两个人还自供不讳。张汤夜间正在廷尉府中给他的亲信吴陪 龙疗脚,一听此事,二话没说,便在公文上用红笔打了个“×”。义纵大喜,连夜张榜,并 按金吾子说的线索,将榜贴到了修成君府第附近!所以金不换和俗女像天塌了一样,当晚就 急忙寻找汉武帝。

汉朝法律,杀人要在午时问斩,所以武帝也没着急。他问清了缘由,觉得不是什么大事。 自己昨夜拉着东方朔下了大半夜棋,今晚又在东方朔老婆那儿丢了两个美女,心里烦得很, 便让金不换和俗女先回家歇息,金吾子的事,明天他亲自过问。那东方朔正想回家,没料武 帝却是不让,不知是为了罚他,还是要罚他老婆,武帝非要他和杨得意睡在一起不可,说是 明天一大早还要陪他去长安县衙。东方朔也是又困又累,还怕回家和齐鲁女解释不清,于是 索性先睡个痛快觉,往硬榻上一躺便呼噜大作,害得本来就兴奋不已的杨得意,直到天亮才 合上眼睛。

东方朔一觉醒来,发现太阳已升得老高老高,心想,不能再睡了,再睡就把金吾子的小 命睡没了!马上跳起,拉起杨得意,让他快叫皇上。杨得意跑过去,只见皇上正与从姑苏来 的美人儿丽娟在帐内缠绵。迫于无奈,杨得意叫了一声“皇上”。武帝最烦他在炼房内功的 时候,有人打扰他,刚想发作,却想起昨晚姐姐之托,便将那个美人儿往边上一推,自己坐 了起来。两旁的宫女急忙帮助更衣洗漱。

日已近午。武帝与东方朔、杨得意三人,轻装便服,一如私访,来到长安县衙。只见县 衙门前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县衙外的广场上,有一高台,台上竖一高木,一人被缚其上─ ─那还用说,金吾子呗。那小子酒早醒了,可他还是一点都不怕,嘴里还和义纵直嚷嚷。他 的父亲金不换像个老农一样,在他的身边直流泪,而他的母亲俗女修成君,却在眼巴巴地盼 着皇上快点到来。

大庭广众之下,老成的义纵,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面对人群中不时发出的叫好声,他心 里既高兴,又害怕。他盼望着皇上早点到来,因为自己还没见过皇上一次,更谈不上皇上认 识自己了。他恨天上的太阳怎么跑得那么快,万一到了午时三刻,皇上还不来,自己下了刀 子,岂不是和砍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一般?最可恶的是那金吾子,硬着脖子,始终跟他叫板。 义纵围绕着刑木上的金吾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忍不住地说:“金吾子啊金吾子,你说 我不敢杀你,我偏偏要杀了你。现在,你还不告饶吗?”

不到二十岁的金吾子,哈哈大笑:“义纵小儿,你要敢杀老子,你就杀!皇上知道了, 定要把你这狗官碎尸万段!”

义纵冷笑了一声:“那你再说一遍,人是不是你杀的!”

此时汉武帝已在东方朔和杨得意的陪同下,来到刑场外边。杨得意欲进,被武帝止住。

金吾子嚷嚷道:“是我杀的,就是老子杀的,又怎么样!老子杀个人,有什么了不起!”

义纵冷冷地说:“杀人偿命,是我大汉的铁律,那你就死定了!”

金吾子却说:“老子死了,杀了两个人,也够了本!何况还再赚上你一个!”

义纵不以为然:“你以为我杀了你这个人命案犯,还要给你偿命?如今皇上是一代圣主, 决不会怜惜你这种恶少!”

金吾子一时没词儿了,他不敢说皇上不圣明啊!于是他脖子一直,说:“那我的师傅和 兄弟,也会要你的狗命!”

义纵乐了:“嗬!你的兄弟?他人呢?和你一道杀了人,他跑啦!你也不是真的有种。 你只不过是仗着皇室贵胄的牌子,以为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可是,今天你犯到了我的手上, 算是倒楣透了。谁来求情也不行!”

听到这话,金不换和俗女抱头痛哭。武帝在远处有些不忍,刚想动步,却被东方朔拦住 了。东方朔用眼色示意他,看看下边的戏怎么演。

金吾子也不理自己的爹娘,一副英雄做到底的模样:“那好吧!你就杀吧,老子二十年 后,又是一条好汉!”

义纵心想,反正到这份上了,皇上不来,那是你我都没那造化!我总不能输给你金吾子 吧!他一咬牙,一跺脚:“那你二十年后再来找我算账吧。斩!”

刽子手举起鬼头刀。金不换和俗女大叫起来,要晕过去。

东方朔拔出剑来,将鬼头刀压住,不让抬起。那刽子手本来手中的鬼头刀就重,又被东 方朔大力一压,一下子将刀扔到地下,砸着了自己的脚,哇哇直跳。

汉武帝双手背在后边,走上台来。

杨得意大叫:“皇上驾到!”

众人见是皇上,纷纷下跪。

义纵头也不敢抬:“长安守令义纵,参见皇上。”

金吾子却大叫:“舅舅!皇上!快救救我吧!”

金不换和俗女知道皇上来了,更是抱着儿子痛哭。

武帝走到二人面前,先问义纵。“义纵,金吾子犯了何罪,急于问斩?”

义纵不慌不忙:“启奏皇上,金吾子与一歹徒,光天化日之下,于长安酒楼之中杀死二 人,自己供认不讳,依我汉律,杀人偿命,所以臣将他判斩,廷尉府也已备案准斩。”

武帝心中一惊,这家伙不仅办事疾速,而且很周到!心中暗暗叫好。可他还是问:“是 因为他骂你,你才迅速判斩的吗?”

义纵从容答道:“皇上,他犯了死罪,臣才要斩他,这与骂臣无关。就是他不骂为臣, 给臣求饶,臣还是要斩他。”

武帝不由地叫声:“好!”接着再问:“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自称是皇上您的外甥,口吐狂言。可臣以为,他只是罪犯。”

武帝点点头,进一步问道:“金吾子以为,你要是杀了他,朕会将你碎尸万段,你不害 怕?”

义纵抬起头来,看着武帝,如葵花望日般真诚:“臣以为,皇上乃千古明主,不会因一 个人命案犯,而诛杀执法之臣。”

武帝见到了他那真切的目光,心里有点感动。“要是朕一时昏庸,把你给杀了呢?”

义纵毫不含糊:“那臣为了守法而死,会青史留名,死得其所!”

武帝连连点头,大声叫好。“好!好!朕以为,我大汉能有你这样执法不阿的官吏,是 我汉家的大幸!东方朔!”

东方朔将剑插入鞘中:“臣在。”

武帝问:“长安县令现在是什么官品啊?”

回陛下,长安县令是六品,比一般县令官大一阶。”

武帝说:“长安京畿所在,首善之区。只设六品县令,岂非太轻?传朕旨意,长安撤县, 升为府尹。府尹是几品啊?”

“府尹为四品。”

“那长安府尹就是三品,位同朝廷大臣。朕观义纵,执法严明,不阿权贵,就令他,做 这首任长安府尹!”

义纵连连磕头:“臣谢皇上隆恩,当以死图报!”

东方朔却不以为然:“以死图报,多不吉利,怎么张汤封官时这么说,你也这么说?”

“不管他怎么说,朕要的,就是这样的执法者!”

东方朔看了看修成君和金不换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也很不忍。“皇上,那金吾子就 是该杀,您也要亲自审他一下,以向修成君有个交待啊。”

武帝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审外甥,怎么说都不合适。听了东方朔的话,他来个顺水推 舟:

“那,就由你,替朕审他一下吧。”

“臣遵旨!”

东方朔走到金吾子身边,指着他的鼻子说:“金吾子啊金吾子,你到了京城就学坏,偏 偏跟那一帮子游手好闲之徒在一起。你为何杀人,如实招来!”

金吾子这回不硬了:“东方大人!侄儿是喝醉了酒,那二人出语不逊,与侄儿争吵,并 先动手来打侄儿。侄儿气他不过,才将他们杀死。”

义纵忍不住要插话:“胡说!他们两个手无寸铁,而你二人却身带利剑,他们怎敢与你 争斗?”

东方朔大大不以为然:“哎──,义纵大人,皇上是要东方朔来审。等我审完了,皇上 要是以为不公平,再要你审,那时你再说话,也不迟啊。”

义纵无言以对。他从张汤那儿听说,东方朔可惹不得,没想到他果然厉害。

东方朔继续审案:“金吾子,两个人都是你杀的?”

金吾子仍不否认:“是。”

“你一个人怎么能对付两个?”

“还有一个兄弟,帮了侄儿一把。”

东方朔这回抓住了把柄:“你那个兄弟为什么溜了?他是何人?”

金吾子知道,不说也是无益,于是回答:“是侄儿让他走的。侄儿杀人并不怕,怕他被 捉拿后没命了。”

东方朔摇摇头:“那你以为,你杀了人就不会被问斩?”

金吾子实话实说:“侄儿愚蠢,以为没人敢拿我怎么样。”

东方朔骂道:“混账!你那个兄弟是何人?”

金吾子低下头来:“他说他是郭大侠的徒弟”。

东方朔听到此言,大吃一惊。郭解之徒,如无故杀人,必然要自裁的,所以他们轻易不 会伤人。东方朔觉得事情有些难办。不料金吾子接着说:“侄儿要拜他为师。他说要当大侠, 就得敢下手杀人。”

东方朔想了想,问道:“那两个人到底是他杀死的,还是你杀死的?”

“他将那二人打倒在地,是侄儿用剑捅死的。”

东方朔这时转过来。向皇上一揖:“启禀皇上,臣已审清。那二人为金吾子与另一人共 同杀死,金吾子有罪,按律当诛。只是同犯尚未拿到,口供不全。以臣之见,应急速捉拿逃 犯,二人一并行刑。”

武帝觉得这样有理,至少可以缓解今天的气氛。“嗯。义纵,你说呢?”

在皇上面前,义纵有什么说的?只是他还要显示一下自己的才能,于是说:“臣只怕, 这个要犯今日不杀,一旦逃脱,臣担不起皇上对臣的这份信任。”

东方朔见他坚持要杀,是想让皇上多给他点人情,就说:“皇上,我大汉实行郡县之制。 这长安改县为府,有点别扭。臣有一言,想将这长安府尹改成一个有意思的名字,不知可否?”

武帝正想把这烦事岔开,便说:“好,好,你说。”

东方朔说:“义纵为六品小官,敢于执法不阿,抓住了杀人的金吾子,并将他执法。皇 上,臣的意思,这长安统领之臣,就叫‘执金吾’,一来标明皇上您给了他极大的权限,虽 皇亲国戚也能管辖;二来是让京城恶少有个警戒,别以为他们是谁的亲戚,谁的儿子,就可 以无法无天!”

武帝说道:“好!朕准了你的奏请,负责长安治安守备之臣,就叫做‘执金吾’!”

东方朔转过身来:“义纵大人,恭喜你,这一下,不管怎样,你可都要青史留名啦!”

义纵却不依不饶:“东方大人,我无所谓。只是这案犯,你说今天不杀,万一他跑了, 或者逃脱了死罪,你东方朔,可是要留下千古骂名啊。”

东方朔心想,这个家伙可不是盏省油的灯。他要在皇上和百姓面前讨好,把屎盆子扣到 我的头上。那好,咱们走着瞧!便答道:“好。说得好。义纵大人,依我看,你是怕找到了 另一个案犯,万一审出来人不是金吾子杀的,你就不好交待吧!”

义纵一下子被堵住了。是啊,如果是这样的结局,我义纵就是判案不公,草菅人命啊! 不会。不会。这回轮到义纵硬着脖子说话了:“如他没有罪,我错杀了他,皇上便是杀了我, 我义纵也死而无憾;要是他有罪,我不杀他,我义纵反而为其所害,那可不是我义纵的悲哀 哟。”这句话力重千钧。

东方朔接过话来:“那就是我东方朔的悲哀,我大汉的悲哀!东方朔难道连这个都不懂? 可是义纵大人,你只顾杀人痛快了。此案当事人共有四个,对不对?”

义纵点头:“正是。”

东方朔紧逼不舍:“四个人,死了俩,又逃了一个,义纵大人,你只审他一个,怎么可 以结案呢?”

义纵分辩:“他当着皇上的面,已全部招供,难道还会有假么?”

东方朔大叫:“要是他以为自己不会死,为了保全他的师傅,故意将罪名一个人全担下 了,又会怎样?”

“这……”义纵无言以对。

台下的老百姓这才明白过来,于是纷纷议论:“对啊!东方大人才是明断是非啊。”

东方朔穷追不舍:“这样,你就会因为他的无知,而错杀了一个无辜!”

义纵退却了:“那,东方大人,依你之见?”

东方朔斩钉截铁:“迅速捉拿另一名逃犯,两个人的供词一致了,方能定案判斩!”

义纵双手一揖:“东方大人,下官佩服,佩服。陛下,依金吾子之言,那个同案之人, 是郭解郭大侠之徒,臣一时可无法捉拿归案啊。”

汉武帝想了一想,向东方朔道:“东方爱卿,只好请你走一趟了。”

“臣在所不辞。”

武帝又说:“那郭解归顺之事,也是你和卫青打的保票啊。”

“臣请和卫青一同寻他,同时抓回案犯。”

武帝点头说:“好。”他又看了义纵一眼,说道:“这个金吾子,还交给你这个‘执金 吾’来看守,待定罪后,再作处置!”

义纵如释重负:“陛下圣明,臣得令!”

武帝径直走去,不再回头。杨得意和东方朔紧紧跟着,众人让开一条大路。

走得稍远,东方朔悄悄问道:“陛下,你看臣何时动身?”

武帝见四周无人,这才悄悄地说:“让你现在就走?那朕也太不近人情了。先回家和夫 人团圆一下吧,不然,你那个外傻里精的老婆,会找朕来要人的!”

正当皇上为了自己外甥金吾子的性命颇费踌蹰,东方朔和义纵为了各自目的和信念智周 力旋的时候,东方朔的两个老乡也都各有自己的闹心事。

这便是公孙弘和主父偃。

公孙弘与主父偃都是齐国人,虽然公孙弘五十多岁与恩师董仲舒一起应诏入朝时,还只 是个白丁,而那时王臧年纪轻轻便是二品的郎中令,当时二人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可经过 十三年的人世沧桑,两个人却调换了一个位置:公孙弘于年过六十之际,居然登上丞相之位, 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仅有大将军卫青一人可与其比肩;而王臧变为主父偃则经历两次 出生入死,后经东方朔相救,卫青举荐,也仅是一个中大夫,跟被贬的董老夫子一个样,有 衔没事干。虽然主父偃改名换姓,卷土重来的事儿,公孙弘也暗地里听说一二,可这种连皇 上都不愿说穿的事情,一向圆滑的公孙弘更不愿多言了。

究竟是什么事情使公孙丞相甚为不安呢?

当然是那天朝上东方朔的一番话,还有皇上的一番话。

自从董仲舒被皇上安置为江都王相国,公孙弘靠他泥鳅兼变色龙的本领登上相位以来, 他的心确实一直是惴惴不安的。这种惴惴不安不在于东方朔如何讥讽和嘲笑他——笑骂由他, 好官我自为之;也不在于武帝如何不把他当做丞相来看待——那是皇上的事情,与我公孙弘 无关;惴惴不安确实来自恩师董仲舒的存在,如果他不被皇上贬黜,也许大家便忘了这个江 都王相国,谁料一黜倒黜出了众人的同情,什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再往下趟一步, 不就成了“尽用百家,独黜儒术”了?而公孙弘的相位能否保住,也成了天下儒生关注的问 题。有谁能夺去自己的相位?最有能耐的是东方朔,可他对权力无欲无求,根本不用担忧; 汲黯被贬远方,朝中都回不了,还有一个张汤,他在动不动便可杀人取乐的廷尉之职上乐而 不疲。能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只有两个人,一个还是自己的老师董仲舒,凭他的名气,皇上在 举孝廉时,只要一时高兴,便有可能将他推到没有实权的丞相位置上,晾上他几天。还有一 个有危险的人,便是和东方朔、卫青二人打得火热,最近又与张汤走得很近的主父偃。公孙 弘入朝甚晚,他隐约听人说,主父偃实际上就是皇上即位时被太皇太后赐死而未死的郎中令 王臧,如果是那样的话,皇上很快就会重用他的!我公孙弘不可不防!好在王臧是齐国人, 自己何不利用同乡的关系,看看他的葫芦里头,卖的是什么药呢?

又想到几天前,东方朔在大殿上说自己一不知书,二有欺师之罪,公孙弘的心里又沉重 起来。东方朔和皇上有兄弟之谊,他的话是皇上最爱听的,说些别的也倒罢了,为什么要将 董老爷子在长安的事给捅出来?皇上当时怎么说的来着?“朕从来没说‘罢黜百家,独尊儒 术’,可朕也从来没说只用百家,不用儒术。儒也是百家中的一家么!至于董仲舒能不能用, 朕还要考察考察。你不妨常到你的恩师那儿看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新的见解,如果能让朕用 上,说不定朕会破格重用他呢!”只要皇上让董老爷子回到朝廷,那我还能不将丞相之位拱 手相让嘛?不让,那就更是“欺师灭祖”之罪了!公孙弘啊公孙弘,你如今年近七旬,能做 到空前大国的丞相之位,在儒者里头绝对是凤毛麟角,要保住你的晚节,一定要在相位上呆 下去,哪怕人家说你素餐尸位,那也无所谓,重要的是和萧何一样,在丞相位上寿终正寝! 不是我与自己的恩师过不去,那个倔老头子一点都不知道变通,和东方朔比起来就像个傻木 桩子,他和汲黯一样直筒筒的,还不时地要冒出几分傻气,如果他和皇上在一起,三天一斗 气,五天一小争,恐怕皇上一怒之下便把他杀了!对啊!我公孙弘并不是不让恩师登上高位, 而是从保护师傅的角度出发,不让他到皇上跟前去惹祸!就是孔夫子知道了,也会说我是正 确的!想清楚了这些,公孙弘一身轻松,急忙吩咐家人速速备车,直向主父偃家奔去。

主父偃的心事很简单,就是怎么样才能让皇上更相信自己,让自己登上更高的位置呢? 自从他被朱买臣和东方朔从地下挖掘出来,又随卫青一道去一趟边关后,他就一直琢磨着如 何能让皇上注意自己,重用自己。前不久,他曾向皇上献过一个奏折,一口气说了九件大事 情,八件是说以法治国之事,其中关于如何对付诸侯专权,如何对付豪强富室,说得甚为透 彻。最后一件专说大汉对匈奴用兵的事。说到法律,他知道当朝最大的法律专家是张汤,于 是他便登门到张汤家求教,并把自己给皇上的奏折请张汤看了。张汤对他的看法大为看好, 也将他引为知己。谈了半天,他才知道,他所说的,正是张汤做的,只不过张汤这人只做不 说,没那么多道理;而他主父偃等于将张汤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总结。没隔几天,皇上的批谕 传下,果然对他大加赞赏。不过皇上批语还说:你所说的,张汤都做了。而那一条谈战争的 事,皇上却一字不提,因为主父偃觉得对匈奴打仗,匈奴惯于野战,汉军没有多大优势,而 且会消耗许多钱粮,大有得不偿失之虞。本来这是他上次随卫青到战场之后,看到战场上的 惨烈所引发的心扉之言,于是他想劝皇上不要对匈奴太多用兵,派些善于守关之将,如卫青 和他的武刚车,勉强守住也就罢了。没料到这件事却大不合皇上的心意。皇上要的是大一统, 是秦始皇那样的业绩!主父偃啊主父偃,你磕了三个响头,却还要放一个臭屁,真是管不好 自己的臭门子!当务之急,是要赶快想办法,引起皇上的注意!

长期的地牢生活,使主父偃养成一个习惯,就是有了心事不向别人说,自己躺在地铺上 蒙着头,好一阵子琢磨。如今有了像模像样的炕,他便要躺在炕上,把老婆、孩子和家人都 赶出去,自己苦苦细细地蒙头琢磨个够。他想到,自己这回在长安起家,依靠的人物是东方 朔和卫青。这两个人,能耐的确大得很,但他们与主父偃大不相同的是,都不愿为自己的名 分地位与别人争锋。这就让主父偃觉得没劲了。人生在世,不争哪来的前程?数遍朝中大臣, 位高权重的,还有丞相公孙弘和张汤两个。张汤他已经搞掂了,那个公孙弘,酸叽叽的,拿 着个大儒的臭架子,一句话:讨厌!但他毕竟是丞相,若能得到他的支持,皇上身边的要人, 不全站到自己的一边了吗?

正在这时,家人来报,丞相公孙弘大人来访。

主父偃大吃一惊,他将被子一掀,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主父偃大人,你怎么光着脚就跑出来了?”

“丞相大驾光临,主父偃如梦方醒,还管什么鞋子不鞋子?快请,快请!”

两个人来到正房坐下,趁家人沏茶的功夫,主父偃回屋将鞋子穿好,再回公孙弘对面坐 下,把头伸得个老长,做出要听他教诲的样子。

“主父大人,听说您也是齐国人,本相今日前来,只想叙叙同乡之谊。大人家在齐国, 还有什么人在临淄么?”

“在下十三时父母双双亡故,也无兄嫂,自己独自生活至今。”主父偃幽幽地说。

“难得,难得!”公孙弘称赞说:“难怪大人品行独特,原来自立甚早。一人独处,能 到如此地步,难能可贵啊!”

“丞相,您年过五十,方入朝为官,六十有余,终登相位,此举才是世所罕见,世人难 为呢!主父偃几天前在朝堂之上,言语有所唐突,还望丞相见谅。”

公孙弘见主父偃愈说愈近乎,便将话题一转:“主父大人,咱们是老乡,别说客气话。 老夫年迈多病,风烛残年之际,甚为后继乏人担忧。本相在任时无甚功德,只想离任时如萧 何一样,向皇上推荐个后继人选。大人既是同乡,此事便可谈谈。依大人之见,这朝中少壮 之士,何人可向皇上推荐呢?”

主父偃一听便兴奋了起来:没想到他公孙弘竟有萧曹承接之心!我主父偃早就想毛遂自 荐了!转念又一想,那我不是太傻了么?公孙弘和自己有什么交情?我何不与他绕几个圈儿, 看他的葫芦里头装的是什么药?

“依下官看,论才能,东方朔当是第一人选。”

公孙弘摇摇头。“东方朔文武双全,才智过人,随机应变,天下第一。他也是我等齐国 同乡,本是最佳人选。无奈此人生性滑稽,出语荒诞,同时又视官位如草履,视名利如羁绊, 非他不堪为相,而是他不屑为相。”

“那——廷尉张汤,年轻有为,执法不阿,计虑皆精,如今实为皇上股肱之臣,此人岂 不是丞相最佳人选?”主父偃又搬出张汤来。

公孙弘摇摇头:“张汤工于计谋,而他对下武断残暴,对上阴窥阳奉,以其治狱则可, 以其治国则酷。”

“卫青!卫大将军!他是皇上的小舅子,又是国中的台柱子!为人光明磊落,谦恭谨让, 确是丞相人选!”主父偃又搬出一员大将军来。

“哈哈哈哈!卫大将军治军有方,若论领兵作战,定可攻坚拔城。然而马上不可治天下, 高祖以来,已成定论,先生何故说此等事情?”

“那我可不知道了。”主父偃两手一摊。

“实不相瞒,依本相看来,主父大人你就是丞相之材!”

“什么?”主父偃瞪大了眼睛,他自己眼下只是个中大夫,还没敢往这上面想呢!怎么 公孙弘竟如此看重?“丞相谬奖,丞相言重了!主父偃何德何能,蒙丞相如此抬举?”

公孙弘笑着说:“主父大人,你是个雄心勃勃的人,这一点老夫岂能不知?只不过仕途 蹭蹬,时机不遇而已。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你的 心志已被苦过,筋骨也被劳过,现在只等着天降大任了!”

主父偃好像是在井中侧沉仰浮了多年的大木桶,一下子被他用绳子提醒了。是啊!那些 死死生生、人所难历的苦难之事,原是上天要苦我心志,劳我筋骨。王臧的路没到尽头,我 主父偃要接着走下去!想到这儿,他将多少年的期盼全部送到眼睛眶内,向公孙弘发去了强 烈的求教之光。

不料公孙弘的高谈阔论嘎然而止,突然发出一声长叹!

“丞相,难道有什么隐忧?”主父偃有些不明白了。

公孙弘微微摇首。“有些事啊,也只能给你说。那天在朝上,东方朔不是说我欺师灭祖 么?皇上不是也说了,要看看我师董仲舒有什么高见么?还要破格重用么?实际上皇上不知 道董老夫子在干什么,东方朔也不知道啊。”

“听说他为了研习格物致知之道,三年都没出门,没到园中窥过一次?”主父偃问道。

“从没窥园子?是不用窥。他的园子是我安排的,我还能不明白?有次我去看他老人家, 突然想方便一下,到处找厕所,突然找不着了。从那以后,我才知道老先生他不要厕所。他 把书房后那个大菜园子,当作个大厕所。你想想看,他上厕所就行了,还用得着窥园子么?” 听到这儿,主父偃不禁大笑起来。

公孙弘也笑了起来,他接着悄悄地说:“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话,都是他的后学们传出 来的,目的还是要皇上注意。”

“难道他老先生还有入仕之心?”

“我所担忧的,也正是这个。主父大人,你想想看,我今年六十有七,已觉得精力不及。 董老夫子大我七岁,都七十四了,还念念不忘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独尊,独尊,我为此争 了十多年,谁对我们独尊过?满朝文武,咱们扳倒手指头,再加上脚卜丫子数数,有几个是 皇上重用的儒生?我只担心有那么一天,连我这个左右逢源的人都被罢黜了,儒家也就更没 地位了!何况我们这些七老八十的要永远在台上呆着,那些年轻的后生还有进身之路吗?” 说到这里,他不禁看了主父偃一眼。

主父偃觉得机会来了,但又觉得公孙弘话犹未尽,便装作不知地问道:“丞相,你给我 讲这些做什么?”

“谁让我们是老乡呢?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人嘛,心里有什么想法,总要找个 人说说。”公孙弘又把声音压低一些:“主父大人,你知道吗,董老夫子实际上是个官瘾特 大的人,什么三年不窥园子,他整天都在做宰相的梦,整天窥着丞相的位子,园子当然是不 值得窥的了!话说回来,我也不是舍不得这个相位,只怕他这个倔老头子出来,再嚷嚷什么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会引起更多的大臣们反感,皇上也不会真听他的,搞不好,他会 招至杀身之祸的!”

主父偃惊奇地说:“丞相,有这么严重么?”

公孙弘也惊了起来:“主父大人,别人不明白,难道你还不知道?自从高祖立天下起, 用了萧何做丞相,哪一个丞相不是战战兢兢地过日子?尤其是当今皇上即位以来,哪一个丞 相又有好结果?窦婴乃三朝元老,还是太皇太后的亲侄子,从不争权夺利,最终不还是惨死 狱中?接下来的田鼢,是皇太后的弟弟,还是皇上的舅舅呢,不也是活活地被惊吓而死?还 有那个许昌,庄青翟二人,代理几天丞相,没有一个是寿终正寝的。我那老师是个犟头眼子, 他只听人家说过,吃了辣荸荠,又香还又脆。其实他哪儿知道,吃了辣荸荠,流完眼泪还得 流鼻涕!”说到这儿,公孙弘自己也笑了起来。

主父偃不失时机地来了一句:“丞相大人,我可是个能吃辣的,这辈子还没吃过辣荸荠 呢!”“你想吃,当然没问题!因为你知道,伴君如伴虎啊!可董老夫子知道这些么?一旦 让他惹恼了皇上,出了点三长两短的事,我这个当学生的,不仅对世人无法交待,更要被后 世的儒生骂得一钱不值啊!”

主父偃附和地点点头:“丞相,真的难为你一片好心。主父偃不才,也曾有过为君效力 的想法,也想以丞相您为楷模,磨磨叽叽地干一回。噢,不对,大人,是轰轰烈烈地干他一 回!听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清醒了好多,何苦来呢?都是那个朱买臣和东方朔,他们非要把 我弄出来。依丞相之见,我当初还不如就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捣鼓那些古董有意思呢!” 他来个欲擒故纵,看你公孙弘还想说什么!

公孙弘却摇摇头。“主父大人,你有所不同。你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在见风使舵这一点 上,决不会比我差。而你所学的纵横之术,也是皇上最看重的。如果你能像我这样,也能跟 着皇上的旨意转,将来这丞相之职,恐怕是非你莫属的!”

主父偃露出吃惊的样子:“丞相大人,你这是抬举我吧。”

“哈哈哈哈!主父大人,我活了六十多年,难道还会看错人?只要你能和我走在一起, 我定在皇上面前多多保举大人,让你实现青云之志!”

主父偃要的就是这话,没想到公孙弘自己说了出来。到了这个份上,主父偃不再绕圈子, 直截了当地说:“丞相,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想要我做什么?”

公孙弘想了想,说道:“主父大人,我们那位董老先生,这些年来,一直在研习阴阳五 行学说,整天在揣摩天意,想把天意和皇上的旨意一统起来。我觉得他这么做,可能会让皇 上喜欢,也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可我身在相位,不好多说,劝他也劝不了。他对我也是提 防再三。我想请你有时间,到他老先生那里看看,找个机会劝劝他,别那么五迷三道的了, 人老了,教书授徒为乐就行了,还往这世事纷争中搀和什么啊!”

主父偃两手一摊:“丞相,这个忙我可能帮不了。我一不是董老先生的故旧,二不是他 的弟子,他怎么会听我的呢?”

公孙弘从怀中掏出一张绢书来:“主父大人,我这里有封推荐信,说你是当今才俊,上 通天文,下懂地理,可与恩师相谈经天纬地之学。凭这封信,董老先生肯定会待你为上宾的! 只要你能让他知难而退,那你的好运也就不远了。”

“那好!丞相,主父偃恭敬不如从命,就到董老先生那儿试试,如果能达到你的目的 ,丞相,咱们可不许食言啊!”

公孙弘笑了起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来,用咱们齐国人的方式,拉个钩吧!”说 完他伸出一个小手指头。

主父偃也伸出小手指头,与公孙弘的手指勾到一起,然后二人一齐说:“拉勾,拴鬼; 一百年,不后悔!”

做完这个孩子般的动作,二人不禁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日上竿头。

东方朔与卫青二人都穿便服,且不带随从,骑马出了长安城。二人信马游缰,边走边聊。

“兄长,嫂夫人新到,小弟应给你道喜啊。”卫青说。

“兄弟,你还跟我客气?说道喜,应该给你道喜才是啊。”

卫青道:“小弟喜从何来?”

东方朔摇摇头:“别瞒我啦。前几日我见太后精神转好,问她什么事,喜滋滋的?她说, 平阳公主嫁给你才半年,就有喜啦!”

卫青红了脸,自言自语地说:“咳,娶了公主,什么事也不能自己藏着。”

东方朔说:“这就叫‘皇家无私’啊。哎,你猜,皇上他怎么说?”

卫青摇摇头:“这种话,皇上只会给你说,我哪里知道?”

“皇上说,曹寿娶了朕的姐姐,十五年未见生一子;卫青娶了我姐姐,不到一年就要生。 我娶了卫皇后没几年,就生下一男二女;我刘家和卫家天生的该配对。”

卫青惆怅地说:“只怕我卫家不能久蒙皇恩啊!”

东方朔劝道:“兄弟,你放心,有皇后那样贤惠的国母,有你和去病这样为国效力的战 将,皇上才是幸运的人啊!”

卫青却不以为然:“可我倒觉得,不如将妹妹嫁给你这样的人踏实。”

东方朔急了:“胡话。又说胡话了不是?过去能说,现在可不能说。有朝一日,皇上要 是为你这话起了疑心,兄长我这颗脑袋就要搬家喽!”

卫青也笑了一下。“兄长只管放心。皇上是个笃信神仙的,如今李少君说你是神仙下凡, 皇上对你恭敬有加,怎么会加害于你呢?”

东方朔正经地说:“兄弟,倒是有两件事,一直让我不安。”

“小弟以为,你说的两件事,有一件是张骞兄弟的事。”

“正是。”东方朔说:“当初打猎归来,你应该向我说清楚了,张骞小时候和子夫两情 相悦。那样,我就会想方设法,不让他们两个见面。”

卫青说:“我也为这事一直负疚啊。说真的,小时候,我只以为他俩闹着玩。咳!现在 说也没用啦,不知张骞出使西域,是死是活呢!”

“张骞是个有福相的,兄弟你放心。我担心的还有一件,你可能猜不着。”东方朔见卫 青勾起往事,便将话锋急转。

“小弟猜不到。”卫青说的是实话。

“那李少君,装神弄鬼,说是给皇上吃长生不老药。可我只见到皇上后宫的妃子增多了, 倒未见皇上年轻。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卫青道:“兄长,实不相瞒。平阳公主前几天到宫中,和太后及皇后见了一面,她们三 个都在为此事担心。皇后说,皇上这种事情比以前凶得多,她都不敢多和他在一起。听说他 每晚要两三个妃子陪着,行什么李少君的房中御女之术。太后担心,长此以往,会出岔子。 可太后也不愿像以前那样管束皇上了。”

“儿大不由娘,这种事情,就由着皇上吧。是好是坏,他自己知道。”

“皇太后说,必要时,还要请你想想办法,把那个佞人除掉呢。”卫青说。

“太后总以为那么简单,李少君还在打我的主意呢!他一直怂恿皇上,让我服药,说是 可以恢复神仙记忆。我只怕服了他的药,不仅成不了仙,反而会成了鬼!”

卫青笑着安慰他说:“兄长,你不坏他的事,他自然也不敢加害于你。”

二人正在前行,突见前面山坡上有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手捧竹简,在树下读。

卫青眼尖:“兄长,你看,那不是霍光么?”

“正是,正是!看来,郭解已回京畿,就在前面不远!”

二人飞马来到霍光面前,霍光忙丢下书简,站了起来。

“东方大人,卫大人!姐姐和姐夫昨天还在念叨你们呢!”

东方朔明知故问:“你姐夫?姐夫是谁?”

霍光一拍脑袋:“是郭解啊!噢,你们还不知道。”他的脸不知不觉地红了。

东方朔故意逗他:“郭大侠何时成为你的姐夫的?”

霍光只好老实交待:“在峨眉山。我们到了峨眉,郭大侠找到了姨母后,就把他母亲安 顿在那里,然后要回长安。可郭母非要郭大侠娶了我姐姐,然后再一同回到杜县来。”

“那后来呢?”

“郭大侠再想自由,也难违母命啊!就这样,他们成了亲。”

“你怎么也跟着出来啦?”

霍光瞪大了眼睛:“在峨眉山山沟里,有什么意思?大丈夫学以治世,要为国分忧啊?” 东方朔和卫青对视一下,觉得这霍光还挺不简单,二人双双大笑。卫青说:“不简单。你到 长安,就能为国分忧了?”

霍光把大眼睛一闪:“我找我哥霍去病啊?是他让我到长安找他的啊!”

东方朔笑着对卫青说:“兄弟,这回去病这小子,该高兴喽!”

“有个爱读书的伴,对去病来说,可是件好事呢!”卫青说。

二人牵着马,随霍光转过山路,来到一所大院子前。随着霍光的叫声,郭解与霍云儿出 来迎接。

东方朔和卫青上前一揖:“郭大侠,郭夫人,恭喜恭喜。”

郭解连连回礼:“东方大人,卫青将军,我正要去找你们。”

霍云儿也道个万福:“小女子给二位大人请安。”

东方朔笑道:“如今你是嫂夫人了,怎能这样自称?郭大侠,你好福气噢!”

郭解却说:“咳!郭解过去挂念老母,现在又要多牵挂一人,没那么自由自在喽!”

东方朔却看卫青一眼:“有人牵挂,牵挂着别人,这才是做人的福气哇!卫青兄弟,郭 解兄弟,你们不觉得比过去活得更有意思么?”

郭解已经知道卫青迎娶平阳公主这件大事,就说:“只怕我们这等以武为生的人,有负于牵 挂我们的人哪!”

卫青点点头,表示同意。

东方朔忙说:“好啦,好啦,知道我们为何而来么?”

郭解直言不讳:“还不是皇上让你们来找我,为他效命疆场,去打匈奴?”

卫青接过话茬:“这是老事了。近来匈奴气焰不那么嚣张了,但也还屡屡骚扰边境。”

东方朔说:“还有一件事情,有点不太好办呢!”

郭解不解地问:“有什么事,请大人明言。”

霍云儿端上茶来,东方朔和卫青接过。正要说话,突听外面一阵叫嚷。

一个壮士走进门来,见到郭解,就单腿跪下,要说话。

郭解问道:“出了什么事?”

壮汉回答:“禀大侠,李畏虎在长安犯了命案,没弄清楚,就一个人逃了回来。”

东方朔与卫青交换了一下眼色,二人静观其变。

郭解沉着得很:“杀了什么人?”

“死了两个喝醉酒的。可李畏虎说,不是他杀的!”

东方朔与卫青又递了个眼色。郭解此时便有所觉察。

郭解说:“快把他带进来!”

“是!”

壮汉马上领着一个被缚起来的黑大汉走了进来,不用说,那人便是李畏虎。他的身后, 还跟着两个壮汉。

李畏虎见到郭解,怯生生地叫了声:“师傅!”

郭解生气地说:“你还有我这个师傅?好汉做事好汉当,为什么逃走?”

李畏虎低声说:“师傅,人不是我杀的!”

“那你说清楚,是谁杀的?”

“师傅,那个金吾子,小时就住在槐里,与徒儿幼年相识。后来皇上把他们的家搬到了 长安。金吾子知道我是您的徒弟,就要我推荐他来拜您为师。我说你的武艺太差,要学一阵 子大侠才能要你。他就要先拜我为师。”

“那你们怎么杀起了人来?”

李畏虎说:“他请我在酒楼喝酒,遇上两个醉汉耍酒疯,找人打架。我本来是想捉住他 们,教训一下,不料那金吾子,拔出剑来,就把他们杀了!”

郭解问:“你没跟他讲过,我郭解门徒的规矩,不管是谁,无故杀人,都要偿命的么?”

李畏虎辩解道:“师傅,我给他说了。可是他说,他是当今皇上的外甥,杀了人也没事!”

郭解向东方朔和卫青看了一眼,冷笑一声:“那你为什么不作人证,自己跑了回来?”

李畏虎:“当时官府前来捉人,金吾子赶着我快走,说我走了,他就没事。”

郭解怒道:“你知道你这么做,犯了哪条门规么?”

“犯事逃脱,赶出师门。如有命案,自己了断。”

“那你还来这儿干什么?”

李畏虎哭道:“师傅,徒儿不知应当如何了断啊!”

东方朔和卫青此刻全然明白。东方朔站起身来,对郭解说:“郭大侠,我们也是为此而 来,令徒所言,不像有假。”

“二位大人前来,也是为了此事?”

“正是。那金吾子正是皇姐修成君之子。”

郭解冷笑道:“皇上把他放了,不就完了?”

东方朔正色地说:“郭大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郭解有何不对?”

东方朔严肃地说:“郭大侠,你以为你管辖门人甚严,当今的皇上就会放纵皇亲么?”

郭解不以为然地说:“难道皇上会治他外甥的罪?”

卫青插言:“正是。皇上已将金吾子打进死牢,让我二人前来提取另一案犯,如证实那 二人果系金吾子所杀,金吾子必须偿命。”

郭解摇摇头:“皇上那是做个样子,给你们看看罢了。如今他让你二人来求情,让我的 徒儿把罪担戴了,金吾子也就解脱了。是吧?”

东方朔笑了:“郭大侠,没想到你也有失算的时候。”

郭解疑惑地问:“我说的不对?”

东方朔摇摇头:“一点都不对。金吾子被抓之后,将所有罪过,一人承担,矢口不言有 人与他同谋。是我东方朔再审,他才交待李畏虎将人打倒。而杀人之过,还是他一人承担。”

郭解惊奇地说:“如此说来,皇亲国戚中,也有侠义之举?”

东方朔也冷笑一声:“大侠,看人不能按自己的猜度,如今的皇上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李畏虎听到这儿,急忙叫道:“师傅,金吾子有情有意,相比之下,徒儿自惭形秽。让 徒儿前去认了杀人之罪,换上金吾子一命吧!”

郭解听后,不置可否。他看了看东方朔和卫青:“二位大人,你们以为如何?”

卫青却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李畏虎只是将人打倒,并无杀害之意,法不当诛。”

李畏虎却大叫:“大人!李畏虎一介草民,命不值钱,让我认了杀人之罪,换取金吾子 一命。

他活着比我值,他要是死了,我活着也没意思啊!”

东方朔却不让他说下去:“胡说!他的命怎么会比你的命值钱?父母所赐,人所相同, 没有贵贱!”

郭解沉吟一会儿,眼睛一亮。“二位大人,郭解想带此狂徒,一同前往长安,见过皇上, 由皇上做主,你们以为如何?”

东方朔想了一下,他知道,郭解是想亲眼看看,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应声答道:“ 那好,我们这就一同前往,去见识见识!”

卫青却忘不了另一件事:“郭大侠,郭夫人!小弟想将霍光领去,与霍去病做兄弟相伴, 不知二位同意否?”

霍云儿笑道:“他早就嚷嚷,要找去病哥哥去。让他学点武艺,见见世面,会更好呢!”

霍光高兴地跳了起来。

郭解也点了点头。

长安城中。义纵的县衙已变成府衙。今天这里更为严肃,因为那一重大命案的二名嫌犯 全部到案,义纵要与东方朔同堂会审。

武帝也来到长安府衙,他坐在最后最高的地方,左边站着张汤,右边站着杨得意。

义纵和东方朔一人一个大案子,并成一排在武帝前面,面对正庭。和东方朔的英气比起 来,义纵满面凶气,二人倒是一对好搭档。

金吾子和李畏虎双双被缚,跪于堂下。金不换和俗女坐在靠近儿子的一边,卫青立于金 吾子之后,郭解则站在李畏虎身后。

义纵一拍惊堂木,抢先发问:“大胆狂徒,竟敢在长安城中,纵酒杀人。快快从实招来!”

李畏虎抢先说话:“大人,那二人实为我李畏虎所杀,与金吾子无关。”

武帝和义纵都大吃一惊,郭解的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

义纵心想,要真的全是你杀的,我前天的案子不就是审错了?我还当什么“执金吾”, 应让金吾子执了我,生吞活剥了罢!他急忙问道:“啊?是你杀的?金吾子,前天你不是供 认了吗,说是你杀的?”

金吾子却也坚持:“就是我杀的,义纵,你有种就杀了老子!”他还是要加上一句骂义 纵的话。

李畏虎却争辩:“金吾子,人是我杀的,与你无关!”

金吾子当仁不让:“是我杀的,我不耍赖,看你义纵,能把我怎么样!”

义纵不知往下怎么进行为好,他张口结舌地说:“这……这……东方大人,这里面好像 有文章啊!”

东方朔乐了。“有文章好哇,你这个执金吾,不能光叫唤,也得读一读文章啊?”

义纵再次大拍惊堂木:“你们两个,可曾知道,欺瞒官府,要罪加一等啊!”

在李畏虎面前,金吾子当然不买账:“义纵,就是老子杀的,你怎么不信了?你害怕啦?”

李畏虎急了:“不,人是我杀的,我来偿命!”

义纵想了半日,觉得难办。他转过脸来,看到东方朔在乐,心想,我没办法,难道你就 有办法?于是他向东方朔说道:“东方大人,依我之见,他们两个合谋杀人,这两个都有死 罪,一并问斩。你看呢?”

东方摇摇头,不作回答。

金吾子却大骂:“义纵,就是老子杀的,与李畏虎无关,有种你就杀了我,不要滥杀无 辜!”

李畏虎也叫唤:“人是我杀的,我一个偿命就够了!”

义纵左顾右盼,只好将惊堂木往中间一推:“东方大人,我审不了啦,请您露一手吧。”

东方朔问:“你真的审不了啦?”

“下官真的审不了。请大人见教。”

东方朔却说:“你审的时候,我可没吭声。那我审的时候,也不许你吭声。不然,你就 下去,一边站着。”

义纵连声答应:“当然,当然。皇上在此,我还怕你不公?”

东方朔一拍惊堂木:“好!李畏虎,你说人是你杀的,怎么你的剑上没有血,血却在金 吾子的剑上?”

李畏虎支支吾吾:“我……我……,我是用金吾子的剑来杀的!”

东方朔紧紧追问:“那你杀了人,为何要逃?”

“我害怕出事,不敢偿命,所以逃走。”

“那么,你现在怎么又不怕了?”

李畏虎呆了。他想了一想,只好实说:“罪犯逃走之后,才想到我师教诲和门规不容。”

听到这里,武帝不由地一惊,他瞪眼看了郭解一眼,郭解岿然不动,眉目中藏有深意。

东方朔语势逼人:“那你就应该自动投案自首,为什么要你师傅带来?”

李畏虎张口结舌:“这……,这个。”

东方朔不再问他,转过头来问金吾子。“金吾子,你说,这里有人能杀你吗?”

金吾子没想到他问的不是案情,而是这个。他想了想,答道:“有。”

“谁能杀你?”

“皇上。”

东方朔紧逼:“难道我就不能杀你?”

金吾子答道:“能。可东方大人看着我长大,不会忍心。”

“胡说!你目中无法,滥杀无辜,还仗势欺人,口吐狂言,谩骂朝廷命官,你知道这些 该当何罪么?”

金吾子无所谓:“大不了一死。”

“你以为死就这么痛快?”

金吾子不再逞英豪了,却换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割下头来,碗大的疤。”

“混账!”东方朔骂道:“你父母和亲人,养了你这么多年,难道就想看到你脖子上有 碗大的疤?”

金吾子无言以对:“这……”

“那么你快说,人是不是你杀死的?”

金吾子没想到,东方朔会这么问。是让自己改口呢?还是硬扛下去?是皇上的旨意?还 是东方大人的意思?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义纵却不干了,这不明摆着,是让金吾子翻供么?他沉不住气了,叫道:“东方大人, 你这是诱他翻供!”

东方朔转过脸来:“义大人,他还没翻供,你怎么就知道呢?说好了,你吭了声,就要 离开,给我下去!”

义纵尴尬透顶:“这……”他像犯人一样,低着头,离开大案,到下边去旁观。庭中众 人大笑,武帝也乐了一下。

东方朔走下台来,来到金吾子的面前,双目紧紧盯着金吾子,里面射出一道寒光。“金 吾子,你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多次劝你,要读点书,不要游手好闲,出了事,你爹保不 了你,我也保不了你,皇上也不会保你。”他停顿一下,仿佛是留点时间,让皇上好好琢磨 一下他的最后一句话。他用一副寒光,盯紧了金吾子,大叫:“对我说,人是你杀的,还是 他杀的?”

金吾子看着东方朔的眼睛,身体冷得发抖。他知道东方朔是什么意思,东方朔不让他说 假话。他只好说:“是侄儿一时性起,就……”话没说完,他大哭起来。

东方朔仍然大声逼问:“说,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金吾子说不出话,嚎啕大哭。

东方朔不再问了。他走上案台,转身向后,严肃地,低声地对武帝说:“皇上,臣审理 完毕,臣向皇上贺喜啦。”

武帝心里明白,这人是金吾子所杀无疑了,正思索着,看东方朔怎么收场?没想到东方 朔向自己贺喜。他吃了一惊:“贺喜?喜从何来?”

东方朔依然坚持:“今有二喜,一小一大。”

“那你说,小喜是什么?”

东方朔低声说:“皇上可以只杀李畏虎,保全金吾子,让他回家与父母共享天伦之乐, 这不是小喜么?”

武帝一愣,我怎么能这样做?今后我还怎么要求张汤、义纵等臣子秉公执法?想到这儿, 他悄悄地问:“那大喜呢?”

东方朔也悄悄地说:“大喜就是杀了金吾子。”

“啊?你!杀了我外甥,还是大喜?!”武帝的声音大了起来。

东方朔压低声音说:“皇上,臣是看着金吾子长大的,难道就不心痛?可是,如果皇上 能大义灭亲,将他正法,那么天下人心臣服,臣就看到了千古一帝的风范。所以,臣为修成 君而心痛,却为皇上和我大汉道喜!”

武帝点了点头。他慢慢站起,神色严峻地走了下来,走到大堂中间。他看了看金吾子, 又看了看郭解。郭解对武帝拱手,作了一揖。

武帝点点头:“郭解,郭大侠。”

郭解双目直视武帝:“草民在。”

武帝一针见血:“你把李畏虎送来,是想让他代金吾子一死?”

郭解从容答道:“义纵和东方大人已经审毕,是谁的罪过,众人都已明白,只凭皇上发 落。”

武帝大笑:“哈哈哈哈!你想看我笑话。我要是把金吾子给保了下来,就等于永远欠着 你的情。”

“草民没想这么多。”

武帝怒道:“谁也不要小看朕!朕不是那种为了一个皇亲国戚,就置国家法度于不顾, 置社稷大业于脑后的昏君!”

郭解不卑不亢:“皇上圣明。”

武帝急剧转身,高声叫道:“义纵!”

义纵正在那儿不知所措,此时好像得到一根救命稻草,忙答应:“臣在!”

武帝说:“将那金吾子,于明日午时三刻,拉到午门斩首!”

义纵也吃了一惊,但马上答道:“臣遵旨!”

俗女和金不换一听,一个昏了过去,一个伏地而哭。

武帝听了东方朔的这番话,不禁眉头紧锁起来。他知道,杀掉一个金吾子,不是件一句 话的事情,可是一想到沦落民间多年、受尽苦难的姐姐,想到把这唯一的儿子视作生命、当 成老年依靠的姐姐、姐夫,武帝的心,不能不痛。

武帝又看了东方朔一眼,心里在想:东方朔啊东方朔,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东方朔的眼睛也紧盯着武帝,看到武帝那紧锁着的眉头,东方朔的目光移开了,从武帝 的脸上移到郭解的身上。

武帝循着东方朔的目光,再看那郭解,只见个子不高的郭大侠却高高地昂起头来,面上 露出一丝嘲笑的目光。

武帝陡然想起当年初见郭解的时候。那时司马迁怎么说的?对了,原来郭解也有一个外 甥,是郭解姐姐的独生子,名叫什么汤仲。那汤仲娇生惯养,不务正业,终日游手好闲。一 日与人斗殴,将人杀死。他自仗舅舅是郭大侠,不到官府自首,反而躲起来了。郭大侠得知 此事,将其外甥亲自捉拿归案,为那人偿命,方为完事。后来张汤对武帝说,郭解让汤仲为 人偿命之后,声誉顿时四起。很显然,今天的郭解送来了徒弟,是想看看我刘彻是否能够秉 公断案,是否也能大义灭亲!要是朕让李畏虎代他偿命,朕还不让郭解嘲笑一辈子?朕在郭 解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怎能再去用他?想到这儿,他又看了看东方朔。东方朔也在用他的 神色告诉武帝,能不能降伏郭解,就在今朝!这个时候,武帝心中突然升起一阵子快意。他 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金吾子,远远要比郭解的外甥强得多。那个汤仲,杀了人就会潜逃,哪 儿像什么大侠的外甥?看看朕的外甥吧,好汉做事好汉当,竟然毫不回避!好啊,金吾子, 既然你不怕死,那舅舅为了天下大计,就成全你了!姐姐,姐夫,朕对不起你们了!

想到这儿,武帝神情自若地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站起,神情严峻地走了下来,走到大堂 中间。

武帝看了看金吾子,然后又看了看郭解和李畏虎。

郭解对武帝拱了拱手,又是一揖。

武帝没有理他,却叫道:“东方朔!”

东方朔走上前来:“臣在。”

武帝对他说:“明日午时二刻,你将所有皇室亲戚,在长安的侯爵,宰相及三品以上朝 官的家人子弟,全部带到午门之外,观看金吾子问斩!”

金吾子这时才明白,自己真的没救了。他哭叫道:“东方大人!您救我一救吧!”

东方朔走上前来,同情地说:“金吾子,这几年,我看着你长大,你以为我想看着你去 死?不想死,那你就别犯死罪啊!这回,你是为了汉家的大律,为了那么多皇室贵胄,去死 一回吧,这一死,比原来值多啦!”

金吾子昏倒在地。刚醒过来的俗女和金不换大声哭叫,抱作一团。武帝不忍,又怕姐姐 前来纠缠,便要从后门回宫。

义纵却紧跟着追了出来:“皇上,这李畏虎,如何发落?”

武帝叹了口气:“他愿替金吾子去死,还算有点义气。让他随他师傅郭大侠走吧。”

义纵不解:“这……”

郭解这时也跟了出来,身后跟着他的徒弟李畏虎。郭解来到武帝面前,突然“扑通”一 跪。这是他第一次向皇上下跪,也可能是平生第一次向父母之外的人下跪。

武帝看他跪下,心中快意了许多:“嗯?”

郭解坦诚地说:“皇上,郭解今日方知,东方大人称皇上为圣君明主,其言不虚。郭解 愿从圣主之命,随卫青将军出击匈奴!”

李畏虎捡了一条命,自当报效,便说:“皇上!奴才这条命,是皇上给的,奴才愿随我 师,效命疆场,死而无憾!”

武帝好像早已料到此事,于是开怀大笑,笑出了泪水。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之骄子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