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之骄子》第07章 朔方城


渭水之滨,武帝送大军出征之处。点将台被妆成受降台,彩旗飘飘,军乐阵阵,威武雄 壮。已过而立之年的武帝刘彻,端坐高台之上,心中快意程度,远非他人能料。他微微闭目, 向北遥望,只见万里无云,寰宇静氛。天地之间,蕴气升腾,散而复集,成一“武”字,立 于其间,一会儿,那“武”字又变,变作硕大无比的一个“帝”字,在漫空中翱翔,前不见 古人,后也无来者。只见一条青龙,随其左右,环护有加,时隐时现。武帝一惊,好似在哪 儿见过此景,于是急忙定睛细看,哪里还有人影?

回身四顾,只有东方朔一人,半坐在不远之处,斟酌受降书上的文字。而丞相公孙弘、 廷尉张汤和主父偃,还有太史公司马谈,小将军霍去病等,正在台的一角,向北方眺望。霍 去病这段时间一直躲着武帝,他还为不让他去战场而耍孩子气呢。

鼓乐齐鸣,卫青与苏建、郭解等人率得胜之师来到。长安市民,几乎是倾城而动,受降 台前的大道两边,直到渭水两岸,都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在稍近之处,武帝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自己的姐姐,平阳公主。她今天穿得很漂 亮,怀中还抱着刚几个月的儿子!武帝不由地想起卫子夫和他的儿子刘据。刚才车驾出门时, 自己还想把刘据和卫子夫都带上,无奈卫子夫不肯,说圣母皇太后身体欠佳,一天都离不开 孙子,这样武帝才作罢。

卫青等人向台前走来,武帝见到平阳公主走到人群前面,将孩子高高举起。卫青转目而 视,对平阳公主一笑,然后再也不转头,径向武帝的高台走来。

武帝心中对卫青的敬重,更加了一层。

卫青等人来到台前,向武帝跪下,三次叩首:“臣卫青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郭解也和众将领一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汉武帝高声说:“众爱卿劳苦功高,快快请起!”

卫青起身,向前一步说:“托皇上齐天洪福,此次出兵,所向披靡,匈奴右贤王十万军 马,全部为我汉军所灭;匈奴单于之太子于单,率众二万,归降我朝。大河以南千里沃土, 从今而后,再归我朝!”

武帝大声叫好。“卫爱卿,你们劳苦功高,朕将大宴五日,好好犒劳!”

卫青:“臣等谢皇上!”

武帝见人群中尚无匈奴人马,便急问:“卫爱卿,那匈奴太子于单呢?他现在何处?”

卫青说:“于单率其部落二万余人,水土不服,行动迟缓,臣命他三天之后,再到长安, 臣等先来复命。”

武帝点头称是:“好的,你办事,朕放心。哎──,朕听东方爱卿说,老单于已经死了, 有个叫什么‘一只鞋’的即了位。是吗?”

卫青知道,这肯定皇上与东方朔在拿匈奴人开玩笑,于是正经地说:“皇上,继匈奴单 于之位的是叫伊稚斜,他原是丞相,是军臣单于的弟弟。”

武帝不高兴地对东方朔说:“东方爱卿,匈奴单于明明是叫‘伊稚斜’,可你怎么告诉 朕说他叫‘一只鞋’呢?另一只鞋呢,难道被你给窃走了?”

众人大笑。东方朔说:“皇上,据臣所知,匈奴丞相迫不及待,生怕太子回来,即了单 于之位,于是只穿一只鞋子,就登了王位,所以他就叫做‘一只鞋’嘛。”

武帝大笑:“说得好。有朝一日,朕要带着你,亲自踏平匈奴,看看那个老东西,倒底 是一只鞋,还是光着脚!”

众人大笑起来,气氛热烈且隆重。

武帝说道:“卫爱卿,你功高盖世,虽韩信周勃也不过如此。朕命你为汉大将军,加封 长平侯,增添食邑三千八百户。”

卫青说:“皇上!臣已食邑八千,再加两千,为万户侯足矣,臣不要如此之多!”

“爱卿不必推辞。大将军之位,就是要在丞相及百官之上。朕还要封你的儿子卫伉为国 望侯!”

卫青一惊:“臣谢皇上隆恩,只是小儿尚在襁褓之中,不宜封侯啊。”

武帝说道:“你有惊世之功,朕便有惊世之封!不必推辞了。苏建、李沮,杀敌有功, 苏建为岸头侯,朕封李沮平陵侯,各食邑三千户。”

苏建跪拜:“臣代李沮将军一并谢皇上隆恩!”

武帝又看了看已有老态的公孙贺,虽然无大功,可他也不容易,又是自已的连襟。于是 说:“公孙贺加封河曲侯,增加食邑两千户。”

公孙贺:“臣谢皇上隆恩!”

武帝再看一眼郭解,想起他刚才给自己跪下的情景,心中一阵激动。他说道:“郭解杀 敌有功,还帮于单铲除顽凶,功高过人。朕封你为高阙侯,食邑五千户。”

郭解跪拜道:“郭解谢皇上隆恩。只是,郭解有一请求,请皇上应允。”

武帝见郭有求于己,更加高兴:“说吧。”

郭解道:“皇上,飞将军李广,英勇无敌,匈奴闻之胆寒。前次误落敌手,以智逃脱。 臣之功劳和名声,远不能和李广将军相比。臣请陛下以此高阙侯之位,封给李广将军,臣散 漫江湖,不要此侯更好。”

武帝有点不太高兴。“郭解,朕的封赐,必有原由。没有战功,不要说是李广将军,就 是卫青,也不能封赏;立了军功,不愿受封,朕也不容。李广将军之事,朕自待其立功之后 再封;你可速速取来家小,到长安安居!”

郭解说:“陛下,郭解……”

东方朔怕郭解再争下去,惹怒皇上,忙上去阻拦道:“郭解将军,郭大侠,皇上的封赏, 可是万万不能辞的。”

郭解想了一下,点点头:“郭解遵命。”

武帝也不计较,高声道:“传朕旨意,此次凡随卫大将军出击匈奴者,概升一级;士兵 每人赏钱百缗!校尉以上,每人赏钱千缗;将军以上,每人赏万钱!”

东方朔小声说:“皇上,二十万大军,这一赏,可就是数百万,上千万啊!”

武帝道:“就是万万,朕也要赏!张汤,有那么多钱吗?”

张汤急忙应承:“皇上放心,府库里钱多的是。”

武帝放心地说:“众位爱卿,你们说说,如何安置匈奴太子和两万降者呢?”

众人面面相觑,无人马上回答。正在此时,主父偃走了出来,向武帝一躬:“皇上,臣 主父偃,有一计策。”

武帝点点头:“噢?主父偃,你运送粮草有功,朕先给你加官一级。”

“臣主父偃谢皇上隆恩。”

“那你说,朕该怎样安置匈奴太子于单?”

主父偃侃侃而谈:“皇上,臣以为,匈奴引以为荣的,就是有马。我大汉不仅有马,还 有车。为扬我大汉之威,皇上应调集车马到长安,最好能集齐两万辆,让每一个降兵都乘坐 一辆马车,接受皇上的接见,岂不是扬我国威,让匈奴人臣服不已?”

武帝一听,觉得甚好。“匈奴马强,但是最怕大汉的车,尤其是卫爱卿的武刚车!就按 你说的办,张汤,此事由你和主父偃安排,调集二万辆车,每车载上一个,朕要接见!”

张汤和主父偃齐声说:“臣遵旨。”

此时东方朔走了出来。“慢!皇上,臣有话要说!”

主父偃知道东方朔不会赞同,便搬出了他们的约定。“东方大人,你忘记了你对小弟的 承诺了吗?我们可是击掌为誓的啊!”

东方朔脖子一挺:“杀头为誓,也不行!我非说不可!”

武帝不知他们的誓约,说道:“东方爱卿,你有什么看法?说吧!”

东方朔看也不看主父偃,径问武帝:“皇上,这长安城中,连同卫青将军带回的战车, 也不过万辆。可主父偃他说,要集两万车马,到哪儿去弄来?临时制造?三天也来不及啊!”

主父偃却说:“东方大人,你别忘了,长安城,有万户人家啊!”

“万户人家,也没有一万辆车!”

主父偃争道:“长安没有,还有郊县啊!张汤大人,您对长安郊县最熟了,你说,有吗?” 张汤忙给主父偃解围:“启禀皇上,长安城和四周郊县,弄一万辆车,绝无问题!”

东方朔面带怒容,说:“你们两个,为了在匈奴降臣面前要面子,居然要长安百姓,受 其骚扰,难道你们非要弄得民不聊生吗?”

武帝一听这话,脸上有些挂不住,要面子,还不是朕要面子吗?受了匈奴这么多年的欺 凌,好不容易大败他们,多长点面子有何不好?想到这里,他叱道:“胡说!朕收回失地, 是件举国欢庆的事情,老百姓出个车,出点力,那是应该的,怎么能叫‘民不聊生?’”

东方朔耐心地说:“皇上,请您想一想,那老百姓家的车,有大有小,有好有坏;有牛 车,也有驴车。这一万辆,就是弄到了,能用吗?就是用了,能好看吗?”

主父偃却说:“有车就行了。拉车的马,用军马来拉就行!车有大小,匈奴降兵和家属, 也是有大有小,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正好配套啊!”

武帝一听更乐:“哈哈哈哈!主父偃这话,朕爱听!就这么办,东方爱卿,你就别争啦!”

东方朔无奈,只好暂停争论。可主父偃却不依不饶:“皇上!东方朔与臣曾经击掌为誓, 他如今违誓了,请皇上做主!判罚他!”

武帝一惊:“噢?你们有誓约在先?东方朔违约了?好啊,东方朔。来,朕给你们做主!”

主父偃开始告状:“皇上,这次大军出征之时,臣生病了。东方朔大人来看臣。”

武帝点点头:“是啊!听说你的病只有他才能看好,是朕让他看的呀!”

“皇上,东方朔医术高明,手到病除,小人感激不尽。”

“那就是了,还定什么誓约呢?”

主父偃高声道:“我们两个好啊!小人请东方大人在皇上面前,让小人三次。小人献策, 他不得阻拦。东方大人要是做到了,小人便将小女许配给他的长子为妻。”

听到这话,武帝来了兴致。“东方爱卿,值啊!三次不张口,就换来个儿媳妇!”

东方朔见他连自己骗人的事儿都好意思往外说,于是指着主父偃的鼻子,斥责地说:“ 主父偃,这种事情,你也能说得出口?”

主父偃却不以为然:“哎──,皇上面前,有什么不能说的?东方大人,我们当时击掌 为誓,难道你忘了?”

武帝问:“有这回事吗?你们击掌为誓了吗?”

东方朔无奈地说:“是的,臣与他击了掌。”

武帝笑道:“那你今天就违约了,认罚呗。主父偃,你们当时说,是怎么罚呢?”

主父偃乐了:“罚得很轻,就是以后我再给皇上您献策时,他三次不准说话,只能当哑 巴!”

武帝拍一下案子:“好!这个罚法好!东方爱卿,想得到儿媳妇,就闭上三次嘴吧。”

东方朔叫到:“皇上,像今天这种害民的主意,臣是不能不说的!”

武帝却不同意:“害民的主意?朕看来,是利国的主意!难道就只有你,才能给朕出好 主意?

东方爱卿,你就再闭嘴三次吧!朕今天才知道,你也有被人算计的时候。好在你们已是 儿女亲家,没有外人,朕早就想看看,主父偃的主意,能不能和你东方朔一比高低呢!”

东方朔摇头叹气,主父偃则兴高采烈。

长安郊区,杜县境内。两个官兵正在逼迫老百姓献出自己的车来。一个瘦高个子的老人 不愿交出车,正与官兵讲理。老人身边带着一个小女孩,约七八岁,眼睛大大的,瞪着向众 人看。瘦老人说:“老爷,小人家中就这一辆车,拉炭运粮,全靠它啦。你们不能弄走啊。”

那个胖一些的官兵说:“你这老东西,又不是白白地要你的,不是给你十串钱啦吗?”

瘦老人哀求:“老爷,十串钱,只能买到两个车轱辘啊!”

胖官兵叫道:“嗬,你倒给老爷我算起账啦。皇上派兵打败了匈奴,你还不捐献一点?”

“老爷,小人实在没有办法,一家人还要吃饭呢!”

旁边那个瘦一些的官兵早就不耐烦了,嚷道:“去你的!老子要是弄不来车,老子的饭 碗也没了!给你钱,是好的!再嚷嚷,张大人来了,你得进监狱!”

老人往车上一躺,叫道:“你们不能这样!我的儿子也是你们军队里,好歹我也是个免 征赋税的,你们不能征我家的车!”

胖官兵有点不忍。“你儿子也在军队里?在哪位将军的帐下?”

老人起身答道:“老夫就一个儿子,在苏建苏将军的帐下三年了,念着他和你们一样出 生入死,你们也不能让我没法过日子啊!”说着,他的眼里流出了泪水。

那小姑娘听到这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不料那个瘦子却不依不饶:“张大人让我们征车,可没说军属就不征!再征不着,我们 没法交待,你能帮我们吗?”说完,他就上来抢车。

老人护在车上,死死地拉住。小女孩停止了哭泣,帮助爷爷看住车。

那瘦子一手拉过车把,另一只手拉住老人的胳膊,大叫一声:“去你的吧!”将老人推 出好远。

正好此时郭解带着云儿及家人驱车过来,见此情景,便命家人将车停下。

那瘦高老人又扑回来,拼命叫嚷:“你们这些畜牲!进监狱就进监狱!我的儿子回不来 了,媳妇也走了,只剩下我和孙女。今天我就拿这条老命,跟你们拼了!”说完,他一下子 扑上去,却被胖子挡住。

那小姑娘见状,对准那瘦子拿车的左手,狠狠地咬了一下。 瘦子官兵惨叫一声,将车放下,一边拼命地甩着滴血的左手,一边举起右手中的马鞭,对着 女孩,便打了下去。

突然一只剑伸过来,马鞭顿时断为两截。

瘦子官兵举着光光的鞭杆子,大惊。“咦?这鞭怎么飞了?”

他转过身来,看到郭解。“你是谁?吃饱了撑的,敢管朝廷的事?要是张大人知道了, 你还要命吗?”

郭解不管他什么张大人李大人的,怒斥道:“你们为了在匈奴降寇面前摆阔气,如此鱼 肉长安乡民,太过分了!”

胖子官兵说:“哎,哎,你知道你姓什么吗?敢管张大人的事?”

郭解怒道:“我姓郭,叫郭解!天王老子的事,我都要管!”

胖子官兵大吃一惊:“啊!是郭大侠?”他连忙跪下,磕了一个响头。这还不算,又拉 着那个瘦的也跪下。“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大侠饶命!”

郭解依然生气:“哼,说!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胖官兵诉苦道:“大侠,大家都这么做。我这算是好的,把钱还给了老儿一点,许多人 一个子儿不给,车也弄走了!”

“你给我直说,你们张大人要你征车,每辆车给多少钱?”

“每辆车二十串钱。”

“什么?二十串?买半个车都不够,你们还要扣掉一半?”

胖官兵又磕头:“大侠饶命!小人把钱全拿出来。”

郭解愤怒地说:“拿出来也不行!这个老人的车,不许你动!告诉张汤,就说被我郭解 弄走了!”

两个官兵一齐说:“小人遵命,小人再想办法。”

郭解坚持道:“不许再想办法,不许欺压百姓!必须对你们张大人这么说!现在就回去, 向张汤报告!”

一瘦一胖两个官兵急忙溜走。那瘦高老人从地下爬下来,拉着自己的小孙女,一边作揖, 一边谢道:“郭大侠,小民谢谢您的大恩大德啊。”

郭解急忙扶起他:“老人家,请起吧。这镇子上的车,全让他们征走了吗?”

“是的,大侠,全让官兵弄走了,小老儿昨天将车藏起来,今天以为官兵走了,没事了, 就要去拉柴草。没想到,刚刚出门,就被他们拦住了。”

郭解扔下几串钱给他,劝解道:“老人家,这点钱,算是我替你儿子,孝敬你的,也养 养这孩子。这几天你别出门啦,等过了初八,再说吧。”

瘦高老人连声道:“谢谢大侠,恩人哪!”他又拉过小孙女:“显儿,快给恩人磕头!”

那个叫“显儿”的女孩急忙跪下,但她没有磕头,却将目光紧紧地盯着云儿。车远远地 去了,她仍瞪着大眼睛看。

郭解扬鞭而去,再也不回头。车上的霍云儿挺着大肚子,却把眼睛回放在那孩子身上。 那一双大眼睛,里面有多少期待和盼望啊!云儿眼睛湿润了。她对郭解说:“夫君,你救了 这个老人和孩子,可长安那么多的人,你救得了吗?”

郭解点点头说:“是啊!一共要征集一万辆车。长安长安,万家不安哪。夫人,我无能 为力啊。”

霍云儿惊疑地问:“怎么皇上会让这么做?这害民之举,东方大人怎么不拦一下?”

郭解解释道:“夫人不知,东方大人也是无能为力啊!当今皇上,好大喜功。只要能满 足他个人心愿的,什么都做得出来;何况,他身边还有一帮小人呢。”

霍云儿担心地说:“如是这样,夫君,你这脾气,到了长安,如何忍受得了?”

郭解心想,还是夫人了解我啊。“是啊!夫人,郭解不想要这官爵,不想在长安与那帮 小人为伍。可是,如果不从,便是违抗君命,要被杀头的!”

“夫君,你这种行事方法,到了长安,还是不能为人所容的!”霍云儿提醒郭解。

郭解沉吟片刻,答道:“是的,夫人,我们到长安,就把皇上封的金印和赏的银钱还给 他,然后我们带上霍光,回家过自己的日子吧!”

霍云儿点了点头,她以为,这样可能会更好些。

远处一片烟尘,原来又是一个镇子,许多官兵在争夺老百姓的车子,老人妇女小孩,哭 个不停。郭解看在眼里,怒火欲喷;手按着剑,直想拔出。霍云儿按住他的手,祈求地看着 他,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郭解拍了一下车辕,长叹一声:“嗨!”摇首而去。

吃完午饭,武帝在建章宫中,欣赏着张汤送来的彩车。那些车有大有小,被各种纸张和 绸布扎得五颜六色,很是好看。武帝浏览一番,非常高兴。

“张爱卿,没想到,长安市民,家中有这么多的彩车?”

张汤说道:“皇上,长安小民都是托您的福,感恩戴德啊!一听说皇上要用车来阅兵和 装载匈奴降兵。纷纷将自己的车,献了出来!”

武帝有点激动:“有这样好的子民,是朕的福气啊。张爱卿,可不能白用百姓的车啊。”

“皇上放心,臣对每家献车的,都赏钱二十串,小民们感激不尽呢!”

“那好!那好!爱卿,听库府说,先帝积攒的钱粮,已经用得差不多了?”

“皇上,文景之世,所积钱粮甚多,可放在库中不用,钱串子都烂了,粮食也都发霉了。 不用也就糟蹋了。把它们用光,再弄新的入库,不是更好吗?”

武帝想了想,觉得张汤说的对。“爱卿,这钱和粮,也和朕封赏的官一样,要不断地更 替啊。”

张汤忙说:“皇上圣明!可是皇上,臣奉诏征车,却有人敢于拦截,还将征车的官兵打 了一顿呢。”

武帝不信:“啊?有这种大胆之徒?那你将他捉拿归案没有?”

张汤委屈地说:“微臣不敢。他可是个名声很大的侠士,长安小民,敬他快跟敬皇上您 差不多了。”

武帝一惊,心里明白了几分,但他还是强忍着愤怒,问道:“你说的是郭解?他又敢违 诏行事?”

张汤添油加醋地说:“可不是嘛。皇上,郭解始终按自己的主意行事,可没把皇上您的 诏令放在眼里啊。”

武帝气愤地说:“这个天不管、地不收的东西!明天就是朕接见匈奴降臣的日子,朕念 他是个人才,又刚刚立功,先饶他一码!”

“这……”。张汤没想到这位血气方刚的皇上,也有饶人的时候。自己准备了半天的话, 一下子全咽下,真有点不甘心。

武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张汤不敢再言语。

此时,杨得意上来。向武帝说:“皇上,主父偃求见。”

“让他进来。”

主父偃大惊小怪地说:“皇上,不好啦。”

“什么事?这等慌张?”

“皇上,郭解他,他,……”

武帝急了,刚刚放下他不说,又闹出了什么事?“郭解又怎么了?快说!”

“皇上,郭解他,将皇上封的高阙侯的金印,挂在皇上赐给他的侯府大堂之中,将皇上 所赏赐百万银钱,全部封存在堂上,带着家小,离长安而去!”

武帝气得一脚踢出,一辆小车翻了过去。

张汤趁机将刚才咽回去了的话,再吐出来:“皇上,郭解挂印封金,这是犯上作乱之举, 请皇上下诏诛之!”

武帝厉声叫道:“传朕旨意!”

杨得意只好答应:“是!”

武帝说:“命霍去病速速带上他的三千御林军,将郭解追回。愿意回来,不要动他;不 愿回来,拿他的头来见朕!”

杨得意大吃一惊:“这……。”

武帝见他迟疑,自己也担心霍去病年纪太小,办事不利索,便又说道:“再命东方朔, 持朕的宝剑,快马前往,务必截住,将人带回!”

杨得意这才点头答应:“是!”

杨得意已走,武帝还是不放心,又对张汤二人说:“再传卫青,让他在杜县周围布防, 务必不许郭解逃脱!”

张汤和主父偃高兴至极,连忙答道:“是!臣等遵旨!”

天色将晚,郭解骑着马,云儿和霍光则坐在二轮马车上,一家人急急地向杜县行进。

霍光心中总觉得不踏实,便说:“姐姐,姐夫这样挂印封金,皇上会以犯上作乱之罪, 惩治我们的啊。”

霍云儿也是心神不定,她嘴上却说:“嗨!别说了。你姐夫就是这样的人,眼里揉不进 沙子。弟弟,你想想,若是你姐夫在长安呆着,闹出个人命来,我们还是要遭罪的。走就走 吧,这样走了,我们心里踏实,说不定皇上也就不追究了。”

霍光摇了摇头。“姐姐,姐夫怎么不和东方大人和卫青将军商量一下?”

霍云儿反问:“要是商量,他们能让走吗?”

霍光没词了。是啊,正是东方大人和卫青将军,多次寻找并劝说他姐夫归顺朝廷的啊。 想着想着,突然一声号角,霍去病率三千御林军出现在面前。

郭解泰然自若地在马上欠了欠身子。“哦,原来是小将军。你这三千御林军,好威风啊。 是到上林苑中打猎?还是皇上让你前来,为郭某送行?

霍去病不好意思地说:“大侠休要取笑。小将只是奉皇上之命,请郭大侠回京。”

郭解反问道:“小将军,如果是你,开了弓,还想让箭回头吗?”

“这个……。”霍去病不是能言善辩之人,一时竟被郭解给难住了。他憋了半天,终于 找出一句话来:“大侠,我兄弟霍光他在哪里?”

郭解指了指车上:“呶,在那儿。连他都抓起来?”

霍去病连连摇头:“小将不敢。小将只是请大侠回京。霍光弟弟!”

霍光从车上跳出来,站到二人之间。

霍去病叫道:“霍光弟弟!你怎么也走啦?”

“我觉得姐姐姐夫,走得很有道理。”

霍去病坚持道:“弟弟!皇上的话,才是天大的道理啊!”

霍光摇了摇头。“哥哥,请你们让开一条路,让我们回去。”

霍去病却不听:“圣命不可违。弟弟,我把剑给你,要么你把哥哥杀死,冲过去;要么, 劝郭大侠回京!”

霍光却疑惑了。“哥哥,你做事,为什么总是要么是,要么不,为何不找第三条道儿?”

霍去病不管这些。“要么走,要么回,哥哥不知道什么第三条道儿!对啦,你可以闪开, 让哥哥与郭大侠决一死战!”

霍光一听这话,无奈地摇头。郭解也在摇头苦笑,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霍云儿挺着大肚子,要从车中下来,霍光连忙接住。

霍云儿向霍去病道:“去病兄弟,郭大人要陪我回老家生孩子,你也不放过么?”

霍去病马上作揖,说:“姐姐,那就请你回长安生吧!”

郭解有点生气:“去病,你果然要逼我动手?”

霍去病也向郭解一揖:“大侠,君命不可违。如你能取走我霍去病的命,去病就放了你!” 说完,他竟拔剑相向。

这时,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不要动手!”

众人让开一条道来,东方朔迅速出现在霍家兄弟面前。

郭解长揖致意:“东方大人,小弟不辞而别,多有歉意。”

东方朔问:“郭大侠,你知道这是抗旨么?”

“郭某不知道什么旨不旨,只要心里不舒服,就是死,也不愿忍受。”

东方朔摇了摇头:“大侠,那您说,如今我们是奉命呢?还是抗命?”

郭解直直地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东方朔劝说道:“郭大侠,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皇上征召长安车辆以显威风,是有不 妥之处。本人也持异议。可也不能因此,就离他而去啊!”

郭解不同意东方朔的看法。“东方大人,你口口声声称他是圣君。我要问你,残害民众, 算什么圣君?东方大人,小弟劝你,也多多珍重!”

东方朔不直面回答,只是说:“郭大侠,你若回京,皇上便会饶恕你的一切所作所为; 如果坚意要走,我们如何复命,尚是小事;皇上诏令天下,要拿你归案,你带着将要生产的 夫人,何处躲藏?”

郭解冷笑道:“东方大人,你以为小弟无处藏身?天下之大,他全管得了?郭解就让你 看看,他明诏之下,我照样会安然无恙!”

东方朔知道郭解的性子,可他还是劝道:“郭大侠,你向四周看看,你走得出吗?就算 这儿放了你,皇上还命卫青大将军在外等候。你如何走出包围?”

“这个……。”

霍光本来就觉得不妥,见此时郭解语塞,就说:“姐夫,我们是走,还是回京?”

郭解坚持道:“我郭解不能杀出重围,也是死我一个,你与你姐姐,与此无关,你们先 走……。”

霍光却说:“姐夫,为什么你也和去病哥哥一样,要么是,要么不?为什么不想想,有 没有第三条道儿?”

郭解不解:“什么第三条道?我们上天?入地?”

“姐夫,你何不请求东方大人,请他出条主意?”

郭解这才恍然大悟。对了,眼前就有智多星,自己还在想什么?郭解急忙跳下马,放下 刀,走到东方朔马前,又是长长一揖:“东方大人,郭某一生,从不求人。今日请大人指教。”

东方朔心想,这个小霍光,怎么又把事往我身上推?可郭解已经张口相求了,那又怎么 办呢?他自言自语地说:“嗨!这让我跟皇上怎么交待啊。”

沉思片刻之后,东方朔说道:“也罢,也罢!反正我东方朔这个肩膀,什么都得扛。大 侠,我放你走。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东方大人,只管说。”

“我要你把霍光留下。”

霍云儿问道:“东方大人,你留他,做什么?”

东方朔说:“大侠,夫人!霍光乃辅主安邦之干才。我将他留下,先帮助去病治军,将 来再帮皇上治国!”霍去病听了这话,眼中一亮。

霍云儿道:“弟弟,东方大人如此看重你,你就留下吧。”

“可是姐姐你……。”

郭解笑了。“霍光,你自己说的,你和我郭解,不是一路人。你姐姐有我照顾,你还不 放心?跟着东方大人走吧,你是个能找出第三条道的,多多保重!”

霍光向姐姐、姐夫半跪施礼:“姐姐,姐夫,你们保重。”

郭解轻还一揖,然后对东方朔深深鞠躬:“东方大人,多次承蒙担待,郭某铭记在心, 我们后会有期。”

“郭大侠,后会有期。”

长安城楼之上,今天异常热闹。武帝立于城门之上的正中间,公孙弘、张汤、主父偃等 文臣在左,卫青、公孙敖、苏建等武将在右。城下鱼贯而过的是匈奴降兵,他们分别乘着万 辆汉家彩车,由良马牵引而过。鼓乐齐鸣,汉兵齐吼,匈奴降卒仰面而视汉武帝,宛若仙人, 一个个都跪在车中,顶礼膜拜。

武帝也似天人俯瞰人间一样,乐得合不上嘴。他对公孙弘说:“哈哈!不这样,匈奴如 何知我大汉乃天国,繁盛富有,甲于天下?”

公孙弘还未开口,张汤抢过话来:“皇上,如此才能让匈奴太子于单知道,降我大汉, 才是正道啊。”

武帝点点头,又转向右,看看卫青。突然,他心有所动:“卫爱卿,昨天晚上,可曾将 郭解拦住?”

卫青起身一揖:“回皇上,臣在半道上,遇见东方大人,他说已将事情办妥。”

武帝点点头:“好,好,东方爱卿办妥就成。咦?东方朔呢?他怎么没来?”他向四周 环顾,不见东方朔的身影。

杨得意在身后答道:“启奏皇上,东方大人他说肚子有点不好,一会儿就到。”

门楼之下,车过无数。一些匈奴小孩子,也在车上,吃惊地看着热闹。长安百姓,围在 街边观看。有一年轻人,用手指点着一辆车子说,“那是我家的车!”话没说完,便有二卫 兵出现,将他带走。

最后,匈奴太子于单出现了。他乘车来到皇城之下,看到武帝在门楼上,便走下车来, 跪拜再三。

武帝道:“宣匈奴太子,上来见朕。”

杨得意高声叫道:“宣匈奴太子,降将于单,登楼觐见大汉皇上!”

三个高嗓门的传令兵,依次叫嚷,声音远播长安城四周,直到于单登上城楼。

于单有点形容憔悴,但精神却好了一些。他跪于城楼之上,说道:“降臣于单,叩见皇 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武帝微微颔首,故意问道:“于单,你身为匈奴太子,为何来降我大汉?”

于单说:“匈奴叛臣伊稚斜,乘吾父昏病之际,滋事弄权。而大汉将士,英勇无比,臣 不得不服,故来降汉。”

武帝一笑,接着问:“于单,你以为,我大汉与你匈奴,哪个强盛哇!”

“回皇上,若说二十年前,汉与匈奴,旗鼓相当。而今之际,匈奴如落日西下,而大汉 似旭日东升。臣今日得观汉家长安,富庶甲于天下;而陛下,恩加海内。因此,臣降大汉, 如河流归海,顺乎天意。”

一席话说得武帝龙颜大悦。“好!匈奴有此明智之太子,而不能继位,却被什么‘一只 鞋’弄权,难道不是上苍在成全我大汉么?于单,朕封你为涉安侯,食邑万户,永居长安!”

“降臣于单,叩谢皇上大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武帝想了一想,又说:“于单,你带来两万人马和你的臣民家属,朕的长安城,可不能 全部安置啊。”

于单叩首:“一切听从皇上安排。”

武帝转过头来:“众位爱卿,你们有何高见,尽管说来!”

众人面面相觑,无人吭声。此时东方朔姗姗来迟,刚上城门。

武帝问道:“东方爱卿,你怎么来迟了?”

东方朔指了指主父偃,又指了指自己的嘴,装作哑巴。

武帝更乐:“哈哈哈哈!东方爱卿,让你装哑巴,可是天下第一残忍的事啊。众位爱卿, 他是哑巴,轮到你们说话的时候了,怎么都不吭声呢?”

主父偃此时又跨前一步:“皇上,臣有本,不知可奏否。”

武帝点点头。“主父偃,东方朔都被你弄成哑巴了,你再不说话,谁还说哇。快讲吧。”

“皇上,河曲一带,在我北方千里之遥。土地肥沃,草盛马肥。大河于西边北上,折弯 返回,分明是上天之意,喻我大汉北上。秦时大将蒙恬,曾经以此为据点,南调粮草,北击 匈奴。而高祖灭秦后,未能据此而设防,实为一大憾事。今日卫青将军复夺河曲之地,实我 大汉北上之根基。臣以为,应在黄河最北之端,两河相套之要地,建造一座大城,除了屯有 重兵以外,可以安置十万民众,于此繁息。”

武帝问:“你是说,将于单所率之人,安排在此?”

主父偃摇摇头:“非也。于单所率二万人马,可在长安郊县安置,而将长安郊县,贫穷 或不安分的小民,迁其十万,到河套安家。这样,汉民与匈奴杂处而化之,而我北方又有重 镇,岂不是极好之事?”

武帝点点头:“说得好!就依你旨意!”

汲黯此时出列说话了。“皇上,此议不可啊!”

武帝一惊。他心想,这个汲黯,东方朔刚用自己的官位,把你给赎回来,你又要跟朕对 着干?

汲黯不等武帝发话,便据理力争:“皇上,主父偃此计,听起来既在北方有了重镇,又 同化了匈奴降汉之民。然而,皇上想过没有,建成此城,需要多大花费吗?”

“你说,要多大花费?”

“安置来降之民二万,新造大城又容十万之众;每人动用百钱,就是千万以上;皇上安 置他们,每人至少要赐钱百缗吧?那就是千万以上啊!而新的城池建造,远在千里之遥,大 兴土木,河套无物,要内地河漕运达,动用民众,恐要百万之多。皇上,臣恐此城耗尽国库, 也难完成啊!”

武帝恍然大悟:“是啊!荒远之域,平地起城,花钱不少啊。”

主父偃却说:“皇上,汲黯大人所算之账,正好多了一倍。臣的意思是,将长安周围十 万汉民迁走,所遗房屋,安置匈奴二万降臣,既是省钱省力之举,又让匈奴降臣心感皇上圣 德。而被安置的汉民,无端有了新居,岂不两全齐美?更重要的是,此城修好之后,皇上你 便可随时去城上检阅大军,接受匈奴更多的人马、更大的官员,匈奴单于本人,还有高丽, 鲜卑等等北方夷狄来降啊!”

听到这里,武帝张大了嘴,心情十分愉悦。他连连颔首:“是啊,是啊。”

汲黯质问道:“主父偃,汉民历来安居乐业,安土重迁。你让他们背井离乡,势必弄得 哀鸿遍野。你如此讨好匈奴,摧残汉民,用意何在?”

主父偃一时理屈词穷,答不上来。

朝上鸦雀无声。突然,一人用力地、有节奏地快速击掌。众人注目,乃东方朔。众人见 他动了手,便也学习他的方法,随之快速击起掌来。

主父偃已经面如猪肝,又被东方朔引众人掌声戏弄,怎不着急?他指着东方朔说:“东 方朔,你不能出声!”

东方朔以手指嘴,示意不说话,又到鼓边,以两手似击鼓状,有节奏地拍着。众人大乐, 也跟着“鼓”掌。

主父偃走到武帝跟前告状:“皇上,你看东方朔,带领朝臣击掌闹事。”

武帝说:“你们两个打赌,只说不让他讲话,可没说不让他击掌啊。”

“皇上,东方朔击掌搅乱朝堂,应该逐出啊。”

汲黯却叫道:“皇上!东方朔的意思是:他这样是以双手之声代替鼓声,不叫击掌,而 是鼓掌。朝堂之上,能不让鼓响吗?主父偃,你的计策于百姓有害无益,你自己心中有愧。 东方大人率众鼓掌,便是对你的计策的斥责!”

东方朔又高举双手鼓掌,众人跟着鼓掌。

武帝站了起来:“别再闹啦!主父偃之计,是助朕之大计。平民百姓,受了点损失,那 是小利。损小利而成大计,有何不可?张汤!”

张汤应声而出:“臣在。”

“朕只问你,如朕于河套之地建造新城,国库钱粮,能支持多久?”

张汤不说能支持多久,只是如此保证:“皇上,只要您想建此城,臣就保证,有足够的 钱粮来供应。”

武帝大悦。“好!众位爱卿,你们以为如何?”

东方朔走到公孙弘背后,用手去搔宰相公孙弘,示意让他说话。公孙弘忍不住,“哦” 出声来。

武帝笑了笑:“公孙丞相,你终于说话了。你的意思是……”

公孙弘说:“皇上,臣以为,这城可筑,也可不筑。”

“怎么个可筑,又可不筑?”

“说城可筑,主父偃已申明理由;说城不可筑,汲黯大人也已说明理由,最后,皇上你 说能修,本丞相就派人去修,您说不修,本丞相就不修。”

东方朔以手慢慢击掌,众人也跟着慢慢鼓掌,稀稀拉拉,“鼓”点不齐。众人接着大笑。

公孙弘却说:“皇上,您看,众人也为臣鼓掌呢。”

武帝怒也不是,笑也不是:“这是鼓你的倒掌!”

公孙弘却说:“皇上,有臣的倒掌,才有您的正掌啊。”

众人大笑,这下掌声剧烈起来。

武帝也甚为快乐:“哈哈哈哈!”仰天大笑。

于单此时开了口:“皇上,臣看陛下您在朝堂,争论起来慷慨激昂,说笑起来满堂掌声, 真是太有意思啦。”

武帝说:“还有一个没说话呢!他要张开了口,不是大笑,就是大闹,那才叫满城风雨 哪!”

于单佩服地说:“真是让降臣眼界大开。”

见到降臣如此敬佩,武帝更是高兴。“哈哈哈哈!好!朕意已决,按主父偃计策执行。 咦──,主父偃,你说,这城,叫什么名字为好呢?”

主父偃说:“皇上,臣已想好,城在我大汉的最北方,就叫朔方城好啦。”

武帝看了一眼东方朔,说:“好!你们不愧是朋友。好,就叫朔方,就叫朔方!哈哈哈 哈!”

东方朔迈前一步,手指主父偃,又指自己嘴巴,意思是反对叫这个名字。

武帝笑了。“哈哈哈哈!东方朔,朕建新的年号,叫元朔时,你反对,朕就给你平白无 故地长了一级;今天用了你的名字,还想再长一级?那不就和丞相平起平坐啦?不行!你今 天嘴不能说了,可你却率众鼓掌,还鼓了倒掌。朕今天是倒着用你的名字,也就要倒过来, 罚你降一级!”

东方朔以手快速击掌,众人也跟着鼓掌。接着满朝大笑。

武帝极为兴高采烈。“好啦!传朕旨意,在河套建朔方之城,调五万长安郊县之民新城 安置。此五万民居空出,安置匈奴降者。另有五万,从各地监狱囚犯中调出。朕于此际,大 赦天下。除有杀人命案在身和有不孝敬父母之罪者,不赦,其余人等,全部赦免无罪,重者 新城安置,轻者即日放回,与家人团聚!”

众大臣齐声高叫:“皇上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有东方朔,以鼓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意。

武帝接着说:“好啦!主父偃,你几番献策,甚合朕意。朕升你为太中大夫,官从二品, 比汲黯却高出一级来,不过比东方朔还差一级。趁他还在闭口的时候,你再为朕多出主意!, 争取连升四级!”

主父偃“扑通”跪倒,伏地便拜,口中说道:“皇上对臣子如此知遇,让臣数月之内, 连升三级,千古帝王接纳贤良,从未如此啊!臣主父偃愿为圣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东方朔听他说出“赴汤蹈火”四个字来,觉得很是不祥。再看身边的汲黯,见他也是怒 气未消。想他汲黯,终日苦苦劝谏,如今官不过三品,真想为他鸣冤!可自己又不能说话。 怎么办呢?作个手势,看这直筒子能不能看懂!

想到这儿,他便把汲黯拉到一边,自己用右手作出扇风状,然后又装着走到一边,取来 一抱东西,放在刚才扇风的上方,好像堆得很高;然后又指一指武帝。

武帝和众人看他在那儿和汲黯两个打哑迷,也都呆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东方朔见汲黯都未弄懂,气得摇了摇头,如法又炮制了一遍。这回汲黯果真懂了,果然 不再生气,反而大笑起来。

武帝和众人都未明白,便问:“汲爱卿,他这是什么意思?你笑什么?”

汲黯说:“皇上,东方朔这是给臣说,皇上您用人,就像烧柴火一样。先拿来的,压在 底边;后面来的,堆在上头,这叫后来居上,这种用人方法,可是皇上您的首创啊!”

这哪里是称赞?分明这两个合起来讽刺皇上将主父偃提升得太快,把原来的人全压在了 底边。这个比喻不仅贴切,而且得到在座绝大多数人的赞赏。不知是谁带的头,众人鼓起掌 来,掌声如雷,笑声一片。

在这种热烈的气氛中,武帝怎好生气?他看了一眼东方朔和汲黯,自己也跟着乐了。他 笑着说:“哈哈,东方爱卿,汲爱卿,你们还是朕的知音嘛!东方朔在他的竹简中,再三叮 嘱,要朕‘用人唯能’。朕曾问他,为何不说用人唯贤,而是用人唯能?东方爱卿,你当时 是给朕如何解释的?对了,你在这儿不能张口。那就让朕来学学!东方爱卿说:若论‘用人 唯贤’么,这可是谁在用人,谁的嘴就大。儒者有儒家的‘贤’法,道者有道家的‘贤’理。 马以善跑者为贤,牛以负重者为贤;猫以捕鼠者为贤,蝇以逐臭者为贤。狼视豺虎为贤良之 辈,狗视吃屎者为贤良之友;这个‘贤’字,悠悠万世,纠缠不清!用人唯贤,常常沦落为 ‘用人唯类’,非类我者不贤也,那就只有自己的儿子才类己,自己的亲人才类己!说来说 去,‘用人唯贤’,与‘用人唯亲’不就是一回事么?说法不一样,骗骗人罢了!所以东方 爱卿对朕说,看人主要看其能耐!能耐过人而不害人,便可大用;若要害人,便须以法治之! 何必在一个‘贤’字上绕弯子,愚弄世人,也弄昏了自己?东方爱卿,朕说的这些,是你的 原意吧?朕可没多加一点哟?”

东方朔心里想,皇上你真是好弟兄,好学生!可他不能说,只是一边点头,一边鼓掌。

众人今天首次听到“用人唯贤”与“用人唯能”的区别,个个都是茅塞大开。尤其是张 汤,他觉得武帝的话,东方朔的话,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于是他带头鼓起掌来,所有朝臣 都随之而动,一时掌声如雷。

武帝对着东方朔,坚定地说:“朕要用人唯能,就是要让后来者居上!”然后他转向众 人,“你们都听好了,东方朔和汲黯是在夸赞朕的用人,不讲资历,后来居上!你们今后谁 要是像主父偃那样勤于献策,朕也便把他放在最上头!”

东方朔觉得皇上真会转舵,不禁点了点头。可是他觉得这还不够过瘾,于是便跑到主父 偃的身后,右手在他的屁股后边扇风,左手高一下低一下,表示烈火浓烟,在向上走,自己 的眼睛也向天上看着,口中向上频频吹气,那意思是催主父偃快快燃烧,化灰化烟。

众人这下子全部大笑起来,又是一阵如雷的掌声。

看到东方朔这副滑稽的样子,武帝也非常开心,他笑着说:“好啦,众位爱卿,众人拾 柴,火焰才高。那就把大火给烧起来——主父偃,你快带于单他们,安排住所;丞相,准备 建城!”

众人一一退下,东方朔当然也想溜,却被武帝叫住。

“东方朔,你留下!”

东方朔回过身来,一边示意自己口不能说,一边还要走人。

武帝却说:“东方朔,主父偃让我打发走啦,你可以说话了。朕要你答话!”

东方朔只好张口说:“臣遵旨。请皇上问吧。”

“朕要问你,昨天朕派你去追郭解,你办妥了没有?”

“臣全部办妥,按旨办妥啦。”

“那郭解他人呢?朕今天怎么没见他上朝?”

东方朔大叫道:“郭解啊?这个大傻子,金印不懂得要,钱他嫌烫手,他,他跑回杜县 老家去了!”

武帝大怒:“你别给我装傻啦!朕要你怎么做的?”

东方朔一脸委屈:“皇上说了,‘命东方朔,持朕的宝剑,快马前往,务必截住,将人 带回!’”

“是啊!朕让你‘务必截住,将人带回!’可郭解他人呢?你截住了吗?带回了吗?”

东方朔还是坚持:“截住了哇?带回了哇?”

武帝也不明白:“那郭解他人呢?你怎么说回杜县啦?”

东方朔反问道:“皇上,您刚才还亲口说的,‘务必截住,将人带回。’臣是将他们截 住了,还带回了一个霍光来。霍光,不是皇上最喜欢的小人儿吗?”

武帝知道坏了事,东方朔给自己耍滑头。“朕要的是郭解!”

“皇上,臣知道,不管是仙人,还是圣人,都爱把喜欢的人,要在身边。霍光是您喜欢 的,臣就带来了;郭解,您并不喜欢,臣就把他放走了。”

武帝叫道:“你大胆!来人!”

身后卫士马上出列:“有!”

“快派出人马,将那弃官而逃的郭解,捉拿归案!”

东方朔急忙拦住:“哎──,慢。皇上,您金口玉言,可不能改变啊。”

武帝道:“我没有变,昨天是这么说的,今天还这么说!变什么了?”

“皇上,您刚才在朝堂之上,向百官宣布:朕于此际,大赦天下。除有杀人命案在身和 有不孝敬父母之罪者,不赦,其余人等,全部赦免无罪,重者新城安置,轻者即日放回,与 家人团聚!”

武帝这才明白,他刚才已经大赦天下了。

东方朔接着说:“皇上,如果说郭解昨天有罪,您捉他是对的;可今天,他这个大孝子, 不在‘杀人命案在身和有不孝敬父母之罪者’之列,所以他,已经遇赦了,您不能再捉拿他 了。”

武帝气得嘴直发抖。他想了半天,没辙,又被东方朔戏弄了一回!

“你!……。”武帝手指着东方朔,脑子却快速地运转着。“好啊,东方朔,你先躲着, 后又装哑巴,最后,等朕大赦天下以后,你才说出郭解的事。你在戏弄朕,朕要罚你!”

东方朔却说:“皇上,您不能再罚我了。”

“为什么?”

“皇上,今天您将臣的名字倒过来用,还又无缘无故地将臣降了一级。您再罚臣,恐怕 会于心……不忍吧……。”

武帝的心平静下来。一个绝妙主意涌上心头。“好,我也不罚你,我……我赏你……赏 你还不成?得意!”

杨得意急忙应承:“臣在。”

“传朕旨意,今晚朕在东方爱卿家中赐宴,朕要请卓文君出席作陪!”

杨得意高兴地叫道:“臣领旨!”说完,对东方朔挤了一下眼睛。

东方朔急了:“皇上,我求求您啦,你再降臣一级,行不行,别这样治臣,臣服了您!”

“哈哈哈哈!你也有服的时候?不行!朕金口玉言,不能改变!”

东方朔无奈地摇了摇头,慢慢地拖着步子,走下城门。

天色将晚,东方朔在院子中,与妻子齐鲁女一起商议。

“我说夫人,你可要当心,皇上赐宴,到咱家中,可不是什么乐事!”

齐鲁女先乐了:“不是乐事?我来长安那一天,不就是乐事吗?皇上以为,我会给我的 老公一个难堪。哼!要跪要罚,那是咱自家的事。你说对不!”

“夫人英明,夫人英明!”东方朔敷衍了一句,又嬉笑着说:“不过,也就到每月月底 才跪几下,何必老挂在嘴上。”

齐鲁女也乐了:“好啦,好啦,今天月圆之际,我们夫妻恩爱如初,不说啦。皇上今天 还要再送几个美女来?”

东方朔摇摇头:“不会。皇上说,他今天,只请一个来。”

齐鲁女更坦然:“几十个,我都不怕,这一个,难道就把我吓倒了?”

“夫人,你还是要当心,皇上请来的这一个,可是个四十多岁的……”

“哈哈哈哈!四十多岁的,比我还老,我可就更不怕喽。”

“我说夫人,这个人,是成都的才女卓文君!”

“卓文君?她椅子文君,又怕什么?我齐鲁女,齐鲁无敌,还怕她成都才女不成?”

东方朔拉着她:“好啦,好啦,你不怕,就行。”

正说着,外边杨得意叫道:“皇上驾到!”

齐鲁女忙把东方朔拉到大门之外,齐跪在地:“我等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 岁。”

武帝边下御辇,边说:“起来吧!怎么,朕的客人还没到?”

杨得意说:“启奏陛下,卓文君已在门外候旨。”

武帝先走到筵席桌边,在主座坐下。“那就好,快请进来,都入席吧!”

卓文君走进来,先向皇上道个万福,然后给东方朔打个招呼,接着就向齐鲁女走来。

齐鲁女忙向前去,拉住其手。“哟!你就是卓文君啊!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哇。”

武帝乐了:“哈哈哈哈!东方爱卿,尊夫人现在说话也是文绉绉了哇。”

东方朔无可奈何地坐下。“嗨!人人都长进嘛,我老婆,还能不长进?陛下,有什么安 排,您就下旨吧。”

武帝挥手,众人入座。左为东方朔,右为文君和齐鲁女,四人一桌,颇为宽松。

武帝道:“东方爱卿,你可是天下最有福气的男人啊,换了那么多的美女,夫人不仅不 吃醋,还帮你挑好的。”

“皇上,您别取笑臣啦,臣不说话,行不?”

“不说话,那怎么行?主父偃整得你上朝说不了话,朕再不让你在家多说点话,那怎么 成!就是家里有人管着你,不让你说话,那你还有手,有眼睛,有脑袋哪。是嘛,东方夫人。” 齐鲁女在一旁说:“是啊!一个人的嘴,能被堵上;可天下那么多张嘴,可不能都堵上啊。” 武帝见她话中有话,便将话题岔开。“怎么,嫂子见到有人在朝廷不能说话,就心疼了?”

“皇上!自己的老公,心疼不心疼,那是当老婆的事,皇上您还操这份心?”

武帝一脸没趣。“你看,朕到你们家来赐宴,你们两个就这么待朕?真是的。”他咳嗽 了一下,“文君啊。”

卓文君毕恭毕敬地答应:“臣妾在。”

武帝认真地说:“司马爱卿去世已有三年。你就是孔夫子,守孝也该守完了吧。”

文君说:“谢皇上关切。臣妾读读书,弹弹琴,聊以自娱吧。”

武帝说:“你与司马相如琴瑟好和,只可惜他撇你早去,连个孩子也没留下。”

卓文君泪流满面,“皇上,您……。”

齐鲁女帮文君擦泪。“皇上,您别再说这些伤心事啦。再说,您要关心,怎么不帮司马 夫人再找一个的呢?”

武帝听到了他想听的话,当然要抓住不放,还要引导这话往下发展:“哎──,这你就 说对啦!朕想帮这个忙,就怕有人不肯。”

齐鲁女不信:“皇上,您要是说了话,还有谁不肯?”

武帝:“是吗?好,那好。朕可知道,文君是天下才女,没有司马相如的才气,她看都 不会看一眼的。可这天下,才气能和司马相如齐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可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又是个有家室的啊。”

卓文君见皇上话中也有话,便想阻止:“皇上,您别……。”

齐鲁女却打断文君的话:“这就难办了。皇上您总不能去做拆一家,合一家的事啊。”

“是啊!朕正为这事犯难哪。咦,东方夫人,你能帮朕想个办法么?”

齐鲁女看了看卓文君,很同情地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文君,你给我说说,那个人 是谁呢。他在长安么?”

卓文君不好意思地说:“妹妹,你别听皇上的,他……。”

“皇上的话,怎能不听呢?那不是抗旨吗?”

武帝觉得很难就此深入,又转了话题:“好啦,东方夫人,你先想着吧。文君,朕听说 你的琴弹得好,可朕还从来没听过。今天,能给朕弹上一曲么?”

齐鲁女高兴了:“那好,那好,我家有把好琴。道儿,快把琴拿来!”

道儿取过琴来,齐鲁女将它递给卓文君。

卓文君拨了两下弦。“皇上,不知您想听哪个曲子?”

武帝说:“琴如心声,点是点不出好曲子来的。文君,你随便弹,随便弹。”

文君操起琴来,拨了两下,进入正曲。不知不觉地,她又弹起了《凤求凰》。

武帝看了东方朔一眼,东方朔假装不知道。

文君渐入佳境。她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只让思绪随着琴声恣意徜徉。她从司马相如和自 己的琴瑟好和,流向《白头吟》的悲伤情调,脑海里渐渐出现了东方朔陪她进妓院打司马相 如的情景。三年以来,这两种情调一直纠缠着她,今天进入琴境,如何又能摆脱?

东方朔开始时,也还无所谓。但随着琴声,却也渐渐入境。大凡才子,都不会三心二意 听琴的,何况知音难觅呢?不一会儿,他只觉得路途遥远,山高水长,却忘了老婆还在身边。 他的脑海泛起文君的笑容。

齐鲁女不大听得懂琴曲,一开始随便听。突然,武帝向她示意,让她看东方朔与文君两 个的表情。齐鲁女看到卓文君伤心欲绝的样子,也跟着伤心;但她看到东方朔意乱神迷的样 子,不禁眉头紧锁起来。

卓文君的琴随着思绪而变,一会儿缠绵悱恻,一会儿无奈地哀鸣。琴声仿佛是告诉东方 朔,我俩只能心仪,此生可能无缘。终于,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重拨了两下弦,琴声停 止。东方朔也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喝起一杯闷酒。

武帝可是个最清醒的人:“好!文君,琴弹得好!朕将赐你金琴一把,明日便命金匠制 作。”

卓文君却说:“皇上,国家现与匈奴交战,又要筑城,费用颇多,臣妾不要金琴,谢过 皇上了。”

齐鲁女也说:“是啊,皇上。你花这么多钱,修什么朔方城,蒲柳他爹回家后,一夜都 没睡着觉。”

汉武帝一惊:“有这等事?”

“是啊,皇上,您倒着用他的名字,降他一级官,这都是小事。可五万京城百姓,迁往 沙漠地带,多难为他们啊。”

武帝转向东方朔,半真半假地说:“好啊,东方朔,你在朝中不能说,跑到家中倒说开 了。你知道吗?你这是诽谤君主之罪!”

齐鲁女一听不高兴了:“哟──嗬!皇上,还诽谤君主之罪?我们俩说的悄悄话多着呢, 时不时的,就有你。要不要我说给你听听,都是些什么样的诽谤君主之罪?!”

武帝转念一想,也乐了。“哈哈哈哈。东方夫人,你以为那天他睡不着,是为了朕要修 城的事?”

“那还有错?!”

“错了!错了!那天啊,有个能知道前生之事的李少君,给朕和东方朔看相,说他,说 他……。”

武帝看了卓文君一眼,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齐鲁女却要知道个究竟:“说他怎么样?”

东方朔忙上前拦住:“没说什么,没说什么。还不是说,我前世也是苦命之人!”

“哈哈哈哈!”武帝只笑不说。

齐鲁女偏要打破沙锅,寻根问底:“皇上,到底说他怎么样了?”

武帝停了一下:“哈哈,东方夫人,既然这样,朕也不再瞒你。那神仙说,东方爱卿和 司马相如两个人,前生本来是屈原一个,只是呢,司马相如得到了屈原的沉了江的身体;而 东方爱卿,得到的是屈原的灵魂!”

卓文君听到此话,大吃一惊。马上,她又意识到这话另有阴谋。“皇上,您……。”她 欲语还休,站起身来,逃到屋外。

武帝大笑:“哈哈,别不好意思嘛。好,东方夫人,你明白就行了,朕也要起驾回宫喽!” 说完,竟也离席而去。

齐鲁女坐在那里愣住了。怪不得一个弹琴,一个走神!怪不得那天他一夜没有入睡!怪 不得皇上说,有个与司马相如同样才情的人!……

“怪不得”,“怪不得”,这三个字,怎么那么多,一会儿,有一千个,一万个,一齐 涌上齐鲁女的心头!

东方朔觉得气氛不对,想起身去送送皇上。刚站起来,他的衣服却被老婆拉住了。

东方朔看夫人满面怒容,就解释道:“夫人,皇上骗你,你还当真?!”

齐鲁女急得面红耳赤,大声嚷道:“皇上有没有骗我,我自己心里有数!你给我过来!” 说完,她走进屋中,拿出了她的家法,那个摘桃用的竿子。

东方朔急着要躲:“夫人,今天不是月底,你看,月亮还在天上,圆着哪。”

齐鲁女提着东方朔的耳朵:“我不管它是不是月底,今天就要算账!你给我跪下!”

东方朔对着武帝的背影,大声叫道:“哎呀!皇上,这下你可把我给害苦了哇!”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之骄子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