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之骄子》第11章 双嫁女


主父偃近来觉得实在无聊。也许是自己前一阵太猛了,献的计策太多,晋升得太快,朝 中所有的人已经对他侧目而视。半年多来,武帝让他连升四级,应该是破天荒的宠幸了。然 而,主父偃已觉得,皇上对他有点烦。他知道,皇上一开始对自己能够让东方朔吃些亏持赞 赏态度;可这种玩笑愈到后头,武帝就愈不高兴。尤其到了郭解被杀的时刻,主父偃才知道, 在皇上心目中,自己不仅远远赶不上东方朔重要,同时也不如张汤和义纵重要,甚至自己连 郭解的份量也没有。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后悔。但世上没有人卖后悔药。既然我主父偃得 罪了东方朔,难道还有弥合的可能吗?

他不由自主地走出家门,抬腿便往皇宫中走。可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他觉得自己不能 去得太勤了。于是他向上林苑边。移动着渐渐变沉了的脚步。

他知道,根本不用担心东方朔。东方朔是那种记吃不记打的人,给他一点好处,他便永 远拿你当朋友;谁要跟他过不去,他可能会用恶作剧来报复一下,可事后就会不再忌恨。最 可怕的是那种和他相反的人,他们表面上装出对你谦让,或不和你计较的样子,可当你看不 见脚下时,他们就会伸出脚来,使一个绊子!张汤和义纵就是这种人!特别是那个张汤,他 是永远看着皇上的眼色行事的,只要皇上烦谁,他就要把谁置之死地而后快。张汤在东方朔 面前,为了保护吴陪龙,不惜出卖我主父偃;当皇上有点烦我时,他肯定会落井下石的!想 到这儿,主父偃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东方朔说我是后来的一捆柴禾,皇上把我放在最上头,说我是后来居上,当时说得我轻 飘飘。是的,最上头的柴火轻飘飘,通风好,离烟囱又近,可能是会最先燃烧的,最先化灰 化烟的!哎呀——主父偃啊主父偃,当时你只顾着高兴了,没有理解到东方朔那个简单的手 势里,含有多么深刻的含义啊!我当时无意之间,不是说出我要赴汤蹈火吗?东方朔啊东方 朔,你立即用烧火来提醒我,你真是看透了我主父偃心中有火的隐秘啊!我主父偃对你佩服 得五体投地!

不知不觉的,他来到上林苑,来到鹿苑附近。远远地,可见到一个人正在那儿忙碌,不 用说,那是卜式。

卜式可是主父偃的老朋友。他正在鹿苑内,饲养四只白白的东西。这东西既像鹿,又有 点像小羊。

“卜式,卜大人,你好啊。”

卜式一惊,抬起头来。“哦,原来是主父大人。大人,你把小人给忘了吧。”

主父偃摇头。“哪能啊!就算卜大人对上林苑的富裕生活满足了,我也不能忘记你啊。”

卜式点点头:“是啊,大人,我买羊,是你出的钱啊。可是,现在要钱没有,要羊也没 有,只有我老命一条了。”

主父偃笑了。“哈哈!老羊倌,你还挺幽默啊。你看这世间,钱为何物?生不带来,死 了还能带走?”

卜式不知他要干什么,忙问:“那,大人,您来找我做啥?”

主父偃说:“我曾经答应你的,要给你大官做的啊!”

卜式根本不再相信。“大人,一年多了,你都没给俺弄个官来当,俺不信了。”

主父偃皮笑肉不笑地说:“你不信?告诉你吧,要想当大官,除了我以外,你还得搞定 两个人。”

卜式急问:“谁?”

“张汤张大人,他和我一块儿答应你,要给你大官做的啊!”

“哎──大人,你别说,俺还真的见到张大人了。”

“什么时候?”

卜式认真地说:“俺在上林苑中放羊,张大人经常和一个叫吴陪龙的,到这儿转。他两 个大男人,在树林里勾肩搭背,倒有点像两口子呢!哈哈哈哈!”

主父偃一惊,心里也不禁一喜。但他马上正经地说:“去!别胡说,你不要命啦!”

卜式倒是被他唬住了:“大人……。”

主父偃忙满面堆笑地说:“这个,你我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对他人说,不然,你就没 命啦!”

卜式转念一想,又觉得没这么邪乎,于是若无其事地说:“大人,可张大人有一次,找 我来了。”

“找你做什么?”

卜式指了指面前的四只白乎乎的东西:“你看,他弄来两只怪怪的东西,是白色的鹿。 他就让小人来养,要小人精心照料,让它们下崽。你看,这不是吗,已经下了四个崽,两公 两母。”

主父偃看着稀奇,心里更奇。“他还说了什么?”

卜式也不隐瞒:“张大人说,只要我把这白鹿养到了100只,他就让我去当郡守。”

主父偃看了看那四只白鹿,发现它们果然是很好的品种。于是说:“果然是好东西,物 以稀为贵啊!只要到时候皇上喜欢,你当个郡守,有何难哉?只是,还有一个人,你要小心。”

卜式不解地说:“大人,您说谁?”

主父偃瞪大了眼睛:“东方朔!”

“就是那个老跟皇上打猎、说笑的?”

“你可别小看他,那天你来献羊时,就被他识破了!”

卜式这回害怕了:“大人,那俺怎么办?”

主父偃认真地说:“你一定要小心,提防着他。必要时,你要动点脑筋,贿赂贿赂他, 将他的嘴堵住,别让他坏了你、我,还有张大人的大事。”

卜式点点头:“俺知道了。”

离开卜式,主父偃本能地从上林苑绕个弯,向建章宫大门走去。快到门口,他又觉得不 该往这边走,于是便停了下来,准备回去。刚回头,一个四十多岁的太监,笑嘻嘻地拦住了 他。此人面皮白净,虽无髭须,却也不是一般太监那副臃肿的样子。再细看来,好生面熟! 那人开口便是齐人的声音:“主父大人,王臧大人,别来无恙啊!”

主父偃吃了一惊。“你,你是什么人?”

“怎么?大人,官当大了,连小时候的伙伴也不认识了?”

主父偃根本记不得他是谁。“你到底是谁?怎么当了太监?”

“主父大人,你还记得,二十多年前,在老家临淄,你和一个人,一块翻齐王的墙,去 偷金子……。”

有人揭了伤疤,主父偃还不知道是谁?他急忙上前,堵住他的嘴。“你,你是徐甲?”

那人倒不回避:“哈哈!王臧,说到这事,你就记得了?”

原来这人叫徐甲,齐国人,是主父偃少时相识的朋友,而且交情不是一般的朋友。

主父偃向周围看了一眼,见四周无人,才放心地说:“那年翻墙,是你当墩子,扛我出 去的,我能不记得?”

徐甲痛苦地说:“好啊,王臧,亏你还记得。得手以后,你远走他乡,不知去向,可我, 惨透了!”

主父偃装作不知,问他道:“徐甲,你说说,你后来怎样?”

“还能怎么样?齐王到处找那二锭黄金,结果在我家翻到了一锭!”

主父偃大惊:“那你承认了?”

徐甲眼一翻:“承认?那不是找死?要是我认了,你还能拿着那一半钱,安安稳稳地求 学?”

主父偃不明白:“那你怎么逃脱的?”

徐甲反问道:“逃脱?可能吗?当时我死也不招,一口咬定,说是在齐王大院外捡的。”

主父偃竖起拇指:“对,就说捡的,你真行!”

徐甲哭笑不得。“还行呢!齐王大怒,想杀掉我,但又找不到我偷的证据,于是,他就 把我给……给阉了。”

主父偃先是吃惊,转眼却又笑了。“哈哈哈哈!阉了,也比没命好啊?再说,不阉了你, 你怎么进得了宫?”

徐甲见他比自己还明白,也就不再说怨恨的话。“没那话儿了,一开始,真觉得活着没 劲。可后来,我看到齐王他自己也绝了后,没一个儿子!我就高兴了。我有吃有喝,乐着过!”

听到这儿,主父偃不解地问:“不对啊?老齐王有儿子啊?如今的那个新齐王,叫次昌 的,不是承袭了齐王之位了吗?”

徐甲悄悄地说:“王臧,噢,主父偃,这你就不知道了。齐王没有儿子,怕绝后,就把 他姑姑的孩子,给弄了过来。他还让他老婆把肚子塞得鼓鼓的,装神弄鬼,说是他老婆生的 儿子,叫做次昌,养在宫中。这事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

主父偃点点头,又问:“那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徐甲说:“齐王对我不放心啊,十五年前,他把我送给燕王了!”

主父偃笑着说:“哈哈哈哈!你倒是王宫挨着转啊!怎么又到长安了呢?”

徐甲接着说:“那燕王刘定国,无恶不作。当年太后将他的姐姐嫁给了田鼢,他就更狗 仗人势,没人挡啦!他把自己的堂兄刘郢人给逼死了,还霸占了他的老婆。可这个燕王不管 是人家的老婆,还是自己的老婆,也是没一个能生出孩子的!”

主父偃更乐:“哈哈哈哈!还不是因为你被阉了!要不然,齐王和燕王宫里,早是小崽 儿成窝了!哈哈哈哈!你快说,你是怎么到长安来的?”

“田鼢死后,刘郢人家中的人整天到皇上这来告状。皇上看着太后的面子,前些年没动 他。可这几年,刘定国更是无法无天,到皇上这儿告他的人,太多了。燕王见我能言善辩, 就把我献给了皇太后,让我在长安为他说好话,望望风。没想到,刚到长安,那天去皇上那 儿办事,就看到你和张汤、义纵等人见皇上。我见你面熟,一问杨得意,才知道,你就是王 臧!”

主父偃这才明白徐甲的来历。“哈哈!老伙计,咱俩有缘啊!好了,你来到皇太后身边, 我们两个再合作一回!”

徐甲说:“这回,别再让我当墩子啦!”

主父偃却说:“当墩子也没事,反正你没那话儿,不怕再割了!”

提到这个,徐甲不能不生气。“一说到这个,我就想和齐王算账!”

主父偃劝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王臧变成了主父偃,受的罪比你多得多!也算 是报应吧!”

徐甲倒还像过去那样热情,还是齐国人的说话方式:“伙计,高祖曾讲过,荣华富贵如 不还乡,就好比穿着锦衣在夜里逛荡。你我已经不是临淄的青皮无赖了,何不想个办法,到 故里去长长脸?”

主父偃点点头。正要说话,突然有一阵清脆的笑声从不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有人!快,我们躲到树后。”贼到哪里都难免露出贼性。

徐甲随着主父偃躲到树后。

只见两个年轻人,东方朔的儿子蒲柳和修成君的女儿金娥,二人相挎而来。

蒲柳并不知道树后有人,傻呵呵地:“我妈都到你们家去啦,你妈没反对,还不就是同 意啦?”

金娥虽是皇上的外甥女,却仍摆脱不了那副村姑的劲头。“我妈说啦,这事,还要我姥 姥皇太后她点头,皇上同意呢。”

蒲柳吓了一跳:“哎呀妈呃,我们两个人好,还要太后和皇上都点头?”

金娥既是认真,又带有点顽皮:“可不是嘛,他们一点头,你可就是驸马啦!”

二人边说,边亲热地向前走去。

主父偃从树后走出来,望着蒲柳的背影,愤愤地骂了一句:“这个兔崽子!”

徐甲不明白:“怎么啦?伙计,你认识他们?”

主父偃说:“岂止是认识?那个兔崽子,是东方朔的大儿子。原来他爹与我说好了,要 娶我女儿为妻的,没想到,他们倒攀上了高枝!”

徐甲问:“那女的,听话音,好像是皇家的公主?”

“那是修成君的女儿,皇上的外甥女!不呆家里头,像农家姑娘一样,老在外头抛头露 面的。”

徐甲的眼睛眨了一眨:“伙计,徐甲倒是有一计策。”

主父偃眼睛一亮:“噢?”

徐甲附着主父偃的耳朵,说了一通。

主父偃高兴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好啊!伙计,一箭双雕,你真是不减当年啊!”

王太后拖着臃肿的身体,来到外间。这些年她一直有些浮肿,据说是当年生皇上时,惹 了点风寒所致。浮肿仍盖不住脸上的皱纹,只是腿脚更为不方便了。

大凡老人到了风烛残年,又没有大事可以过问,于是儿女和孙辈的事,便成了他们终日 挂在嘴上的话题。由于武帝和卫子夫、平阳公主和卫青生的儿子都还小,修成君的女儿金娥, 便成了太后最关心的事。

修成君俗女自从儿子被杀之后,很少再去见自己的弟弟,但太后这里,她是常客。俗女 如今也已变老,她渐渐明白老人的孤独和难处,就过来给太后讲点槐里村的陈芝麻烂谷子的 事,太后听了,还真的高兴。

这天中午,母女两个谈着家长里短,正说到高兴处,徐甲来到了身边。

太后问:“徐甲,你见到皇上了吗?”

徐甲答道:“回太后,皇上说,他一会儿就到。”

王太后点点头,转向修成君说:“俗儿,你不要再埋怨皇上啦。金吾子的事,他也是别 无选择啊。”

俗女说:“母亲,女儿不敢埋怨皇上。可是我一想起金吾子,就想流泪。”

太后道:“养不教,父之过。那金不换,他整天做些什么?”

“母亲,他一个粗人,能管好自己就行了。”

“儿啊。”

“母亲。”

“你弟弟作为皇上,不能因我们皇家的人,就废了国法。他大义灭亲,是给天下人看的, 这样,天下才服他,天下才能大治啊。”

俗女止住泪水:“母亲,女儿心里明白。”

“不仅皇上如此,那东方朔也赞同这么做。东方朔可是疼你们孩子的啊。”

俗女听到这儿,便想起了蒲柳与金娥的事儿,于是说:“母亲,说到这儿,女儿有一事 禀告。”

“嗯。娘听着。”

“母亲,您的外孙女金娥,如今也是十八岁了。”

“娘知道。娘正想着这事哪。”

“可这孩子,从小就在外头疯疯癫癫的惯了,和男孩子有些来往。”

“嗯。为娘小时候在槐里,也是这个样子。”

俗女索性点透:“母亲,金娥和东方大人的儿子,那个叫蒲柳的,可相好呢。”

王太后不以为然:“小孩子家,他们懂什么?娘小的时候,也是急着嫁人,后来……要 是不进宫,有什么出息?”

俗女不解:“母亲,您的意思是?”

王太后说:“你的孩子,要进宫!”

俗女更不明白了。“进宫?母亲,您的意思是?”

正好武帝此时进来,进门便向太后施礼。

武帝说:“儿臣给母后请安。噢,姐姐也在。”

太后不大满意地说:“难得,难得啊。”

武帝有点坐立不安。“母亲,孩儿太忙。”

太后毫不留情:“你是太忙,听说姑苏来的那个丽娟,把你忙得个不得了。”

武帝红着脸道:“母亲,孩儿……。”

太后见他这个样子,倒也不想多管。“不用说啦,你是皇上,娘老啦,你的事,我再也 不管啦。只是……”

武帝急忙说:“母亲,孩儿听您吩咐。”

太后接着说:“只是,卫子夫和我的三个孙子孙女,你要是给怠慢了,当心我让你难堪!”

武帝惊恐地说:“母亲,卫皇后那儿,不是儿臣不去,是她不要儿臣去。”

太后生气地说:“谁让你服那么多药!再不小心,早晚会弄出事来!”

武帝乖乖地说:“儿臣谨听母亲教诲。”

太后把话题转到正路:“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吗?”

武帝依然谦恭得很:“母亲,孩儿听从吩咐。”

太后看了他一眼,指着俗女说:“你姐姐命苦,你把她接来长安,她感激不尽。只是她 的儿子太不争气,犯罪被诛,你也是出于国家大计。你姐姐并不怪你。”

武帝转过来对俗女说:“姐姐,弟弟再向你赔礼。”

修成君不吭声,眼圈却红了起来。

太后道:“她是你姐姐,还会忌恨你?可是,她的大女儿金娥,如今也是十八岁了,你 说,该怎么安排?”

武帝不知太后的意思,便说:“孩儿听从母亲安排。”

太后点点头:“那好。娘听说,你听了主父偃的计策,把天下诸侯郡国,裂土分封成许 多小国。唯有齐国和燕国,无人继位,疆土却还很大?”

“母亲所言极是,儿臣正为此事担忧。”

太后说:“别的地方,你怎么担忧,娘都不管。可这两国,娘要过问一下。”

武帝问:“母亲,你的意思是?”

太后索性说个明白:“齐王次昌,年已三十,还未曾娶妻生子。你姐姐的女儿金娥,年已十 八,不正好嫁过去,作为王后么?”

武帝和俗女都吃了一惊。他们从未想过此事。

俗女更为急切地说:“母亲,金娥她……”

太后打断女儿的话:“你不要多说,娘的主意已定,彻儿,你不同意?”

武帝看了看姐姐,然后说:“儿臣遵旨。只是……。”

“只是什么?”太后以为他也知道了金娥与蒲柳的事。

武帝却说:“只是齐王次昌,和儿臣同辈……。”

太后笑了。“哈哈哈哈!那他娶了金娥,就降一辈,叫你舅舅,还不成?”

武帝不好再反驳,就答应道:“儿臣遵旨。儿臣明天就派人前往齐国……。”

太后说:“不用劳驾皇上你啦。这事,娘要亲自派人前往才放心。徐甲!”

徐甲忙过来:“奴才在。”

“皇上的旨意,你刚才也听到啦。”

徐甲说:“奴才已经听到。”

太后说:“你明天就动身前往齐国,宣明皇上的旨意!”

徐甲说:“奴才遵旨。”

太后说到此,并没有结束:“还有,那燕国之事。”

武帝说:“母亲,燕王刘定国无道,近来告他的人很多。”

太后坚持道:“我知道。可他的姐姐,是田鼢的老婆。你不觉得,你舅舅田鼢死后,她 很可怜吗?”

武帝心想:可怜的应是田鼢的老婆,那与燕王何干?于是说:“母亲……。”

太后不让儿子插嘴:“我知道,你想分了他的燕国。可娘想,既然他的姐姐求了我,我 就要问个明白。你可以派人去燕国查实一下,要是他真的有罪,你就查个水落石出,让人信 服;要是没罪,娘的意思是,最好你别动他!”

听到这儿,武帝觉得老娘还没糊涂。“儿臣遵旨,明天……。”

太后却干脆:“也不用等明天啦。娘听徐甲说,近来有个叫主父偃的,给你献了许多计 策。你把他连升了三级。你就让这个人,做监察御史,去查一下。”

武帝有点吃惊,心想,老娘啊,你要是知道主父偃就是当年恨死了田鼢的王臧时,还会 让他去么?想到这儿,他的面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儿臣遵旨。”

长安之东,桥之上,绿柳成荫。

长安人送行时大都送到此灞桥之上,折柳相别。而今天在桥上的却是两辆官家的驿车。 有趣的是,既不是你送我,也非我送你──两个使臣,互相寒暄起来。

徐甲摇头晃脑地说:“伙计,怎么样,我徐甲,还算是说得到就做得到吧!”

主父偃点点头,竖起大拇指来。“老兄的能耐,不减当年。小弟要多多谢过。”

徐甲倒很谦虚:“谁让我们是老伙计呢?你这一下,又升了监察御史,和张汤平起平坐 了。”

主父偃知恩谢恩:“多谢兄弟这次相助。”

徐甲摆摆手:“伙计,那是你有能耐。我听说,你半年之内,连跳四级,从一个六品郎 中,一下子到从二品的监察御史,真是青云直上啊!”

谁料主父偃的眼珠子一转,叹了口气:“嗨!”

徐甲不知何事:“伙计,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主父偃说:“你设法让我出使燕国,岂有不高兴之理?只是,小弟见你独自一人,前往 齐国,有点伤心。”

徐甲自嘲地说:“伙计,我这辈子,只能独自一人喽!”

主父偃这才说出正题:“兄弟,小弟我有一女儿,长得比那金娥,还要漂亮。我昨天想, 何必嫁给东方朔的那个笨儿子,应该嫁给我同乡好友之子,才对呢!”

徐甲想,你知道我没有儿子,还卖什么人情?便道:“伙计,你知道我这辈子不能有儿 子,说什么废话?”

主父偃却认真得很:“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要是你能娶媳妇,明天我就让她嫁给你。”

徐甲半真半假:“哈哈哈哈!伙计,你还是那么不要脸!。”

主父偃倒不生气,却紧逼了一句:“兄弟,既然如此,你何不再做个顺水人情呢?”

徐甲这才知道,主父偃有事求他。“噢?”

主父偃说:“你这次去齐国,索性两个媒一起做,把我的女儿,也嫁给齐王。”

徐甲吃惊地提醒他:“伙计,那可是当小老婆哇。”

主父偃无所谓:“小老婆怕什么?只要能进王宫!再说,将来我们要是回到齐国,不就 更风光了吗?”

徐甲心想,你的女儿,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对,对!伙计,还是你行!”

主父偃见他答应,就说:“那就多谢!兄弟我静候你的佳音!”

徐甲与他击掌而别:“伙计,你就等着好事吧!”

临淄在西汉时,是个仅次于长安的大城。一百年前,在秦始皇尚未统一中国时,临淄还 是中国的第一大城。由于秦汉两代帝王分别建都咸阳和长安,临淄却面临着数次战乱:田氏 篡权、燕将乐毅攻齐、汉将韩信又攻破齐国,等等,都让这个东方重镇的发展受到挫折,所 以它才让位到次席。

虽然如此,齐国在当时有些地方仍是独步天下。首先是贸易和经济。东郭咸阳、孔仅和 后来从洛阳来的桑弘羊,这三大家族的家产便占了齐国的一半,恐怕天下无人能居其上。其 次是齐国的陶业。秦砖汉瓦,其中汉瓦,以齐国为最。接着还有农耕,人口,这些有的仅次 于长安,有的还要在长安之上。所以,拥有齐国者,便可傲视天下。当初韩信攻赵破燕,全 无所求;但一拿下齐国,便要刘邦封他为齐王,也是看重这块宝地的丰饶富有。汉高祖将韩 信齐王的名位拿掉后,就再也舍不得将这块宝地给别人,把它封给了自己的长子(不是吕后 所生)刘肥。齐国有七十多县,为天下诸侯之首,比处于次席的楚国多出二十多县来,可见 其地之广,其势之大。

刘肥在吕后当政时期,靠割地献城得保其命,后来其子孙,历经吕后及吴楚七国之乱, 有的依附,有的逃亡,有的自杀;到了刘寿继承齐王之位时,家道已经衰落。偏偏刘寿和他 的老婆纪氏,只生女儿不生子,于是只好借鸡生蛋,抱养一个男孩,说是自己所生,取名次 昌。武帝怎知其是真是假?便于刘寿死后命次昌继承齐王之位。偏那个纪氏,总觉得自己的 骨肉无缘承位,心中甚是不平,于是便将自己的侄女小纪氏许给次昌,以期传下自家血脉。 不料事与愿违,小纪和老纪一样,只生凤来不产龙。那纪太后急得又出一招,索性让次昌与 自己的女儿再作配对。那次昌本来自小就被那个假娘管得不太正常,如今再让他与小时就姐 姐长姐姐短的人相互厮守,如何能够舒畅?所以齐国虽大,王室却是虚空,齐宫之位,天下 垂涎;皇太后整天琢磨让自己的骨肉入主齐国后宫,决非随意为之;而主父偃身为齐人,不 惜将女儿嫁给齐王当小妾,都是一个目的:谁生出个儿子来,天下最大的诸侯之位就是谁的! 所以别看徐甲单车孤使来到齐国,其肩上所负,决非小事。而齐国上自太后,下至宫人,知 之者无不关心。倒是齐王次昌,心中暗自高兴,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一生会有那么多的 好运气。

然而命运不可能每回都好。就在次昌自以为得意时,纪太后来到王宫。次昌的脸上喜气 顿时全无,急忙跪拜迎接这位从小对自己就特别严厉的母后。

“齐王,你知道,你这齐王是怎么来的吗?”太后一见面,就单刀直入。

“孩儿明白,是先王和母后收养儿臣,才得以为王的。”齐王次昌知道得非常明白。

“你明白就行。这次皇上派人来,要赐婚予你,你是怎么想的?”太后的语气和蔼了许 多。齐王次昌一向老实:“孩儿一切听从母后安排。”

“哼!谁都来打齐国的主意。这齐国王后,可不是农家女子可以当的,齐国储君,也不 能是一个贱种!”这句一语双关的怒骂,既发泄了她心中对皇太后的不满,也提醒了齐王, 让他知道自己的身分。这齐国纪太后,果然是个厉害的主子。

齐王次昌无奈地说:“母后,可孩儿不敢抗旨啊。”

齐国太后不高兴地说:“谁也没让你抗旨!你先把这事应承下来,至于你亲幸谁,让谁 给你生孩子,我可看得清!”

这句话,还不是明摆着吗?齐王次昌听了这话就害怕。他想辩白自己,便说:“母后, 你让儿臣和姐姐在一起,儿臣总是害怕……。”

纪太后不容他多说。“胡说!你叫她姐姐,可她和你不是一个爹娘。你们的儿子,才真 正是我家的龙种,这你明白吗?”

“这……。”齐王次昌没词了。

正在此时,外边宦者报到:“皇太后使臣到!”

纪太后急忙回避,但她没有走远,就在宫殿侧面的一间小房中。

徐甲虽然离开齐国十多年,但因在齐国时,就长期呆在内廷,所以对这里的一切,都不 陌生。他对齐王半跪,说道:“旧臣徐甲,见过齐王殿下。”

齐王次昌一惊:“徐甲,原来是你?”

“是啊。臣徐甲去燕国时,殿下不过十二三岁。如今绍继王位,臣徐甲真心拜贺。”

次昌忙问:“徐甲,你什么时候到的长安?”

“托齐王洪福,臣不久前被皇太后从燕王处要到长安,现在听从皇太后和皇上的使唤。” 他特别把听皇上的使唤这一点加进去。

次昌点点头:“噢,你这次前来……”

徐甲忙说:“徐甲前来,为齐王道喜。”

次昌明知故问:“喜从何来?”

徐甲说:“臣受皇太后懿旨,为齐王作媒。”

次昌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请问,那女子是什么人?”

徐甲当然也很高兴:“殿下!皇太后赐婚,王后乃修成君的女儿,皇上的亲外甥女,姓 金名娥。”

“她的长相……。”次昌问到这儿,突然停止,因为他想起来了,纪太后还在旁边听着 呢。徐甲可是不知道隔墙有耳,便答道:“公主长得貌若天人……。”

齐王次昌急忙打断:“还有别的事吗?”

徐甲却说:“殿下,徐甲还要为您道喜。”

次昌不明白:“还有什么喜?”

“徐甲还受本朝太中大夫、监察御史主父偃之托,他也愿将其女嫁与殿下,共结秦晋之 好。”

次昌有点不太明白,怎么你一次要我娶两个?“这主父偃之女,又如何啊?”

徐甲倒是诚实:“听主父偃他自己说,他女儿可是沉鱼落雁之容,闭花羞月之貌啊。”

齐王听了,当然高兴。不过他还是谦逊地说:“啊……,本王总不能一次娶两个吧。”

徐甲不以为然:“那有什么关系?皇上的外甥女,是殿下的妻子;御史的女儿,便是小 妾啊。”

次昌好像是问徐甲,又像再问另外一个人:“这,合适吗?”

徐甲说:“主父偃大人的本意,就是如此,有何不好?”

宫殿旁门突然被打开,齐王太后纪氏从门中走了出来。徐甲当然认得太后,当年自己被 阉之后,主要是侍候她嘛。

纪太后不无讥讽地说:“我以为是哪位天子的使臣哪,原来是位来历不明的太监啊。”

徐甲急忙施礼:“旧臣徐甲,拜见齐王太后。”

纪太后说:“徐甲,你说要给齐王娶一妻一妾,是谁的主意?”

徐甲回禀道:“太后,那金娥,是皇太后赐的婚;另一个吗,是主父偃大人亲口所托。”

纪太后下边的话高深莫测:“哼!你是齐人,你知道《孟子》的‘齐人有一妻一妾’章 吗?”

徐甲当然不知。“太后,徐甲没读过书,不知道。”

太后转过来问次昌:“齐王,难道你也不知?”

次昌有点张口结舌。“这……,母后,儿臣以为,这是巧合。”

“巧合?本太后只怕是天意!那个齐人没什么能耐,还要养着一妻一妾,最后只能靠到 墓地里偷吃死人的供品,回家向一妻一妾炫耀……。”

次昌见她全不给面子,便求她道:“母后,请您别说啦,儿臣听从母后安排。”

纪太后的鼻子“哼”的一声,对徐甲说:“那好。徐甲!”

“旧臣在。”

齐国太后摆惯了谱。“你回去,禀告皇太后,她给齐王赐婚,本后不敢抗旨。可是,你 告诉她,本后还活着。要是她的外孙女,在齐国不受宠幸,那请她可不要怪我们冷落了她家 的金枝玉叶啊。”

“这个……。”

太后继续说道:“还有那个主父偃,他让皇上裂土分侯,如此气派;没料到要将自己堂 堂御史的女儿,嫁给人家当妾!他要不要脸啊!”

徐甲倒不隐瞒:“太后,恕臣直言,主父偃原来就是齐国人,他将女儿嫁回齐国,可就 是要给自己长脸啊。”

纪太后与齐王次昌都有点惊讶,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皇太后的旨意不能违抗, 堂堂御史大夫的旨意,诸侯也不能轻易拒绝啊!何况,这个御史大夫,不是个等闲之辈,而 是诸侯听了就要胆寒的呢?

再说长安的长乐宫中。皇太后王氏也在大怒。她怒的对象是自己的儿子,是当今皇上! 可不是嘛,武帝跪在她的身边,周围还有主父偃和所有宫人!

皇太后怒气冲冲:“我还没死哪,你们都敢这么做?你们是要我的命哪!”

武帝忙说:“母亲息怒。那燕王刘定国,无恶不作,主父偃考察,证据确凿。儿臣要治 国,就容不了这样的奸王。母亲,他今天会残害民众,明天就能犯上作乱啊!”

皇太后叹道:“我知道,你对你舅舅田鼢,一直怨恨在心。可你舅舅已经死了,他的小 舅子,为什么你也不容?”

武帝想了想,说:“母亲,儿臣已经下令要他自裁,想救也来不及了。”

皇太后转而对主父偃说:“主父偃!本太后听说你有能耐,才让你去,难道你也跟田鼢 也有什么仇怨么?”

武帝心想,这算你问对了。你只知道我怨恨田鼢,就不知道你所点名的御史,是田鼢的 仇人!不过此时不能说出来,如果太后知道了,岂不要气死?

主父偃却来个金蝉脱壳:“启禀太后,小臣不认识田鼢,和燕王也无恩怨,只是按天意、 民意,还有皇上的旨意办事。”

武帝看了主父偃一眼,觉得他说得很得体,但又很没道理。分明是你报私仇心切,怎么 还扯上天意,民意和我的意思?

正在此时,徐甲也从齐国回来,回到宫中。

徐甲一见满屋子的人都在下跪,其中还有皇上,连忙“扑通”跪倒。“奴才徐甲参见太 后。奴才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武帝此时站了起来。“徐甲,太后命你出使齐国,事情办得怎样?”

徐甲说:“启奏皇上太后,奴才到齐国,一切按太后旨意办妥。只是……。”

皇太后急了,又是个不顺心的事!她急忙问:“只是什么?”

徐甲低下头来:“奴才不敢说。”

武帝正想迁怒于他人,于是找到了对象。“有什么话,只管说!”

徐甲连忙磕头:“是,奴才说。齐王倒没什么说的,他高高兴兴地接受了皇上和太后的 恩典。可齐国太后……。”

皇太后早就知道齐国的纪太后自视清高,不把自己这个出身低微的皇太后放在眼里。她 问道:“纪后说了什么?照实说来。”

徐甲未免添油加醋:“她说,你回去,禀告皇太后,她给齐王赐婚,本后不敢抗旨。可 是,你要告诉她,本后还活着。要是她的外孙女,在齐国不受宠幸,冷落了这位金枝玉叶, 可不要后悔啊。”

皇太后气得直哆嗦:“反了!反了!”说完直咳嗽。

武帝找到了安慰母亲的事由。他走到皇太后身边,为她捶了捶背,边捶边说:“母亲, 诸侯历来胆大妄为,于此可见一斑。母后放心,不管是谁,只要对您有一点非礼,朕定要他 们付出代价!”

皇太后却说:“我不管其他什么代价。我只要金娥当齐国王后!”

武帝一时无计可施。

主父偃觉得,这时正是自己摆脱武帝烦他的大好时机,于是说:“启奏皇上,臣倒有一 计策。”

武帝已经不相信他,但又无奈地问:“那你说。”

主父偃说:“齐国地大物博,民众强悍。秦时田横,高祖时韩信,都是朝廷心腹大患。 高祖时派曹参为齐相国,足见重视有加。依臣之见,如今的情势,需派强臣为齐相国,监视 齐王才行啊。”

武帝讨厌地看了他一眼,来个顺水推舟:“那好,朕就封你为齐国丞相,送修成君家的 金娥公主,前往齐国成亲!”

主父偃大喜过望,这不正是他所梦寐以求的吗?于是马上跪下:“臣谢陛下隆恩!”

皇太后这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主父偃,你要是再让我外孙女受了委屈,我就把你… …。”话未说完,她竟昏了过去。

武帝急忙上前扶住太后,大声叫道:“母亲,母亲!”

修成君家中,鼓乐喧天。皇太后为了让金娥出嫁到齐国为王后,急得生了病,俗女和金 不换当然不能再说别的,急忙按皇上的旨意,速速办喜事,给太后冲冲喜,压压惊。

东方朔家中,全无炊烟。他们与俗女家只隔一道墙,那边的事情,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问题不在于人家嫁女,而是他们的儿子,东方蒲柳,竟然要陪着金娥,护嫁到齐国!

东方朔有些气急败坏。他对齐鲁女说:“我说,也邪门了,人家出嫁,要他陪着做什么?”

齐鲁女倒是不急:“来到长安两年多,他俩个整天在一起,分不开啦。干急没用,想想 办法吧。”

东方朔说:“金娥出嫁,是太后的旨意!皇上都不能抗旨,我还有什么办法?”

齐鲁女声音也大了一些:“那也得想办法,总不能让蒲柳跟人家跑到齐国去吧!”

东方朔无奈地摇摇头。“我说夫人,你找修成君说说,让蒲柳当金娥的奴仆,陪嫁出去 得啦!”

齐鲁女叫道:“扯你的蛋!你不要儿子,我还要呢!”

东方朔说:“老大就跟你一样,犟得五头牛都拉不回,你说怎么办?”

齐鲁女对着内屋大叫:“蒲柳子,你给我出来!”

蒲柳子从里屋出来,没精打采。

齐鲁女降低嗓门:“我说儿子,天下好女人多的是,娘给找更好的,噢?”

蒲柳子摇摇头,一声不吭。隔壁笙乐传来,他双泪欲垂。

东方朔也耐着性子,说:“我说蒲柳啊,你已经读了几年书,也该懂得道理了。皇太后 将金娥嫁到齐国,是为金娥好。你要是真的喜欢金娥,只要她好,你就该高兴啊。”

蒲柳子嗫嚅地:“是她……让我跟着去的。”

齐鲁女惊叫起来。“什么?你们俩个都疯啦!”

东方朔也问:“你知道谁去送婚,将来由谁监管齐国吗?”

蒲柳子倔犟地说:“孩儿不管这些,金娥说,她不会让齐王沾边儿。”

东方朔摇摇头:“你们这些孩子!咳!夫人,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啊!”

齐鲁女看了东方朔一眼,接着劝说儿子。“你应该知道,到齐国当相国的,是那个恩将 仇报,害你爹爹不能说话的主父偃!对了,那主父偃,还有个丑女,说要嫁给你呢!”

蒲柳子倔犟地:“他自己留着吧。”

东方朔无奈地笑道:“哈哈!这下热闹啦。一个不想嫁,也得嫁;一个不想娶,还得娶; 一个想娶的,娶不着;一个想嫁的,嫁不出!哈哈哈哈!”

齐鲁女急了:“谁听你说绕口令!你说,皇上这么急就嫁金娥,说是给太后冲喜,能冲 好吗?”

东方朔说:“既然太后富贵在天,那么别的人,生死也就只能由命啦。”

齐鲁女打了他一下。“我是说,万一太后的病不能冲好,金娥她……。”

东方朔忙伸手堵住她的嘴。“嘘──别胡说了,好不好!不管怎样,金娥今天就算嫁了 出去,明天就得起程到齐国了!”

蒲柳子急切地:“那你们快帮我准备啊,我明天也要动身!”

东方朔哭笑不得。“天哪,我怎么有你这个拎不清的儿子!”

齐鲁女也急出了眼泪:“儿啊,金娥一入齐国宫殿,可就是齐王的人啊──”

蒲柳子还是执着地说:“那我在宫外等她,等她到死!”

齐鲁女直拍自己的脑袋:“你!……唉,我怎么生了这么个犟种啊!”说完急得直哭。

东方朔忙用袖子帮夫人擦干眼泪。“夫人,哭有什么用?兵来将挡,水来土屯。”

齐鲁女抬起头来:“你以为这是有兵有将的事,用水用土,能行吗?”

这时道儿进了院子,对东方朔直使眼色。

东方朔说:“道儿,没事,你就说吧。”

道儿说:“老爷,夫人,我哥哥说,皇太后派的六个宫女,其中四个与我哥哥很熟。那 个当头儿的,已经向我哥哥保证,说会及时把信传出来的。”

齐鲁女不太明白:“要宫女传信?传给谁?”

蒲柳子明白得很快:“传给我呗!我天天在宫外,等金娥的信!”

齐鲁女一听:“天哪!”一声,又流出泪来。

东方朔说:“道儿,只好请你辛苦一趟,陪蒲柳走一遭了。”

道儿说:“老爷放心,蒲柳的事,就是我的事儿。只是我屋里头的,已经……。”

东方朔明白他的意思。“好啦,云儿有喜啦,你屋里头的也有喜的,就老爷我,可要遭 灾啦!”

齐鲁女这才有点明白。“怎么?你真的让儿子去齐国?”

东方朔眼一瞪:“不去,行么?让他走一遭,死了心,也就罢了!”

齐鲁女却不干了:“哎呀,怎么你也糊涂啊!”

此时桑弘羊领着孔仅走了进来。齐鲁女连忙止住哭闹。

桑弘羊说:“东方大人,孔仅先生请到。”

东方朔向孔仅施礼:“孔大人,小儿的事,多多叨扰。”

孔仅客气地说:“东方大人,你的举荐之恩,小弟尚未图报。公子有事,我怎能不管呢?”

东方朔说:“多谢了,孔大人。你老家就是齐国,本人只想请你给蒲柳和道儿,找个僻 静的住处。”

孔仅满口答应:“好说,好说。东方大人,我在齐国都城临淄城边上,有柳园三顷,房 屋十间,紧挨着齐王的宫殿,园中仆人还有两三个。我来京城后,那儿一直空闲着,就请蒲 柳他们,住那儿就行了。”

东方朔致谢道:“那就叨扰了,孔大人。蒲柳,爹先给你说好,你去了齐国,一切听道 儿的,一旦有了定准的消息,就快作决断!”

蒲柳子高兴地直点头:“爹,孩儿不傻。走,桑弘羊,帮我整整东西!”

道儿顺手捉过两只鸽子。“老爷,你看,我有俩这玩意儿,保准给您捎回信儿!”

东方朔苦笑着说:“这个我信,你哥哥养狗是一绝,你养的鸽子,还能飞不回来?”

半个月后,齐王宫殿里,奏起了大乐。主父偃带着两辆彩车,一红一绿,来到齐王宫殿 外。齐王次昌急忙出来迎接,但脸上露出的,却是一幅忐忑不安的神情。他最近已被女人的 事情弄得很烦很烦,尤其是自己要被逼着和这个女人、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如今,自己 后宫的事情还没搞定,又从长安送了两个根子更硬的,他能不害怕吗?

更重要的,是他听说皇上派给他当相国的,可是一位心狠手辣的人物。推恩裂土之策, 是他献的,为此天下诸侯,恨之入骨,但却无奈。强迁富豪到茂陵,也是他的主意,连天下 无人不晓的郭解郭大侠都被强行迁去,且被武帝杀掉了!如今自己要迎娶的两位,不管是天 仙也好,地仙也好,可能都是催命鬼主父偃找来的绳索……。

主父偃不管齐王的表情如何,只是尽自己的礼节:“臣主父偃,拜见齐王殿下。”

齐王次昌忙将他扶起:“大人请起。大人,您是皇上给本王派来的丞相,本王要你多多 照应。”

主父偃却不说别的。“殿下,臣主父偃还带来了女儿。”

次昌茫然:“这……。”

主父偃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来个逼人就范:“殿下,听徐甲说,您已经同意了的?”

齐王次昌岂能说不行?“本王……好吧,那您又是本王的岳丈了。”

主父偃倒要谦虚:“岂敢,岂敢!”

次昌倒想早点了事,便说:“请问大人,这两辆车轿,哪位是公主,哪位是您的千金?”

主父偃招呼宫女们接公主下轿,金娥披红,主父偃的女儿披绿,全部将头蒙上。

主父偃笑着说:“殿下,公主是红花,我的女儿是绿叶。红花配绿叶,你就在花丛里, 尽兴地采摘吧。”

齐王次昌苦笑一声,心想,我就是马蜂,恐怕屁股上的钩子也被磨平了!不过,他还是 走向前来,笑着问:“大人,你说,我是先摘花呢?还是先摘叶?”

主父偃说:“当然是先看红花啦!这世间,谁不是先捡好的挑呢?”

齐王次昌却苦笑道:“大人,本王可是有点与众不同,本王生来就喜欢,把好吃的放在 后头。”

主父偃有点迟疑:“这……。”

这可由不了他啦。齐王次昌率先走到绿衣人面前,慢慢将主父偃女儿的头盖揭开。

那女子愈是浓妆艳抹,愈让人觉得像天罡地煞。她自己当然还要扮靓,居然还对齐王咧 嘴一笑。这一下,差点把齐王吓得昏倒。只听齐王次昌大叫一声:“哎哟妈呀!”转过身来, 拔腿就跑。

主父偃一看,这哪儿行?于是急忙在后边追了起来:“殿下!你慢点,还有一个呢!”

齐王次昌好容易找到个躲避女人的借口,于是越跑越快,边跑边说:“相国,你就让本 王多活几天吧!”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之骄子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