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之骄子》第13章 得道与求仙


渭水之滨。战鼓阵阵,战旗猎猎。

卫青与霍去病各率大队人马,分成两路,准备出发。由于公孙敖、张骞这次都奉命加入 霍去病的部队,而卫青的将领大都在朔方、云中一带,所以看上去西路军兵多将广,而卫青 的东路军则略显单薄。

他们互道珍重,刚要启程,只见东方朔身穿孝衣,骑着他那匹花脸白马,急急忙忙地赶 了过来。

公孙敖对卫青说:“大将军,东方兄长来了!”

卫青急忙出列,对东方朔双手一揖:“东方兄长,此时前来,有何要事?”

东方朔也不下马,对卫青说:“大将军,皇上他丧服在身,不能前来送行,特让为兄前 来有事相嘱。”

“兄长请讲,皇上有何要事?”

东方朔说:“皇上说,李广将军虽身经百战,却一直没立大功,皇上怀疑他的运气不好。 老将军如今已是年近七十,皇上担心他因求功心切,不顾身体,要请你多多照顾,别让他与 匈奴主力直接对阵。”

卫青心里感激皇上对臣子的挂牵。

李广将军的运气确实不好,每临大战,他总会出点小岔子。上次被俘,虽得以生还,但 实在让人为他捏一把汗。北上河套,卫青让他守住云中,断绝于单太子与渔阳的连接,可他 立功心切,很不高兴。这次让他不直接与匈奴作战,看来也是件难事,但卫青还是点了点头: “兄长请皇上放心,卫青一定会照顾老将军,不让他有任何闪失。”

东方朔又道:“皇上还说,上郡有个叫赵信的将军,曾给皇上上书,好像有些见解。皇 上的意思是,让他代李广将军当先锋,用他一次,以试其才。”

“卫青遵命。”

东方朔放心地:“那好。你们起程吧。”

霍去病飞马过来:“干爹,何不让辛苦子也来战场上,与孩儿一道杀敌?”

东方朔看了他一眼:“我也想让他去。可是皇上身边也要人。”

卫青想了一下,小声对东方朔说:“兄长,小弟有一事相求。”

“噢?快说吧。”东方朔知道,卫青很少有事求人。

卫青迟疑了一下,说道:“那主父偃死后,兄弟最担心是那个李少君,他在皇上身边兴 风作浪,为所欲为,皇上为其所惑,让臣等于心不安。”

东方朔点点头:“是啊。你想怎么办?”

卫青说:“兄弟想请兄长出个计策,务必将此妖孽除去。”

东方朔想了想。“这个……。好!我有办法了。我这就回去,请求皇上,把庄助和辛苦 子调到去病军中。”

卫青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东方朔笑了。“兄弟,为兄答应你除掉此贼便是了,你不要多问!”

卫青当然相信东方朔,便说:“那好,兄长请多保重。去病,你在此等候辛苦子他们, 我先行一步!”说完手一挥,他所率的二十万大军,齐齐整整,向北进发。

霍去病急了:“干爹,你快点回去,对皇上说,我求求他啦!”

东方朔笑了笑。“好吧!老子按照小子命令行事!”

永乐宫中,武帝一身孝服,正在为母亲守灵。东方朔来到面前。

武帝问道:“爱卿,大军出发啦?”

东方朔说:“卫青出发了。可霍去病,还在渭水边上,等人哪。”

武帝问:“他等谁?张骞?或是堂邑父误了期?”

东方朔摇摇头。“皇上,去病他求你,借你身边的两个人,前往助战。”

武帝说:“行啊!除了爱卿,哪个都可以!”

“去病说,他要辛苦子和庄助两位护驾侍卫,一同前往。”

武帝叫道:“好哇!省得他两个,在我身边形影不离的。辛苦子,庄助!”

辛苦子和庄助应声而至:“臣等在!”

武帝说:“朕命你两个,随霍去病将军大军西征。你们两个,可要给朕争气啊!”

辛苦子跪下说:“请皇上放心,小臣一定不负重望!”庄助也跪下了,却不说话。

武帝问道:“庄助,你怎么不说话?不敢去么?”

庄助也上前一步,跪下说:“臣庄助万死不辞!只是,臣要交待一下。”

武帝不解地说:“你在长安,没有亲人,向谁交待啊?”

庄助看了看东方朔一眼。“这……。”

东方朔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要向刘陵交待一声。东方朔心想,就是让你离开刘陵,我 才使出此计的!于是他急忙插话:“皇上,庄助是李少君推荐来的,要给李少君说一下,对 不?”

他一边说,一边还对庄助使了个眼色。

庄助这下子明白了。“对!对!请东方大人帮臣交待一下,臣这就出发!”

辛苦子拉着他的手,说道:“快走,追霍去病将军!”二人急急而出。

看着他们的背影,武帝说:“爱卿,朕可以将图谋不轨之心,感化成正人君子,你信么?”

东方朔点点头:“皇上,臣相信。可是臣还要请陛下小心。”

汉武帝也点点头。“那好,你去告诉李少君,朕要为母守丧三个月,他的仙药,暂时别 炼了。”

东方朔劝说道:“皇上,作为一国之君,国家大事为要,为父母守丧,一月足矣。”

武帝惊问:“一个月就可以了?不行,那样,公孙弘等儒者,会有话说的。”

东方朔不以为然:“皇上!你是一国之君,那么多要事要办。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没事可做的人,别说给父母守孝三年,他们本来就该随父母而去的!可您,匈奴要除,大军 粮草要督,老百姓的苦难,你要挂在心上!只管守孝,这些如做不好,先皇和太后在天之灵, 会大为不安。那样,才是真正的不孝呢!”

“那你说,朕该怎么办?”

“别理那些儒生的酸文假醋!先皇谢世时,太后也就让你守丧一月,这是母命,你现在 依母命行事,谁敢说不字?”

武帝拍案而起:“好,朕听你的。一个月后,你让蒲柳与金娥成婚吧,朕还想去贺喜哪。”

东方朔说:“这个哪用皇上操心?他们两个传信回来,说就在临淄读书种田,植树喂羊, 不愿再回长安了。”

武帝惊奇:“有这等事?”

东方朔笑着说:“皇上,这两个孩子,小时都在农家长大,就由着他们去吧。”

武帝也笑了。“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他们这样也好哇。”

东方朔说:“皇上,臣最担心的,还是军粮。朔方城一建,把府库都搞空了,臣担心这 次军粮不继,卫青和霍去病这两支大军,可就难啦。”

武帝点点头。“都是那个主父偃,朕的错,就是听了他的!不过,爱卿放心,张汤会有 办法把粮草筹齐的,朕亲自督促”!

李少君炼丹处。里面浓烟外冒,外边,刘陵等得无聊。

东方朔悄悄来到。“哟!刘郡主,这么闲暇呀!”

刘陵搓了搓手:“好个李少君,他关起门来,不让我进去!”

东方朔说:“我来传皇上旨意,看他开不开门!”正要敲门,突然他又停了下来。“哎 ──,郡主,你认识庄助吗?”

刘陵倒是坦然:“认识啊?这个死鬼,跑哪儿去啦!他好几天没回来了!”

东方朔点点头,“原来那是郡主的相好。他的去处,我可知道啊。”

刘陵面色微红:“东方大人,你知道他的下落?”她担心东方朔不告诉她真情,又加一 句:“不怕你见笑,本郡主让他,帮我练功。”

东方朔心想,你不说,我还不明白?“那好!只是,他的底气,可比不上李少君,李大 仙哟!”他先在火上浇点油。

刘陵央求他:“好啦,东方大人,你快告诉我,庄助他到哪儿去啦!”

东方朔慢慢地说:“郡主,他被皇上派去杀敌啦,此时正在霍去病的军中呢!”

刘陵惊道:“啊?皇上怎么会要他去?这个死鬼,也不告诉本郡主一声。”

东方朔说:“郡主,东方朔的儿子东方辛苦,和庄助一道去了军中。我都没心疼,你心 疼啦!”

刘陵面色更红:“东方大人,你知道,本郡主要练功……”

东方朔乐了。“好,我再给你把会仙功的请出来!”说完边敲门,边大叫:“皇上有旨, 快快开门!”

门马上被打开了。李少君已是须发皆白,更为苍老。东方朔进来,刘陵也跟着进来了。

李少君先问:“东方大人,皇上要你来取药?”

东方朔说:“李大仙人,皇太后刚刚谢世,皇上正在守丧,你还要给皇上送药,你不要 命啦!”

李少君连连赔礼:“东方大人,小仙糊涂,小仙忘了此事。”

东方朔看了他一眼,又看看刘陵:“皇上说啦,这一个月,他虽不用药了,可你还要炼。”

李少君不解:“那我炼了,给谁服用?”

东方朔用手指了指他的脑袋:“你自己啊?你对皇上说,这药要结合男女双修来用,皇 上觉得效用不大,就让我传命予你,在这一个月内,定要炼出要诀,呈皇上御览。这不,我 还带来刘郡主,不信,你问问她?”

刘陵高兴得很:“可不是吗?皇上说了,不许你再拒绝我!”

李少君有些惊慌:“东方大人,刘郡主,小仙求求你们。”

东方朔不管这些:“一个月后,你再求皇上吧!”说完关上门,扬长而去。

而刘陵则笑着逼近李少君。她顺手从罐子中拿过几颗药来,要李少君服下。

李少君面如死灰,只好服下。

武帝服丧期间,一身素衣。张汤在其身边,禀告钱粮之事。

武帝有点着急,说话也就不那么平和:“张汤,这钱粮之事,你到底是能办,还是不能 办?”张汤惊恐地说:“禀皇上,臣已尽力了。前两年的盈余,全让建朔方城,给用完了。”

武帝怒道:“可朕要建城时,你却跟着主父偃说,钱粮充足!现在,怎么就不够了?” 张汤转过去跪下:“禀皇上,没料到建那座城,要那么多的钱啊!臣已尽力搜刮,可是,这 两年水灾频繁,收成不好啊。”

武帝叫道:“卫青的二十万大军,因军粮不足而无法进兵。你说,朕这仗,还打不打?”

张汤再次磕头:“皇上,仗是要打的!可是为臣,眼下只能保证河西霍小将军的军粮, 按期供应,不会有误;而卫青大将军的军粮,要迟上十天,才能运到。”

武帝瞪大了眼睛。“十天?再过十天,卫青就出兵一个月了!”可他转念一想,杀了张 汤,也没用啊?征粮还得靠他!“那也好,十天之内,军粮再筹不齐,朕可要拿你是问!起 来吧!”

张汤爬了起来。他见武帝怒气稍转好一些,便又说:“皇上,目前钱粮缺乏,主要原因 之一,是诸侯都能铸钱。臣以为,皇上要将造币之权,收回朝廷手中,才能独得钱粮大权啊。” 武帝觉得他的话有道理。“那好,你拿出个办法来,朕下诏,照办就是啦。”

张汤跪谢:“臣谢皇上恩准。”

晨曦初露,雄鸡长鸣。

东方朔还在睡梦中迷糊,齐鲁女照着他的屁股几下,愣把他给打醒了。

“起来,起来,太阳晒屁股了!”

东方朔抬起头,向外看看,又睡下了。嘴里嘟囔着:“捣什么乱?”

齐鲁女将东方朔拉起来。“你倒是能睡,我一夜都没睡成你知道吗?”

东方朔这才爬起来:“夫人,出了什么事?”

齐鲁女无奈地说:“要么都不生,要么一齐生!”

东方朔摇摇头:“什么生不生的,快说明白点啊!”

齐鲁女这回说清了:“云儿早都过十个月了,却一直不生;道儿老婆才七个月就守不住 了。”

东方朔又倒下了。“我一个大男人,你让我睡觉吧,生不生的与我有什么关系?”

齐鲁女叫道:“可昨晚上全都生了!”

东方朔惊而坐起:“啊?怎么一块儿生?”

齐鲁女笑着说:“云儿昨晚上叫肚子痛,我知道要生产,忙去帮着接生。可道儿那个老 婆,在一边看着看着,就往地下一坐,也生了下来!”

东方朔笑了。“哈哈哈哈!这不稀奇,晚上你撒尿时,我也想撒呢!”

齐鲁女推了他一把:“不要脸!”

东方朔穿上衣服:“不说笑了,是男的,还是女的?”

齐鲁女说:“云儿生了个女的,道儿却得了个儿子。”

东方朔大喜。“好啊!郭大侠如今儿女双全,杨家又有了后。夫人,你是积了大德了!”

齐鲁女头一转:“还积大德呢,我都愁死了。”

东方朔问:“愁什么啊?”

“我愁怎么养活啊。”

东方朔以为夫人担心没钱,就说:“夫人放心,这全包在我的身上。”

齐鲁女笑了。“包在你身上?云儿没有一滴奶水,也包在你身上?”

东方朔这下愣了:“啊呀夫人,你这不是叫公鸡生蛋嘛。”

齐鲁女只管说自己的:“那云儿也是的,整天不思茶饭,哪来的奶水?”

“我倒要问你,道儿老婆有没有奶水喂孩子?”

“那胖妞,不愧是个吃皇粮的,奶水可多着呢,多得让孩子吃不完──”说到这儿, 齐鲁女一拍脑袋,“呃,对了,我都晕了,让那个胖妞两个一块奶不就行了吗。”

说完,便急匆匆出去了。

东方朔看着她的背影,不禁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走出房门,伸伸懒腰,活动活动 腿脚。不料此时,杨得意慌张地跑了进来。

东方朔又乐了:“呃,得意!你倒快,兄弟媳妇刚生,你就来了?”

杨得意眼睛一亮:“什么刚生?我兄弟媳妇生孩子了?男的还是女的?”

东方朔当然要戏他一下:“那,你就猜一猜喽!”

“嗨!大人!我都急死了,你还让我猜!”

东方朔更乐:“得意啊,你兄弟媳妇生孩子,要你急死干嘛?”

杨得意气得头上冒烟:“东方朔啊东方朔,我兄弟媳妇生男生女都行,可我急的,是 皇上那边!”

“皇上那边怎么了?他前天满丧脱了孝服。昨天肯定是在找补回来啊?”

“你说的也对,也不对。”

“什么叫也对,也不对?”

杨得意的话开始颠三倒四:“皇上!皇上他昨天一脱孝服,就让人打听边关的消息。张 汤说军粮全部送到,可边关却没有战报。皇上这下就急了。张汤见皇上着急,就把丽娟叫来 陪陪皇上。”

东方朔插话:“你倒是慢慢说,张汤这主意不坏啊!我没说嘛,皇上要找把这一个月的 寂寞,找补回来!”

杨得意:“嗨!大人,不知怎么的,皇上一开始不行;他就让我拿药,我把三颗老药丸 子递给他,他一下全吃了!”

东方朔瞪大了眼睛。“天那,那可不得了哇。”

杨得意说:“大人,皇上他倒没大不了的事,只是头晕而已。可那丽娟,眼看就不行了!” 东方朔不笑了:“快找太医啊!你找我有什么用?”

“找啦!可太医说,他们也没办法,解铃还得系铃人。皇上就让我去叫李少君!”

“那你找李少君去,来我这干啥?”

“我去找李少君,可他死活都不开门!皇上说你也能治这种怪病,让你开个药方。”

东方朔却不干了:“我什么时候又能治病了?”

“上次主父偃的病不是你治好的吗?皇上说,不仅丽娟的病你能治好,那个李少君的病, 也非得你治不可!”

东方朔摇了摇头。他想了又想,便拿过笔来,随手抄过一块汗巾,在上面写了一个药方, 递给杨得意。

杨得意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

秋之三月,如患素女之疾,可煎服下药:

茯苓三两  防风二两  桂心二两
白术三两  细辛二两  山茱萸二两
薯芋二两  泽泻二两  附子二两泡
干地黄二两 紫菀二两  牛膝三两
芍药二两  丹参二两  黄芪二两
莎参二两  苁蓉二两  干姜二两
玄参二两  人参二两  苦参二两
独活二两

杨得意一看,便乐了。他问东方朔道:“这么多的药,怎么个服法?”

东方朔笑着说:“这二十二味药,除了附子二两,要用水浸泡之外,其他一律筛净捣烂, 用细火煎熬,然后做成药丸一样的东西,一次服上五颗。”

“有什么禁忌服之物么?”杨得意笑着又问。

“酸、辣、咸、荤,一律不沾。”

“东方朔啊东方朔,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套?”杨得意把话问完了,却还有点不相信。

“啊?你不相信?不信,我就收回!”东方朔伸手就夺。

杨得意哪儿肯让?“东方朔,你上当了。皇上和那丽娟生病是真,可是李少君已经开了 药。皇上让丽娟服了,没用;才让我来找你,让您试试看的!”

东方朔瞪大眼睛:“那李少君开了多少药?”

“李少君开了三七二十一味药,和你这药方上写的一模一样,就是没有你这最后一剂, 什么‘独活’!‘独活’是什么东西?”

“我哪儿知道?你让皇上自己去猜,猜不着再去问李少君吧!”东方朔笑着说。

“李少君确实病得不轻。他把那刘陵拼命往外赶,可就是赶不走,如今皇上也替他着急 呢!”杨得意说。

“你回去告诉皇上,李少君快要成仙了,他像树上那个蝉一样,正让刘陵帮着他褪皮。 褪了皮,就成仙了!”东方朔没有好气地说。

“东方朔,我要问问你,为什么你开的药,前二十一味药和李少君写的一模一样?”杨 得意还要问个究竟。

“你还要不要这药?不要你就让我拿回来!告诉你吧,有些事情,你这个当太监的,还 是不懂为好!”

听东方朔这么一说,杨得意的脸倒是红了一下,不再问了。他抬脚刚要回宫,突然想起 道儿老婆生孩子之事,于是又兴奋起来,他拉住东方朔的胳膊,问道:“东方兄长,我兄弟 媳妇,到底生了个啥?”

东方朔一脸的不高兴:“和你不一样。”

杨得意大失所望。“怎么?是个女的?”

“和你不一样,难道就是女的?告诉你吧,她给道儿生个带把儿的!和你也不一样啊?”

杨得意高兴地跳了起来。“不一样,是不一样!只要带把的就好!带把的最好!说一千, 道一万,都不能让他再跟我一样了!”

东方朔回到房内,翻了翻竹简,发现自己刚才开的那些药,和竹简上写的并没什么差错, 便放下心来,坐到椅子之上,想小憩一会。不料此时道儿在外头大叫:“老爷,又来了!”

“什么又来了?”东方朔以为杨得意又来了,有点烦。

“鸽子,鸽子又回来了!”

东方朔高兴地从道儿手中拿过鸽子,慢慢解下鸽子腿上的一块绢布。只见蒲柳子在上面 写道:

老爹:孩儿遵命,以孔车之名,收回主父偃之骸骨,浇到齐之沃野。其妻其女,奉养我 处。只是那义纵在临淄,反攻倒算,凡与主父偃有来往者,一律打入死牢;并迫使那些收受 黄金的泼皮无赖,交回主父偃所赐五百金,半月为限,交不出者入监。临淄街头,黑云压城, 人心惶惶。蒲柳请老爹授计,解齐民于倒悬!

东方朔看了此信,心中一冷。没想到临淄百姓,刚见烹死恶狗,却又面临豺狼!皇上所 派的五郡太守一日不能到任,义纵就要在齐国多呆一日,齐国百姓,决无好日子过。他不禁 又坐回椅子,沉思起来。

可是没过多一会儿,院内又传来杨得意的大喊大叫声:“东方朔,东方朔!”

东方朔没有好气:“杨得意啊杨得意,你想抱孩子,就进前院,今天怎么老给我捣乱!”

杨得意也急了起来:“我要能抱孩子就好了,这回屁都抱不成!”

东方朔才知道出了事,忙出来问:“又出了什么事?”

“我拿着你的药方,见了皇上。皇上说:‘这独活之物是何’?我说了:‘皇上,东方 朔说他也不知道,说只有皇上您知道’。皇上就点了点头,然后将你写的那个方子烧了!”

“烧了就对了,那你还急什么?”东方朔问。

“那丽娟只吃了李少君开的二十一味药,突然就不省人事!皇上又让我找李少君,可那 李少君也不省人事!”

“我看你也不省人事了,干嘛老缠着我?”东方朔今天确实有些烦。

“你以为我愿来找你?有机会,我还真想去抱抱孩子呢!是皇上让我来叫你,速到李少 君那儿去!”

东方朔再也不说话,抬腿就往院外走。杨得意向前院看了一眼,急忙跟着东方朔,走向 院外拴着的两匹马前。

东方朔和杨得意二人匆匆忙忙来到李少君炼丹处。只见那里大门紧闭。东方朔和杨得意 用力敲门,却没人理。

杨得意看了东方朔一眼:“里边的人别都死光了!”

东方朔一惊。他急忙抽出剑来,从门缝中穿进去,然后用力一挑。只是“哗啦”一声, 锁破门开。

二人进到房中,只见遍地黑烟。刘陵不知去向,李少君一个人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

东方朔告诉杨得意:“快,快去告诉皇上,说李少君也快不行了!大仙未过河,自己变 成了泥,怎么去救别人呢?”

“哎,是。”杨得意急忙回去交差。

东方朔拍了拍李少君的脑袋。“李少君,李大仙人!仙人怎么不行啦?”

李少君慢慢睁开眼睛。“你?东方朔?我……

东方朔乐了。“李大仙人,你才五十多岁,又有药,怎么就玩不过她刘陵啊!”

“这臭……婊子……太厉害……淮南王……家的……内功……害死了……我。”

东方朔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李大仙人,这回你该说实话了吧。”

李少君摇摇头:“我……我要……见……皇上……。”

东方朔见他如灯将灭,于是眼珠儿一转,索性给他加个催命符:“李大仙人,皇上吃了 你的药,把丽娟都给幸死了,正在找你算账呢!”

李少君这一惊吓,非同小可。“啊?好……好……,死了……我才有伴……。”说完竟 昏了过去。

东方朔大笑。“哈哈哈哈!仙人,李大仙人!皇上,你看看,这就是你所信赖的仙人!”

一转眼,李少君又醒了过来。他朝东方朔看了一眼,精神突然倍增。他向东方朔莞然一 笑,口中喃喃说道:“凡人之所以衰微者,皆伤于阴阳交接之道尔。夫女之胜男,犹水之胜 火。知行之,如釜鼎能和五味,以成羹霍。能知阴阳之道,悉成五乐;不知之者,身命将夭。 何得欢乐?可不慎哉?”

东方朔见他回光返照,便接着他的话,朗声说来:

“彭祖曰:‘爱精养神,服食众药,可得长生;然不知交接之道,虽服药无益也。男女 相成,犹天地相生也。天地得交会之道,故无终竟之限;人失交绝之道,故有夭折之渐。能 避渐伤之事,而得阴阳之术,则不死之道也’。李大仙,我说的对吗?”

李少君大吃一惊:“东方大人,你怎么知道这些?”

“哈哈哈哈!李大仙,我原来以为你真的会什么仙术。原来你所守之一生的,就是我东 方朔读过的《素女经》!可惜你所读的《素女经》并不完全,你只知素女之道,不知彭祖之 道,难怪你连刘陵都敌不过!”东方朔点醒了他。

“东方大人,小人只得到《素女经》的残篇断简,没想到大人得之彭祖真传!小人早知, 要拜你为师啊!”李少君悔恨已晚。

“那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何人物,今年到底五十几岁?”

“小人李瘪三,今年五十四岁,原是齐国一介儒生。小人生性好色,由此日渐衰老,于 是到山中寻找仙药。小人偶然于玉壶山内,得到《素女经》残篇,便弃儒学道三年,然后去 到淮南王处找出路。不料淮南王不理小人,于是我便来到长安。东方大人,请你救我!”

“哈哈哈哈!你终于说了实话。就你这点水儿,还和淮南王比试?连我东方朔都不如! 我东方朔在长安一年一个小妾,也没到你这个地步!”东方朔对李少君一味嘲笑起来。

“是啊!东方大仙,我早知道你是真正的仙人,只恨与你无缘。东方大仙,你救我一命 吧!”说完,他爬下床来,抱住东方朔的脚。

东方朔抬起一脚,将他踢得翻了一个跟头。“我来给你治!像你这种无能之儒,还要学 道,还要骗人,还要弄什么鬼神!让我给你再治一治!”说完,又是一脚。李少君又翻了一 个个儿,昏倒于地。

炼丹房外,武帝在杨得意的陪同下,急忙走近这个屋子!杨得意边走边说:“皇上,你 身体要紧啊。丽娟不行了,让张汤再帮你找一个。别伤心啊。”

武帝说:“嗨,你又不是男人,你怎么知道,我在悲伤什么?快走,快走!”

二人进了炼丹房,发现李少君还在抱着东方朔的脚。

武帝大为吃惊,他先奔向李少君:“李少君,李仙人!你怎么也……。”

东方朔对杨得意撇了撇嘴。

杨得意以手指放到嘴边:“嘘──。”原来李少君又睁开了眼睛。

武帝叫道:“少君,仙人!你醒醒!”

李少君定睛一看:“啊?皇上?”

“李少君,仙人!你不能走啊!。”

李少君喃喃地说:“皇上……小仙想请……皇上下诏……请东方大仙……帮小仙……治 上一治……”

武帝从那个药方上知道,东方朔比李少君要高明得多,但他还是不想让李少君死,他还 要替李少君说话:“东方爱卿,你就看在朕的面上,给他诊治诊治吧。”

东方朔不好让武帝难堪,便伸出手来,捏捏李少君的腕子。

过了好一会,东方朔才慢慢地说:“皇上,《素女经》说,男女交合,有七损八益。这 位李大仙,八益一点都没得着,七损却个个尝到。他这脉中,汗泄气少,谓之‘气绝’,此 一损也;肺伤咳逆,谓之‘溢精’,此二损也;阳萎精竭,谓之‘杂脉’,此三损也;腹热 唇焦,谓之‘气泄’,此四损也;便秘失禁,谓之‘关厥’,此五损也;目冥消渴,谓之‘ 百团’,此六损也;如此六损,还可有救;可他眼下力作疾行,劳因汗出,连施不止,血枯 气竭,皮虚肤急,茎痛囊湿,精污血败,已是最后一损,叫做‘血竭’。到了血竭这一步, 可就没治啦!”

武帝大惊,他向李少君问道:“李仙人,东方爱卿所说,是实情么?”

“是……是的……千真万确……皇上……都是……刘陵那个……臭婊子……害了我…… 害了我……啊!”李少君大叫一声,又昏了过去。

武帝抬起头来,四周看了一看:“刘陵!刘陵呢?得意,你去告诉张汤,务必把刘陵给 我抓住!”

杨得意听此,转身就走。李少君却又睁开眼睛,对武帝说:“皇上……本来……本大仙 ……要等你……等你成仙……再回老君……身边……可刘陵……害我……我要陪着……丽娟 一起走……。”

东方朔鄙视了他一眼,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骗?”

“小仙……不骗皇上……皇上……我要陪着……丽娟一起走……。”

武帝听不进东方朔的话,却惊讶地问:“少君,你怎么能把朕的爱妃也带走?”

李少君诡谲地笑了一下。“皇上……您的真气……都给了丽娟……丽娟……她也成仙啦 ……”

武帝从来没料到,是自己的真气促使丽娟成了仙!他急问道:“啊?仙人!那朕怎么办?”

李少君有气无力地说:“皇上……不死之书……在淮南王……手中……快去……找吧… …。”

说完便闭上眼睛。

东方朔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武帝却还在叫:“少君,仙人!”

东方朔走过来,悄悄地说:“皇上,您以为他真是仙人?仙人还会死?”

武帝这才有点清醒:“这……。”

外边又一太监过来,原来是徐甲。

武帝问道:“怎么回事?”

徐甲小声说道:“启禀皇上,丽娟她已走啦。”

武帝又陷入痴迷之中:“他们都走啦,朕怎么办?”

东方朔沉着地说:“皇上,李少君他纵欲过度死了,跟常人一样,是死了!丽娟和他一 样,也是纵欲……。”

武帝对他这种说法大为不满:“胡说!他和丽娟都成仙了!朕也要成仙!东方朔,你要 想办法,帮朕把淮南王手中那类不死之书找来,给朕看看!”

“这……”这回是东方朔不知所措了。

日已近午,小院之内,阵阵婴啼。

又一阵婴儿哭叫声随风入耳,东方朔伸出手来,堵住耳朵。房内是他翻得乱七八糟的竹 简。他一面翻,一面摇头。

齐鲁女进到屋中。她见一地书简,便生了气。“当家的,皇上让你求天书,你还真找? 有一天,皇上让你上天请神仙,你也去?”

东方朔无奈:“可我也不能溜哇!”

齐鲁女倒是痛快:“不能办就溜!长安有什么好的。我看蒲柳和金娥,两个在临淄,比 我们活得舒服多啦!”

东方朔拉她坐下来。“我说夫人哪,要溜,也得是时候。皇上的千古一帝还没做到呢!”

齐鲁女痛斥道:“哼!就怕到了皇上成为千古一帝时,你就成了千古小丑啦!”

东方朔惊叫起来:“说得好,说得好!千古小丑。为什么我东方朔要做千古小丑,不能 做千古一帝?谁让我不生在刘家呢?要是我……”

齐鲁女忙用手堵住他的嘴。“别胡说了,坏都坏在你这张嘴上!”

东方朔的嘴被堵住,可他还在呜噜呜噜地说什么,只是没办法说清楚。

这时云儿抱着儿子进了屋。云儿见他们两个怪怪的,一个堵嘴,一个要挣开,自己也不 好意思起来,忙说:“哟!夫人,你给东方大人什么好吃的?”

齐鲁女松了手。东方朔顺势点点头,接过孩子。“嗯,好吃,好吃!夫人,快,快给孩 子一点吃!”说完便向夫人做个鬼脸。

齐鲁女知道上当,打了东方朔一下:“谁让你吃完了哪!下次再弄吧!”

东方朔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线。笑罢,他转向云儿:“云儿,郭大侠墓边的房子我已经让 人修建好啦,你可以去看看。皇上把终南山的那块地,封给了蒲柳和金娥。我拿出三顷来, 还了孔大人,剩下的全归我们,郭大侠他是歇在自己家的地里啊。”

霍云儿泪水欲出:“谢谢大人。您对郭家的大恩大德,让我何以为报?”说完就跪下磕 头。齐鲁女拉起云儿:“云儿,你就别客气。看咱这儿子,多漂亮。呃,咱那女儿怎样了?”

霍云儿说:“多亏夫人和道儿媳妇,现在可好啦。”

齐鲁女笑了。“那胖妞奶水还真多!下回见到皇上,我可要谢谢他了。”

“谢他什么?”东方朔问。

“谢谢他送给我们一头奶牛!”齐鲁女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东方朔憋住笑声,说道:“我说夫人哪,话可别这么说。”

霍云儿却笑不出来,她眼圈一红,“夫人,我们一家的命,都是东方大人给的。云儿今 天来,是请东方大人给我的孩子取个名儿,不然……。”

齐鲁女急忙应承:“对,对,别找什么天书啦,给咱娃取个好名字。”

东方朔说:“取名字……那就叫郭……郭……。”

齐鲁女打了他一下:“你昏头啦!按你那天应承的,这孩子不能姓郭!”

东方朔不明白:“那姓什么?”

齐鲁女对云儿换了个眼色:“跟你的姓,姓东方!”

东方朔这才明白过来:“这……。”

霍云儿不好意思地说:“夫人说得对,两个都得姓东方。”

东方朔叹了口气。“咳!那就叫东方解,郭解的解。”

齐鲁女和云儿都点点头。齐鲁女又疑惑地问:“要是皇上细细问来不会露馅儿?”

东方朔道:“咳──!皇上要问,我就说,孩子出生时我正在吃螃蟹。螃蟹的蟹还不成! 这孩子,将来说不定会像螃蟹一样横行天下呢!”

东方朔怀中的小男孩学着说:“蟹──蟹──”。

霍云儿笑了。“好吧,儿子就叫东方蟹了。大人,还有女儿呢。”

齐鲁女说:“这女儿可是咱家的掌上明珠。”

东方朔紧接着:“好,说得好!就叫她──东方之珠!”

建章宫中,武帝更加烦躁不安。

卫青和霍去病的两路大军去疆场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取胜的消息传来。两军对峙而不决, 原因还是军粮不济。

张汤被叫在一旁,他吓得哆哆嗦嗦,一边听命,一边偷偷地观察武帝的脸色。

武帝对卫兵发脾气:“怎么,又是半个多月没消息?再派出十路探马,不管是好消息还 是坏消息,都来向我禀报!”

侍卫兵忙说:“是!”

话刚说完,就有一个侍卫飞跑进来,喊道:“皇上!西路探马来报!”

武帝眼睛亮了起来。“有霍去病的消息?快让他进来!”

那士兵满面尘土,气喘吁吁地跑进宫来,嘴中叫道:“皇上,皇上!”

武帝急问:“霍去病他们怎么样了?快说!”

那士兵由于太累,半趴在地上说:“皇上!霍将军率羽林军和十万精兵,横扫匈奴西路 的十五万兵马,一路打过玉门关,先灭了折兰、卢侯、蒲类,逼迫匈奴昆邪王投降,然后挥 师北上,将匈奴休屠王大部消灭,又西进灭了鄯善、车师和轮台,匈奴西部有十七个属国, 已经投降了!”

武帝大喜过望,高兴地站了起来。 “好!霍去病是我大汉的千里驹,无往而不胜啊!”

这个士兵刚刚说完,又一名侍卫急急上来。在他后边,跟着老臣公孙贺。

公孙贺见到皇上就跪下:“臣公孙贺求见皇上!”

武帝这回不太着急了。“公孙爱卿,快快请起。来,赐坐!”

杨得意急忙送上坐椅。

公孙贺站着不坐下。“皇上!卫青大将军按皇上旨意,分兵三路,准备合击匈奴‘一只 鞋’。”

“现在怎么样?”

公孙贺接着说:“皇上!你还记得,当时李广将军听说让他当右路军,连拜都不拜就走 了。他因心中不满,使部队行动迟缓,结果误了军期。”

武帝一惊。误了军期,可是要杀头的啊!

公孙贺接着说:“左路军赵信,一意孤军深入,现在已被‘一只鞋’围住,卫青大将军 正在率兵解围。”

武帝又是一惊。

“皇上,将士们个个奋勇当先,破敌之围没有问题,可我军粮草已耗尽,得赶紧补给!”

武帝点点头。“嗯,张汤!”

张汤一惊:“臣在!”

武帝严厉地说:“命霍去病速从西路撤军,班师回朝;再调二十万担军粮,立即转供卫 青大将军!”

张汤如释重负:“臣遵旨!”说完急着溜走。

“东方爱卿,东方爱卿!”武帝突然叫道。

东方朔急忙从一旁闪出身来。

“东方爱卿,前几天,朕记得你亲口说过,有七损八益。你历数那李少君的七损俱全, 可八益是什么,你却没说啊!”

“皇上,什么八益?臣也不知啊?!”

“哈哈!你别给朕来这一套!今天晚上,你就在宫中,把那八益是什么,一一告诉于朕。 不然,你就别回家喽!”武帝笑着说。

东方朔看了看武帝,心中埋怨自己,当时怎么就一味地声讨李少君,不知不觉地走了嘴 呢?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之骄子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