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之骄子》第17章 王侯天伦


元狩元年,一个多事之秋。

淮南的乱子刚刚平息,衡山王那边事情又起。而匈奴“一只鞋”更不是盏省油的灯,听 说他得到了赵信之后,尤其是那赵信听说武帝诛灭他的九族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地在边境招 惹是非。那赵信,居然为“一只鞋”出主意,在沙漠的水肥草美处建立了一座城池,名字就 叫“赵信城”,说是要把投降匈奴的汉人全部安置在那里,用汉人与汉人对垒!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于国库空虚。连年对外征战,对内平叛,对功臣的封赏,特别是对来 降者的无度赏赐,当然,还有为建北边的朔方城,使得大汉的钱粮如输血一样,源源不绝地 流向无底之洞,血管越来越细,使军队的正常军需都受到了影响!

丞相公孙弘快不行了。可说来也怪,公孙弘平时一点也不考虑这些国家大事,因为军队 是卫青的事,粮草是张汤的事,与诸侯周旋是东方朔的事,各地的政务是诸王侯的事,京畿 治安是义纵的事,一切的一切,都是皇上的事,他这个丞相,除了去太学讲讲课之外,面临 的便是无所事事。可现在在病榻上他却开始关心起许多事来,他才觉得世上还有不少的事等 着自己去做,他恨自己已经没有做事的力气了。

黄昏时刻,丞相府中。公孙弘已是奄奄一息。卧榻之上,他要完成最后两件大事。他看 了看守在一旁的儿子公孙度,示意让他走到跟前来。

“儿啊,为父今年七十三岁,和孔夫子一样的高寿。孔夫子一生困顿,可我能在丞相位 上无疾而终,你说,为父还有什么遗憾的呢?”

公孙度领会了父亲的意思,便说:“父亲,孩儿以为父亲位至人极,且得善终,这是最 大的喜事。在你之前,许昌,庄青翟,窦婴,还有田鼢,没有一个是善终的。父亲能够寿终 正寝,没有遗憾。”

“不!儿啊,为父虽然位至人极,可是皇上并没有对我言听计从。尤其是他,嘴上说可 以‘独尊儒术’,实际上用的都不是儒生。这是我有生之年的一大遗憾啊!”

公孙度安慰道:“父亲,皇上早就说可以独尊儒术了。至于他怎么尊我们不去管他,反 正后人知道,在你当丞相时,没有坑儒,而是尊儒。青史有个好说法也就够了,没有人会认 真琢磨里头的是是非非。”

公孙弘头脑却清醒得很。“不对!皇上身边有东方朔的三千块竹简,皇上整天就看那些 玩艺儿,为父的话皇上一句都听不进去。这个东方朔,将为父戏弄得无地自容。没能治倒东 方朔,是为父终生最大的遗憾啊!”

公孙度再来安慰他:“父亲,东方朔已经完了,皇上将他贬到武陵郡的深山中去了。”

“不!你不懂!武陵郡就在衡山郡边上,皇上明着贬他,实际是让东方朔去监视、劝说 衡山王。因为衡山王是淮南王的弟弟,是皇上唯一还活着的叔叔。皇上不想让他再反了,不 然,皇上的叔叔辈就被他杀光啦!”

公孙度不想再费口舌,就说:“父亲,您就不必去想这事了。”

公孙弘摇摇头:“不行!为父这些年,别无他求,就琢磨一个计策,想看他东方朔的笑 话,报东方朔讥我儒者之仇!公孙卿来了吗?”

“孩儿已叫他在外等候。”

“让他进来。”

一个瘦高个子走了进来,这就是公孙卿。他很礼貌地说:“侄儿拜见伯父大人。”

公孙弘抬起头来,招呼他走近些。“卿儿,伯父作为丞相,却没让你当官,你恨我吗?”

公孙卿眼睛里露出几分无奈:“侄儿得以养尊处优,得以知书达理,便是伯父最大的恩 赐。”

“嗯。”公孙弘点点头。他指了指儿子公孙度,说:“论头脑,你比他要聪明得多。可 聪明未必能当好官。”

“伯父,小侄聆听您的教诲。”

“伯父不仅让你读了四书五经,还让你看了许多道家神仙之书,你知道这是什么用意吗?” 公孙弘问。

“小侄以为,是为了讨皇上喜欢。”

“说得好!你伯父读了那么多四书五经,不能让皇上言听计从。如今你要把那些四书五 经统统忘掉,而要切记道家神仙之书!总有一天,皇上会对你言听计从!”

老实的公孙度插嘴了:“父亲,您这样做不是有违儒家之道吗?”

公孙弘冷笑。“说你笨,你又来了!什么儒家,道家,有好官当,好日子过,才是赢家!”

这与父亲往常的话可不大一样啊!公孙度有些吃惊。“父亲……。”他还想问个明白。

公孙弘不理他:“你别说了。卿儿!”

“侄儿在。”

公孙弘慢慢地说:“依你现在的功底,根本不是东方朔的对手。伯父要你去齐国东部海 边的崂山,求仙学道。一定要学到比李少君还厉害的本领,再来找皇上!”

公孙卿犯了难:“伯父,侄儿不知跟谁学啊。”

公孙弘指点道:“崂山上有一高人,叫李少翁,他是李少君的叔叔。你去找他,学成之 后,你回长安,找乐成侯丁义,他会帮助你的。”

公孙卿跪拜:“小侄遵命。”

公孙弘这才把头转向亲生儿子。“度儿。”

“父亲,孩儿在。”

“以你的本事,难以在朝中立脚。但有一人可以依靠。”

公孙度瞪大了眼睛:“父亲,您说的是……?”

“霍去病的弟弟霍光,将来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靠上他,不仅你有好官做,儒家的名 声也能靠他而振。”

公孙度吃惊:“父亲,霍光只是个孩子,何况,他学的也不是纯儒。”

公孙弘干笑起来,笑声是那么微弱,可他却是发自内心的大笑。“不是纯儒?哈哈哈哈! 董仲舒倒是个纯儒,却是书呆子一个!孔夫子要是纯儒,他就不去诛杀少正卯了!孟子纯么? 王道加霸道!荀子纯么?他是秦始皇的祖师爷!这世上,没有一个纯儒。你说的对,霍光未 必是个纯儒,可将来他定会反其道而行之!”

公孙度将信将疑。话说到此,公孙弘看看身边半明半灭的蜡烛说道:“为父快要不行啦, 人死如灯灭,你们去找鼓乐来为本相送行吧。”

公孙度又吃一惊,今天父亲是怎么啦,什么都要一反常态?“父亲……。”

公孙弘有气无力地摇摇头。“庄子老婆死了,庄子鼓盆而歌。如今我能在如此厉害的皇 上眼前寿终正寝,岂不该好好庆贺?去,让鼓乐都响起来!我死后三天之内都不要停息!”

秦汉时期的衡山,远不是今天的南岳衡山。秦汉时的衡山郡不在湖南,而在湖北,那时 衡山郡与淮南郡紧紧相连,所辖之地相当于今天湖北的黄冈、黄石,外带河南信阳和安徽六 安西部大半,治所就在今天黄冈之北不远,当时叫做邾县。而那时的衡山当然也不在长沙之 南,而在长江之北,确切地说,就是今天的大别山。大别山的主峰白马尖便是当时衡山的主 峰,春秋以来,楚君和诸侯偶尔祭祀衡山,都到这个地方,由于那个时候人们把中原当做天 地中心,而长江南岸便视作蛮荒之地。而此一衡山也在中岳嵩山之南,东岳泰山西南,所以 便把这儿当作南岳衡山,后来随着洞庭湖之南区域与中原进一步融合,衡山才被推到今天的 位置。武帝将东方朔贬到长江(当时称大江)南岸的铁山里头去,表面上看来是贬到了江南 蛮荒,实际上恰恰就在衡山境内。

铁山以产铁著称天下,战国之际,楚王的宝剑大都产自铁山之中。这座山北依大江,蜿 蜒百里,峰峦叠嶂,变化万千。山间淙淙溪水,清纯甘甜。长安南侧的终南山与这儿的山岭 相比,便全无风采。这令自小长在平原、只去过泰山的东方朔大开眼界。

东方朔与齐鲁女,阿绣,道儿,还有长得半腰高的东方蟹,领着东方之珠,一路上领略 着美不胜收的山光水色,兴高采烈地从长安向南进发。东方朔想,难怪太史公老说:光读万 卷书不行,还要行万里路!如今我东方朔才行数千里,饱览造化的雄秀神奇,胸中郁闷已是 荡然无存了!

东方朔和道儿各骑着一匹马,齐鲁女和两个孩子坐在马车上,除了一马拉车外,还有一 头驴子拉帮衬,车走得很快。

道儿说:“老爷,有了这头驴帮衬,车可就跑得快多了。”

东方朔乐了:“可不是吗!皇上和卫青识马,老爷我识驴。从小我就喂小毛驴,这畜生 听话,跑得也欢!”

道儿说:“真行,这头驴帮上大忙了。”

齐鲁女说:“哎呀!你们别驴啊马的,看这一路上,风景多美啊!道儿,你老婆也真是 想不开,让她一道出来,她非要在长安守着。这不,这么美的景致都错过了,多可惜啊!”

道儿说:“要么说她是妇人之见呢!有个儿子,她就什么都不要了。哪里像奶奶您呀, 拿得起放得下。”

齐鲁女说:“哟!道儿,你这张嘴,怎么愈来愈能说了?是不是那胖媳妇教的?”

“我的好奶奶,道儿跟着您和东方大人,再不会说话,不就真的是条笨驴了?”

东方朔与齐鲁女都大笑起来。只有东方蟹,拿着小鞭子打着小驴:“笨驴,笨驴,驾!”

东方朔见道儿突然有点儿愣神,便知道是齐鲁女提起头儿,又在想老婆了。于是他说: “道儿,又想老婆了是不?放心吧,有你哥哥杨得意照顾,比你还要周全呢!”

道儿无奈地摇头:“老爷……”

衡山王府坐落在湘江西岸,向南望去,衡山葱茏滴翠,周边尽是褐红色的土地,几湾清 溪缠绕于绿山红土之间。水道之间的片片池塘,犹如一面面镜子镶嵌在红绿相间的画图之中, 倒映着天上的蓝天白云。而这些美好的景色,衡山王府的人已无心欣赏,他们只觉得天空阴 云密布,大祸快要临头了。

衡山王刘赐是淮南王刘安的亲弟弟。此刻他正和太子刘爽、次子刘孝、幼子刘不疑,还 有相国枚赫、淮南旧臣陈喜、太子宾客白赢一起,商议淮南王自杀、淮南太子等人被诛之事。 衡山王面色凝重地说:“淮南王父子被满门抄斩,你们都已知道。今天让你们一起来商议, 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太子刘爽看起来眉目清秀,平时说话底气不足,今天却很有精神。“父亲!淮南王虽是 我的伯父,但父王并没参与谋反,皇上不会怪罪。依儿臣之见,不如将叛贼陈喜捉拿给皇上, 以保我衡山一方平安!”如此直言,不仅陈喜大惊失色,衡山王也大为吃惊。

太子身旁的刘孝站了起来。“太子此言差矣!陈喜虽为淮南八骏之一,可他并没参与谋 反,怎能说是叛臣?父王,如果将陈喜杀掉,天下人会耻笑我衡山不能容人啊!”

陈喜这时站了起来,对衡山王鞠了一躬,然后说道:“殿下!杀陈喜能让皇上息怒,陈 喜当自刎于此!但只恐杀了陈喜,皇上还是饶不过殿下!”

衡山王吃惊:“此话从何说起?”

陈喜慷慨陈辞:“殿下!皇上迁怒于诸侯,其原因是对匈奴连年作战,国库虚空。你们 都知道,文景二世积下的钱粮已被用净,皇上令天下富商、豪强和诸国侯王献钱捐粮,但除 了商人闻风而动,捐钱粮以求官爵外,豪强与诸侯却一直无动于衷。皇上怒迁豪强为他守陵; 然后对诸国王侯挨个儿下刀。燕王、齐王未曾谋反身已先死;淮南太子被逼谋反也被诛灭。 如今天下最大的王侯,就是您衡山王。除非您献出王位削号为民,皇上才会饶过,不然,衡 山迟早要大祸临头!”

刘孝跟着说:“父王,陈先生之言极是。俗话说,有备无患,咱们快快准备吧!”

太子刘爽却不同意:“父亲,不能听信他们的话!衡山之力不及淮南一半,淮南王尚不 堪一击,何况我衡山,兵少粮寡的,更是以卵击石。”

衡山王看了看坐在一边不曾吭声的老人枚赫。他便是大辞赋家枚乘的弟弟。“枚老相国, 您说呢?”

王爷问了,枚赫不能再不开腔。“殿下,他们说的各有道理。以老臣之见,殿下不妨外 观其变,内作准备。谁也不许说反,但谁都要防范。目前让老夫最为担心的是衡山国无人。 老朽年近七十,已经力不从心,殿下应快快另寻贤能,以防不测!”

衡山王早就认为他年迈多病,该换人了,难得今天他如此坦荡。于是就问:“老相国, 您说,继任本王的相国,谁最合适呢?”

枚赫摇摇头:“臣说不好。”

刘孝却说:“父王,依儿臣之见,陈喜先生为淮南八骏之一,是相国之材!”

太子刘爽又要反对:“开玩笑!用了他,皇上更会以为我们和淮南王早已串通好了!”

陈喜再度起身,说道:“太子之言极是。殿下!陈喜倒是知道,有一经天纬地之才,就 在这儿不远,殿下如能请到,当是衡山大幸!”

衡山王惊喜。“陈先生,你说的是谁?”

陈喜说道:“太中大夫东方朔,为人中之杰。他原是皇上最信赖之人,但因与郭解关系 密切,又与淮南王交往甚密,得罪了皇上,如今被贬在此处不远的武陵郡。如果殿下以淮南 王之弟的身分,动之以情,聘之以礼,陈喜以为此人大有用处。”

衡山王一愣:“东方朔?本王早闻其名。”

枚赫点点头:“殿下,如得此人为相国,定是衡山国的福分。”

衡山王一拍案子:“好!刘爽,本王就命你以太子的身分,与白赢先生一道,持重礼前 往武陵请东方朔先生!”

太子刘爽欣然从命:“儿臣遵旨。”

群山之中,落日较早。东方朔正伸脖抬头,东张西望。

齐鲁女从身后走出来。“哟,当家的,这么早就找月亮啦?”

东方朔脸上有点不快,但他马上笑了。“夫人,我现在天天能看到月亮啊。”

齐鲁女有些惊奇,但又不信:“别蒙我了,有月亮我还看不到?”

东方朔转过身来,抱住夫人。“夫人,你就是我心中的月亮,你自己当然看不见啦!”

这下子齐鲁女乐了。“你这张嘴啊,让我一辈子开心!”

东方朔依然远望。

齐鲁女从后边反抱住他。“月亮在这儿,你还望什么?”

“夫人,刚才我看到远处有一匹快马,现在让山遮住了。啊!又出来啦!你看,正朝这 儿奔呢!”

齐鲁女不理他:“看看你,还说什么都不想,在这山里呆完后半辈子。一转眼,又想朝 廷的事,又想皇上了,是不是?”

东方朔一把将她拉过来:“夫人,你再看哪!”

齐鲁女定睛看去,马上也高兴地直叫道:“是俺家老二!是辛苦子!”说完她跑出门去, 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喊:“辛苦子!辛苦子!妈在这儿!”

辛苦子快马加鞭,从远方飞奔过来。见到母亲,他急忙滚鞍下马。

齐鲁女抱住他:“儿啊,你可回来了,来就好,我们团圆了。”亲热地又问:“想娘了 吗?”

辛苦子推开她:“娘,爹呢?”

齐鲁女面上露出不高兴来:“哼!你就冲着你爹,滚,他在那儿呢!”她往屋里一指。

辛苦子冲进屋去:“爹,皇上派儿送来书信!”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交给东方朔。

东方朔眼睛一亮,一边忙打开帛书,一边问:“辛苦子,皇上对你说什么?”

辛苦子接过母亲递来的水,边喝边说:“爹,皇上说,那天奶妈的事你让他很下不来台。”

东方朔说:“可我要是不救那老太婆,他现在的日子才难过呢!”

“皇上后来也是这么说的。他说他想你了。”

东方朔眼一翻:“想我?他想我吗?你看看,皇上他信中是怎么说的?”

辛苦子看了看那个刚被拆开的绢书,不禁也惊了。“啊!皇上不是让你回长安,是让你 去衡山呀!”

东方朔点点头:“不过,我确实也该去衡山。儿子,回去禀告皇上,衡山王那儿千万别 再大开杀戒了!”

辛苦子点点头:“好的,爹爹。我明天就走。”

齐鲁女着急地:“儿啊,干嘛这么急?”

辛苦子说:“我要去战场!皇上又下令霍去病出兵,去打休屠王呢!那休屠王说好了, 要跟昆邪王一道来降的,可匈奴一只鞋又将侄女嫁给了他,他就变卦了!”

东方朔急着问:“可府库的钱粮早就没了哇!”

辛苦子说:“爹,你不知道张汤多有能耐吧。他向皇上说,要对天下人实行‘算缗告缗’, 还要重新制造钱币!皇上就听他了。”

东方朔听不太懂:“什么是‘算缗告缗’”?

辛苦子说:“爹,我听说这‘缗’就是钱,一缗就是一串,十铢钱。”

东方朔:“多新鲜!我也没说缗就是饭啊?我问的是什么叫‘算缗告缗’!”

辛苦子摆起了谱:“这‘算缗’呢,就是让天下百姓,把自己的家底算一算,值多少钱。 够两百缗的,就要从中抽出一‘算’,作为赋税交给皇上作为国用。”

东方朔摆摆手:“慢!那一‘算’是多少钱?”

辛苦子:“一‘算’就是一百二十铢!”

东方朔吃惊了。“也就是说,二千铢要交一百二十铢。可文帝以来,一直是一千铢收三 十个铢,他张汤这么一算,整整多算出了一倍!那老百姓家里没钱的,又怎么个算法?”

辛苦子说:“有地,有物啊!张汤说了,物也要算!凡有车者,交一算;有船者,也要 交一算;有奴仆的交一算……,有一分地的,都要交一算!”

东方朔急得直瞪眼:“算算算!这一算一算又一算,把老百姓的血汗钱全算到国库去了!”

辛苦子:“爹,你真聪明!不然,张汤到哪儿去弄粮草啊!”

东方朔气得坐了下来。“那我说我没钱,不交!”

辛苦子来了劲。“不交?张汤还有‘告缗’这一招,比‘算’缗还厉害!”

“告缗?怎么个‘告’法?!”

辛苦子比划着:“先让你自己算,如果有人将自己的钱财不算,或者算少了,别人就可 以告发他家的缗数。一经查实,被告者的所有家产通通归公;告发的人呢?可以得到被告人 家产的一半!”

东方朔更急了:“那,那些游手好闲、白吃白捡之徒可好了,整天去‘告缗’,还不发 大财?”

“对啊!爹!长安就有这样的人,专门探查别人的家产,举报给义纵。那义纵便去核查, 一查一个准,当场就封,就没收!那个狗日的义纵,在临淄没能得手,这回在长安折腾得可 凶啦!他说得到就做得到,还真的分给了举报人一半!”

东方朔叫道:“那不就是民无宁日了吗?”

“爹,你别急啊!那个举报的人得了财产,也想少报。结果又被别的人给举报了,他的 财产也是一半充公,一半赏给了举报者。”

东方朔又瞪了眼:“这样,你报完了我再报,一报一报再一报……”

齐鲁女抢着说:“还不是都报到了皇上的手里?”

辛苦子拍着大腿叫:“对啊!老娘,连你都明白!爹,你还文曲星呢!妈都成了智多星!”

东方朔站起来,踱起步子。“这天下人的财产,都算计到了国库,报到了皇上手里,皇 上国库又满了,军队是有钱粮了,可老百姓还活不活哪!”

辛苦子动情地说:“长安现在人心惶惶。皇上让张汤、义纵办理此事,还加上杜周、赵 禹等人,一个比一个酷。没人敢说一个不字啊!”

齐鲁女“嚯”地站了起来。“当家的,咱不能在这儿躲清闲,得回长安,跟张汤和义纵 那些狗日的对着干!”

东方朔迟疑了,他拿出诏书。“可是,皇上命我去衡山!”

齐鲁女一把夺过来:“那就快准备吧!去完衡山,咱就回长安!”

道儿正从门外进来,一见到辛苦子,就亲热地对着他肩膀上打了一拳。

齐鲁女说:“道儿,快准备,我们要回长安!”

道儿高兴得跳起来:“要回长安?真的!”

齐鲁女说:“那还有假?准备回家看你那胖老婆吧!”

道儿起身就往外走。“那好,让我把门外那两个从衡山来人先打发走!”

东方朔惊叫:“什么?衡山来人了?怎么不报!”

道儿说:“老爷,我们不是要回长安了,还理他们干啥?”

东方朔大怒:“不像话,快给我请进来!”

一转眼,道儿领着衡山太子刘爽和白赢二人进来。白赢将一大堆礼物放到桌上,刘爽向 东方朔深施一礼:“衡山王太子刘爽和太子宾客白赢拜见东方大人。”

“原来是太子殿下驾到,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三辆漂亮的马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轻快地行驶着。那头小毛驴用不上了,被拴在车后跟着 跑。太子为了和东方朔说话方便,邀请他同坐在一车。

刘爽开门见山地说:“东方大人,刘爽请大人到此车中,是有密事要向大人请教。”

东方朔说:“太子殿下,不要客气,就我们二人,有何不好说的?”

刘爽问道:“听说您与淮南王交往甚深,那你对家父衡山王也应有所了解。”

“本人与淮南王交往并不太深,只不过知道他喜欢读书写书,喜欢练功求仙学道罢了。”

刘爽却说:“家父这些都不爱,但却有一点与他极像。”

“噢,莫非是与女子练双修之功的事……。”东方朔笑了。

“大人所说极是,家父此好,比起伯父,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衡山太子说出此话,倒让东方朔愣了一下。“啊?这些事情,你也跟我说?”

刘爽说:“大人,我们衡山王家的事,必须从这儿说起。”

东方朔不干:“太子,可我从不管别人的家事!”

刘爽解释道:“大人,不知我们家事就不知衡山国事啊。”

东方朔一想,反正坐车也无聊。“嗯,也是。那你就说说。”

“父王有三个夫人,本人是长子,母亲是家父的结发之妻,原为衡山王后。”刘爽打开 话题。

东方朔关心的是现在。“现在呢?”

刘爽悲伤地说:“我母亲十年前生病,被人用药毒死了!”

“那……。”东方朔同情地看着他。

刘爽接着说:“父王有一宠姬,叫做徐来。当时有人说是她下的毒,她想当王后。”

东方朔摇摇头。“后来呢?”

“后来父王又喜欢上了姚姬,徐来就被晾在了一边。”

东方朔觉得有点烦,想跳过这一段。“太子有兄弟几人?姐妹几个?”

“刘爽有一弟一妹。弟弟名为刘孝,今年二十有三。妹妹无采,今年二十。生母死时, 他们都还十来岁。……”

“他们怎么样?”

刘爽并不回答,接着说另一件事情。“那徐来,也有一个儿子,比我弟弟小一岁,今年 二十有二,因父王怀疑他不是自己生的,徐来一着急,便将他取名为刘不疑。那徐来为了让 刘不疑当太子,就取悦父王,孤立于我,连我的亲弟弟亲妹妹,都被她拉走了。”

东方朔摇摇头,说道:“这个女人,要么她是个大善人,要么她是个大不善的。那你弟 弟妹妹怎样?”

“咳!一言难尽啊!我的亲弟弟刘孝,总以为他比我有本领,要夺我的太子之位。整天 练兵习武,还和淮南王太子刘迁相勾结。那徐来为了整倒姚姬,竟安排我弟弟和姚姬一起喝 酒,还在酒中下了春药,从此他两个……。”

东方朔知道,诸侯王中,儿子与小娘结伴的事多得很,也就说了声“造孽”,由他说去。

刘爽哭泣地说:“我妹妹无采前年嫁的人。可她不喜欢自己的老公,徐来就把她接回王 府。后来我才知道,徐来用计让她和刘不疑两个好了起来……。”

东方朔这回有点发怒。“混账!你父王他整天在干什么?”

刘爽有些口吃:“东方大人,我不敢说,太难了,如果东方大人您这次不能帮我家解开 烦难,我都不想活了。”

东方朔看他那副熊样,心里就烦。“刘爽啊刘爽,你也是王侯之种,你的胆量和勇气到 哪儿去了?”

刘爽自知无能。“东方大人,你到了衡山就知道了,简直是一团乱麻。”

东方朔用手晃动车前的横木:“我就不信!只知道有理不清的丝团,还没见过剪不断的 乱麻!”

衡山王府。衡山王刘赐接见东方朔。太子刘爽、次子刘孝、幼子刘不疑,与相国枚赫、 淮南旧臣陈喜、太子宾客白赢三人,分左右而坐。

衡山王恭维地说:“东方大人,你的惊世奇才本王早已是如雷贯耳。本王家难当头,求 贤若渴。大人能来,真是让我衡山生辉啊!”

东方朔应道:“殿下,东方朔不才,被皇上贬到武陵。臣德不足服众,更不足理家,不 敢有负殿下的厚望呀。”

衡山王看了陈喜一眼,说:“大人不用客气。听说当年淮南王要拿整个淮南八骏换你一 人,有无此事?”

“那不过是淮南王一时戏言罢了,殿下不必当真。”

东方朔接着说:“殿下,臣听说殿下衡山国老臣是枚赫,那是枚乘之弟,枚皋之叔,既 有文声,又有威望。而新进之臣,远有陈喜,近有白赢;太子天下称贤,公子奋发有为,用 不着东方朔多管闲事。”

衡山王摆摆手。“先生差矣。我衡山国中,你所说的能人,今天尽在眼前。老相国枚赫, 已有七十高龄,因无人接替才留任至今。其他人等,本王不冤枉他们,全是名不副实的!” 东方朔不解:“名不副实?”

衡山王道:“是啊!不怕先生笑话,先从我这三个儿子的名字说起。太子刘爽,本王期 盼他豪爽豁达,可他却终日愁容满面。次子刘孝,整天对他哥哥竖眉瞪眼,不知什么是礼, 什么是孝!那个老三,虽叫不疑,可是本王却大大怀疑……。”

东方朔看到他的三个儿子面色难看,急忙打断。“殿下,臣以为,按殿下的说法,名字 全部倒着推演,那臣以为,可有上上大吉啊。”

“大吉?吉从何来?”

“殿下,要是像你这么反着说,这陈喜不是陈旧的喜事,而是新喜。还有太子宾客,他 叫白赢,反过来一说,不就是真赢吗?既有新喜,又能真赢,殿下,这还不算上上大吉吗?”

衡山王大笑:“哈哈哈哈!好!太好啦!东方大人果然机智非凡,无人能比。大人,本 王听说,你给皇上写了三千竹简,装了两大车,有此事吗?”

“东方朔不才,那是十六年前的事了,不值得一提。”

衡山王不同意。“呃,东方大人,可不能这么说啊!听说,皇上整天看那些书简,视为 宝贝!先生能给本王透露一点吗?”

东方朔问:“不知殿下想知道些什么?”

衡山王正经地说:“大人,本王以为,不论是皇上,还是王侯,首先关心的是天下以什 么为重?”

东方朔想了想:“殿下,要说天下什么最重嘛……我认为有五个最重,其中衡山国就有 一个。”

衡山王大喜:“果真如此?你说说,衡山国的什么是天下最重?”

东方朔说:“殿下,天下最重的五个东西,就是五岳啦。这南岳就是衡山,您是衡山国 王,还不以为衡山最重吗。”

衡山王大失所望。“先生不要取笑于本王。本王不是问什么东西最重,而是问天下权势 什么最重!”

“殿下,恕臣直言,天下权势哪个最重,那是皇上考虑的事情,东方朔不该乱想,你衡 山王恐怕也不该去想吧。”

衡山王觉得有些失言,马上转过来:“本王随便问问而已。”

东方朔却说:“殿下,不能问!你这一问,就是问鼎啊!谁都知道,天下最重的器物是 鼎。淮南王如此威风,可他的混账儿子图谋问鼎,结果落得满门抄斩,株连五族!”

不料刘孝嚯地站了起来。“株连九族才好哪,那不是连皇上都连上了吗?”

东方朔也不容忍:“混账!你是想让大汉江山都不稳吗?那你还姓刘干吗?你父王说你 不孝,果然不孝。此等胡言若让张汤知道,衡山国就完了!”

衡山王连忙陪笑:“大人息怒,犬子无知,一派胡言。依先生之见,本王眼下应该怎么 办才能立足于不败之地?”

东方朔严肃地说:“殿下,还是那一句话,衡山为重!”

“衡山为重?”

东方朔义正辞严。“对,衡山为重!殿下,百里衡山是殿下封地;衡山周围都是殿下的 子民。山川草木,气候平和方能休生养息,百姓万民,不遭战乱方能繁盛啊!如今皇上已成 千古一帝之势,内铲豪强,外灭匈奴,下抚民心,上应天意。殿下已经看到,不论是诸侯大 臣还是富商豪强,都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殿下应以衡山为重,国民为重,才能使自己立 于不败之地啊!”

太子刘爽起身附和:“父王!东方大人所言极是啊!”

衡山王点了点头。“嗯。东方大人,你一番言语,令本王茅塞顿开!这样做不仅大大有 利我衡山国,对我刘赐一家,也是大恩大德之言啊。刘爽,你去召集全家的人来,我们开个 家宴,为东方大人接风!”

太子刘爽却不想动:“父王!这……。”

衡山王大叫:“你又不爽啦?让你办,你就去办!”

太子刘爽无奈地看了东方朔一眼:“是……。”

衡山王内府。衡山王刘赐与徐来、姚姬三人坐于上席,东方朔坐于宾席;太子刘爽与夫 人叶氏相陪;次子刘孝、幼子刘不疑,还有其女刘无采等成年者,坐于对面。

衡山王见人已到齐,就举杯说道:“今天,本王设此家宴,一来是让你们见见东方大人, 二来也有一事相嘱。东方大人要我以衡山数十万百姓为重,本王甚有同感。你们都听着,以 后不论是谁,都不得在本王面前谈什么起兵之事,也不许再与淮南王旧臣交往。太子,你替 本王监督,谁再说不敬皇上的话,做不利于衡山国的事,我就将他逐出家门!”

太子刘爽干脆地答道:“儿臣遵旨。”

衡山王见其他人没有反对,就很高兴。“那好,既然你们都表示听命,今天,我们就来 个大爵进酒,一醉方休!来,东方大人,本王要敬你三大碗!”

东方朔推辞道:“殿下,本人不胜酒力。”

衡山人好酒,是天下出了名的,衡山王岂能让客人不饮?他便亲自起身,给东方朔斟了 三大碗。东方朔架不住衡山王的热情相劝,无奈喝了这三大碗。

喝完酒后,他便觉得有些头晕。他索性将碗一扔,佯装醉了。“殿下,东方朔不行了, 我要睡一会儿。”说完还真的,呼噜都出来了。

衡山王乐了:“哎──你们都看哪,东方朔才智天下第一,可喝酒,连我们家的娃娃都 赶不上,三碗就不行了!哈哈哈哈!人生无酒,那还有什么意思?夫人,孩子们,来!我们 一醉方休!”

刘孝等人兴奋起来:“好,好,一醉方休!”

刘孝和无采给父亲敬酒。刘不疑给母亲敬酒。一家人,觥筹交错,大饮起来,唯有太子 刘爽在一旁,还是神不守舍地坐着,偶尔也饮上一杯。

衡山王开始纵饮,众人也渐失风度。东方朔悄悄睁开眼睛,只见无采和刘不疑两个,旁 若无人地挨着头,边喝边亲热。一会儿,两人索性起身进了左侧的一个隔间。那隔间没门, 卿卿我我之声不时地传出来。

太子刘爽看了东方朔一眼,露出愧疚之色。东方朔装作不知,继续睡觉。

刘孝再度走到衡山王面前敬酒。“父亲,儿臣敬你一碗,也敬母亲和姚姨娘。来,干!”

衡山王等干了杯,也开始意乱神迷,胡言乱语起来。刘孝将姚姬拉过来,手挽着手喝酒 调情,然后也悄悄进入边上另一个隔室。

太子和太子夫人叶氏去给衡山王敬酒。衡山王拉着叶氏的手一块儿喝,并把她半拥着走 向后室。

太子惊恐地看着东方朔,东方朔在那儿鼾声如雷。其实,他的眼睛没合紧!

这时房中只剩下徐来和太子两个人。徐来走到太子身边,软软地说:“来,太子,喝了 这碗吧。”说完就碰碗。

太子刘爽不知所措,见她干了,也只好将碗中酒全部喝干。他的面色很快就红中发紫, 走路有点踉跄,不,简直脚下无跟,要向一边倒去。

徐来急忙将太子扶住,嗲嗲地说:“太子,不要害羞。你看,你弟弟跟姚姬在一起,你 爹全不介意。不疑和你妹妹,也由他们去吧。你夫人和父王,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了,看惯了 也就习惯了。太子,你一个人多孤单。来,姨娘我来陪陪你!”

刘爽拼命挣脱:“我不要!你们这么乱伦,是要遭报应的!”

徐来一下子将太子抱住。“哈哈哈哈!报应!就让他报应吧!你和老娘好了,你的太子 之位才能稳固。不然,刘孝他就会夺了你的位子!”

刘爽害怕地,看了一眼东方朔,“我……我……。”

徐来将他紧紧地抱住,半抱半推地向另一个去处走去。

房中只剩东方朔一人。

他不再打鼾。他站起来,摇摇头。四周不止的浪笑传过来,让他的头直昏。他索性用两 只手把两个耳朵堵住。他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东方朔回到下榻的客店,枚赫老相国已在此等候。一见东方朔回来了,枚赫高兴地捧出 相国之印,要交给东方朔。

东方朔根本不接,那印“咚”地一声,掉到地上。

枚赫跪了下来:“东方先生,这是衡山王让我送来的,你怎么不接!”

东方朔大叫:“什么国王?什么王侯?一群猪狗,猪狗都不如!”

枚赫倒有些不解了:“东方先生,你下午不还说,陈喜就是新喜,白赢就能真赢吗?”

东方朔乐了。“我那是给衡山王面子!要真反着说,陈喜就是没喜,就是有灾!”

枚赫吃了一惊:“那白赢呢?”

东方朔:“那还用问?白赢就是输光,彻底地输光!”

枚赫听到这里,将相印一扔老远。“那老夫就连夜回淮阳养老去啦!”

东方朔见枚赫慌忙逃走,也就回到房内,急忙拉起道儿:“道儿,叫醒夫人,驾上车, 我们回长安!”

道儿还在睡梦之中,可能是梦见了媳妇吧,这时一听要回长安,高兴地“噌”地跳了起 来:“得嘞!老爷,我就喜欢听这话,回长安!”

东方朔说:“把咱家的三匹马全套在车上,这样,我们走得快,省得天亮了,他们追上 来再纠缠。”

道儿不明白:“老爷,那我们一个赶车,另一个就得骑毛驴啦?”

东方朔白了他一眼:“骑毛驴有什么不好?你,肥嘟嘟的,赶车去,我来骑毛驴!”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之骄子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