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之骄子》第19章 勘破谜底


空荡荡的未央宫大殿上,二十多名高大的武士,执着各式各样的金戈、铁矛、铜槊、方 天画戟,威武地站立着。他们中间如今多了个四十多岁的人,那便是东方朔。不知是皇上故 意安排的,还是大行令公孙贺没有考虑到,原来的位置都站满了,没给新来的人留下位置。 东方朔一早就上殿,先摸上一把大的方天画戟,然后寻找位置,却见这个阵式自己插不进去, 要么在最末梢站着,要么在靠近皇上金殿宝座的地方呆着。他选择了后者,他知道,这儿就 是皇上给他留的最佳位置。

今天大臣们没有上朝。自从皇上实行“外朝内廷”策略后,朝臣们只有听到召唤,才到 未央宫聚齐,平时小事,都在建章宫处理。可是这未央宫门前的执戟长队,却是不能缺少的。 皇上随时随地都可能在这儿出现。再说,皇上可以游猎,执戟郎们却不可放羊啊。

东方朔执戟而立,一脸严肃的表情。站在一旁的执戟郎知道东方大人爱开玩笑,可是谁 也不敢违令先开口。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等待着,他们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东 方大人不会一点动静没有的。

东方朔是有点烦躁。昨天回到家中,向夫人讲述了自己被安排做个执戟郎的事,齐鲁女 当时就火了。“你儿子还是御前侍卫呢,怎么能让你像木桩子一样,站在堂前呢?”。

东方朔自我解嘲地说:“皇上现在身边有了张汤这样的人,听说张汤还给他找了个说笑 的,所以他觉得用不着我了。不,不对,皇上是要我的好看,想让我求他让我官复原职,这 样,我在他面前就不能想说什么说什么,必须大大收敛了。”

“不行!不去求他!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

“可是,我一天要在大殿上站几个时辰,这事情,可不是辛苦子他爹能做得了的哇!”

“老公啊,你就辛苦一下吧。你老婆知道你,这样不会太久的,你会见机行事的。再说, 白天你那儿站着,晚上回家,我会加倍地侍候你!”想到这儿,东方朔乐了。

一阵嬉笑声从宫廷内传了出来,东方朔听到是武帝与众人玩乐时的嬉笑声。他侧着耳朵, 想听个明白。

只听武帝高声说道:“好啦,好啦,这个玉佩,朕不能给你。朕封你为舍人,以后,让 他们都叫你郭舍人,行不行?”

一个尖尖的、不太熟悉的声音传出来:“奴才谢皇上隆恩”!

原来,自东方朔离开京城,被贬武陵后,武帝终日郁闷不乐。张汤对此心知肚明,与是 便派人到处寻找会说笑的人,结果找来了个跑堂的郭三。这郭三从小流浪街头,以乞讨为生, 人很矮小,又长得精瘦精瘦,却因嘴皮子会说,被一家酒楼留下,做了跑堂的。酒肆之中, 迎来送往,多年历练,他便练出了一副好嘴皮子,脑袋瓜反应也特别机敏,尤其善于射覆猜 谜。找到他,张汤大喜,心中想,这回我和郭三两个加起来,不就赶上那个东方朔了吗?为 了事情稳妥,张汤特意将郭三弄到后宫的净身房,给阉了,然后献给武帝。武帝一听说有个 姓郭的,当了自己的奴才,不知怎的,心中一阵子快意,于是急忙传他来见。只见他天生一 副奴才相,全无郭解的傲慢无礼,武帝心中便乐了三分。郭三得到张汤的教诲后,自然也懂 得应承,在与皇上射覆猜谜时,又是看着皇上的眼色行事,所以在后宫之中,他很快取得了 仅次于杨得意的高位。这不,一大早,武帝又唤他来玩乐了。

武帝坐在案前,案上放着一块不大的金锭,还有两匹绸缎。猴精似的郭舍人站在案子的 一端,而那里,已有一个玉做的镇纸和几串铢钱,分明是他赢去了的。

武帝是个玩兴极浓的人,自己不赢,便不放过对手。见到郭三赢了几次,他当然不会罢 休。

“刚才你猜着了,朕封你做了舍人。这回,朕再说个谜,让你猜,猜着了,这两匹绸绢, 全归你!”

郭舍人更是高兴:“皇上,您说吧,奴才等着呢。”

武帝想了想,想到了小时候的一个谜语。“一个白胡子老头,带着一袋子黑豆。一边走, 一边漏……。”

还没等他说完,郭舍人就明白了,不过他没有直接说出谜底,却顺着皇上往下说:“皇 上,奴才闻起来不算臭!”

武帝不太相信:“你又猜着啦?”

“皇上,您说的是羊。这个奴才岂能不知?”郭舍人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两匹绢拿到了 自己的身旁。

武帝笑了一笑:“朕还有一个谜。猜着啦,剩下的这块金子,全归你!”

“皇上,奴才听着。”说这话时,那金子在郭舍人的眼中发光。

武帝又想起年轻时与阿娇泛舟湖上,阿娇说的那个谜语。“水面上,有只铃,左摇右晃 没有声。仔细一看,满脸坑。”

郭舍人这回装做很难很难、自己轻易猜不中的样子。“哎……啊……啊,皇上,这回可 难倒奴才啦。”

武帝看了一眼面前的金子,问道:“猜不出来了罢?”

郭舍人却先上前去,把那块金子护住。“皇上,这个……,奴才以为,皇上说的,八成 是水里头,长在荷花上的莲蓬吧!”

武帝一脸的无奈:“还真的让你猜到了。”

郭舍人双手捧过那一小锭不过十两重的金子,如同捧了个大金娃娃一般。“皇上,这个, 可也是奴才的啦!”说完,他抱起这一堆东西,想送回自己的住所。

“慢!”武帝挥手止住。

郭舍人停了下来:“皇上,这些东西,不给奴才啦?”

武帝自己今天连输几次,岂能释然?他突然想起惩治对方的一招。“郭三,朕没心思跟 你玩这个。朕叫一个人来,你要是能比过他,朕会加倍赐给你!”

郭舍人见皇上还和他玩,就高兴。“好哇!皇上,你说,让谁来?是杨得意?还是……。 ”他把脸转向一边,看看众位太监。杨得意早已是脸拉得好长,自从见到郭三那天起,他的 心就烦透了。

武帝说:“得意,请东方朔!”

郭舍人大大地吃了一惊:“东方朔?东方朔回长安啦?皇上,求你啦,我不跟他玩!”

武帝笑了。“怎么啦?他会吃了你?”

郭舍人好像什么都知道:“皇上,奴才进宫前,就听说过东方朔,他是神仙,李少君都 玩不过他,奴才怎么能和他对阵呢。”其实,这些事情,有一半是他从长安酒肆中道听途说 的,还有一半,是他听张汤讲述的。

武帝见他这个样子,更坚定了“复仇”心理。“不行!叫东方朔!”

“是!”杨得意露出了差不多一年都没出现过的真正高兴的面孔,对着外边的大殿,高 声叫道:“请东方朔东方大人进见!”

东方朔站酸了腰板,也支楞硬了耳朵,听了这话,便匆忙地将手中的戟往身边那个大个 子怀中一放,走进了内室。

杨得意呶呶嘴,示意他,要惩治惩治这个小人郭三。

武帝欠了欠身体,然后才说:“东方爱卿,你不在的时候,张汤帮我找到了这个猴儿精。 你别说,他还真聪明!朕让你先猜猜,他姓什么,朕封了他个什么官啊?”

东方朔知道这是在让他慢慢入戏,也就顺水推舟:“皇上,臣要是猜着了,您怎么赏臣 呢。”

武帝把玩着手中那块刚才差点输给了郭舍人的玉佩,说:“我手中还有这玩意儿,你要 是猜着了,就赏给你!”

“好,皇上!您听我道来。”东方朔走向郭舍人,仔细地瞅着他,瞅得他直发毛。东方 边瞅边说:“远看一头驴,近看一小儿。”

众人大笑。

东方朔不管众人笑与不笑,接着说下去:“分明是死人,三次还魂尸!”

郭舍人不干了,大叫道:“啊?皇上,他骂我!”

武帝也觉得东方朔没必要骂人。“是啊,东方朔,朕让你猜他是谁,你怎么骂起他来啦?”

东方朔却说:“皇上!您让我猜,我猜着了,怎么会是骂他呢?”

武帝不解:“你猜着什么啦?”

东方朔走到武帝身边,一边比划,一边说:“皇上你看!‘远看一头驴,近看一小儿。’ 这不是骂人啊!您拿起御笔,在桌上画画看?”

武帝拿起手边的笔,在纸上画了个驴头,口中自言自语:“远看一头驴。这驴子,高高 的头,竖直了耳朵,跟他一点都不像,东方朔,你还不是在骂人?”

“对啦,皇上!高高的头,竖直了耳朵,我写给你看!”他拿过武帝的笔,在案上写下 了“高”的头,边上又写了个直耳朵。大半个“郭”字已现端倪。

武帝恍然大悟:“好!好!朕明白了。高头竖耳一个驴,下边再加一小儿,在这儿加个 ‘子’字,正是郭字!”

东方朔笑了:“皇上,你说,臣这是骂人吗?”

武帝回答得不着边际:“是,是,骂得好,骂得妙哇!”

郭舍人走过来,看到这个字,臊着脸说:“皇上!就算他猜中了我的姓,那他还说:‘ 分明是死人,三次还魂尸!’不还是骂人吗?”

武帝想了想。“这里头有个‘三’字,算是猜到了名。不过。你说他是‘死人’和‘还 魂尸’又是什么意思?”

“皇上,人死了,是不是作古了哇?”东方朔问。

武帝还是不解:“是,又怎么样?”

东方朔说:“那我说的‘分明是死人’,就是一个古人。这没错罢。您让我猜他是什么 官职,皇上,他的官职,不就是一个古人吗?”

众人瞠目结舌,不知所云。

武帝转动一下眼睛,这回不用笔画了。“对,对!一古人,人一古,古一人;正是舍人 的“舍”字!东方爱卿,天下奇才,舍你其谁?来,这玉佩,就归你啦!”

郭舍人平白无故地被骂了一顿,竟把张汤的耳提面命给忘了。他恼怒地说:“皇上,这 不算!奴才说个谜。要是他能猜着啦,奴才就将皇上刚才赏赐给奴才的东西,全部给他!”

武帝想看的,正是这个。“好!你说出来,让他猜猜看!”

郭舍人想了半天,想到一个难的。他眼睛观天,口中说道:“粽子头,梅花脚;屁股后 面旗儿飘,站着没有坐下高。”

众人一愣,还没多想,东方朔就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这还用 猜吗?是一条跟你一样的狗!”

武帝看了郭舍人一眼:“咳!你要说,也说个难一点的,这个,朕都能猜出来!”

东方朔并不客气,手指着绸缎说:“快把那些东西给我!”

郭舍人只好将绸缎给东方朔,可是把金子留了下来。东方朔伸手便去拿。

郭舍人急忙护住:“不行!我再说一个,跟你有关的,猜着啦,再给你;猜不着,这绸 缎还得还给我!”

他一转眼珠,说道:“绿的叶儿,绿的枝儿;红马下个绿马驹儿。一到夏天,绿马驹变 成个红马驹儿。”

武帝跟着凑热闹:“哎!这还像个谜语。东方爱卿,你猜啊!”

郭舍人走到武帝跟前,对他悄悄地说出了谜底。武帝大喜,以为东方朔这回猜不着了。

东方朔摇了摇头:“你这个猴崽儿,给爷爷玩这个?爷爷自小吃的是仙桃,还有人说我 是桃仙,你偏偏弄个桃来让我猜。把金子拿来!”本来他想说郭三你这小子,但觉得这是说 霍去病和辛苦子他们的,说郭三,抬举了他。于是他便以爷爷自居。

郭舍人吃惊地说:“皇上,你看,他又猜着啦!”

武帝双手一摊:“那还说啥?把金子给他呗!”

郭舍人舍不得:“皇上,这金子,金灿灿的,在奴才身上,还没捂热呢!”

武帝有点烦:“好啦好啦,让他说一个,给你猜,猜着啦,你再要回来!”

郭舍人来了精神:“对!对!东方朔,你说一个,给我猜。猜着啦,金子就得还给我!”

“那好。爷爷我可要说啦!”

郭舍人说:“不许说得太远,也要与我有关才行!”

“当然,说的就与你有关。听好了!”东方朔走了两步,回过头来说:“‘混沌里头坐, 四周挺暖和;一坐三百日,出门没话说。’你说说,这是个什么哇?”

郭舍人支吾了半日,“这……这……这是包饺子,不,是吃馄饨!”

东方朔大笑:“哈哈哈哈!你不愧是个饭袋肉桶,就知道吃!”

郭舍人认为很有道理:“可不是吗?饺子馄饨,一煮起来,四周还挺暖和。”

武帝也认为不对:“那饺子馄饨,也用不着一坐三百日啊?还出门没话说呢?吃了饺子 馄饨,出门就没话说了吗?”

郭舍人没词了:“那……皇上,东方朔这谜,与奴才没关系,该罚他!”

东方朔又乐了。“哈哈哈哈!没关系?我问你,你是从哪儿来的?是不是从你娘的肚子 里,那个混沌世界里,那个四周挺暖活的地方,坐了三百日,坐出来的?”

郭舍人一想,可不是嘛!就是胎儿!我怎么就猜不着呢?可他嘴中还要硬:“可是我… …我……我出了门,就说话了哇!”

这回轮到武帝哈哈大笑了。“哈哈哈哈!你要是出了那个门,就能说话,那就成妖了!”

东方朔招呼着说:“来吧,猴儿精,你东方爷爷现在俸禄薄,正愁没钱买米下锅呢!”

武帝听了此语,自然吃了一惊。是啊,将他贬官贬了这么多日子,回京还让他做执戟郎, 他需要钱啊。

郭舍人一辈子头一回得到块金锭子,还是不肯放手。“皇上,这……”

武帝觉得郭舍人有点可怜,便想再给他一个机会,同时再试试东方朔在猜谜方面到底有 多大能耐,让他以谜猜谜。于是便说:“这样吧,东方爱卿,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这回, 让郭舍人说个谜语,你不能直接猜,朕要你以谜猜谜,露一手给他看看,他要是再不服,朕 也不会饶他!”

东方朔还未答应,郭舍人就叫道:“好!好!我说了!”他想了一下,脱口便来十句, 还很押韵合辙:“有客来东方,边行边歌唱。不从大门进,偏偏要翻墙。庭中绕圈圈,再来 到殿堂。啪啪打几掌,他还直嚷嚷。忍痛再一击,他死我也伤。——东方朔,你快快猜,要 用谜语猜!”

东方朔应声答道:“此物身细细,嘴巴长又长;白天看不见,夜里他最忙。喜欢喝人血, 烟熏到处藏。就是不舍人,掴它一巴掌!猜得对不对,还得问皇上。”

武帝见他张口便来十句,使用同一韵脚;郭舍人将“东方”二字加了进去,东方朔便将 郭舍人三个字全部嵌入其中,于是不禁脱口叫好。

郭舍人见难不倒他,却又耍赖:“不行,皇上。东方朔他猜是猜着了,是因为小人说得 简单。皇上您再说一个难的,让他猜猜试试!”

武帝一时高兴,便接着说道:“好,好!朕知道猜谜语难不倒他,朕要他猜一件东西!” 说着,他将案上一个大木盒子拿了过来。这里边是武帝命人从上林苑中刚摘来的七七四十九 个蜜枣,是专给武帝补气用的,他还没来得及开封呢!武帝想了一想,拿过一个木杖,走到 大殿的门边,对着门上的木槛敲了一敲,然后说:“叱叱,束束!——这里是什么?”

东方朔略作思考,便说道:“皇上,臣已猜到。可是臣不想说。您让郭三先猜吧。省得 他又不服气!”

武帝看了看郭舍人:“你猜得出么?”

郭舍人围绕那个大木盒,转了好几圈,他哪儿猜得出来?他想,这里头的东西,你东方 朔能猜得着?除非你真是神仙!于是他叫道:“皇上,不光是小人猜不着,他东方朔也未必 猜得着!要是他也猜不着,这些东西,我们可就得平分!”

“好,好,东方爱卿,如果你也猜不着,我看这些东西,朕就要全收回喽!”武帝说着, 看了东方朔一眼。他心想:这回你要真的猜中了,朕就真的服了你!

东方朔微微一笑:“皇上,您已经告诉臣了。”

“朕告诉你什么了?朕说‘叱叱,束束!’你就猜吧!”

东方朔笑道:“皇上,您那盒子中,是从上林苑中摘来的枣子,整整四十九颗!”

“啊?难道你的眼睛能穿透木盒吗?”武帝大惊。

东方朔又笑了起来。“皇上,您用木杖击打门的上槛儿,双木相击,表示林也;不打下 边打上边,是上也;这不明摆着是来自上林苑的东西吗?而‘束束’相叠,便是‘枣’字; 皇上您还说‘叱叱’,七七便是四十九,不是把一切都告诉为臣了吗?”

武帝鼓掌大笑:“哈哈!东方朔,你真是神仙!给,这些东西,你统统拿走,还想要什 么,只要是朕有的,全部给你!”武帝已经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东方朔却不愿意多要。“皇上,眼下这些东西,是臣赢来的,不是皇上您赐的。臣拿这 些回家,老婆高兴就行喽!”

武帝觉得兴犹未尽,又说道:“东方爱卿,朕今天索性就和你们玩个够。走,不在这儿 闹了,去建章宫,射覆去!”

东方朔见今天的事情不是一会儿就完了的,便说:“皇上,让臣把这些东西先送回家中, 让我夫人夸奖夸奖我一回。不然,回家晚了,不好交待啊!”

“去吧,去吧!朕在建章宫等着你,快去快来!”

却说张汤回到长安,来向皇上报了个到,便回家和吴陪龙一道歇息。第二天一大早,他 没到廷尉府去,却到杜周的执金吾官衙来了。

杜周大为吃惊:“张大人,下官没去参见您,怎能让您先来见下官呢?”

张汤笑了笑。“杜大人,我们两个,用不着客气。本大人今天给你带来一个人,将来是 个有用之才,请你先帮助训导训导,让他熟悉长安的事情。”说完,他手一挥,一个高大俊 俏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个男人便是江充。

杜周一看这个年轻人如此漂亮,心中就明白了一半。“张大人,这个小伙儿是从义纵那 儿得到的吧?”

张汤点点头:“正是。他叫江充,是块好材料,我就把他特意留下了。”

杜周对江充说:“你这个江充,你在义纵那儿助纣为虐,张大人慈悲为怀,不将你杀掉, 难道你不感恩戴德?”

江充急忙再次下跪:“大人!我已经向张大人跪许多次了,是张大人让小的不下跪的。”

杜周看了张汤一眼,心里更加明白。可他还要问上一句:“张大人,江充如此机灵,何 不将他留在身边?

张汤笑了。“我身边有一个吴陪龙,还不够么?”

杜周明白了,江充要留下,吴陪龙准会吃醋!

江充又给杜周跪下:“杜大人,小的愿在您的帐下效力,愿大人不吝赐教!”

杜周见他是个懂得道理的,当然愿卖这个人情。“那好吧,既然张大人吩咐了,你就留 下吧。不过,张大人要是叫你,你可要随叫随到哟?”

“小人会的,小人会的!”江充答应道。

张汤想了想,说道:“杜大人,不妨让他和吴丑生在一起。”

杜周有点迟疑,他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太合适。

张汤却胸有成竹地说:“杜大人,你就放心吧,吴丑生虽是吴陪龙的弟弟,可他兄弟两 个,大不一样。让他们一道,学着一点吏治。”

“是,下官遵命。”杜周点头称是。

建章宫中。还是那个武帝和卫子夫第一次碰见张骞的亭子。武帝让杨得意拿来一个射覆 用的瓦缶,放在身边。

武帝眼睛看着远方,叫道:“得意。”

“奴才在。”

武帝问道:“你说,东方朔家中,果然没米下锅了?”

杨得意见到来了机会,自然要为东方朔说情。“皇上,东方大人是个不爱财的人,有那 么一点点积蓄,早被贬官时用光了。现在一个执戟郎,一个月至多三百瓢的俸粮。他家有六 七口人,怎么能够吃够用的呢。可是,皇上您不赏赐他,他饿不死呢。”

武帝一怔:“此话怎讲?”

“皇上,东方大人那么多朋友,谁不能帮他一把?昨天道儿来找我……”

武帝明白了。“哦!我说怎么回事。原来你也暗地里帮他。朕不许你这样!”

杨得意这回敢于辩解了:“皇上,就算奴才不这样,东方朔也不会为点吃的喝的,来求 皇上的。”

“为什么?”

“皇上,卫青大人,公孙贺,公孙敖,霍去病,还有其他人,哪个都会帮东方大人的啊!”

武帝心想,是啊!东方朔的人缘儿那么好,连主父偃这么恶的人,都还给他祈福呢!想 到这儿,他点点头。“你说的也是。看来,朕想让他求朕给他复职,不大容易?”

杨得意也想让东方朔早日官复原职啊!“皇上,你不是让他来射覆吗?要是输了,你说 要打他一百个板子,东方大人就要求你啦!只要有他求你的时候,你就给他复职,这样岂不 更好?”

武帝点头称是:“对!就这样!得意,你去准备板子,伺候他们!”

“是!”

郭舍人就住宫中,来到建章宫,自然不远。东方朔却是姗姗来迟。等他一到,武帝便在 亭子中坐稳,拿过瓦缶,向东方朔和郭舍人出示。

“东方爱卿,郭舍人,你们看好了!朕今天让你们,真真的来一次射覆。朕把东西扣在 这里,只扣两次。你们猜着了,朕就赏赐百金;猜不着的,朕要赏他一百个大板子!”

东方朔见这里面好像有文章,便说:“皇上,这一赏一罚,甚是合理。臣以为,这赏与 罚,都有点太重了吧。”

郭舍人却不这么认为。“东方大人,你是嫌赏的金子多了,还是嫌罚的板子少了呢?”

东方朔瞥了他一眼:“嗬!你这个猴精。爷爷不是怕金子重了,你扛不走;而是怕板子 太重,你受不起!”

郭舍人一脸的无赖相:“皇上!东方大人害怕了。奴才就是不怕,皇上,您放东西吧, 奴才保证射得中!”

武帝不听他们争吵:“好!得意!把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都给我蒙上!”

杨得意过来,先把郭舍人的眼睛用黑布蒙上,然后又把东方朔的眼睛也蒙上。

武帝看到亭子顶上有个壁虎,一伸手便捉了下来,然后亲自将它反扣在缶中,说道:“ 好!将他们的布拿掉!”

两个太监拿掉两人眼睛上的布。

武帝问:“你们两个,谁先猜?”

东方朔说:“皇上,我东方朔堂堂九尺男儿,和他这个小猴子争不成?让他先猜!”

郭舍人却不干:“不,皇上!让他先猜!只怕是小人先猜着了,他跟着拣便宜!”

东方朔笑了。“哈哈哈哈!小猴精,你要是猜猴,爷爷我就猜狗,决不跟你相同!”

郭舍人瞪大了眼睛,要是后猜的不许与前边猜的相同,自己当然要先猜了!“那好!那 好!那我先猜。说好了,你要是跟我猜一样的,就算输,就要挨板子!”

武帝有点着急:“少罗嗦,就这么定了,你先猜吧!”

郭舍人眼睛茫然地看着那个瓦缶。“好,皇上!我猜,我猜……我猜是……那里头是皇 上身上的东西!”

武帝气得把嘴一撇,心想,我身上要是有那个东西,就先把你给宰了!

郭舍人记得上次,皇上就是把身上的帕子放到里面,让他猜的。这回可能还是那个帕子! 要是这样,皇上就有心赏我。想到这儿,他认定地叫道:“是的,皇上,奴才猜中了,就是 你身上的帕子!”

杨得意叱道:“挨打!”他从皇上身边拿过帕子。“帕子不还在这儿吗?”

郭舍人面发黄,可他以为东方朔也猜不着,最好两人同一下场。“奴才猜错了,让他猜 啊!”

东方朔抬起头来,看到亭子上面,有一只壁虎在惊慌地寻找什么,好像是寻找自己的伙 伴。他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哈哈!皇上!这还不容易?臣以为:此物脑袋像龙,却没 有角;尾巴似蛇,却又有足。”

他还真神!武帝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看到武帝这个神态,东方朔用肯定的语气说:“蟋蟋簌簌,缘壁而生,俗称蜥蜴,官称 守宫。”

杨得意高兴地拍着手。“猜中了!猜中了!”

郭舍人却又耍起了无赖:“皇上,这回不算!奴才以为,是杨得意与他串通的!”

武帝看了一眼杨得意:“是吗?得意?”

郭舍人说:“刚才杨得意没把他的布扎紧,让东方朔看到了!”

杨得意冤屈地说:“皇上,您就是赐给奴才一个胆子,奴才也不敢啊!”

武帝还想再试一试东方朔,就说:“那好。朕让你们猜两次,还有一次呢。这次要是郭 舍人中了,东方朔不中,那就扯平;要是还跟刚才一样,朕可就要动板子了!”

郭舍人没话找话:“皇上!要是这回,东方朔也猜不中呢?”

“那他上次猜着不算,一点奖赏没有!”

郭舍人如释重负:“好!皇上英明!奴才请皇上,把杨得意的眼睛也蒙上,不能让他看 到!”

武帝心想,这个东西,也太鬼了。“好!朕准了,你们三个眼睛都蒙上,免得有嫌疑! 这回朕要看看,到底你两个哪个神,哪个鬼!”

三个小太监走过来,把他们三个眼睛都用黑布蒙上。

武帝走到亭子外,找了半天,没发现稀奇之物。突然,他看到树上有个吊死鬼儿。他急 中生智,伸手将树枝扳下,将那个吊死鬼儿取来,反扣在缶中。

一切停当,武帝说:“好了!让他们猜!”

太监同时拿掉三人眼睛上的布。

武帝重复规则:“先猜的随便说,后说的不能说重!”

郭舍人抢先说道:“那还是我先猜!”他看了看亭子上,另外一只壁虎也没了,便叫道: “皇上!您放的,还是一只壁虎!”这猴精,过去猜东西时,经常两次重放一物,让人猜不 着。他和皇上玩时,皇上也这样骗过他。

武帝摇了摇头。拿板子的太监高兴地笑了。

武帝看了看东方朔。“东方爱卿,该你的啦?朕的百两黄金,可是够你全家用上一阵子 的哟!”

东方朔看了看周围,发现树在动。树上有什么?有鸟儿吗?不对,皇上不可能转眼就捉 个鸟来。我先试试看。于是他说道:“此物树上生,离树不经风。”

虽是隐语,众人可都听得懂。小太监们大惊,武帝也有些惊讶。

东方朔见到又差不多了,他的脑子飞速地经过百千种物,最后他看到,树上有几个吊死 鬼儿,于是眼睛一亮,肯定地说:“干肉在皮里,是个吊死鬼!”

武帝一掀瓦缶,将那个吊死鬼儿翻到桌上,叹道:“东方朔啊东方朔,你真神啦!李少 君说你是神仙,朕还将信将疑!不是神仙,谁能如此妙算?”

东方朔却说:“皇上,臣谢您的百金之赏。只是,臣以为这一百个板子……。”

武帝疑惑地问:“怎么,你想替郭舍人求情?”

“替他求情?皇上,臣请皇上恩准,让臣亲自执板,打他一百下子!”

郭舍人听了这话,“扑通”一跪:“皇上饶命啊!皇上,那你还不如杀了奴才呢!”

武帝有些为难。要是真的让东方朔来打,那这个郭三,还有命么?“哈哈哈哈!郭舍人, 朕不能饶你,可朕也不让东方朔来打。刚才你硬要说杨得意作弊。得意!”

“奴才在。”杨得意表面上很温顺,心里却暗暗高兴地等着武帝的下文。

“朕把这板子交给你,你爱怎么打,就怎么打!”

杨得意跳了起来:“得咧,奴才遵旨!”

杨得意让两个太监按住郭舍人,自己舞动大板,狠狠地打起来。每打一声,郭舍人就惨 叫一声。

东方朔边看边笑,边笑边走到郭舍人的头跟前,轻声说道:“咄!口无毛,声嗷嗷,尻 益高!”

武帝不知道东方朔又在如何取笑郭舍人,他却知道,杨得意并没多大的劲,打不坏郭三。 他挪动一下身子,觉得时间还挺长的,就招呼东方朔:“来,东方爱卿,来与朕下盘棋,等 他完事!”

二人摆起围棋,下了起来。

板子一拍一拍地慢了下来,郭舍人也不叫了,原来杨得意的臂,抬不了那么高了,抡板 子的节奏也下来了,郭舍人也觉得,能够忍住了。只有亭子中的那盘棋,在逐渐地增多,一 会儿摆满了棋盘。

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东方朔毫不相让,步步紧逼。武帝愁眉紧锁,却不愿认输。

杨得意气喘嘘嘘地走过来:“皇上,累死我了!一百板子已经打完,奴才的胳膊都抬不 起来了!”

武帝抬起头:“噢?这么快?把他带上来!”

郭舍人在两个太监的架持下,歪歪斜斜地走上来,见到皇上就跪下,但却向杨得意和东 方朔,报以仇恨的眼色。

武帝不想把这局棋再接下去。“怎么样?郭舍人?”他笑着问。

“皇上!皇上!奴才被皇上打死了,也不足惜,只是东方朔,刚才又骂奴才!而且也牵 连皇上,臣请皇上治东方朔的罪!”

武帝看了东方朔一眼,只见他还盯着棋。武帝不由地一愣:“什么?他又骂你啦?我怎 么没听见?”

郭舍人叫道:“皇上!刚才奴才挨打时,他走到奴才跟前说:‘咄!口无毛,声嗷嗷, 尻益高!’”

武帝问:“这是什么意思?”

郭舍人嚷得更凶:“皇上!他是骂奴才这些太监!‘口无毛,’骂我们不长胡子;‘声 嗷嗷,’说我们整天在皇上跟前,像狗一样,嗷嗷叫唤!”

武帝听了,也觉得东方朔过分。“那‘尻益高!’呢?”

“皇上!‘尻’是屁股,‘尻益高’是说我们整天屁股翘得老高,对着皇上您哪!”

武帝有些生气:“混账!别说了!”他回过头来,又看了看东方朔,东方朔若无其事, 还在看桌子上的棋。武帝将棋盘一拉,“哗啦”一声,黑白世界混淆在一起。“东方朔,你 是这个意思吗?”

东方朔这才不慌不忙,站起来说:“皇上!郭舍人才是胡说八道呢!臣说‘口无毛,’ 是指他被打后,爬不起来,只能像狗一样,从狗洞里钻出去。那狗洞,不就是个无毛的大口 吗?所以才要他接着‘声嗷嗷,’学两声狗叫。”

武帝输了棋,当然不愿轻易放过东方朔,嘴中便嚷嚷:“那‘尻益高!’呢?”

“那更简单啦!”东方朔边说边比划:“‘尻益高’就是这条狗刚刚露头,皇上您就赏 他块骨头。他低着头啃骨头,屁股撅得好高,岂不是‘尻益高!’”

武帝这回忍不住地笑了。“哈哈哈哈!说得好!”

郭舍人见告状不成,脑子一转,又嚷嚷起来:“皇上!臣还有几句隐语!”

武帝笑道:“你都‘尻益高’了,还有隐语?”

郭舍人好像只有唯一的机会了,死死抓住不放:“皇上!奴才这几句隐语,专要东方朔 来解。如他解不出,也得打他!”

武帝看了一眼桌上的乱子儿:“那好,你就说吧!”

郭舍人信口胡诌:“东方朔,你听着!‘令壶龃,老柏涂;伊犹亚,急牟牙。’这是什 么意思?”

“哈哈哈哈!狗嘴里岂能吐出象牙?”东方朔笑道。“‘令壶龃,’是说一条狗,看到 有块肉在壶里头,却又吃不着;‘老柏涂’则说狗到二十多岁,便老了,不认识路途;‘伊 犹亚,’指这条狗急得抓耳挠腮,‘急牟牙’,便是说那条狗在一边,急得直磨牙齿!皇上, 您说,臣解的对吗!”

武帝惊得直瞪眼睛。他知道,郭舍人那些话纯粹是信口胡说,东方朔的这些应对,可能 郭舍人自己还想不全呢!他们不是对手!让他们斗,有什么意思?于是他说:“对,对!东 方爱卿,解释得好!”

郭舍人却哭了起来。“皇上,您还为他说好!奴才今天,东西也被他赢光了,身子也被 打伤了,皇上您还要赏他一百两黄金,可奴才说,今天倒霉透啦,连他说的,皇上赏的一块 骨头,都没看见啊!呜呜呜呜!”他还真的大哭了起来。

武帝心想,这个郭舍人来到朕的身边,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他的哭,还真是出自 内心的。“好啦,好啦!今天朕也是开心,那就好好地赏赐你们一回!”

听说两个人都要赏,东方朔吃了一惊。“皇上!”

武帝在往两边抹稀泥:“东方爱卿,你和他计较个啥。朕今天高兴,就让府库总管把建 章宫的金库大门打开,你们两个,要拿多少拿多少,只限一次!”

东方朔更为吃惊:“皇上!臣不愿这样……。”

武帝却不同意:“怎么?你又要抗旨?你不是说,执戟郎的俸禄太少吗?朕给你了,你 要还是不要,朕一后悔,你再想要,也没有啦!”

郭舍人却站了起来:“皇上,您千万别后悔,奴才这就去拿!”说完,竟然一瘸一拐地, 先跑了出去!

建章宫中。杨得意在收棋子。

“得意,你说这个东方朔,怪不怪!让他去拿金子,他还不想去!”武帝甚为不解地说。

“皇上,奴才以为,东方朔虽然家里有点难,却不愿与我们这些太监为伍。”

“朕赏赐他的,他为什么不要?”

杨得意和皇上担心的不是一个人:“皇上,奴才担心,那个郭舍人,他要是拿得太多, 不就……。”

武帝笑了。“哈哈哈哈!他被打了一百板子,路都快走不动了,由着他拿,他能拿多少? 朕倒是想看看,东方朔今天,他会拿多少。”

杨得意明白了。“皇上,您是说,东方朔如今家境贫寒,您要看看,他是不是已经变得 贪了一点?”

武帝用手点了点杨得意,认可地点了点头。“走,陪朕到大门口,等着他们!”

建章宫金库。库门洞开。几个看守金库的人,肃立一边。一个管事的,早已接到旨令, 忙在那儿开金箱子。

郭舍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金库总管问道:“郭舍人,你要多少?”

郭舍人面对眼前金晃晃的一片,急切地问:“总管大人,这一箱,都让我拿走吧!”

金库总管惊叫了起来。“什么?这一大箱,整整十万两,足足一千斤哪!”

郭舍人伸了伸舌头:“乖乖,这么重啊!有小箱子吗?”

金库总管指了指另一排:“有,这个,一万两,也是一百斤啊!”

郭舍人高兴了。“那我全要了!总管大人,帮我弄到后背上,明天,我送给你一百两!”

金库总管摇了摇头。“哈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一点也不假啊!”

郭舍人将胳膊弯了弯,让那总管看看瘦削的肌肉:“总管大人,别看我个头小,可我背 得动。你看,我一口气,能把它背到我住的地方!”

那总管也不和他争,帮他将那一小箱金子搬到其背上,看着他踉踉跄跄地向外走去。

东方朔来到门前,看着郭舍人的背影,摇了摇头。

“东方大人!久违了!”金库总管主动打招呼。

“总管大人好。”

“大人,听说张汤窜弄皇上,才给你个执戟郎干。难得今天皇上高兴。怎么,你不来一 大箱?”

东方朔看了他一眼,只拿起一大锭金子。“这个,是一百两吗?”

金库总管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一百两啊!怎么?东方大人,你就要这么一块?”

东方朔笑着说:“我今天赢了,皇上赏我黄金百两,我多一两也不要。要那么多,干嘛 用?填棺材?”说完他向总管作了一揖,便走了出去。

金库总管看着他的身影,点点头。“说得好,说得好。”接着他又摇摇头:“这世道, 人和人,可不一样啊!”

建章宫大门口,武帝让杨得意找个椅子,自己坐着,手里那把扇子不停地摇着。杨得意 不安地站在一旁。

东方朔手持一大锭黄金,走了过来。他一出门,便见到武帝,于是将黄金交给杨得意, 自己双手合上,急忙施礼:“皇上,臣东方朔谢皇上赏赐之恩。”

武帝心里十分舒服,脸上却布满疑惑:“东方爱卿,你怎么就拿这一点?”

“皇上,这一百两,可不是一点啊!这是皇上赏臣的,臣东方朔没齿难忘。”

武帝面上露出佩服之色。“东方爱卿,朕没看错你啊。”

东方朔却说:“皇上,那么说,臣东方朔,也没看错皇上?”

“哈哈哈哈!”二人互相对视着,都大笑起来。

这时杨得意指着门内:“皇上,东方大人,你们看啊!”

三人向大门内看去,只见郭舍人背着那箱黄金,歪歪斜斜地走过来。他的脚步已不成样 子。终于,他不堪重负,倒在地上,黄金摔出好远。

武帝与东方朔、杨得意走向前去,只见郭舍人口中流血。

杨得意急忙叫道:“郭舍人,郭舍人!”

郭舍人睁开眼睛,无奈地叹道:“杨……公公,……可惜……我……没有……子孙,… …这些……金子,……还……给……皇……上……吧!”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

杨得意这才害怕起来。“郭舍人,郭舍人!”他一边叫,一边自责说:“要是我不打你 一百板子,说不定……你……

“你不打他一百板子,他会扛走十万两的金子,还要被压死!”武帝冷冷地说。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之骄子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