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之骄子》第24章 一以当十


由于对匈奴发动了规模最大的战争,也因为丞相李蔡曾经是一位将军,武帝近来将“中 朝”和“外廷”暂时合为一体,也不过是张汤和李蔡二人,将他们叫到建章宫议事便是了。 武帝心里知道,那李蔡不过是张汤的一个影子而已,“外廷”没什么作用。其实,眼下“中 朝”也没什么人了,东方朔、卫青、霍去病全部上了战场,如果不是李少翁和不死药的缘故, 武帝恐怕连见张汤的兴趣也没有。当然,除了成仙和不死之事外,他所担心的还是卫青、霍 去病和东方朔。

“丞相,两位大司马、大将军,部队开始行动了吗?”武帝问李蔡。

“启奏陛下,大司马霍大将军,早在整装待发之态,而卫青大将军,则还在准备。此役 至关重要,卫大将军是想万无一失啊。”李蔡所说的,是半个月前的消息。

武帝叹道:“这卫青啊,越来越谨慎。人的年纪一大,冲劲就不足啦。”

李蔡却会说话:“陛下,霍大将军骁勇无比,卫大将军沉稳周到,他们互相配合,可谓 无往而不胜啊。”

武帝见他说到了点子上,满意地点点头。“嗯。有他们两个,朕放心。只是,让东方朔 和狄山两个,各率三千人马,去与匈奴六万大军对阵,万一匈奴军马看出了破绽,可不得了 啊!”

张汤插话了:“皇上,您就放心吧。这回可是东方朔实现平生夙愿的时候,也是他显山 露水的时候,他能不使出看家的本事,立下战功吗?”

武帝接着说:“朕倒不担心东方朔的安危,担心的是那个狄山,一旦他那边吃不住,放 了水,东方朔就是神仙的本事,恐怕也难逃一劫!”

张汤有意把话题岔开:“哎,皇上,有件新鲜事,大概您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

张汤神秘兮兮地说:“皇上,听说东方朔临出征之前,将您给他的三千匹军马,拿出一 千匹来,在长安城中换了。”

“换了?换了什么?”

张汤既惊又怪:“皇上,东方朔他把那一千匹强壮的军马,与长安的老百姓换成了一千 匹母马,老的老,小的小,而且是专拣没有怀上小马的挑!”

武帝也吃了一惊:“怎么?他要到战场上繁殖小马驹?”

张汤接着又为武帝宽心:“皇上,您别为他担心,东方朔肯定有奇计。”

武帝却担忧起来:“不行!不管什么奇计,都要有实力!他就三千人马,还换了一千匹 没用的,战场之上,岂能儿戏?匈奴一旦真的进攻,他的麻烦就大了!丞相!”

“臣在。”

“快快给朕催促卫青,告诉他这件事情,让他们快点出兵!不然,东方爱卿就要让匈奴 捉去了!”

“臣遵旨!”

李蔡刚走,胖胖的冯子都就把李少翁引了上来。那李少翁打扮得分外精神,手中还拿着 个药葫芦。

张汤见他们到来,装出意外的样子,远远地叫道:“李大仙人!你来得正好,皇上正想 问你长生不老的事呢!”

武帝虽然心里还牵挂着战场之事,却也同样放不下长生的念头。他向李少翁问道:“李 大仙人,朕现在疆域广有四海,政绩雄视千载。唯一的心愿就是不死。谁要能让朕长生不老, 朕就要封他为王,与朕共享千秋社稷!”

李少翁慢吞吞地说:“启奏陛下,这长生不老之事,不能性急。小侄少君,就是因为求 功心切,修炼无度,才不得不重回仙府,再度修身啊。”

武帝疑惑地说:“仙人,依你之说,朕该如何是好?”

“陛下,只要你心诚,小仙便可让你得到天的旨意。依天之意行事,大则羽化成仙,小 则长生不老哇。”

转眼间,李蔡回来复命:“启奏陛下,臣已安排快马,五百里加急,传皇上之命,让卫 霍二位大将军马上发兵,以免东方朔陷入匈奴重兵之下。”

“好!这下朕就放心啦!来,来,丞相,你来看看,这是李少君的叔叔,李少翁,李大仙 人!”

李蔡有点惊诧:“李大仙人?李少君?”

武帝见他以为这是李少君,就笑了。“哈哈哈哈!丞相,这你就不懂了,李少君是与刘 陵练功过度,重回仙府再行修仙去了。这李少翁是李少君的叔叔,是受少君之托,来向朕传 授长生不老之术的!”

李蔡没再说话,李少翁却盯住李蔡看了好一会儿。“丞相,看你有些面熟啊。”

李蔡实话实说:“我可从来都没见过你啊。”

李少翁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噢!是小仙搞错了,搞错了!小仙认识的是一个叫李固 的人!”

李蔡吃惊了:“李固?李固是我的太爷爷啊!”

李少翁故弄玄虚:“我说呢!这一家人,长不出两付面孔。”

李蔡将信将疑地说:“我七岁时,我的太爷爷就去世了,你怎么会认得他?”

李少翁更加神秘地问:“你的太爷爷是不是个放牛的?”

李蔡也不忌讳:“是啊!听我父亲说,我太爷爷一边放牛,一边练……”

李少翁抢着说道:“他在牛背上练了二十三年的箭,才练成你们李家箭法,是不是?”

李蔡更有些惊奇:“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哈!一百年前,我骑鹤乘云,仙游来到云中草原之上,发现有个年轻人在牛背 上,边走边练射箭,很能吃苦,却不得要领。于是我便按下云头,教了他几招。他还想多学, 我便要他立誓,服从我一个条件。”

武帝见他神神叨叨,又说起了一百年前的事,便想验证一下真假。“慢!仙人,你不要 忙说出来。待我先问问丞相。”说完,他带着李蔡走隔壁的另一间房子,要李蔡说出实情, 然后再回过头来,看李少翁怎么说。

这边的李少翁和张汤对视了一下,两人窃笑一回。

来到隔壁房间,武帝悄悄地问李蔡:“丞相,你说,你太爷爷立下什么家法啦?”

李蔡面红起来,轻轻地答道:“皇上,我太爷爷立下的家法是,他的箭术,只传长子, 不传他人。皇上,臣的武功,不如臣的哥哥李广将军,概因为此啊。”

武帝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和李广将军虽是一母所生,武功和胆识都判若两家!”

李蔡的脸更加赤红起来:“皇上,我……我……”

武帝安慰道:“好啦!朕这会儿不是责怪你,而是要看看那个仙人说得准不准。你们家 中的规矩,外人知道吗?”

李蔡嗫嚅地说:“没有,只有自己家人知道。”

“那好,你随朕出来!”二人又来到大殿之中。

李少翁早是笑脸相迎:“皇上,臣接着说。李固当时缠着小仙,要小仙多教他几招神箭 之法。小仙说,我教你的箭法,可以百步穿杨,力大者能裂巨石,天下无人能出其右。但你 要立下誓言,只传长子,不传他人!”

武帝见他所说和李蔡所讲如出一辙,不由大为惊奇,然而他还是要问李蔡一句:“丞相, 你家箭法果然只传长子?”

李蔡点头称是。他非常虔诚地说:“皇上,这位李大仙人果然了得,他是本人的前辈, 又是臣太爷爷的师傅,那臣如何称呼他为好呢?”

张汤随声附和说:“丞相,那你就叫他太师爷吧?”

李蔡竟然下跪求教:“太师爷,太师爷!孙儿给你磕头啦!”

“哈哈哈哈!本仙闲云野鹤,还管得上世人如何称谓,你叫我李大仙人就行啦!”

此时武帝一点都不怀疑眼前这位仙人的真假。他颇为恭敬地请求道:“李大仙人,自从 李少君升仙后,朕这些年来求仙无路,连养生之药也无从找起。有时让宫中的太医学着炼上 一点,远远没有李少君炼的药有用。大仙,你能给朕找不死之药吗?”

李少翁从葫芦里拿出几粒药丸。“皇上,你看,这就是李少君给您的仙药。”

武帝接在手中,问道:“这药到底叫什么名字?能让朕长生不老吗?”

李少翁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皇上,真正的长生不老之药,要从太上老君的炉中倒出 来才行。李少君和小仙炼出的这些药,是祖传的春药。要说名字么……。”

张汤尽力怂恿:“应该有个好名字,才能让皇上高兴,让世人高兴啊!”

李少翁边笑边说:“那好,那好!小仙这药,送给皇上,可以让后宫嫔妃觉得皇上伟大, 就叫‘伟帝’吧!”

张汤随声附和:“好!伟大的帝王,就要服用‘伟帝’!可是皇上服用时叫这名字好听, 要是世人服用,怎可用此名称?”

李少翁倒有办法:“张大人,皇上服了便是伟大的帝王;而世人服了,小弟弟也能‘伟’ 起来,那不就是‘伟’了小弟弟的‘伟弟’吗!”

武帝那份爱乐的天性,也被调动起来了:“好!好!李大仙人,朕请你教太医炼造此药, 还要赏赐从臣,让他们的小弟弟都‘伟’上一回!”

匈奴太子在卑移山的军帐之中,正在对着小木几上的一封羊皮书信发愣。此时,他的姐 夫支楞儿却高兴地走了进来。

“太子,太子!听说父王派人送信来了了,是什么好消息?

乌维太子眉头紧锁:“算了吧!能有什么好消息?我早就说过,什么动静都没有,可能 就是坏消息!”

“什么?大王那儿有坏消息?”

乌维太子先信递给他。“你看看吧!当初我就说,我们会上当的!可父王偏偏不信!对 面的山头上根本不是什么卫青和霍去病的大军,卫青十万大军,已经出现在赵信城前,而霍 去病的部队在哪儿,父皇还没弄清楚呢!”

支楞儿大惊。“看来,汉军这回是调虎离山,让我们在这儿傻等,他却要攻我们单于庭 的大本营?”

乌维太子一副忧心如焚的样子:“是啊!所以父王才让我们快快回兵,救援王庭!”

支楞儿大怒,哇哇直叫:“真是气死我也!气死我也!太子,你快快带兵回救单于。我 带本部人马,先将对面那两个山包荡平之后,出了这口恶气,再来追你!”

乌维太子想了想,还是要阻止他。“不行,我们不能分散兵力。再说,对面的敌军到底 有多少,我们还弄不清,说不定霍去病就在对面呢!”

支楞儿从怀中掏出卫律派人送来的绢书,递给乌维。“太子,我们是上当了!你看,这 是卫律派人送来的。对面山头上打着霍去病旗号的,是个没用的儒生,而那边打着卫青旗号 的,是个叫什么东方朔的鸟道人,一共才六千人马!”

乌维太子也吃了一惊。“我们知道得太晚了!那也好,你就留下,先灭了他们,以除后 患!”

“太子尽管放心!以我三万精兵良马,斩他六千弱旅,还不是切瓜砍菜?一天之内,我 就把那个东方朔除掉,然后活捉上那个儒生,再去追赶太子,共同保护王庭!”

自从苏武在狄山那儿碰了一鼻子灰后,东方朔尽管心存疑虑,却自己这边不敢怠慢,终 日和苏武一道,在山头前堆石积障,挖沟藏人,以防匈奴攻上山来。

苏武心中那个疙瘩也是解不开。这天两人向北了望,见敌军没有动静,苏武又提起这件 事来。

“东方大人,我那天在狄山军中,见他一反常态,对匈奴一点都不害怕了,心里觉得有 点不踏实。”

东方朔问道:“难道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卫律,教了他什么高招?”

苏武却说:“大人,苏武以为,那狄山可能会在卫律的撺掇下,向匈奴暗送秋波。”

东方朔摇摇头:“不会吧?儒者最讲脸面,他这么做,岂不是将孔夫子和董夫子两个人 的脸面丢尽了?”

苏武更进一步:“东方前辈,苏武也曾饱读儒家之书,苏武所担心的,可能正是狄山所 想的啊。”

东方朔没想到,苏武会对他如此推心置腹,连心中所想,也全盘托出。不过他还是以长 辈的身分说:“贤侄,谢谢你的提醒。可是我们为人,多想一点他的好处,他的难处,这样 就不会把他当恶人看待,也许他就能像好人一样,看重自己。如果把一个并不坏的人当作恶 人,处处和他对立,说不定就会逼着他走进恶人堆里,和我们势不两立。这可是我东方朔做 人几十年,遇到不少坎坷后的真心话。”

苏武点点头,他觉得得东方朔这么待人,又有些像儒者。对了,皇上都说了,东方朔是 个杂家,是个集大成者。我苏武能随他共事,也是三生有幸啊。

正在这时,三匹健骑,从山后飞驰而来。他们分明是绕匈奴军队,从大河边上赶过来的。 三马愈来愈近,果然是东方朔和苏武日夜盼望的任安将军!

苏武叫道:“大人,你看,任将军回来了!”

东方朔也很高兴,拉着苏武便走。“好!我们往山下走几步,迎接任安将军!”

任安还在三十步远之外,就翻身落马,从壕沟中走了过来。他急切地要与东方朔和苏武 见面,走得很急。东方朔和苏武本来就在战壕里面,于是便加快了脚步。

可是,任安走到离东方朔只有十余步时,却走不动了。

东方朔急忙上前:“贤侄,你太累了,快,快,坐下歇息一会。”

任安觉得有人在扯着他,急忙向后转身。不对啊!后边没有人啊!他再用力前行,却是 行走不动,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拽住了他!东方朔和苏武也觉得奇怪,急忙走过来看个究 竟。原来,任安的铁甲,被身边的一块大石紧紧地吸住,拉都拉不下来!

东方朔按住正在挣扎的任安,“不要动!你先告诉我,卫大将军何时动兵?”

任安兴奋地说:“大人,卫大将军和霍大将军早已发兵,这会儿,该把匈奴单于的老窝 给围住了!”

苏武指着远方:“大人,任将军,你们看,匈奴的兵,好像有一部分,在往后撤!”

三人远远望去,果然见到远处匈奴太子乌维的军队在向后撤,可自己对面的支楞儿军马, 却没有动静。

东方朔说:“不好,匈奴一定知道了我们的实情,他们回撤一半,去增援单于,那一半 留下的,可能很快要对我们进攻。任将军,准备与匈奴作战!”

“是!”任安起身要走,铁甲仍为石头所吸。他不禁愕然。

东方朔这回看清楚了,是那石头将任安的铁甲吸住了。于是他说道:“任安,你把铁甲 脱下。”

任安将铁甲脱下来,果然,他可以走开了,而铁甲却被吸挂在石头之上。

苏武大惊:“东方大人,难道这石头,出鬼了不成?”

东方朔大笑:“哈哈哈哈!奇遇,奇遇!”他忙将自己的剑放到石头上,却一点也不受 碍。

任安不解地问:“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东方朔说:“来,把你的铁盔摘下来!”

任安将自己的铁盔摘下,递过去。东方朔将它放于石边,也被石头吸住。

任安也大吃一惊:“东方大人,这石头好怪啊!”

“哈哈!你们听着!我小时候,我师傅曾给我一本叫《山海经》的书。书上说,有一种 磁石,能将铁吸住。在那以后几年,我见到石头就试,可就是没有应验的!后来我在鞋上钉 了一块铁,见到石头就往上踏,结果是踏破铁鞋,也没找到。如今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 来全不费功夫!哈哈哈哈!”

苏武看了看对面,惊叫道:“大人,匈奴剩下的人马,在向我们靠近!”

东方朔看了山下蠕动的军队,镇静地对任安苏武说:“好!我们有仗打了!”

苏武却很担心:“可是,东方大人,我们只有三千人,还有一千匹马,是不能用的!”

东方朔笑了。“哈哈!这你就不明白了。任安,你去指挥两千人马,守住前边的壕沟, 用箭射住他们,只要不让匈奴兵马冲上来就行。决不许短兵相接!等到匈奴士兵无马可骑时, 你便带兵冲杀而下,获胜即回,再守战壕,不许恋战!”

任安高声叫答道:“末将遵令!”

“苏武,你过来。”

“大人,要我做什么?”

“你看,这些磁石全能吸铁。你率领那一千个马匹不好的士兵,来这里挖开石头,把磁 石全挖出来。”

苏武不太明白:“大人,挖它干什么?”

东方朔先不理他这个茬,只是命令:“把这些磁石,搬到上面,下面挖成大通道,上边 垒成两个大石垛子。我们要设法让匈奴铁骑,从这里走过去!

任安和苏武眼睛亮了起来。苏武的话更显示出聪明:“好,末将让这一千兵马,不许带 铁器,就用木棒子把磁石撬开!”

东方朔看着他们,会意地点了点头。

大约在中午以后,匈奴支楞儿果然派军攻打东方朔的山头。他的先头部队五千人冲了过 来,却被任安以乱石和箭雨击退三回,人马损伤一堆。支楞儿大怒,亲自率领全部兵马,来 到山前。

山顶上,只见卫青大旗在两堆高石中间飘扬,而旗下站着一个高个子文人,身穿布衣, 手持长剑。

支楞儿停下马来,远远地喊道:“那旗下的人,可是冒充卫青的神道东方朔?”

东方朔却笑了起来:“哈哈!正是你爷爷!支楞儿,你还不快点回家救老爹,在这儿和 爷爷嚷嚷个啥?”

支楞儿大怒,你自称是我爷爷,让我回家救老爹,这辈份倒弄得挺清的!哼!不跟你罗 嗦,我要先把你拿下,祭我的军刀!说完他纵马冲上前来,却被一阵滚石和乱箭挡住。

东方朔又叫道:“哈哈哈哈!你们冲不上来!这样吧,爷爷我就一个人站在这儿,动也 不动。我让你放箭,你若能射中我,就算你有能耐!”

支楞儿停下马来,拈弓搭箭,口中叫道:“东方朔!我百步穿杨,从无虚发。只要你敢 不动,我只需一箭,便要了你的性命!”

东方朔说:“支楞儿!我神仙之躯,岂是你能射中?来吧!我不带铠甲,布衣于此,你 放箭吧!”

支楞儿搭弓便瞄,口中还在叫:“东方朔,有种的你别动!”

东方朔岿然不动:“哈哈哈哈!来吧!”

支楞儿对准东方朔的身影,略略偏左,手松弓弦,“嗖”地一声,一箭射出,快到跟前 时,箭头被左边石头吸附,箭头向上,挂住了。匈奴士兵大惊。

支楞儿看自己射得偏左了,于是第二箭便往右射一点。结果这支箭,又被右边石头吸住, 箭头向上,也挂住不动了!汉军齐声叫好,而匈奴将士,个个傻了眼!

支楞儿将手中那把不争气的弓摔到地下,用手一挥,让匈奴士兵齐射。东方朔岿然不动, 许多箭支全被左右石头吸附,那石堆如同长了一层硬毛。

东方朔顺手摘下一支箭来,叫道:“支楞儿!爷爷收到了你的礼物,多谢了!”

支楞儿急忙挥手,让士兵们停下,不要再射。

任安与汉家的士兵却齐声叫道:“好哇!神仙不过如此!”

苏武与正在开壕的士兵,此时都在观看,也齐声叫道:“好哇!东方大人是神仙,箭射 不中!”

支楞儿气急败坏地叫道:“东方朔,你这是妖术!有本事,你下山来,和我决一公母!” 情急之下,他把“一决雌雄”说成了“一决公母。”

东方朔笑道:“哈哈哈哈!支楞儿,我一共三千人马,你以三万之众恃强凌弱,还说我 不算本领!”

支楞儿想引他下山,便问:“你说我人马太多?那好,你说,我用多少人马与你对阵, 你才出来?”

“别看我兵马三千,却能对付你一万!支楞儿,你选出一万兵马,到山下的草地上摆开 阵势,我便下山,与你‘决一公母’!”

支楞儿想了一下,只要你下山,我就是三千对三千,也不怕你!“那好!君子一言,驷 马难追!”说完,他指挥部队向后退去,退到山脚的一块开阔地带,布成阵势,然后对身边 两员偏将说:“你们,各率一万人马,回营休息。看我用一万人马,擒这妖人!”

一个匈奴偏将说:“将军,你别中了他的奸计!”

支楞儿大怒:“胡说!我这一万铁骑,马最精良。别说他三千人,三万人有何惧哉!”

二将军不得已,各领兵马离去。

此时日已西斜。

东方朔看到这情景,便叫道:“好!支楞儿,你还真有胆量。不过,今天太晚了,咱们 明天再打罢!”汉军一片笑声。

支楞儿大怒,狂叫道:“东方朔,你骗人!是你见到我这一万铁骑,害怕了吧!”

东方朔却说:“哈哈哈哈!我是担心,你的人马肚子太饿,没力气与我打仗!”

“少废话,你到底敢不敢出来!”

东方朔走了出来。“支楞儿,我想一个人和你一万人对阵,你敢玩吗?”

支楞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胡说!”

东方朔却叫道:“支楞儿,我不骗你。你让你那一万人歇歇脚,马喝喝水,我一个人下 山,与你决一公母!”

支楞儿乐了,要说单打独斗,很少人是我的对手!于是他笑道:“好哇!东方朔,大丈 夫说话算话!”说完,他手指匈奴士兵:“你们,下马休息,让马儿吃草,看我一个人,来 拿这个狂人!”

匈奴士兵打了半天,早想歇歇了,得了这一道令,纷纷下马而坐,而那些马儿,散在一 边,自行吃草。

东方朔一个人走下山来。走到半道,他又叫道:“支楞儿,看清楚了吧?我就一个人! 让你的兵士退后观战!”

支楞儿见他果然履约,就指示士兵:“你们退后,看我三剑便将他刺死!”

匈奴士兵遵命退后。东方朔一招手,自己那匹白花马跑了过来。他轻轻一跃,上了马身, 然后长剑一举,早有一千匹母马,被放了出来。

支楞儿吃惊地问:“你怎么带这么多马出来?”

东方朔笑了。“支楞儿,你有一万匹马在身边,多气派啊!我只带一千匹马来,为我助 阵,你就害怕啦?”

支楞儿哈哈大笑。“从古到今,本将军还没听说过,两个人只带着马来打仗的。这回算 是长了见识!”

东方朔更不答话,纵马前来,与之对剑。他的一把宝剑,电闪风生,招招疾利,刺得支 楞儿只有招架之功。支楞儿定下神来,也以快剑相抵,二人打了五六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两军将士,一边是在壕中观战,一边是在地上站着观赏。而两军之马,却不分阵线,混 在一起吃草。匈奴的马全是公马,转眼之间,便认出对面山上下来的全是母马,于是它们也 激起了长期压抑的豪情,有一部分,开始爬上汉马的后身。而其他的马,也纷纷骚动!

东方朔向马群看了一眼,于是卖了一个破绽,让支楞儿跟进。东方朔躲过其剑,从侧面 轻轻一砍,将支楞儿那剑,砍为两截。支楞儿一惊。东方朔用剑逼住他的咽喉。

东方朔说:“支楞儿,这下我知道了,你为什么带一万匹公马来,原来你是母的。”

支楞儿叫道:“东方朔!要杀就杀,不许羞辱我!”

“哈哈哈哈!支楞儿,我先不杀你。我要让你知道,我带来的一千匹马,全是母的,就 我一个,是公的!”

支楞儿还没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叫道:“东方朔!少废话,你就动手罢!”

东方朔大笑:“哈哈哈哈!公的杀母的,太没意思!你快回去,给你的士兵收尸吧!” 说完放下剑,让支楞儿走开。

支楞儿不明白地看着他,往回策马。双方的士兵也看呆了,不知怎么回事。

东方朔突然一个唿哨,自己策马便往回奔。他所带来的母马,见此信号,纷纷跟随奔走。 而匈奴的公马,岂能半途而废?它们全力追赶,未发情的,也趋之若鹜,一阵马蹄急鸣,转 眼之间,全部随东方朔进了南边的山涧!

匈奴士兵们高叫道:“我们的马,我们的马!”

任安这时站了起来,大声叫道:“匈奴马没了,快上马,杀啊!”

汉军两千人,从壕跃马而出。匈奴士兵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建章宫中,一片笙歌。武帝与李少翁、李蔡、张汤四个在一起,听李延年唱歌。

武帝刚知道辛延年转认李少翁做干爹的事,心里倒没觉得奇怪。他笑着说道:“辛延年, 这回你认了干爹,是不是该叫了李延年了?东方朔不在这儿,你就别再唱那些苦大仇深的歌 了。朕要听开心的。”

李延年说话已经变成了娘娘腔:“皇上,臣李延年,不仅改了姓氏,还把男儿的身子, 也改成了女儿的身子。”

武帝大惊:“怎么?你也要当太监?”

冯子都在一旁答话:“皇上,李延年见奴才阉了身子,整天在皇上身边,便让奴才帮他 也净了身子。”

武帝觉得这样也好,身边多了一个会唱歌的,岂不是好事?“那好,朕就命你留在宫中, 在朕身边,为朕演唱吧!”

李延年跪拜下来,马上以武帝“奴才”的身分出现。“奴才谢过皇上。皇上,奴才有一 曲《北方有佳人》,献给皇上。”

武帝的心里正想着佳人,而且他知道南方的佳人很多,可南方的佳人太小气,整天要哄 着,费劲。北方的佳人,他有过阿娇,现在还有卫子夫,可她们要么妒意十足,要么徐娘半 老。今天再有北方佳人,也是件幸事呢!于是龙颜大悦:“北方有佳人?好啊,快快唱来。”

音乐起。李延年在廷中走了几步,动了动腰枝,然后唱道: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就这么几句,李延年反复吟唱。

武帝脑海中幻出阿娇、卫子夫年轻时的倩影。他为过去的美好所沉醉。李少翁与张汤相 对而笑。

乐声停止。李延年的歌声也随时停止。武帝突然站了起来。“李延年!”

“奴才在。”

“你所唱的,那个倾国倾城的北方佳人,真有其人吗?”

“有,奴才不敢欺瞒皇上。”

“那她现在何处?”

“这……这……。”看看李少翁。

武帝转过脸来,问李少翁:“李大仙人,你知道那北方佳人的去处?”

李少翁“腾”的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皇上,天下事,岂有小仙不知的?皇上想 看北方佳人。跟小仙去就行了,来,小仙给您带路!”

战场之上,烈日高照。昨天败下阵去的支楞儿,今天又来叫阵。

东方朔从那两垛高石中间又露出头来:“支楞儿,还敢再来与我对阵?”

支楞儿气急败坏地大叫:“东方朔!你这妖人,你用什么邪法,勾引走了我的万匹良马!”

东方朔大笑。“哈哈哈哈!等我那些母马,产出了小支楞儿,就还给你!”

支楞儿更怒:“妖道!本将军不和你斗嘴!今天,我定要踏平你的山头!”

东方朔大声说:“好吧!任安将军,你千万守好了那条大通道!别让他们上来!”

任安在远远的地方应道:“大人,您放心吧,支楞儿闯不过我把守的这条通道,别想往 山上行进一步!”

支楞儿一怔,然后告诉他身边的将领:“你带上所有铁甲军,务必拿下他的通道!”

原来的磁石通道,经过一千士兵的一天一夜的挖掘,已比原来扩大了好多,他们越挖越 觉得有磁石的地方多,于是就把大石头撬开,垒在两边,形成一又宽又长、带着围墙的通道, 从头到尾,能容纳两千多人。这个通道前头便甚小,直到一个悬崖边上,就剩下一个人能走 过去的小路。苏武带领那一千名士兵,皆穿布衣,以滚石和铜剑为武器,严阵以待。有一名 士兵手中拿着大刀,被其长官发现。长官骂道:“你他妈的笨蛋!凡是铁东西,都不能用! 快去换把铜剑来!”

支楞儿催促着大兵,攻打到通道口。任安与他斗了几个回合,然后佯装不敌,向后退去, 边走边将盔甲扔掉。支楞儿大笑:“哈哈哈哈!原来汉军只会丢盔卸甲!兄弟们,前边路宽, 冲呀!抓住东方朔有赏!”

任安对他后面的几百名步兵叫道:“快把刀剑掷向敌人!穿铁甲的绕走两边,穿布衣的, 过磁石隧道!”

汉军兵马纷纷把手中的刀,向匈奴兵马扔去。匈奴兵士忙用盾牌挡住。有的士兵边追, 边从地上捡起汉军的大刀,将这些战利品插在背后,或双手各拿一把,然后向前猛冲。汉兵 装出逃跑的样子,将匈奴铁甲兵带入此道。

走在前头的匈奴兵,走着走着,发现腿脚不听使唤了,后来身子就被身边的石头吸住。

一位士兵戴着大铁帽子,被死死地沾到石壁上,自己怎么用手搬头,但搬不过来。

一位士兵举起大刀,突然,刀被沾到磁石之上。他惊叫着掰刀,头盔和身上的铁甲又被 磁石吸住。

转眼之间,先后涌上来的匈奴铁甲军,靠近磁石的全被吸住,当中和后边的也不能动弹, 乱成一团。支楞儿见到这个样子,大惊失色。

站在高崖上的苏武,心花怒放,对手下的布衣士卒们叫道:“匈奴全部不能动弹了,快 打呀!”

崖上汉军的滚石纷纷而下,匈奴兵马惨死壕中。

支楞儿大叫:“不好!我们中了妖术!快撤!”

撤?为时晚矣。汉军急石如雨。有几个匈奴兵挣脱帽子的,爬出来,却挥不动刀,被汉 军的铜剑斩首断手。有个匈奴将领的头盔没有系紧,被悬着沾在石头上。他于是将刀一扔, 刀也悬在石壁上;他急中生智,将铠甲也衣服全脱掉,只剩下一条裤衩儿,跑了出来。

支楞儿见他这样可以脱身,就大叫:“丢盔卸甲!脱掉衣服!往回跑!”他一边说,一 边自己如法炮制,还真的脱出了身子。

此时任安率领他的两千兵马,从两侧杀了出来!支楞儿光着膀子,怎可与汉军接锋?他 急中生智,将身边的一个匈奴兵推下马来,自己一跃而上,就往回奔。匈奴其他士兵见状, 全部往北逃跑。任安率军,好一阵追杀!快追到匈奴军营,东方朔便鸣金收兵。

毕竟匈奴还有一万多兵马,一旦回过头来,汉军是受不了的!

长安城中。李少翁和张汤、冯子都陪着武帝,在李延年的率领下,身着便衣,穿街走巷, 奔向风月巷李窕儿所在的妓院。

李少翁说:“皇上,这北方佳人,可有点羞答答的,不懂得宫中规矩啊。”

武帝说:“朕要的,就是和宫里不一样的!”

转眼到了妓院。还是当年接待司马相如的老鸨,不过她已成了老太太。她见这么多有身 分的人来此,高兴异常地前来招呼。冯子都将她推到后边,让武帝直接入内。

李窕儿看到此状,与李延年交换了个眼色,风情万种地说道:“哥哥,这位客官,是您 说的刘老板吗?”

武帝惊讶地:“怎么?你们认识?”

李少翁乐了:“老板,他们岂止是认识?他们都姓李,一个是小仙的干儿子,一个是小 仙的干女儿。不,现在都是干女儿。哈哈!”

武帝也笑了:“哈哈哈哈!‘北方有佳人,’果然是不同凡响啊!佳人,你叫什么名字?”

李窕儿作出娇羞万般之态:“奴家李窕儿,在此三载多,只想遇到能让奴家中意的主子。”

武帝拣个椅子坐下:“你会跳舞么?本老爷想看看你的身段!”

李少翁说:“老板,跳舞可是她的拿手戏。李延年,给你妹妹伴唱!”

李延年再度唱起《北方有佳人》。李窕儿舞姿如仙。老鸨让使女献上茶来。李少翁朝武 帝看了一眼,将一粒药放入武帝的杯中。武帝笑了一下,将其一饮而尽。

匈奴军帐之内,支楞儿穿好衣服,在那儿发愣。

一个匈奴偏将来报:“报告将军,兵马清点完毕,我们还剩下九千多人!”

支楞儿大惊:“什么?只有九千人马?”

匈奴偏将说:“将军,那东方朔,诡计多端,每天都吃掉我们一万来人!”

支楞儿眉头紧锁:“这……让我怎么回去面见单于啊!”

匈奴偏将说:“将军,说来也怪,我们跟东方朔猛打,可另一个山头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支楞儿问:“你是说那边的狄山?”

“是啊?将军,听说那狄山是个儒生,胆小如鼠呢!”

支楞儿一拍桌子:“好!老子好几天都是人家的下酒菜,今天就拿他开开荤!”

他身边的卫兵提醒道:“可是将军,我们的使臣卫律,也在狄山军中,他已经跟我们联络, 如果去打他们,岂不是失信?”

支楞儿双目圆睁:“什么信不信?老子要立功!不然,我怎么回去交差?众将军!”

只有两三个匈奴偏将走进帐篷:“有!”

“马上就攻打另一个山头!务必取胜!”

三个匈奴偏将齐声应道:“是!”

狄山军帐之内,狄山坐立不安。

外边喊杀之声传了过来,而且越来越近。狄山无奈,躲在大床底下,浑身仍在发抖。

卫律走了进来,见床底下有人在动,便毫不犹豫地走过去,将他拉了出来。

狄山拉着卫律的手,下面直尿裤子。“卫……卫大人,怎么……匈……匈奴……奴…… 攻上来了?你不是说,他们……不……不会打……打我吗?!”

卫律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他们怎么能转过来攻这儿呢!”

“卫……卫……卫大人,快想办……办法,救我……我吧!”

卫律:“事到如今,只有投降匈奴了!”

“不……不行!卫……卫大人,你不能让我……给儒……儒家……丢……丢……丢脸啊!”

卫律觉得好笑:“命都快没了,你还顾着脸哪!好吧!他走到帐外,一把拉过那个和狄 山一样穿着的老军来,送到狄山面前,叫道:“快把他给杀了!”

那老军原来以为自己很像狄博士,又被叫到大帐前听使令,觉得是件荣耀的事,没想到 如今自己要被杀死!他不由地跪下磕头:“二位大人,原来你们是要我扮作狄山博士,是要 我替死啊!可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小哇!”说完,他爬起来,想跑!

卫律一把将老军从后面抱住,恶狠狠地说:“对不起了,替狄大人死是小事,保全狄大 人的名节是大事!”他对狄山喊道:“快,快动手啊!”

狄山伸手抽出挂在一旁的剑来,却让剑锋朝地,浑身颤抖地说:“我……我……我…… 不敢……”

卫律将那老军往剑上拼命一推一送:“挺住!狄大人,你将剑挺住了!”

狄山拿好了手中的剑,剑锋对着老军,浑身仍然颤抖。“老……老军,狄……狄……山 与天下儒……儒者……谢谢……你了。”卫律硬将老军推到剑上。老军泪流满面,含恨而死。 卫律将狄山的印信放到老军尸体边,然后拿出一套匈奴的衣服来。“快,快换上这套匈奴的 衣服,和我一道儿走!”

狄山一边发抖,一边换衣,嘴里还说道:“孔夫子啊,不是后学不争气,是皇上逼我来 这儿的,是匈奴逼我向他们投降的啊!”

山上山下,多日素无训练的狄山的军队,如同鸟兽,一哄而散。

支楞儿举起带血的剑:“哈哈哈哈!什么博士,简直是一堆踏上去都臭脚的‘薄屎’! 来,兄弟们,我们一鼓作气,把那个东方妖道也踩平了!”

匈奴偏将说:“不好!将军,东方朔派兵来救这边了!”

众匈奴将士转过身来,只见东方朔已率两千人马,从对面山上杀下来。

支楞儿大笑:“哈哈哈哈!东方朔,你终于下山了!兄弟们!他才两三千人马,我们是 九千多人!只要他们下山,就别想回去!不怕死的,给我上!”

东方朔和任安率两千兵马,来到山下,两军相对。

支楞儿狂叫:“哈哈!东方朔,你还真讲义气。可惜,你们汉家的‘薄屎’,弄得我的 脚都臭了!”

东方朔说:“支楞儿,我两次饶你不死,今天还不快快下马投降!”

支楞儿却说:“东方朔!来到平地,你就别想占便宜!我要你有来无回!兄弟们,杀啊!”

两军交战,汉军英勇抗敌,无奈寡不敌众,东方朔率领将士,且战且退。

建章宫中,武帝与李少翁在一起。

李少翁见到武帝精神疲惫的样子,便问道:“皇上,昨天晚上一幸‘北方佳人’感觉如 何?”

武帝得意地说:“太好了!仙人,不知是你的仙药管用,还有那佳人好生了得,朕昨晚 好像寻找到了十多年前的感觉,都要飘飘欲仙了!”

李少翁接着说:“好啊!皇上!这就是成仙的前兆哇!只是……。”

“只是什么?”

“刚才张汤大人说,您昨天到妓院去的事,让汲黯他们知道了,他们商议要联名奏本, 和皇上您过不去呢!”

武帝大惊:“啊?是谁走漏了风声?张汤!”

张汤急忙跑上来:“臣在。”

武帝又急又气:“张汤,你说,是谁走露了风声?”

张汤小心翼翼地说:“皇上,您身边有个多年跟随你的人,昨天怎么没让他去啊!”

武帝大惊:“你是说杨得意?我是担心他会……。”

张汤坏坏地说:“皇上的行动,谁能干涉呢?可那杨得意,今天将消息泄露给汲黯他们, 明天还会再告诉东方朔,那时,皇上您就高兴不起来啦!”

武帝怒道:“这……,去!把杨得意、冯子都、李延年,都给我叫上来!”

张汤得意地说:“是!叫杨得意、冯子都、李延年!”

杨得意、冯子都、李延年三人很快都跑了过来。

李少翁说:“皇上,那个地方您去了,是要招风惹草的。”

“大仙,你的意思是?”

“皇上,您喜欢的人何不招进宫来?”

“她是这个出身,这……。”

张汤说道:“皇上,卫皇后出身草野,也曾为奴仆歌女,皇上不照样立她为后吗?”

武帝想了一想,嘴角一动,露出了坚决的神态:“好!朕就封她为李夫人,正式纳入后 宫!张汤!”

“臣在。”

“这件事,是朕的私事,谁也不许管,谁要是以此事作话题,跟朕过不去,你就全权处 置了他!”

“臣遵旨。”

武帝又转过身来,对李少翁说:“李大仙人。”

“皇上,小仙在。”

“朕命你现在就去把朕的李夫人,给接进宫来!”

李少翁却不动身:“皇上,小仙领旨。可是,小仙无官无职,办起事来,名不正,言不 顺,恐怕连那老鸨,也不听小仙的啊。”

武帝乐了:“哈哈哈哈!原来李大仙人也要向朕要官职!朕这就封你为文成将军,率五 百御林军,迎娶李夫人!”

杨得意在一旁,情不自禁地“哦——”了一声。

武帝马上察觉到了。“噢,得意,你觉得吃惊啦?”

杨得意吱吱唔唔:“皇上,我……我……。”

“有话直说吧。”

杨得意小声地说:“皇上,奴才以为,有人在战场上舍命杀敌,还没封将军,可皇上您 对李大仙人张口就封将军,所以……有些惊讶……。”

武帝怒斥道:“大胆!朕想封谁就封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用得着你管吗?”

杨得意诚惶诚恐:“皇上恕罪,奴才该死。”

张汤却在一旁开了腔:“杨得意,你不要太得意!你说,是不是因为皇上昨天没让你跟 着出去,你就把皇上去见李夫人的消息泄露出去了!”

杨得意急忙辩解:“皇上,我没有,我冤枉啊!”

武帝摆了摆手:“好啦!好啦!从今天起,你不要在朕身边啦。冯子都,李延年!”

冯李二人同声而应:“奴才在!”

武帝说:“从今以后,你们二人,在朕身边侍候!”

冯子都李延年高兴万分,齐声说道:“奴才遵旨!”

匈奴兵马仗着人多势众,将东方朔逼到山脚之下。东方朔与任安两个,一剑一刀,奋力 厮杀。任安着急地说:“大人,你快撤吧,我在这里顶住!”

东方朔剑法丝毫不乱,他说:“不要着急。听我口哨,你我就向两边闪开!”

支楞儿的剑又逼了上来。“哈哈哈哈!东方妖道,快快下马受降!”

东方朔纵马来战支楞儿。“支楞儿!这回我让你真的尝尝‘东方第一剑’的厉害!”

二马相交,两人大战起来。汉军和匈奴部队不禁停下,看他二人斗剑。两人大战四十回 合,支楞儿渐渐不支。他也卖了个破绽,往后一闪,将剑一挥,匈奴众兵一齐扑上。任安率 众来挡,却被匈奴逼得步步后退。

东方朔见时机已到,便打了一个唿哨,与任安向两边散开。

早在几天前,苏武就听东方朔说过,他梦见了楚服。楚服何人?苏武不知道!东方朔也不 告诉他,便让他造了一大批巫师鬼怪的衣服。直到眼下,苏武才明白“楚服”的妙用,于是 他率领着一千兵士,头戴着鬼怪面具,顺着东方朔和任安让开的缺口,“呀呀”地冲下山来。 匈奴将士不知是何怪物,纷纷逃走,急乱之中,自相践踏。

支楞儿见状,更是大吃一惊,停下剑来,不知所措地问东方朔:“妖道,难道你真有神 兵?”

东方朔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这算什么!你再抬头看看,你的头上,还有天兵天将呢!”

支楞儿抬头看天:“哪儿?哪儿有天兵天将?”

东方朔上前一剑:“我就是天兵天将!”说完,将剑插入支楞儿胸中。

匈奴兵士更是大乱,自相践踏,夺路而逃。

汉军以“鬼兵”开道,一路追杀。

支楞儿全军覆没。

天近傍晚,东方朔见战场上已无敌人,便停了下来。任安和戴着面具的苏武,均已来到 他的左右,二人兴高采烈。

东方朔说:“任安,你随我一道向北,追击残敌,然后去会合大将军。”

任安高声应道:“末将得令!士兵们,快点准备,去跟大将军会合喽!”

汉军鬼怪齐舞,高兴异常。

东方朔对苏武说:“苏武,你检查一下战场,还有那边!”他指了指对面的山头。

苏武摘下面具,高兴地说:“东方大人,太过瘾啦!我也想跟你一道去会会大将军!”

东方朔说:“你还是先去看看,那位博士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再说,你还要把支楞 儿全军覆没的消息,报告给皇上!”

苏武无奈地放下面具,眼看着东方朔和任安,纵马追杀而去。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之骄子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