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怒其虐》第01章 接传香火


武陵郡内,崇山矗立,林茂树密。

一个暗褐色衣服的人,靠在丛林外边一棵粗树的树干上,微闭双目,若有所待。大树后面不远的地方,便是一个山洞,洞中还有两个同样衣着的彪形大汉,在那里下着五子棋。

“奶奶的,我们在这深山野林里等了两三天,那小子还是不见影。要是他从沿江的大道上溜了,咱不就白等了吗?”右边那个大脑袋的人操着长安的口音说。

“你就放心吧,他朱安世要是敢走大道,那张汤大人的通辑令不就白下了么?再说,长沙都尉王温舒是张汤张大人最看得上眼的治狱高手,他办的事情,都有准儿。”说话的对弈者个头不大,精瘦精瘦的,从话音中听得出,显然是长沙人。

“这个狗日的朱安世,自从他杀了义纵之后,三年多了,东躲西藏的,害得我们张大头和李混儿、葛大疤儿三个,没过上一天的安稳日子。这回,葛大疤儿刚回长安,这狗日的就出头了。”自称“张大头”的人发起了牢骚。

“怎么了,大头?你是瞧不起我申猴子,你以为葛大疤儿不在这儿,我们就对付不了朱安世了?”说完,他把棋子一摔,不玩了。

“哎,兄弟,兄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葛大疤儿那狗日的,这回虽躲了个清闲,可要是我们把朱安世拿下了,他不就什么功都没了,白白地等了三年多么?”张大头急忙转变说话的口气,向申猴子讨起好来。他知道,强龙压不住地头蛇,纵然自己是只老虎,没逮着羚羊时,说什么也不能惹恼了山猴子。

“你自个儿歇着吧,让我去替李混儿,盯一阵子!”申猴子说着,将棋一推,走了出去。

当他来到大树之前,刚要叫那李混儿,只见李混儿站了起来,迅速地躲到了树后。申猴子心知肚明,二话没说,“蹭蹭”两下,跳到了身边的一棵大树上。

洞中的张大头看到他们两个如此动作,便抄起短刀,从洞中走了出来。他见远处有个人影,便急忙躲到另一棵大树之后。

东南的山道上,来了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人。远远地看去,那人中等个头,手中提个棍,像个老渔翁,或者说是山中遇雨的樵夫。但从步履上看,只见他步子轻捷,绝非上了年纪的人。手中的那根棍,根本就不拄着,而是哨棒一样提着。只是那臃肿的蓑衣之下,到底是砍柴的刀,还是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

再走近一些,才知道这个人既不是渔翁,也不是樵夫,而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只见他脸庞黎黑,眉宇微蹙,一边走路,一边机警地向两边看着,时不时还回过头来向后看看。

“朱安世!”大树后的李混儿突然跳出,站到那人面前。“你让我们等得好苦,今天终于见面了!”

朱安世见面前出现了一个捕快似的人物,毫不惊慌。“你们?你们有几个人,有种的不要藏着,都给我站出来!”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嗖、嗖”两声,突然从树上跳下一人,又从远处飞来一人,三人摆成一个三角,将朱安世围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以为你们是千军万马呢,原来就三个毛贼。在滇池时,我就听说有三个长安人在那儿等我,没想到你们三个倒真有耐性,等我好几年!”张安世毫不畏惧地说。

申猴子听了这话,颇为不满:“朱安世,你别以为就长安廷尉府有人能降服你,申大爷我是长沙的捕头,今天我要你知道我的厉害!”

“这么说,长安出来的三个,没用我交手,就已死掉了一个?哈哈哈哈!”朱安世更是放声大笑。

张大头叫了起来:“朱安世,你别狂了!我另外一个兄弟是回长安通报消息去了,你今天纵是插上翅膀,也难逃出我们的手心,还不快快受降!”

朱安世将手中的棍举了起来,大声问道:“你们知道这是谁家的棍么?”

“哈哈哈哈!朱安世,你拿着雷被雷大侠的棍,就以为有什么了不起么?雷被英名一世,不还是被我们张家的张汤大人砍下了脑袋?”张大头大笑起来,话中不无嘲讽。

朱安世大怒,他将双臂向后一耸,甩掉蓑衣,背后露出一把大刀,腰间闪出一把佩剑来。他把棍子靠在肩上,双手拍了拍刀和剑,怒道:“你们还认识这是谁家的刀,谁家的剑吗?”

李混儿接过话茬:“哈哈哈哈!朱安世,谁不知道你的刀是郭大侠郭解的真传?可是你别忘了,郭解就是用自己的刀,在张汤张大人面前自刎的!”

“好!既然你们知道雷大侠和郭大侠都是被张汤逼死的,那么你们今天就先替张汤偿命吧!我先用雷家的棍,你们哪个先上?”朱安世说罢,将棍摆到了手中。

李混儿正要上前,却被申猴子止住:“慢!”

“申捕头……”李混儿不知为何。

申猴子并不理他,却问朱安世道:“朱大侠,你三件兵器说了两件,郭大侠和雷大侠都是盖世豪杰,我们佩服。还有一件,我申捕头还不知道呢。请问你这剑法,又得到谁的真传?”

“哼哼!料你长沙毛贼,不会知道。说出来会吓死你!”朱安世一撇嘴。

“既然有来历,你就说啊!”申猴子嬉皮笑脸。

“我这剑,得的是东方第一剑东方大人的真传。雷大侠郭大侠不在了,可东方大人还在,他是皇上最信任的人!东方大人在长沙,你们衡山王都要拿他当上宾,张汤更将他视作老爷子,难道你不知道吗?”

申猴子听了这话,还真的愣住了。

“朱安世,你骗谁呢?你学的是东方剑法没错,可你没有得到东方朔的真传,你是从辛苦子那儿学到了几手!这些,张汤大人了如指掌,早就告诉我们了!而你师傅辛苦子,在战场上丢了一个臂膀,如今成了废人,这个你可能不知道吧!”张大头的头大,可脑袋一点也不笨。

朱安世第一次知道辛苦子断了一臂,心中焦躁得很,便吼道:“那好,老子今天便用辛苦剑法,送你去当大头鬼!”说完将棍一扔,拔剑便向张大头刺来。

张大头既然是张汤的爱将,自然是一流的高手。他见朱安世右手中的剑如“蛟龙探海”一个劲地向自己旋来,知道他使的是绞剑之法,全身力量都在剑的前段,于是便将刀提起,不正面相迎,而是以腕为轴,让刀在臂的两侧“嗖椸病毙鹄矗患话姘坠猓弥彀彩滥翘酢膀粤笨拷坏谩?/P>

朱安世知道对方那一手不过是点花活儿,心想,就你那点“撩腕花”的功夫,也配使用刀术?让你尝尝“撩”的滋味!想到这儿,便将手中的蛟龙所探出的圈儿愈探愈小,剑尖压低,贴近张大头的左边的空虚之处,然后向上向前猛地一撩,那剑犹如要根狂蛇,从洞中倏然而出,直向张大头的咽喉刺来!

张大头的头一愣,知道朱安世于平淡之中,突然施出了“金蛇出洞”一个恶招,急忙将后仰身,然后将右手中的刀奋力向左上方一带,急忙之中施出“玉带缚蛇”招数,虽未能将眼前的狂蛇缚住,却也躲过一劫,只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朱安世见对方躲过一剑,心想,你躲过了初一,还能躲过十五?只见他手的金蛇突然缩回,避开了那把急于带过的钢刀,左腿向一边猛地一移,右脚随之跟上,一眨眼的功夫来到张大头的右侧,将手中那把已经扑空高挑的剑,自右上方朝着左下方奋力一截。

张大头刚刚转过个来,就看到面前一道白光,直向脖子抹去,自己再转过右手,已是来不及了,只觉得一只白鹤从眼前亮翅飞过,心里想,曾经听说过“仙鹤亮翼”为剑林绝招,那剑锋虽说如鹤翼般柔软,却似过电一般迅猛,掠到哪一块都不轻,轻了也会成为碎尸,重者则会夷为脓血。想时迟,做时快,他只好将身子再往后边一撤,想平地向后来个鲤鱼打挺,跳翻过去,只要腾得起身,纵然被他的剑掠到一点,至多是将靴子砍掉。

谁想到朱安世放出的鹤是东方仙人家的仙鹤,其势之快,真如电闪,没等那颗大头转过去,便斜地里扫了过来,虽说没能扫着脖子,却将大脑袋后边的那个持刀的臂膀,直直地扫了下来!

只听“哇”地一声惨叫,张大头重重地跌倒在地,而那只持刀的胳膊带着臂膀和大刀,却如一白一褐两段子联在一起的带长把儿的朴刀,直射向远远的大树之上,“哧”地一声,刀尖插入大树的枝叉之上,又听“扑”地一下,那只臂膀又掉到了地上!

李混儿和申猴子见到张大头三个回合,便昏死于地,二人不敢轻敌,也不敢再说一句话,两个各自操着自己的家伙,一齐向朱安世扑了过来。

那李混儿也是一把大刀,他不敢向张大头那样玩起花活,于是不分套路,劈、砍、挂、扎、抹、斩、格、措,招招着实,凶狠无比。而申猴子却从腰间掏出双钩,从另一侧攻将过来。那一对双钩,得如鹰爪,搏、提、拉、拽、耙、攫、拭、抹,竟然有几次将朱安世手中的剑锋钩了过去。朱安世见状,并不惊慌,只是将持剑的手轻轻一松,任申猴子将它钩走,右手却从背后拔出刀来,与李混儿展开了双刀对斗。申猴子不甘轻闲,也凑上来帮李混儿几把,无奈朱安世把李混儿缠得太紧,两个人打成一团,申猴子在上旁不好下手,只能趁机挠上一把。

李混儿的刀把式,本来就比不张大头,如今被朱安世缠上,哪儿还能脱得开身?转眼功夫,他的路数便由进攻转为退守,劈也劈不动了,砍也砍不下了,挂也挂不起了,扎也扎不成了,抹也抹不过了,斩也斩不来了,格也格不开了,措也措不动了,只觉得眼前不是什么朱安世,活脱脱地一个郭大侠,郭大侠的刀法,天下谁人能敌?我就格、架、推、分吧!他一面将头上的刀架住,突然那刀又如旋风,从一侧飞来。他顺势一推,推不动;他使出平生力气,向上一跳,手中的刀却没能握住,“当啷”一声,震落在地。他刚要叫出一声“申猴子救我!”只见朱安世随他腾空而起,然后举起大刀,如劈万仞,对着他的天灵盖砍了下来!李混儿大惊,躲藏已是来不及了,只好将头一偏,顿时觉得下身的屎尿和脖子上的一腔热血,全都汹涌地奔了出来!

申猴子愣了一下,方才看得清,那李混儿的脑袋,已经滚到了自己的脚边。他知道,自己决不是朱安世的对手,但此时若要惊慌,只会死无葬身之地。于是眼睛从地上那个没了脑袋还向上喷血向下排污的的躯体上转移过来,死死地盯着朱安世。朱安世知道,他以大刀来对双钩,也没多大便宜,一不小心,刀背前头的楞角会被对方的一只钩儿攫走,而另外一只钩子再过来,自己就只能招架了。于是他轻移猿步,三跳五挪,便到了自己扔下的棍子边上。正巧此时,申猴子的一只钩子,果然钩住了自己的刀背。朱安世冷笑一声,顺势将刀猛地一松,让那申猴子向后趔趄了几步,右脚一踩棍子的一端,那棍子便带着一声“嗖”的呼哨,来到自己的手中。

早猴儿发现朱安世拿起了棍子,傻得两眼直直的。那棍子圆圆的,上面有多层漆油等物,滑若镜面,粗如幼松,长约六尺,自己手中那撑死了三尺长的双钩,如何派得上用场?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边将双钩舞得像赖猫的爪子一般,一边向树林中缩。朱安世岂能放过他,一根棍子,龙飞蛇舞,跟了过来。眼看到了林子边上,申猴子嘴中发出“哇哇”一阵怪叫,然后便向树后一闪,朱安世的那根棍子打到了树上,只见一大块树皮,随之飞扬如屑。申猴子急将右手的钩子并于左手,右手急到腰间掏出三只飞镖,以树为盾,对准朱安世打了过来!

朱安世冷笑一声,心想,你这一招,还嫩了一些!只见他将棍子垂直握住,在面前急地一荡。申猴子只见面前出现了一块大大的盾牌,自己射出去的三只飞镖,三颗星一样地钉到了那棍子上!朱安世让那“盾牌”停摆,笑着从棍子上摘下一颗,反过来向申猴子掷了过去。申猴子飞身便躲,只听耳边“日”的一声,耳朵边上像被蚊子叮了一下。对方出手之快,让他瞠目结舌,急慌之时,他便没能注意身边还有颗大树,一个转身,便撞到了树干之上。朱安世手中的棍横着一飞,那棍与大树形成了一个合击,将申猴子夹在当中,动弹不得。

“哈哈哈哈!”朱安世大笑起来:“你个狗日的,你说说,老子这一招,叫做什么?说不出来,老子让你当场毙命!”

申猴子转头看了一下脖子边上的棍子,只见棍子上的一滴一滴地往下流着血。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半拉耳朵可能没了。他动了一下眼珠儿,急忙乞求地说:“朱大侠,朱好汉,小的服了!您这一招,叫做……叫做……叫做‘双棒夹猴’。小的本来就像猴,您将小的夹在这儿,就更像个猴了!”说着,他的两只手摆弄着,果真像个猴子一样,在那儿乞求活命。

“哈哈哈哈!”朱安世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然后他又将脸一崩,怒而问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在此地暗算于我?”

申猴子连连摆手:“朱大侠,您冤枉我了!”

“你还冤枉?有什么冤枉的?”

“俺本是长沙的一个捕头,家中有个孤单单的病爹,就靠俺在衙门中做事来养活。衡山王太子谋反时,让俺跟他一道起事,俺都没干呢!”

朱安世听他说家中有个病爹,心中多年不存了的同情之心却被唤了起来,不由地放松了手中的棍子。可他觉得这样不行,于是又大喝道:“那你为何在此暗算我?”

“大侠,我冤枉啊!我在长沙混饭吃,郡中王都尉受了张汤之命,派人协助长安来的三位高手,将你捉拿归案。小的也是奉命行事的啊!”

“王都尉是谁?”

“王都尉叫王温舒,原是衡山王帐下的都尉,因不愿参与衡山二太子的谋反,便被张汤看中,负责长沙的刑狱。他也得按张汤的旨意办事啊!”

“长安来的人,到底是几个?”

“一共有三个,刚才断了臂的叫张大头,掉脑袋的叫李混儿,还有一个葛大疤儿,回长安向张汤复命去了。”

朱安世知道,几年来一直盯着捉他的,还是长安来的几个人,更觉得对面这个猴儿家有病爹,让他死了也是可怜,于是便将棍子一抬,说道:“老子看在你病爹的份上,饶你一死。你回去告诉那个王温舒,让他少跟着张汤的屁股转,不然,我早晚要他的狗命!”

申猴子见到有了生机,“扑通”一声便给朱安世跪下,口中嚷嚷道:“小的和小的老爹一道,给朱大侠磕头谢恩!谢您的再生之恩!”

“滚!”朱安世见不得这种熊样的人。

申猴子双钩也不要了,连滚加爬地逃出了林子。朱安世擦了擦身上的血迹,然后走到林外,只听那个大头躺在地上呻吟。朱安世不觉怒从心起,对准他猛地一脚,“你这大头鬼,怎么还不死?!”

“大人……大侠……小的张大头……家中……也有老……老爹……求你救……救我……”他刚才醒来时,听到申猴子说家中有个病爹,便被朱安世给放了,于是他想起张汤告诉他的事情,朱安世原名籍安世,是他的老爹籍少翁一手将他带大的,必要时可以拿这事来攻心。这回没能拿此事来攻朱安世的心,可是,来当一棵救命稻草,说不定能管用!

朱安世一听他说家中也有个病爹,心中便打了一个冷颤。怎么,都有个病爹?那你为什么离开长安好几年,追捕我追到了滇池,追到了武陵山!哼,就算你真有病爹,你也是个不孝的儿子!狗东西,我的爹身经百战,出生入死,却被义纵和张汤逼死了!我都没爹了,你还想要爹?

想到这儿,他冷笑一声:“你也有爹?你的爹是张汤吧!那好,我就让你先替你的爹,给我的爹偿命!”

说完,他举起手中的木棍,对着那个没了手臂的张大头便打。但棍子到了空中,他犹豫了一下。听说辛苦子的臂膀也没有了!辛苦子是自己的剑师,至少也是自己的师兄。他的臂膀怎么会失去了了呢?真真的可惜!

想到这儿,他有点想给眼前这个张大头留条性命。可是,他又想起了张大头刚才的话:“而你师傅辛苦子,在战场上丢了一个臂膀,如今成了废人!”他这种猪狗似的东西,也敢嘲笑辛苦子?我让你连废人都当不成!想到这儿,他再度挥起棍子,对准那个大脑袋上的大大的天灵盖,猛地就是一击。

那根棍子上沾满了血浆。

朱安世觉得有些恶心,便将棍子扔了,拣起地上的刀和剑,披上自己的蓑衣,戴上那顶破斗笠,又向长安的方向,慢慢走去。

终南山下,晨曦已开。

东方天边有几片浓重的乌云,一会儿便被太阳烧得通红通红。而当太阳从被它灼化了的墨海之中露出脸时,就像天边挂起了一面紫铜色的大锣。

已是辰时光景,大地草尖之上还点缀着许多晶莹的露珠。

在长安通往终南山的山道之上,身着便服的霍光,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着。天边的霞光和初日没让他兴奋起来,心情反而变得更加沉重了。这位已经二十二岁的年轻人,总给人过于老成持重的感觉。几抹乌云,一轮锣日,竟也让他焦虑不堪。

可在他的身前身后,走着跳着两个活生生的生命,与霍光的沉稳比起来,他们像早晨刚睡醒的小豹子和小鹿儿,正在山间欢快地跳跃。九岁的东方蟹是个兴致极高的小男,离开长安的街市,眼前一切景色都让他亢奋。而他七岁的妹妹珠儿确实像个小鹿儿,活蹦乱跳,她的高兴主要是马上就能看到妈妈了。可是蹦跳了一会,她便将两只小手扬起,要霍光抱她。

霍光这时也笑了。“跑不动了吧?还得舅舅抱着。蟹儿,你也慢点!”

蟹儿又跑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他在路旁站着,歪着脑袋问霍光:“舅舅,我有件事儿,想问问您,行吗?”

“当然行啦?说吧,你有什么事?”

蟹儿静了下来,像个大人似的,边思考边问:“舅舅,我和妹妹都跟辛苦子叫哥,可是辛苦子又跟你叫哥;那我们为什么要叫你舅舅?”

霍光笑了起来。“是嘛!我都忘记这事了,真是的,怎么叫法不一样呢?”

听了这话,珠儿将放在霍光脖子后边的小脑袋转到前边,认真地看着霍光,奶声奶气地说:“舅舅,我也要问呢!”

霍光瞥了她一眼:“你也要问?好,你问什么?”

虽是充满稚气,但珠儿非常认真:“舅舅,刚才你接我和哥哥时,你管我爹叫干爹,那我和哥哥也该叫你哥哥,为什么要叫你舅舅呢?”

霍光吃惊地看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原来你们两个小人,想把舅舅当哥哥!告诉你们,我这个舅舅,可是一点也不假的!”

东方蟹应声而答:“难道我爹是假的?”

珠儿马上反驳:“胡说!爹才不是假的呢!”

霍光的眼里带着一丝惆怅。他马上又严肃地问:“蟹儿,你说,到底你爹、你妈、你大妈,还有舅舅,谁是最亲的呢?”

东方蟹想了想,回答道:“我大妈告诉我,说我们是妈妈生的,可妈妈生了大妈的气,就上了山,不愿回家了。在蟹儿看,妈妈和舅舅是真的。”

珠儿急忙嚷嚷道:“爹也是真的!依我看,是大妈跟爹太好了,我妈就离开了!”

东方蟹并不和妹妹计较,还是与霍光对话:“舅舅,蟹儿记得小时候,好象还有一个爹!”

霍光大吃一惊。不由地说了一句:“那时你才一岁多……”这时他才发觉自己失言,于是急忙停下,不再说了。

珠儿听了更急,她叫道:“哥哥,你又胡说!我大妈说了,你和我都是爹和妈生的,连皇上都承认呢!”

东方蟹无奈地搭理她一句:“妹妹,你别打岔!舅舅,蟹儿问您哪!”

霍光心想,郭解出事时,蟹儿已经一岁多,记忆中有点生父的影子,但不可能太深。要打断他这个念头,让这个影子模糊些。于是他坚毅地说:“蟹儿,东方大人就是你的亲爹。这种混话,以后不许再问!”

东方蟹却露出了怨言:“亲爹?亲爹他怎么不教我武艺?他只让我读书!”

霍光知道,不教蟹儿武艺,这个要求是姐姐提出的,他霍光也极力赞成。保住郭家这颗苗苗,首先是不让他习武,虽然这可能违背郭大侠的意愿!想到这儿,他一面感到心酸,同时又觉得肩上沉重起来。他把珠儿换到左边,腾出右手来,摸着蟹儿的头,温柔地说:“蟹儿,不让你爹教你武功,这是妈妈和舅舅的主意。你看你辛苦子哥哥,整天舞刀弄枪的,现在一只胳膊没了。还有霍去病舅舅,他也没了。”说道这儿,霍光的眼圈红了起来,泪水从中不断涌出。

珠儿急忙用袖子给他擦泪。“舅舅,你都是大人了,还流眼泪?没羞,没羞!”

蟹儿在下面用手拉了珠儿的衣角一下,责怪地说:“妹妹,看你!你忘了大妈的话?”

珠儿再次用袖子给舅舅擦干泪水,然后负疚地说:“舅舅,是我不好。有一回,哥哥在家里说霍去病舅舅的事,爹爹正吃着饭,就把眼泪流到了碗里。我和哥哥都吓哭了。大妈说,以后不许我们小孩再提这事,谁说就打谁!”

霍光听到此处,不禁泪如泉涌。他把头转向一边,向远方的山峦望了好久好久。

蟹儿和珠儿两个好象闯了大祸,好半天都不再吭声。

打破沉默的还是霍光,他又拍了拍怀中的珠儿,说道:“好了,蟹儿,珠儿,这不怪你们,是舅舅想起了这事。记住,到妈妈跟前,你们谁也不许再提这件事!”

蟹儿和珠儿都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清晨,多么美丽的清晨啊!

阳光从门缝中照进钟粹宫,照到了钟粹宫西侧的一个小院。卫长公主见到阳光便兴奋起来,她从衣柜中翻出那件结婚用的纱裙,迅速地套在身上,然后跑到院子中。她在院子跳啊,唱啊,她知道,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他的心上人,他的表哥就会苏醒,就会来到她的身边!

她的动作早被一个高个子的老太监看到。他便是当初在太后宫中,太后去逝后来到皇后宫中的徐甲。徐甲这些年来老了许多,那份鬼精的气儿好象也随他的好友主父偃一道儿走了,身上只剩下一些麻木和迟钝。不过他对公主的行为还是担忧的,他一边叫人去找皇后,一边走到院子的小门边,想把那个门守住。

没想到,他的踪迹被卫长公主发现了,长公主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叫道:“表哥!表哥!你别走,我在这里!”

这回徐甲吓得浑身发抖,一屁股坐到地上。

卫长公主上前抱住了他。“哈哈哈哈!表棗哥!你还大将军呢,连我都跑不过!”

徐甲此刻更是六神无主,惊惊颤颤地说:“公主……我不……不是……”

“哈哈哈哈!表哥!什么不是?你跌倒了,就是跌断了腿,我也还要跟着你!走,快快走,我们去拜堂成亲!”

徐甲本想爬起来,这下子他却爬不起来了。他一个劲地重复着:“公主……我不……不是……”

卫长公主笑了。“好一个大将军,千军万马你都不怕,匈奴的窝子你敢掏,让你回来成亲,你就打哆嗦!母亲,弟弟!母后,太子!你们来帮我啊!”

她这一叫,所有的太监和宫女,都被叫了出来,可是他们全部不敢上前,全躲得远远的!

卫长公主见地下的“表哥”不起来:便舞起长袖,边舞边唱起来: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卫皇后走了进来。太子也跟随着来到。

卫皇后惊呆在院门口,太子更是不知所措。等到卫长公主的歌罢舞完,卫皇后才示意太子,让他去找皇上。

终南山上,霍云儿已把她的“云中居”正中的一间改为灵堂,堂上摆着三个牌位,当中的一个写着:“亡夫郭解之位。”左边的一个,是“恩人籍少翁之位”,右边则是“亡弟霍去病之位”。

云儿如今已是三十三岁。十年前,她与郭解结为夫妇,好象就在昨天。终南山这六年多的时光里,她独自一人,终日在想那颖水边上郭解救自己的情景。她心中明白,那就是缘分。从那天起的三年多时间,她和郭解没有分离。一个将自己的生命许给天下人的大侠,居然在一个女子的裙边守了三年。可能他成年后,在母亲身边也没呆过这么长的时间!想到这儿,云儿心满意足了,觉得自己在这终南山上,别说守了六年,就是守一辈子也值得。有时,尤其到了晚上,她会梦见郭大侠到山上来与她相会,虽然那些会面的时间很短,但她非常知足。梦醒之后,她会觉得十分惆怅,惆怅的不是郭解的走开,而是郭解的归宿何在。她觉得郭解是回峨眉山了,郭解的老母还在峨眉山居住,不知她老人家是否知道,她的儿子已经被皇上和张汤逼死!有时她又感觉郭解还在行侠,好象是在地狱里行侠,一次梦中,郭解向她透露:他在阴间,名子不叫郭解,好像是叫阎义;他说阴间的大王也是个狠毒的人,他很有些愤愤不平。云儿当时劝他不必到哪儿都要与人相争,可郭解竟然说:“我是阎义,我要走了!”云儿拉住他说:“你走了,我和一儿一女怎么办?”郭解竟然答道:“我不是安排好了吗?他们是东方朔的儿女,我放心了!”云儿惊问:“相公,他们是你的骨肉啊!”可郭解却苦笑一声,答道:“云儿,我给你留下的绢书呢?你为什么不把它交给东方大人?”云儿此刻便红了脸,因为她自己看过那绢书上的内容。自己和儿子女儿已经化险为夷,她不愿再将那绢书交给东方大人了!郭解无奈地走了,从此好象很难入梦。云儿便在正房里立起亡夫的灵位,看着它,希望他能再次入梦。可有一天,她竟梦见弟弟霍光背着霍去病的尸体进入梦中!云儿失声痛哭,直哭得天昏地暗。直到东方朔和齐鲁女带着噩耗前来,印证了此事,云儿才不再痛哭!她以为霍去病是自己给咒死的,她不敢再多盼梦,因为她心中牵挂的人,只有一个霍光了!

从那以后,云儿头上的白发一绺一绺地增多。虽然霍光每隔几天就来看她,劝她,可她脸上总没笑容。她总觉得郭解之死,霍去病之死,都是与自己的命不好连在一起的。为此,她又为霍去病做了一个牌位,同时还为那位为了郭大侠而舍生取义的籍少翁也做了个牌位。她不敢多到正房里来看这些牌位,但她又必须每天都来看上几眼,她的心灵在这几块牌位上徘徊,她的容颜因这几块牌位而凋零,才两个月,她竟像一个四、五十多岁的老媪,满头都是灰白的头发……

大门打开,一个面容皎好的姑娘走了近来。这是半个月前,云儿在山涧中洗衣服时领回来的一个姑娘,一个无家可归的姑娘,一个与霍云儿很有缘份的姑娘。她的名子叫显儿。

显儿从门外急忙进来,高兴地说道:“夫人!蟹儿和珠儿他们又上山了!”

云儿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蟹儿和珠儿!他大妈带他们来了不是没几天么?”

显儿说道:“夫人!好象有个年轻的男人,他怀里抱着一个,手中搀着一个!”

云儿这时高兴了,她马上站了起来:“那是我弟弟!显儿,走,快,我们快走,去把他们接上来!”

半山坡上,霍云儿带着显儿,与霍光和两个小人儿碰上了。蟹儿和珠儿见到妈妈,急忙扑了上来。霍光把眼睛盯向显儿,却是一脸的疑惑。显儿见一个大男人老盯着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面色突然变得飞红。

云儿一手一个,抱定了两个孩子,然后对霍光说:“弟弟,大司马的后事,全部料理清楚了?”

霍光不想多说这些事,只是点点头,却把手向显儿一指,将话题转到那姑娘身上:“姐姐,这是谁呀?”

云儿却不理他这些,她那干枯的眼睛还是涌出泪水。

霍光知道姐姐放不下霍去病的事,只有上前抓住她的手,说道:“姐姐节哀吧,不管怎么说,去病哥哥也是为国捐躯的。”

云儿擦了擦泪水,说道:“姐姐忘不了当年在上林苑,不是去病兄弟保护,我们姐弟两个,还有蟹儿,早就……”想到这儿,她又说不下去了。

霍光只能用孩子的事来唤醒她:“姐姐,孩子都大了,别提那些事,还是节哀吧。”

显儿递过一块绢帕子。云儿一边擦泪,一边想起霍光刚才是问显儿的事。她将显儿拉过来,拉到自己和弟弟的身边。“噢,弟弟,你看。这是姐姐从山下拣来的伴儿。”

霍光当然惊奇:“拣来的伴儿?”

云儿叹了口气:“唉,也是缘分。那天傍晚,我在山涧里洗衣服,就听到山下有女孩的哭声,哭得很悲切。我想,天都快黑了,这女孩怎么还不走啊?于是我就下去看看。弟弟,当时姐姐就呆了,原来是这个姑娘,我们认识的!”

霍光更加惊奇:“你们认识?我怎么不知道?”

霍云儿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要不怎么说,这人间的事,多少都有个缘字呢。九年前,你先到了长安,你姐夫打了胜仗后回去接我,还没进长安,就看到路上两个官兵正在抢一个老人和女孩的车。女孩当时着急,就咬破了当兵的手,那个当兵的要打死她,是你姐夫救了他们。后来我们走了,可这女孩子的眼睛已经印到了姐姐我的心里。”

霍光看了看那女孩,问道:“那你怎么不在家中,偏要跑到山里来?”

那姑娘毫不害怕,从容不迫地接过话来。“启秉将军,小女子的父亲,早就跟随苏建将军去了战场,后来再也没能回家。母亲后来走了,我一直跟着爷爷相依为命。半个月前,爷爷病死,小女子卖了家当,来这终南山葬了爷爷,也就准备随爷爷而去……不料……不料又被夫人救起……”说道这儿,她的泪水如泉而下。

霍光叹了口气,却将目光留在显儿那一双大眼睛上。

云儿看到这个情景,也动情地说:“弟弟,都九年了,我就是忘不了这双大眼睛。”

显儿擦了一下眼泪,突然向云儿跪下,大声说道:“夫人,显儿也一样,今生今世记得住你,记得郭大侠,你们是显儿的再生父母,救命恩人!”

在一旁看了半天的东方蟹,这时急忙问道:“郭大侠?妈妈,郭大侠是谁?”

显儿不知就里,也就应声而答:“郭大侠是你的……”

云儿急忙伸出手来,将显儿的嘴堵住。她冷冷地对儿子说:“蟹儿,没有什么郭大侠。走,跟妈妈上山。”

蟹儿不解地看了看舅舅。霍光没让他再问,伸出手来将蟹儿的衣领抓住,硬是领着他上山了。

而在钟粹宫内,卫子夫正被卫长公主发疯跳舞的情景弄得不知所措。那只歌是她教给女儿的歌,是她幼年唱给张骞听的歌,那是一首让自己永远在心底流泪的歌,难道它本来就是一首不吉祥的歌?自己唱过这首歌,结果是永远离开了张骞,同时也让张骞永远不能接近自己。可我怎么又把它再教给女儿!让自己身上已经应验了的不祥又落到了女儿的身上,女儿啊女儿,都是母后不好,要是当时我不因你年纪太小来阻拦,也许你与去病就成亲了,也许后来去病就念着你,不再去战场上拼命了!说什么我也不该教你这首歌,这歌像锥子一样扎娘的心,扎过一回,如今又来一回……苍天哪,难道这是你对陈阿娇的照顾,偏要用这个方式来处罚我吗?我不行了,不行了,天在旋,地在转!

可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声音也在呼唤:“子夫,你行。你行的!你的女儿,你再不管,难道让那个整天在女人窝里出不来的皇上管吗?让那个把女婿推进阴间的好大喜功者管吗”?这个声音好熟啊,像是卫青的;不对,是东方大人的;还不对,好象是张骞的!啊!上苍,此时此刻,只有这种声音,才能给卫子夫以力量!她没有倒下,她从旋转着的天地中又站立了起来,她从自己的晕旋中站立起来,她在晕旋和颤抖中走到女儿的身边。

“孩子,女儿,妈求你啦,你别闹了。你的表哥,他不会回来了。”她发出了一个沙哑的声音,曾是银铃般的声音,如今沙哑得如同一块娇嫩的皮肉掉进了粗粗石磨的进粮口内……

这种感觉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感觉到的,只有两个人才能感觉得非常清晰,可他们中间的一个,远在西域的大月氏国;还有一个,正在太子的带领下,向这儿匆匆赶来。

武帝从建章宫匆匆忙忙地向这边赶来,身边是他十四岁的太子,满脸通红、浑身是汗的太子,个头已经和父亲差不多高的太子;当然,后边还跟着李延年和冯子都。

武帝还没进院子,就听到那沙哑的声音,一时,他觉得有个长着无数利刺的荆棘,从他的背上急剧地滑过!一阵剧烈的疼痛,直刺到他的心肺之间,他走不动了,他的脚被钉在院门外。

太子刘据看到父皇的脚步止了下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可院内的声音还在不停地传过来。

卫长公主对着自己的母亲大叫:“什么?妈棗!你说我表哥不会回来?不!他会回来的,他知道我在等着他!”

说到这儿,她不管母亲是否在回答,她又转过身去,舞着袖子,边跳边唱起来: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卫皇后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歌谣,她两眼发黑,她见到天上的太阳像血一样钻进了她的眼睛中,一阵无比的剧痛,直入自己的五藏六腑……

武帝的眼中也流出了泪水。可他的脚仍不听使唤,他只好将将脸转向院墙,为了不让太子看见。

太子刘据还能说什么呢?他心中没有什么礼节了,不再等候他的父皇,他先于自己的父皇,冲到了院内,奔到姐姐身边。

卫子夫并被没有倒下去。她强睁开眼睛,面对着血红的世界,血红的女儿,她跪下了,跪在自己的女儿面前,眼中的血流了出来,她叫道:“女儿,女儿,别唱了,你静下来。娘求求你啦,求求你啦,别唱了,静下来,好不好?”

卫长公主一甩袖子,大叫道:“不行!母亲!是你和父皇一起,把表哥藏起来的!父皇只知道让他打仗,打仗,女儿的心,他一点也不知道!母亲,难道你也不知道女儿的心么?”

太子刘据此时全无顾忌,他拉起母亲,然后转过来抱住姐姐,大声啊道:“姐姐,姐姐,你不知道母后的心要碎了么?你静下来,母亲的嗓子全哑了,心全碎了,你别再折磨她了!”

卫长公主把目光盯在太子的脸上。“姐姐?你叫我姐姐?不对!你是我表哥!”说到这儿,她将太子紧紧地抱住。“表哥啊表哥,你可回来啦!快,快,父皇等着我们去成亲呢!”她一边说着,一边在太子的脸上亲吻起来!

太子刘据无奈地抱住姐姐,放声大哭。

院外的李延年、冯子都也止不住地哭了起来,所有太监和宫人都哭了起来,院门之外的一对石头做成的狮子,仿佛也在潸然落泪!

汉武帝发现自己的脚能动了。他强忍着自己,没有用袖子来擦眼睛。他慢慢转过脸来,转过身来,对着面前泪水簌簌的石头狮子,猛地踢了一脚,然后迈开步子,离开了这个院落!

霍光随着姐姐,一行五人,来到山上的“云中居”。只见正堂内三个人的灵位仍在那儿摆着。东方蟹眼睛尖得很,上来就盯住写着“亡夫郭解之位”的牌子看,好象似懂非懂。

霍光走上前来,将当中的牌子翻了过去。

霍云儿也发现了儿子的目光和霍光的举动,她也是先吃一惊,然后便想把孩子们支开:“显儿,你带蟹儿和珠儿,到院外边玩一会儿。”

“是,夫人。”显儿答应着,还向霍光看了一眼,抱着珠儿就走。蟹儿还想问那牌位的事,却被霍光推了出来。

两个孩子走后,霍光对姐姐说:“姐姐,东方大人正教蟹儿认字,你知道么?”

云儿点点头:“姐姐知道。不过我想,蟹儿认不了那么多字,就没将这个收起……”

霍光说:“姐姐,我已请求过东方大人,请他千万不要再教蟹儿武功。”

霍云儿有点惊讶:“弟弟,你的意思是?”

霍光坚定地说:“姐姐,一代人的恩恩怨怨,要由一代人自己解决,何必再往下一代人那儿传呢?”

霍云儿想了一想,她觉得弟弟说得有道理。可是,蟹儿杀父之仇,难道就不报了么?

霍光看出了她的心思,便说:“姐姐,东方大人也说了,决不让蟹儿练武。”

“可是,你姐夫的这段仇怨,还有无辜死去的籍大人,他们在天之灵,是不会瞑目的啊。”云儿呆了半晌,才说出这句话来。”

“姐姐,如果我们给姐夫报了仇,那你说,去病哥哥他,他的在天之灵,又能瞑目吗?”

霍云儿将呆滞的目光移到到霍去病的灵位之上,眉头紧锁。突然,她说道:“不,弟弟,去病他,他也是被皇上逼死的!”

霍光摇了摇头。“姐姐,不要这么说。弟弟随去病哥哥前后八年,深知他的秉性。他要立功,他要做汉家的千古第一猛将,他要将匈奴斩草除根,他要将皇上的江山稳固得如泰山,如盘石,让皇上成为真正的千古一帝。可他也是罪孽深重的人,他前后杀了十多万匈奴人,包括老人、妇女,还有孩子。他杀的人,比张汤杀得还要多!”

说到这儿,霍光的眼圈也红了。他为死去的匈奴人悲伤,为被张汤杀死的万千无辜悲伤,同时也在为霍去病而悲伤。可是霍光身上有一种无以言喻的自制力。他略停片刻,声音低沉地,又接着说了下去。“如今,去病哥哥已经走了,就让他走吧,看在他是我们霍家人的面子上,别给下一代人播种仇恨了。”

霍云儿觉得弟弟说得有理,可她心中的郁结,岂是这几句话就解开了的?她无可奈何地看着霍光,说道:“弟弟,姐姐今天还想活着,不全是为了这两个孩子。东方大人和齐鲁姐姐待他们和亲生的一样。我为的是……”

霍光知道她要说什么,便急忙打断了她的话。“姐姐,不要说啦,弟弟明白。弟弟知道,你要看到姐夫的仇冤被申了,天下最大的不平被摆平了。弟弟答应过你,这事由弟弟来办。如果我做不成这件事,就说明我们霍家的人没有能耐。你想,我们都做不成的事,却偏要我们的孩子来承担,那不更是天理难容吗?”

霍云儿惊呆了。她没想到弟弟说得是如此有理!这么多年,她只知道弟弟在军中,在宫中,和霍去病一起,和卫青在一起,和东方大人在一起,学了不少东西,但她没想到,弟弟想的和做的,竟是那么的远见卓识。她没有理由不相信弟弟的话,虽然她对弟弟能否摆平这天下的不平,心中还是没底。但有一点,弟弟是对的,就是不能把仇恨再往下一代人那里传了。想到这儿,她答应道:“弟弟,有你这番话,姐姐就是头发全白了,就是明天就随你姐夫去了,也没什么牵挂了。只是,你在皇上身边,要小心……,伴君如伴虎,何况,今天这个君,比虎还猛三分啊!”

霍光神情庄重地看着姐姐,想了好半天,才郑重地说:“姐姐,你以为弟弟还是小孩子?我今年二十五岁,我跟随去病哥哥,在军营里读书,在边关沙场为他筹划,已经整整八年!什么残酷的事情我没经历过?什么惨象还能吓倒我?只有你,姐姐,只有你还让我牵挂,只有你能吓倒我。只要你平安,弟弟就会稳如泰山,一步一步地把这天下的不平,都给摆平了!”

霍云儿还是有些害怕:“那,弟弟,你说,蟹儿眼看就长大了,怎么办?”

“东方大人说,蟹儿是个不安份的孩子。他大了,不能让他呆在长安。”

云儿吃惊地问:“那让他去那儿?”

霍光坚定地说:“让他去峨眉!姐夫的老母亲如今还在,姐夫的亲人还在,要让蟹儿回去,给郭家接传香火。东方大人说,不让他练武,叫他舞文弄墨,他对文墨也是极有灵气的。东方大人说,说不定,蜀国将来还会出司马相如,郭马相如呢。”霍光说到这儿,故意露出轻松的语气,还对姐姐苦笑了一下。

霍云儿点了点头:“可珠儿哪?”

霍光此时彻底地放松了,他神色自如地说:“姐姐,东方大人夫妇一辈子就想女儿,你就放心地把珠儿留给他们俩吧。”

霍云儿坐到身边的一凳子上:“那姐姐就放心啦。”说完,她闭上眼睛,像修禅一般,进入了化境。

东方朔家中。小院之内,静无声音。

一家人郁郁寡欢在坐在院子里,谁都不愿出声。辛苦子独袖空悬,在一边用牙紧紧地咬着嘴唇。而道儿同样坐在一旁,哭丧着脸。

还是齐鲁女先开了口:“当家的,这人死了的,不能再活;活着的呢,还要过日子。你不能整天这样,家里的,孩子的事,管都不管了啊!”

东方朔没有好气地答道:“我说夫人哪,你就少说几句,让我再静几天,行不行?”

齐鲁女走上前来,对他嚷嚷起来:“静几天,静几天,都三个月啦!”说到这儿,看到东方朔脸上出现很烦的表情,于是她又压低了嗓门,将手伸到东方朔的身上,准备抚摸他的胸部,让他解解烦闷。过去总是这样的,每当东方朔心情不好时,她便用这种方式,让他的精神再振作起来。“当家的,你心里难过,我也一样。可你要想一想,我们家老二,虽说一条臂膀没了,可也算拣回一条命。这羽林军没人啦,你让他去那里?还有那罗敷,是皇上赐的婚,也不能就这么等下去啊!”

东方朔伸出手来,将夫人的手推开。“夫人哪,夫人,公主她疯了!你知道吗?皇后说不出话来了,卫青再也不出门了,皇上他整天躁动不安的,这天下要出大事啊!你还老嚷嚷个啥?”

齐鲁女也火了:“天下要出大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家的事,就是天下最大的事!再说,那么多苦难,都是皇上自己害的,他凭什么要我陪着?让他躁动不安吧,他身边不是又来了什么神仙、高人了吗?”

东方朔看了夫人一眼,知道跟她吵也没用,何况儿子和道儿还在身边呢。无奈之中,他只好以乞求的方式对夫人说:“夫人,你小声点。你想想,你现在要办婚事,别说一旁的人觉得过不去,就是辛苦子,他自己也不会愿意的!还有,道儿他哥哥,得意,还被张汤关在监狱里;皇上身边,又来了个什么李少翁,李夫人,不知还会有多少事要出呢!”

齐鲁女想了想,突然把头一转:“那我们回老家,回平原去。回到临淄,到蒲柳那儿去,眼不见为净!”

东方朔点头称是。“好啊,夫人,你倒是提醒了我。我们是该带上辛苦子,还有蟹儿,珠儿,去看看蒲柳和金娥。他们高高兴兴而来,悲悲切切而归……”

“那好,我明天就走。不要你去,你让公孙敖兄弟给我派几个兵。”她想了一想,又说:“我可要先说好,这回得让阿绣陪着我们一块走。不然,两个小孩子,我一个人缠不清。辛苦子,你走不走?”

辛苦子脖子一挺:“不走!我要在长安陪老爹。”

东方朔苦笑一声:“陪你老爹?你是离不开罗敷!儿子,你心里想什么,爹多少还知道一些。你现在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对不对?”

辛苦子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

“这人哪,一生经历一些这样的事,也不算枉来一回!”东方朔严肃地儿子说。

道儿在一边急忙插话道:“夫人您放心!老爷和辛苦子,有我和我屋里的照顾,保证不会有半点差错!”

齐鲁女来得也快:“好啦,你们会做什么,还当我不知道?这些天你和道儿一直在想办法,要救杨得意。连皇上都见不着,你们救什么救?好,我不在家时,你快想法儿把得意救出来。阿嘟走了,那房子一直空着,得意要是出来了让他来我们家住着,别跟那帮小人在一起折腾啦!”

道儿看了看东方朔一下,露出了乞求的眼光。东方朔正想说话,外面出现了叩门声。

不用示意,道儿急忙跑了过去。一转眼,他跑回来说:“老爷!外边有故人求见!”

东方朔一怔:“故人?是谁?”

道儿说:“就是那个歪脖子树下硬扛着的,被老婆休了要你帮忙的……”

东方朔明白了,他的脸上出现一丝笑意,高兴地问道:“朱买臣?他这个时候回长安啦?”

朱买臣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齐鲁女和辛苦子只好回避。道儿忙倒上茶来,然后也悄悄退下。

朱买臣双手一揖:“东方大人,别来无恙啊?”

东方朔苦笑一声:“什么无恙?长安城都快染病了!朱大人,你一去会稽,居然去了这么多年,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

朱买臣也是苦笑着说:“咳,我在会稽郡,一呆就是十年。都是张汤这个奸贼,屡屡在皇上跟前说我的不是。不是兄长进言,皇上还想不起我呢!”

东方朔说:“大半年前,我还没去战场呢,皇上就同意召你回来了,怎么现在才到?”

“大人,我收拾行装,带上家小,不紧不慢地往长安赶。路上还要绕个道,不敢从下邳路过啊!”

东方朔乐了:“朱买臣啊朱买臣,你是堂堂一个郡守,居然还怕那个杀猪婆?”

朱买臣也笑了。“不是怕,是没必要。大人不跟小人斗,男人不跟女人斗,成家的不跟光棍斗,穿鞋的不跟赤脚的斗。何况我这个太守,也有错捏在人家手中。就是她不来惹我,我走那儿招摇过市的,也显得太没气量了。”

东方朔点了点头,心想,这个朱买臣,和主父偃就是不一样。要是主父偃啊,早把十面铜锣都敲成了大漏筐!

朱买臣见东方朔不言语,以为他另有想法,便又说道:“小弟在路上,听说霍大司马不幸亡故,便更不想早进京了,于是又在路上多耽搁了几天。”

东方朔说:“是啊,皇上伤心得很,谁都不愿见,你来了也是呆着。”

朱买臣突然想起什么大声说道:“大人,大河决口子了,你知道吗?”

东方朔吃了一惊:“什么?大河决口子了?在哪里?”

朱买臣见他果然不知,更是一惊。他叫道:“在瓠子!小弟过了中条山,在那儿刚呆两天,就看到许多逃难的人从北方跑来。小弟知道这是大事,于是便亲自带几个家人,到瓠子那地方看了一下。天哪,那个大山坳里,河水老往上长,最终从两山之间冲个口子,决出河岸,黄水滔滔啊!”

东方朔楞住了:“怎么我在长安,一点都不知道这事?”

朱买臣说:“大人,一路之上,灾民满地,哀鸿遍野啊!可我回长安,看到一路上都有重兵把守,不让难民流入长安。”

“还有重兵把守?没听说卫将军发令,是谁派的兵?”

“是丞相!我细细问了,都是丞相李蔡派的兵!”

东方朔气哼哼地说:“这个无德无能的李蔡,大是大非上他装狗熊,对付起老百姓来,他还倒挺能!”

朱买臣接着说:“还有,大人,我一路上受到不少廷尉府的暗探盘查。他们封锁消息,甚至不让商人游客进长安!”

“你是奉诏回京述职,难道他们也敢阻拦?”

“拦倒是没拦,可他们威胁我的家人说,皇上近来心情不好,张汤有令,谁要是多事,胡说八道,就要谁的命!”

东方朔叫了起来:“好啊!张汤李蔡,他们不仅要用纸来包着火,还想把皇上蒙在鼓里,这不是狗胆子大了,要包起天来嘛!”

朱买臣听了他这话,苦笑了一声:“大人,你快想办法啊!”

东方朔想了一下,说道:“朱大人,你先回家。我要想办法,惊动皇上大驾!”

这时道儿走了过来,端着一盆子粘糊糊的东西。原来是东方朔嘱咐他,要他到狱中跟杨得意讨教一下,做了些狗食。

道儿说:“老爷,你看,我做得像不像?”

东方朔靠近盆子,闻了一闻,急忙用手堵住鼻子。“这么腥臊烂臭的,你做得对嘛?”

道儿辩解道:“没错!前几天我去探望我哥时,专门问了做这个的法子。老爷放心,我是按照我哥说的做的。保证它们爱吃!”

朱买臣当然不明白:“大人,你们这是?”

东方朔说:“我们是在想着法儿要见皇上。你知道吗?杨得意因为编了几句歌谣,就被张汤关在狱中。这一回,救难民和救得意,两件事合在一处,说什么我也要惊一惊圣驾了!”

天色已晚。上林苑内,李少翁练丹处,远远传来几缕青烟。有两个人向这边走来,他们是廷尉总管兼御史中丞张汤和协律都尉李延年。

李少翁好象知道他们要来,急急忙忙从内室走出来,高声叫道:“二位,这么晚了,你们还来此地,有何要事惊动老仙?”

李延年着急地说:“哎呀,我说干爹,你快出主意啊!皇上今天早上,又对李夫人发了一大通脾气!要这样下去,过不了几天,你的干女儿,可要被皇上给折腾死了!”

李少翁用眼角瞥了一下张汤:“噢?张大人,你来这儿,也为此?”

张汤正色地说:“我的大仙人,我不是为李夫人而来,而是为皇上而来。三个多月了,皇上心烦意乱,脾气暴躁,既不上朝,也不见任何外人。再这样下去,可能于国于民,于你于我,都没有好处啊。”

李少翁点点头:“嗯。张大人,是得想个法子。小仙苦思冥想,倒是想出了两个计策。”

张汤高兴地追问:“什么妙计,你快说吧!”

李少翁还要拿一点架子,他停顿一下,拉长了话音:“这第一计嘛棗,要让皇上少想霍去病。”

李延年连忙点头:“我的干爹,你快说罢,我们要的就是这一计!”

李少翁诡秘地说:“据我所知,皇上最喜欢的人有两个,第一个是东方朔,第二个才是霍去病。”

李延年随口说出:“废话。”

李少翁大为恼火:“什么?你这是和你干爹说话?霍去病这么英雄盖世,还从来没敢对他的干爹东方朔无礼过呢!”说着,他竟要回屋里去。

张汤气愤地瞪了李延年一眼。李延年连忙打了自己嘴巴一下:“延年该死,小的胡说,干爹你老人不计小人过嘛。”

张汤也上来相劝:“李大仙人,李延年这是心里头急啊。你想想,皇上一急,就跟李夫人过不去,李延年能不心疼吗?”

李少翁叫道:“我就知道,他这个猴崽子,被阉了还贼心不死。他一不是为皇上,二不想着他干爹,整天还挂牵着那个臭……臭……”他本来想说“臭婊子,”但话到口边却出不来了。说什么李夫人也是皇上封的夫人,还是他的干女儿啊!

张汤见李少翁也下不来台了,便上前给他搭个梯子:“我说大仙,那些都是你家里的事。现在我们要说皇上的事。”

“对,对,说皇上的事。我刚才的意思是,既然皇上最喜欢的是东方朔和霍去病,而霍去病又是东方朔的义子,霍去病死了,也就等于让东方朔伤掉了半个心,他一时半会儿不会去找皇上。我们呢,有李延年和冯子都两个在皇上身边,就要起到东方朔和霍去病的作用……”

张汤听了他罗嗦半天,没说一句特别有用的话,便打断他说:“我的大仙人,你别绕弯子了,这些我都知道。”

“你知道就对了!眼下,不能让东方朔去见皇上,我们要找一个既能象东方朔那样,逗皇上开心的,又能弥补皇上想霍去病的遗憾的人。”李少翁渐渐切题。

张汤犯难地说:“天哪,天下哪有这样的人?”

李少翁说:“没有这样的人,可以改头换面啊?”

张汤和李延年都不懂:“改头换面?”

李少翁笑了。“张大人,我们不是有个冯子都吗?”

张汤不屑地说:“冯子都?他是太监,眼下刚代替杨得意,他能当东方朔?还是能当霍去病?”

李少翁笑逐颜开地说:“张大人,这个你就不明白了。那冯子都原是霍去病手下的家奴,霍去病死了,他还真的伤心。我们何必不向皇上请求,让他改姓霍,叫霍子都,由他承接霍去病的香火,这样皇上就觉得有了一点安慰。说不定皇上一高兴,冯子都还会真的被封侯了呢!”

张汤一拍腿:“这个主意果然不错!皇上心里难过的,也就是霍去病没有成家,没有子嗣,连个承继香火的都没有。只是那冯子都,怎么能学东方朔?”

李少翁却说:“天下没有不能做的事。你,我,还有李延年,没事就陪着他学东方朔,就不怕学不像!”

李延年也来了劲:“那好,小的就陪他学!”

张汤将信将疑,他脑子一动,又问道:“李大仙人,这个暂且不说。你还有一计呢?”

李少翁高傲地说:“另一计绝高无比,恐怕连东方朔,也是过去想得到,如今说不出。此计一出,定让皇上雄心再起,天下耸动!”

李延年急得直嚷嚷:“哎呀我的干爹老爷子,你就直说吧!”

李少翁没理他,却将嘴巴对着张汤的耳朵,叽叽咕咕说了一通。张汤边听,边瞪大了眼睛。 廷尉府的监狱,戒备森严。这是长安城中看管最严的地方之一,除了大行令公孙贺主管的大内和张汤守着的另外一处棗内府之外,这儿是最难进入的地方。

东方朔与道儿两个旁若无人,直昂昂地走到监狱大门之前。那些卫兵认识道儿,因为他曾来探过监,监狱主管赵禹大人还真的待他不错。可今天与他同道来的瘦高个子,腰间还带把剑,士兵们可就不敢不小心了。

道儿手里持着一个篮子,上面还盖着一块布。他在东方朔身边,矮胖胖的,也是一番风景。而道儿只要和主人同行,便也是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他边走边说道:“老爷,你说这怪事,我亲眼看到哥哥他也是这么做的,可我一做,就不灵了,它们连闻都不闻!”

东方朔笑了。“道儿,隔行如隔山。要不然,你哥拿什么讨皇上喜欢呢?还是再问问他吧!”

到了监狱大门口,两个士兵挡住去路。

一个大胡子士兵伸手相拦:“大人,请您留步。”

东方朔不高兴说:“怎么?不让我进?”

大胡子里发出了声音是:“大人,狱中规定,来探视者,不能带任何兵器。”

东方朔有些愤怒:“你知道我带的是什么剑么?”

大胡子里传出了笑声。“你的剑就是干将、莫邪,与我们也没关系。我们这些看门的,就听张大人的,张大人说不许任何人带兵器铁器进去,我们就不能准。”

东方朔大叫:“叫你们张汤来!”

那些士兵见他敢叫着张汤的名子,就知道来者不善,于是面面相觑,连那大胡子也不出声了。

这时一个黑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穿着布衣。东方朔一看,原来是赵禹。东方朔看了他一眼,理都没理。

“哈哈!东方大人!难得啊!我的地盘有神仙出现,真是大吉大利!”赵禹走过来,讨好地说。

那大胡子惊呆了,忙问赵禹:“赵大人,你是说,他就是东方大人,东方朔?”东方朔在长安的声名,早已超过智者的范围,这些狱卒们,更是将他传作神仙。

赵禹说:“哼!你们是有眼不识泰山!东方大人光临,张大人都要退避三舍,我赵禹也只配提篮子!”说着,他果然要接下了道儿手中的篮子,道儿却像宝贝似的,抱住不放。

东方朔只好与他搭话:“赵大人,皇上都让我带剑上朝,可到你这儿,却要让我把剑摘下?“

赵禹想了一想,答道:“东方大人,谁会拦着您啊!只是,下官听说,皇上赐给您的那把剑,你给霍大司马陪葬啦,这把剑,能让下官见识见识吗?”

赵禹说的是实话,他来朝中晚一些,还不知道东方朔原先就有一把皇上御笔题字的剑。

东方朔更不多说,“嚯”地抽出那把老秃剑来,一下子送到赵禹的面前。

赵禹看到剑到面前,急忙躲闪;然而他马上发现这把剑是没有剑锋的秃剑,更是如坠五里雾中。他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是一把秃剑?东方大人,你带他有什么用?”

东方朔一把抓住赵禹的手。“秃剑?本大人想要谁的脑袋,还用得着剑么?”

赵禹只觉得那只手痛得入心,便直叫起来:“哎──哎──不用,不用!快放东方大人进去!”

大胡子卫兵恭恭敬敬地放过东方朔,却又将道儿拦住。

东方朔冷笑道:“赵禹,你们今天真的跟我过不去?”

赵禹笑了。“东方大人,这可不是小的错过。自从二十年前灌夫灌大人在狱中被人毒死以来,张大人就给廷狱立下规矩,外来探视者,一律不让带食物进监。再说,杨得意他在狱中,张大人特别优待,吃的好着呢。”

“那么犯人不能吃家中人带来的食物?”东方朔说着,粲然一笑,笑得赵禹心里直发毛。

赵禹急忙回答:“正是。”

东方朔向道儿递了个眼色:“那,道儿,我们这一篮子东西,就得放在这儿?”

道儿转运脑子,赶紧琢磨老爷这是什么意思。

赵禹却说:“东方大人放心,您要是不许动,他们哪个都不敢尝一口。”

东方朔却说:“吃的就是吃的,留着不也是坏了?道儿,既然张大人有规矩,你就把篮子留下。随你们的便吧,反正杨得意是吃不上了,带回去也坏了!”

道儿这回算是彻底明白了老爷的意思,他心里乐得直颠儿,可脸上却有点不太情愿。

那个大胡子却笑逐颜开:“东方仙人,那您的意思是,可以让弟兄们尝尝你们神仙的食物?”

道儿禁不住跟着乐起来:“是啊!你们吃了,就成仙啦!”

赵禹心想,反正你们带给杨得意吃的东西,坏不了!为了让东方朔高兴,他先高兴了起来:“好!东方大人,那就多谢啦!快,放东方大人和这位小爷进去!”

道儿第一次听到有人管他叫爷,而且是个大官跟他叫爷,就格外地慷慨。他拱手将篮子送给大胡子。

东方朔却抬起手,两个手指撮了撮。

道儿明白了,急忙又抓住篮子,掀开那上面的布,从里面拿出一块来,宝贝似装进怀里,嘴里还说:“我自己再留一块,还不成?”

赵禹也乐了,他连连挥手:“好!好!请进吧!”

东方朔和道儿进了狱门。他们刚一走开,士兵们便到大胡子手中来抢吃的。

一个黄脸狱卒先抓到一块,放在口中嚼了一嚼,半天不能下咽。可他又舍不得吐出,于是口中呜噜呜噜地说道:“妈的,这玩意儿,怎么味道怪怪的!”

大胡子狱卒也吃了一块,反复地咀嚼着,用力将那口中食物咽了下去。“神仙的食物,你还以为是红烧肉哪!要的就是这怪味!”他又往大胡子中塞了一块:“咳,还真筋道,有嚼头!喝酒的时候吃,就更有味啦!”

赵禹在一旁,见他们吃了没事,便走过来叱道:“你们真馋!快,给我一半,我还要请张大人尝尝呢!”

监狱中的一个独特的小院,院墙很高,墙上还有铁蒺藜。这是杨得意的监狱。杨得意没被锁在小屋里,他被张汤允许,可以在小院子里自由活动。可是大铁门是锁着的。大门之外不远,便是普通监狱。桑弘羊的助手颜异,则被锁在外边不远的铁栏内。

这天颜异心里特别烦燥。他用力地挥动双臂,撼动着铁栏,大声叫道:“杨得意,杨得意!”

杨得意从院门的铁栏中露出个脑袋来:“颜大人,你叫什么啊!”

颜异说:“你说皇上会放我们出去,怎么还没有动静?”

杨得意倒沉得住气:“颜大人,等皇上一接见朝臣,就有指望了,你别着急!”

颜异说道:“你在小院里,还有点自由,当然不着急!”

杨得意劝道:“颜大人,你放心吧,就算皇上想不起来,还有东方大人呢,他会来救我们的!”

颜异还是嚷嚷:“不管是谁,快来吧!再过几天,我就被憋死啦!”

远处传来脚步声,在一个拐弯处,东方朔和道儿从远远的大门口走了过来。

道儿还没忘记刚才的乐事:“老爷你说,赵禹他们,还有那大胡子,他们会吃吗?”

东方朔笑了一下:“他们爱吃不吃,又不是我们请他们吃的。”

道儿幸灾乐祸:“哈哈哈哈!老爷,我说我做的有用吧!那一窝不吃,这一窝吃!”

东方朔阻止他:“行啦,行啦,到了么?”

杨得意早听到了他们两个的声音,他在铁门里面一跳一跳地往外看,口中大叫道:“东方朔!东方大人,东方神仙,你真的来啦!”

颜异瞪大了眼睛,看着东方朔和道儿从门前走了过去。

东方朔走到小院的铁门前,见杨得意挺好的,也就放了心。他说:“得意,看来你还挺乐的。”

杨得意伸出半个脸来:“乐个屁!快到半年啦,张汤那个狗日的,还是不放我!”

东方朔小声地问:“这么说,那个歌谣,真是你编的?”

杨得意气得够呛:“还不是跟你学的!可是,你怎么编,都没事,皇上还高兴;我怎么一编,皇上就生气了呢?”

东方朔摇摇头:“杨得意啊杨得意,你的拿手好戏是养狗,你编什么歌呢?”

杨得意也是一脸的无奈:“我是心里气不过啊!东方大人,那李少君死了才几年?张汤又弄来个李少翁。这个老儿,比李少君还坏,他还给皇上弄来个什么李夫人,那李夫人的弟弟,一个杀猪的,硬塞给了张骞,去当副使。这还了得?”

东方朔说:“我也听说了,皇上身边有个什么李少翁。可我怎么就没见到?”

杨得意说:“他躲着你!皇上也不让他见你!他说你不仅是桃仙,是文曲星,还说你是太岁星……”

东方朔不以为然:“嗬!嗬!天上的星星,让我都占了!我还活不活啊!”

杨得意大大咧咧地说:“反正,皇上还没忘记我,张汤他也不敢杀我。可他却把颜异大人也抓来了,就关在外边!听说,张汤还在打桑弘羊的坏主意!”

听到这话,东方朔不由得大吃一惊。是的,桑弘羊夺走了张汤的财权,张汤早就怀恨在心!如果他把坏主意用到桑弘羊身上,那我可就不能视而不见了!

颜异听到他们在说这些,也就在一旁叫了起来:“东方大人,东方大人!”

东方朔移动脚步,走到他的门前。“颜大人,你在这里?”

颜异气愤地说:“东方大人,我颜异一时气愤,就顶撞了张汤。张汤硬说我也编了歌谣,诽谤皇上。可他找不着证据!”

东方朔安慰道:“颜大人,你先放心,没有证据,我们就更好救你!”

颜异却说:“大人,我颜异的事是小事,千万不要让张汤加害桑弘羊啊。”

东方朔气哼哼地:“量他还没有那个胆!”

杨得意发现自己在一边特别寂寞,又在门内大叫起来:“东方大人,东方神仙,东方朔!”

东方朔又走过来:“我说得意啊,你的嗓门愈来愈大呀!”

杨得意说:“东方大人,你快告诉我,你怎么救我出去?”

东方朔干脆地说:“必须让皇上说话。”

杨得意急得很:“那你就快想办法吧!”他心里想,你东方朔的办法多的是,难道还要别人提醒么?

东方朔指着道儿说:“都是这个笨瓜!我让他学着你,做点狗食,把皇上的狗都给引出来,这样皇上就会想起你来。”

杨得意高兴得很:“好主意,好主意,这跟你救皇上的奶妈差不多!”

“还奶妈呢,他都成奶爸了”!东方朔指着道儿,笑着说。

道儿红着脸,在一边不吭声。杨得意不知怎么回事,追问道:“到底怎么啦?”

东方朔心里笑事涌了上来,嘴上却说:“可他倒好,整了几天,整出点狗食来,刚才拿过去,没一条狗愿意吃!”

杨得意很生气,摆出了当哥的架子,同时也是养狗专家的架子来,将手向腰中一叉:“道儿,你是怎么做的?”

半天没说话的道儿,这时才从怀中掏出他刚才藏的那一块“神仙食品”,递给哥哥:“呶,这是样品。”

杨得意拿到鼻子跟前一嗅,叫道:“不对!你做的不对!”

道儿嗫嚅地说:“我按你说的,三成猪肉,两成牛肉,两成骨头末,两成粗粮。还有一成……”

杨得意追问:“那一成,你加的是什么啊?”

道儿说:“我按你说的,加了一成猫屎……”

杨得意气得跳了起来:“你这个笨蛋!我上次怎么告诉你的?我让你加一成猫食棗,猫吃的东西,最好是鱼籽,鱼翅,小鱼头,虾米……”

道儿跳了起来:“哎呀哥,你怎么不说清楚啊!我听你说是猫屎,心里还老琢磨着,不对劲呢!东方夫人就养一只猫,我把那猫三天拉的屎都放进去了,还怕不够,还专门接了些猫尿,掺了进去!”

东方朔再也忍不住了,他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杨得意心里已经明白道儿错在了哪里,但他对东方朔的大笑却大不明白。上次他对道儿说话时,关于这一成,他说的声音是小一点。因为这是他的秘方,是他的老师司马相如传下来的秘方,他怕被人听了去!错了就错了,你东方朔笑什么。有时天下人的肚子都笑破了,他就是不笑;这回我们弟兄俩一个说的不清楚,一个听得岔了道,你笑个什么劲?想到这儿,杨得意有点生气:“东方鸟人,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东方朔笑弯了腰,边笑边说:“我笑道儿,这个兔崽子,他怎么也不肯跟我说。刚才在门口,赵禹他们把那一篮子宝贝,全当神仙食品,给留下了。这会儿,早被他们下了酒啦!”

道儿还是一脸的无辜相:“是他们要留下的,说是东方大人带来的食物,吃了就能成仙……”

杨得意这回彻底明白了东方朔在笑什么,他也禁不住大笑起来,笑得热泪盈眶:“哈哈哈哈!道儿,我的好兄弟,你送的这项礼,自古以来,天下第一!但愿他们别吃光了,给张汤也留些,让他下酒!哈哈哈哈!”

不远处的颜异听到这个故事,也是大笑不止:“哈哈哈哈!杨得意!将来我们出来,就专门制造这种礼品,弄到长安东市去卖,名字就叫‘天下第一礼’,专门送给那些吃、拿、卡、要的贪官!”

建章宫内,没精打采的汉武帝,正在看李夫人跳舞。

朝中没有音乐,李夫人独自跳舞,目光呆滞地看着武帝,不知如何才能讨其欢心。

李延年在一旁站着,不断地给冯子都递去眼色。

李夫人三番舞罢,已是精疲力尽。她向武帝撒娇地靠去,武帝却向一旁躲开,李夫人摔倒在地上。

李夫人大哭,边哭边吐起来。

武帝看了看,觉得有点不对劲。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便又上前安慰道:“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李夫人顺势更娇:“皇上,臣妾已有身孕。”

武帝大惊,有些责怪地说:“那你还跳什么舞啊?”

李夫人露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皇上心情不好,臣妾如能让皇上高兴,就是死了,也值得啊!”

汉武帝大为感动。他将李夫人抱到自己的坐榻上。“李爱妃,都是朕不好。朕对不起你!”

李夫人正想大哭,不料冯子都却在一旁痛哭起来。

武帝不知所措,怒向一旁撒:“冯子都,你哭什么?”

冯子都只管呜呜大哭,却不说话。

武帝大叫:“李延年!你问问他,朕和李爱妃说话,他哭什么?你问个清楚!”

李延年不去问冯子都,却过来向皇上说:“皇上,近来冯子都经常哭,梦中还哭醒过呢。”

武帝稍稍息怒,问道:“他哭什么?”

李延年的回答很是凄楚:“皇上,冯子都哭着说,他曾是霍大将军的部下,没能随霍大将军死在疆场,而是在宫中偷生,所以每天他都要哭。”

听了这话,武帝竟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延年见状,不是火上烧油,而是按他干爹说的,来个釜底抽薪:“皇上,把他赶走吧,霍大将军去世了,您想忘掉都不行,可他冯子都,还给您添乱……”

这把“薪”抽的,果然“抽”出了武帝的热情,他不仅没有赶走冯子都,反而用手招呼着:“你过来。”

冯子都装着不动。李延年过去,把冯子都拉了过来,冯子都马上跪在武帝脚下,伏地痛哭。

武帝感慨地说:“冯子都,你犯了军规,是霍去病叫人阉了你的,你为什么还为他而哭?”

冯子都边哭边说:“皇上!霍大将军,他阉了奴才,实是救……救了奴才啊!不然,奴才早就死……死在沙漠上……所以奴才……为霍大将军……痛哭。

武帝这回真的被打动了,从心里头被这个奴才打动了。武帝毕竟是武帝,他还有些怀疑地问:“那霍去病死后,你为什么没哭得这么伤心?”

冯子都接着哭诉:“奴才在……在皇上身边……看皇上……如此悲痛……怕哭了……让皇上再伤心……就不敢……当着皇上……哭……就偷偷地哭……”他一边说着,一边哭得像个泪人儿,更为伤心。

武帝确实被他彻底地感动了。他眼睛有些湿润地说:“冯子都啊冯子都,你不仅对你的故主有一片真心,对朕还有这份体贴,真是难能可贵啊。”

冯子都的话还没说完:“皇上……奴才痛哭……还为一事……”

武帝问道:“还有何事?”

冯子都抬起头来:“霍大将军……英雄盖世……可他……没有子嗣……”

这句话正触着武帝的痛处痒处。他不太明白地问:“那你哭,就能给他哭来子嗣了吗?”

冯子都再伏于地:“皇上……请皇上恩准……让冯子都随故主之姓……更名改姓,叫霍子都……让奴才来给霍大司马做个干儿子……好歹不断……不断了……霍家的香火啊!”

武帝“嚯”地站了起来。“你愿接续霍家烟火?可你年龄,比霍去病还大!你又是个太监,生不了子嗣!怎么能够……?”

冯子都再跪再哭再说道:“皇上,奴才只要尽这一片心意,只是让皇上觉得,霍家还没绝后,霍大司马还有一个儿子在您身边,那样,皇上你会开心些,奴才也就开心些……”

武帝的心中说不出有什么感觉。他以为,这样做,也是一点点补偿和安慰啊。他心里分不清这种补偿和安慰,究竟是给死去的霍去病的,还是给半死不活的自己的,只是频频点头说:“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份心思。好吧,朕准了你,赐你改姓,当霍去病的儿子。可是霍大司马的府第,朕已让霍光来掌管,那是朕早就定了的。那……朕就让你承了霍大司马的爵位,封你为侯……对,你就别叫霍子都啦,就叫霍子侯,朕命你改名为霍子侯,也封你霍子侯,永远在朕身边,永远保留这个侯爵!”

冯子都的心里笑得阳光灿烂,脸上却是泪水直流。他再度转伏地而哭拜道:“奴才霍子侯谢皇上隆恩!”

李延年在一旁看了冯子都一眼,脸上却露出诡秘的窃笑。他怕武帝发觉,急忙又沉下脸来,上前对武帝说:“皇上,不管怎么说,霍大司马是您的臣子,是您的晚辈。您为他举哀,到昨天已整整百日。圣主为臣举哀,过了百日,自古至今,实为罕见。今天皇上又为他找到子嗣,续上香火;身边总算有个牵挂了,这哀,也算是哀到了头。可李夫人眼下又有了喜,皇上,依奴才之见,您该动动丝竹之乐,以解心头烦恼了。”

武帝听了这番话,真的觉得心头轻松了许多。他想了一想,低声说道:“嗯。已是一百天啦?朕这三个多月,度日如年啊!李延年,你说的有道理。既然已过百日,冯子都又自愿承其香火,朕的爱妃又有喜事,那好,那就让鼓乐丝竹上来吧!”

李延年转身高叫:“皇上有旨,鼓乐丝竹,殿前侍候!”

早有一帮乐人,带着锣鼓琴铙,箫管笙笛,进了殿内。

武帝挥了挥手:“还有,既然朕已节哀,那就诏示天下,婚嫁喜事,一律不再受阻。还有,明天就召集文武百官,到未央宫上朝!”

冯子都刚要答“是”,却见一个小太监,慌乱地走了进来,向他耳语几句。冯子都听了,脸上装出难为情的样子,看了皇上一眼,没有吭声。

武帝知道他们有事,便用新的称呼叫他:“霍子侯,朕刚给你赐姓封侯,你就不敢实话实说啦?对朕说说,又出了什么新鲜的事情?”他总觉得,这两天会有新鲜的事情出现。

霍子侯说:“皇上,东方朔他……”

武帝急得站起来:“什么?东方爱卿来啦?快,快请他进来,朕三个多月没见他了!”

霍子侯说起话来,六神无主:“皇上,东方朔他……他带来一群狗……”

武帝高兴起来:“哈哈!不管他带的是驴,还是狗,来了朕就高兴!快,让朕出去看看!”

建章宫的大门内,东方朔正与道儿一起逗狗。几十只狗围着他们两个,又跳又叫,高兴地撒欢儿。东方朔和道儿不断地将食物向空中抛去,让它们跳起来吃。

武帝和“霍子侯”、李延年等到来,东方朔忙让道儿停下,自己也给皇上作了一揖。那些狗围着他们两个,嗷嗷乱叫。

武帝停下脚步,问道:“东方爱卿,你怎么不来见朕,倒先喂起狗了?”

东方朔沉着嗓门:“启奏皇上,臣早想前来参见皇上,可皇上身边那么多狗,臣不敢来啊。”

武帝知道他是在骂人,却也不怒,自己微微一笑:“东方爱卿,朕身边的狗,哪一个敢咬你啊?”

“是啊,皇上。是臣搞错了。皇上您的狗,不仅不咬臣,还向臣摇尾巴呢。”说完,他又拿举起手来,那些狗急得乱跳,有几只窜到空中,向他的手扑来。”

武帝感慨地说:“东方爱卿,朕的狗,和你可亲着哪!”

东方朔大声说:“皇上,俗话说,‘衣不厌新,狗恋故人’。陛下,衣服再新,也要穿旧;可是故人再有不是,狗也要念他的情啊。”

武帝一怔:“东方爱卿,你今天是来向朕进谏的?”

东方朔反问一句:“皇上,您说呢?”

汉武帝想都不想,脱口而出:“你是要朕,放了狗监杨得意。是不是?”

东方朔应道:“皇上圣明!皇上,一个狗监,跟臣学着唱了一点小曲,也要治罪。还有人,没唱小曲,也要被赶出长安,也要被投进监狱!”

武帝知道他是指汲黯等人,便与与他争论。他看了东方朔一眼,感慨地说:“东方爱卿,杨得意随朕多年,辛苦甚多。编点歌谣,发发牢骚,人之常情。朕已关照张汤,不许加害于他!可其它的人,朕不了解,你也不了解。朕设廷狱,就是主管法律和断案。这些事,一如你给朕的书简中所说的,‘执法不阿,唯法是则,六亲不避,幸臣也夺’,朕如果要干涉廷尉断案之事,恐怕爱卿你也会说不对吧。”

东方朔见他把球又踢了回来,马上又“踢”了出去:“皇上圣明!可为臣知道,这一两年来,长安之中,人心不定。尤其是大农令桑弘羊的助手颜异,无故被抓,至今弄不明白是什么过错。臣恐长期如此,人心惶惶,于社稷不利啊。”

武帝点点头。“东方爱卿,你说的对!霍子侯,你去廷尉狱中,传朕的旨意,速将杨得意放出,交东方爱卿看管。其它人等,一个月内,定要弄个明白,有罪的治罪,无罪的全部放出!”

冯子都忙说:“臣霍子侯尊旨!”

东方朔却大叫起来:“哎哎哎哎!这不是冯子都嘛!你怎么又成了霍子侯了?”

李延年却上前帮腔:“东方大人,这是皇上的旨意,让冯子都继承霍大司马家的香火,改姓为霍,封为霍子侯的!”

东方朔大为不解:“皇上,您让这么个玩意,继承霍去病的香火?”

武帝既是解释,也是相劝:“东方爱卿,他有这份心,就随他去吧!朕觉得,有个霍子侯在,朕的心里还轻松了好多!”

东方朔却不依不饶:“皇上,我可是霍去病的干爹,您说,他要是霍子侯,是霍去病的儿子,那臣的位置,往哪儿摆呢?”

武帝没想到东方朔还争这个:“这……”

冯子都却向前一跪,接过话来:“东方大人,奴才该叫你爷爷,叫你东方爷爷!”

东方朔大怒:“啊呸!我东方朔八辈子没有孙子,也不要你这样的猴儿胡孙、龟孙子!”

冯子都却厚颜无耻:“东方爷爷,不管什么龟孙、胡孙,什么猴儿的,皇上可真的封我做了霍子侯!”

东方朔叫道:“什么‘子侯’?你是个‘沐猴’,‘沐猴而冠’!”

冯子都当然听不明白:“爷爷,什么叫‘沐猴而冠’?”

东方朔转过脸去,不再理他。

李延年上前解释道:“这‘沐猴而冠’啊,是说一个猴子,洗了个澡,带上个朝官的帽子,就算当了大官啦!”

冯子都却恬不知耻:“东方爷爷,您说得好,我霍子侯就愿‘沐猴而冠’!”

东方朔气得说不出话来。

武帝上前劝道:“东方爱卿,你前番战场杀敌功高,朕该给你封侯才是。可是你看这三个月,朕的心情一点也不好。”

东方朔怒气冲天:“皇上,臣不要封什么侯!这种人都能封侯,臣宁愿到深山之中,去当猴子!”

武帝这回抓住了东方朔的把柄。“东方爱卿,刚才你还骂他是‘沐猴而冠’,转眼你却要去当猴子!八成你被气得昏了头吧!”

东方朔大叫:“皇上!臣从未想过什么侯不侯,臣只想让你知道,大河在瓠子一带,决了个大口子,已有许多人流离失所,再不想办法,就要出大事啦!”

武帝大吃一惊:“啊?!有这回事?怎么丞相也不报来?”

东方朔嚷嚷起来:“皇上,那丞相李蔡,还不是张汤的传声筒?再这样下去,天下发生什么事情,您都不知道了!”

武帝急得在殿中乱踱:“那好,朕现在就要文武百官,给我上朝!”

东方朔看了看天空,叹了一口气,压低嗓门说:“皇上,太阳都快落山啦,还上什么朝?您快想想,怎么堵住大河的口子,明天早上就派人去吧!”

武帝连连点头:“那好,那好!霍子侯,快领你东方爷爷到狱中,将杨得意放出来,随他回家!”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怒其虐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