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纵其才》第03章 霸陵歪脖树


来蜀时两人四马,追风逐电;回京时五人同行,四马之外另有一车,行动可就迟缓多了。 可是,一个多月的回程并不寂寞。东方朔是个永远无忧无虑的人,司马相如也是个旷世才子 , 虽说不如东方朔幽默,但他的机智和东方朔正好配对。司马相如时而忧郁,不过忧郁来得快, 去得也快,尤其是队伍中有他的心上人卓文君,过去形成的忧郁大都一闪而过。卓文君的确 是位女中俊杰,她的才情有时不亚于东方和司马二位才子,她的话语竟然也经常让大家忍俊 不禁。尤其让东方朔高兴的是,在幽默的语言中,他以为卓文君才是自己的对手,有时他说 出一两句俏皮话来,包括司马相如在内的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卓文君就在车中乐了。可这一 点,让司马相如心里很不痛快,然而他也无奈。已经算是司马夫人的卓文君,她在车内总是 在捕捉着东方朔的每一句话,她觉得这些话语,每一句都有些有趣的意味,令她咀嚼再三。 要是司马相如也有东方朔的幽默,或者东方朔大几岁,和奴家同龄,该多好啊。卓文君有时 这么想。可一见到司马相如那痴情的眼睛,那时而有点妒意的话语,卓文君只好将这种念头 藏在心里。好在杨得意的弟弟杨得道也是个活宝,和他的哥哥大不一样,这个十七岁的孩子, 天生的一副憨厚样,两只眼睛纯朴得有点傻傻地,像冬天树洞中的一只小熊。他的心地极为 善良,为人又很厚道,一路上专拣重活和累活做,成了大家共有的仆人。大伙儿称他为“道 儿,”他竟觉得很是亲切。他第一次出远门,到处都是新鲜事儿,有时问得让人莫名其妙, 但大家一旦会意过来,便是哄然大笑一场。所以,一行人倒也不觉得时间太长,快到长安时, 反而觉得日子愈来愈短了起来,真有一些不忍分离。

立冬前两天,他们又到了文帝的陵寝之地──霸陵。此时霸陵之上,已是百草皆白,一 片萧瑟。唯有那松柏郁郁葱葱,与凛冽的寒风相互呼应着,形成一阵阵耸人的啸声。

东方朔一行昨天下午便已抵达霸陵,若他们一人一马,当日便可回到长安。无奈司马相 如要在此凭吊先帝,卓文君的车轮又出了些毛病,他们只好在护陵人的房子里住了一夜。那 护陵的是个须发皆白的姓田的老者,他还带个十一二岁的孙子,叫田千秋。东方朔特别喜欢 这个聪明过人的男孩,让他惊奇的是,这小男孩居然能背出许多篇《尚书》来。东方朔原以 为田老头儿藏了许多古书,于是进来搜索一番,让他失望的是,居然连一根竹简也没找到。 此时他方知《尚书》便存于田老翁的心中,由爷爷口头向孙子传授。于是他在田千秋的小房 子里住下,与他闲聊到半夜,方知小儿所知,有的竟是自己闻所未闻。于是他心里感慨多时, 真是世界太大,有个山林便能卧虎藏龙啊。

日上竿头,五人告辞田氏爷孙两个,便踏上回长安的道,准备下午抵达,明日早朝便可 向皇上复命。不料他们刚走过一个山包,就发现一只野狼在追一只狍子,眼看狍子被它叼到 了口中。东方朔抽弓搭箭,嗖的一声射去,那狼应声倒地。

杨得意手一挥,那条大狗追了上去,紧接着他们便听到狗与狼打成一团的声音。

东方朔等人赶到跟前,只见狼身上带着箭,流了很多血,已被狗咬断了脖子。而那只受 伤的狍子,也是奄奄一息。

杨得意看了看,那箭正中狼的前胸。他伸起拇指说道:“东方大人,我以为你只是剑法 利害,没想到射起来,也是百发百中!”

“还是你的狗驯得好。没有它,说不定狼受了伤,还能逃了呢。”

司马相如走上前来,也很敬佩地说:“以前只知恩师好文才,今天才知恩师好武功!” 东方朔正经地说:“司马君,别恩师恩师的。玩笑是玩笑,可别老这么称呼我,不然,东方 朔会折寿的!”

司马相如正想张口,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

“停下!”东方朔说。“道儿,快把死狼和这狍子弄过去,我们连同车马一块藏一下。 先皇的陵墓,可是不让人射猎的。”

大家非常乐意地和杨得道一块,将车马都赶到一块密密的松林后边。他们都想看看,一 大早,又有什么新鲜事儿。

杨得意从树林中伸出脑袋,张望一下,然后说:“来了,三匹马,三个人呢!”

东方朔和众人都纳闷儿,这帝王陵墓,谁吃了豹子胆啦,敢来射猎?如果不是,谁又会 一大清早,到荒郊野外里来?

马蹄声愈来愈近,不久便见三匹马飞奔而至。奔在前头马上的,显然是位官员。

杨得意在朝中时间最长,眼睛也特好用,他突然叫出声来:“哇──,那不是御史大夫 赵绾和郎中令王臧吗?他们可是皇上的大红人,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东方朔:“嘘──有好戏看!咱们谁也不许说话。”杨得意等会意地点了点头。

原来,在东方朔去临邛的这阵子,朝廷中又发生了许多事情。由于那董仲舒被当朝奚落 了一番,然后被安排去了江都,太皇太后甚为满意,竟没出来说三道四。而汉武帝的心思又 动起来,他和丞相窦婴、太尉田鼢,还有御史大夫赵绾、郎中令王臧四个,正筹划着修改历 法、清理祠堂中祭祀的名声不好的大臣名位和建立学官培育人才等一系列大事。

当然,这与黄老的无为而治又发生了冲突。祖宗用了多年的历法要修改,宗庙里祭祀多 年的大臣们的榜样要变更,这还得了!许昌和庄青翟等一帮老臣坚决反对。武帝之母皇太后 也劝儿子,要谨慎行事,不能因小失大。太尉田鼢本来很积极,但自从他得到姐姐皇太后的 旨意后,马上变得消极起来。只是御史大夫赵绾和郎中令王臧二人年轻气盛,以为不必把太 皇太后放在心上,皇上想怎么办,就该怎么办。

“可是,本朝以仁孝为大义,太皇太后要是不准,朕可不能不听啊!”天色已晚,宣室 里的少年天子面有难色。

“陛下!”赵绾激动地说:“天子做事,无人能拦。如果我大汉朝再来一次妇人干政, 岂不是又似吕后时代了?那才几年,大汉江山差一点完了,难道我们还要重蹈覆辙?”

“是啊,陛下!妇人干政,如牝鸡司晨。我们每件事都看太皇太后的眼色行事,那陛下 您的威严何在?”王臧也愤愤不平地接着说下来。

“孔夫子说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皇上不必多虑,我们想做就做,看她能怎地?” 赵绾越说越没遮拦。

赵绾和王臧因为与皇上特别熟悉了,说话就不那么在意,所以将太皇太后干政和牝鸡司 晨、形同吕后、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等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好在窦婴是个大好人,心眼儿 一点都不小,这两个说他的姑母像吕后,按道理就等于说他窦婴是吕后的侄子,也不是好东 西。可窦婴和武帝一样,只把这当作一种比喻而已。倒是太尉田鼢,听了他们两个的大不敬 之言,心里“咯登”一声,吓了一跳。

隔墙有耳。谁也没料到,这么晚了,许昌和庄青翟二人此时正在宣室之外等着朝见皇上。 那宣室的门平时不关,皇上和大臣们在议事,还要提防着谁不成?可许、庄二人,就是太皇 太后派来的暗探,他们表面上时不时地向皇帝献策,实际上是监视他们的行动。这天二人来 得巧了,刚在宣室外边坐下,就听到了赵王二人关于女人干政的高论。二人心里既是吃惊又 是高兴,递了一个眼色,就回太皇太后的长乐宫去了。

所忠一见,就知情况不妙。他连忙进入宣室,向皇上和他的四位大臣报告此事。这时五 个才紧张起来,赵绾和王臧更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们犯了大不敬之罪,按汉代法律, 要被杀头的啊!还是那个窦婴,依仗自己是太皇太后的侄子,就把这事儿揽到自己身上。他 让赵王二人先不要回府,暂到自己家中歇息和躲避一下,然后他去面见姑母,请求恕罪。

晚矣,晚矣。太皇太后听到有人骂她是吕后,是牝鸡司晨,那双干枯的眼睛仿佛要跳了 出来。吕后时代她是亲身经历的,整个汉室大臣,后宫嫔妃,都被那女人杀得惨不忍睹,皇 帝也被她捏在手中,想换就换。如今我还没怎么说话,就有人如此骂我,这些人也太不把我 放在眼中了!难道我就是那个千人指、万代骂的吕后么?太皇太后随即召来田鼢,让他作证。 那田鼢平时就像鲇鱼一样,滑得很,加之皇太后一再警告他,不要得罪太皇太后,此时哪里 敢不说实话?那窦婴,再三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甚至说那些话是自己说的,都没有用,太 皇太后一道懿旨,将二人斩首示众。

窦婴哭丧着脸回到家中,赵王二人当然不问自明。赵绾倒是条汉子,说了句“与其被斩, 不如自裁以谢天下,”就去找刀抹脖子。王臧则认为性命还是宝贵的,当即下跪,求窦婴指 出一条生路。窦婴当然没让赵绾抹脖子,就自己作主,叫过一个心腹家丁,让他急备三匹快 马,带着赵王二人赶快逃命。

“你们逃命要紧。明天太皇太后发现后,大不了治我个私放要犯之罪,我这丞相,早就 不想当了。”窦婴倒也爽快得很。

“丞相!”赵绾和王臧倒地便叩首。

“都什么时候了,还谢我!想办法先躲藏一下,反正你们年轻,等待来日吧!现在已是 二更天,还能出城。明早,想救你们也来不及啦!快走!”

赵绾王臧二人,随着丞相的家丁,出城倒是容易,可往哪儿走,就犯难了。他们一点都 没有心理准备,两个位及三公的大臣,只因嘴巴上没有上锁,转眼间就成了亡命之徒,心中 如何不茫茫然无所适从?谁敢收留他们?哪里去找活路?

最后,还是赵绾想出个主意,先往霸陵方向走!王臧一听,倒也有理,霸陵是文帝之墓, 太皇太后是文帝的老婆,往那儿走,哪怕是死了,也方便先告这瞎老太婆的状!

一夜之间,马不停蹄,可路倒走得不多。两个养尊处优的文臣,怎能忍受夜行之苦和餐 风饮露!那家丁是个随窦婴打过仗的,准备了一些干粮,可赵王二人哪个也不愿吃,每人只 喝两口水。等到走近霸陵,二人好像找到了归宿一样,一齐滚鞍下马。

一向文绉绉的,且面有英气的赵绾,此时面带土色,毫无神采。他往地上一瘫:“不走 了,就是走到天边,又有何用?”

满脸横肉的王臧依然横肉满脸,他认为命最值钱:“不走,还不是等死?”

“死就死呗!太皇太后叫我们死,不死就是不忠。与其让人说不忠,不如死在此地,也 让文帝得知我们冤情,让天下人知道我们还是条汉子!”

王臧争辩道:“什么不忠不孝的,早要想到忠孝二字,我俩怎么会说那些话?”

赵绾是个犟头:“就是要说!孔夫子说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一个女人,凭什么 干政?要说该死,倒是她,早该随文帝到这儿来了!”

“我要是不加一句牝鸡司晨,女人干政,也许没事!”

“什么没事?你以为太皇太后就是为了要我们死?皇上一即位,就让天下举贤才,处处 熙熙攘攘,违了她的无为而治的规矩,她不想把她的孙子怎么样,还不将火撒到咱们身上来!”

王臧争不过他,只好认输:“那好,我也说那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光有女子, 没有小人还不成坏事,没想到田鼢,竟是一个十足的小人!他不找皇太后帮我们,反而出卖 了咱俩!”

赵绾显然气度大一些:“怨那个小人有什么用?别说他怕太皇太后,皇太后不照样也是 怕得要死?只有这个瞎老婆子死了,才有我们再出头的日子!”

“所以窦丞相要我们想办法活下去。”王臧又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

那位家丁还在马上等着呢,他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二位大人,别聊了,我奉窦丞相之 命,是送二位大人逃命的,不是来这深山老林里争论的!”

王臧连忙答道:“小哥,多谢你家丞相救命之恩。你想一想,太皇太后让我们死,他却 让我们逃,找不到我们,太皇太后不还是拿丞相问罪?再说,这大汉的天下,我们往哪儿逃 呢?就是逃得掉,说不定哪天还要被抓回来砍头,白白连累了窦丞相!”

绾接着说:“是啊!大丈夫宁愿明着死,也不愿偷着生!”他低下头来,突然发现地下 有一片鲜血,不由地惊叫起来:“郎中令大人,你看,这儿有血,是鲜血!”

王臧前来一看,“果然是鲜血!莫不是苍天警告我们,要在这儿血祭先皇呢!这里,还 有一棵歪脖子树,好像就是为咱俩预备着的唉!”

家丁看了一眼,心里也为这清晨的鲜血纳闷。“不行不行,二位大人不知,我们丞相家 中,谁要无缘无故弄死一只鸡,都是要被打三百棒的,你二位要死,小人也活不成啊!再说, 窦丞相一片苦心,不是白费了吗?”

赵绾振振有词:“小哥,我们现在就死,还没有人撤咱的职,咱们死在任上;况且,还 是在文帝墓前死的,一来表明我们死得冤,文帝在天之灵如果有知,肯定会怜悯我们的!还 有他那活着的老婆,心里都不会舒服。我俩死得是地方。窦丞相是太皇太后的亲侄子,我们 死了,他至多被革了职;我们不死,他反而会被定罪。你回去吧,就让我们高高兴兴地死, 找文帝告状去!”

王臧则解下了腰带。“小哥,你看这个,是绸子做的,一般人想用他上吊,还找不到呢? 我们俩位至三公,才有这个荣幸!你要是不怕,就帮我们一把,把我俩吊好了,再走不迟!” 家丁这回慌了:“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小哥,那你就快走吧!我们可要上树喽!”

赵绾则高兴起来:“是啊!我俩三十出头,就位至人极,当上了皇上的股肱之臣,和丞 相一起革新朝政,今天死了,青史上也要留名的!”

家丁无奈,只好说:“二位大人走好,小的先回去,告诉丞相,为你们料理后事!”说 完将马一夹,向长安方向跑去。

赵绾已经爬上了树,他手持绸套,大叫道:“别让丞相来收尸,那样,太皇太后会拿我 们尸体撒气的!”

王臧此时好像也不怕了,他用套子住脖子上一套,想先找找感觉。“这东西勒在腰上紧 紧的,可挂在脖子上挺舒服的!”

“可不是吗!”赵绾从树上跳下来,“在这儿,我们先来陪陪文帝,倒比那个老太婆抢 先了一步呢!”

王臧拿着套子,手直发抖。虽然他嘴中不说害怕,但惜命之情,永不会消失。他想找个 由头,再延迟一会儿生命。

“且慢!御史大人,我们死后见到文帝,是先告他老婆呢?还是先告那小人田鼢?”赵 绾已钻进套子:“我告那妇人,你告那小人吧!”

王臧无奈,他又是个怕见死尸的人,心想,晚死的不如早死。于是大叫一声:“好嘞, 起!”离开树干,荡悠在空中。

赵绾原来还担心他怕死,此时倒放心了,不由得称赞一句:“真潇洒,不愧是郎中令。 看我的,飞!”钻进套子,离开树干,象荡秋千一样荡在空中。

王臧的套子系得并不紧,他本能地用手抓着绸子的上方,──他并不想死。“好难受啊!” 赵绾一声不吭,闭上了眼睛。

此时东方朔出现了。本来,杨得意早就想出来,阻止这场自杀,可东方朔让他不要着急。 到这个份上,傻子都明白,他们是因为什么才去死的。

东方朔来到歪脖子树下,故作惊讶地大叫:“是谁,一大早儿就跑到这里来打秋千?好 潇洒啊!”

王臧眼睛都红了,可他见到了一线生的希望,立即作出反应:“东方朔!救救我们!” 赵绾坚决得很:“不,不许救,让我们舍生取义吧!”

东方朔从容地质问:“舍生取义?二位大人,汉室还有那么多的事要做,皇上那么器重 你们,你们倒好,舍生取义!难道世上的烦恼,都留给年轻的皇上和我东方朔吗?”

王臧的手快坚持不住了,拼命嚷嚷:“东方大人!我们也不想死啊!可太皇太后已经将 我们赐死了啊!”

赵绾则生气了:“王大人,少罗嗦!东方朔,我们的事,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我偏要放你下来,让你说个明白。”东方朔用剑先将赵绾的绸子砍断。赵 掉到地上,急得直跺脚。

王臧急了:“东方大人!也救救我吧,我也想跟你一块聊聊天,解解闷儿!”

东方朔乐了:“求我放下的,我还就不放。你不是很舒服的吗?再荡一会儿秋千吧,来, 我推你一把,荡得高一点!”

王臧拼命叫喊:“东方朔!别胡来,疼死我啦,我要不行啦!”说完眼直往上翻。

“哈哈哈哈!”东方朔见他真的要不行了,才拔剑将绸带砍断,王臧飞了起来,落在歪 脖子树的杈上。

赵绾有些愤怒:“东方朔,你让我们死不成,你这是抗旨啊!”

东方朔也有点不高兴,心想,救了你,你还说我抗旨。“我就抗一回旨,又怎么样?等 一会儿,我再遵旨,将你俩重新撮上去,不就行了吗?”

王臧一听,忙从树上滑下,跪倒在东方面前:“东方大人,谢谢救命之恩!赵大夫,别 死犟了,我们都做过一次鬼了,东方大人既然救我们,他就有办法,请他给我们指条活路吧!”

赵绾眨了眨小眼睛,这才明白过来。他也像王臧一样,对着东方朔跪下。“对,对,东 方大人,您是最有办法的,给我们出个主意吧!”

东方朔满面严肃:“不想再荡秋千啦?”

王臧急得直发誓:“死狗才愿荡这种秋千呢!”

“哈哈哈哈!”东方朔这才高兴,他手一招,让杨得意将司马相如一行人都叫了出来。

赵绾怔了一下:“杨得意?是你?噢!这位是司马相如吧!你们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杨得意拿起了架子:“看你们笑话?是老天安排我们在此等待,救你们一命的!”

司马相如看到二人高官厚禄不要,非要死不可,心里特别惋惜:“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非要寻此下策?”

“说来话长,都是我这张嘴不好,冲撞了太皇太后,她已下诏,处死我们!”

东方朔明明知道了他们的死因,偏偏还要逗他们再说一遍。“那你们要死,可以光明正 大地在朝廷上死,何必到这里,死得不明不白呢?”

“是窦丞相让我们逃的。”

“那你们就听窦丞相的,逃啊?”

王臧叹了口气:“逃到哪里,也是大汉的天下!与其被人抓住了,再处死,不如自己吊 死了,也落个完整尸首啊。”

东方朔哈哈大笑。

“东方大人,为什么又笑?”

“我笑你们还不知道,窦丞相的家人回去一禀报,丞相就派人来收尸了!你们不死,哪 儿成呢?收不到尸,更没地方逃了!”

王臧真的害怕了:“可不是吗?怎么办呢?”

东方朔:“可是你们已经死了啊?”

赵绾王臧二人糊涂了,真的不知自己是死人还是活人。“我们已经死了,死了吗?”赵 绾掐了掐自己的手,“我好像还活着呢!”

王臧则掐掐自己的人中,叫道:“我也活着,我也活着,谢天谢地,我还活着!”

东方朔看他们这样,乐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笑得更开心。

赵绾王臧陪着笑,他们不知道东方朔的葫芦装着什么药。

司马相如又忧郁了,“可是,三位大人,这活着,也没法交待啊!”

杨得意如梦初醒:“是啊,大不敬的罪,再加上抗旨,这回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啊!”

赵绾想到这回要连家人一块统统死掉,更不愿意了:“还让我们死了吧!二十年后,又 是一条好汉!”说完,又要钻那套子。

王臧忙将他拉住,“慢!慢!别钻啦!你想死,我还要活呢!如今之计,只有求东方大 人给出个活命的主意啦!”

赵绾知道,能活下去,当然要活下去。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看东方朔那笑模样,他心中 有了底。他不能再坚持,也不必死硬到底,想到这里,他索性跪下。

“请东方大人指出一条生路!”

东方朔装做不懂,“赵大夫,您这是怎么说呢?”

王臧也过来,跪在地下,而且叩了几个响头:“东方大人,救人救到底,我们就是做牛 做马,也要报答你再生之恩!”

东方朔转头问杨得意与司马相如,“你们说呢?”

杨得意:“请东方大人给他们出出主意吧。”

“是的,我们也求求您啦。”司马相如说完,居然也跪了下来,他想,既然已经认你为 师,跪下便无妨碍;而今是陪着两位官至三公大臣跪下,而且是为他们求情,当然更值得啦。

此时卓文君也从车子中走出,说道:“东方大人,小女子也求你啦!”说完竟也跪下了。

赵绾王臧不解:“这是谁?”

“这是小人的妻室。”司马相如得意地答道。

杨得意见东方朔还是拿架子,就也跪下来。“小的也给您跪下,求求东方大人啦。”他 这一跪,他的狗,居然也过来跪在地下,向东方朔作揖。

东方朔这回倒不自然了。他并不是拿架子,只是刚才,并没有想好办法,现在他才算胸 有成竹。于是他先将卓文君挽起,然后说声:“好啦,快都起来吧。”

可是众人不起。

东方朔急了:“难道让我也陪着你们,都跪下不成?”

赵绾王臧二人求命要紧:“东方大人,大家都知道您是智多星,您不答应帮我们想办法, 我们就是不起来!”

东方朔急得大叫道:“都给我起来,我答应了,还不成!”

这时众人才满意,从地下爬起来,一个个眼巴巴地望着东方朔,连杨得意的那条狗都不 例外。东方朔先领着他们走到树林背后,从车马间拖过已经冻得僵硬的死狼和狍子。他笑眯 眯地说:“二位大人想活着,先来谢谢它们。”

赵绾王臧看到两个死物,方知一开始发现的鲜血是它们的,见到了血他们才想到尽快了 结自己的生命。现在东方朔又让他们感谢死尸,莫非又是玩笑?于是王臧不解地问:“此话 怎讲 ?”

回答非常简单:“它们两个,就是你们!”

杨得意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到什么时候了,东方大人,你还开玩笑?”

“谁给你开玩笑?得道,来,把它们弄到歪脖子树下!”

众人七手八脚将狼和狍子的尸体抬过去,东方朔示意在一个绸带子底边放一个。只在一 旁观看的卓文君最先明白过来,她合掌而笑:“啊?!小女子明白啦,东方大人,你可真有 办法呀!”司马相如眼前也是跟着亮:“啊哈!我也明白啦!”

杨得意也一下子乐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赵绾王臧二人懵里懵懂,互相对视了一下:“我们怎么不懂?”

杨得意拉过二人说:“二位大人,这,就是你们的尸首。”

赵绾瞪大了小眼睛:“我们的尸首,就是这个样子?”

杨得意抢过了话头,自然滔滔不绝地将此计合盘托出:“待会儿,我们将把它们的皮扒 下来,半天之后,就会被野狼吃得只剩下几根骨头。朝廷派人来验尸,谁还分得出,这是你 们的骨头,还是畜生的骨头呢?”

王臧:“你这不是骂我们吗?”

“骂你们?你们占了大便宜!说不定皇上和太皇太后还会把你们这些骨头拿去厚葬,同 时优抚你们的妻儿老小呢!”

东方朔不再言语,只是微笑点头。

赵绾还是不在常人的思维状态,接着问:“用死狼替代我们,我们当狼去?”

这句话,差点把卓文君给笑得昏了过去。司马相如一面给卓文君捶背,一面笑着说: “赵大人,我看你们二位给吓傻了!”

“啊?”

卓文君停止了笑,直截了当地说穿下文:“你们隐姓埋名,活下去啊?等到太皇太后百 年啦,皇上亲了政,再出来为皇上出谋献策啊!”

赵绾王臧此时才恍然大悟。“噢!谢谢,谢谢夫人的点拨。”

东方朔这时却装腔作势地在一旁说:“二位大人,我可记住了你们常说的一句话,‘唯 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赵绾王臧:“得罪,得罪!我们二人今后再也不这么说啦!”

东方朔这时转过身来,仍旧板着面孔,对另外几个说:“司马君,司马夫人,还有你, 杨得意。”三人同时点头:“在。”

东方朔用手挨个点着他们:“刚才,你们说用死狼和狍子代替他们两位时,我说话了吗?” “没有啊?!”杨得意实话实说。

“好!我可一句话也没说。今天,这些欺君罔上的主意,可是你们三个出的。”

杨得意和司马相如眼都直了:“啊?”

“以假死来欺骗太皇太后,还想让皇上来优抚他们的家属,这个罪,要依大汉的刑律, 同样是要判斩不饶的啊。”东方朔神色严峻起来。

司马相如直后悔刚才多嘴,虽然他只说一句,那也算说了啊。可是卓文君说得最多,好 像主意是她出的。“这……。”

东方朔这才笑了。“好啦,既然你们知道,你们都出了主意,也就行了。反正今天这事, 我不会说出去的。说出去啦,你们三个可也没命啦。”

杨得意这才明白,他这是先找三个人垫背,于是急得一拳打过去:“你这东方鸟人,先 把三个垫背的找好了。没有你指点,我们谁会想出这馊主意?”

“什么?馊主意?赵大夫,王大人,你们说,这主意馊吗?”

王臧得到了一条活命之道,还管他什么馊不馊?“不馊,不馊,简直是一条绝妙之计, 就是张良陈平在此,也不过就这个高招了。我与赵大夫谢过众位救命之恩了。”说完,他向 大家深深作揖。

赵绾还是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事到如今,自己能活着,还能保住家小,已是不幸中的 万幸了,于是也跟着王臧深深地作了一个揖。

东方朔指着二位:“从今天开始,你们再也不是赵绾赵大夫、王臧王郎中令了。你们会 把今天这欺君之罪说出去吗?”

王臧又急又乐:“我们又不是傻瓜,自己还要活命呢!只要我们二人有东山再起之日, 定要加倍报效诸位的救命之恩!”

杨得意摇了摇头:“东方朔啊东方朔,我杨得意今天算是服了你。”

东方朔装作不解:“此话怎讲?”

“你把戏词编好了,让我们前面唱起来,结果还要堵死我们的嘴。你倒好,不管是皇上 面前,还是太皇太后面前,还是我们大伙儿面前,你都永远好人一个!”

东方朔看了看大家,好像莫名其妙似的:“有这么回事?”

众人都被他逗笑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纵其才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