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纵其才》第05章 劫法场


汉武帝在未央宫的卧榻上躺着,手中拿着书简,竟然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今天早晨,他面带疲倦地匆匆应付一下早朝,便急忙回宫。不要说身体疲倦,就是浑身 是劲,他对早朝也不感兴趣。许昌和庄青翟两位,一直把他当作刚懂事的孩子,什么事情都 说按先帝的惯例行事。先帝,先帝,还不是太皇太后的旨意!好一个无为而治,简直是有点 无帝而治。说来也怪,刚登上皇帝座位时,他觉得压力很大,天天忙忙碌碌地看奏折,与大 臣议要事,倒一点不嫌累,回宫后还能和阿娇支应几招;而现在,事情都被丞相和太尉包下 了,自己没有什么事,倒觉得很是疲惫,反而提不起精神来。尤其是阿娇,没完没了地要他 做无用功,更使他不胜烦躁。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皇太后。她虽然已是四十多岁,看上去和三十岁的人差不多,眼看 着就得孤独一人,终日在那些男不男女不女的太监的陪伴下渐渐老去。想到阿娇那如饥似渴 的样子,他真想为母亲大叫不平。母亲是个很有主张的人,过去地位低微,只好忍气吞声, 受够了栗姬的刺儿。现在她当了皇太后,应该能说两句话了,可还要看着太皇太后的脸色行 事。可窦太主呢?五十多岁的人了,肥胖得像头猪,还要自逞风流,听说最近居然对一个卖 珠宝的小伙子有些意思。为什么自己和母亲,当上了皇帝和皇太后,还要如此克制自己?而 窦太主和阿娇却可如此放纵?

母亲三番五次告诫自己:不要多露锋芒,要学会韬光养晦。一个月前,当他想到太皇太 后那里去为赵绾王臧说情时,母亲过来了。母亲悄悄地告诉他,不能为两个胡言乱语的人误 了大事。不能让娘儿俩含辛茹苦换来的汉家皇座有所动摇。当时他还有点不相信,毕竟太皇 太后是自己的奶奶,她会吗?现在,他才意识到,什么都可能发生。许昌等人阳奉自己,阴 承太皇太后;阿娇之所以敢为所欲为,也因太皇太后疼爱女儿和她。如果太皇太后真的被自 己激怒了,说不定……啊!母亲的担心不是多余的!难道自己就这样碌碌无为地混下去?不 行!说什么也不行!为什么自己非要慢慢地等待,等到太皇太后老去后,再来亲政?要是太 皇太后去了,母亲皇太后再来干政,那如何是好?还有这个什么事情都由着性子来的阿娇, 难道自己这个大男人就要受她们的摆布?想到这儿,赵绾王臧的面孔又出现在面前。女人干 政!牝鸡司晨!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突然,昨天在平阳公主家中见到的梦中人儿,又出现在面前。这样的女人,肯定是块软 软的、可以随心所欲让一个大男人发挥的材料!为什么我就得不到她?后宫增添一位佳丽, 这难道也违了祖制?我就是要她,看看谁能以什么理由来反对!哼,说不定这件事,就是我 反击的起点。

想到这里,他叫道:“得意。得意!”

秉笔太监所忠走过来:“皇上,杨得意他,拿着您的金牌救人去了,还没回来呢。”

武帝怒而起身,说:“谁让你多嘴?!”

所忠不知所措,忙陪笑脸:“老奴该死。”

“该死,你就去死啊?!”

“是!老奴这就去死。”他向外走两步,又回来。“皇上,奴才死了,还有点不放心。”

“你无儿无女的,有什么不放心?”

“皇上,老奴在想,老奴死了,还有比老奴更好使唤的吗?”

武帝放松了一下:“好啦,你都死了一百回啦。”

“一百回不算多,老奴准备万死不辞。”

武帝被他逗乐了:“哈哈哈哈!你这老奴,那是朕不让你死!”

“谢陛下隆恩。”

“所忠,你说,杨得意他们为什么还没回来呢?”

“皇上,你要是等得不耐烦了,何不叫韩嫣来陪陪您哪。”

武帝点点头:“也是。我倒把他给忘了。叫韩嫣!”

韩嫣是武帝自小的玩伴,也是武帝小时候的伴读。这人是开国元勋韩信之后,当年韩信 在被满门抄斩之前,他的祖母被当成礼物送给周勃的一个随从。所以他的父亲就被韩信的这 个小妾藏在腹中,带到了周家。周勃和儿子周亚夫深知韩信死得冤枉,于是把这个有了身孕 的女人收藏了起来,保证她安全地产下儿子。周亚夫后来又为他这个干儿子置业娶妻,终于 为韩信保留下一脉骨血。那韩家的儿子后来又生了好几个儿子,周亚夫最喜欢的便是老三。 看这“三孙子”长得伶俐可爱,周亚夫给他娶个女孩的名字──韩嫣。有一次,做了太子太 傅的周亚夫带着小韩嫣到后宫来玩,不料被小太子一眼看中,非要他留下不可,于是他就成 了太子的伴读和最好的玩伴。太子成婚后,韩嫣眼看成了大小伙子,不能再像原来那样毫无 顾忌地留在宫中,两人只好忍痛分手。不料这韩嫣离开宫中就生了病,病得弱不禁风,有点 像女人。后来他竟然自作主张,把自己给阉了,要求到宫中当太监,以陪太子殿下。此事惹 恼了周亚夫,他觉得这是不祥之兆,于是坚决不许韩嫣再进宫中。直到周亚夫死了,太子即 位之后,两个童年伙伴才又走到了一起。不料皇太后对韩嫣的这个举动也很厌烦,加之太后 以为韩嫣对后宫的事知道得太多,于是总不给这个想当女人的宦者好脸色看,于是他虽在宫 中,但见到武帝,却有些忌讳。

如今韩嫣应召而来,一副弱柳临风的样子。多日不见武帝了,他想,还是要先给武帝跪 下请安。

“免啦。小嫣子。”武帝这样叫他,使他非常高兴。

“小嫣子,你说说,那东方朔怎就那么福气,他夫人规定他每年娶一个美妙的女子。可 我贵为天子,想要个可意的人儿,就难以办到呢?”

韩嫣明白了皇上的用意。“皇上,谁让您是大汉的天子呢。”

“天子也是人,为什么就不能娶个可意的人儿?”

“皇上,当年皇太后和您受困时,可曾想过娶个可意的人儿?”

武帝一怔,然后答道:“想啊!可是……”

韩嫣诡秘地一笑:“那时,阿娇皇后便是。”

武帝并不否认。“可是……她直到今天,也不能给朕生个一儿半女,我就该断……”

韩嫣抢过话来:“皇上且慢。阿娇皇后既不能生,何不告诉她,新来的妃子要是生了, 就算是她所生的呢?”

武帝眼中一亮:“对,对!好个小嫣子,你不愧是我自小的好朋友,关键时候,还是你 有主意。好,朕命你为后宫协调使,可以出入所有后妃住所,专为朕安抚后宫那些烦人的事, 不知你能否胜任?”

韩嫣自然高兴:“皇上,小人为伴皇上,把男儿的身子都去了,还会有不为皇上想的道 理吗?”

“痛快!”武帝小声地告诉他:“只要你能让阿娇不闹事,我还会重重赏你!”

正在此时,所忠上来禀报:“皇上,杨得意他们回来了,已在宫外等候。”

武帝跳了起来:“快,快领朕看看,她们来了没有!”

未央宫外,杨得意和东方朔及卫青等人立地恭候。武帝不睬众人,直奔两辆车走去。他 掀开第一辆车帘,一个小男孩从一美妇人怀中向他扑来。

武帝大吃一惊,对卫少儿一愣:“怎么,你已经有了儿子?”

东方朔乐了,他不紧不慢地说:“皇上,性子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武帝瞪了他一眼:“你又在搞什么鬼?”

东方朔将武帝引向后车,掀开车帘:“皇上,刚才那是姐姐。这,才是妹妹。”

武帝面对卫子夫,呆呆看着。

这,正是梦中所见,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

东方朔见武帝这副模样,忙提醒说:“皇上,豆腐冷了,味道就不一样喽。”

武帝一把推过东方朔,自己亲自上前,先拉起卫子夫的手,然后将她抱出车来,向宫中 走去 。

东方朔却跟着说:“哎──陛下!臣还有要事禀告。”

武帝头也不回:“什么事,明天再说!”

东方朔急忙拦住:“哎!皇上,臣等出生入死,找到的可还有一位重要人物啊。”

武帝这才回过头来:“是谁?”

东方朔拉过卫青:“这位壮士,有万夫不当之勇,请皇上重用。”

武帝略瞥一眼:“好吧,朕封他为散骑常侍,你们安排吧!”说完,头也不回地将卫子 夫抱入宫中。

东方朔拍了自己的脑门,自嘲地说:“咳!瞧我这傻瓜,成了傻帽,自己还不知道!说 不定,皇上连我是谁,都忘记了呢!”

钟粹宫中,皇后阿娇与母亲长公主面对而座,二人脸上愁云密布。

窦太主闷闷地说:“都是你这肚子不争气,愁有什么用?”

阿娇在母亲面前,知道自己是不能放纵的。她委屈地说:“母亲,你说皇上和这贱人, 在一起都半个月了,理都不理我,我这个皇后还有没有脸面啊。”

“怎么叫没脸面。这大汉江山,是我刘家的。天下哪个不知道,没我长公主的帮忙,他 们母子不知现在在哪儿了呢!”

“母亲,你不能这么说了。如今他的翅膀硬了,自以为可以飞上天了,他可不管当初我 们是怎么帮他的。”

“太皇太后还在,量他也不敢过分!”

阿娇没有接话,她停顿了一下,悄悄地说:“母亲,我们对付那贱人暂时没有办法,可 听说,她那个相依为命的哥哥,还在宫外当闲差。要是他出了事……”

窦太主醒悟:“那个贱人也就没有笑脸陪皇上了,是不是?”

阿娇点点头。但她担心地说:“母亲,你可要小心啊。上次,你派去的那些家将可都是 些没用的货色啊。”

窦太主脸上一红:“哼,这回,我要让廷尉宁成出面来办。看谁能把他怎么样?”

一位宫女走上前来,欲言又止。

阿娇坐正了位子,问道:“什么事儿?快快说来!”

“后宫协调使韩嫣求见。”

阿娇气愤地:“哼!你看看,也没给我说一声,他倒封了个后宫协调使。以后,就由他 来指挥后宫了?不见!”

窦太主急忙拦住:“不,宣他进来!”

韩嫣随着宫女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小人叩见皇后娘娘、太主殿下。”

窦太主:“小嫣子,你一个大男人,竟然把官做到后宫来了!是不是替皇上来说三道四 的?”

“小人不敢,小人是为娘娘而来。”

阿娇一惊:“为我而来?你能为我做什么?”

韩嫣不动声色:“小人为娘娘道喜,也为太主殿下道喜。”

窦太主站起来:“屁话,还喜呢,再喜,我女儿就被‘洗’出宫了!”

韩嫣仍跪着,低着头说:“小人不这样看。”

窦太主忙问:“那你说说看,喜从何来?”

韩嫣悄悄地说:“如今有人愿为娘娘生子,以承汉室大统,怎能不说是喜事?”

阿娇茫然。“替我生儿子?谁会这么做?”

韩嫣抬起头来:“小人自幼在宫中与皇上为伴,深知皇上心事。皇上另纳新人,主要是 为了早生太子。如果有人生下太子……然后……,所以才为皇后娘娘道喜。”

窦太主眼睛一亮,忙上前一步,将韩嫣拉起:“快,快起来,坐着说。”

韩嫣也不推辞,坐到宫女送来的锦墩上。“皇后,要是将来儿子由你抚养……,说不定, 他还会为你招一个亲生的来呢!”

阿娇母女面露喜色。没有儿子,身边带个儿子以促使生育,这是女人们常用的一招。当 年,景帝生病,大家让太子与阿娇先完婚以冲喜,还真让景帝的病好了呢。

阿娇的面上,多云稍稍转晴:“母亲,女儿身边要是有了子嗣,不也是您的喜事么?”

韩嫣却加了一句:“不,太主也有喜事。”

窦太主急问:“快说,我有什么喜事?”

韩嫣不紧不慢:“小人与一个卖珠宝的后生,叫董偃的,可是十分相好……”

窦太主急忙打断:“好啦,好啦,我知道这事啦,就让他带着珠宝到我的府上吧。好了, 现在我要起驾回府啦!”

阿娇不解:“母亲,你……”

“我不过是为了再买些珠宝。好了,女儿,你说的事,我一定去办好!”

韩嫣一笑:“奴才也随太主同去?”

“没你,我哪儿去找宝贝去?”太主说完,起身对韩嫣媚笑。

卫青满面愤愤然的样子,让东方朔很不开心。

他给卫青斟上一杯酒,面带笑容地说:“兄弟,不能太着急。急性子不能吃热豆腐呢。”

卫青将酒一饮而尽,不解地看着东方朔。他想,你将我妹妹献给皇上的时候,也是这么 说的。

他想把这话说出来,但又觉得不好开口。

一个美女在一旁正在弹琴。听得出,那曲子是司马相如的《凤求凰》。东方朔看了她一 眼,点点头说:“阿秀,你学得还真快,教你两遍,就能弹了。”

那女子害羞地笑了笑,继续弹她的琴,却不时地向卫青瞅上两眼。

东方朔又说:“兄弟,兄长终日好酒好肉的待你,如果再忧愁,哥哥将这美人儿送你怎 样?”

“兄长不要取笑。男人无所事事,要女人更麻烦。”

“做大事,可要有耐心呢。”

“兄长,你不是不知道,都半个月了,既见不到妹妹,也没什么事可做,我的骨头都闲 得要散了!”

东方朔自饮了杯中酒,又给卫青斟满,然后慢慢地说:“令妹入宫,天天得到皇上的宠 幸,岂不是好事?你倒呆不住了,兄长说的是实话,看看我身后的这个女孩,怎么样?你要 高兴,今天就让她陪你!”

“兄长不要再提此事。小弟曾有誓言,不能施展大志,决不成家,也决不靠近女人!”

“倒是好气概!可是,没有女人,男人就耐不住性子,总要找事。在京都中,一无牛羊 可牧,二无力气活可做,你再不沾女人的边,可不要生事么?”

卫青嗫嚅地说:“兄长,小弟想跟你……借点钱。”

“这还不好说!我的钱,你尽管都拿去!……不过,你要钱干什么?”

“小弟想借点本钱,再到市上贩些牛马,一来是赚些钱来,养活我那姐姐和外甥;二来 也想寻找个好的坐骑,说不定哪天就用上。”

“这个……要养活令姐和外甥?笑话!你外甥是我的干儿子,他和他母亲,都该我来养 活。”

说着,他拿起竹竿,将房梁上垂下的八九串钱取下五串,递给卫青。“这是五百个铢, 拿去就是。要说寻找好马吗,倒是件好事。我也想看看你的驯马术。好吧,过一会儿,你就 和道儿去城北马市看看,拣好马,买上几匹!”

卫青接过钱来,说声谢谢,然后叫上杨得道就走。

东方朔:“哎,别这么急吗!道儿,小心点,不要与人争执!”

杨得道回过头来,憨憨地笑了一下,点点头,就随卫青走了。

位于长安城北的马市,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卫青和杨得道来到马市。二人这里走走,那里看看,许多马贩子上来与他们打招呼。卫 青偶尔停下来,对那些高头大马看上一看,但都不感兴趣。

早有二人盯上卫青。这二人就是窦太主的家将,半个月前追杀卫青,被痛揍了一顿,至 今面上尤有青紫印痕。只是他们换了便衣,卫青当然记不得他们。二人看到卫青是想买马, 就在一起耳语一阵,然后一人继续盯梢,一人消失在人群中。

卫青看遍一遭,未能发现良马,不禁摇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想不到,偌大 的长安,竟然找不到一匹像样的马来!”

杨得道这时才说出一句话:“卫大人,听我哥说,当今圣上爱马,好一点的马早让御马 司给挑走了。”

卫青哑然。他想,如果让我去御马司管马,也是件快意的事,省得整天无事,一肚子气!

道儿对长安也不太熟,他见卫青找不到马,就说:“卫大人,我们回家吧。”

卫青正想随他而去,那位留下的盯梢人却出现在面前。

“二位,是买马的吧!”

道儿看了他一眼,粗声粗气地说:“是又怎样?连个好马的毛都没有。”

“我们倒是有几匹好马,不知二位是否有意?”

卫青来了精神:“马在哪里?”

盯梢人诡秘地一笑:“稍等片刻,马上就到。”

道儿不相信地看了他一眼:“卫大人,别耽误工夫了。东方大人还等你回家喝酒呢!”

盯梢人却说:“哼!说要好马,骗人罢了!给你们好马,你们也不认识!”

卫青正想走,听了他这话,却站住了:“你说谁骗人?说谁不认识好马?”

“说你们。好马放在面前,恐怕你们也不认识!”

卫青露出愤怒的目光。他意识到面前这人有点不善,甚至有点面熟。他没能马上联想到 霸陵相遇,倒觉得手有点发痒。

道儿怕事,忙拉住卫青:“罢了罢了,他也没好马,咱也不用买。回家喝杯酒,省得惹 闲气 !”

卫青正要随道儿离开,突然有几个胖胖的人牵三匹好马走了过来。

盯梢人得意地说:“走吧走吧,我们这马只卖给英雄好汉!”

卫青一见这三匹马,眼中顿时发亮。“好马。好马!”

盯梢人眼中放出光来:“怎么样?买得起吗?”

卫青动心了:“你们说,要多少钱?”

道儿却提心吊胆:“卫大人,别买了,我们回家,找东方大人一块来看看。”

盯梢人对自己的伙伴们说:“你们看啊!说要好马,好马来了又犯嘀咕,八成是没钱骗 人吧!”

卫青忘记了戒备,他真的喜爱这几匹马。“你们说说,到底要多少钱?”

盯梢人以语相讥:“看你们俩穷酸相,多了你们也掏不出,每匹五百个铢吧,掏得出吗?”

“五百个铢?我买一匹!”

对方不干:“买一匹?那怎么行!我们几个一块来的,想卖完马,一块回家。只买一匹, 要出八百个铢!”

卫青太爱这三匹马了。他一眼就看出这是好马,五百个铢一匹值得,八百个铢就太贵了。 可巧,东方兄刚才给我的钱,就是五百个铢,也只能买一匹。他突然又想,要是将三匹全买 下来,东方兄、公孙敖各得一匹,当是何等快意!可是这要一千五百个铢,恐怕让东方兄出 这笔钱,也要费点难。

想到这儿,他向卖马人说:“要是我三匹马全要了,能便宜些么?”

“嗬!倒看不出来,你们买得起?”

卫青只想买马,不计较对方的出口轻慢。“诸位如能给个好价钱,我们就回家一个,再 取些钱来,把三匹全买了。”

“好!痛快。看样子你也是个爱马的,懂马的,这马卖给你,我们也放心。就这样吧, 三匹马,一共一千个铢,就卖给你了!”

卫青有些喜出望外,根本就没去想,对方从价格到语气,变得都有些太快。他急忙将手 中的五百个铢交给对方:“这是五百个铢,请查收。”然后他转过身来:“道儿,你快回家, 再向东方兄借五百个铢来,我在此等候。”

“好嘞!”杨得道从来都是听话的主儿,赶紧就往家中赶。

卫青走过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靠近自己的那匹黑身白花马的鬃毛。那马回过头来,好 像找到了主人一样,舔了舔他的手。卫青高兴得满面春风,他知道,这马与自己有缘。

突然,不远处混乱起来。只听有人高喊:“快,快抓住盗御马的贼人!”

盯梢人和那几位卖马的同伙迅速离开,只剩下卫青一人,在那里爱惜地看着、抚摸着马, 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十多个御林军兵勇直接冲过来,前边的一个叫道:“找到了,御马在这里!”

卫青痴呆呆在站在那里,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早有两位御林军用绳子把他套住。这 时他方知道反抗,但为时已晚。

卫青大叫:“放开我!我是买马的!”

“就算你是买马的,买皇上丢了的御马,同样是死罪!”

众御林军一齐上前,牵了马匹,拥着卫青,大叫“快走!”

“呀呀呀呀──”卫青大叫数声,开始发功,身上的绳索嘎嘎作响。

御林军们惊呆了:“这贼人好大力气!快,再加几道绳索!”

众军士又用粗绳将卫青绑住,然后将绳的两头分别拴在两匹马的马鞍上,纵马飞奔。卫 青随之跑几步,被马拖倒在地。

一片烟尘之后,气喘嘘嘘的杨得道领着东方朔赶到。

东方朔眼看着卫青被拖走,不禁泪水夺眶。他小跑了几步,显然追不上。

东方朔愤怒地将手中的五串钱扯得嘎叭嘎叭直响,绳子尽断,然后一古脑儿撒向空中, 大叫:“混蛋!谁要是害了我卫青兄弟,我就叫谁不得好死!”

东方朔回到家中,急忙让道儿找来公孙敖。

“兄长,我已经打听清楚,这又是窦太主让人干的。快想办法吧!”公孙敖着急地说。

东方朔皱着眉头:“这事来头不小,恐与宫中有关。看来,不惊动皇上不行啦。人现在 关押在何处?”

“在廷尉刑狱中。听说,明天午时就要斩首示众。”

此时汉代还没有大理寺,所有司法决狱之事都由廷尉负责。东方朔知道,现今的廷尉叫 宁成,那也是窦家的亲信,如果找他,让他延迟时间,那是办不到的。看来,非搬动皇上不 可了 。

公孙敖想了半天,也认为只有向皇上奏明此事了。

东方朔的面色很凝重。他对公孙敖说:“兄弟,你我都不可掉以轻心。即使让皇上知道 了,免其一死,恐怕窦家也会先斩后奏。明天我俩只好分头行事。你去刑场,不妨带上家伙, 带几个帮手,不行就动手。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救下卫青兄弟,就算成功,朝中的事,就 由我来周旋。得道,你两头通信儿。”

又是一个早朝。武帝自从得到卫子夫之后,他要在皇后和卫子夫两个人之间来回穿梭, 确实疲倦了许多。他敷衍了事地登上龙座,所忠宣到:“有本奏上,无事退朝。”

太尉庄青翟和丞相许昌面面相觑,好似有事,但又不敢多言。

武帝好像也看出点问题,便问许昌道:“许丞相,有事快快奏来。”

许昌见皇上点了自己的名,便向庄青翟看了一眼,庄青翟装作不知。

许昌只好应答道:“启禀万岁,天下太平,路不拾遗,百姓夜不闭户,都是陛下圣德所 至啊。”

“噢?这么说,天下无事,朕可以高枕无忧喽。”

许昌:“臣以为正是。”

此时东方朔走上前来,扑通一跪。“启禀皇上,臣有一事不明。”

武帝来了兴致:“东方朔?也有你不明白的事?”

东方朔手持笏版,大声说来:“臣刚才听丞相说,天下太平,路不拾遗,百姓夜不闭户。 可是就在昨天,皇上您的御马,被人偷了三匹,不知这也是‘天下太平’的例证吗?”

武帝一惊。他是个最喜欢马的皇帝,听说御马被盗,能不心惊?可是没人禀报啊?“有 这等事?我怎么没有听说?”

庄青翟说话了:“禀皇上,老臣今天早上入朝之前,还听御马都尉说,皇上的马一只也 不少 。”

东方朔紧逼一句:“太尉一大早,怎么就和御马都尉联系上了?”

武帝也觉得奇怪:“是啊!太尉,朕的御马,不归你管啊。”

庄青翟被问住了。他的老脑筋此时毕竟没糊涂,忙解释道“是这样的,皇上。老臣昨晚 听廷尉宁成说,有个盗贼,偷了皇上的三匹御马,被御马监当即擒得。御马已归养监中,故 不愿以此小事,惊动皇上。”

“那盗马贼呢?”

“按我汉律,午时问斩。”

东方朔却说:“启禀皇上,据臣所知,盗马贼如今逍遥法外。”

武帝将信将疑:“噢?盗马贼现在何处?”

庄青翟连忙打断:“皇上,东方朔一向胡言乱语,那盗马贼已经绑赴法场,即刻问斩。”

东方朔盯着许昌:“请问丞相,你先说‘天下太平,夜不闭户’,怎么一转眼太尉又说, 有盗贼可斩了?何况那行将被斩的盗贼,根本不是盗贼呢?”

庄青翟眼睛有点发直:“东方朔,你不要搬弄是非,钻老夫的空子。我倒要问你,当着 皇上,你说盗贼如今逍遥法外,那你说,那盗贼现在何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众朝臣一惊:啊,是谁?然后面面相觑。

庄青翟眼睛直得发硬:“那你就指出来,让皇上看一看?”

东方朔转过身来,对皇上深深作揖:“启禀皇上,偷盗御马的人,就是臣东方朔。”

“哈哈哈哈!东方爱卿,你又在开玩笑?你盗朕的御马,干什么用?”

“启禀皇上,臣昨天与结拜兄弟卫青,同到长安马市玩耍。有几个卖马的人,牵来几匹 骏马,想方设法要臣和卫青兄弟买下。臣见那三匹马不是凡马,十分疑虑,无奈卫青兄弟爱 马如命,非要买下不可。臣想到,如果真是陛下的御马,也该买下,以防丢失,于是回家取 钱,留卫青兄弟在那儿厮守。谁料臣刚走开,就有御林军前来,将卫青兄弟拿下,关进廷尉 刑狱。皇上您说,如果卫青兄弟是盗贼,臣难道不也是盗贼吗?”

“东方朔,你说的卫青,是哪一个?”武帝此时才觉得卫青这个名字很熟悉,而且特别 重要。

“就是那个吹埙的大汉,你封做‘散骑常侍’,其实一天也没‘侍’过的卫青啊。”

“啊?”原来是那个吹埙的壮士,自己的宠妃卫子夫的哥哥!“快快传朕旨意,不得问 斩,带进宫来,朕要亲自过问!”

午门之外,法场之上。一个刽子手上身赤膊,手持鬼头刀,在磨石上霍霍而磨。

卫青面部和胸前血肉模糊,被绑在一根大柱子上。

盯梢人出现在法场之上,他已穿上官衣,当上了监斩人。

盯梢人:“别磨蹭了,快快问斩!”

刽子手:“还没到午时呢,你急什么?”

“皇后懿旨,速斩速决!”

“皇后?她来了?她也要看我用鬼头刀杀人?”刽子手竟觉得有些快意:如果皇后来看 他斩人,那他的鬼头刀功夫肯定出神入化,进入艺术殿堂了,真是天大的造化。

盯梢人有些生气:“看你个鬼!不斩了他,皇后就会斩你!”

刽子手乐了:“皇后要斩我?嗬嗬!她那双玉手,拿得起我这鬼头刀?要是那样,我可 就死而无憾了!”

盯梢人开始愤怒:“憾你个屁,你不开斩,滚一边去!”

说完,他自己夺过鬼头刀,向卫青砍去。那刀很重,但他仍是奋力举起。卫青眼睛闭上, 引颈就戮。

只听“当”的一声,鬼头刀飞向天外。公孙敖单刀向前,一把抓住盯梢人的衣领,将他 提起。

盯梢人大叫:“有人劫法场啦,快把他拿下!”

负责警戒的众兵勇欲向前来,只见十余个勇武战将,冲到公孙敖身边,来保护。

公孙敖将盯梢人扔给自己的弟兄,然后转身向前,“嚓嚓”几刀,将卫青身上的绳索斩 断,两人拥抱在一起。

刽子手在一旁乐了:“这下子我没事啦,你们打吧!”

盯梢人头脑是清醒的,对那些兵勇大叫:“快去廷尉司,让人报知宫中,有人劫法场啦!”

一兵勇慌忙从乱战中跑出,向皇宫飞奔。

公孙敖且战且退,向皇宫方向撤去。他的那帮侍卫兵打起监斩兵来,当然是宽绰有余。

“好吧,我们一块儿走,去到朝上弄清是非!”

正在此时,皇帝特使来到,手持金牌,大叫:“皇上有旨,刀下留人!”

公孙敖这才松了一口气。盯梢人见势不妙,想悄悄溜走,又被公孙敖一把抓住。“想溜? 那把鬼头刀今天还没开荤呢!”

朝堂之上,汉武帝面色铁青。他知道,这一定是阿娇和她母亲操纵的一件无法无天之事。 现在,他要的是证据。

“太尉,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庄青翟:“臣确实不知详情。”

“哼!朕将朝政委托与你,未料到你却如此行事!”

庄青翟吓得有点发抖。他知道,只要皇上抓住了他的错,免了他太尉之职,太皇太后也说 不出什么来。

廷尉宁成和兵勇甲进来。

廷尉宁成:“太尉,大事不好。刚要问斩,却有人劫了法场!”

庄青翟气急败坏地说:“我管不了,别找我,皇上在此,为何不向皇上禀告?”

武帝已是勃然大怒:“噢?你们还要问斩?朕的话等于白说吗?”

廷尉宁成急忙跪下:“皇上,这……不是臣的主意。”

“那你说,是谁的主意?”

“这……臣也不知。”

“啪!”武帝“霍”地站起,手将案上的一块镇尺摔个粉碎。“好哇,朕的话也没用啦!”

许昌忙上前劝解:“陛下息怒,想来是陛下的圣旨还未传到。”

武帝:“没有传到,也没到午时三刻,谁敢提前问斩!?”

庄青翟嗫嚅地说:“老臣……也是不知。……有些事情,不好在此直言。”

武帝怒目而视:“不好在此直言?难道要避开我做事情吗?”

庄青翟无奈了,忙拉出最后一块大旗:“陛下息怒,老臣也是按太皇太后的旨意行事。”

武帝心中一惊。你竟敢将太皇太后搬到朝堂上来?分明是窦太主和阿娇的事,你非要抬出 太皇太后来。好,我让你玩完!“哼!你还敢冒用太皇太后的旨意?我太皇太后至仁至慈,怎 么会派人偷我御马,滥杀无辜?”

庄青翟连忙伏地磕头:“皇上,老臣不是……”

他想说“老臣不是这个意思”,可一口气没喘过来,竟然昏了过去。许昌忙示意兵勇将他 救起,拖到宣室。

武帝觉得甚为痛快。他又问宁成:“是谁劫的法场?”

东方朔又冒了出来:“启禀皇上,是臣干的事。”

“你又来了,难道你会分身术?”

“臣不能分身。臣怕有人抢先杀掉卫青兄弟,特让公孙敖带人看护,一旦有人想违抗圣意, 先行施斩,东方朔就让公孙敖行皇上旨意,劫了法场。”

武帝:“劫的好!快召公孙敖上殿!”

公孙敖率卫青上殿。汉武帝见卫青惨状,更加愤怒。“你们不说,朕也明白了。好哇,管 事管到朕的头上了,还要拿无辜的性命来撒气。那么,好!传朕旨意!”

众大臣全部跪下:“是!”

武帝此时已不生气,他为能找到借口,除掉太皇太后的一个耳目而暗自高兴。于是他认真 斟酌每一个字,不紧不慢地说:“庄青翟参与皇宫内事,杀戮无辜,又将此不义之举诬为太皇 太后所为。如此欺君罔上,本当严加治罪。念他三世老臣,朕代太皇太后行仁慈之举,先免其 一死,除去太尉之职,回家待罪,听候太皇太后定裁。”

许昌忙代庄青翟跪下:“臣代庄青翟谢主隆恩。”他的心中有点暗自高兴,这回朝中就我 一人说了算啦。可他又心头一紧,我可要小心行事,这小皇上可不是好惹的呢。

武帝:“命卫青、公孙敖为建章宫都尉,与东方朔共同伴驾。”

东方朔等伏地而谢:“臣等谢皇上大恩。”

“廷尉宁成,手操生杀大权而不知为朕把关,险些误杀忠良。此等无用之人,宜逐出朝廷, 永不再用。”

宁成知道自己是代人受过,但能保住性命就算不错了,他忙跪下谢恩。

武帝看了一下被捆在一旁的盯梢人,愤怒地说:“这是哪里来的乱臣贼子,拉下去,砍了!”

那盯梢人知道生存无望,却不愿当个屈死鬼。他边被推走,边叫道:“皇上,冤枉!是陈 皇后和窦太主让我干的,冤枉啊!”

武帝听了这话,面上又转而变青。好哇!你阿娇母女也太过分了!既然朝堂之上人人都知 道这事了,我就来个一不做,二不休,让你们自食恶果!于是将本已结束的诏令,接着又续下 去:

“立卫子夫为夫人。今后再有干预朕后宫私事者,斩无赦!”

众大臣伏地:“是!”

东方朔抬起头来,向公孙敖眨了眨眼睛。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纵其才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