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纵其才》第06章 戏侏儒


卫青本是穷苦出身,虽有些勇武之力,为人处事却是不懂京城规矩。自从他误买御马, 险些丢了性命以后,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轻出简入。他和公孙敖一道,被武帝命为建章宫 都尉,与东方朔共同伴驾,三兄弟几乎整天呆在一起,白天陪皇上打猎,练习射杀,晚上三 个一起饮酒,玩耍,高谈阔论。东方朔将当今皇上崇尚勇武,立誓要与匈奴决一高低,洗刷 汉朝开国以来的多次羞辱等事向二人言起,二人非常激动。东方朔安排他们多多练习武艺, 读些兵书。卫青深明大意,一日他竟向东方朔谈起自己不能因妹而荣,要用自己本事来助妹 更贵的想法,让东方朔将他刮目相看。卫青不仅埋头读兵书,而且向东方朔学礼法,不久又 要东方朔帮他借来孙子兵法和孙膑的兵书来研习,让东方朔大为吃惊。眼见这位勇士的粗鲁 之风日渐退去,一天天老成持重、谨慎用事起来,东方朔则有说不出的高兴。

更高兴的当然是汉武帝。他为自己成功地罢了庄青翟的太尉之职而兴奋。当日回朝后, 母亲皇太后将他叫去,责他罢免太尉之事,有失谨慎,不可因此让太皇太后不高兴。武帝据 理力争,说如此做法决无危险,一是保全了太皇太后的面子,二是让阿娇和窦太主当众出丑, 叫她们母女有所收敛;三是成功地封了位夫人。一向在宫中如履薄冰的皇太后发现儿子长大 了,做事不仅很得体,而且还颇为老辣。她问儿子,对新封的卫夫人感觉如何?武帝诡秘地 一笑,悄悄地说:“她很多地方和您一样呢。”说得母亲的脸上飞起一片红云。

是的,皇太后的所爱,始终是在儿子身上;而儿子的所爱所恋,第一位就是她这个妈妈。 如今儿子在新宠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她不禁高兴得落下泪水,唯一的念头是盼望早得孙 子 ,自己也有些事做,不再寂寞。

武帝对卫子夫的满意更不用说。他终于尝到了真正女人的滋味。她的身体是那么美好, 不,得用美妙来形容才算恰当;仿佛是柔软绸缎做成的。武帝小时最爱偎依在母亲怀里,觉 得母亲那柔软而又高耸的胸脯就是他的归宿。这种感觉他曾到阿娇的身上寻找过,但阿娇那 儿更多的是统治欲望,而卫子夫这儿才有归宿的感觉。他从一开始就怕阿娇夜晚的纠缠,觉 得她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而卫子夫则特别容易满足,给她一点一滴,她都觉得是满天的甘 霖。武帝在她那儿,才觉得自己是真正的男人,一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不,真正的天子,一 个能够覆盖大地,恩泽百草的天之骄子。她的语音是那么和谐婉美,没有阿娇的大声大气。 她从来都是顺应自己,丝毫没有阿娇的颐指气使。她的贤淑也让武帝吃惊不已,她总是劝武 帝多到皇后那里去,不能光顾着她,疏远了皇后。武帝当然也忘不了到阿娇那里去幸上一两 次,可那种感觉实在差得太远,后来只有在卫子夫有月事时,才到阿娇那儿意思意思。卫子 夫对朝中的事问也不问,甚至连哥哥姐姐的事也不提。有一次武帝主动问她,应该好好安排 她哥哥姐姐才是,卫子夫只说一句:自小是哥哥姐姐安排惯了,自己也不知怎样待他们才好; 哥哥是个最爱面子的人,决不会要妹妹给自己要来的利禄和功名。武帝由此不禁对卫青大为 敬重,但他想起了卫少儿寡居多年,应为她重新建个家才好。卫子夫说:朝中这么多人,妾 哪儿知道谁好,还不是由皇上来定夺?武帝一拍脑袋,想到了公孙敖的堂兄、建章宫都尉公 孙贺不久前丧妻,于是作起大媒,将卫少儿嫁给了公孙贺。那公孙贺能和皇上成为连襟,当 然是求之不得,加之卫青和自己的堂弟公孙敖又是结拜兄弟,自己这个看守皇上后宫的将军, 更可以带上皇妃夫人的姐姐住进宫中,高兴得一百个谢恩。于是皇上择个吉日,让公孙贺与 卫少儿在宫内的都尉厅成亲。只是卫少儿的儿子霍去病不愿住在宫中,却愿终日和舅舅一道 , 住在东方朔家里,舞刀弄枪,与他的东方干爹玩耍。武帝特别喜欢这个孩子,不时地让公孙 贺将他接来,有一次他对卫子夫说:“爱卿如能帮我也生一个这样的儿子,朕就让你…… ”, 话没说完,卫子夫却用纤纤玉手,把他的嘴巴给堵住了。

东方朔一向慷慨得很,花钱如流水。由于秦末汉初,天下大乱,物质匮乏,汉高祖时定 的尺度比过去小了很多,如东方朔自称身长九尺,实际上也就是后来的五尺多一点而已,最 多也就合今天的一米七五左右。而在重量上,汉制的水份更大,朝廷官员的俸禄听起来很多, 实际上却极少,如丞相每月领粮两千石,实际就是两千斤而已,那个“石”字,只不过是 “瓢”的代名词,因为汉代发给官员们的粮食,是按瓢来计算的,二千石差不多就是二千瓢。 东方朔身为伴驾侍郎,是个六品左右的官,每月三百贯的俸钱和三百瓢的粮米一到手中,他 就先把夫人规定的五十贯留下来,两个月一次,凑够百贯就让道儿给驿站传递使送去,以便 顺着公差捎到齐国平原郡中,再转给自己的夫人。其余的钱往堂上一吊,用时就让道儿取下 一串。卫青姐弟和霍去病三人住进他的家之后,那二百五十贯钱还可以,三百瓢粮食可就不 够了,单霍去病一个小人儿,每月就要吃去一百五十瓢。虽说卫青也将俸禄如数交给道儿, 可对于原本就三个人又多出三个人的东方朔来说,根本无济于事。加之买马的事,丢了东方 朔过去的大部积蓄,卫青心中十分难过。等到他的官位和东方朔一样了,姐姐卫少儿又嫁到 公孙贺家中,东方朔家的窘境才稍有缓解,然而还是不能放着胆子用钱。好在公孙敖家是个 有爵位的大户,住得离此不远,经常接济。东方朔是个无所谓的人,给我就要,没有了就让 道儿找公孙敖要,或者让杨得意想办法。可卫青是个极要面子的人,总是为自己给东方朔添 了许多麻烦而心有不安,经常不吃饱就放下了饭碗,东方朔虽不说什么,心中却是暗暗生愧。 这天是月初朔日,按例没有早朝,文武百官都该休息,也是众人领米的日子。东方朔和道儿 一大早就来到公车府。掌管皇宫百官车马粮俸的公车令韩不识见东方朔来得特早,就知道他 家又快断了炊,于是开玩笑地说:“东方大人,怎么别人的粮都够吃的,就你家特别紧呢? ” 东方朔挤了挤眼睛:“你就没看到,我正练习多吃点,准备再过几天,皇上给我两千石粮米 时,我不至于浪费啊!”

韩不识也笑了。他突然神秘地对东方朔说:“这朝中领粮的规矩,定得也太不合理。有 个名就有三百瓢粮米,你看那帮侏儒,一天不过只能吃一瓢粮,却也领出三百瓢,余下的全 都糟蹋了。而那些习武的侍卫们,个个都是大肚汉,三百瓢怎能够用呢?”韩不识自从东门 内输给东方朔以来,总想找个机会,向东方朔献献殷勤。

东方朔此时心中很不舒服。这也是祖宗定的规矩,祖宗时可没有想到侏儒这样的玩物也 能进宫。自景帝起,这些小不点儿受到宠爱,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的三百瓢俸禄,可以撑破 肚皮呢。就是想到了,又有谁能改变祖宗时的规矩呢?

想到这儿,东方朔让道儿先把自己和卫青的两份米装上车,弄回家,自己却在公车府门 前坐下,晒起了太阳。

不一会儿,一老一小两个侏儒,各赶着一辆小马小车,前来领米。刚装完米,赶着车出 来,就见东方朔对着他们长吁短叹。

“东方大人,你生病了吗?”那个年长一些、生了胡子的侏儒问道。

“我是神仙,还会生病?”

“那你怎么在这儿叹气?”

“我是为你们叹气呢!”

“为我们?我们活得好好的,还能让皇上快乐,有什么值得叹气的?”

“可悲的也就在这里呀。你们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还乐呵呵地来此领米,我能不为你 们叹息吗?”

两个侏儒懵了,“我们死到临头了?为什么我们不知?”

东方朔神秘兮兮地说:“要说你们傻呢。昨天傍晚我陪皇上打猎,皇上只打到一只小松 鼠。皇上不大高兴,我就说了,皇上,别看松鼠小,照样是个活物。就像侏儒一样,不也能 让皇上高兴吗?”

侏儒们点点头:“是啊!”

“是个屁!”东方朔说:“皇上一听,可不高兴啦,他说,侏儒有什么用?只知道吃饭, 什么都不能干,白白浪费朕的粮食。明天把他们统统杀了,留点粮食喂马也好呢!”

两个侏儒慌了:“皇上果真如此说的?”

“那还有假?我心里一想,都是我多嘴,让这些可怜的侏儒遭了殃。所以我今天一大早, 就来这儿等待你们,让你们先知道这事,也好想想办法哇!”

年小的侏儒一听,眼泪都流了出来:“那我们怎么办?跑也没用啊?皇上派一匹马,就 能把我们拿回来的!”

那年长的侏儒毕竟有点见识,他急忙给东方朔跪下:“东方大人,您的主意最多,快救 救我们吧!”

年小的连忙随着跪下:“东方大人,救救我们吧!”

东方朔又叹了一口气:“也罢,谁让我这个人心太软呢?”他把两个小矮人招到身边, “你们先把粮食车交给我,我先替你们存着。你们呢,快去找皇上,放声大哭。皇上可能会 哄你们,不说要杀你们的事。那你们只管哭,哭得愈伤心愈好。直到皇上说出要杀你们的真 话时,你们就放声大笑。这时皇上会问你们,为什么笑?你们就说,东方朔大人没说假话, 我们笑东方朔高明!那时皇上就会找我东方朔。我自会有计策救你们,保你们两个绝对死不 了!”

两个侏儒并不把粮食看作好东西,性命才是最宝贵的。他们被东方朔这一番哭哭笑笑的 计策说得稀里糊涂,觉得也只有如此才能保住性命,于是就把粮车交给了东方朔,二人哭泣 着进了皇宫。

东方朔赶着两辆小马小车,哼着小曲儿回到家中,道儿和卫青刚刚把那两车粮食卸完。 一看他那赶着小车的模样,一旁的霍去病高兴得直颠儿,连一向不笑的卫青也乐了起来。 “怎么?多给咱们两车?”

“从今以后,咱们就不愁粮米不够吃的了!”东方朔笑着说。

卫青心中一时感激,上前给东方朔作了一揖:“兄长,都是小弟连累了您,连粮食的事 都让您操心。”

“哎!兄弟,你怎么还这么客气!今后再说这种话,我就不拿你当兄弟了!你还不如你 外甥霍去病呢,他在我这儿,想要什么要什么,有时,还要我给他当马骑呢!”

卫青摇了摇头:“这孩子,太不懂事。”

“不懂事?这小家伙,有大出息!他给我说,长大了,他要骑上骏马,为汉家扫平天下! 哈哈哈哈!道儿,去,把小家伙带来!”

杨得道转进里屋,不一会带出了十来岁的霍去病。霍去病张开双手,先扑向卫青:“舅 舅,舅舅,干爹让我长大当将军,和舅舅一起,平定天下!”

“去去去,愈说你愈能。”

东方朔牵过一匹小马来,对霍去病说:“我的干儿子,就是行!来,这匹小马,你骑上 看看,还真的合适呢!”他把霍去病抱上小马,霍去病居然骑得稳稳当当。

突然杨得意来了。他神色紧张地说:“东方朔,你闯大祸了!皇上要你马上随我进宫, 要拿你问罪呢!”

东方朔若无其事的说了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早就知道皇上要宣我进宫呢!”说 完他把小马的缰绳交给卫青,跟随杨得意直奔宫中。

武帝今天起得颇早,正准备让韩嫣召集众侍位,到上林苑中再去打猎。不料所忠禀报, 韩嫣已被窦太主召去。武帝心中很不高兴,原因不仅是窦太主老找韩嫣,而是他听说窦太主 的驸马陈午将军近来病得很重,而窦太主不好好地看着老公,却老去找那个卖珠宝的小白脸 儿厮混。“真是给皇家丢脸,”他心中想。

正在此时,两个侏儒跑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他的面前,呜呜哭个不停。武帝心烦 得很,问一声“你们一大早的,哭什么?”不料两个侏儒话也不回,只管跪在地下哭泣个不 停。所忠也不知何事,一再问那两个,受了谁的欺负?两个死也不作回答,只是一个劲地哭 得悲悲切切。武帝气得勃然大怒,终于说道:“把两个拉出去,统统杀了!”

没想那两个小东西听了这话,却大笑起来,笑得武帝莫名其妙,也笑得所忠不知所措, 以为他们准是得了病。武帝气得从身边卫士那儿拔出宝剑,放到他们身上,这两个才不笑了, 又哭了起来。

“快说,哭个什么?”

“皇上要杀我们,怎能不哭?”

“那刚才呢?为什么又笑?”

“我们笑东方朔先生料事如神。”

“什么?笑东方朔料事如神?”武帝停了下来。

“是的,东方朔先生一大早就告诉我们,说皇上要杀我们,所以才来哭求皇上,请求宽 恕,饶我们不死。”

武帝心里明白了,肯定是东方朔在搞什么鬼。他曾经劝说武帝,不能玩物丧志,那些侏 儒是景帝时的玩物,应该早早放逐出宫。可武帝留着他们,偶尔玩耍逗笑,也是母亲皇太后 教他的一计,目的是让太皇太后知道,她孙子没什么大志,也在学着父亲,无为而治。

可武帝想,你东方朔使出这种方法,让我逐去侏儒,也太过分了哇!

眼下武帝手里拿着剑,却觉得进退两难:杀了他们,实在于心不忍;不杀他们,自己刚 才的话又说了出去。

停了好一会儿,他才坐下来,但仍把剑拿在手中,说了声:“快把东方朔找来,朕要拿 他是问!”

东方朔急急忙忙来到宫中,心中还在盘算着怎样应付。他见武帝面色铁青,知道他真的 动怒了,于是跪了下来。

“东方朔,你知罪吗?”武帝冷冷的说。

“臣知罪。”

“知罪?你犯的是什么罪?”

“臣不该实话实说。”

武帝火冒三丈:“什么?你还实话实说啦?你说朕要杀死这些侏儒,是实话吗?”

“臣说的不是实话,也是实话。”

“混账!还敢给我胡搅!你说,哪儿来的实话?”

“臣知道,陛下没有说过,要把这些侏儒杀掉。”

“这就是了,那你还有什么实话?”

东方朔抬起头来:“臣以为,陛下不把他们杀掉,只是暂时的事儿;陛下迟早会把他们 杀了,这才说了实话。”

武帝愕然:“东方朔,你这也是实话?朕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杀他们,你说的是鬼话!”

东方朔低下头,委屈地说:“臣知罪。可臣也有一事,实在不明,请陛下指教。”

武帝见他认错,火就下来了一点:“那你问吧,问不出个道理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把剑对着东方朔。

所忠吓了一跳,忙过来帮东方朔说情:“圣上,您可是说过,‘东方朔蒙蔽圣上无罪’ 的呀。”

“不用你多嘴!东方朔,快快说来!”

东方朔指了指两个和他同样跪下的侏儒:“陛下!臣等与这些侏儒比起来,谁高谁矮啊。”

“废话。当然你高,他们矮。”

“陛下,臣等与这些侏儒比起来,谁对国家和社稷重要呢?”

“朕不知道!”他实在不能接着回答。

东方朔:“陛下圣明!陛下嘴说不知,可心里明如日月。可是臣有一事不知:臣与卫青、 公孙敖等人,个头有这些侏儒两三个高,要打起架来,一个人可敌他们百八十的,臣说得有 道理吗?”

“算你有理,又怎么样?”

“陛下,可是如今臣等一个月的禄粮是三百瓢,这些侏儒的俸禄也是三百瓢。臣等饿得 要死,而这些侏儒却饱得要死。陛下您说,我们这些人和侏儒,谁死得不舒服呢?”

武帝这下子为难了。他还从来不知道这些事,也没考虑过这些事。“这……这……哎, 都活得挺好,说死干什么呢?”

东方朔手指着肚子:“不,陛下,臣等虽饿不死,但也都是饥肠辘辘。你听,”他从早 晨就没吃饭,肚子里面果然辘辘作响。

武帝毕竟是有爱心的人,此时有点语塞。“这……,没想到,你会这么饿。”

东方朔见皇上声音小了,自己却振振有词:“陛下,臣是为陛下着想啊。臣东方朔饿死 是小,您还省得整天听一个人胡说八道,可万一那些勇士们饿死了几个,圣上您怎么办呢?”

“这……这……朕没想过。”

“臣为陛下早想过了。陛下一心想以武力振兴我大汉,所以要招勇猛之士,以雪我朝之 耻。可是这些武士食不果腹,万一饿死一到两个,其他人都跑了,那时,陛下也只能先拿这 些饱得要死的侏儒开刀。即使您那时心里不想让他们死,嘴里却要说:‘把这些无用的东西 都杀掉!’”

“这……这……”武帝无言以对。

“陛下,等勇士饿死时,您再杀饱死的侏儒,不就一切都晚了吗?”

武帝此时心中服了气,也就顺了气。“好你个东方朔,说了半天,你是嫌吃不饱。”

“陛下,臣自幼家贫,曾以草根为食,自然不会饿死。可臣以为,陛下圣明一时,喜欢 几个侏儒也无妨碍,可不能将他们与身边的勇士一同对待,那样,国家危难之时,勇士们很 难为陛下尽心尽力啊!”

武帝听了这话,不由得为之动情。“好!东方朔,你这一番话,让朕既想着了爱惜勇士 猛将,又不能纵容尤物。所忠!”

“奴才在。”

“传朕旨意:从今日起,伴驾勇武之士,俸禄增加两倍;宫中的侏儒和弄臣,该送出的 送出,留下来的,统统减去一半的俸禄!”

所忠高叫道:“是!从今日起,伴驾勇武之士,俸禄增加两倍;宫中的侏儒和弄臣,该 送出的送出──留下来的,统统减去一半的俸禄!”

武帝看到东方朔还在地下跪着,就把手中的剑插还到卫士腰中,顺手想把他拉起来。

东方朔不起,偏偏还跪在地下。

武帝更加不忍:“怎么,你还不起来,难道你想让朕给你陪个不是才成?”

东方朔只是把头抬起来。“陛下圣恩广大,微臣怎敢不谢?只是臣尚不知,臣东方朔, 是增两倍俸禄呢?还是减一半儿俸禄?”

“这……哈哈哈哈!东方朔,这回,我倒要问问你啦,你说,该增,还是该减呢?”

东方朔很动情地说:“陛下,依臣之本意,和陛下之本意,臣属增禄之列;可依陛下有 时待臣的方法,臣又觉得应该减去一半俸禄。好在您身边的勇士们都能吃得饱一些了,圣上 也不会因此有损圣名,微臣,就是减禄,也是三生有幸。”

武帝激动得泪水盈眶。他上前扶起东方朔,说道:“爱卿,请起。朕深知爱卿之才,天 下无人能比。朕有时与你戏耍,也是你我都有一分爱乐的天性。朕就是身边无一人相伴,也 要把爱卿当作人生知己来对待,怎会把你当作弄臣呢?”

东方朔站起来,与武帝四目相视,热泪盈眶地说:“陛下,臣东方朔生遇明主,当效犬 马之劳,死而后已!”

君臣二人四手紧握,四目对视良久,泪水慢慢从各自眼中涌出。

上林苑中,武帝开始狩猎。东方朔与卫青、公孙敖和杨得意等相从。

公孙敖以大刀砍去荆刺,于草莽中开出一条路来。

众骑飞奔,一群野兽被赶出。武帝张弓搭箭,射中一只野兔,一只猎狗上前,马上叼了 回来 。

一只黑鸟于草丛中惊起,东方朔一剑掠过,将其击中。

卫青纵马追一野猪,将其逼至绝境,下马弃刀,单身搏击,将其擒获。

武帝看到此景,兴奋异常,左手拍卫青之肩,右手伸拇指以示赞许。众人一派欢呼。

这时,一只大狍子从丛林中钻了出来,武帝纵马追赶。众人驱马紧随。

那狍子跑得飞快,武帝纵马在前,眼看快要追上,便又举弓搭箭,射向狍子。那狍子负 伤而逃,跑向丛林荆棘之中,武帝和众人急忙勒马,连杨得意的猎狗也不敢往里钻。

突然,荆棘从中出现一人,身缚小方竹片缀成的“甲衣”,在丛林中穿梭自如地追起狍 子,动作极为矫健,快步如飞。

众人为他的勇猛和矫健而叫好。

不一会儿,那壮士便跟着狍子在荆棘中钻了十多个圈子,最终狍子捉到,在其胸部补上 一刀,将狍子刺死。

他把狍子扛在肩上,穿过荆棘,就要 走开。

杨得意却带着他的两条狗,拦住了去路。

壮士不理,直往前走。两条狗扑上来,扑向壮士两肩。只见他双臂一甩,两条狗被甩到 很远的地上。

武帝和众人看呆了。他情不 自禁地道:“好一个壮士!留住他!”

东方朔和卫青飞马上前,挡住他的去路。

壮士抬起头来。东方朔见他二十多岁,古铜色的脸上长满胡须,一对深邃的眼睛向里凹 着,非常威武。那身“竹甲衣”下,隐约地露出浑身铁疙瘩一样健壮的肌肉。

卫青觉得有点眼熟。未等他说话,东方朔就跳下马来,作了个揖,说道:“壮士,这是 皇上射中的狍子,你要拿走 ,可不大好哟。”

那壮士听说是皇上,急忙跪下,口中叫道:“草民张骞给皇上磕头了! ”

“张骞?”卫青不禁失声。

武帝回过头来,问道:“卫爱卿,你认识他?”

卫青忙答道:“回皇上,微臣年少时在汉中牧羊,曾结识一友,名为飞毛腿张骞。待微 臣问他便知 。”说完便下马,走向壮士。

那壮士不等他问,就一拳打了过来。“卫青兄弟,我可找到你啦!”

卫青高兴地抱住他:“张骞大哥,果然是你!”二人拥抱在一起。

原来这张骞,是卫青少年时的伙伴,两人一块放牛牧羊,摔跤习武,情同手足。那张骞 善跑,有飞毛腿之称。后来卫青随母亲到平阳公主家为奴,二人就失散了。那张骞得知卫青 在皇上身边发达了,便来长安找他,不料在猎场上相见。

东方朔忙向武帝道喜:“皇上,臣东方朔向皇上道喜。”

武帝不解地问:“喜从何来?”

东方朔说道:“皇上,您还记得臣那两车竹简中,第三百六十九块写的内容吗?”

武帝摇摇头。

东方朔背诵道:“当逢其时,可派飞行之士,穿越大漠,结交西域,以断匈奴后路。”

武帝幡然大悟:“对,对!远交近攻, 天下太平!”

东方朔接着说:“皇上,如今飞毛腿自动前来,臣难道不该向陛下道喜吗? ”

武帝大为高兴:“好,好!喜从天降!传朕旨意,命张骞为护驾侍郎,御前行走。”

卫青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东方朔推了他一把:“还愣什么,快领他向皇上谢恩呀!”

卫青忙拉着张骞跪下,向武帝谢恩。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而武帝等人猎意犹浓。

他们来到一个去处,一棵大槐树挡住了去路。此时天色已黑,众人燃起火把。只见树上 刻着几个大字“槐里村。”

这时众人才觉得十分饥饿。于是他们决定进村,觅些食物。卫青走在前头,公孙敖断后, 东方朔则和武帝、杨得意居中。

他们来到一所民房前,卫青上前轻轻敲门。一条黑狗在门内狂吠。

过一会儿,房内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俗女,快把狗给叫住,看看门外有什么!”

狗仍在狂吠。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黑子,别叫啦!”狗停止了 狂吠,房门“吱──”地响起,一位农家妇女走了出来。

火把移向门前。武帝于火光之下,看到了那位妇女,顿时目瞪口呆。他的脑海里浮出母 亲皇太后的形象,眼前的女人,好像和自己的母亲一模一样。

房内又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俗女,没什么就快回来,快把黑子带回来,外边太黑!”

武帝茫然自语:“俗女?”

东方朔看到皇上神色不对,以为他太累了,而这种农家也不会有什么好吃的,于是他拉 了拉皇上的衣角,说道:“陛下!天色已晚,快回吧!”

武帝没有说话,他一勒缰绳,将马调转过头来,然后在马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俗女半掩房门,茫然地看着眼前人马逝去,不知所措。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纵其才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