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纵其才》第07章 捉奸赏奸


第二天早上,东方朔还在睡梦之中,杨得意就前来传旨:皇上要他和卫青、公孙敖、张 骞四个人一道,到建章宫见驾。

“皇上可真有精神。昨天晚上打猎打到半夜,今天还这么早,他就来了精神!以前他可 不是这样啊。”东方朔边起,边嘟囔着。

“东方大人,卫夫人有喜啦。皇上可喜着呢。”杨得意悄悄地对他说。

“有喜就有喜呗,我早就从皇太后那儿知道了。”

“正是太后,她不让皇上再幸卫夫人了,所以吗,皇上就能早起了呗!”

“你也懂这个?”东方朔做了一个怪样,杨得意气得打了他一下。

张骞的到来,使卫青兴奋得一夜都没睡好。他没把张骞往东方朔家里领,因为觉得自己 已经够给东方朔添乱的了,就让张骞住到了公孙敖的家中。他本来想,天亮以后,应该找张 骞好好地叙叙旧。但一听说皇上马上要召见,便急忙找了几件像样的官服,拿过去让张骞换 了。张骞更是觉得,有很多话要问卫青,尤其是想问问卫子夫哪儿去了。可是马上就要进宫, 卫青一边走,一边将宫廷礼仪,向他简单地说了一遍。弄得张骞满肚子话,全憋在心中。

建章宫离未央宫相去不远,但却是后宫人不能随便踏入的地方──汉景帝当年为了打猎 方便,也为了能稍稍远离宫中的烦恼,专门在上林苑中修建此宫。年轻的武帝过去到这里来, 是为了狩猎;而今天他破例地带上卫子夫前来,一是因为卫子夫有了身孕,需要散散心;二 来想让众人看看他的本领: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男人,他从人之子,终于过渡到人之父了!

武帝和卫子夫正在建章宫的高亭子上,观看远处的风景。武帝搂着爱妃那渐渐变粗的腰 枝,脸上透出了说不出的高兴。

就在此时,突听杨得意一声长报:“东方朔、卫青和御前行走张骞叩见皇上!”

武帝转过身来,右手仍揽在卫子夫的腰上。反正都是自己的近臣,武帝从来没什么忌讳。 他用左手一招,想召他们三个人同到亭子上来,共赏这长安景色。

张骞跟着东方朔和卫青走上亭子。他抬起头,突然看到了武帝怀中的卫子夫,面上一阵 惊恐 。

卫子夫一转脸,也看到了张骞。她情不自禁地说:“张骞……你……?”

张骞不知怎么回答是好,腿不禁抖动起来。

卫子夫转过脸去,可她在武帝的怀里发抖。

“爱妃,你怎么了?”武帝急问。

“皇上,贱妾……身有……不适。”说着,卫子夫竟然要昏过去。

“来人!”武帝大叫。

所忠、杨得意和几个宫女一齐快跑过来。宫女们将卫子夫扶了下去。

武帝双目怒视地看着张骞。昨天晚上,他已从卫青口中得知,他们是故旧。可那张骞, 居然和卫子夫这么熟,可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张骞见卫子夫昏了过去,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

此时东方朔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有卫青,心里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张骞和卫子夫两个,小时候老呆在一起,互有爱慕之心。两个小人儿青梅竹马,曾 在深山中悄悄发誓,一个说非你不娶,另一个则非你不嫁。但那时二人毕竟是十来岁的孩子, 懂不了那么多,而卫子夫旁边还有个哥哥卫青,当着保镖。卫青知道他们两个很好,但并没 有把这件事看得那么重,以为他们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所以后来他们分了手,卫青也 就没记着这事,上次在霸陵边上的村子里,他还差点将卫子夫嫁给了东方朔呢!但从今天的 情景看来,这两个当年远不是闹着玩的,连他这个哥哥都被瞒过了。

如今当着皇上,两个人都已失态,怎么为好呢?

当着众人之面,武帝尽力地克制着自己。他的脸憋得通红通红。他没想到,自己最心爱 的爱妃,那个将要给自己添丁生子的爱妃,原来曾经有过意中人。可这能怪她么?不能。那 又是谁,鬼使神差地将这个张骞,弄到了自己的宫中?

他想把张骞赶走,让他滚,滚得越远越好。可他说不出口。他毕竟是个男人,他爱卫子 夫,卫子夫和这个男人,说不定没什么。想到这儿,他镇静了一下,威严地说:

“张骞,你是怎么搞的,怎么惊吓了朕的爱妃?”

“微臣该死,微臣冲撞了贵妃娘娘,请皇上赐罪。”他的话音里充满恐惧。

卫青看到大事不妙,急忙在东方朔耳朵面前嘀咕了几句。

东方朔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咳!这一对情种,怎么会到皇上面前再度相会?

东方朔的脑袋急速地转着,盘算着,眼睛先盯住武帝,又看了看张骞。

“你!……”武帝想发作,又觉得实在难以出口;不发作,心里却憋着气。

“皇上!臣有一件密事,要向皇上奏明。”东方朔终于开了腔。

武帝正想找台阶下,听了这话,忙对卫青、张骞等人喝道:“都给我退下!”

众人刚走,东方朔就“扑通”一声,给武帝跪下。

“东方爱卿,你有什么要事,尽管说来。就我们两个,何必这么讲礼数?”武帝渐渐平 静下来。

“皇上,臣东方朔有陛下难以赦免之罪。”东方朔跪而不起。

“昨天朕要治你的罪,你却说你没罪;后来我们两个说好了,互为知音,你怎么又来请 罪了 ?”武帝不解地说。

“皇上,臣请陛下恕臣和卫青无罪。”

“你和卫青?”

“是”。

“你们两个,一个是朕难以寻觅的知音,一个是朕爱妃的哥哥,你们有什么罪?免!”

“臣代卫青,谢过皇上。”东方朔叩首。

“那你快说,是什么事情?”武帝有点着急。

“皇上,您还记得那天,卫青为窦太主家人所逼,和卫夫人逃出长安的事么?”

“朕知道。是你和公孙敖两个,把他们救回来的。你们有功,何论罪过?”

“可臣犯了大罪。”

“什么大罪?”

“卫青当时怕惹事非,就要把卫夫人嫁给微臣……。”

武帝一急:“你答应啦?”

“臣不敢,臣没答应。”

武帝乐了。“这就对了,你没答应,有什么罪?”

东方朔满是委屈。“臣从卫青处得知,张骞他小的时候和卫夫人在一起,青梅竹马,两 小无猜。可再一见面嘛,总有点……,有点……”

“哈哈哈哈!”武帝大笑起来。“东方朔啊,东方朔,你还说我们两个是知音,难道你 就这么小看朕的器度?”

“皇上,臣不敢。可臣见刚才皇上的架式,张骞他……”

“朕那是为卫夫人着急。她有身孕。朕好不容易才盼来这一天!来,来。”武帝向东方 朔召手,让他走近。

东方朔不知何事,向武帝靠拢。

武帝对着东方朔的耳朵说:“那卫子夫,第一次让朕亲幸时,就知道,她是个冰清玉洁 的女子!你说,朕还怀疑什么?”

“皇上圣明!皇上圣明!”东方朔连连作揖。

“这也叫圣明?东方朔啊东方朔,你是取笑朕呢?还有别的意思?”武帝不以为然。

东方朔也乐了。“皇上,您如此心明如镜,爱护臣子,臣说的是这个圣明。”

武帝以期待的眼光看着东方朔。“东方爱卿,你说,我怎么安排这个张骞好呢?”

“三百六十九”。

“就是你那三百六十九块竹简上说的,可派飞行之士,穿越大漠,结交西域,以断匈奴 后路 ?”武帝说。

“正是。皇上,臣近日得到一个匈奴来降的奇人,他叫堂邑父。这堂邑父懂得西域语言, 随匈奴单于入侵西域大月氏,任翻译。匈奴单于将大月氏国王杀了,还让堂邑父把大月氏国 王的头颅,制成溺器。堂邑父觉得太残忍,就借故推脱,不料被匈奴单于痛打一顿。那堂邑 父难受其辱,便降了我大汉。”

武帝气愤地说:“好!匈奴单于暴虐成性,四面出击。我大汉要复高祖白登之辱,必须 与西域诸国联合,远交近攻!”

“臣以为,让张骞为汉使,持节出境;堂邑父为副使,还能帮张骞通西域文字和语言。 陛下,您以为如何?”东方朔说。

“好!”武帝和东方朔击了一掌,“东方爱卿,传朕旨意,立即封张骞为郎官,再给他 好马二十匹,随从十五人,丝绸两千匹,黄金白银各二万两,即日出使西域!”

虽然打发了张骞和堂邑父,让他们两个踏上大漠之旅,武帝还是在卧榻上躺着,一句话 不说,有点愁眉不展。

所忠与杨得意呆在一旁,同样是一筹莫展。

所忠把杨得意叫到一旁,以长者的身分开始问询:“每次皇上出去打猎,回来后都特别 高兴。昨天猎到的东西也够多的,怎么回来倒有了心事呢?”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一路高兴得很,只是回来时候啊,有条黑狗对着皇上叫, 从那时起,皇上就有心事了。”

“那你怎么不早对我说啊?”

杨得意显然有些委屈:“昨晚上我离皇上很远,天黑了,又看不见。咦,东方朔离皇上 近,他应该心里有点数。”

所忠好像找到了救星:“那快去请他来,给皇上解解闷啊?!”

杨得意正想溜得远一些,何况是去找东方朔呢。

所忠早在景帝当太子时,就进了宫中。因他办事周密、说话谨慎,景帝将他视为心腹。 后来王美人被召进宫,景帝总觉得王美人太弱,在宫中的纠纷中会受欺辱,于是将所忠派到 王美人身边。景帝的宠妃栗夫人和薄皇后争夺皇后之位,王美人以自己的贤淑和谦让,再加 上她生了一个让景帝十分喜爱的小刘彻,因而成了坐收渔利之人。其中,所忠献出了许多计 策,在关键时刻也曾为王皇后出生入死。因此,王皇后将他作为心腹,有时甚至将他视作哥 哥般的亲人。刘彻立为太子后,所忠主管太子东宫;刘彻登基为帝,所忠就是随行发布政令 的秉笔太监兼中书令。可以说,皇上心中的事,所忠一眼就能猜出个十之八九。可那天,他 打猎回来就住进建章宫;今天,退了朝还是到建章宫呆着,这就让所忠有点着摸不透。

“皇上,您有心事,能让老奴知道一点,为您分担一点吗?”所忠终于忍不住了。

武帝看了他一眼,知道所忠是母亲最信赖的人,自己没有必要瞒着他。“所忠,你说怪 不怪,我那天晚上看见一个人,和圣母皇太后像一个人似的,看到她,就像小时候见到我母 亲一样。”

所忠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天下会有这样的巧事情。这是皇太后埋在心中二十多年的秘 密。十年前,刚刚搞倒薄皇后的栗夫人就曾经向景帝揭露,说王美人不是处女之身,她在进 宫前曾嫁给一个姓金的男人,并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心狠手辣的栗夫人还暗地里派人到槐里, 打听到了金氏的下落,将金氏骗进长安来认亲。是所忠探听到了这个危及性命的消息,并与 王美人一道,经过周密策划,与长公主──也就是今天的窦太主结了秦晋之好,让刘彻以 “金屋藏娇”的故事打动景帝的心,同意他与长出五岁的阿娇订婚;然后由长公主出面,收 拾了那个金氏,使王美人躲过了天大的劫难,同时让景帝更疏远栗夫人,最终改立太子,渐 渐有了小刘彻的今天。如今,武帝自己竟然撞见了那个金氏之女,莫非是天意?

想到这儿,所忠说:“皇上,奴才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但讲无妨。”

“皇上,您还记得吗?您九岁时,先帝后宫有人想加害于皇太后和您,就传说皇太后在 民间曾生有一女。”

武帝隐约地知道此事,但母亲从来没给自己说过,他只是从母亲当年焦虑的状态中,从 母亲与所忠的秘密谈话中偷偷听来了一点;同时从长公主对母亲的要挟中感觉到了此事,自 己又从阿娇的专横中感悟到了此事。所以,当他那天见到那酷似母亲的女人时,所有这些感 悟到的事情集中到了一起。他认定,那是自己的姐姐,是母亲始终不能摆脱的忧伤之源。得 到了所忠的印证,他的眉头舒展了一些。他以期待的目光,期望所忠继续说下去。

所忠简单地往下述说:“反正,那个时候,皇太后整日茶饭不思的。幸而,栗姬得罪了 太皇太后和窦太主,皇太后和窦太主两人联起手来,这事也就给平息了。当时,老奴真为您 和皇太后担心哪。”

武帝深知皇太后和窦太主“两个联起手来,”的实际内容,那就是他与阿娇的婚姻。自 己与阿娇的接近,成了保全母亲和自己的关键。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对忍辱负重拉扯自己的 母亲更为敬重,而对窦太主和阿娇更为反感,以为她们是乘人之危,强加于人。当然,她们 确实帮了母亲和自己的大忙呢。

想到这里,武帝嘴里还是溜出一句:“这么说,这事是真的?”

“皇上,真的又能怎么样?太皇太后如今还在,窦太主又因您和皇后的事,到处找茬儿, 别想她啦。”

武帝无言以对。可母亲那忧郁的神情,昨晚那女人的容貌,又一一在眼前晃过。

“这……咳!”

“都是老奴多嘴,皇上,您想想别的吧!”

想别的?那不行!他不是那种能将母亲的痛苦置之不顾的人,同时也是个凡事都要弄清 楚的人!

东方朔走了进来,后边跟着杨得意。

东方朔得知皇上还是寝食不安,自己心里倒能理解。皇上也是人嘛,爱妃曾有旧情人, 虽然那情人被打发走了,郁闷几天,也很正常。所以,他不当回事地和杨得意一块走了进来。

武帝一见东方朔,心情顿时有所好转。他说:“东方爱卿,你来得正好,朕有一事请教。”

“皇上,折杀微臣了,臣东方朔洗耳恭听。”

武帝向杨得意看了一眼:“得意,你回避一下。”杨得意心里可不舒服:刚才皇上还皱 着眉呢,怎么一见东方朔就高兴了?这还不算,还要让我出去。这算怎么回事嘛。尽管不情 愿,他还是知趣地离开了。

“皇上,飞毛腿走了,你还记着他?”

“去你的!东方朔,再说这个,朕就对你不客气!”

“那皇上您说,什么事?”

武帝见杨得意走远了,才放心地说:“东方爱卿,朕问你,要是你有一个你并不知道的 姐姐,被你突然发现了,可你母亲又碍于其它的事,不愿提起她,你会怎么办?”

东方朔先是一惊,然后他转了转眼珠,想到了那天晚上在槐里村里见到一个女人的事, 心里明白了一二。可他要装糊涂,看看皇上的葫芦里装着什么药。他不解地说:“臣东方朔 有个姐姐?天哪!人都说,臣的嫂嫂像姐姐一样待我好。要是微臣有个姐姐,我就是官都不 要了,也要把她找到!”

“好!东方爱卿,这才是正人君子!”

“可臣,没有姐姐啊。”

武帝开门见山:“那朕问你,朕现在就有这样一个姐姐,你说,朕该不该去看呢?”

东方朔并不能确信武帝就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他继续装傻:“皇上,平阳公主住得很近, 如果皇上您想召见,臣这就去……”

“不,我这个姐姐,和我不是一个父亲,她如今在民间。”

东方朔睁大了眼睛:“陛下,您开玩笑吧?臣不敢相信。”

“朕要你相信!”

东方朔脑海中浮出了昨晚的景象,但他的心头似乎还觉得有些山一样的东西压在头上, 也是压在武帝的身上。他点了点头:“让臣想一想。”

武帝兴奋地说:“东方爱卿,你是最聪明的人,该明白我的意思。那天晚上那个妇人, 肯定是我姐姐。可圣母皇太后,为了我的前程,从来不提此事。我知道,她的心中始终有 一块病,也许就是不能找回我姐姐。朕今日贵为天子,难道也不能为母亲了却心头大事吗?”

东方朔见武帝直截了当,心中倒也痛快,他为皇上对自己如此信任而感动。他不能吞 吞吐吐,有负皇上之意。他也直截了当地说:“陛下,如果是臣,臣会不顾一切,找回她 来。可陛下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难道我就该置同母所生的骨肉亲情于不顾?”

“臣以为不该。”

“那我就该让母亲忍受看不到女儿的痛苦?”

“臣以为也不该。”

武帝振振有词:“那我马上就去接回姐姐,与母亲团圆。”

“臣以为还是不该。”

武帝惊奇了:“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臣以为,陛下,你该想一想。”

“还要想什么?”

东方朔慢慢地说:“太皇太后虽说身体不好,但她毕竟健在,丞相和许多大臣可都是她 安排的。”

武帝有些激动:“太皇太后干政太多,我早就受够啦!何况她现在,身体和精神头都大 不如以前呢。”

东方朔却很沉着:“那窦太主精神头可足啦,她最会揭人家的短,何况,她还是您的岳 母哪 。”

“你是说窦太主?她又怎么样?她的短也多的是!”

“臣以为还是不该。”

武帝停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就是要接回姐姐,让她马上与母亲团圆。”

东方朔又提出新的问题:“臣还担心,董仲舒和公孙弘等人,动不动就以儒家礼仪限制 皇上,他们会说三道四,影响陛下的威严啊。”

武帝不假思索地说:“你以为我真的拿他们当一道菜?醋一般的酸!他们那套礼仪,如 果连骨肉团圆都要受限制,那简直是腐朽透顶!”

东方朔还是摇头:“陛下,臣知道,这些你都可以不顾。可是,皇太后她,正是为了您 的威严,才割舍骨肉之情的啊。”

武帝义正词严:“正因为母后为我割舍得太多,我才想让她去掉心病啊!”

东方朔这时才点头称道。“好!陛下,臣东方朔这才知道,您是个真正仁爱的圣君。臣 愿为陛下献策,使皇太后骨肉团圆!”

东方朔把嘴巴凑到武帝的耳朵上,轻声说了几句话。武帝听了,喜形于色,望了所忠一 眼。所忠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靠着门,好像睡着了。

能到东方朔家中来做客,这是韩嫣最为高兴的事情。

自从陪伴太子读书时开始,韩嫣就认定自己当是大富大贵的人物,许多王侯将相都没放 到眼里。那时他并不认真读书,只是潜心练习一件事:打弹子。他手中有周亚夫给的一把铁 弹弓,他爱到河边拣一些滚圆滚圆的鹅卵石,先是对着树干打,后又对着树枝打,再对着树 叶打,最后他对着楝树上的楝枣儿打。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居然练到了百发百中的地步。几 十尺开外,指哪儿打哪;高飞于空中的鸟儿,只要他一抬手,准被打中脑袋。在太子宫中, 韩嫣少不了受到赏赐,他把那些玉做的、银子做的、绸缎等物,统统换成了金子,然后找一 个金匠,全部打成圆圆的弹子,用作自己打鸟专用。于是被长安城中的少年们称作“金弹子”, 每当他独自出城,就有许多恶少前呼后拥,盼着他亮弓发弹。一旦他的金弹子发出,恶少们 就争着去拣猎物,为的是去捡那个金弹子。不料此事被周亚夫知道了,这个素以带兵肃谨、 对下属看管严厉而闻名的大将军十分震怒,叫来这个小东西,狠狠揍了一顿屁股,并将他的 弹弓收回,将金弹子全部换成钱物,赏赐给了下属家境贫寒的兵士,并不许韩嫣再沾周家的 大门,韩嫣为此愤愤不平。太子登基前夕,周亚夫无故暴病身亡,许多人怀疑是韩嫣下的毒 药。为此,皇太后以他人已长大、不宜入宫为由,对他与武帝的来往严加防犯。尤其禁止他 与武帝一道出猎,以防不测。可这韩嫣,为了接近皇上,居然把自己做男人的命根子割掉了, 以求武帝让他呆在宫中;又向后宫伎人学习歌舞,不时地向皇上献媚。殊不知这么一割,让 过去那些羡慕他、欣赏他的人顿生反感,加之他的金弹子不复存在,竟然没有人搭理他了。 幸而他在武帝与阿娇和卫子夫的事情上得到个“协调使”的身份,勉强在宫中保留了一席之 地,又因他与那珠宝商的儿子董偃熟悉,在窦太主与董偃之间做了一件穿针引线的事,日子 才又好过起来。前些天,窦太主为了感谢他的牵线之劳,竟然将那把弹弓给找了回来。

可是,那种被人看不起的孤独感,时时让韩嫣苦恼异常。如今东方朔请他到家喝酒,使 他一时高兴得忘乎所以,于是端起酒杯便开怀畅饮起来,闲了多时的嘴巴也如放开的闸门, 滔滔不绝地吹嘘了起来。

东方朔并不急于进入正题,只是劝韩嫣饮酒。一个美妙的女子在一旁斟酒,韩嫣目不转 睛地看着那女子。

“韩大人,本来我以为,只有我东方朔才这么俗不可耐,贪爱美色。想不到你韩大人做 了那个,见到美女也还心动?”

韩嫣笑了。“东方大人,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韩嫣为了侍候皇上,甘愿不做男人, 可是见到美妙的女人,美妙的事儿,还要动心呢。”

东方朔煞有介事地问:“人们都知道,英雄好美女,女人爱伟男;如今看来,仅这还不 够。”

“此话怎讲?”

“还要加上两句:女人也好美女,俏男更思伟男。你说,对不?”东方朔眼睛直直地看 着他。

“好!说得好!”韩嫣喝了一大口酒。“既然东方大人看得起我,韩嫣也就实不相瞒。 韩嫣生为男人,至今见到美妙的女子心就痒痒。可我自幼和皇上在一起,对皇上却是从骨子 里头爱慕,让我离开他,就等于要我的命。把那话儿弄掉后,我见到美妙的女人就怜爱,见 到俊伟的男人也心仪,人间的娇美和壮美我都能享受,这里的乐趣,一般人可是领略不到的。 那些俗人只顾嘲笑于我,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韩大人一生当作两生过,赏心乐事比谁都多 呢 !”

韩嫣说得洋洋得意。东方给他又满上酒,趁热打铁:“韩大人,有一件事,我却不太明 白。”

“嗨!这长安城中的事,还有瞒得了你东方朔的?”

东方朔低下嗓子:“韩大人,听人家说,你都神了,窦太主年过五十,你还是给她找了 个相好,听说还是个二十多岁的棒小伙子?”

韩嫣用迷迷糊糊的眼睛瞅着东方朔:“这个……东方大人,窦太主的事,我可不知。”

“我说也是嘛。这样的事,除了我东方朔能做到,别人没有这个本事。”

韩嫣本以为他会接着问下去,没料到他却会这么说。一股酒劲冲上来,他觉得东方朔在 小瞧自己。“什么?只有你东方朔有这样的能耐,我韩嫣就办不到?”

“是啊。韩嫣,这类事儿,你还要拜我为师,多学几天。”

韩嫣沉不住气了。“东方朔,你也太狂了。我跟皇上一块玩的时候,你还在山东老家里 呆着呢!凭什么我就办不来这种事?”

东方朔从身边取出十根金条,这是武帝昨天给他的。“我就是不信。咱俩打个赌。你要 真能办成这种事啊,我送你十条黄金,做金弹子用!”

韩嫣一听有十根金条做金弹子,眼睛都睁圆了:“好!怎么验证?”

“眼见为实。我亲眼看到了,这十根金条就归你。如若这事是假的,你可要反过来,给 我十根金条。”

韩嫣以手猛击一下东方朔的手:“一言为定!今天晚上,我就带你去一个地方。不过, 可不能带别人噢?”

东方朔反击韩嫣一掌:“一言为定!”

长安东郊十余里,渭水边上,有一片房子,左望郦山,右屏终南,环境优美。这就是景 帝赐给姐姐窦太主的别墅之一。

窦太主虽然年过五十,可看上去,却是四十多岁的样子。平日唇红齿白,细心保养自不 用说;那颗不安分的心,好像愈来愈年轻,一般二般之人无法比拟。她常常自叹自己是个女 流,如果是男的,不仅这汉家江山不是她弟弟的,可能天下的美人儿,也都会更多地被宠幸。 她为自己的弟弟选送了许多美女,包括今天的王皇后,都是被她先相中的,然后才让景帝去 品尝。论美色,她未必天下第一,但若论才干,她却坚信天下女人中再无二人。美色与才干, 二者相加,那她长公主天下独步,哪个皇后皇太后皇贵妃能和自己相提并论?

更让她不能安分的是,她在欲望方面也得到皇家的嫡传,远非其他女人可比。年轻的时 候,那个人高马大的驸马公陈午曾让她觉得还差强人意,但他毕竟比自己大了十多岁,进入 六十岁后,真真的“强弩之末,势难穿鲁缟也”──一经交合,便要重病多日不起,让她十 分沮丧。真是老天有眼,通过韩嫣,她得到了个大珠宝。这英俊高大的男儿不仅有副好身板, 有副好面孔,还有一张巧嘴皮,更有让她消受不尽的持续力,自从和他在一起,窦太主便觉 得青春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上。镜子里,她的面色红润起来;走路时,她的脚步轻盈起来, 腰肢也自动地摇摆了起来。于是,她不再和陈午纠缠,也不和他生气;她不再多管武帝和阿 娇的事,只有女儿求救时,才出面应付。她把美好的时光留给了自己,还有那个二十来岁的 如意郎君,于是这渭水边上的别墅便成了她的长乐宫,至于她丈夫陈午的病情,也懒得过问 了 。

这天晚上,天还未黑,窦太主便与董偃在案边炕前,卿卿我我起来。殊不知,窗前,已 有两个黑影出现。不用说,那是东方朔和韩嫣。

“我的宝贝儿,你别再去卖珠宝了,你就是我最好的宝贝。”

“太主,我真的没想到,你看上去,简直和少女一样美丽;在一起,又和新婚之人一样 棒。”

窦太主发嗲:“还不是你给挑起的。我家那死鬼,让我守了多年活寡,我早就受够了。”

董偃有点吃惊,转而又露出媚笑:“照你这么说,他早已受不了你的威力,撑不下去了, 才病倒在床上?”

窦太主脸上露出点难为情。她用手抚摸着董偃的脸:“不能说没这个原因吧。别说这些 了,再来一次吧,宝贝儿,我又要急坏了。”

董偃有点害怕:“时间太久了,我怕被人发现。”

窦太主不以为然:“被人发现才好呢!等我家那病秧子死了,我就奏明了皇上,正式娶 了你 。”

董偃大吃一惊。“你要娶我?”

窦太主自信得很:“男人能娶女人,女人就为什么不能娶男人?还不是一样?老娘当年 嫁给陈午,说是他娶我,实际上还不是我娶他?如果他先故去,我和你们男人一样,再娶一 个年轻的,恐怕也是天经地义的呢!”

董偃吃惊之余,也有些无奈。可他没有选择,只好应承着说:“太主,要是真能那样的 话,小的宁愿嫁给您!”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愿意!我担心的,只是我的女儿,如今她是皇后,我怕她的 面子上不好看。要不然,陈午一死,我就向皇上奏明了,公开的和你做夫妻。”

董偃不知所措地被窦太主推上了床。

突然,“当”的一声,房门被踹开,武帝和杨得意进来了。

窦太主和董偃惊惶失措,急忙翻滚下床,磕头如捣蒜,求皇上饶命。

武帝若无其事地坐下,轻描淡写地说:“怎么了?起来,都起来!”

窦太主此时忘记了自己是皇上的岳母,不知所措地回话道:“请皇上饶……饶恕姑母之 过,本,本太主方敢起来。”

武帝讽刺地说:“你不仅是我的姑妈,你还是我的岳母呢,有什么可怕的?起来吧!”

窦太主仍仆在地下:“本太主请求皇上饶过董偃,这件事,不是他的错。”

“哈哈哈哈!”武帝大笑起来:“不是他的错,难道你就有错?起来,起来!朕知道, 你们谁都没错,谁也没有罪过。快赐坐!”

二人慢慢地爬起来,窦太主小心翼翼地坐在床上,董偃颤颤栗栗地站立她的身旁。二人 都以为他们的耳朵听错了,起来以后依然惴惴不安。

武帝从容地说道:“姑妈,岳母,都是小婿考虑不周,姑父病得很久了,朕就没能想起 来,该让您开心。”

窦太主将头埋在枕头里,直想从这儿钻到地下。好一会儿,才嗡嗡地回答:“请皇上不 要取笑,本太主知错。”

武帝豁达地说:“这有什么错?人之常情!都说岳母的眼界高,如今朕来看看……咦, 啧啧啧,还真是个美男子。朕想私自找个相好的,还没这个自由呢!你说是吗?姑妈?”

窦太主此时面上通红,但又不能不答应:“皇上为九五之尊,三宫六院,随意幸临,没 人能够阻拦。”

武帝不禁奇了:“姑妈说的是实话?”

窦太主抬起头来,诚恳地说:“本太主和女儿阿娇,过去实有对不住皇上之处,请皇上 恕罪。”

武帝一听这话,眼睛放出了异样的光芒,心想,难得你今天如此开通!他嘴里说着: “何罪之有嘛!”随后手却向窗外一招:“东方朔,进来,快进来!”

东方朔在窗外听见叫声,一面答应,一面转过脸来找韩嫣,不料韩嫣早溜了。于是他自 言自语地说:“咳!你跑了。我这十根金条给谁啊!”

武帝仍在大叫:“东方朔,快进来!听到没有!?”

“臣在。只是我这金条?”

“正好,朕正准备赏赐这个美男子,未来的新姑丈呢!来,董偃,你和姑妈刚才的贴心 话,我都听到了。难得你们一片真情。一个要娶,一个要嫁,朕要是再不恩准,不就有失仁 孝之规了么?好!朕就先准了你们的事!不过,先让他做你的车夫。等到老姑丈一撒手,你 们就马上成亲!这十两黄金,先当朕和东方朔的贺礼。明天一大早,姑妈您就带着他到钟粹 宫见驾,朕要亲自册封他为待卫,还有更多的赏赐!”

窦太主伏在地上,可又不能谢拜,尴尬了好一会儿,才说:“皇上,本太主不想这样… …。”

武帝却不容她回绝:“哎哟姑妈,您还害什么羞?您是奉旨行事,看谁敢讥笑?就这么 定啦!来!回宫!”

钟粹宫内,阿娇到处寻找着汉武帝。她找了半天,不见武帝的影子,自己又觉得面子上 过不去,于是对着宫女们发起了牢骚:“哼!皇上昨晚又是一夜未归,胆子愈来愈大。你们 有谁见到皇上了?”

众宫女及宦官面面相觑,无人敢答。

“哼!你们都跟死了一样,等我找到皇上,再跟你们算账!”

这时,门外传来车马之声。阿娇以为是武帝回来了,讥讽地说:“哟!大驾回宫啦?你 还记得我是皇后吗?”

窦太主的车刚到门前,她手挽董偃,正要柔情蜜意地走进宫中。一听女儿的声音,她不 由得停下了脚步。

阿娇却是一掀门帘:“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新人的味道怎么样?”

窦太主看见了女儿,不禁惊惶失措,竟然连放在董偃手中的手也没拿出来。

阿娇也怔住了:“妈?你怎么来了?这是谁?”

窦太主慌乱地把手甩开:“是皇上召我来的啊?这,这是帮我驾车的董郎。来,董郎, 快,见过皇后娘娘!”

阿娇看出了他们的亲密劲儿,满脸的不高兴:“哼!妈,你都快六十岁啦,怎么还这么 胡来?我爹还没死呢,你就找了个小白脸!我的脸,也让你给丢尽了!”

窦太主被她这一席话说得无地自容,却又想在众宫女和宦官面前换回面子。“你!你这 是什么话?这是妈的车夫,皇上召他进宫,是要封赏他!”

“皇上要封赏你的车夫?他倒会关心你呢!难道你就不能等我爹死后,再寻欢作乐吗? ”她的话说得如此直率,竟让那些宫女和宦官们脸上挂不住了,一个个躲的躲,藏的藏,转 眼功夫,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窦太主见人都走光了,也就无所顾忌。她索性直话直说:“你以为你妈是谁?你妈也是 人!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难道妈就该一个人,一年到头守着空房吗?”

阿娇气得柳眉倒竖:“你不懂得自重,我这张脸往哪儿放?”

窦太主也针锋相对:“什么?你的脸?没有妈,还有你这张脸?你还不如皇上懂我心情 呢,他昨天就认可了董郎和我的事,还说,将来要正式册封呢!就让你气吧!”

阿娇见母亲没有丝毫悔过之意,急得哭了起来:“妈,你好糊涂啊!皇上整夜地不到我 宫中来,准是又和那个姓卫的骚狐狸在一起呢!你这么不自重,还怎么有嘴去说皇上啊。这 下子让我怎么办啊?天哪!”她哭天抢地,大闹起来。

窦太主此时才明白皇上的一番好心,用在何处。

窦太主和阿娇哪里知道,武帝让她们母女出丑,并不是专为一个卫子夫!

三天之后,正当京城的人们纷纷议论窦太主的风流韵事时,武帝于晚上来到昭阳宫,参 见母亲皇太后。

皇太后觉得儿子晚上到来,有点突然,她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于是急忙问道:“彻儿, 你有什么急事?”

武帝微笑着说:“母亲,请你放宽心吧,儿不是孩子啦。”

皇太后这才放下心来。“儿啊,为娘进宫二十多年啦,没有一天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 冰。过去是处心积虑,保护你的安全,可如今,你父皇归天已经数载,你还不能亲政,为娘 心头沉着哪!”

武帝不紧不慢地说:“母亲,孩儿谨从母命,朝政都交给了丞相去办,自己打打猎,读 读书,心里宽着呢。”

“这,为娘心里就踏实了。现在,谁守在你身边?”

武帝简单地说:“有所忠,东方朔,杨得意,还有韩嫣。”

皇太后看了他一眼,说:“所忠是忠臣,不用说啦。那东方朔,可是千古难得的人才, 有了他,你有难,大都能化险为夷的。不过,你要尊重他,不能把他和杨得意一样看待。”

武帝恭顺地:“儿臣遵旨。”

“可是,那个小嫣子,为了伴着你,自己连男人都不当了,这样的人,心太鬼,不能信 任。”

“儿臣明白。”武帝略作停顿,接着说:“母亲,您恐怕还有心事吧。”

皇太后笑了。“娘的心,全在你身上。除了你,娘还能想什么?”

武帝悄悄地说:“母亲,儿教东方朔请来一人,为娘解闷,不知娘高兴不?”

皇太后警觉起来,宫中已盛传窦太主与美少年的事,难道儿子他敢于……?不行!于是 她严厉地问:“谁?”

武帝一招手,东方朔领上一顶轿子。

皇太后疑惑不解,脸上装出笑容:“东方朔,你要给我变魔术吗?”

东方朔马上向皇太后跪下,说:“启禀太后,臣不会魔术,只是奉皇上之命,请来一位 纯朴善良之人,让太后一解二十余年心头之痛。”

皇太后瞅了一眼武帝,嗔怪道:“胡说,我有什么心头之痛?”

东方朔掀开轿子,改穿上华丽服装的俗女走了出来,走向皇太后,两眼泪水如珠。

俗女走到太后面前,扑通一跪,大叫:“母亲!我是俗儿啊!”

皇太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无疑虑地看了儿子一眼,武帝给了母亲一个鼓励而充 满激情的眼神。

太后用手抹了一下额头,叫道:“俗儿?你是俗儿?”边说,边走上来,抱住俗女,掀 开她的耳朵后的头发,果然,她看到那儿有块胎记。

皇太后失声痛哭:“我可怜的俗儿啊,二十三年啦,为娘想你想得心痛啊!”

俗女更是边哭边叫:“娘亲,亲娘啊,女儿三岁以后就不知娘去了哪里,爹爹在我十五 岁那年,也是一去不回啦。”

皇太后一怔,马上又平静下来,接着问道:“孩儿,太苦你了!你一个人,怎么过来的?” “女儿独自一个,是小舅把我养大的,可小舅从来都说不知道娘亲哪里去了的!”

皇太后:“你小舅?你还有个小舅舅?他在哪里?”

武帝接过话来:“启禀母亲,儿臣已让东方朔打听清楚,舅舅田鼢还有一个不是我外婆生的 兄弟,叫田胜,他在我外婆死后,一直在槐里小镇种田,照看着姐姐,直到把她嫁出去,成 了家。……”

俗女还在哭诉:“娘亲,亲娘!小舅待我像亲爹一样。他今天,也被东方大人请来了, 就在外边啊!”

皇太后止住了泪水,怪罪道:“这田鼢,他有了官当,却从来不讲他还有个弟弟的事!”

武帝怕母亲生怒,就说道:“母亲,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该高兴才对啊!”

皇太后泪水纵横。“是的,娘高兴,娘高兴!”她满面忧伤地望着俗女。“彻儿,你们 都下去吧,娘想你姐姐,我们要多说说话。这事还有人知道么?”

武帝回答道:“不管谁知道了,儿也要让您和姐姐永远呆在一起!”

太后点了点头,和女儿互相抱着,又痛哭成一团。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纵其才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