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纵其才》第13章 丞相与大帅


清晨,太阳还在微熹中孕育着。

承明殿内,早有二人率先来到。他们分别得到武帝和太后的诏命,提前上朝,商议要事。 这二人,便是汲黯与公孙弘。

两个人都是武帝即位时应召而来的贤良,如今一个在御史大夫手下做大中大夫,一个是 郎中令,都是朝中重臣。

汲黯看到公孙弘比自己到得还早,就说:“公孙大人,早啊?”

公孙弘乐了:“汲大人,你不是也来了吗?”

汲黯直言不讳:“公孙大人,听说太后派所忠到你府上去啦?”

“是啊,听说太后也派东方朔到您府上去啦?”

汲黯点点头,“是的,是的。”

“那,大人对丞相的人选已考虑周全了?”公孙弘先发制人。

“在下已是胸有成竹。”

公孙弘则学着他的腔调:“呵,是的,汲大人,我也是成竹在胸。”

汲黯来个竹筒倒豆子:“我胸中的竹子,可是窦婴作丞相。”

公孙弘没想到他在此亮出底牌,忙说:“窦丞相?啊,对,对,窦丞相就是我胸中的竹 子。”

汲黯见他随声附和,便紧跟着敲上一槌:“公孙大人,此话当真?”

公孙弘有点口吃:“呵……,汲大人,君子……无戏言。”

汲黯来个寻根问底:“那前几天,你还说,你的老师董仲舒是最佳的丞相人选哪。”

公孙弘笑了。“汲大人,此一时,彼一时嘛。”

汲黯单刀直入:“那,皇太后的一百两金子……”

公孙弘急忙打断话茬:“呵,皇太后……岂止只有一百两黄金?一千两,一万两也有的 是啊 。”

汲黯乐了,哈哈大笑。

这时,司马相如和灌夫二人也来到承明殿中。

公孙弘忙上来打招呼:“啊,司马学士,你也来啦?”

司马相如回答道:“臣奉皇太后之命,早一点上朝。”

汲黯则问灌夫:“灌将军,你怎么来了?”

灌夫不以为然地说:“老臣应皇上之召,来凑凑热闹。”

四人面面而觑,大家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只听一声召唤:“宣早到朝上的几位大臣上 殿! ”

原来是东方朔的声音。

他们急忙整理衣冠,走向未央宫的正殿。

大殿之上,武帝已端坐中间,后边侍候的不是所忠,而是东方朔。几位被召见的大臣, 行跪见之礼后,分别被赐坐于左右。

一旁的宣室之内,所忠领着皇太后入座。太后让所忠把门半开着。

武帝打量他们一眼,说道:“众位爱卿,太皇太后丧事已毕,这朝中的大事,也该定了。 朕曾命窦婴和田鼢二人,代理丞相之职。今天召诸位爱卿早点前来,要请你们各抒已见,看 看他们谁当丞相,最为合适?”

灌夫是个急性子,急忙站起来说,“陛下,臣在先帝时,曾随魏其侯窦婴出兵平定七国 之乱。窦婴文有文韬,武有武略,为扫平七国乱贼,立下汗马功劳。那时,就连大将军周亚 夫都说,他只是带兵安营之材,而窦婴,才是安邦治国的丞相之材啊。”

皇太后在宣室内,皱了皱眉头。她没想到,由这个人先说了有利于窦婴的话。

司马相如则接过话来。“陛下,臣以为,田鼢田大人,在陛下刚即位时,即为太尉之职, 也是位至三公。如今太皇太后的丧事,田大人为寝陵使,大事小事,安排得井井有条,老臣 新吏,人人称道。臣以为,田大人为丞相,更为合适。”

东方朔向裤档附近摸了摸,好像有虱子咬人。司马相如马上红了脸,而武帝和众人却大 笑起来。

宣室内的皇太后不知外面在笑什么,她点了点头,向所忠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这一 百两黄金,没有白花啊。所忠点头称是。

这时汲黯说话了。“陛下,臣以为,丞相之职,非窦婴不可。田大人既然治丧有功,作 为皇陵统管,倒是挺合适的呢。”

皇太后在宣室内,紧皱起眉头。她小声道:“这东方朔,真的没说服他?”所忠转过脸 去,哭丧着脸,摇了摇头。

武帝不表态,转过脸来问公孙弘:“那公孙爱卿,你的看法如何啊?”

公孙弘慢吞吞地说:“陛下,臣以为,这丞相嘛,本来就该皇上您定的事,要我们这些 当臣子的说,真是太难了。”

“朕今天要你来,就是要你说个明白。”

公孙弘躲不过了,便说:“臣以为,窦婴做过丞相,可他却被太皇太后,也就是他的姑 母,给免了。这个嘛,就说明,当年太皇太后也以为窦婴做丞相不太合适。可田鼢田大人, 要做丞相嘛,臣以为,只要是太后的旨意,也是皇上您的旨意,也就是臣的意思。”

武帝一针见血:“那你是说,田鼢当丞相,挺合适喽?”

公孙弘忙说:“皇上圣明!皇上圣明!皇上说田鼢行,臣以为他就行!”他把责任还是 推到了皇上的身上,他只担个附合的角色。

对这种回答,武帝说不出什么来,而宣室中的皇太后,面上却露出了微笑。

汲黯向公孙弘投去鄙夷的目光。公孙弘低下头来,装作没有看见。

武帝这时把脸转向东方朔。“东方爱卿,该听你的啦?”

东方朔走到皇上面前,略鞠一躬:“陛下,臣刚才听了四位大人之言,两个说窦婴行, 两个说田大人行。是不是臣再说谁行,谁就行了呢?”

武帝想都不想,说:“对,对,东方爱卿,你说谁行,谁就行。”

下面的几位大臣有点惊讶,怎么给东方朔这么大的面子?宣室中的皇太后倒是警觉起来。

东方朔笑着说:“陛下!臣以为,这丞相之职嘛,窦婴现在行,田鼢将来行。”

武帝装傻:“爱卿,此话怎讲?”

“陛下!我汉朝自高祖时,就有定制,凡为丞相者,必先封侯。窦婴在平定七国之乱中, 立了大功,被封为魏其侯,要他当丞相,不违祖制。可是田大人他,未能赶上打仗,至今不 是侯爷。不论是世袭的侯爵,还是新封的侯爵,总而言之,不封侯不能做丞相,难道陛下您 忘了?”

宣室中的皇太后大吃一惊,她瞪了所忠一眼。所忠也是现在才想到此事,他觉得自己有 点失职,没能将这个规矩告诉皇太后。只听皇上又说话了。

“咳!亏你提醒朕,不然,朕差一点违了祖宗的制度!田鼢治丧有能耐,可不是大功, 离封侯还差得远呢!”

东方朔紧接着说:“陛下,臣以为眼下最要紧的事,不是谁为丞相,而是边关大事。近 来,匈奴屡屡犯我边境,边塞烽火频传。陛下,何不在此时,让田大人立一大功,以取得封 侯,然后不就有了当丞相的资格?”

武帝频频点头:“对!对!传朕旨意,叫窦婴和田鼢,就讨伐匈奴之事,各写一份奏折。 能够胜任者,朕即封他为武安侯,然后领丞相之职!”

东方朔:“臣遵旨!”

宣室之内,皇太后双眉紧锁。她对所忠说:“快宣田鼢来见我。”说完离座而去。

大殿中,汲黯高兴得朝东方朔伸了伸拇指,却向公孙弘伸出小指。东方朔吐了吐舌头, 大家都笑了。

突然,所忠从宣室中走了过来,转向东方朔说:“皇太后懿旨,请东方大人到昭阳宫去。”

众人顿时肃静下来,这回汲黯,学着东方朔的样子,伸了伸舌头。

昭阳宫中,皇太后一肚子的气,一古脑地往田鼢身上撒。

“你还要当丞相,连当丞相的规矩都没弄懂,还让我舍上脸给你争。你想想看,我朝从 高祖至今,哪一个不是先封侯,后拜相的?”

田鼢忙从座中站起来,一时竟无法回答。

太后仍然气愤:“你在朝中这么多年,没几个人愿替你说话。你的人缘哪里去了?我拿 出金子,好歹都堵住了一两个的嘴,可你却连自己有没有当丞相的资格都没明白。说,往下 怎么办?”

田鼢只好跪下磕头:“请太后为弟弟想想,先让皇上给我封个侯什么的。”

“胡说!你以为汉家的侯爵,是谁想要就给的?必须领兵打仗,战场上立大功才行!就 凭你这个样,还想统兵领将?”

田鼢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太后。“姐姐,那就别让弟弟当丞相了,田鼢没那个能耐。”

“没有出息!只恨我王家没有男儿,偏有你两个姓田的兄弟!对了,你那个弟弟田胜, 更是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不想争!你们想想,我隐瞒身份,来到皇宫,快三十年了,受了 那么多的气,脑袋都差点掉了,为的是什么?为了能让自己的骨血能够得到天下王!终于熬 到了我的儿子当了皇帝,可一切偏要听窦太后的,一听就是六、七年。这么多年,太皇太后 就像大山一样压在我的头上,让我喘不过气来。窦婴当年为什么能当丞相?因为他是太皇太 后的侄子!如今我母仪天下,难道就不能按我的意思行事,让我的弟弟当政?皇上说你无用, 你还真的无用。起来,别给我们王家丢人!”

田鼢只好站起来。他嗫嚅地说:“可这立功封侯之事,还得姐姐您,您想办法。”

“哼!什么都指望我来想办法。”她停顿一下,梳理梳理头发,渐渐平静下来。“这样 吧,姐姐给你个机会。如今皇上要对匈奴用兵。你要是有胆量,就接下这个活,我让皇上封 你个武安侯,然后再当丞相。”

田鼢哪敢答应此事?他说:“太后,姐姐!我对领兵作战之事,想都没想过。”

太后更火了。“果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亏你还是个男人,一提起打仗,你就尿裤子了 不是?”

田鼢还没说话,腿就抖了起来。“姐姐,太后陛下!不是弟弟胆小,您想想看,弟弟从 小在家,至多骑过驴,后来托您的福,当了官,整天都是坐车和坐轿子,马都不会骑,您让 我去领兵打仗,不是要弟弟去送死吗?”

太后却不管这些。“没用的东西!不会骑马,就不能学?能骑驴,就能骑马!明儿我让 东方朔和公孙敖教你。只要你把这件事应承下来,我就让皇上先封你做武安侯,仗怎么打, 自有将士们去卖命,难道还要你临阵厮杀?”

田鼢心里一亮。“还是太后您有办法。我听姐姐的,听太后陛下的!”

所忠这时走过来。“启禀太后,大行令王恢到。”

“叫他进来!”

所忠将王恢领进宫中,王恢急忙跪下:“臣王恢觐见皇太后陛下。”

“免礼。王恢啊!”

“臣在。”

太后和颜悦色地说:“哀家听说,你有大破匈奴的妙计,说与哀家和田大人听一听。”

王恢高兴得脸上开了花。“托太后您的福,近日云中边境的马邑,有个豪杰聂壹,他向 臣献了一个密计。那聂壹长期在边境上与匈奴贸易,和匈奴单于混得很熟。匈奴单于问他有 无计策大破汉军,聂壹就骗他说,聂壹可以作为内应,杀掉马邑太守,然后将城献给匈奴。 匈奴单于大喜,许下聂壹,说事成后给他封侯,并赏他骏马千匹。那聂壹已向臣说好,届时 只要在来路上埋伏二十万大军,保证可将匈奴单于擒住,我大汉便可洗雪耻辱,大振国威!”

太后高兴地说:“好一个计中之计!事成之后,本太后要皇上封你为大将军,万户侯。 聂壹也该是个千户侯。”

王恢忙磕头道:“臣谢太后!”

太后把脸转向田鼢。“你还有疑虑吗?”

田鼢这下来了精神。“没,没什么疑虑了。臣这就与王大人一起筹备,定让匈奴有来无 回!”

太后这才高兴。“好,那你们准备去吧。所忠,叫东方朔进来!”

所忠:“是!宣东方朔进宫!”

田鼢与王恢等急忙退下。

早在门口等候的东方朔,慢慢地走进来。他扑通一声跪下:“臣东方朔觐见圣母皇太后 陛下 。”

太后说:“东方朔,你知道,为什么叫你在外等候多时吗?”

“臣东方朔知罪。臣未能说服汲黯,那犟种,臣与他谈了两个时辰,就是谈不赢他。”

太后宽慰地说:“他是个犟得出了名的人,本太后知道。可是,东方朔,你为什么不早 提醒本太后,本朝的先例,都是要先封侯,后拜相的呢?”

东方朔想了一下:“臣也是一时疏忽,没想起来。今天在皇上面前,才突然想起,也就 没能提前禀告皇太后,臣知罪。”

“知罪就行。东方朔,你知道,本太后是如何器重你么?”

“臣知道。皇太后视东方朔如家人,还将修成君等人交给了东方朔,要臣加以保护。”

太后温和地看了他一眼,说:“知道就是了。你比我的大女儿修成君还小两岁呢,本太 后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的啊。”

东方朔伏地道:“臣谢圣母皇太后大恩。”

太后说:“起来说话吧。今天的事,也不怪你。就是皇上,过去也没向我说起,任命丞 相要先封侯的事。本太后要你像帮助皇上、帮助修成君那样,多帮帮田鼢,他可是本太后的 亲弟弟啊。”

“臣东方朔领旨。”

太后见他同意了,就问道:“那我问你,你和卫青、公孙敖等人,整天在上林苑中做什 么?”

“臣奉皇上旨意,监修上林苑,修造平阳公主府第,还有,陪皇上他打猎。”

“还有呢?”

东方朔一愣:“启禀太后,就这三件事,已让微臣忙得四脚朝天,寝食不安,哪还有心 思做别的事情。”

太后眉毛往上一挑:“你为皇上,寝食不安,本太后知道。可是,那上林苑中,操练兵 马,招募死士,演习战阵之事,是谁干的?”

“启禀太后,那是皇上安排卫青和公孙敖干的,小臣没有参与。”

太后不高兴了:“哼!别以为朝臣们都不知道,难道能瞒过我的眼睛?”

东方朔只好点头:“太后圣明。”

太后大声说:“本太后命你,告诉卫青和公孙敖,要他们听从田鼢的调遣。”

“臣……遵旨。”

“还有,明天,你和公孙敖两个人,教田鼢骑马射箭。要是田鼢他十天内学不会骑马, 我就要你和公孙敖的好看!”

东方朔唯唯喏喏:“臣东方朔遵旨,明天就教田大人骑马。”

上林苑中,东方朔奉命与公孙敖一道,教田鼢骑马。霍去病跟着玩儿。

东方朔:“田大人,我教你骑马,也是一技。虽有太后的懿旨,可这天下的规矩,都是 一样的啊。”

田鼢眨了眨小眼睛。他毕竟是个聪明人,知道东方朔是在卖关子。“哦,我知道了,东 方大人是要我拜师,是不是?”

东方朔斜着眼看他:“田大人,你看呢?”

田鼢想,光棍不吃眼前亏,韩信还钻过裤裆呢,何况我现在正需要学会骑马呢。于是他 满面堆笑:“好,东方大人,您是恩师,请受徒弟一拜。”说完还真的拜了下去。

“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做做样子也就成啦。要是你当了丞相,我为师傅的面子, 可就大啦。”

田鼢倒也爽快:“东方大人,要是我当了丞相,首先可是要给您和公孙将军升官加禄的 啊。”

东方朔见他未当丞相就许愿,心中就不高兴,但也没把这当回事。他还要再戏弄田鼢一 下,便说:“田大人,这公孙将军,也是你的老师,这可是太后吩咐的啊。”

“这……,那我就再拜公孙将军。”

公孙敖是个厚道人,连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田大人,快,快上马吧。”

田鼢见眼前这匹马,又高又大,马背高于他的脖子,于是胆怯地说:“二位恩师,能不 能给我换上匹小一点的,像……像……驴,驴子那么大的呢?”

东方朔不干了。“这是什么话?难道你当上了丞相,不!您当上大帅,统领千军万马的 时候,只骑个驴那么大的小马驹儿?那不让前方将士们耻笑吗?”

田鼢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就硬着头皮,双手扒住马鞍,往上爬。两次,三次,那马确实 太高了,他爬不上去,双腿直发抖。他颤颤地说:“这,这……,东方大人,这马太高了, 我上不去。”

东方朔从心底骂了句,“窝囊废!”可嘴里却说:“去病,你骑一圈,让田大人看看!”

霍去病正急得没事干。“好嘞!”他翻身上马,“啪”的一鞭子,那马驰骋起来,转了 一圈,原地下马。“这还不容易?”

东方朔看着田鼢说:“田大人,难道你还不如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

霍去病还要逞能:“我十一岁就学骑马,就是这么高的马呢!”

田鼢的双腿抖得更厉害。“那,那……,我就试试。”他学着霍去病的样子,要跳上马 背,可连跳了四五次,仍在地上。“东方大人,你和公孙敖两个,撮我一把啊!”

东方朔无奈,只好和公孙敖两个将他拖起,放到马上。

田鼢侧坐马上,别别扭扭,面色紧张,手脚不知所措,浑身象筛糠一般。

东方朔乐了:“田大人,就是骑驴子,也不是这么个骑法啊?”

田鼢颤抖着说:“东方大人,你别,别急,让我把腿拿过来。呃,脚放哪儿啊?”

东方朔将马蹬子套在他的脚上,“放这儿啊!好了没有?”

田鼢两脚进了马蹬子,心里有了点底,抖着声音说:“好,好了……,驾,驾!它怎么 不走哇!

东方大人,你让它走啊!”

东方朔和公孙敖笑弯了腰。霍去病对准马的屁股,“啪”的一鞭子,那马飞奔起来。田 鼢向后一个趔趄,口中直叫,“停住!停住!”马不听他的,依然飞奔。跑了几十步,田鼢 终于坚持不住了,大叫一声,从马背上掉了下来,一只脚还在马蹬上。

公孙敖怕出事,忙叫一声“吁……”,马停了下来。

田鼢吓得面无人色。

东方朔走马上前去,笑着问:“田大人,摔着了没有?”

田鼢痛得流了泪:“哎呀,我的腿,完了哇!”

东方朔上前,动了动他的腿,果然错了位。他示意公孙敖和霍去病,过来给他复位。

田鼢眼泪流到了腮上。“不,不……,你们不行,快停下来,快找太医吧!”

东方朔气愤地说:“找什么太医!要是让皇太后知道了,你田大人不怕,我东方朔还吃 罪不起呢!这点小伤,一拉就好。你们两个,来,拉!”

公孙敖按住田鼢的腿,霍去病用力一拉,再一送,复了位。田鼢大叫:“妈呀,我的腿 哇!”

东方朔大叫道:“别叫啦!田大人,知道的,说是我们给你治腿;不知道的,人家还以 为我们在杀猪呢!”

田鼢爬起来,腿居然能走了。他一瘸一拐地,边走边说:“天哪,我再也不学啦!”

霍去病笑得趴在地上。

东方朔不干了:“田大人,你不学,我在太后面前,可没法交待啊。”

田鼢一想,也是,如果就这么算了,太后还不是要骂他吗?“那,那……,东方大人, 你给我找几个能跑的士卒来。求求你啦!”

东方朔摇摇头:“田大人,就你这样,也要去与匈奴打仗?”

听到匈奴二字,田鼢腿又抖了起来。“这,这……,我也不想去打啊!”

东方朔一甩手:“那就算了,你不学,我还不想教呢!”

田鼢看他急了,心里也一急,相反,腿不抖了,能走直了。他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 心想:仗我不打,可丞相是要当的。于是强作镇静地说:“二位大人,我要学骑马。您帮我 找几个能跑的士卒来,行吗?”

公孙敖从远处招呼来四个健卒。他们帮着,把田鼢扶上马,跟随他和马儿跑起来。田鼢 在马上东倒西歪,四个健卒左挡右拦,总算没让他掉下来。

东方朔觉得既可气,又好笑,索性坐在地上,看他们跑马。霍去病则趴在地上笑个不停。 只有公孙敖,远远地跟着,叫道:“小心!别让田大人再跌下来!”

三天之后,朝堂之上,众人为出击匈奴之事,展开纷争。

事情竟如此荒唐!出乎武帝所料,竟是田鼢请战,而窦婴则坚决主和。

武帝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寄予如此巨大期望的窦婴,竟然不愿领兵与匈奴交战,反而是 建议他,再度和亲,再度用皇室的一个女人换取暂时的安宁。

武帝面色铁青地说:“窦婴,先帝之时,你领少量兵马,就敢深入叛军大营。六进六出 而毫无畏惧。如今你宝刀未老,还有灌夫等人追随,可你却如此害怕匈奴,是不想为朕出生 入死,保卫社稷吧!”

窦婴却是从容对答:“启禀陛下!窦婴决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也愿为皇上肝脑涂地。只 是那匈奴单于,兵强马壮,熟悉草原沙漠地形,且行动诡秘,狐疑狡诈;而我汉家兵马,多 年来疏于训练,更不了解大漠边情。臣恐一旦起兵,会将我汉家男儿,白白送命哇!”

田鼢却不以为然,他大叫道:“皇上!窦婴他长匈奴威风,灭我大汉志气!大行令王恢, 已将敌情摸清,并有内线接应。臣愿领兵二十万,扫平匈奴!”

灌夫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二十万大军,交给一个马都不会骑的人?”

田鼢急忙还击:“你胡说!陛下!臣近日学习骑射,演练兵马,深知我大汉兵强气盛, 只要大军出动,便可将匈奴一举歼灭。请陛下将卫青等兵马交给田鼢,臣愿立军令状,与匈 奴决一死战!”

武帝觉得难办了。能战的不愿出战,不能战的偏要请战。这是怎么了?他再一次冷峻地 质问窦婴:“窦爱卿,难道你就不想披甲上阵,再立功勋,然后助朕治理国家?”

窦婴坦然地说:“陛下!披甲执锐,是臣的梦想。可眼下,时机不到啊!”

韩安国也帮腔说:“陛下!臣近日检视兵马,发现我军多年未经战事,人员甚是不整, 阵法疏于演练。窦大人所担心的,不无道理哇!”

武帝有些光火。“韩将军,你身为大将,军营不整,难道不是失职吗?你名为安国,说 出此等话来,以何安国?”

韩安国马上跪下:“臣,臣知罪。”

汉武帝又转过脸来问灌夫:“灌夫,还有你呢?你整天说,不打仗,骨头都难受,难道 你现在骨头不疼了?”

灌夫却拿出早就准备好了的遁词:“陛下,只要魏其侯出征,臣就愿当先锋!”

武帝勃然大怒。分明你们是串通好的,要朕的好看。窦婴啊,窦婴,难道你真的贪生怕 死了吗?难道就在朕要重用你时,你却要后退?如果田鼢不敢上阵,那倒是正常;可你窦婴, 明明知道朕要你出征,一是要打击匈奴,二是要扫一扫田鼢的面子。可你竟然不与朕配合, 还与灌夫等人勾结起来,不愿出战!想到这里,武帝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好!朕不 用你们,也能击败匈奴!听旨!”

众大臣齐齐跪下。

武帝大声说道:“窦婴身为战将,畏惧匈奴,不敢出战,先夺去其封地三千户,免代丞 相之职,回家思过!”

窦婴跪在殿下,说:“臣窦婴谢恩。”

武帝脸也不转,叫道:“田鼢。”

田鼢急忙答应:“臣在。”

武帝看了他一眼。“田鼢,你身为文臣,敢领此事,出乎朕的意料,着实可嘉。朕先封 你为武安侯,再领丞相之职,然后统领兵马,大举扫平匈奴!”

田鼢高兴地趴在地上:“臣领旨,谢陛下之恩!”

“大行令王恢!”

王恢应声出列:“臣在!”

“朕命你为车骑将军,总领前方兵马。再传雁门太守李广为先锋,你二人领兵二十万, 即日起程,先赴雁门听令!”

王恢高兴地叫道:“臣领旨,谢主隆恩!”

武帝看了他们一眼,心中很不踏实。便又叫道:“韩安国!”

韩安国低声应答:“臣在。”

“朕命你为骠骑将军,领兵十万,听从武安侯调遣。如有延误,朕定不饶!”

“臣,臣领旨谢恩。”

“卫青、公孙敖!”

只有公孙敖一人出列,大声应道:“臣在!”

武帝不解地:“卫青呢?”

公孙敖急忙跪下说:“启奏陛下,那京畿大侠郭解,一个月期限内,没有奉旨进京。卫 青怕皇上问罪,去寻找郭大侠了!”

武帝迟疑了一下,说:“公孙敖,朕命你为车骑都尉,带领三千御林军,护卫田丞相的 中军,进兵匈奴!”

公孙敖高兴地应道:“臣领旨!”

“东方朔!”

东方朔不紧不慢地出列。“臣在。”

武帝知道他不太高兴,也不理会他,安排道:“你速去会同卫青,一起找到郭解,然后 三人一道,直赴雁门,加入大军,不要丧失建立军功的机会!”

东方朔一反刚才的低调,毫不含糊地应道:“臣遵旨!”

武帝又停了片刻,叫道:“张汤!”

张汤急忙走上前去,谨慎地说:“小臣在。”

“朕命你为廷尉府协律都尉,与赵禹一道,审订我大汉条律。从此役开始,有功者赏, 有过者罚,有罪者惩,不得有误!”

张汤跪谢道:“小臣谢主隆恩!”

武帝这时才觉得安排妥当,松了口气。“众爱卿!”

众大臣都跪下听令:“臣等在。”

武帝慷慨激昂地说:“此次出兵,是我大汉自高祖白登受困后,首次对匈奴出战。只能 取胜,不可失利。全军将士,务必同仇敌忾。立功者,封侯受赏;违令者,定斩不饶!”

“是”!众大臣伏于地上,面面相觑。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纵其才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