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纵其才》第17章 铁券丹书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朔便被所忠叫醒,要他进宫见驾。一路上,所忠不让东方朔骑马, 反请他钻进自己的轿子。半个月不见,所忠老了许多,见到东方朔,就叨叨起来。

年事已高的太监所忠,近来确实忧心忡忡。他是个有名的厚道人,在宫中四十多年了, 从文帝时便随太皇太后,后来王美人进宫,他被景帝召到王美人身边,陪着她由嫔妃变成贵 人,由贵人转为夫人,进而成为皇后;此间风风雨雨,惊心动魂。他从开始,就看准了王美 人是个很有心计、办事稳妥、能够忍辱负重、而且很有情义的人,于是所忠也就死心踏地为 她效命,就连栗夫人当年要加害于王美人时,所忠都敢冒着生命危险,去找到王美人前夫金 氏在长安的居住之地,并带着窦太主的丈夫陈午把他弄走,从而帮助王美人逃过一场大难, 以后她就平步青云,成了皇后。武帝即位后,所忠成了秉笔太监,同时也代理着中书令的位 置,武帝对他的信任,比皇太后还要多一些。他从心眼里高兴的是,这个小皇上是他所侍候 的三个皇上中最聪明、最敢于作为的一个。尽管太皇太后不断地干预朝政,所忠还是发现武 帝一天天地聪明起来,在小事上他能尽到孝道,大事却又坚决得很,尤其是在富国强兵上, 很有高祖的志向和风范。没料道,太皇太后死后,所忠的心情反而沉重起来:他发现皇太后 在变,变得愈来愈想干涉朝政,愈来愈想重用田鼢和王家的人,变得比窦太后当年还要专断。 而她的儿子对此很不以为然。可武帝毕竟是个孝子,他知道太后当年为了保全母子二人所受 的委屈,所费出的心血,于是能依母亲的就尽量依着母亲。尤其是让田鼢做丞相的事,武帝 已退让到最后头。可是,那田鼢装病佯伤,不上战场,让三十万大军兵败匈奴,可把武帝惹 火了。所忠亲眼看到,武帝那天愤怒地将建章宫中的东西摔了好多。即便如此,他也没和母 亲顶撞,反而给田鼢厚厚的贺礼。然而武帝本人,却把痛苦埋在心里,一面和卫子夫在钟粹 宫中戏弄女儿,一面却让韩嫣召来窦太主身边的弄臣董偃,到建章宫来,为自己解闷。那董 偃,仗着一副漂亮的皮囊,在武帝跟前当女人,到窦太主面前又当男人,让所忠看了就恶心。 可他也无奈,他只是奴才,到老了,再受信任也是奴才!

所忠知道,皇太后是最讨厌韩嫣的,他真想把武帝近几日宠幸韩嫣和董偃的事告诉太后。 然而他更害怕的是,如果太后再插手此事,武帝和母亲的关系有可能由不和变成僵局,那样 他就更难了。

想来想去,所忠没有办法,最后,他觉得唯一的出路,是盼着东方朔和卫青他们快点回 来。昨天下午,田鼢到武帝和太后处告了灌夫一状。太后自然是勃然大怒,而武帝却似没事 一般,点点头就算了。今天一大早,武帝让所忠去看看东方朔有没有回来,如回来了,让他 们速速进宫朝见。这时所忠才高兴起来,亲自到东方朔家中,把他叫起来,进宫见驾。老太 监的一肚子苦水和担忧,便在路上向东方朔倒了个一干二净。

东方朔的心中何常不是郁闷!变了,全都在变!太皇太后一死,皇太后变了,田鼢变了, 窦婴也变了。最让他心疑的是,难道皇上也在变,变得不思进取,亲小人而远君子?

建章宫内,所忠终于见到武帝多日来的第一次笑容。

武帝先问东方朔有没有参加昨天田鼢的喜宴。回答是肯定的。东方朔并不相瞒,便把自 己昨天的所作所为也向武帝作了交待。武帝听了,乐得开怀大笑,这才把所忠的心头浓云, 渐渐拨开。

“好,好,东方爱卿,你到田府这一趟,让田鼢出出洋相,朕觉得很舒服。”

东方朔却道:“只是那灌夫,在宴会上骂起座来,是臣想象不到的。”

武帝有点幸灾乐祸。“这两个,没一个好东西。一个能打仗,却不上战场;另一个不能 打,非嚷嚷要打,结果给朕来个装病不出。只可惜那数万将士,惨死疆场,让朕这些天来, 心里好难受啊。”

卫青此时也被杨得意召到武帝身边,他说道:“皇上,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我们准备 充分一些,准能打败匈奴!”

武帝摇了摇头。“不容易啊!朕初次发兵,就遭此重创,满朝上下,议论纷纷。若不是 皇太后护着,朕一定要把田鼢军法从事!”

东方朔劝解道:“别想这些苦恼事了。皇上,母亲的话,总是要听的,这是我汉朝的仁 孝之规啊。”

武帝还在愤愤然:“只是太便宜了田鼢。咦,我倒忘了,你们去找郭解,他怎么没回来?”

东方朔解释道:“他陪着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寻找失散的亲人,也是母命难违啊!”

“那他说什么时候回来见朕没有?”

“他已允诺,一旦将母亲安顿下来,就到长安来见皇上。”

武帝感慨地:“难得郭解是个孝子啊。那就让他先尽孝吧。”

东方朔说:“皇上圣明。只是臣给你带来另一个人,或许您会喜欢呢。”

“什么人?”

“是个怕老婆的人,他的老婆将他休了。”

武帝这时来了兴致。“天下还有女人休男人的?这样的男人,你还向朕荐举?”

东方朔笑道:“陛下看了,就知道有没有用处了。”

“他在何处?”

卫青说:“臣已经把他带到殿外。”

武帝好奇地:“宣他进来!”

朱买臣被杨得意带到宫中。杨得意和他,当然认识了,两个在外头叙了老半天。听到皇 上宣他进殿,杨得意就领他进来。老远,他就给皇上跪下。

“罪臣朱买臣给皇上请安。”

武帝大吃一惊。“朱买臣?你走近一些,让朕看看,你到底是谁?”

朱买臣走到武帝跟前,再次跪下。“该死未死之臣朱买臣,请皇上恕罪,吾皇万岁,万 岁,万万岁!”

不仅武帝眼睛直直的,连所忠也惊呆了,这不是六、七年前,在霸陵歪脖子树下已经被 收了尸的赵绾吗?

武帝喝道:“朱买臣,你抬起头来!”

朱买臣抬起头,眼中涌出泪水。

武帝走上前来,再仔细地看着朱买臣。看着看着,他不禁伸出手来,要将他扶起。“赵 爱卿,难道你没死?还是死后复生?”

朱买臣不起,继续磕头:“请皇上先免罪臣死罪,朱买臣方敢实话实说。”

“朕免你罪,快快讲来!”

朱买臣跪着说:“皇上,七年前,太皇太后将臣和王臧赐死。臣等二人已死,却被东方 大人救活。”

武帝转身问东方朔:“那,东方朔,你怎么不向朕说?”

东方朔跪下禀报:“皇上,那时,臣领着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正回长安,路上打死了两只 狼和狍子,后来又发现赵大人和王大人正吊在树上。臣就用死狼和狍子代替了他们,让他们 自己逃生去了。”

“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向朕禀告?”

“陛下息怒。若臣当时向陛下禀告此事,陛下是治臣和他们两个的抗旨之罪呢?还是闭 口不说呢?”

武帝想了想,确实如此。要是说了,自己不加治罪,也是有失仁孝之礼。“嗯。就算你 有理,可太皇太后归天之后,你也该向朕讲明他们还活着呀!”

东方朔再次叩首:“臣知罪。可是臣在七年之后,也不知他们二人是死是活。即使是活 着,也该隐姓埋名,藏在深山老林或老鼠洞里。臣也只有找到他们,才能再向皇上禀报啊? 不然,凭空说,不又是欺君罔上之罪吗?”

武帝笑了:“反正你有理。那好,东方朔,朕先不治你罪,可朕要你把王臧也给我找回 来,不然,朕还饶不过你!”

东方朔对朱买臣说:“你看看,我说救你们,救出罪来了吧!我还得再找那个王臧去。 谁知他王臧,如今变成牛买臣了,还是化作羊买臣了呢?”

朱买臣插话:“皇上,臣愿与东方大人一块儿寻找王大人。”

武帝点点头,“那好。不过,你要先留下来,把你怎么又被老婆休了的事,说给朕听听。”

朱买臣只好把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原原本本地说一遍。说到妻子休夫和东方朔马前泼水 时,少不了东方朔的添油加醋,武帝笑得十分开心。

“好哇,东方朔,你马前那一盆水,把人家的一世情缘,全浇完了!”武帝兴致犹浓, 找东方朔说话。

东方朔说:“皇上,要是你想让朱买臣再去受气,那就下诏,臣再把那杀猪婆找回来!”

“哈哈哈哈!”武帝笑得前仰后合。

东方朔却不笑,他正色地说:“皇上,您应先让他跟前妻破镜重圆,此事才算有个圆满 的结局呢!”

武帝止住了笑声:“对,对!”他转念想了一想,对朱买臣说:“现在,你就只能叫朱 买臣啦,不然,朕也有负太皇太后,背上不好听的名声。今天,你就以朱买臣的名,再去娶 赵绾的老婆。朕就下诏,让你们再次成亲!”

朱买臣又跪下,给皇上磕头。

此时,所忠过来,向武帝耳语几句。

武帝说:“让他进来。”

张汤从外面进来,跪下说:“廷尉府小臣张汤参见陛下。”

“张汤,丞相让你查灌夫的案子,是不是有进展啦?”

张汤毕恭毕敬:“皇上圣明,臣正是为此事而来。”他看了一下左右,欲言又止。

武帝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没事,这里没外人。灌夫在丞相的宴会上无理取闹,怎 么治罪?”

张汤答道:“如仅此一条,该棒打五百,酌减俸禄。可他还有更重的罪。”

“噢?还有何罪?”

张汤慷慨地说:“陛下,灌夫和他的家人横行乡里,仗势欺人,在他的封地颖川一带, 为非作歹,欺压百姓,仅人命案就有三十多条。仅此一罪,便当取消其封号,斩首示众。”

武帝吃了一惊。“你有凭据吗?”

“有!臣让手下官员,收集了灌夫的三十四条命案,个个都有人证物证。”

武帝有点不信。“才两天,你就有了那么多的证据?”

张汤坚定地说:“陛下!臣还在杜县时,就听说颖川遍地流传一个童谣,说:‘颍水清, 灌氏宁;颍水浊,灌氏族。’颖川百姓,对灌家已恨之入骨!臣一进京,就派人到颖川查访 了。昨天有人回京报告说,那颍水多日前就变得浑浊了,看来这是天意呢!”

“依照汉律,当如何处置?”

“依我大汉律条,杀人偿命。灌夫一条命,不足以偿数十条人命。必须灭其满门,才能 平息民愤。”

武帝:“如果事情属实,那就灭他满门!不过,要让天下人口服心服才行!”

张汤答道:“臣遵旨。”说完退下。

东方朔走过来,略施一礼,说道:“陛下!臣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东方爱卿,朕什么时候不让你说话了?”

“陛下,张汤办事,严密认真有余,可人情全无。这灌夫,杀掉其家中恶少也就行了, 如果满门抄斩,臣恐株连过多,使无辜受累。”

不料武帝坚决地说:“执法就要严厉无情。我倒要问问你,东方爱卿,对匈奴首战失利, 数万无辜的性命,找谁去?难道是朕的过错?和这五万条将士性命比起来,他灌夫家,就是 几百口,还不够呢!”

东方朔还不想停住:“这个……”

武帝大声说:“朕知道,你想说,田鼢有罪。可是,他窦婴和灌夫,为了看田鼢笑话, 一点也不为朕着想,把报仇雪耻之事置于脑后,难道就没责任?”

东方朔小声说:“臣担心的就是,这样会株连更多的人,包括窦婴……。”

武帝怒道:“够了,够啦!朕心里烦得很!灌夫骂宴,田鼢告状,还不知道皇太后会要 我怎样做呢?对匈奴首战失利,此恨不消,朕没什么心思做别的,你们也好自为之!”

东方朔皱皱眉头,只好说道:“臣遵旨。”

谁也不会料到,灌夫一时骂宴,会骂出这么多的罪过来。

唯一高兴的是田鼢。张汤在两天时间内,找到那么多证据,把一个灌夫推上了死路,让 田鼢实在是高兴。

然而他还嫌不够。他以为,灌夫之所以如此嚣张,是有窦婴在后面教唆。那天,灌夫是 和窦婴一起来的。他想,除掉灌夫,他还不能稳坐相位,要想办法将窦婴除掉。

他密传张汤,将心事告诉了他,并授意张汤,设法置窦婴于死地。当然,他不会让张汤 白干,他许诺张汤,事成之后,保证让他当上廷尉,掌管全国刑狱。

张汤盼的就是这一天,不过,他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他才二十出头。

几日来,心情最为沉痛的,当然要数窦婴了。是他拉着灌夫去田鼢府上的,是他没能看 住灌夫;灌夫是他的患难之交,就是在牢狱之中,窦婴也要来看灌夫。

窦婴带上一些银两,买通狱卒,来到廷尉狱中。

灌夫遍体鳞伤,躺在地上,不能起来。

窦婴见他这个样子,心如刀绞一样。“灌将军,都怪老夫强求你去赴宴,惹出这么多的 事来,窦婴对不起你呀!”

灌夫挣扎着,爬起来。“老侯爷,别这么说。灌夫就是死了,也算出了一口气!”

窦婴说:“出气有什么用?自己的命要紧啊!在这里,你千万别再硬顶了,老夫要亲自 见过皇上,请他赦免了你!”

灌夫跪倒在地:“那灌夫向您谢恩了!”

窦婴将一篮子饭菜递过去。“这点酒菜,是我夫人亲手做的。你先用着,老夫还会来看 你。”

“谢谢窦大人。”灌夫感激地说。

不料此时,张汤带着他的随从吴陪龙进来了。

“老侯爷,您到狱中来探监,也该告诉晚辈一下啊!怎么?还怕我们亏待了灌大夫?”

窦婴怔住了:“张大人,老夫与灌大人是故交,特送些饭食来,表表心意。”

“没关系,没关系。大人要是明天奏明皇上,赦免了他,我们也得听从啊!”张汤一面 作出送客的姿式,一面示意随从接过篮子。

张汤自己将窦婴送出监狱。而那吴陪龙,则转过身,将毒药倒进酒杯。

在武帝的眼里,天下最美的人曾有四个,但在他心里放不下的,如今只有三个了。一个 是他的母亲皇太后,他自小就和母亲终日在一起,每当母亲梳洗的时候,他总是呆呆地看着, 认为她是世上最美的人。母亲对他有时很严厉,可他也认为那是一种美好的东西。后来他认 为阿娇最美,她才十多岁,就那样的丰满,简直和母亲差不多。所以阿娇一开始对他也像母 亲那样管教,他还觉得很得意。再后来,他认为女人的美,应该美在柔软和顺从上,而阿娇 太刚太凶。卫子夫的到来,满足了他的这种期望,这个女人水一般的柔顺,什么事情都不爱 多问一声,总是一句“我听皇上的”,百依百顺,让人怜爱不已。而近来,他又发现一个最 美丽的小人儿,那就是他的女儿卫长公主。这个小人儿一天比一天长得漂亮,小嘴一天比一 天能说,尤其是那副模样,既有卫子夫的娇媚,又有点父亲的倔犟,武帝真是把她放在手中 怕飞了,放在口中怕化了。尤其是近来,武帝因母亲过多干政,心中不太舒服,他就回到宫 中和女儿玩耍。女儿既会撒娇,又很任性,撩得武帝一见到她就不想走,同时,一见到她, 心中所有的烦恼,就都被抛得干干净净。所以他才对卫子夫说,如今世界上最让他牵挂的, 有三个人,你知道我最放不下的是谁?卫子夫说:当然是皇太后了。武帝摇摇头。聪明的卫 子夫,却不问了,她知道,女儿是第一位的,皇太后是第二位的,而她卫子夫,虽已沦到第 三位了,她也知足了。

这天,武帝正和女儿一起说话逗乐,突然所忠来报:太后驾到。武帝急忙抱起长公主, 来迎母亲。谁知皇太后脸上冷冰冰的,他知道,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彻儿,你知道,灌夫死了么?”

武帝吃了一惊。“不是还没定罪么?谁让杀的?”

皇太后发现儿子尚不知此事,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你可能不知道吧,他是让人害 死在狱中的。”

“什么时候?谁?”

“今天下午。你舅舅认为事情很严重,不敢向你禀报,就先给我说了。”

武帝冷冷地说:“母亲知道就行了,儿懒得管这些。”

皇太后知道他心里有些不满,也不想与他计较,却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他是被谁害死的?”

“那还用问?丞相呗。”

太后的眼睛,一直盯着儿子。听了他的这句话,她冷笑了。“我就知道你会说这句话。 别老是看不起你舅舅,告诉你吧,灌夫是让窦婴给毒死的!”

“啊?”武帝大吃一惊,手中的女儿,差点掉到了地上。他把女儿放下,眼睛直直地盯 着母亲:“不可能,不可能!”

面对儿子那吃惊的面孔,皇太后不敢再与他对视,把脸转向一边。她抱起小孙女,说道: “你舅舅的话你可以不信,张汤和狱卒亲眼见到,灌夫吃了窦婴送来的食物,突然一下子就 吐血而死,难道还会有假?”

武帝的眉头紧锁起来。他大声说道:“为什么?窦婴和灌夫一同出生入死,情同手足, 为什么要毒死他?”

“那你问窦婴去吧!当初,你父皇废掉原太子刘荣时,窦婴就坚决反对,这,你该知道 吧!听说,灌夫在狱中招认了,窦婴在你继位之初,曾劝太皇太后改立刘荣为帝。这种大逆 不道的罪行,窦婴他能承认么?他要杀人灭口!”太后的语调严峻起来。

“母亲,窦婴不是那种人!何况朕即位时,刘荣已经身患重病。而现在,刘荣早死了多 年,怎可再以此事,罗织罪名?”武帝急切地说。

“彻儿!”皇太后愤怒了。“你以为你这个皇帝来得容易吗?你以为所有的人,对你都 是口服心服吗?我原先以为,你已经长大了,会知人善任。没料到,你还是不懂什么是亲是 疏。别忘了,窦婴可也做过先太子刘荣的老师!”

武帝无言以对。他不是没话可说,而是不愿和母亲争吵。尽管他发现母亲自太皇太后去 世后,比过去专横了许多,可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那依母后之见,要捉拿窦婴,治他的罪?”

“窦婴有没有罪,治与不治,那是廷尉府的事,为娘的哪里会管这些?娘只是提醒你, 还是那句老话,田鼢虽然姓田,可他与你的娘亲是一母所生。可窦婴姓窦,他有的是能耐, 能够打败匈奴,可他偏偏不听你的,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武帝面色铁青,嘴角直抖。他心里想,窦婴有时也不按我意思办事,可田鼢,他生来就 不是好东西!想到这儿,他真想对着母亲嚷嚷一通,可他看了看母亲怀中的卫长公主那吃惊 的样子,气到喉咙口上,又憋了回去。

皇太后知道儿子心里很烦躁,也不忍心再刺激他,想让他自己想一想,于是转身就要回 宫。刚走一步,她又觉得不合情理,于是便回过身来,将孙女交给儿子,说:“世间只有骨 肉才是最亲的,别人信不过!娘也不愿多管了!”说完,她竟进了钟粹宫,找卫子夫去了。

武帝当即来到建章宫,召来东方朔和卫青,然后又让杨得意去叫张汤。

东方朔和卫青告诉他,窦婴已被捉拿起来了。

“皇上,臣以为,事不宜迟,请您马上下诏,赦免窦婴。”东方朔急着说。

武帝摇摇头。“有罪没罪,要由廷尉府来决断。”

“就是有罪,皇上也可以赦免窦婴啊!”

武帝怒火冲天:“你急什么?等定他死罪时,再赦不迟!”

东方朔却不闭嘴。“皇上,前番卫青被人陷害,虽有皇上您的圣旨,也险些丧命,难道 您不记得了?廷尉府杀人肆无忌惮,臣只恐怕,窦婴也像灌夫那样,不明不白地死了,那就 迟了!臣请陛下三思!”

武帝大叫道:“你以为朕没有三思?朕这些天都在想,数万名将士,不明不白,死于沙 漠,是谁之罪?”

东方朔直着脖子说:“皇上,窦婴如死了,肯定是冤案!”

武帝见东方朔红着脖子与他争,就瞪了他一眼,放松了一些说:“窦婴死不了。父皇在 七国之乱平定后,说他功劳盖世,曾给过他铁券丹书,永远免除了他的死罪!他一亮铁券就 行了,用不着朕去保护他!”

东方朔和卫青,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张汤一溜小跑地走进来,见到皇上就磕头。

“张汤,朕问你,窦婴在食物中放了毒药,将灌夫毒死,是你亲眼所见么?”武帝问。

“是的,不是亲眼所见,微臣也不敢相信呢。”

“还有谁在场?”

“还有吴陪龙,他是廷尉府主管刑狱的小吏。”

“那你说,窦婴为什么要害灌夫?”

张汤想了一下。“皇上,微臣也在纳闷。臣见灌夫的供词上写着,窦婴有劝太皇太后擅 自废立之议。”

“胡说!”

“是,微臣该死,微臣不敢胡说。”张汤连连磕头。

武帝见张汤虽在磕头,可没有一点惧怕的样子,心中也拿不定主意。“张汤。”

“微臣在。”

“朕命你主审窦婴一案,别人不得插手。你要秉公办理,不得有半点差错!”

“微臣遵旨。”

“东方朔,卫青!”

“臣等在。”

“朕今天要去射猎,快给我备马!”

“皇上,现在快到黄昏……。”卫青不安地说。

“少罗嗦!备马!”

“是!”卫青无奈地看了眼东方朔,东方朔装作没看见。

大约二更天的时分,所忠正在未央宫中守夜。突然,内府大门开了,田鼢、张汤和吴陪 龙走了进来。

所忠吃惊地说:“丞相,这么晚了,您来此……?”

田鼢皮笑肉不笑地说:“所忠大人,我们有一事不明白,想请您指教。”

所忠吃了一惊:“丞相,折杀老奴了。有什么事,您只管问,老奴只要知道,定会为丞 相效劳。”

“那好。您还记得么?当年先帝赐给窦婴铁券丹书,副本收在哪里?”田鼢单刀直入。

所忠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来找铁诏的副本。按规定,所有诏书副本密藏于内 府库中,除了中书令和秉笔太监外,别人概不能动。

所忠笑了笑:“丞相,老奴记性不好,实在不知放在何处。”

田鼢奸笑了一声。“哈哈,看来,所忠大人对皇太后忠诚一辈子,现在却想不忠啦?”

“丞相您言重了。所忠虽已不是男人,可男人的秉性还是有的。过去老奴在宫廷里,每 到关键时刻,总是站在皇太后一边,是因为皇太后是可怜无辜的。如今老奴跟随皇上,没皇 上的旨意,老奴什么也不做。”所忠冷冷地说。

“这么说,你如今,只忠于皇上,不忠于太后了?”

“丞相,老奴一辈子忠于太后,可你,并不是太后呀?”

“现在,要你找出铁券副本,就是皇太后的旨意!”

“那就请丞相拿出太后的诏书来!”

田鼢没想到,这个老实巴交的所忠,居然敢对他如此不给面子!他拔出身边的佩剑,放 到所忠脖子上。“所忠,你不想活了?”

所忠腰板一直:“老奴从被阉的那天起,就把性命看得很不值钱了!”

张汤走过来:“丞相,不必与他生气。下官另有办法。”

田鼢悻悻地:“那好,所忠,我先饶你一死!没你事了,门外呆着去吧。”

所忠明白了他们的来意,却不愿走开。

张汤说:“所忠,今天皇上让我主理窦婴的案子,你是当场听到的,难道你与窦婴是同 伙? ”

这下让所忠愣住了。他一犹豫,田鼢和吴陪龙就闪身进了府库。

那吴陪龙贼目乱瞅,如同一个精明的小偷。

田鼢悄悄地说:“吴陪龙,你果然能找到?”

“丞相放心,这溜门撬锁,打探隐私,寻找私钱,是下官的拿手好戏。”

“可这么多的文书竹简,所忠这老不死的不说,我想,要找到很难呢。”

吴陪龙把目光盯在一个压在重多竹简下的旧木头匣子上。他笑了。他走上前,搬开竹简, 取出木匣子,交给田鼢。田鼢打开一看,面露喜色。

里面果然有一块黄色的绢缎,上面用朱砂写的三十二个字:

窦婴之功,无人能匹。婴若有罪,立即赦免。

后世子孙,谨遵此诏。皇天共鉴,不得有欺!

张汤走过来,看到此诏,神色冷峻。

吴陪龙得意地说:“丞相,这回放心了吧?”

田鼢拍了拍吴陪龙的肩膀,“真有你的!本相再赏你黄金百两!”

田鼢拿起绢诏,将它在一旁的烛火上点燃。所忠从外边看到,急忙跑过来抢夺,却被张 汤一伸腿,绊倒在地下。

第二天早晨,太阳已经升得好高了,东方朔还在床上懒洋洋地看着竹简。一美女要给他 捶背,被他不耐烦地挥手赶走。昨天晚上,他和卫青陪皇上狩猎,半夜才回到家中。

杨得道领着杨得意走进来,弟弟脸上笑嬉嬉,哥哥脸上阴沉沉。

东方朔一见到杨得意,马上起床。“哎,你来了,怎不早说?”

杨得意一脸哭丧相,一言不发。

东方朔不解地说:“得意,怎么啦?”

杨得意突然痛哭失声。

“你哭什么?你爹死啦?”

杨得意点点头。

杨得道见状,却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东方朔跳了起来:“活见鬼,都起来,一大早,在我这儿哭什么丧?”

杨得意见弟弟也哭了,自己先止住,然后踢了弟弟一脚:“我爹活得好着呢,谁让你哭 的?”

杨得道突然止住。“东方大人问你,是不是死了爹,你点头干什么?”

杨得意不再怪道儿,转过来对东方朔悲伤地说:“东方大人,今天一大早,所忠大人他, 自己吊死在未央宫中!”

“啊?皇上知道了吗?”

杨得意点点头。“皇上他昨晚住在建章宫。今早一听小的报告,也吃了一惊,后来流了 眼泪 。”

“那皇太后知道吗?”

杨得意说:“皇太后早就知道了,她也很悲伤。”

“你来干什么?是太后召我,为所忠安丧?”

杨得意摇摇头:“所忠丧事,太后让一个叫吴陪龙的办理。”

“那,叫我做什么?”

“皇太后说,修成君夫妇想家了,让你陪他们到乡下老家呆几天。”

东方朔一惊,心想,这是要把我支开!他马上问道:“皇上知道吗?”

“皇上只说声‘厚丧所忠,停三天早朝’,就叫来韩嫣,让他去召董偃了!”

东方朔仰天长叹一声,心想:天哪,难道我大汉,这回要遭受一次劫难?

廷尉府的监狱之中,窦婴已被打得遍体鳞伤。他的眼睛里露出冷冷的目光。

张汤走过来,向窦婴问话。

“窦大人,你还不承认么?灌夫都招了,你当初劝太皇太后废掉当今皇上之事,已成事 实,你还不招么?”

窦婴睁大了眼睛:“哼!要是老臣想做此事,恐怕……”

“恐怕什么?”张汤不放过每一句话。吴陪龙则在一旁,急忙在竹简上记录。

窦婴不敢再说。他知道,现在他说什么,都对自己不利。

张汤却笑了。“老侯爷,灌夫在颖川欺压百姓,乡民恨之入骨,老侯爷你亲自灭了他, 也算是为百姓除一大害呢!”

“你胡说!灌夫之死,定是你和田鼢施的诡计!”窦婴毫不买账再次怒斥。

张汤冷笑一声:“你也死到临头,还嘴硬什么?”

窦婴也冷笑一声:“哼!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

张汤仰天大笑。“窦婴,你不就是还有一张所谓‘先帝铁券’吗?告诉你,廷尉府已经 到内府查寻,那铁券根本没有副本,你家那份诏书,分明是假造的!窦婴,这假造遗诏,可 同样是灭族之罪啊!”

窦婴一哆嗦。他想了一下,叹口气说:“张汤,我已明白了,有你和田鼢在一起,什么 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们也能干得出来!你给我滚开,我要见皇上!”

“哼,你以为皇上愿见你吗?皇上要你去打匈奴,并以此重用你,让你当丞相,可你, 却让皇上下不来台。如今,你还指望皇上来救你,皇上还要你给那些枉死的将士偿命呢!”

窦婴大叫:“应该让田鼢偿命!快让我出去,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张汤得意地说:“窦大人,告诉你吧,自从和匈奴战败以后,皇上就整天和韩嫣、董偃 两个弄臣在一起,非太后之召,他不问政事!你想见皇上?去找窦太主吧,她可是你的表妹。 窦太主的小情人董偃,如今成了皇上的宠物。求他去吧,也许他能救你一命,哈哈哈哈!”

窦婴扑倒在地,两手拍着地面,哭天叫地地说:“天哪,皇上!先帝啊,都是老臣不好, 没有辅佐好皇上,没有一如既往,站在皇上身边。窦婴被满门抄斩,没什么可惜的,可我大 汉的皇帝,不能为几个小人所包围;大汉的江山,不能因此而毁于一旦哇!”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纵其才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