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天纵其才》第20章 血祭军旗


未央宫的宣室之内,今天的气氛又是异乎寻常地严肃。原来武帝正与几位近臣商议丞相 的人选。

这次参加议事的人选,全由武帝一人召集。皇太后再也不问政事,她也再无合适的人选 可推荐了。

公孙弘、汲黯、东方朔三个是上次商议丞相人选时的旧臣,而韩嫣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 人物。

“今天请几位爱卿前来,是想让你们为朕想一想,这丞相之位,自田鼢死后,久空无人。 何人适合此位,请诸位爱卿,各抒已见。”武帝沉稳地说。

公孙弘、汲黯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作声。

“怎么了?众爱卿,这么重要的位子,过去那么多人争,难道你们都没曾想过?汲爱卿, 你不是最能直言的吗?为什么不说话?”武帝有些纳闷。

皇上点了名,汲黯不能再不开口。“陛下,臣保举一人,可作丞相。”

“谁?”

“陛下,江都王的相国董仲舒,名高天下,为人正直,且这些年来,将一个桀傲不训的 江都王,调教得很合规矩,臣以为,董仲舒可作丞相。”

“咦?汲爱卿,这董仲舒,应该由公孙弘来推荐才是。你是崇尚黄老之学的,黄老和儒 家一向对立,为什么你要推荐董仲舒呢?”

汲黯从容对答:“陛下,您要臣推荐的是丞相。如果陛下要臣推荐天下学说,臣以为道 家为最;可是要论丞相人选,臣则以为董仲舒为佳。”

武帝赞许地说:“好!汲爱卿,你真是举贤不忌仇,难得,难得。公孙爱卿,董仲舒是 你的老师。你说,他当宰相,是否合适呢?”

公孙弘嗫嚅地说:“陛下,臣以为,要说为人和学问嘛,臣的老师董仲舒是天下的人望。 可要说这丞相之才嘛……”

武帝又惊诧了。“怎么,你倒认为不合适了?”

公孙弘却圆滑地说:“臣以为,要谁做丞相,是陛下的事。丞相之位,一人之下,万人 之上,必须对皇上您的话,言听计从,不能有一丝一毫违背圣意才行。”

武帝点点头:“嗯。你是说,董仲舒正直有余,能否与朕保持一致,还需考验?”

公孙弘连忙答道:“陛下所言极是。总之,这丞相人选,可要请皇上三思而行啊……”

汲黯走上前来,质问道:“公孙大人,你一向把董仲舒奉为恩师,怎么今天,到了任用 他的最好时机,你却拆老师的台呢?”

公孙弘却不以为然。“汲大人,您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您能举贤不避仇,就不能让公孙 弘举贤不用师?”

“我没说不可以。可董仲舒有何不可之处?”

公孙弘不理他,径向武帝说:“陛下,臣不仅是为陛下着想,也是为恩师着想。这丞相 之位,臣为之思考再三。陛下亲政近十年,圣意未必能全部实施,与丞相不能按圣意行事大 有关系。吾师董仲舒耿直有余,而顺从不足;如迎来为相,一旦与圣意有违,陛下便会碍于 其名,惩之不是,从之也不是,结果,要么有损陛下,要么有损恩师。所以,臣以为,这丞 相人选,要以能否符合圣意为准。”

汲黯瞅了他一眼,直言不讳地说:“公孙大人,你真是个老滑头。就知道一味逢迎!”

武帝却不以为然。“呃,汲爱卿,不必出语伤人,公孙爱卿的话也有道理,既为朕着想, 又为他的老师着想,不必责他。东方爱卿,你说呢?”

东方朔半天没说话,此时却来了一句:“陛下,您身边有一人,大有赵绾之才,何不用 之呢?”

“你是说朱买臣?”

“正是。陛下掌管天下,时有四人为你所用。赵绾王臧,早被太皇太后赐死;窦婴田鼢, 又都死于非命,何不找类似赵绾王臧的人呢?那朱买臣,和赵绾有形神皆似之处,陛下何不 用之?”

武帝想了一下,正色地说:“爱卿之意,朕也明白。那朱买臣才气尚可,为人也忠厚正 直,然而气度却已不足。况且,皇太后怀疑田鼢之死,与朱买臣有关,近日要找他问个究竟, 朕已让朱买臣为会稽太守,赴任去了。”

东方朔吃了一惊。“陛下所言有理。那,臣以为,只有汲黯汲大人,能当此任了。”

武帝看了汲黯一眼:“汲爱卿,你说如何?”

汲黯跪下说:“臣请陛下留臣一条性命。”

武帝不解地说:“汲爱卿,这是从何说起?”

汲黯大声说:“臣天性耿直,过董仲舒十倍,如董仲舒已是耿直,那臣便会天天与陛下 吵架,陛下迟早会一怒之下,要臣性命。所以,臣请圣上饶臣一命。”

武帝转过头来,问公孙弘:“公孙爱卿,你以为朕会如此可怕么?”

公孙弘回答得很巧妙:“臣以为,纵是陛下不会如此,以汲大人之直,也会逼迫圣上如 此。”

汲黯不跪了,他站起来说:“陛下,您看看,汲黯丢了性命,还是自找的呢!”

“那你们说,到底何人可为丞相之职?”

东方朔笑着说:“陛下,依公孙大人之见,陛下您是一条龙,丞相就要是条虫。”

“虫?”武帝乐了。“虫,也要是条大虫啊?”

东方朔回答道:“对,要是条大虫。陛下,有一大虫,善于变色,陛下您说绿,他就变 成绿;陛下您说红,他就能变红。陛下,他对别人,是条变色龙;对您,他是条变色虫。这 样的人可能陛下最喜欢。”

武帝大喜过望。“东方爱卿,说得好!你说说看,有这样的人吗?”

“当然有啦!此虫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东方的眼睛往公孙弘瞅了瞅。

武帝顺着东方朔的目光,向公孙弘望去。公孙弘对东方朔的这一比喻坦然对之,毫无怨 言。

“噢,朕明白了。公孙爱卿,你说,东方朔的话,是指谁呢?”

公孙弘上前一步:“陛下,东方朔所说的虫,便是小人。”

“你便是那条虫?”

公孙弘谦逊地说:“陛下,臣如能在陛下面前做一条虫,那是臣的福份,也是陛下的福 分。”

武帝摇了摇头,笑了。他停了一下,却点起头来,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对,对,你 是条大虫,变色龙一样的虫。朕明白了,朕就要你这样的大虫当丞相。汲爱卿,东方爱卿, 你们以为如何?”

汲黯不干了:“臣汲黯,耻与这种大虫同朝为伍,臣请陛下放臣归还故里,种田为生。”

武帝露出不快的神色:“汲爱卿,你这又是为何呢!要你当丞相,你要朕留你一条性命; 朕要公孙爱卿为丞相,你又要回家种田。难道就没有第三条道?”

汲黯说:“公孙弘虚伪至极,臣耻与他同在朝廷。”

公孙弘却说:“陛下,汲黯大人直言敢谏,臣愿与他为伍。”

武帝问他:“公孙爱卿,他说你虚伪至极,你还愿与他为伍,难得,难得。一个如此耿 直,另一个如此有气度,难得,难得。”

听了这些话,公孙弘一点都没有难为情的意思。“陛下,臣对陛下只知道忠,别的一概 不论。虚伪也好,虚假也好,臣只是能为陛下作一条虫,笑骂由他,臣只知道忠。”

武帝又问东方朔:“东方爱卿,他所说的忠,不正是你说的忠么?”

东方朔走过去,指着公孙弘穿的破旧衣服,“陛下请看!公孙大人穿的,从外面看,从 来都是破旧衣衫。众人都以为他最能节俭。可是陛下您看”,他走上前去,掀起公孙弘的外 衣,露出了里面崭新的绸缎衣裳。“公孙大人是把肉埋在碗底下,这破衣下面,全是崭新的 绸缎。臣请问陛下,这是忠呢?还是诈呢?”

武帝也吃一惊。“公孙弘,你这是何意?”

公孙弘却镇静地很。“陛下,东方朔说的,句句是实。臣内着绸缎,一是要保养身体, 为陛下出力;二是要从内里记住,是陛下给臣的恩典,让它时时提醒为臣,不要忘了给陛下 效忠。而外面罩上一层破旧衣衫,是为了让世人看到,陛下身边的重臣,也不忘记节俭,圣 上本人,肯定更是节俭的圣君。臣费尽苦心,只是一个忠字啊!”

武帝听了,龙颜大悦。“好,朕就要你这样的忠,就是要你们三个人不同样式的忠!朕 今天,就命你权领丞相之职,官从一品。待有功封侯之后,再正式就任丞相!”

公孙弘跪地磕头:“臣谢陛下大恩!”

汲黯转身就走,却被东方朔拦住。

汲黯生气地说:“东方朔,你弄巧成拙,把这样的人推到丞相的位置,对得起陛下,对 得起天下吗?”

东方朔却意见相反。“汲大人,这您就过分了。您也明白,这多么年来,哪一个有性子 的丞相,是个有好结果的?不仅是一个人被诛,而且是一堆人遭殃!你之所以不愿为之,还 不是怕皇上杀了你?如今皇上圣心至高,找一个虫一样的丞相,岂不更好?”

汲黯直着脖子:“那就让我回家种田!”

东方朔拉着他:“错也,错也!”

汲黯不明白:“错在哪里?”

东方朔笑着说:“正因为丞相如虫,不会和皇上争执;这朝中,才要您这样的耿直之臣, 为皇上进谏,为万民请命!”

汲黯睁大眼睛盯着他:“那,天塌下来,由我顶着?”

东方朔也直起脖子:“东方朔的个子也不比您矮,难道我还会溜?”

汲黯想了一想,转怒为笑。“你说得也是。”

东方朔拉他向转过身来。“咱俩个,一庄一谐,你唱我和,难道不也是为皇上尽忠,为 万民造福?”

汲黯以手击东方朔之掌,“好,那汲黯就不走啦!”

武帝看到二人的争执定了论,就一拍案子,说:“这才叫对!汲爱卿,朕命你为主爵都 尉,官从二品,专门勘察各种官员,包括丞相的过失。就是朕有过失,也只管直言切谏!”

汲黯抱拳,以揖代礼:“皇上圣明,臣谢恩!”

武帝又叫道:“东方朔!”

东方朔:“臣在!”

“朕命你为大中大夫兼御前行走,官从二品,仍可带剑上朝,受不死之恩!”

东方朔也是以揖代礼:“臣谢陛下大恩!”

武帝站起来,走到三人中间,慷慨激昂地说:“近日边境频繁来报,匈奴又在上谷一带, 侵我疆土,杀我边民。朕要加强边备,彻底还击。必要时,朕要御驾亲征,彻底打垮匈奴!”

东方朔等人齐声:“皇上圣明,臣等尽忠效力!”

上林苑中,武帝骑着一枣红马,东方朔还是那匹花脸白马,观看士兵演练兵阵。

卫青骑着他那匹心爱的白马,在战阵中间,指挥将士们布阵。只见他的面前都是一些以 四匹马从两端拉着的方型战车,战车之间以铁链相锁,诸车连环。卫青挥动黄旗,将士们外 面的两匹带红缨的马拉着战车,往前奔驰,战士们杀声震天。卫青又挥动黑旗,将士们将马 勒回,反让后面跟着跑的两匹带绿缨的马拉着车,向中间收缩,马上形成一个铁桶似的车阵。

一群扮演匈奴兵马的将士冲了过来,被锁链绊得人仰马翻。

武帝大声叫好。他纵马驰向战阵,卫青将黄黑旗同时举起,将士们用枪一挑铁练,战阵 马上化开。

武帝驱马来到卫青跟前,高兴地说:“卫爱卿,有你这种武刚车阵,依朕看来,就能保 证我军万无一失!”

卫青说道:“启禀陛下,这只是对付匈奴铁骑的一个办法。真正的困难,可能是沙漠上 的干旱和严寒。臣以为,最关键的,还要靠皇上您的决心,还有您的这些为国不惜性命的将 士!您看,”他用马鞭指了一下在他跟前的霍去病,“个个都是这样的,憋足了劲呢!”

霍去病说道:“皇上,去病已经准备妥当,只要陛下一声令下,保证让匈奴兵马有来无 回!”

武帝高兴地说:“好,卫爱卿,去病,说得好!传朕旨意,你手下所有的将士,从今日 起,每人赏金十两,交给他们的父母和家人。如有战死沙场的,他们的父母妻儿,全由朕来 养活了,抚恤优等,五十年不变!”

众将士齐声高呼:“谢圣主隆恩,我等誓死效命疆场!”

武帝喜形于色。“好,卫爱卿,朕当再发五路兵马,打击匈奴。五天之后,朕将在灞水 河边,为你们送行!”

卫青诚恳地说:“陛下,臣有两个请求。”

“卫爱卿,请说。”

卫青指了一下身后的公孙敖说:“陛下!上次对匈奴之战,公孙敖无罪受罚,被贬为庶 民。臣请陛下开恩,让他官复原职,和卫青一道出征。”

武帝点点头:“朕准了!让公孙敖官复原职。那还有一个呢?”

“陛下,臣习武有余,但文才不足。臣想请陛下派一员既有武功,又备才智的文士,为 臣的监军,指点迷津!”

武帝点点头:“噢?你说,谁合适呢?”

“请陛下圣裁。”

霍去病却叫道:“陛下,我干爹最合适!”

“哈哈!朕就知道,你们想三兄弟在一起。可是,朕的身边,离不开东方爱卿。东方爱 卿,你说呢?”

东方朔驱马上前:“陛下!臣想到战场上试试,我这东方一剑,是不是锋利;也想看看, 那匈奴人,是不是铁脑袋!”

“哈哈哈哈!”武帝大笑。“你们显然是串通一气。东方爱卿,朕要御驾亲征时,自然 会让你总参军机。可现在,朕身边离不开你。卫爱卿,朕会给你选个合适的文臣,满足你这 个请求!”

卫青看了东方朔一眼,无奈地说:“臣谢陛下隆恩!”

东方朔又在家中练剑。前天阅兵,武帝不让他去疆场,这并没有让他气馁。东方朔知道, 皇上确实不愿他离开身边,同时,他也想留在皇上身边。也许这次出师不利,皇上便会御驾 亲征,那时,他还是能上战场的。

因此,他一有空,就要练剑。新来的阿菊姑娘也放弃了棋子,拿着一把剑,跟着比划起 来。道儿手拿着围棋子儿走过来。“阿菊姑娘,上战场是我们爷们的事,你跟我们老爷学会 琴棋书画就了不得了,学这个玩艺儿干吗?快来跟我下棋!”

阿菊用眼角乜了他一下,没搭理。

道儿又走到东方朔面前,说:“老爷,皇上不让你上战场,你就别练啦!这回我求您让 三个子。”

东方朔停下来:“不让我去,就不练啦?万一卫大人那儿风声吃紧,皇上要御驾亲征, 恐怕连你小子也得去呢!”

杨得道浑身发抖:“老爷,我害怕。”

东方朔笑了。“哈哈哈哈!上次在霸陵,你不也是筛了糠嘛?可到生死关头,你还是勒 住了一个呢。”

杨得道小声说:“老爷,小的那是急啦,闭上眼睛,就勒。”

“那匈奴,都是在马上,你可勒不着哇。”

“那老爷你也骑马,我就骑在老爷您身上,去勒匈奴的脖子。”

东方朔一挥剑:“什么东西!我骑着你,去勒匈奴还差不多!”

二人正说笑,发现朱买臣来到院中。

他的出现,让东方朔觉得很意外。“哎,朱大人,皇上说你上任去了,你怎么还没走? 是想让皇太后赏你个脸?”

朱买臣悄悄地说:“东方大人,别戏弄我啦。买臣有要事相报。”

“那好,咱们进屋来说。”他领着朱买臣走进屋里。

朱买臣神秘地说:“东方大人,王臧的消息,我打听到啦!”

东方朔不大相信:“他真的活着?”

“可不是?只是,他活得比我还惨,我们要救他才行哪!”

“他在哪里?眼下手头事情可太多……”

朱买臣急着说:“不要紧,不要紧,他就在长安!”

东方朔吃了一惊:“啊?他吃了豹子胆啦,敢呆在长安?”

“大人,我到渭水边上,打听了好久,后来才知道,那年救走王臧的那条大商船,是珠 宝商董家的大船!”

“噢?是董偃家的船?”

“正是。三年前,董偃的老爹病死了,所有的家产和奴仆,都归了董偃。我去董家上下 打听,他们说,八、九年前,老太爷的确在渭河当中救回一个人,可那个人,是个傻子,老 爷一死,傻子也不知被董偃弄哪儿去了。”

东方朔眼珠儿一转,“我明白了,董偃弄走这个傻子,一定是放在小别墅里,侍候他和 窦太主呢!”

“窦太主可是认得王大人啊!”朱买臣有点惊慌。

东方朔则说:“不一定。窦太主又没上过朝、议过政。既然如此,我们就要找一找。那 地方我知道,今天下午,我们一起去探探!”

朱买臣脸上露出难色。“那董偃,如今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听说皇上叫他‘主人翁’, 咱惹得起吗?”

东方朔气得一拍自己的屁股:“他是这个主人翁!朱买臣啊朱买臣,我看你,不是卖茶 卖糊涂了,就是被你那杀猪的老婆给吓晕了。就董偃这种小人,皇上还拿他当一棵葱?皇上 是拿他和窦太主开心呢!稳住了他们,陈皇后就没脾气!好,这大白天的,‘主人翁’还在 宫里,窦太主在自己家,小别墅肯定没人,我们俩这就去探探营!”

朱买臣咬咬牙:“好,说走就走!”

东方朔与朱买臣来到长安东郊的渭水小别墅。

如今的这个小别墅,已变得比过去更为富丽堂皇。而且,门外还多了一个家丁站岗。东 方朔让朱买臣在前边与那家丁说话,自己照他脑后拍了一掌,那家丁便木呆呆地靠在门边上。 在一个地下室里,窗户射进的一缕阳光,正好照在一张有块大伤疤的左脸上。这便是王臧。 他正在阴暗的角落里修理古董。由于长期在地下室里,他面色苍白;但由于焦虑,他又满面 皱纹。看起来,怪得吓人。

在他的身边,摆着各种各样的古董。王臧专心致志地清理一只大鼎,一边清理,一边自 言自语说:“这种宝鼎出现,可是天下要出圣君的征兆啊!”

东方朔与朱买臣进了小院。他们发现一个地下通道。东方朔用手一拧,通道的门开了。 二人进入通道。

一道光线照进了黑屋。王臧猛地抬头,警觉地问:“谁?”

由于背光,来人面目模糊不清。只听朱买臣说:“故人相见,难道王大人不认识了?”

王臧大吃一惊。“谁是王大人?我不姓王,我是主父偃!”

“主父偃?”东方朔乐了。“又是一个有意思的名字。朱大人,我原来以为你的名字已 经够好玩的了,这儿还有一个更绝的!”

王臧手持利器,站了起来。“你们到底是谁?不说我可要动手啦!”

东方朔笑道:“啊哈!王大人,连我东方朔都不知道了?这位朱买臣,朱大人,就是当 年在霸陵歪脖子树下荡秋千的赵绾。难道你忘了霸陵的歪脖子树?”

王臧吃惊地:“赵大人,他也活着?”

“不仅活着,还与家小团了圆,还当上了会稽太守呢?难道你这个主父偃就不想重见天 日了 ?”

王臧扑通跪下:“东方大人,东方恩人!我知道你会来的,我多次梦见您来救我!谢天 谢地,主父偃在此熬了多年,终于要见天日了!”

东方朔连忙拉他:“快起来,起来!现在不是跪着谢恩的时候。”

王臧跪下痛哭。“东方大人,赵大人!真没想到我们还能相见啊!”

东方朔说:“相见不是好事么?哭什么?等一会儿,若是窦太主和董偃回来,恐怕连听 你哭的时间都没了!”

王臧哀求说:“东方大人,赵大人,快点,快想办法救我主父偃出去吧!”

东方朔拉起他,“别着急,我们既能找到你,还救不出你?坐下,慢慢说。”

三人相对坐在凳子上。东方朔说:“王大人,如今赵大人不能姓赵,已经是朱买臣朱大 人了。对啦,你怎么回事,叫起‘主父偃’这个怪名字?”

王臧双手一拢:“二位大人!那一年,我和赵大人顺着渭水漂流而下,船翻后,我摸了 摸头和脸,都是血,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一条大船里,四周都是 珠宝和古董。有个叫董老太爷的人,问我叫什么。我哪敢说我是王臧呢?只好摇头。董太爷 就叫我大傻子。我也就装什么都不记得了。后来,他给我治好了伤,发现我是个识文断字的 人,就让我学认古董,说我还算聪明,就让我做了他的奴仆,专门帮他整理古董。”

“后来怎么到这儿来啦?”

“三年前,董老太爷不行了,他的儿子董偃就将我带到这里。”

朱买臣惊奇地问:“窦太主就不认得你?”

“窦太主说我不像个修古董的,把我吓得七魂出窍!我想,如果她知道我就是被太皇太 后赐死的王臧,我还有命吗?于是我就继续装傻。幸亏我脸上有这块大疤,不然,恐怕早就 被她认出来了,没命了!”

东方朔还是不忘问他的怪名字。“那你怎么叫起主父偃呢?”

“他们一开始也叫我大傻瓜,后来有一天,他们心血来潮,就要给我取名字。”

朱买臣说:“主父偃,这名字也同样难听啊!”

王臧却说:“东方大人,难道你还不明白这名字的来历?”

东方朔想了想:“对,这名字虽然怪,可是有点意思。这主嘛,是用窦太主的主字为姓。”

王臧苦笑道:“还有那董偃,还叫‘主人翁’呢!”

东方朔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姓主,就是跟着他们两个的姓了?”

“可不是嘛!那董偃,比我的孩大不了几岁,非要我当他们两个的儿子,这‘父偃’二 字,就是污辱小人的意思!”

朱买臣气愤的说:“这个小人,也太能占便宜了!”

王臧则道:“我只要能活命,还管得了那么多?叫主父偃,就是主父偃吧!总有一天, 我要叫他反过来,当我的儿子!”

东方朔说:“这种乱臣贼子,还配为人之子?”

王臧问道:“东方大人,听他们两个的话音,皇上如今很宠爱那董偃呢!”

东方朔解释道:“皇上因为太后干政,心里烦闷,才让这狗东西给他寻开心。没想到, 爱干政的太皇太后归天了,不爱干政的皇太后也是个要干政的!”

王臧一惊:“什么?太皇太后,她,她死了?”

朱买臣接过话:“可不是嘛!这个女人不死,我能出头吗!”

王臧急切地说:“那,赵大人,你快救我出去啊!我这九年,奴仆的日子,地狱的日子, 受够了哇!”

朱买臣安慰他说:“王大人,不要着急。是东方大人又找到了我。今天,我和东方大人 不又找你来了吗?”

王臧又扑通一声跪下。“东方大人,你做好人,就做到底,再救我一次吧!”

东方朔笑了。“你急什么嘛!九年都过去了,三两天的时间,还熬不过来?”

“现在,我就跟你们出去!”

东方朔问他:“现在出去,怎么给皇上说?让皇上给你承担欺骗祖母的罪过,清史上留 个骂名,再恢复王臧王大人的郎中令之职?”

王臧一时语塞。“这……”

朱买臣说:“王大人,你不能急。我是用朱买臣的名,皇上才重新任用的。看来,你这 辈子,也只能用主父偃的名,再和妻儿老小团圆喽!”

王臧再磕头:“能够重见天日,能和妻小相聚,别说叫主父偃,就是叫孙子偃,重孙子 偃,我也是无所谓的啊!”

东方朔击了他一掌:“好!王大人,你从今以后,只能是主父偃。你在这儿先呆着,不 出三天,东方朔就会让你重见天日!”

王臧磕头如捣蒜地说:“东方大人,能让小人重见天日,主父偃就是给你做牛做马,也 毫无怨言……”

长安城北,渭水之滨。

卫青等人率众多兵马,云集河的南岸。河边高台之上,为武帝命人新建的点将台,也是 壮行之台。此刻,汉武帝已端坐台上,两侧数十面战旗,武士成群。身后,有一面巨大的战 鼓。左有韩嫣,手持旄节;右有东方朔,身背宝剑,手执长戟,共同护卫。卫青、公孙敖等 众将立于台下。

三通战鼓,军号齐鸣。

鼓点一落,万籁俱寂。

武帝高叫道:“众将军!”

卫青等人:“在!”

武帝朗声说道:“自我大汉立国以来,匈奴单于屡屡犯我边境,扰我边民。朕前曾发兵 三十万,讨伐匈奴,不料朕用人不当,为其所乘。今日朕再发大军,重整旗鼓,一定要打败 匈奴,为我高祖复仇,为我大汉扬威!”

众将士齐声吼道:“打败匈奴,为高祖复仇,为大汉扬威!”

武帝高兴地叫道:“好!卫青将军!”

“臣在!”

“朕命你为车骑将军,领兵五万,出兵上谷,然后直插匈奴后方,截断敌军后路!”

“臣领旨!”卫青接过令牌,半跪而拜,然后退归阵列。

“公孙敖!”

“臣在!”

“朕命你为武骑将军,与李息领兵五万,出兵代郡,牵制敌人,掩护卫青将军深入匈奴 腹地!”

“臣领旨!”

“公孙贺!”

“臣在!”

“朕命你为轻骑将军,与苏建领兵十万,出兵云中;然后传雁门太守李广,领兵五万, 同时出兵,正面迎敌!”

“臣领旨!”

武帝环顾四周一遍,又叫:“众将军!”

“有!”

“兵不在多而在勇;将不在多而在谋。朕有宝剑一把在此,特赐予公孙贺将军,命他统 领各路。若有违令者,先斩后奏,决不姑息!”

“臣等听令!”

武帝将一把宝剑交给东方朔,东方朔转交给公孙贺。武帝接着说,“此役至关重要,只 准取胜,不许言败。若再不能打败匈奴,全不要回来!待朕御驾亲征时,再定功过!”

众将士怒吼:“我等效死疆场,定保圣上无忧!”

武帝正要下令出发,突然,董偃狼狈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到武帝面前,扑通一声跪 倒。

“皇……皇上,不……不……不好啦!”

流畅的发兵仪式突然被搅乱,武帝不由地龙颜大怒。“怎么回事?!”

董偃结结巴巴地说:“皇……皇上,朱买臣他……他……”

武帝几乎是盛怒了:“朱买臣怎么了!”

“朱买臣他……他带人闯进我的……,不,闯进窦太主的别墅,抢走了主父偃!”

武帝气愤地:“什么乱七八糟的,慢慢说!”

“皇……皇上,朱买臣他抢走我的奴仆主父偃……”

东方朔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董偃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你这佞贼,皇上出兵之际, 你却以琐小私事,前来搅乱,口出不祥之言,坏我大军士气!皇上,快快斩了这不祥的东西, 不然,我大军就会出师……”

他没再说下去。就这几句话,已让武帝脸上更为难看了,有点铁青之色。

点将台的另一侧,朱买臣正领着主父偃走过来。二人见到被东方朔提着的董偃,先是一 惊;然后急忙向皇上跪下。

武帝叫道:“朱买臣,你这个时候,搞什么鬼名堂!”

朱买臣叫道:“皇上!臣朱买臣,为皇上寻得良臣主父偃,不料他却被董偃这厮,囚禁 于家中!”

说完,他用手将主父偃的头发往后一拉,让主父偃抬起头来,让武帝能够看清他是谁。 武帝吃了一惊。“主父偃?你不是王……?”

主父偃何等聪明?他打断皇上的话,连忙说:“陛下!臣王二小,现在叫主父偃。主父 偃给皇上请安!”

武帝开始时摸不着头脑,这会他有点明白了。原来王臧也被赵绾给找到了,可董偃,干 吗要藏起他?武帝很想知道个究竟,可这儿,毕竟不是问事之处。

东方朔提住董偃不放,高叫道:“陛下!这主父偃,就是昨天臣给您说过的,可协助卫 青将军临阵出谋划策的良臣!”

武帝记住了,昨天东方朔是向他说过,他们找到了王臧,可让王臧协助卫青出击匈奴。 可是这事,来得过于突然,武帝一时不知怎么说是好。

东方朔仍在大叫:“陛下!董偃这个贼人,搅我出兵之阵,乱我大军气数,罪当立斩! 况且他有三不赦之大罪在身,臣请皇上斩其首级,以他的血,祭奠汉军大旗,保我大军,旗 开得胜!”

武帝吃惊地说:“董偃有三不赦的大罪?”

“是的,陛下!这董偃,以一商贾之身,淫乱太主,不以为耻,反而出入宫庭,坏我大 汉王制,此其不赦之罪一也;他以奴御主,败男女之化,乱婚姻之礼,进而以声色犬马乱吾 主之心,毁圣主之名,此其不赦之罪二也;这厮在我大军出征之时,藏匿圣主所需之要人, 以区区私事搅乱军心,使我将士出征之际,无所适从,此其大不赦之罪三也。有此三罪,如 不诛灭,恐我大军心有不专,此役能否成功,臣不敢设想!”

听着东方朔历数这三件罪恶,武帝觉得脸上发烧。这前两项罪恶,与他自己也是有关系 的。他在东方朔面前发过誓,要做一代圣君,可前两件事,不是圣君所为,东方朔多次劝谏 过。今天,当着出征大军之面,武帝觉得,如不给众人作个表率来,那自己离圣君差得也太 远了,将士们也没必要为他出征了。区区董偃,本来就是个玩物,一铢钱都不值的东西,有 何不能割舍呢?何况他闯进发兵要地?

董偃此时却不知时务,在东方朔手中叫道:“陛下,我与太主的事,是陛下您……”

武帝更急了。他再说下去,自己在三军之前,岂不是更为难堪?他愤怒地打断董偃:“ 胡说!你这丧门星,坏我出兵大事,还胡说八道!把他拉过去,斩了!”

“是!”东方朔高叫一声,将董偃提到军旗之下。霍去病走过来帮助他。东方朔示意霍 去病拔出自己的剑。霍去病会意,抽出东方朔的剑,“噌”的一挥,剑光闪处,董偃的头已 落地。其血直直地溅到军旗之上。

众将士欢呼起来“好哇!”

武帝皱了皱眉,然后一咬牙,“好!朕斩了这丧门星,以明朕之大志,在于强国,不作 他务!主父偃!”

主父偃刚才站起来看杀董偃,听到武帝叫他,忙再次跪下:“草民在!”

武帝坚定地说:“朕命你为中大夫,协助卫青,参赞军务。若是卫青将军有所闪失,朕 要拿你的脑袋,再来祭这军旗!”

主父偃再三磕头:“臣定不负陛下恩典,协助卫将军战胜匈奴!”

武帝站了起来。“好,朕要亲自击鼓,为众位将军送行!”说完,他拿过鼓槌,猛敲战 鼓。

马蹄飞扬,战旗猎猎,大军出发。

霍去病笑着,以手摸着带血的剑锋。“干爹,没想到,斩个奸贼的头,比杀一只野猪还 容易!”

东方朔说:“儿子,这回你宝剑饮血,大开吉光,战场之上,定会多有斩获。这剑在我 身上,暂时也没用,就借给你啦,你把我东方剑法,在匈奴兵马的脖子上试他一试,可不要 给我丢脸哟!”说完,把剑鞘也解给霍去病。

霍去病高兴地眉飞色舞。“干爹放心,我一定要让您这把剑,喝得饱饱的!”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天纵其才 作者: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