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王莽》尾声 渐台悲泪


●在内忧外患的夹缝里,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境况十分凄楚,除了迷信歪门邪道, 他也没别的辙好想了。

●王莽不气别的,气他们把自己看家的部队都给打丢了,绿林军打过来,拿什么去 抵挡?

●地皇四年(公元23年)十月三日,对王莽来说是最黑暗的日子。在汉兵的强大攻 势下,他玩儿命喊出一句:“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然后就彻底交待了。

自从出了刘歆的事情之后,王莽的精神一下子垮掉了。在内忧外患的夹缝里,这位 风烛残年的老人境况十分凄楚。他吃不下饭了,每天只靠鲍鱼就酒,维持着。也不上床 睡觉了,老是看兵书,看怎么才能把燎原的烈火给扑灭,看困了,就靠着几案冲个盹儿, 什么皇后,什么一百二十女,哪儿有那心思啊!

到了这种时候,这位大新天子还迷信歪门邪道,不信也不成,他也没别的辙好想了。

有人提议:

“民心思汉,应当把汉室渭陵、延陵墓门的屏网拆掉,破破汉室的风水。”

王莽当场答应:

“好,拆,马上拆!”

又有人提议:

“汉室是火德,水克火,应当用黑色儿把这两座陵墓的红墙给抹黑喽!”

王莽顿时点头:

“好,抹,马上抹!”

又有人提议:

“《周礼》跟《春秋左氏传》里都说:‘国家如果面临大灾大祸,可以用哭来攘 解。’应当号陶大哭,呼告上苍,天帝一感动,陛下就能转危为安了。”

王莽立刻批准:

“好,哭,马上哭!”

哭天是大事,天子得亲自示范,满朝文武到了南郊,王莽先念了一篇策文,陈述了 他承受符命的始末缘由,然后开哭:

“天哪!您既然降命把国家交给王莽,为什么不消灭那些盗贼?假如是我王莽辜负 了您的期望,请您来个脆的,使雷劈死我!”

开始还只是抽嗒,后来就有声有泪,哭得真伤心,再往后,泪也干了,嗓儿也哑了, 趴在地上哭都哭不动了,一个劲儿磕头。

皇上哭完了大臣哭,大臣哭完了,又组织儒生跟老百姓哭。不白哭,有免费稀粥供 应,哭得特别悲哀的和能够背诵皇上哭天策文的,还有奖励,当场任命为郎官。

大家的积极性马上调动起来了:

“张大哥,今儿有空没空?有空咱们哭会子去!”

“哭它呢!亡就亡呗,反正朝廷又不是咱老百姓的,我哭不出来!”

“您怎么不明白理儿!哭两声又不费什么劲,管吃管喝还有官儿做!前两年修九庙 的时候,让募捐,出了钱粮就可以给官儿,那会儿一个郎官要价可是六百斛!哭不出来 不怕,您不会想伤心事啊,我记得上回您那二房亡故,您哭的就挺棒,这回您只当是哭 她不就完了!”

就这么一帮人,不知哭什么哭得那么出色,最后都给了郎官,有五千多口子。

光哭还是不顶事,又有人提议:

“绿林军为什么在昆阳取胜?他们有七员猛将,外号都叫什么‘狼’!咱大新要想 胜过他们,就得派‘虎’将去,虎是兽中王嘛!”

“有道理!予就派九位将军,领着十万精兵,开往前线!他们的名号,都叫‘什么 虎’,你们替予琢磨九个名号,予亲自授予九虎将军!”

九虎将军要出发了,王莽又想起来了:

“不能就这么去!上次派了七十二公士到各地去宣布诏命,结果一出京城就全溜了 号。这回得留个后手,把九虎将军的家眷全接到宫里来,说是人质也行,说是朝廷替九 虎将军代管家属也行,反正不能让九虎无牵无挂把队伍带走!”

九虎认了,谁让您是皇上呢,反正也知道老头儿没力气,不会在九虎的妻女身上打 什么歪主意,人质就人质吧!可是,出征打仗,您多少得点点儿“替”吧,这年头儿, 没钱谁给您卖命?

王莽挺大方:

“钱好说,予这大内还存着六十箱黄金呢,一万斤一箱,都是九九金!可这会儿不 能发,行军打仗,带多了沉,不方便!这么着吧,予也豁出去了,每人给你们四吊钱, 不许讨价还价!”

四吊钱够干什么的?九虎心都凉了,就这还指望大家伙儿给您效力呀?

果然,九虎到了华阴前线,没怎么费事,就叫人家给收拾了,成了一帮纸老虎。

有两傻蛋,史熊、王况,还挺固执定回朝领罪,王莽声色俱厉叱儿他们一通:

“要钱你们倒挺积极!一上阵怎么全都成了熊蛋包啦?你们跑回来,予那十万精兵 哪儿去啦?”

俩人一听,没的说,自杀谢罪吧!早知道这样,不如在前线就抹脖子呢,也省得跑 这趟冤枉道儿!

王莽不气别的,气他们把自己看家的部队都给打丢了,这要是绿林大军打过来,拿 什么去抵挡?

其实都不用说绿林大军了,就是京师附近零零散散的义军,也够王莽喝一壶儿的了。

说是零散义军,细数起来哪拨也有好几千人,而且拨儿还特别多,有弘农郡的王宪、 新丰县的韩臣、栎阳县的申砀、下邽县的王大,邰县的严春、茂陵县的董喜、蓝田县的 王孟、槐里县的汝臣、周至县的王扶、阳陵县的严本、杜陵县的屠门少,这会儿都在长 安城外跃跃欲试,这可怎么是好!

王莽不得已,让把城里各个监狱的囚犯放出来,发了刀枪弓箭,杀了猪喝了血,立 下大誓:

“谁敢不为新朝效力,社鬼记住他!”

然后就让皇后的父亲宁始将军史湛领着这支囚徒部队出城迎敌,果然大奏凯歌, “胜”了,“剩”史湛一个人回来了,部队,一过渭桥就全他妈各奔东西了,“社鬼记 住”,他爱记不记!

汉军也不客气,把长安城团团围住。士兵们在城外把王莽妻子、儿子、父亲、祖父 的坟全给刨开了,棺材烧了,骨灰都给扬了。连当年千辛万苦盖的九庙、明堂、辟雍, 也都付之一炬,冲天的火光,一直照耀到城里来。

地皇四年(公元23年)十月三日,对王莽来说是最黑暗的日子。前天下午,义军终 于开始攻城,没多一会儿,就攻破了宣平门,也就是民间所说的“都门”。张邯巡视城 门,赶了个巧,被一刀了结。义军直扑未央宫,王邑、王林、王巡等人分别带兵在北阙 下抗击。因为更始帝有重金悬赏,说只要拿到王莽,死活不论,都可以高官得做、骏马 得骑,义军士兵不要命的就有七八百人,杀退一波又来一波。正好天也半擦黑了,双方 僵住了,天亮了再接着干。到了昨天,民安城除了未央宫,别的地方已经全部归了汉军。 城里的青年朱弟和张鱼,怕被乱军抢劫,就自发组织起来,成群结队,奔跑喧哗,跑着 跑着,就跑到未央宫来了。他们是本地人,道儿熟,不象汉军那样只知道在北阙正门那 儿硬攻,他们跑到尚方工场门,在那儿放起火来,又砍开了敬法殿的小门,嚷嚷吵吵:

“反贼王莽,怎么还不出来投降!”

火一直烧到了后宫,王莽女儿住的地方。

前汉小王皇后跺着纤足:

“我就知道早晚有这一天!爹呀,这就是您办的好事!”

小宫女拽着小王皇后:

“娘娘,火都快封了门啦!请娘娘移驾避火……”

小王皇后使劲一挣,踊身火海,留下一句话:

“我还有什么面目去见先帝!”

后宫里别的女眷可没这种勇气,她门花容惨淡,莲步纷迷,全都拥到皇上跟前,声 音战抖着冲皇上要主意。

王莽还算镇静,衣冠齐整,腰里挂着缺了角的传国玺,手里攥着一把匕首,据说是 当年虞舜用过的,可以镇魔驱邪。

莺莺燕燕们的吵闹,丝毫没能干扰皇上的大事——他老人家正忙着利用威斗禳弭灾 祸呢!只见他一会儿把座儿挪到东,一会儿又把座儿挪到西,也难为他,现在东南西北 四面八方到处是“反叛”,忙不过来了!

王莽一天没吃没喝,精神十分疲惫,外头发生了什么,他很清楚,但他现在所能做 的,除了不停地转换座位的方向之外,大概也只有用愈显嘶哑的声音反复念叨一句话了:

“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

老天爷把治理国家的圣德和使命赋予了我,汉军又能把我怎么样!

今天天刚亮,北阙失守,汉兵杀进了未央宫,王莽还是这句话,把大臣们急得什么 似的:

“皇上!这阵儿得先避汉兵,再找老天爷帮忙!汉兵可是杀红了眼,他们不信什么 天命!”

“怎么,他们不信这个?那予还是先避避吧!渐台,渐台不错,四周沧池环绕,把 桥一拆,一时半会儿且攻不进去呢!等老天爷想起来了,一定会降下天兵天将,杀退汉 兵!”

“那就赶紧吧皇上!车都安排好了,就在王路堂外候驾哪!”

“走,走,把予的威斗抱上,摆驾渐台!”

跟着王莽一块儿登上渐台的公卿大夫、侍中、黄门郎还有一千多人,这是王莽最后 的一点实力,能不能坚持到老天爷开眼,可全仗着他们了。

王莽一行前脚上了渐台,后脚汉兵就追了过来,桥是来不及拆了,好在渐台楼宇高 大,一千多人情险坚守,汉兵一时也还攻不进去,可是里头的人也别想再出来了,四下 里已被团团围住,比当时王邑围昆阳气势不在以下,围了好几百层!

王莽抱着威斗,神情恍惚,他弄不明白,当初的充耳颂歌,才不过短短十五年间, 怎么就会变成了铺天盖地的声讨浪潮!

汉兵越围越多,越逼越近,渐台上的人全都紧张极了,拼命用弓箭射向台下,想阻 止汉兵的步伐。

可历史的车轮又岂是区区一个王莽和这一千多矢忠大新的臣子挡得住的?没过多久, 箭就射光了,“没子弹了!”

王莽真后悔,那一百二十一女的结婚礼服不是还附配了弓箭吗,早知道让她们带上 渐台,好歹也能再多拖延一会儿呢!

其实那又管屁用!汉兵终于冲上渐台,刀剑所击声锵然响起,鲜血开始向空中喷涌, 每一秒钟,都有人哀叫着倒下,不是为垂死的大新当了陪葬,就是为待兴的大汉作了牺 牲。

而处于双方这场殊死纷争的那个焦点人物王莽,这时已经被贴身侍卫架着藏进了渐 台内室:

“皇上!王邑父子和许多重臣已经战死,形势万分危急,您在这儿先躲躲儿.躲过 一时算一时吧!”

王莽还在做梦:

“放开予!予有威斗,有虞帝传下的匕首,有上天赐下的符命!予要出去跟他们决 一死战,予不怕这些毛贼!不怕……不怕……”

侍卫也没法儿跟这位倒霉皇上叫真儿了,得嘞,您爱怎么怎么着吧!

撒开手,不管他了!

王莽攥着虞帝匕首要出去玩儿命,许是气晕了,摸了半天愣没摸着门在哪儿,正在 内室转磨儿,门被踢开了,一条汉子闯了进来,滴着血的钢刀直指王莽:

“老头儿!你看见王莽了吗?”

“你,你是谁?找予……找大新天子干什么?”

那汉子冷笑:

“老子杜吴,一直在长安练摊儿,倒腾瓜果梨桃,王莽搞他妈什么五均六管,害得 老子没法儿做买卖,老子现在也投了绿林!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瞎耽误工夫!老头儿, 你到是瞧没瞧见王莽那老小子?”

王莽摇摇头,在他的本意,是哀叹自己怎么混到这个份儿上,连市井小民也敢指着 鼻子称名道姓骂咧咧!想当初,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谁敢抬头正眼看予!完 了,真他妈完了!予这几十年的心血,算是全泡了汤,好端端一个大新,就这么断送了? 他悲从中来,不仅摇头,甚至还流出了两行老泪。

杜吴倒误会了:

“没瞧见?没瞧见你哭他妈哪门子?噢,我明白了,你是心疼更始皇帝的赏金!没 关系,抓不着王莽,咱们可以摡拉点儿金银财宝,堤外损失堤内补!看样子,你是给王 莽看守渐台的,走,带老子去找王莽的珍宝,这渐台忒他妈大,没个人儿带路还真摸不 着门儿……”

王莽不动窝儿,攥着虞帝匕首的双手直哆嗦。

“你倒是走哇!找着珍宝,擗给你老小子一份儿……噢,我说你怎么不去呢,敢情 你都捞够啦!你弄的这小攮子就不赖,镶金嵌玉的,准值不少钱!还有这小盒子,这么 精制,里头装的什么宝贝?让老子希希!”

杜吴欺负他老迈,伸手就去摘王莽那颗御玺,王莽不干了:

“住手!这是大新的传国御玺,是大新的镇国之宝!”

“镇国之宝?那更不能放过啦!拿过来啵老头儿!”

那哪儿成啊?王莽几十年辛辛苦苦,奔的不就是这块传国御玺嘛!虽说大新眼瞅着 就要玩儿完。这块金镶玉的宝贝疙瘩也不能撒手,这可是王莽的命根子!

几天水米没打牙的王莽不知哪儿来的那么股劲儿,杜吴夺了半天,楞是没能夺下来!

杜吴也急了,嗨!我跟你这糟老头子费什么劲哪!钢刀在大爷手里攥着,宰了你还 怕御玺飞喽?

想到这儿,他也不希罕留着老头儿活口带路去找别的珍宝了,有这一块“镇国之宝” 那不比什么都强?你不是不撒手吗?大爷我撒手!

杜吴猛然一松手,王莽冷不丁,往后退了好几步,一个踉跄,摔了个大仰巴饺子, 恰好跟十五年前汉宫受禅时孺子刘婴的姿式相反,孺子是趴着,王莽是仰着,这才叫前 仰后合呢!

杜吴可不象当年的新天子,还傲模假式搀扶刘婴一下儿,扶你?去你妈的吧!顺过 刀来,扑嗤一下,那叫个脆!大新天子,连哼都没来得及哼出来,就给自己画了个句号。

这是公元23年的事。过了不到两年,那位“发兵捕不道”的南阳刘秀,把各路农民 义军一一平灭,窃夺了农民革命的胜利果实,在洛阳登上皇位,“中兴”了汉室,史称 “东汉”。那已经不是我们这部王莽传的内容了,咱这部书,就此搁笔。

                    1996年12月

                     鹤年脱稿于北京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王莽 作者:傅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