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匈奴王妃》第26章 神泪情恸


惊涛骇浪的一幕,终于收场!

无敏和约拿以百来骑士压制住呼衍揭儿等人和众等骑士,在麦圣、塞南的协助 下,分开扣押三个酋长,安置所有宾客,解散部民,安抚人心……所有相关事宜均 迅速解决。

而,禺疆把她放在床上的那一刻,再也禁受不住重伤的漫天侵袭,扑通一声, 栽倒在地……挛鞮氏部落酋长迎娶阏氏的大礼之日,酋长和阏氏双双身受重伤、奄 奄一息。

酋长寝帐,站满了一大群人,焦急,担忧,唉声叹气,个个瞪大眼睛看着巫医 处理重伤者的伤口。两名重伤者平躺在同一张床上,脸色苍白、宁静,兀自安详地 沉睡,不理会外界的干扰。巫医转过身来,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面朝大家歉疚地说 道,『酋长和阏氏昏迷不醒,恐怕……我没有办法……』

约拿冲动地一把揪起巫医,瞪起眼睛,凶恶道,『放屁!你一定要救活他们! 』

『我……我……真的救不活,除非……』巫医抖抖抖擞擞地说着,一脸的惊慌 与无措。

无敏不耐烦地瞪了约拿一眼,呼喝道,『约拿,放下他!』额头上的条条皱纹, 揪在一起,脸色凝重地向巫医说道,『除非什么?快说!』

『除非——由我来救他们!』帐口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不慌不忙的腔调,悠 闲而且自信,『我可以救活他们!』

『乌丝!』麦圣、伦格尔、洛桑异口同声地叫出声。

无敏侧过身子,看见一个全身素白的女子轻飘飘地走进来,仿似鬼魅一般,容 颜煞白,冰冷得好像冒着缕缕的寒气,只听见她再次抛出冷得砸人的话语,『所有 人都出去!』

无敏审慎地看着她,不快地质问道,『你是谁?』

麦圣走到无敏跟前,激动地说,『无敏大叔,她曾经救活了已经断气的立脱酋 长,这次,她一定可以救活酋长和阏氏的!洛桑,你说是不是?』

洛桑郑重地点点头,毫不犹豫的,焦虑的神色瞬间转换为喜悦与激动。

乌丝在床边站定,看着床上重伤的两人,头也不回,脸颊硬邦邦的,坚决地下 起命令,道,『想要尽快地救活他们,你们全都出去,一个人也不许进来!』

闻言,麦圣、洛桑和伦格尔推搡着众人出帐,好让乌丝开始救治酋长和阏氏, 因为,他们很清楚,虽然乌丝在言行举止上诸多怪癖,却不会陷害酋长和阏氏。

乌丝不惊、不喜也不担忧,从禺疆的怀中取出骷髅链子,分别从两人的长发上、 麻利地拽下几根发丝,绞在一起,缠绕在骷髅链子上;接着,拿起杨娃娃的小手握 住骷髅链子,让禺疆的手握住她的小手。最后,解开两人的衣服,敞开胸膛……她 退开三步,静静站立,一眨不眨地盯着握在一起的两只手,等待着什么似的,疏淡 的眉毛悄然拧了起来。

渐渐的,握在一起的两只手,微微地弥漫出乳白色的光华,越来越多,拢聚成 一束剔透的光流,轻轻地流动、旋转……光华越聚越多,旋转的光圈越来越大,汇 聚成一片金黄色的光晕,犹如云层笼罩在两人躯体的上方,芒色绚烂、耀眼……让 人眩晕的光华匀速地旋转,淅淅沥沥地洒下柔和的光之水滴,宛如一颗颗的泪珠, 清透,莹亮,晶彩,滴落在两人的胸膛,瞬间消失……

乌丝的眉心稍稍舒展,没有血色的唇边牵起一朵满意的微笑。他们身上的伤口, 经过光华的滋润、浸透,此刻已经愈合,过两天、伤口就会消失不见,饱经重创的 身体将会回复到原本的样子……

两天后,禺疆醒了过来,杨娃娃的伤势比他稍轻,却比他晚了三天才醒来,因 为,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了一个鲜花遍地、树木参天的原始森林,梦到 了一只美丽的神鸟。

她不明所以地看看四周,感到匪夷所思,这是哪里呀?怎么会在这里呢?她不 是捅了自己一刀,倒在呼衍揭儿的怀中吗?禺疆怎么样了?呼衍揭儿会不会杀了他? 天啊,她要赶快回去,阻止呼衍揭儿。

她苍茫四顾,却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一棵棵高耸的古木庞然大物一样矗立在 眼前,放眼望去,竟然一条小小的道路都没有,而脚下,是没膝的青草与娇艳的野 花。

『你在找我吗?』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幼嫩、清脆的声音。

杨娃娃条件反射地转过身子,看见一只色彩斑斓的大鸟、屹立在面前,她睁圆 了眼睛,吃惊地看着大鸟,『是你在跟我说话吗?』

大鸟点点头,呼啦呼啦地拍打着羽翅,『这里还有别人吗?』

她不太相信亲眼所见的事物,这只大鸟居然会说话,太不可思议了!『可是, 你怎么会说话?』

『因为,我是神鸟呀!你真的不认得我啦?咳,后土娘娘说的没错,你果然什 么都不记得了!』大鸟煞有介事地唉声叹气,稚嫩的声音却装成老成的姿态,让人 忍俊不禁。

杨娃娃更是大大的震惊,弯弯地蹙起眉睫,惊诧地呼叫道,『你说什么?你是 神鸟?后土娘娘?你认识我?天啊,你不要告诉我,这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即使 她熟读中国历史和中国远古神话传说,但是,那并不代表她相信那些远古的神话真 的存在过。现在,这只大鸟声称自己是神仙,真是无稽之谈!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相信的!』大鸟见她肯定地点点头,无奈地摇摇头,『 好吧,待会儿你就相信了。』说着,大鸟在原地旋转三圈,紧接着,它的头部慢慢 地幻化成一颗头发金黄的人头,双足变成两条腿,翅膀仍然是翅膀,却是透明的, 闪闪发光的。

她惊愕得下巴差点掉下来,这,这怎么可能?大鸟,变成一个十岁的小姑娘, 肤色娇嫩,金黄的短发衬得那张娃娃脸更加招人疼爱;全身上下均是色彩华丽、红 黄相间的羽毛,晶莹剔透的翅膀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一拍一拍的,灵动可爱。

小姑娘笑得很灿烂,『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

『我还是不相信!』她兀自轻轻地摇晃着脑袋,嘴巴里喃喃自语,却不及防小 姑娘突然搂住她的腰部,腾空而起,在森林之中自由地飞翔。她低头往下看,惊得 呼吸都顿住了,喉咙里不受控制地尖叫起来……

她们掠过大片的鲜花,穿梭于古老的树木之中,终于在一条淙淙流淌的溪边停 下来。杨娃娃在地上稳稳地站住,仍是惊魂未定,重重地拍着胸脯,大口大口地喘 气,『你真的是神鸟……我相信就是,不要再吓我了!』

小姑娘得意洋洋地看着她,细腻的脸蛋上洋溢着天真与无邪,『你相信就好, 还有好多事情要你相信呢!』

『什么事情要我相信?』她锁住眉心,突然想起了某些事情,惊乍道,『哦, 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赶紧回去!』

『你还不能回去!这是你的梦!我在你的梦中!』小姑娘怕她走了,连忙拉住 她的胳膊,急忙道,『简单地说,你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你现在看到的这个地方, 梦到了我!』

杨娃娃更加糊涂了,莫名其妙道,『那我为什么会做这个梦?而且梦到你?』

『哎呀,反正就是你做梦就是了!我呢,是奉了后土娘娘的旨意,在这个时候, 钻进你的梦境,把某些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小姑娘拉着她坐在一块平滑的大石上 面,『我们开始吧!我先问你,后土娘娘知道不?女娲知道不?还有混沌天神,元 始天妖,你知道吗?』

她哧哧而笑,『你说的是远古神话传说,可是,这只是传说,又不能当真的! 』见小姑娘泄气地翻着白眼,她正色道,『不会是真的吧!神话传说是真的?』

小姑娘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简单地说一下吧,仔细听好了哦!』小姑娘咳 了两声,侃侃而谈,『远古的时候,在乾坤之初,混沌玄黄,诞生了第一个生灵混 沌天神,第二个是盘古氏,就是开天辟地的那个盘古啦,他自称为元始天王;接着, 从石头缝的积血中蹦出一个女子,太元圣母。太元圣母和盘古相遇,互相吸引,不 久,太元圣母有了身孕。但是,她自私地通过这个胎儿对自身进行净化,把不需要 的杂气迫入胎儿之中,功成之后,她强行取出这未成形的血块抛置荒野。这血块是 混沌精元的一部分,数年后成长为天妖,是宇宙中最早的妖怪,后来他自称为元始 天妖。』

杨娃娃听得仔细,不禁皱眉道,『你说的这些,我只知道盘古。』

『盘古之后,诞生的第三个大神就是后土皇地祇,又称后土娘娘,被称为大地 之母,是最早的地上之王。接下来呢,就是人头蛇身的女神、人类的创造者女娲。 』

杨娃娃兴奋道,『女娲创建了婚姻制度,是伟大的婚姻之神,而且,她嫁给了 亲生哥哥伏羲,繁衍了人类……』

『错,错得太离谱了!女娲跟伏羲没有任何关系,毫不相干!』小姑娘生气地 打断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不好意思地,脸蛋通红,『女娲造人后,觉得 孤独、无聊,就到处游玩,山川湖泊,森林平原,草原海洋……这天,她来到一大 片辽阔的草原,看见一只身受重伤的妖怪,不忍之下,女娲救活了这只奄奄一息的 妖怪。』

『妖怪伤好之后,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女娲才知道,他就是元始天妖。元始天 妖被太元圣母抛弃,从小到大一直耿耿于怀、郁结在心,所以非常孤僻,个性孤傲 狂野、暴虐残忍;女娲可怜、同情他,留在草原上陪伴他一段时间,借此疏解他的 心结,改变他的个性。不过,女娲没想到他们会日久生情。』

杨娃娃惊讶道,『不会吧?女娲跟元始天妖谈恋爱?神仙也谈恋爱?后来…… 他们一直在一起吗?结果如何?』

『他们是天地之初第一对真正倾心相爱的神仙眷侣,可惜,后来……』小姑娘 无奈地叹气,低垂着眼睛,复又抬眼、细细地看着杨娃娃,研究着什么似的,『后 来,他们被人拆散了!』

杨娃娃被她吊起了胃口,热切地问道,『谁拆散了他们?』

『当时天地初成,天地间有无数劫变,元始天王把太元圣母召到他的玉京山上, 每经一劫,就与她欢爱一次。很久很久之后,太元圣母生下第二个儿子,后来又生 了一个女儿,叫做九光元女,也叫做太真西王母,就是后来玉皇大帝的帝后、王母 娘娘啦!九光元女成为王母娘娘之前,半人半兽,很偶然的,跟元始天妖相遇,并 且喜欢上哥哥,不过,元始天妖非常讨厌她,总是不理睬她。后来,九光元女知道 哥哥和女娲在一起,妒嫉得发狂,多次陷害他们,却始终没能拆散他们。』

『女娲造人后,赋予人类繁衍后代的能力,经过较长的一段混乱时期后,一部 分人经过修炼成为会飞的人,又称为神。神与人一同在大地上生活着,有了神的存 在,人的生存能力变的越来越强大。不久后,神们在天上创建了一个新的世界,称 为天界。天界的统治者,就是玉皇大帝,九光元女借助太上老君的帮助,脱胎换骨, 成为玉皇大帝的王母娘娘,母仪天下!』

『有一次,玉皇大帝宴请各路神仙,第一次见到飘逸轻灵、语笑嫣然的女娲, 非常动心,意欲留她下来,成为自己的妃子,女娲当然不愿意了,婉言谢绝,不辞 而别。王母娘娘看在眼里,假心假意地向玉皇大帝表明大度之怀,接着把女娲和元 始天妖的相爱故事告诉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觉得颜面尽失,于是采纳王母娘娘的计 谋。』

杨娃娃听得如痴如醉,小姑娘却在关键时刻停下来,紧张地催促道,『怎么停 下来了?接着说嘛!』

小姑娘干咳了两声,『我的姑奶奶,我的喉咙快冒烟了,你好歹让我喝两口水 吧!』说着,神速地跑到溪边喝了几口清水,接着屁颠屁颠地走回来,坐在大石上 面,抹着嘴巴,巴咂巴咂两下,才继续道,『王母娘娘邀请女娲品赏花卉,女娲不 好推辞,刚离开没多久,玉皇大帝派遣的十八路神仙对元始天妖展开群攻,并号称 :女娲此去天界,名义为王母娘娘邀请,其实是玉皇大帝迎娶女娲。元始天妖听闻 之下,大怒,不相信也得相信,悲伤绝望之下,与十八路神仙进行了三天三夜的激 战,最终寡不敌众,力竭而亡。』

听到这里,杨娃娃想起呼衍揭儿的多次阴谋诡计,感同身受,心里闷痛闷痛的, 喘不过气来,『天啊,元始天妖就这么死了吗?好可怜!女娲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

『没有察觉!女娲飞了大半的路程,想起上次拒绝了玉皇大帝,这次不知道会 如何,于是决定不去赴约,折身回来!回来一看,元始天妖不见踪影,只看到一片 激烈打斗的痕迹;女娲知道元始天妖已经遇害,疯狂地找他,却怎么也找不到…… 』小姑娘玉嫩的脸蛋上洋溢着悲情的光彩,意有所指地问道,『听到这里,你会不 会觉得心痛?』

『心痛?是有一点儿,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怎么这么可恶,还以为他们是好人 呢!』杨娃娃不晓得小姑娘为何问她会不会心痛,不过,这个远古的爱情故事让她 觉得悲伤,或许,女娲和元始天妖的爱情不够惊心动魄,却是感人的,『对了,元 始天妖就这么死了吗?王母娘娘不是喜欢哥哥吗?元始天妖死了,她不就得不到他 吗?』

『在这件事情上,他们确实做的不好,为了各自的私心,生生地拆散了女娲和 元始天妖。』小姑娘乌黑的瞳仁滴溜溜的转动,定睛看着杨娃娃,似乎要从她的脸 上、眼睛深处挖掘出什么东西似的,『王母娘娘没想到玉皇大帝欲杀他而后快,因 此对玉皇大帝怀恨在心。玉皇大帝派出各路神仙把女娲抓回来,逼她嫁给他,女娲 死也不从;王母娘娘因得不到心爱的人,私自放走了女娲。女娲继续寻找元始天妖, 走遍山川河流、高山森林,找了好多年,一直没能找到……』

『当天界变得越来越美好的时候,人间也按照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 形成五个部落群,太阳神炎帝与火神祝融共同治理天南一万二千里的地方,少昊与 水神共工建立天西一万二千里的鸟国,颛顼与海神禺疆治理天北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青帝伏羲与九河神女华胥氏治理天东一万二千里的地方,中土则直接由天帝管理。 』

杨娃娃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只觉得脑中一阵激荡,『禺疆?海神?据我 所知,他不是黄帝的孙子吗?』对呀,她怎么一直都没想起来,禺疆就是中国远古 神话传说中的海神、风神呢?而名字的巧合,紧紧只是巧合吗?

『错!又是一个大错误!』小姑娘的眼睛亮闪闪地盯着杨娃娃,存心气她一样, 『听我慢慢说哈!女娲一直找啊找,身心憔悴,几乎快要放弃了!一天,后土娘娘 现身在她眼前,让她往北走,一直走到大海的地方,就可以遇见你想要找的人!于 是,女娲一路往北走,来到大海,却仍然没有找到元始天妖;她心灰意冷,就在海 边住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又过了好多年,女娲无意之中邂逅海神禺疆,当 即认定他就是元始天妖,因为,海神禺疆的容貌跟元始天妖一模一样,不过,海神 禺疆否认自己是元始天妖,说根本就不认识她。』

杨娃娃激动地抓住小姑娘的小手,急切道,『怎么会这样呢?海神禺疆到底是 不是元始天妖呢?』忽然的,她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猜测道,『他是不是失去记 忆了吗?』

小姑娘吃痛地惊呼一声,抽出被她紧握住的手,轻轻地揉着,『你干吗这么激 动呀,你心痛吗?』

杨娃娃莫名地一愣,心痛?好像是的,内心深处总有一股闷沉的痛意,压抑着 她的神经,抽打着她的情绪,随着小姑娘的讲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也不 知道是不是心痛,总觉得心口闷闷的,痛痛的。』

小姑娘见她沉思、不解的神情,开心地笑着,淡淡的阳光洒在脸上,脸色愈加 灿烂,『那就好了,我们接着说哈!海神禺疆虽说不认识女娲,却觉得她很亲切, 不知不觉地爱上她,对她表白:你是我的女神!我已经决定,我要把你留在我的身 边,永远地,不放你离开;不论是天上还是大海,不论历经多少次生死轮回,我都 不允许你离开我!』

『什么?』杨娃娃只觉脑子一轰,胸口一震,顷刻间,所有思绪都停止了。这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模一样,只差两个字而已:大海换成了草原。

小姑娘当她是没听清楚,自顾自地说下去,『女娲听了这话,更加确定他就是 元始天妖,因为呢,元始天妖也跟他说过这样的话,只不过,大海换成了草原。』

杨娃娃此刻的心情就像大海般波涛汹涌,涌起的海浪、一浪比一浪高。禺疆跟 元始天妖、海神禺疆有关系吗?为什么他们对她说的话一模一样?那么,自己跟女 娲……她惊悚地看着小姑娘,不敢再想下去。

『其实,海神禺疆就是元始天妖。那次,十八路神仙群攻,元始天妖已经死了, 后土娘娘把他的精元聚拢在一起,放在北海深处极冰极寒的角落。元始天妖吸取海 洋生物精华,经过几十年的涵养、蜕变,终于大功告成,成为统治北海的海神、风 神,他拥有两种形象,一种是海神,身体像鱼,手足像人,乘坐双头龙;另一种是 风神,人面鸟身,两耳各悬一条青蛇,脚踏两条青蛇。』

杨娃娃的音色透出些许的哀伤,『原来是后土娘娘救了他,后来呢,海神禺疆 想起以前的事了吗?一直和女娲在一起吗?』

『他们住在海边,过了几年安静的岁月,谁知,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知道了, 又把他们拆散了!』小姑娘的脸上悲伤难禁,仿佛回忆着极为痛苦的事情,『是这 样的。因为心中各有所爱,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的感情出现裂痕,玉皇大帝心中烦 闷,就招来治理天北的颛顼代替自己打理天下,自己跑到一个仙境修身养性去了。 但是,颛顼是一个野心家,和几个儿子把天界人间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后来, 人神共愤,当西方天帝少昊死后,水神共工集合西部各路神仙异人,发兵讨伐颛顼。 』

『双方经过一场大战,颛顼困死不周山。水神共工战胜颛顼、野心无限的膨胀, 虽然迎回玉皇大帝,但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炎帝大怒,派出共工的父亲火神祝融 去收服他,经过一翻恶战,共工一败涂地,万念俱灰之后,一头撞在曾经带给他辉 煌的不周山上。不周山哪里经得起他这么一撞,当场断成两截。不周山是天地的主 要支柱,一旦倾塌,天倾地陷,从此夜空上的星辰全部西移,地上无水不朝东。』

『天破之后,陨石和天火不断地从破开的天洞中落下,大地上的人类不是被陨 石砸死就是被大火烧,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危机!玉皇大帝眼看如此,招来各路神仙 商讨对策,女娲自然也要去的。商讨以后,各路神仙分头行动,女娲看到人类左躲 西藏,无处容身的惨象,心中十分痛惜。她遍历乾坤,找来五色石块炼出五彩晶石, 把破碎的天一点点地补了起来。女娲一边补天,一边杀死危害人类的猛禽恶兽,却 在无意中杀死了海神禺疆。』

杨娃娃感到心中的那种闷痛越加强烈,变成抽痛,一抽一抽的,痛得声调也变 了,『啊?女娲杀死他?怎么杀死的?为什么杀死他?』

小姑娘晶亮的眼眸中泛滥着愤怒,『玉皇大帝并不打算放过女娲,私下里召见 海神禺疆,骗他说,元始天妖喜欢女娲,女娲却不喜欢,虽然元始天妖被杀死了, 但是精元未灭,经过多年的孕育、成长,成为一头怪兽,并且趁此机会劫走女娲。 玉皇大帝让他赶快去救女娲,要以黑龙的身份出现,因为元始天妖的天敌是黑龙。 海神禺疆完全相信了,化身成为一条黑龙,当他在大火蔓延的森林里看到女娲时, 激动之下向她冲过去,而女娲以为是怪兽,头也不回地杀了他!』

暖阳之下,杨娃娃觉得冰寒至极,冷得哆嗦,身子不由自主地打摆——她突然 想起来,曾经做过的那个梦,跟小姑娘说的女娲杀死海神禺疆的情景,很像很像; 那个绝丽的女子,悲伤得泪流满面,心痛得肝胆俱裂……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梦, 代表着什么呢?梦中的女子,就是她自己吗?

『我想……女娲一定很后悔……一定非常心痛……』她艰难地说着,仿佛突然 之间失去了说话能力,音调颤抖得厉害。

小姑娘瞧见她如此强烈的反应,心下有所明白,声音轻柔了些,『是的,女娲 非常心痛,但是她并不知道那条黑龙就是海神禺疆,也不能怪她的。』

杨娃娃抑制不住心口的那抹悲伤,『海神禺疆死了,女娲怎么办?』

『女娲内心悲伤、绝望,但还要继续补天。五色晶石用完时,天上还有一个大 大的窟窿,只要还有破洞,天就会随时继续崩裂,那样的话,补天就白忙活了,而 人类亦将永远地生活在这如同炼狱的大地之上。女娲痛苦地思考了很久,决定用自 己的身体,填补天上最后的大洞。后土娘娘被女娲的行为所感动,更加感动于她和 元始天妖的真情,在女娲填补大洞之前,问她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女娲想到了海神禺疆,想到了和元始天妖刻骨铭心的爱恋,想到他两次因自 己而死,却无法见他最后一面,忍不住的,她流下五颗泪珠,啪哒啪哒地掉在地上, 声响清脆而哀伤。女娲问后土娘娘,为什么他总是因我而死,为什么我们不能厮守 在一起?后土娘娘无法回答她的质问,问她说,如果你要赎罪,我可以帮你,但是, 你必须用自己的身体补天。女娲本来就想用自己的身体补天的,当然毫不犹豫地答 应了!』

『那么,女娲怎么赎罪呢?』杨娃娃的眼眶中噙着泪水,碧波荡漾,楚楚动人。

『女娲流泪,是神的第一次流泪,从这个时候开始,天界的神开始一个接一个 地耗尽精元而消失无踪,天界慢慢地解散、消失;而大地上的人类却越来越多,人 气渐旺,繁衍不息,生生不绝!』小姑娘直直地看着她,目光灼烈,『后土娘娘用 女娲的五滴泪珠,幻化出他们的五次轮回,女娲必须历经五次为他而死的遭遇,才 能够和元始天妖再次相遇,重新开始他们的远古爱情;而且,五次轮回之后,他们 相遇的地方就是元始天妖生活的地方,也就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那片辽阔的 草原!』

听着女娲和元始天妖的爱情故事,杨娃娃会联想到自己和禺疆的故事,某些地 方可以联系到一起,某些事情疑点重重。她越加迷惑,小姑娘为什么要跟自己说女 娲的故事呢?跟自己有关系吗?而且,禺疆和海神禺疆有关系吗?

她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失神地喃喃自语,『草原?真的吗?但是……』

小姑娘试探性地问道,『你不觉得,女娲的故事,就是你自己的故事吗?』

杨娃娃惊讶地看着她,眉目悚动,失笑道,『我自己的故事?我又不是女娲… …』

『你就是女娲!』小姑娘肯定地脱口而出,坚定的口气不容反驳。

杨娃娃绞痛的心揪得更加紧迫,却故作轻松道,『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 是女娲?再说,女娲和元始天妖的爱情故事这么惊心动哦、荡气回肠,远古的神话 传说当中怎么一点都没说到呢?还有,按照你这么说,禺疆就是元始天妖,就是海 神?』

小姑娘点点头,『远古神话传说是后来的人类根据自己的喜好和美好愿望记载、 流传下来的,而且,人类并不知道天界神仙的隐秘事情,当然就无法流传下来了。 你不相信也得相信,这就是事实,不然,你为什么会穿越时空来到战国末期的草原, 你为什么会梦到自己杀了黑龙,你为什么会碰到禺疆,禺疆为什么会跟你说出跟元 始天妖一模一样的话?』

小姑娘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不慌不忙道,『你叫做娃娃,就是因为你是女 娲,你手上的那串骷髅链子就是元始天妖送给你的信物。他在混沌之初被太元圣母 抛弃,因此他的潜意识中压抑着一个心结:抛弃他的人,他绝不会放过。他担心你 会嫌弃他、离他而去,所以送你骷髅链子,希望链子上的青铜锁可以锁住你,把你 留在身边。他两次因你而死,却始终记得:他要把你留在身边,永远地不放你离开, 不论是在哪里,不论历经多少次生死轮回,他都不允许你离开他!』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杨娃娃心如乱麻,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极力说 服自己就是女娲,禺疆就是元始天妖,不过,她总觉得哪里不对了,『我相信你所 说的,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女娲的记忆呢?一点都没有的呀,叫我如何相信?』

『对,目前为止,你和禺疆都没有女娲和元始天妖的记忆,只有那个梦,他梦 见了你,你梦见了他。要不这样的话,你们如何重新开始呢?骷髅链子带你穿越时 空来到草原、和元始天妖相遇,你才有机会赎罪;如果他再次因你而死,他将会元 神俱灭,消失于这个世间,不过,他的怨气和戾气就会弥散在他统辖的这片草原上, 使草原沾染上可怕的戾气和血腥,这样的话,这片辽阔的草原就会动荡不安,战乱 频繁,累累白骨。』

『两千年来,这片草原一直都是动荡不安、战乱频繁的呀!』杨娃娃感慨地说, 脑子里快速地闪过一个念头,着急道,『这么说,这一次,他会再次因我而死,我 赎罪没有成功?』

小姑娘移开视线,目视前方,娇小的脸庞上闪现出悲天悯人的光泽,『草原上 出现过匈奴帝国、蒙古帝国,以及几个昙花一现的草原政权,如果他再次因你而死, 根本就不会出现帝国政权,统一数百年,而引起的战乱和杀戮,又何止如此呢!所 以呢,你不必担心,历史已经注定,你就好好保护他,不过,这次,我怎么也没想 到你会为了救他而自杀,搞不好的话,你会死的。如果你死了,他会更加暴虐的! 』

『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只想着禺疆一定不能死,同时,我要给呼衍揭儿一个惨 痛的教训,让他完全死心,不再纠缠于我!我自杀的部位不是致命的,而且——这 骷髅链子不是护身神器吗?我知道乌丝一定会救我的!』杨娃娃笃定道,灵气四溢 的清眸似乎洞悉了一切。

她的心中一顿,感觉小姑娘的最后一句话有点问题,苦恼地问道,『等等,你 刚才说,如果我比他早死,还是无法消除他的怨气和戾气吗?那要怎么样,才算是 成功地赎罪?』

小姑娘欲言又止,『这个……不能泄漏,如果你预先知道了,你们这一次的相 遇就白白浪费了!』

『哦,那就算了!』杨娃娃算是有点相信了小姑娘所说的全部故事,『这么说, 我真的回不去21世纪了吗?那么,我想知道,是谁派人杀我的,还有,阿城和阿美 ……』其实,她根本就不想回去,只是想知道,枪杀她的,到底是谁,阿城是否脚 踏两只船,是否真的连同阿美……阿美,是她的远房亲戚,担任集团人力资源部副 经理。

『肯定是不能回去的!至于是谁杀你的……你也知道,阿美野心很大,觊觎你 这个总裁的位子,于是她勾引阿城,以集团的55% 股份引诱他。你的未婚夫经受不 住利益和阿美的诱惑,雇佣杀手在陕西干掉你!你死了之后,阿城并没有得到任何 东西,反而被阿美干掉!接着呢,你姨家的表哥与阿美周旋,把集团的大权夺了回 来!所以,你不必担心了,你表哥会好好打理杨氏集团的!』

『是阿城派人杀我的?』这个真相太让人吃惊了!杨娃娃一阵恍惚,内心难过 不已,难以置信地看着小姑娘,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和神色道,『确实,有些真相, 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当她邂逅禺疆,阿城这个男子,就慢慢地消失于她的记忆当中,有时候,她扪 心自问:是否真的爱过阿城?她得不出答案,就不再去想了,因为,那根本就不重 要了!

小姑娘见她似有触动,以为她想不开呢,小心翼翼地劝解道,『如果不是阿城 杀了你,你因为阿城而死,你也无法完成五次轮回,既而穿越时空,所以……』

杨娃娃回过神,舒心地笑道,『哦,我没事!你说五次轮回,我都要因为他而 死,都是真的吗?哪五次呢?我和禺疆都相遇了吗?』

『这是当然的!我再去喝点水哈,我的喉咙都哑了,原来说故事也这么辛苦, 真是一个苦差事!』小姑娘苦瓜着脸,蹦蹦跳跳地跑到溪边喝水,又蹦蹦跳跳地回 来,接着道,『现在又要开始讲故事了,我好命苦呀!第一次呢,是西晋时期的绿 珠。』

『就是坠楼的那个绿珠?』杨娃娃惊讶道,『绿珠,传说中原来姓梁,生于白 州境内的双角山下,绝艳的姿容世所罕见。古时候越地民俗以珠为上宝,生女儿称 为珠娘,生男孩称作珠儿。绿珠的名字可能就是这么得来的。那时候,石崇为交趾 采访使,经过白州这个地方,惊艳于绿珠的绝色美貌,用明珠十斛得到绿珠,带她 回洛阳。』

『你说的很对,看来你历史学得很好呀!』小姑娘赞赏道,『石崇的家中姬妾 几十个,唯独对绿珠特别宠爱。后来,赵王司马伦掌权作乱,其亲信孙秀爱慕绿珠 美色,派人向石崇索要绿珠,几次而不得,孙秀一怒之下矫诏抓石崇。当时,石崇 正在饮酒作乐,见人闯进来,对绿珠说:我今天因为你而获罪了,绿珠流泪说道: 我愿效死于君前。然后,坠楼而亡。』

杨娃娃感慨道,『就是说,绿珠是因为石崇而死的,确实很惨烈!但是,石崇 这人不是什么好坯子,重财轻义,滥杀无辜,他对绿珠……是真心的吗?』

『是的,石崇为人张狂,即使不是因为绿珠而得罪孙秀,以后还是会得罪别人, 一样没有善终。说到真心,多多少少是有的,不过,绿珠总算是为他那句薄情寡义 的话而死,这第一次轮回,算是成功了!』

『第二次,是哪个?』杨娃娃沉静道。

小姑娘眨着慧黠的眼睛,开心道,『唐太宗和长孙皇后。』

咋一听到这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杨娃娃呆愣住了,不会吧,千古一帝和贤明 皇后?虽然史籍对长孙皇后的记载不多,不过她的贤明与智慧可是名垂千古的。

『长孙皇后十三岁嫁给李世民,后来做了十年的大唐皇后,虽然早逝,却是李 世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也是他最爱重的女人。她柔韧坚强,慧黠毓敏,宽容大 度,是李世民贤惠的妻子、皇后,也是他不可缺少的政治顾问,对大唐初期的政治 影响很大。』

『是呀,长孙皇后是一个迷,一个女神般的女人……对了,李世民最爱的是长 孙皇后吗?都说无情最是帝王家,他拥有后宫那么多妃子,长孙皇后跟那么多女人 分享丈夫,心里很不好受的吧!』杨娃娃不敢苟同于帝王的爱情,可以拥有的佳丽 太多太多,帝王会长久地爱着一个女子吗?

小姑娘了然地笑着,『应该说,李世民最爱的就是长孙皇后。长孙皇后生下七 八个孩子,而其他妃子,只有一两个孩子,你想想,作为一个帝王,想宠幸哪个女 人就哪个女人,宠幸最多的当然是心中所爱,如果李世民不爱长孙皇后,会经常到 她房里去吗?会和她生下那么多孩子吗?长孙皇后死后,李世民经常独自走上高台、 眺望皇后的昭陵,死后与皇后合葬,我想,如果李世民不爱她,死后还要朝夕面对, 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长孙皇后本来身体就不好,再加上生了这么多孩子,就更不好了。而且,早 年呢李世民经常出征,长孙皇后多次随他出征,生死悬于一线,担惊受怕的;当上 皇后的十年,帮他打理后宫,协调朝廷内外,劳心劳力,操劳过度,就这样英年早 逝了!』

杨娃娃不解道,『这么说,长孙皇后因他而死,就是操劳过度?』

『没错,这一次轮回,是你和元始天妖最幸福、最恩爱的一次了!』小姑娘坐 得累了,站起来松松筋骨,晃晃胳膊,踢踢双腿,方才继续道,『接下来呢,是唐 琬!』

不会吧,都是这么出名的历史人物?杨娃娃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根本不是自 己的故事,一点印象都没有,『唐琬?是南宋陆游的原配夫人唐琬吗?』小姑娘点 点头,她接着道,『唐琬和陆游的故事蛮凄惨的,最终呢,唐琬抑郁而亡。』

小姑娘看着潺潺流淌的溪流,阳光照射在水流上,点点金光,灿烂迷离,『唐 琬是陆游的表妹,婚后诗书唱和,相知相爱,伉俪情深。陆游的母亲见儿子不思进 取,迁怒于儿媳妇,于是逼儿子休掉唐琬。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之下,忍痛与 唐琬分离,依照母亲的意思,另娶王氏为妻,唐琬也迫于父命改嫁赵士程。十年后, 两人在沈园意外邂逅,却已是恍如隔世,只能相顾无言。陆游心里惆怅,在沈园墙 壁上题词《钗头凤》,后来,唐琬又到沈园,看见了陆游的题词,震慑于词中流露 的悔恨、遗憾和深情,也作了一首词回应。此后,唐琬抑郁寡欢,卧病不起,不久 身亡。』

杨娃娃第一次看到陆游和唐琬的故事,也是唏嘘不已,深感命运的作弄和时代 的罪孽。她感喟道,『他们深深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好伤感呀!不过呢,至少陆游 爱了她一辈子!』

『不,唐琬不是因为陆游而死的,元始天妖也不是陆游。』小姑娘语不惊人死 不休地说。

『啊?不是?那是谁呀?但是,唐琬爱的是陆游啊!』

小姑娘微微一笑,『唐琬蕙质兰心、多才多艺,嫁给赵士程,夫妻生活和谐安 宁。其实,赵士程并不嫌弃唐琬,是真心怜惜她的,唐琬并不是无情之人,知道赵 士程的付出与难得,慢慢地也就爱上他。再次遇到陆游,勾起唐琬年轻时候的刻骨 爱情,难免梦牵梦绕、心潮涌动,但是,赵士程仍然对她很好,并不介怀。因此, 唐琬的感情世界中装着两个男子,既不想背叛对自己倾心呵护的赵士程,又挥不去 陆游的影子,就这样,内心的激烈交战,让她身心憔悴,抑郁而亡。所以呢,唐琬 的死,最重要的是因为赵士程,也就是她后来爱着的男子。』

杨娃娃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后续故事,竟是无法接受,『怎么是这样的呢?有什 么根据吗?唐琬和赵士程的事迹,没什么记载的呀!可是……可是……』

『我知道你暂时无法接受,不过你想呢,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朝夕相处,只要 她是有血有肉的,怎么不可能产生感情呢?』小姑娘安抚着她,『好了,不讨论这 个了,说下一个,杜十娘。』

『花魁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小姑娘郁闷道,『怎么我说的,你都知道呀?』

杨娃娃故意傲气地抬起下颌,『那是当然,我博学多才的嘛!明万历年间,京 城名妓杜十娘,追求真爱,看中李甲,自愿付钱给李家为自己赎身,将自己的终身 托付给李甲。李甲是一个纨绔子弟,庸懦自私,虽然真心爱恋杜十娘,但屈从于社 会、家庭的礼教观念,再加上孙富的挑唆与怂恿,他最终出卖了杜十娘。杜十娘知 道后,心生悲凉,悲愤之下,当着李甲、孙富的面,打开描金匣,对着积藏多年的 珍珠宝玉感慨叹息,然后抱着描金匣纵身跳入江中。』

『呵呵,你知道得这么清楚呀,那你说说,杜十娘到底是因为谁而死的?』

杨娃娃沉思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说道,『即使不是孙富,李甲也不是可以托付 终身的人,也会因为父母的反对和社会的舆论而抛弃杜十娘的;孙富呢,是导致杜 十娘投江的直接因素……好像两个都可能是,到底哪一个是元始天妖呢?』

『孙富!』小姑娘简单地吐出两个字。

『杜十娘跟孙富没有感情纠葛呀,他们每一次轮回不都是有感情纠葛的吗?』 杨娃娃质疑道。

『只要是因为他而死,无所谓有没有感情纠葛。不过呢,其他的四次,你和元 始天妖都是有感情纠葛的。你别忘了,元始天妖有这样一个意识:他要把你留在身 边,只要符合这个条件就可以,孙富想要得到你,不就是要把你留在身边吗?』

『啊?这样也可以呀,我接受不了!』杨娃娃猛烈地摇晃着,一副不以为然的 神情,但一想呢,确实是这样的,石崇买回绿珠,李世民十六岁便娶了十三岁的长 孙皇后,赵士程照顾、包容唐琬十来年,孙富千方百计得到杜十娘……才四次呢, 『还有一次呢?』

『最后一次,就是你和阿城呐!虽然,后来阿城背叛了你,但如果不这样,你 就无法穿越时空、回到草原了!』小姑娘担忧地看着她,深怕她接受不了!

杨娃娃微微一笑,竟是无限地悲凉,『五次轮回,我一点记忆都没有,我也很 想相信女娲和元始天妖的故事,不过,我总是觉得跟我自己毫无关系,感觉都是别 人的故事!』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五次轮回,当然不会让你有记忆的,那样就会失去意 义的,而女娲和元始天妖的记忆,这是在你自己的梦境里,你当然没有记忆了,等 你结束这个梦,醒来后,你就拥有记忆了!因为,有人已经启动过骷髅链子帮你们 疗伤,存在骷髅链子里面的记忆就全部转移到你的脑子里了!』

杨娃娃点点头,复又问道,『那么,禺疆也会有记忆吗?』

小姑娘抓住她的手,恳切地说道,『他没有记忆,一旦他有了记忆,就糟糕了! 他要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你重新开始,然而,他的潜意识中,一直担心着你 会离开他,所以,一开始他强迫你留下来,就是这个原因。总之呢,你的使命就是 好好爱他,解开他的心结,协助他保护匈奴族民,兴旺、强大匈奴。』

『嗯,我会的。』杨娃娃看见小姑娘慢慢地飘浮起来,向天空飞去,『喂,你 去哪里?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我姐姐呢,在哪里?还有那个真正的公主,她还 活着吗?』

『深雪公主会遇到一个爱她的人,不用担心;你姐姐跟你一样,穿越时空…… 』小姑娘恢复成神鸟,怕打着美丽的翅膀,悠闲地飞向天空,逐渐消失于阳光灿烂 的天际。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匈奴王妃 作者:端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