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匈奴王妃》第33章 恨满天


楼烦王庭甚是气派,十多顶宽敞的营帐浩然耸立,渐次排列,高高矗立的棉杆 大旗迎风招展,呼呼作响,庄严肃穆之外,平添了一丝灵动。夕阳西下,晴红的霞 光,为黄昏时分的王庭拢上一层浅金色的光晕,犹显得壮美。而在杨娃娃看来,如 此陌生。

原来,楼烦王庭,距离挛鞮氏部落很近,不到一天一夜的路程。

杨娃娃被关押在一个简陋的营帐,洛桑被带往另一个营帐。她坐在一张脏乱的 毡床上,思索着这一切到底为何,如果禺疆回到部落知悉此事,将会作何安排?发 兵攻伐?她摇摇头,不敢再想下去了,还是了解一下目前的形势比较关键。

夜幕降临,王庭摆下庆功宴,自楼烦王而下,王公贵族、年轻将领、骑兵首领 都参与此次的盛宴,仿佛三万骑兵的战败而逃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战略,而掳掠单 于阏氏才是最大、最辉煌的胜利似的。那么,掳掠自己、到底为何?

一路上,楼烦王子对她很是客气,严密看守的同时,亦给她最好的待遇。然而, 饶是如此,杨娃娃更加疑惑,更加无从猜测楼烦王的阴谋。不过,她始终感觉到, 路途上,有一束强烈的目光定刻在后背,有点怨恨,有点冰冷,让她浑身不舒服, 回头寻找目光的来源,却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

帐外,重兵把守,如果今夜逃跑,有可能吗?嗯,想想,好好想想……王帐前 面,摆开盛大的露天庆功宴,乐音奏响,歌舞升平,酒香飘扬,言笑欢快,人声鼎 沸。传到这边的营帐,细细碎碎的不甚清晰,流水一般淙淙流过。

“王妃!”帐外传来守卫恭敬的呼声。

“嗯,可要仔细看好了!我奉大王之命审问她一些情况,你们在外面好好看着。” 王妃的嗓音柔软而严谨,不怒自威。

杨娃娃寻思着站起来,看见一个高贵的中年女子徐步走进营帐。楼烦王妃容仪 和婉,容色雅媚,散发出一股端然的气质,特别是那双平静无澜的眼睛,自有一股 惊人的媚色,却亲切地微睁着,让人自愿地靠近。

两人愣愣地互望……杨娃娃心中思忖着:她想干什么?似乎,她并不是那么蛮 横、阴险、严厉。那双媚色无边的眼睛,有点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楼烦王妃宁和地轻笑,上前几步,举止娴雅:“阏氏,你……是挛鞮氏部落的 阏氏?”

虽不知道她为何如此一问,杨娃娃仍是点点头,冷淡地看着她,眼梢凝结着一 抹清浅的笑。

楼烦王妃再次走近,客气道:“是这样的,我也是匈奴人,我想……跟你打听 一些情况,不知道可不可以?”

她是匈奴人?杨娃娃觉得太出乎意料了,楼烦王妃居然是匈奴人,那她想问什 么呢?是不是可以借机利用一下、以此获取情报?于是,杨娃娃热烙地扯开了笑, 柔柔地甜声道:“王妃无需客气,我知道的,一定告知王妃!”

“我听说,”楼烦王妃刚刚开口,突又凝住了已到唇边的话语,脸上有些犹豫 之色,终于,缓慢地开了口:“我听说……挛鞮氏部落的酋长已经被推举为联盟的 新一代单于,不知……这位酋长怎么称呼,你可知道?”

嗯?怎么问到禺疆了?她认识禺疆?或者跟禺疆有什么关系?杨娃娃不着痕迹 地研究着她的眼色与表情,平静地答道:“嗯,我知道,他叫做禺疆,王妃您认识 他吗?”

“禺疆?禺疆!”楼烦王妃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似乎有点激动,颤抖着嗓音: “听说他是立脱酋长的弟弟,那……他的阿爸阿妈是谁?”

这个,应该就是重点问题吧!她认识禺疆的阿爸阿妈?嗯,说不定她还认识禺 疆的阿妈呢!杨娃娃坦白地回答:“立脱单于的阿爸就是禺疆的阿爸,至于他的阿 妈,那我就不知道了。”

她的嗓子有点沙哑,仿佛极力克制着激动的情绪,热切地问道:“哦,他的阿 妈不是冰溶阏氏吗?”

“您认识冰溶阏氏?”杨娃娃反问道。

楼烦王妃猛然惊醒一般,立即否认道:“呃……不认识,不认识,我只是随便 问问,谢谢你呀!”她柔婉淡然的笑容,让人痴迷:“你放心,我一定说服大王, 尽早送你回去。”

她转身,笑意嫣然,风韵犹存,高贵娴雅,堪称风华绝代。

问完了就想走?没那么便宜!杨娃娃看着她挺直的后背,突然问道:“王妃, 您为什么要帮我呢?您认识禺疆单于吗?”

楼烦王妃愣在当地,僵硬了柔和的身躯,稍会儿才转过身来,尴尬地笑道: “不认识,当然不认识,对了,你一定是禺疆单于的……阏氏,是吗?”

杨娃娃点头答应,同时,看见楼烦王妃的脸上微微露出满意、欣慰的神色,竟 像长辈一样和蔼、亲切。接着,她浅笑着,离开了这个营帐。

楼烦王妃,一定有秘密!

杨娃娃仔细回想着楼烦王妃的问题,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而这个秘密,一定 跟禺疆有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记得,立脱酋长说冰溶阏氏有一个妹妹,叫做 冰妍,很有可能就是禺疆的阿妈;冰妍回家以后,发生了什么事?嫁人了吗?还是, 死了……

“将军请进!”帐外再次传来毕恭毕敬的声音。

杨娃娃正敛眉沉思,忽闻帐外呼声,不禁一愣:将军?又是什么将军?怎么这 么多人跑来“关怀”自己?尚不及思虑,将军已经跨进营帐,高大伟岸的身躯挡住 了射进营帐的火光,静静地站立着,他黝黑、平静的脸庞涌起一种激动的光色。

“公主,真的是你!”将军走上前,脸上兴奋地漫开惊喜的笑容。

杨娃娃自是认了出来,想当初,他一声不响地走了,撇下洛桑一个人,不知为 何;一年后,突然成为楼烦的将军,当真奇怪。她隐去眸底的浓浓疑惑,换以明澈 的眼色,问道:“阔天?你……怎么会在这里?”

阔天不自在地笑了笑,漂亮的大眼满是歉疚:“公主,当时不告而别,是阔天 的不是……刚才,远远地看见公主,不是很确定……如今,禺疆酋长已经联盟的单 于,阔天衷心地为公主高兴。对了,公主,不知道洛桑……后来,可见过洛桑?”

“洛桑和我一起,应该在另一个营帐,你刚才没看见他吗?”杨娃娃的心中打 了一个问号,羽睫轻眨,略有藐然,抬高了声音,“阔天贵为楼烦将军,倒是让人 意外!”

阔天答道:“刚才人多,我一直看着公主,倒忽略了旁人。”眼见公主淡淡的 表情,隐现一种疏离的戒备,知其必有疑问,于是舒缓了热切的脸色,恳切道, “公主……一定很奇怪,阔天为何不告而别。当时,阔天觉得禺疆酋长真心爱慕公 主,对待公主也甚好,想公主在寒漠部落一定较为安全;然而,将渠大人托付给阔 天的深雪公主尚且下落不明,因此,阔天一人独走,找寻深雪公主,至于洛桑,阔 天猜想,他应该会回到寒漠部落找寻公主。”

杨娃娃点点头,脸上仍是淡淡的笑:“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找到深 雪公主了吗?”

“没有!”阔天失落地摇头,时隔一年,他的脸色更为黝黑,脸部线条愈见冷 硬,“我在燕国、赵国、楼烦的边界,寻找了两个多月,始终不见踪迹。某一日, 在楼烦边界,我无意中救了楼烦王子,王子算是比较赏识我,坚持留我在王庭,许 诺我帮忙寻找深雪公主,当然,我并没有说明深雪公主的身份,可惜,仍然没有找 到。”

想来,他并没有欺骗的必要。杨娃娃举眸而望,眸中光影,锐利得刺人:“王 子这么赏识你,想必……前些天,挛鞮氏部落和楼烦打仗,你贵为将军,应该参加 了吧?”

阔天英挺的眉宇顿然一挑:“没有。王子本想封我为将军,我婉言谢绝,只是 陪伴在王子身边,保护他的安全,后来,王子仍然坚持封我为将军,我不好再推辞 ……说到这次战争,有些事情,阔天甚是不解。”见公主凝起了眉,呼吸似有凝滞, 他继续说道,“匈奴某些部落不断地骚扰楼烦边界,牧民深受其害,本来,楼烦王 也不会出兵扫荡,是王子喜欢的一位姑娘极力挑唆,怂恿王子给匈奴人一点教训。 挛鞮氏部落统领的联盟出动三万精锐骑兵、挑起此次战争,此时我才知道,禺疆酋 长已经成为联盟单于,阔天猜想,公主一定也在挛鞮氏部落。出乎意料的是,这位 姑娘诡计多端,再次怂恿王子掳掠单于阏氏,声称单于阏氏是她的姐姐,说她姐姐 被禺疆单于看中,强迫她姐姐嫁给他。阔天猜想,单于阏氏,就是公主,没想到, 真的是公主。”

杨娃娃睁大了水眸,一脸震惊:我是她的姐姐?不会吧!我哪里冒出这么一个 妹妹?原来,楼烦王子掳掠自己,为的是他喜欢的那个姑娘。她的脑中呼啦啦地晃 过几张熟悉的脸孔,突地,心念一转,急促道:“你认识那位姑娘吗?她叫什么名 字?”

“走开!我奉王子之命,谁敢拦我?”帐外火爆的怒喝,惊散了两人平静的谈 话。

阔天略微一惊,安抚道:“是那位姑娘。”

如此火爆、蛮横的声音,杨娃娃怎么也不会忘记。只见一抹红紫色的倩影火速 地闪身进来,娇艳明媚,粉红的眉目之间、傲色横流:“阏氏,好久不见!咦,将 军怎会在此?”突然的,收尽轻蔑的笑,粉颜严厉了起来,喝道,“将军,你好大 的胆子!”

楼烦王子喜欢的姑娘,就是爱宁儿。杨娃娃没想到,居然是爱宁儿,居然是她 挑起楼烦和匈奴的战争,居然是她掳掠自己来到楼烦。如此,她想干什么呢?

阔天退至一边,不慌不忙道:“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爱宁儿严厉地瞪着阔天,冷冷的目光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定在他身上:“我 的意思很简单,你怎么会在这里?王子让你来了吗?好像没有吧!”

阔天翻转眸色,平淡地一笑,既不奉承,也不失礼:“姑娘,你不是说,这位 阏氏是你的姐姐吗?怎么好像,你们姐妹之间的情谊……不是很深厚……”

“我们姐妹情谊如何,关你什么事儿?”爱宁儿冷哼道,桃花眼愈发楚楚动人、 迷媚幽深,娇滴滴地勾人,藐然的眼风尖刻地扫过阔天的脸面,不屑道,“将军, 我要跟我的好姐妹谈话,难不成,你也想听听?”

阔天轻眨眼睛,以眼色示意杨娃娃,接着朗声道:“姑娘好好谈,我这就回去 继续喝酒。”说毕,他走向帐口,回转身子,打了一个手势,接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杨娃娃明白,阔天的意思是让她不要害怕,他会找机会就她出去的。转眼看见 爱宁儿正好整以暇地盯凝着自己,自也研究起她来。仅仅几个月,爱宁儿似乎成熟 不少,风采依旧翩然,眉目任性、个性娇蛮,扑闪的黑睫、多了些冷酷,光彩照人 的脸容、隐透着怨色……是的,她是该怨恨自己的,如今,她已经失去了所有亲人, 被迫流落在外,孤单无依。

爱宁儿阴刻地盯着她,打趣道:“听说,你现在是单于的阏氏了,恭喜你呀!”

听闻她轻慢的语气,杨娃娃冷笑一声:“你费尽心思地把我弄到这里,就是想 恭喜我吗?”

“当然不是了!”爱宁儿娇媚地笑道,眼眸中流彩的莹光恨得如焰似火,咬牙 切齿道:“你知道吗?我恨你!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杨娃娃不惧地看着她,淡淡道:“原来你是要报仇!”

“对,你说得很对。可惜啊,你要怪就怪自己吧,如果当时你不阻止禺疆叔叔 的话,我就不会站在你的面前了,禺疆叔叔也不会痛悔终生了。”

痛悔终生?杨娃娃略有一颤:“你想要我死?”

“怎么?害怕了?”爱宁儿轻狂地笑着,仰起头,得意地狂笑,突然,似乎笑 得岔气了,猛烈地咳着,弯着腰,很痛苦的样子。

杨娃娃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觉得她有些可怜。好一会儿,她止住了咳嗽,直起 了腰,眸中映衬着轻盈的光流,帐内的火光照得她潮红的脸色更加暗红,有些可怖。

爱宁儿迷蒙着桃花眼,语气无比的坚定:“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不会让你得 到!”

杨娃娃很清楚,爱宁儿要置自己于死地,绝不可能放过自己;她会怎么动手, 何时动手?自己该如何脱身呢?今夜,阔天会来吗?她轻轻牵起唇角,应付道: “爱宁儿,你仍然那么任性,那么固执,你这样,只会让自己更痛苦、更累,有些 事情,拿得起,放得下,才会生活得开心、快乐。”

爱宁儿瞪着她,好像要把她生生地吞下去,茹毛饮血一般:“是的,我本来是 很开心、快乐的,阿爸阿妈很疼爱我,每个人都很喜欢我,但是,”她转开脸,微 微仰头,侧脸的轮廓柔软如丝、忧伤如水,“自从你们来了以后,很快的,阿妈死 了,接着阿爸也死了,而且,你还抢走了我最崇拜、最心爱的人,你知不知道,我 多么伤心,多么痛苦,那种失去亲人的滋味,你根本就没有尝过吧?”

爱宁儿转过身子,再次面对着杨娃娃,冷凝地逼视着她:“你们夺走了原本属 于我的一切,都是你们,如果不是你们,现在,我还是挛鞮氏部落快乐的居次。所 以,我恨你们,不,我恨你,我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你想杀我,何不现在就动手?你还犹豫什么?”杨娃娃镇定道。

“是,我很想立刻杀了你,不过,你不觉得,慢慢地折磨你,不是更有趣吗?” 爱宁儿抽动着秾丽的桃花眼,阴冷的眼风扫向杨娃娃的脸庞,“你放心,我一定会 杀你的,我一定会赶在禺疆叔叔救你之前杀了你。”

“来人!”爱宁儿头也不回地吆喝道。

四名守卫快步进帐,孔武的体形往里边一站,立即拉出四道高大的黑影,营帐 里显得局促;一个守卫颔首,恭敬道:“姑娘有何吩咐?”

爱宁儿尖厉地看着她,急促道:“抓住她!”

杨娃娃心中一阵悸动,却仍是一动不动地站着。想要抓住她,哼,没那么容易, 只是,目前的情势,也是无法逃脱,反抗亦没有好处,且先看看爱宁儿到底意欲如 何!

杨娃娃任凭两个守卫抓住自己,看着爱宁儿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刻薄的桃花 眼斜飞入鬓,艳若桃李,黑瞳点漆,相较以前,更加的玉色风娆、魅人蚀骨。

她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精致匕首,在杨娃娃的面前来回地挥动,炫耀一般,银白 的芒色涌现而出,晃在白皙的脸上,惨惨的白,刺人的眼。她掀高眼皮,吊起眼珠 子,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不过,你也太蠢了,居然乖乖地让他 们两个抓住,你说,我应该怎么折磨你呢?”

杨娃娃淡定的眸子迎光闪烁,冷冷地勾起唇角的一抹藐意:“你有充分的时间, 可以仔细考虑一下如何折磨我。”

“没错,我应该好好考虑,免得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杨娃娃嫣然一笑,悠闲地看着她,目光轻慢。

爱宁儿呼吸一紧,怒从心起,突又灿烂地晕开媚丽的笑容,把锋利的刀刃贴在 杨娃娃的脸上,随意地拍打着她白嫩的脸庞:“你说,如果在你的脸上划上几刀, 结果会如何?”

“如果我挑断你的手筋、脚筋,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

爱宁儿的眸色顿然地寒栗,戏谑道:“你似乎一点儿都不害怕!”

害怕?呵呵,害怕的话,就不会任凭两个守卫抓住自己了。杨娃娃心中一阵冷 笑,这四个高大的守卫并不难对付,她想要挣脱他们的钳制,也不是很困难,只不 过是——不想。她扬起眉睫,平静如常:“你见过我何时害怕过了?”

爱宁儿夸张道:“那倒是。不过,我现在很想看看,你到底怕不怕。”她扬起 泛着冷光的匕首,帅气地吹了两下刀尖,发出轻微的嘶鸣;她乌黑的瞳孔慢慢地收 缩,邪恶道:“就从你的手腕开始吧,你可要忍着点儿,我可不管你疼不疼的。”

爱宁儿朝守卫一使眼色,只见守卫更紧迫地制服着杨娃娃,绝无还手、逃脱的 机会。她握着匕首,锐利的刀尖慢慢地接近被守卫扣住的胳膊,脸上漫动着邪恶、 乖张的笑影,火光照耀,猩红得狰狞。

冰冷的刀尖触到手腕处,杨娃娃觉得胸口一凉,呼吸倏然的急骤,正要有所行 动,忽然听到一声严厉的断喝——

“住手!”帐口,温然站立的,是楼烦王妃,谦和的脸上微有薄怒。

四个守卫俱是一惊,战战兢兢地垂首唤道:“王妃。”

爱宁儿愣住了,有一刹那的失神,直到楼烦王妃行至跟前,才惊醒过来,惊凝 了桃花眼,语音刻意地保持着冷静:“王妃不是在酒宴上观赏表演吗?怎么来了? 有事吗?”

楼烦王妃柔和的目光一接触到爱宁儿不驯的眼神,立时森寒起来,严肃道: “爱宁儿,你管的事情也太多了吧,要不是看在浩维的面上,我绝不会容许你留在 王庭的。”她扫了一眼杨娃娃,柔和有如清风,接着,冷笑道,“如果我不来,这 儿可不是有人要闹出什么事情了!你倒说说,你又在这里干什么?”

杨娃娃自是没想到楼烦王妃会帮助自己,更是没想到她的亲切与柔和之下,也 有强硬的一面,是啊,王妃的身份,当然需要威严的气度。然而,她为何帮助自己?

爱宁儿悚然一栗,仍旧面色如常:“王妃还不知道吧,这人是匈奴挛鞮氏部落 的单于阏氏,是我姐姐呢,还是我央求王子把我姐姐救回来的呢。我们姐妹好久不 见了,想要好好谈一谈,王妃不会不允许吧!”

楼烦王妃惊媚的眉梢渗透出怒气,讽刺道:“哦?她是你姐姐?那你为何把匕 首搁在她的脸上,还要挑断她的手筋和脚筋?”

爱宁儿面色微涨,粉粉的嫩红,扬声张狂道:“王妃,她是我让王子帮我带回 来的,好像跟王妃没有关系吧,王妃还是请吧,不然,王子知道了,可就不太好了。”

“放肆!”楼烦王妃气得浑身发抖,脸色乍然而变。

杨娃娃听闻两人一来一往地吵架,知道楼烦王妃有意保护自己,可是,爱宁儿 太过嚣张,依仗着楼烦王子的喜欢与纵容,一点儿也不惧怕楼烦王妃,还有恃无恐 地进行威胁,咳,爱宁儿蛮横的性子仍然如此,实在不知天高地厚。

“王妃,说句不好听的话,现今您还是王妃,以后呢,王子当上了楼烦王,这 个王妃的位置,还会是您的吗?您可要想清楚了,我是好心提醒您,免得以后王子 很难做,我很难做。”

“爱宁儿,你干什么?”一声震怒的呼喝破空而来,爆炸在拥挤不堪的营帐中 间,僵住了所有人的身躯;楼烦王子跨步进帐,声调里蕴含着略微的责备,“你怎 么可以如此跟母亲说话?”

爱宁儿腮边的嫩红刷的粉白,眉目慌乱,欲言又止道:“我……王子,不是这 样的,你听我说……”

楼烦王妃冷哼一声:“浩维,要不是我及时阻止,这位匈奴的阏氏,就被她挑 断手筋脚筋了。”她眉眼一紧,继续道,“爱宁儿说,这位阏氏是她的姐姐,难不 成,这就是她们姐妹俩的特殊情谊?”

杨娃娃一语不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出好戏。

楼烦王子疑惑地看向爱宁儿,薄唇紧抿,眼色凝重。爱宁儿蹙眉而望,想要说 什么,尚未开口,又被打断了。

楼烦王妃察言观色,眼见自己的儿子听进去了,便又语重心长道:“浩维,你 是楼烦的王子,一言一行都要为我们楼烦着想,切不可意气用事;你仔细想想,如 果匈奴的单于知道了我们把他的阏氏掳走,说不定会发兵攻打,万一阏氏有个什么 不是,单于大怒之下……那可怎么好?”

楼烦王子俊洒的容颜传承了他母亲的风韵,少了三分冷硬,多了两分秀致,硬 挺的浓眉黑眼,亦是融合了两分的柔秀,愈显俊逸。他的脸上微有慷慨之色,激昂 道:“母亲的思虑甚是周到,浩维自是明白,然而,我楼烦的骑兵骁勇善战,会怕 他匈奴的骑兵吗?母亲多虑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匈奴王妃 作者:端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