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匈奴王妃》第38章 迷失


寝帐内,昏黄的灯光摇晃不定,瘦瘦的火苗子微有孤涩之感。

天瞳蜷缩在禺疆的怀中,眨巴着乌黑的双瞳,稚嫩的嗓音惊破了暗夜的静寂: “爸爸,妈妈在哪里?我好想妈妈……妈妈不要瞳瞳了,是不是?”

禺疆轻叹一声,极淡极淡的叹息仿佛根本从未存在过;只有妈妈轻声哄着,天 瞳才会乖乖地入睡,头曼也是,必须他在床边看着,才会安心地闭上眼睛,而如今, 深雪远在月氏……每个夜晚,天瞳总是问他妈妈在哪里,他只能答道:“瞳瞳乖, 妈妈有很重要的事,过一阵子就回来了。”

天瞳无辜地眨动着明澈的眸子:“瞳瞳再也不和哥哥打架了,瞳瞳一定乖乖的, 妈妈是不是很快就回来了,就会抱着瞳瞳睡觉了?”

如果这么简单,他宁愿攻打赵国的前夕,听她的劝阻,不与李牧交手,然而, 当时自己踌躇满志,根本就不会听她的提醒与劝告,一意孤行……他凝视着天瞳酷 似深雪的脸容,眉目稚气,却是秀美绝伦,明净、红润的肤色,清澈、无辜的眼睛, 惹人怜爱的小唇,竟有一刹那的迷失,仿佛深爱的女子就在眼前,就在怀中,激得 他拥紧了女儿娇小的身子,深深地闭上眼睛,含住眸中涌动不绝的热泪。

“爸爸……疼……”一颗热泪滴落在天瞳的肌肤上,灼烫着她幼小的心灵,惊 慌地出声,“爸爸怎么哭了?是不是瞳瞳不乖,爸爸生气了?”

“不是,”女儿直接的问话、仿佛一把利剑,深深地刺进他的心口,那是彻骨 的思念,那是撕心与裂肺……他吸吸鼻子,竭力忍住泪意,轻揉着女儿柔软的发丝, 嗓音发颤、喑哑如梗,“爸爸没有哭,爸爸只是想妈妈……”

天瞳像个大人似的重重叹气:“瞳瞳也想妈妈,明天妈妈就会回来了吗?”

禺疆故意沉思了一会儿,笑道:“嗯……再过几天,妈妈有很多很多事情。”

天瞳张开小嘴打哈欠,如临水飞翘的睫羽微微低垂,娇嫩的小脸拢着倦色: “瞳瞳想要睡了,爸爸陪着瞳瞳,好不好?”

“好……”禺疆低沉道,把女儿轻放在床上,自也躺在边上,看着女儿乖巧地 闭上眼睛;许是累了吧,不多时,天瞳便沉沉睡去,双唇微微抿着,似乎抹开一缕 清淡的笑意。

他无法入睡,眼前是女儿无邪的容颜,脑中充塞得满满的,是深雪的音容笑貌, 或清纯,或魅惑,或愤然,或笑影……胸口涨得难受,感觉不到疼痛,好比那次呼 衍揭儿与须卜氏突袭寒漠部落,他必须无奈地放走她,这次,他无法预期何时能够 接她回家,他没有把握……再次的,他感觉到生命力量的终结,感觉身子的四分五 裂,却感觉不到疼痛。

因为,那颗温热的心,已经跟着她去了;感觉不到心的存在,焉能感觉到疼痛?

每个午夜,天瞳均匀的呼吸声陪伴着他的无眠,直至他累得再也支撑不住,累 得昏昏睡去;每个白天,他不再理会单于庭的事务,只身待在帐中喝酒,或者呆呆 地坐在湖边,一坐就是一整天,谁也不敢上前打扰。单于庭的一切,自有伦格尔等 人处理,无需他操心,他只管沉溺在悔恨、消沉、自闭的世界当中,一天又一天, 浑浑噩噩,黑白不知。

深雪不在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还没适应她的离开,那种无心的感觉,让 他残冷了意志,萎缩了雄风,再也提不起任何精力,犹如断翅的雄鹰,再也无法起 飞、搏击长空。因为,深雪,就是他的翅膀,是他胸口那颗跳动的心。

尽管他也想振作起来,振作匈奴,重整威风,然而,他有心无力的呵……

这日黄昏,他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湖边,清风吹拂,吹起他零落的黑发,仿佛 湖边的青草,草尖儿轻微飘动,绿意盎然,拔节生长,而他已然凋零,发丝已然枯 涩。

夕阳漂泊在广阔的西天,层层叠叠的红霞众星拱月一般,簇拥在夕阳的周边, 洒下柔和、娇红的光芒,染红了整片翠绿的草原。许是看得久了,那夕阳竟是丝毫 不动,永远都在西天似的,永远都不会离开一般,可是,他知道,夕阳一定会沉入 黑暗之中,黑夜总是准时地降临。

深雪最喜欢灿烂而又悲壮的夕阳,以往,他们经常策马来到湖边观看夕阳,如 今……何时,再能一起欣赏美丽醉人的夕阳,拥抱着等待夜幕的笼罩?

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愈加靠近,那脚步声愈加沉重,似乎是故意重重地踩 踏着大地一般。

禺疆愣愣回首,看见一个潇洒的身影缓重地走来,金红的霞光泼洒在他的身上, 镀上一层让人炫目的芒色,模糊了他的脸容,脸部只余一片灰影,只余风中飘荡的 黑发;投在地上的影子长长的,挺拔、昂扬,跟着身躯的移动而散发出莫可名状的 寒气。

来人正是呼衍揭儿。

呼衍揭儿在禺疆身旁坐下来,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似是取笑、似是质问:“大 单于,单于庭北撤五百里,你这个当大单于的,现今就什么都不管了吗?”

禺疆不语,也不看他,竟自望着波光潋滟的湖面;微有些凉意的风、吹皱了一 湖碧水,碎金摇曳,缕缕琉璃的金光,四处散溢,微微晃人的眼。

呼衍揭儿沉默良久,方才愤怒地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别以为不说话, 就什么事都没有!”

“一切都是我的错。”禺疆的嗓音是沉重的、嘶哑的。

呼衍揭儿心头一紧,月余未见,他的音色仿佛苍老了许多。深雪被掳,对他的 打击许是最大的,他经受的是何等煎熬?当呼衍揭儿听闻这个消息之时,丝毫不敢 相信禺疆攻打赵国、却让深雪身陷月氏,他唯一知觉的,便是立刻冲到单于庭,杀 了禺疆。

回首已是两三年,深雪仍旧刻盈盈站在他的心中,占满了他所有的心绪与整个 世界,那种刻骨的迷恋、经久不变的情愫,让他痛苦不堪,也让他惊讶万分。当初, 他估量着,娶须卜珑玲为阏氏,或许可以淡化对深雪的痴迷与渴望,估量着自己可 以接纳另一个女子,尝试着去爱上须卜珑玲。可是,两三年来,眼前之人,竟比不 上萦绕在脑海中的倩影;他所能给予她的,只是作为一个丈夫的责任与柔情,他所 能完成的,也只是一个草原男人对女人的怜悯与尊重。

说白了,须卜珑玲始终走不进他的心,或者说,他的心中再没有位置容纳她。

他能够想像得出来,禺疆的心情定然是——恨不得砍了自己,然而,禺疆居然 如此颓丧、消沉,完全是一废人了,难道他就不急着救出深雪吗?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冷硬地质问道:“谁对谁错,都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深雪已经被月 氏掳去了,不知道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情况,而你呢,还在喝酒、昏睡,你到底有没 有想过你的阏氏?”

“或许吧!”禺疆幽幽道,仿佛一个哀伤的幽灵,无奈于自己的命运。

呼衍揭儿瞪大清俊的眼睛,厉声斥责道:“你说什么?”

禺疆稍稍仰首,瞭望着那西垂的斜阳;于他来说,此时的黄昏已不再壮丽,只 余萧瑟、苍凉。他的眉心浮出一道皱痕,宛如刀锋镌刻一般:“左谷蠡王,如果你 想要统领单于庭,我可以让出大单于之位,你的能力不在我之下,我们匈奴在你的 统领下,一定会重整雄风的。”

“什么?”呼衍揭儿惊讶地呆住,完全没有料到,只因一次战败,只因深雪的 被掳,他便迷失至此,颓废得连大单于的位置都不想要了。如此看来,怪不得他会 不管不问单于庭的大小事务了,怪不得他会喝酒到醉、醒了接着喝,日复一日,以 此麻痹那种钻心的疼痛……

禺疆拿起酒袋,咕噜咕噜地灌下炙灼的烈酒:“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呼衍揭儿感觉胸中呼啦啦地蹿起一把怒火,厉厉地瞪着他,而他仍自悠闲地喝 酒。短短几日,他已经不复往日的雄风、威严与霸气,而只是一个哀恸的男子,身 形销骨,容颜萧肃,尤其是那双黑亮的眼睛,尽显疲累、混浊,无神地迷瞪着,所 有人在他眼前,都是模糊的。

这便是他的煎熬与折磨,可是,即便他再如何的痛楚,也不能再这样下去,深 雪需要他,需要他的搭救,需要他从战败的阴影中振作起来、整顿骑兵,再现匈奴 铁骑的雄风。深雪一定不愿意看到他这个样子,任谁也不想看到,那么……

猛地,呼衍揭儿站起身,抡起拳头,往他的脸颊上狠狠地打过去;禺疆生生地 挨了一拳,立时歪倒在地,低垂着眼睛,喉咙一顿,咯噔一声,口中涌出鲜红的血, 流溢于唇边,娇艳如花……

呼衍揭儿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俯身揪住他的衣领,猛一用劲把他整个身子提 起来,握紧了拳头,一拳又一拳地发泄着心中的愤怒,下颌、腹部、大腿,凡是能 打的地方,都不放过。

而禺疆没有还手,任凭他的拳脚相向,有如雨点般砸在自己已经麻木的身上; 他感觉到的,是一种躯体的疼痛知觉,一种久违的畅快淋漓;他清凉地笑了,原来, 自己仍然可以感知到疼痛,只是不知道那颗曾经跳动的心,还会不会跳动?

呼衍揭儿见他唇边浮现的一缕笑意,顿时,一股狂热的潮水涌上他的脑门,激 得他更加猛烈地挥出拳头,往他的身上招呼,仿佛他的身躯不是一个活生生的肉体, 而是一个塞满了稻草的包袱……

“爸爸……叔叔不要打爸爸……呜呜呜呜……”突兀的,身后传来小女孩哭泣 的声音,稚嫩的嗓音是如此的惊恐与悲伤,一如夜梦惊醒那般,微闭着眼睛,使劲 地嚎哭。

乍闻之下,呼衍揭儿惊愕地停手,惶急地回首,呆呆地看着须卜珑玲牵着的那 个娇小的身影;天瞳酷似深雪的凝香容颜,刺痛了他的眼睛;悲伤的模样,迫得他 的思绪狂乱地纷飞。

头曼挣脱了须卜珑玲的手,疾步跑上来,扬起小手打着呼衍揭儿的腿部,激动 地叫道:“坏人!坏人!不许打我爸爸,我告诉你哦,你再打我爸爸,我一定杀了 你!”

头曼散乱着头发,跑到跌倒在地的禺疆跟前,拉着他的手,轻轻摇着,清秀的 脸庞扬起坚定的神色:“爸爸起来……爸爸不要怕,我会把坏人打跑的。”

禺疆被打得鼻青脸肿,脸上仍是淡淡的笑意,完全不在意似的;他揽过儿子的 小小身子,紧紧地抱在胸前,眸中涌动的是一种欣慰的眼色:“爸爸不怕,曼儿长 大后一定是一个大英雄,比爸爸厉害,也比这个叔叔厉害。”

呼衍揭儿看了他们一眼,藐然的眼风扫到禺疆惨淡的脸上,碰巧遇上他抬起的 精锐目光,眼睛仍旧眯着,眼神却已改变。呼衍揭儿心道:很好,他并没有完全丧 失斗志,翅膀折伤了,最终会结疤的。

他径直朝前走去,清淡地扫了须卜珑玲一眼,弯腰抱起嘤嘤啜泣的天瞳,稳稳 地走远了。

须卜珑玲迟疑片刻,缓步走近禺疆,她曾经心动过的孤傲男子,此时,仿佛一 只受伤的小鹿,躲在无人的角落暗自舔舐伤口,生怕被人一眼戳穿,故而自我封锁, 不允许别人的靠近与探视。一时之间,她的心中泛滥起理解与感动——如果,呼衍 揭儿如此待她,她死也无憾了。只不过……

素白的裙裾飞扬如拂,她轻缓道:“大单于对深雪阏氏的情意,让人感动,然 而,如果阏氏见您如此,一定非常心痛!”

禺疆抬眸觑了她一眼,复又低下头,沉默不语,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无辜的 小男孩。

“大单于慎重思量!”须卜珑玲无奈道,拉过头曼,柔柔道,“曼儿,咱们回 去喝羊肉汤。”

禺疆眯紧了双眼,看着须卜珑玲带着儿子漫漫地走远,平静的黑脸弥漫开** ***蚀骨的苦楚。灿烂的霞光,把一大一小的影子拉得长长的,飘摇于风中,如 此单薄;那逐渐冰凉的斜阳,正在长草断肠处。

天色将暗,冷意袭人。西天的璀璨云彩已经化作深灰色的层云,迎接着夜幕的 降临。单于庭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惨淡,萧条,衍生一种荒凉的景象。即便,单 于庭并不惨淡,却因这不是原先的单于庭,而让所有人心生感喟。

呼衍揭儿站在穹庐大帐前面的台基上,抱着天瞳,放眼望去,心中亦是凄凉。 与赵国一战,大败而归,单于庭北撤五百里,漠南匈奴各部首领俱是心惊胆战,对 大单于的冲动之举心生不满,纷纷前来单于庭挑衅滋事,并且扬言禺疆大单于应该 让贤,天地所置匈奴大单于应是能者当之,而不是丧失大片丰美的草场,不是北撤、 逃跑,不是有损匈奴铁骑的雄风。

天瞳盯着他怅惘的脸色,轻眨着灵动若珠的眼珠子,似乎研究着什么似的: “叔叔在想什么呢?你不能打我爸爸了哦!爸爸最喜欢瞳瞳了。”

每次前来单于庭,他都会带着天瞳玩,天瞳自是熟悉他;再者,天瞳甫一出生, 便对他很是亲昵,长大后,仍然如此,每次见到他,就像见到老朋友一般,腻着他, 缠着他,连爸爸都不要了,就晓得叔叔是最好的。

呼衍揭儿转脸看着天瞳,灿烂一笑,故意板起脸孔,问道:“叔叔也很喜欢瞳 瞳的,瞳瞳不喜欢叔叔吗?”

“嗯……我要想想。”天瞳娥眉轻蹙,歪过头,仿若郑重地思考着。

呼衍揭儿看着她细致的眉眼,相较深雪的苍涩,多了四分乖巧、三分柔润;每 逢抱着她,他的心中油然而生怜爱与……迷失,是的,天瞳还这么小,而他居然迷 失于酷似深雪的容颜当中,实在罪无可恕。

他无奈而宠溺地笑了,故作伤心道:“还要想呢,瞳瞳不喜欢叔叔,叔叔可要 伤心了,以后再也不陪你玩了,也不来看你了。”

天瞳若有所思地点头,得意洋洋道:“好吧,我就喜欢叔叔好了。叔叔,你能 不能放我下去呀?”

他一愣,看着她水波盈盈而动的眼眸一会儿,方才放她下来。天瞳仰起小脸, 娇气地命令道:“叔叔蹲下来。”

“瞳瞳要做什么呢?”呼衍揭儿愈发奇怪了,一边寻思着,一边蹲下高大的身 躯,大手轻轻捏着天瞳的小手,俊眸中流动着清和的笑意。

天瞳神飞流盼的杏眸睨着眼前蹲着的叔叔,乌黑的眼珠子淘气地一转,凑近他 的脸颊,轻轻地吻了一下,紧接着,小小的身子急急地后退几步,粉脸上红云若彤 色流霞,扬起下颌:“妈妈说,瞳瞳是不可以随便亲别人的,只有喜欢的人才可以。”

呼衍揭儿尚未从天瞳的轻吻中回味过来,一时之间难以辨别她的用意,随口问 道:“那……瞳瞳都亲了哪些人?”

天瞳的一双清眸纯净无邪,似是生气道:“除了妈妈和爸爸,就是叔叔了呀!”

呼衍揭儿开怀道:“瞳瞳过来……”未说完,天瞳已经转身跑了,欢天喜地一 般。他的心中像是灌下牛奶一般丝丝的柔滑,苍黑的脸上流溢出柔软的笑,发自肺 腑。

他从来不知道,也不去深究,为何如此喜欢天瞳,且对待天瞳如此特别、如此 呵护与怜爱。

穹庐大帐前面上演的这一幕,丝毫不差地落入两个女子的眼中。远远的,须卜 珑玲和丘林非澜站在一顶大帐的帘口处,望着呼衍揭儿与小居次的一举一动。天色 愈加暗淡,丘林非澜心中明白,须卜珑玲的心情更加暗淡无光。

丘林非澜看着她纤瘦的身子,心中无奈地想着:许是呼衍揭儿对她甚为客气, 不似伦格尔真心真意地对待自己,百般呵护自己,她的日子能好过吗?看似拥有了 草原上英雄般的男人,却是怎样的一种煎熬,只有她自己清楚。短短两三年,便已 如此消瘦,定是心中郁结过甚、心绪不朗所致,守着一个心中没有自己的男人过日 子,还有比这更苦的日子么?

丘林非澜在她身后轻轻一叹,渺无声息,笑道:“珑玲,这次会在单于庭待几 天?怎么不带两个孩子来玩玩?”

须卜珑玲侧过身来,轻笑道:“五六天吧,揭儿拿主意,随他了。”

如此轻笑,丘林非澜晓得这笑意的苦涩与无助,换了一个话题:“左谷蠡王似 乎很喜欢天瞳,每次来单于庭,都带着天瞳小居次玩耍。”

须卜珑玲略一迟疑,眼中淡淡的:“是啊,也没见过他这么喜欢小孩子,我为 他生养了两个孩子,他很少抱他们的。”

丘林非澜一惊,怕是刺痛了她的心结,开解道:“天瞳确实长得很可爱,调皮 得很,鬼精灵似的。”

“姐姐无需安慰我,我与揭儿之事,你都知道的,揭儿……妹妹没用,一直得 不到他的心,他能这般待我,给我最高的荣耀,给我一个安宁的家庭,还有一双儿 女,我已经很知足了。倒是姐姐,右谷蠡王对待姐姐如此痴心,最是让人羡慕了, 姐姐此生也无憾了。”须卜珑玲竭力装出开朗的模样,越是如此,越让人嘘唏。

丘林非澜听闻她这一番话,倒无话开解了,只得道:“妹妹不必伤怀,男人的 心思也挺难猜的。伦格尔不也是如此么?给他生了个漂亮的女孩儿,也不见得多喜 欢。你说吧,草原的男人不是喜欢喝酒,就是挥刀杀戮,女人,在他们心中,算啥 呢?要说最痴心的,算是我们的大单于了,可是又如何呢?如今一个远在月氏,一 个哀痛颓靡,也不知何时能相见……”

须卜珑玲也有所感慨,叹道:“是啊,他们彼此相爱,却经历着分离的痛苦, 我们,算是很好的了,应当好好珍惜才是。”

“大单于对深雪阏氏用情如此,两三年来都不肯再娶阏氏,深雪阏氏也该满足 了。”丘林非澜的话音中流动着恳切的意味,丹凤眼深然挑动,疑问道,“不过, 我就奇怪了,深雪阏氏虽是草原少有的绝色美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大单 于如此迷恋,甚至甘愿放弃草原上的所有美人?”

须卜珑玲笑盈盈道:“你想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大概只有大单 于自己知道了。”她的眸色一转,涩然笑道,“不止大单于,还有另一个男子对深 雪阏氏念念不忘,对别的女子从来都不看一眼。”

丘林非澜如何不知她所指之人,在他们四人当中,受伤最深的,怕是须卜珑玲 了;然而,情意之事,非外力所能解决。其实,呼衍揭儿与须卜珑玲都是可怜的人, 一个是怀抱着那一份情意默默地付出,与不爱的女子在一起;一个是与深爱的人在 一起,却永远得不到他的心。

他们可怜、寂寞,却只能互相体谅,坦然面对,两颗心,无法靠近。

她沉吟道:“深雪阏氏为我们匈奴的强大,耗费了诸多心力与精力,我听闻, 单于庭的某些事情,比如谷蠡王、督尉、当户的名称,就是阏氏取的。还有一些其 他事情,阏氏也都参与了,不过她只是跟大单于说。也许就因为这样吧,大单于才 那么深爱她,也敬重她。拥有如此聪慧过人的阏氏在背后支持、辅助,假如再娶其 他阏氏,大单于也是不屑一顾,再说,不也是糟蹋了其他女子么?”

“也是的啊,他们之间再也容不下旁人了。”须卜珑玲深深地感叹。

而她的左谷蠡王——呼衍揭儿,也容不下旁人,包括她自己。

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萧萧立于穹庐大帐前面的台基上,负手而立,形销骨立, 地上拉长的淡淡的黑影,迷离,斑驳。

广袤的暗青天宇上、悬浮着一片半圆的月亮,月影疏离,纤华细细,洒于身上, 仿佛拢上一层薄薄的寒气。春夜寒凉,丝丝幽凄的冷意,飘洒于他的黑发与衣摆, 犹显得愁魂寂寂。

李牧调动大军追击,幸亏深雪下令预先准备,否则,单于庭北撤五百里不可能 进行如此顺利,且损失较小。他不得不佩服她的先见之明,可是,他终是输了她, 输得一败涂地……阵阵揪心蚀骨的痛楚,灌满了全身……

是的,他感觉到疼痛了,那么痛,痛得他无法忍受。他不知道还能忍受多久, 他很想立刻发兵攻打月氏,然而,如今的匈奴已经……四分五裂,全部骑兵不过五 万;各部首领不服他的统领,各自为阵,单于庭形同虚设,只剩骑兵一万左右。如 此匈奴,如何拼得过月氏?

那么,如何要回心爱的女子呢?即使到了秋天,也没有实力把她抢回……

他感到切骨的迷惘……

“咻——咻——咻——”,尖厉的呼啸声远远地冲天而起,绵绵不绝地回荡于 浩瀚的夜幕,声裂人心。草原的男子都知道,那是鸣镝的呼啸声,俗称响箭,飞射 而出之际,爆发出尖锐、刺耳的啸声,几里之外都能听闻。

禺疆心中一动,恍然记起深雪说过的一件事。

有一次,深雪问他:“你见过一种会发出声音的箭吗?”

“有的,这种箭叫做鸣镝,打造上比较麻烦,所以不多,打猎的时候用得比较 多。怎么问到这个了?”

“没什么。我听说……匈奴有一个部落,酋长就是利用这种鸣镝来训练骑兵的。”

“哦?怎么训练?”

她说,但凡酋长发出鸣镝,酋长的一百个护卫必须立刻举箭发射,目标就是酋 长发射的目标,酋长射向自己的爱马,护卫必须射马;酋长射向自己的阏氏,护卫 必须射阏氏,酋长射向不服者,护卫必须射不服者。不从者,立斩无赦。

一百护卫中,连续斩杀了一二十名,并且不断的补充,才最终训练出一支铁一 般的护卫队,只遵从于酋长的鸣镝,不听任何人的命令,冷酷无情,不识父母,不 识亲友。

当时听来,他也没太在意,只觉得这种训练方法太过残酷,泯灭了护卫个人的 心绪与意志。如今,漠南匈奴分崩离析的局势,势必采取强硬的铁腕对策,才能慑 服蠢蠢欲动的各部首领,他们实在嚣张、狂妄,说不定,过阵子就会大举攻入单于 庭,到时该如何?

鸣镝,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绝妙方法。

禺疆深深地吸入冰凉入骨的寒气,再缓缓地吐出来,心中主意已定,连日来紧 绷着的身躯骤然松懈,丝丝地抽疼,流窜于四肢百骸,钻心的疼。然而,竟是那般 轻松……

月亮缓缓地浮动,凝脂般的月华洒落无边无际的草原,单于庭仿佛琉璃一般朦 胧而清透。

“麦圣。”他头也不回地叫道,听得脚步声趋近,慢慢缩紧眸中的双瞳,精光 毕现,仿佛浓重夜色中的苍狼,发出凶厉的红光;他吩咐道,“你明日挑选十个骑 兵,后日前往月氏,化装成月氏人潜入昭武城,打探阏氏的消息。可在边境上找一 个懂得月氏语言者带你们进城。具体事宜,明日与你细说。”

“还有,明日一早,让洛桑到穹庐大帐候命。好了,先下去休息吧!”

麦圣重重地一愣,随即高兴得咧嘴傻笑。大单于的嗓音是坚决的、果断的,仍 然是以前雄心万丈、睿智果决的大单于,之前的颓废与迷失,只是暂时的。他一直 坚信,大单于一定会振作起来的。

麦圣消失于夜色与月色深情交融的斑驳阴影中,步伐是轻快的,身影是兴奋的, 仿佛听闻了一件天大的好消息一般。禺疆看在眼里,轻轻地笑了,第一次觉得麦圣 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看来,大单于已经有所决定了!”悠闲的声音,自右侧传来,冲破了月夜的 静寂。

禺疆无需转首,自是知道来者何人,于是调侃道:“这么晚了,左谷蠡王还没 就寝?是看着月色如此美妙,出来欣赏月色的吗?”

“行了,别谷蠡王的一直叫,我听得烦。”呼衍揭儿与他并肩而站立,故作正 经道,“我打你的那几拳还真是管用,你应该如何谢我?”

“谢你?当然是以拳头谢你了。”话落,禺疆鬼魅似的转身,运起全身的力气, 扬起一记凶狠的拳头往他的颊边打去。

呼衍揭儿不防他来这么一招,避无可避之下,只得生生地接下力道强劲的一拳, 疼得龇牙咧嘴,装腔作势地鬼哭狼嚎着……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匈奴王妃 作者:端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