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正说汉朝二十四帝》13 光武帝刘秀【建武元年(25)~建武中元二年(57)】


【建武元年(25)~建武中元二年(57)】

汉明帝刘庄,作为刘秀之子,最能了解其父,评其父皇能上承天命,拨乱反正,让历史走出低谷,使天下得以安定,并一心谋求国家振兴汉光武帝像,是一位“中兴之主”。明末清初的大思想家王夫之对光武帝评论甚高,说他“三代以下称盛治”,认为“三代而下,取天下者,唯光武焉”,甚至认定在夏、商、周三代以后,“唯光武允冠百王矣”,说他超过历史上所有的皇帝!

古人对刘秀做出这样高的评价,但刘秀本是没落皇族中的一员,以种田为生,是怎样成长为一代开明君主的呢?近年来,刘秀吸引越来越多人的注意力,成功的刘秀又为我们提供了怎样的人生和政治经验呢?

克定天下

西汉哀帝建平元年(前6),刘秀出生在陈留郡济阳县(今河南省兰考县东北),父亲是济阳县令刘钦,一个哥哥叫刘(yǎn),他在家里排行老三。

刘秀出生的时代是一个矛盾丛生、动荡不安的时代。西汉从成帝、哀帝以后,社会矛盾极为尖锐。9年,王莽建立了国号为“新”的王朝。但是,王莽上台后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使得本来已经大乱的社会更加混乱。各地的反莽斗争风起云涌。17年,荆州一带(在今湖北省新莽时期的各种货币

)的饥民在王匡、王凤率领下发动了绿林军起义;18年,樊崇领导青州饥民发动了赤眉军起义。

22年,刘、刘秀兄弟在南阳郡(在今河南南阳市)舂陵乡组织一支七八千人的队伍发动起义。由于刘氏为西汉皇族,所以人们把他们领导的起义军叫做汉军。不久,汉军与绿林军结为联军,共同打击王莽军。

新莽“国宝金匮值万”铜币

从起兵到推翻王莽新政,再到建立东汉政权,再到消灭割据势力,统一全国,刘秀身经百战。其中对刘秀一生产生重大影响的主要有三次举动。

昆阳之战23年2月,即农民起义联军建立了“更始”政权后一个月,刘秀与诸将分兵而进,攻下了昆阳(今河南叶县)、定陵(今河南舞阳县)、郾城(今河南郾城县),包围了宛城(今河南南阳市)。绿林军的节节胜利,引起王莽的极大恐慌。他派王邑、王寻两员大将征调了全国兵力42万人,号称百万大军,向宛城进发。队伍路过昆阳,发现驻有义军,王邑、王寻下令围困昆阳。

面对王莽军队的进攻,对于是否能守住昆阳城,起义军将领意见颇不统一。外有敌军压境,内部军心浮动,形势十分危急。

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刘秀表现出大智大勇的军事才能。他力排众议,冷静分析,主张集中兵力坚守昆阳,争取其他外援夹击敌军。

趁着敌军尚未合围,刘秀只带13名骑兵从南门突围,到郾城和定陵去调集援军。

六月,刘秀带领援兵来到昆阳城外,他亲自率领步兵、骑兵一千余人,在距敌军四五里的地方摆下阵来。王邑、王寻派数千人前来交战,刘秀身先士卒,率军冲入敌阵,大败敌军,首战告捷。这时,绿林军已攻下宛城,但消息还没有传到昆阳,刘秀并不知道。为了鼓舞士气,瓦解敌军,刘秀故意派人拿着他亲笔写的“宛下兵到”的书信送往昆阳城中,又故意把这封信丢在路上。王寻、王邑拣到信看后,真的以为宛城的增兵已到,心中十分恐惧。昆阳内外的起义军形成夹击之势,刘秀亲自率领3000人敢死队,从城西渡水,直扑敌人的指挥中心,消灭敌军的中坚。

昆阳大战,无论在军事上,还是在政治上,都给王莽以致命打击。这年九月,起义军攻入长安,杀掉王莽,推翻新政。在整个战争中,面对号称百万的莽军,刘秀有勇有谋,指挥若定,表现出智勇双全、凛然不可侵犯的大将风度,也大大提高了刘秀在起义军中的威望。

镇抚河北随着刘和刘秀在宛城和昆阳功勋的建树,随着王莽政权的即将灭亡,农民起义军内部争权的矛盾便显露无遗了。刘玄担忧刘、刘秀兄弟影响他在更始政权中的地位,于是与农民将领“遂共谋诛伯升(刘字伯升)”。刘与其部下以“莫须有”的罪名一同被杀。

刘的死,对刘秀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面对巨大的压力,刘秀表现出遇大事而沉着冷静的胸怀与气度。一方面,他为失去一起举兵、一齐奋战、同生死共患难的亲哥哥,充满悲痛,充满怨愤,史书记载他“独居辄不御酒肉,枕席有涕泣处”(《东观汉纪·光武皇帝纪》);另一方面,他却立即从前线返回宛城,向更始帝谢罪,不谈昆阳之功,不为刘服丧,不与刘旧属往来,饮食谈笑一如既往。但他深知,尽管一时消除了刘玄等人的猜忌与疑虑,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为了避开种种矛盾,寻求更大的发展,刘秀一方面隐忍韬晦,另一方面也在暗中扩大势力和影响,并利用各种机会为摆脱更始政权进而统一天下做准备。

更始元年(23)十月,刘秀奉更始帝刘玄的命令,以破虏将军兼大司马的名义出使河北,稳定那里的局势。这时的河北形势十分复杂,刘秀一方面希望早日摆脱更始政权的限制,另一方面也对在河北的发展信心不足。在这关键时刻,冯异、邓禹等的建议,使他坚定了信心。

冯异,字公孙,颍川人。本为王莽部下,后为汉军抓获。冯异敬仰刘秀的仁德,刘被杀后,唯有他理解刘秀的悲痛,宽慰刘秀节哀;在更始政权对委派刘秀巡视河北出现犹疑之际,冯异又劝说刘秀厚交当权左丞相曹竞及其子尚书曹诩(yì),最后才得以成行。来到河北,冯异建议应以“施行恩德”为原则,巡行郡县,处理冤狱,释放囚徒,关心弱势群体。

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曾与刘秀同时游学长安。听说刘秀被派往河北,他立即“杖策北渡”,追到邺(yè)城。刘秀见老同学前来,笑着试探他:“难道是为做官而来?”邓禹则坦言:“只希望你能够一统天下,我从中能够效微薄之力,垂名青史罢了。”与刘秀彻夜相谈,建议他“延揽英雄,务悦民心”,激励他“立高祖之业,救万民之命”。

正当此时,王郎的出现,为刘秀占据河北设置了很大障碍。

《后汉书·光武帝纪》书影(宋刻本)王郎谎称自己是汉成帝的儿子刘子舆,利用河北地区一些豪强地主为确保自身利益而排挤刘秀的心理,在邯郸建立了一个新的割据政权。王郎悬赏10万户通缉刘秀,更始二年(24)初,刘秀只好从真定北往蓟(jì)地,后又慌忙逃离蓟城。在南逃途中,他们不敢进入城邑,只能风餐露宿,一路上被王郎军围追堵截,险象环生,最后逃到信都(今河北邢台西南)才始脱险境。在信都,刘秀接受了信都太守任光的建议,发布檄文,征发精兵。这样,刘秀终于站稳了脚跟。

四月,刘秀亲自统帅大军包围了邯郸。双方激战20余天,王军被消灭,王郎被杀死于逃跑途中。这样,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基本上为刘秀所有,河北成为他脱离更始政权、创建统一大业的重要基地。

削平割据25年6月,刘秀在鄗(hào)城(今河北省柏乡县北)举行大典,登基即位。改鄗城为高邑,定为首都,年号建武,大赦天下,东汉王朝从此建立。

东汉建立之初,绿林军坚守着洛阳,赤眉军占领了长安,独霸一方的地主割据势力,几乎遍及大江南北,社会仍处于四分五裂之中,统一全国的进程才刚刚起步,而且任务将十分繁重。刘秀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南征北伐,终于完成了统一全国的伟大事业。下面就是他建国以后统一天下的时间表:

25年10月,固守洛阳的绿林军统帅朱鲔(wěi)在汉军围攻下举城投降。刘秀迁都洛阳。

26年,收复洛阳以东及洛阳至长安沿线的豫西地区。

27年,赤眉军投降,汉军占领长安。

28年,消灭东方的割据势力刘永。

29年,消灭河北地方势力彭宠,河西的窦融归顺。

30年,消灭淮南割据势力李宪,平定关东地区。

31年至36年,消灭了西北的隗嚣、西南的公孙述各部,北方的卢芳逃往匈奴。

从22年起兵,到36年消灭公孙述,刘秀在刀光剑影中拚杀了15年!在这15年中,他拚出了一个东汉帝国,杀出了一个统一局面。他死后,文武百官根据他一生的作为,给他定的谥号是“光武”。“光”是光复汉室、光大汉业,“武”是克定祸乱、安定天下。但他对战争造成的社会混乱、经济衰退、人口锐减的直接结果,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因此,自从平定公孙述之后,他不再谈论军旅方面的事情。有一次,皇太子希望听听父亲打仗的有趣故事,光武帝对他说:“古代卫灵公曾向孔子请教战争的事,孔子没有回答他。这也不是你所要知道的事!”他已经坚定了信念,要把注意力集中到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建设的问题上,尽快改变社会面貌。

重建帝国

王莽以新代汉,托古改制,残酷暴虐,怨声载道,最终被轰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所推翻。但无论是农民起义军,还是割据诸雄,对农商失业、食货俱废、社会动荡、百姓流离的现实,都显得束手无策。

既要创业,又要稳定,还要发展。历史已经把责任不可推卸地压到光武帝刘秀身上,刘秀也便毫不犹豫地承担起了这个复杂而艰巨的重任。

其实,在建立政权之初,甚至在镇抚河北之时,刘秀已经注意在战争之余,着手进行民心的收拾与社会的重建了。

柔道治国建武十七年(41),刘秀还乡,宴会故旧父老。席间,刘氏宗室的女长辈们都说:“文叔从小就诚实可信,从不假献殷勤,既爽快,又柔顺,所以今天才能光宗耀祖。”刘秀听后大笑道:“我治理天下,也是想用柔顺之道啊!”

“以柔道行之”,确实是刘秀治理国家的一大特色。

还是在他建国之前出镇河北时,就首先清除苛政,理结冤狱,罢黜贪官,延揽人才,广施恩泽,取悦于民。东汉王朝建立后,刘秀面临的是“百姓虚耗,十有二存”的残破局面。为此,他顺应民心,实行宽松的统治。

减轻赋税。为恢复被破坏了农村经济,建武六年(30),他就下令实行“三十税一”的田赋制度。每逢突发性的自然灾害,他都要下令减免徭役,对于那些鳏、寡、孤、独、笃、癃、贫而不能自给的,官府经常发给粮食。

解放奴婢。奴婢问题是秦汉以来的重要社会问题,刘秀称帝后,曾先后九次颁布诏令,要求释放奴婢,禁止虐待和杀害奴婢,敢于阻挡者予以严惩。这个政策针对积存已久的问题,在严重缺少劳力的情况下,免奴婢为庶民对恢复和发展社会生产,具有积极作用。特别是诏书中提出“天地之性人为贵”的观点,尊重奴婢的人格,提高奴婢的地位,表现出以人为本的思想,具有进步意义。

停止武力。长期的戎马生活,使他迫切希望摆脱鞍马劳顿的辛苦,体会息肩思乐的幸福;长期的动荡混战,使他希望尽快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在他当政的33年中,除了在建国初十几年时间外,他确实也没有发动过任何战争。

强化皇权除了经济上的恢复,政治上的重建也是东汉政权所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刘秀推行了一系列有利于集权统治的措施,以此来巩固统治。

加强中央集权。刘秀提高尚书的权力,把原来地位较低的事务性官员变为政务官,设置尚书台,掌管全国政事,直接对皇帝负责。他限制三司(太尉、司徒、司空)的权力,让他们各有职掌,各负其责,不可逾越,并逐渐削弱他们的权力,有时甚至只是“备员”(充数)而已。他在宫廷内设置中常侍、黄门侍郎、小黄门、中黄门等宦官职务,由他们掌管传达皇帝的号令和诏书,阅览尚书进呈的文书。这样,尚书权高位低,三公有职无权,宦官只供驱使,大权便集于皇帝一身。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宦官虽然只供驱使,但实际上权力要大得多,这便为东汉中后期的宦官乱政埋下了祸根。

精简地方机构。建武六年(30)刘秀就下诏要精简机构、裁减吏员,诏令颁布的当年,就“并省四百余县,吏职减损,十置其一”。这不仅节省了国家财政开支,而且加强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另外他又恢复了汉武帝时期开始实行的“刺史”制度,除首都和京畿地区外,其他十二州,每州设一刺史,遵照皇帝的命令,代表中央,巡行郡国。从而强化了中央对地方的监督与控制。

废除地方兵权。刘秀取消了三种地方军队——材官(步兵)、骑士(骑兵)、楼船(水兵),撤消了地方军长官郡都尉,让地方士兵一律退伍还乡,从事农业生产。中央军队称南北军,由中央直接控制,重大的军事行动由京都兵担任。这样,既有利于把军权集中在中央,又能防止地方上的叛乱。

合理安置功臣。历史上的开国皇帝,周围都会聚集着一批一同创帝业打江山的功臣。开国皇帝与开国元勋之间往往有着十分复杂的关系,如果处理不好,就会使之或骄纵妄为,尾大不掉,甚至危及皇权;或心存疑惧,产生二心,甚至另立旗号。在这方面,西汉初的历史留下了深刻的教训,以致韩信发出“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感慨,道尽了众多开国元勋的辛酸史。

刘秀是靠着血与火的激烈争战创立帝业的。在这个过程中,一大批足智多谋、骁勇善战的将军立下了赫赫战功。其中,最著名的是“云台二十八将”,即邓禹、马成、吴汉、王梁、贾复、陈俊、耿弇(yǎn)、杜藏、寇恂、傅俊、岑彭、坚镡、冯异、王霸、朱佑、任光、祭遵、李忠、景丹、万修、盖延、邳彤、铫(yáo)期、刘植、耿纯、臧宫、马武、刘隆等28人。

刘秀对这些功臣中有较高政治才能的,仍加重用,让他们参议国事。如邓禹,善于谋略,器量恢宏,刘秀经常委以重任。刘秀即位,任命邓禹为大司徒,封丰臣侯,食邑万户。建武四年(28)春,邓禹奉命率军南攻,收降刘嘉,击败延岑。建武十三年(37),天下平定,邓禹被封为高密侯。

另一方面刘秀对那些虽屡建军功却缺少治国才干的功臣,不授以实职实权,只让他们享受荣华富贵,优游享乐以尽天年。如马成,在刘秀征讨河北时,他弃官步行,追到满阳才赶上刘秀。他杀李宪,败隗嚣,破河池,平定武都,曾被封为平舒侯、扬武将军,最后被封为全椒侯。再如马武,他是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草莽英雄,但在战斗中却每次都冲锋在前,勇猛无敌,屡立战功。刘秀称帝后,拜为侍中、骑都尉,封山都侯。刘秀有一次和功臣饮宴欢聚,他问道:“如果你们没碰上时局大变动,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邓禹首先说:“我年轻时汉代鸟篆文铜壶曾读书求学,可以做个郡文学博士。”刘秀认为邓禹太谦虚,就说:“你是世家子弟,品德志向都很高尚,何愁不做个掾功曹?”其他的人也都一一做了回答。马武则不假思索地说:“我有勇力有胆量,可以当个守尉,专管捉拿强盗。”刘秀听了,笑着对马武说:“你呀,只要不做贼,不被人逮住,能当上一个乡村里的亭长,那就很不错了。”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刘秀与这些功臣之间的密切关系。尽管如此,刘秀仍只是奖功封侯,而不授予实际权力。

刘秀对这些功臣既督以洁身自爱,又与之其乐融融,难怪清初学者王夫之发出“三代以下,君臣交尽其美,唯东汉为盛焉”的赞叹了!

限制外戚权力。西汉二百多年间,外戚曾多次专权,对汉朝统治威胁最大的有两次:一次在开国之初的吕后专政;另一次是西汉末年,外戚王氏由公而王,继而居摄称帝。刘秀少通经史,对此非常熟悉,尤其后一次是他亲历目睹的。与对待功臣的态度相类,他对外戚也是十分谨慎的。

在建国之初,他考虑到外戚是他进行统一战争和巩固政权的依靠力量,因而对外戚也多加任用和封赏。如皇后阴丽华异母兄阴识,在刘秀即位后被任命为骑都尉,改封为阴乡侯;皇后同母弟阴兴一直追随刘秀征战,后任卫尉,赐爵关内侯。但统治稳定之后,刘秀便开始抑制外戚势力,防止他们结党营私。如卫尉阴兴和新阳侯阴就,地位显赫,又非常敬重有才能的人,冯衍就是其中的一个。冯衍能诗善文,尤擅辞赋,颇得阴氏兄弟赏识,彼此多有来往,诸王也格外敬重他。刘秀鉴于西汉外戚交接宾客、扰乱朝政的教训,下令将外戚结交的宾客,皆依法治罪,重者处死,轻者贬官。冯衍也因此得罪,罢官归家,潦倒而死。这样,宾客不敢轻易结交外戚,外戚也不敢轻易招揽宾客了。到他统治后期,对外戚的限制就更加严厉了。在太子太傅的选择上,他明确表示不用外戚阴识,而用正谏之臣张佚。在临终前四个月,他甚至派司空告礼高庙,降太后吕雉尊号,宣布她不宜配食高庙。这样,外戚的参政权力被限制、削弱,威胁便得到了有效的控制,皇权便得到了有效的加强。

力倡教化光武帝刘秀是个儒者皇帝。王莽天凤年间,他曾到长安跟随中大夫庐江人许子威专门攻读《尚书》。但他绝不固守一经,而是力求通览博学。在天下未平、战事频起的时代,他也力争做到一有空闲便学习和研讨儒经文艺。因此,他给人的印象便是“经学博览,政事文辩,前世无比”。

以儒家方略治理天下。刘秀深知,夺取天下需要勇猛和魄力,靠的是武将,而治理天下更需要远见和卓识,靠的是文吏。因而东汉建立之初,他在用武力平定天下,并采取一系列政治、经济措施来巩固政权的同时,便致力于复兴儒学,注重从意识形态领域来统一和稳定人心,造就和选拔治国之才。他下令广泛搜集、整理古代典籍,“采求阙文,补缀漏逸”,他迁都洛阳时,“其经牒秘书载之二千余两(辆)。自此以后,三倍于此”。这就为他复兴儒学、推行教化准备了条件。

兴办学校。他在即位后五年(29)就在洛阳城门外兴建起太学,传授经学。饱学之士,接踵而至。设立五经博士,恢复西汉时期的十四博士之学。他还亲自巡视太学,赏赐儒生。在他的倡导下,不仅中央立太学,建武年间,许多郡、县也都兴办学校,“兴庠序之教”,而民间创办的私学也如雨后春笋般兴起。无论是官学,还是私学,无论是博士,还是经生,都为儒学的传播、教化的开展进行了人才准备。

选儒生为官吏。刘秀在建国之初便注意“退功臣而进文吏”,这些“文吏”主要是儒生,史称“光武中兴,爱好经术,未及下车,而先访儒雅”。他广泛搜求儒生,担任国家重要官职。如《易》学者刘昆、《尚书》学者欧阳歙、《春秋》学者丁恭、《诗》《论语》学者包咸,都先后被任命都尉、大司徒、侍中等重要官职。这些儒生进入政治,不仅辅助朝廷更好地制定和落实政策,而且对经学传播起到了积极作用。

立德垂训

刘秀是在两汉之际风云变幻中登上历史舞台的。在群雄蜂起的各路豪杰中,“无尺寸之柄”的刘秀何以能够翦灭群雄、重建汉室?在满目疮痍、百业待兴的东汉初年,刘秀何以能够拨乱反正、废旧立新?在身处种种矛盾、道德沦丧十分严重的特殊时代,刘秀又何以能够与民更始、立法垂制?在62年的人生、36年的事业、33年的皇帝生涯中,他给历史留下了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也给历史留下了许多可资总结的经验。

谨厚诚信,克勤克俭刘秀9岁丧父,是叔父把他拉扯长大的。他在叔父任职的萧县读小学,完成启蒙教育,后到长安太学游学,专攻儒家经典。寄养的生活和所受的教育,使他形成了谨厚诚信、勤俭自励的性格。

游学长安后,刘秀回到南阳家乡,操持家业,从事农业生产。史称他“乐施爱人,勤于稼穑”。由于“长于民间,颇达情伪”,深知百姓稼穑的艰难和民情的好恶,所以他为政宽简,并大力减轻百姓负担。镇抚河北时,赤眉军在河东,有人曾献计用水淹之,百万之众可使为鱼,刘秀没有采纳。还有一件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刘秀仁厚的性格。起义之初,人们对刘等人的反莽举动怀有恐惧,对刘的性格也怀有疑虑,因而或驻足观望,或“亡逃自匿”,人心摇摆不定。但是,当刘秀头带大帽子、身穿绛红色将军服、仪表堂堂、威武地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人们都惊讶地议论道:“谨厚者亦复为之!”于是才纷纷参加了起义队伍,义军由此得以壮大。

刘秀做了皇帝后,每日都是清晨即起,早早上朝,议政讲经,很晚才退朝。处理政务,“兢兢如不及”。太子见他太辛苦了,便劝他注意休息,他却说:“吾自乐此,不为疲也。”

生活简朴,不事浮华他“身衣大练,色无重彩,耳不听郑卫之音,手不持珠玉之玩”。他屡次拒绝群臣“封禅泰山”的进谏,直到死前一年,才带领百官,登封泰山。针对秦始皇开始形成并愈演愈烈的“厚葬”之风,他还屡次下诏提倡薄葬。他自己也是这么躬行实践的。在为自己修造寿陵的时候,对窦融说:“今所制地不过二三顷,无为山陵、陵池,才令流水而已。”他在临终前,又下了一道遗诏说:“朕无益百姓,皆如孝文皇帝制度,务从约者。”因而《后汉书·循吏传》称颂这个时期是“勤约之风,行于上下”。

廉政和严政刘秀对于那些贪赃枉法的官吏和行为,坚决打击,严厉惩处,绝不手软。建武十五年(39),刘秀颁布诏书,清查私人所占土地数额、核查户口多少年纪大小与实际情况是否相符。这就是东汉历史上颇有影响的“度田”。但这一政策却遭到地方豪族势力不同程度的抵制。刚刚提拔为大司徒的欧阳歙,世授《尚书》,八代为博士,颇孚众望。但他在任汝南太守期间,没有按照朝廷的命令认真“度田”,并且贪赃千万。刘秀知晓后,立即将他下狱,虽有上千名儒生守候宫阙,请求宽赦,甚至还有人甘愿代他而死,刘秀仍将他绳之以法。他还下令考实二千石的官吏,有虚假谎报的,一律加以处罚,一下就杀了河南尹等守相十余人。

刘秀本来不好田猎,有一次偶然乘兴去打猎,深夜始归,上东门侯郅恽拒关不开,第二天又上了一本说:“陛下远猎山林,夜以继日,如社稷、宗庙何?”刘秀看了,赐了郅恽100匹布,而贬了放他进去的东中门侯的官。洛阳令董宣侦知刘秀的姐姐阳湖公主的苍头(奴仆)杀了人,逃到公主家里。董宣乘公主外出,在半路上抓住苍头并杀掉了他。阳湖公主向刘秀告状,刘秀要处死董宣。董宣大声说:“陛下圣德中兴,而纵奴杀人,将何以治天下?”刘秀觉得有理,便改变了主意,要董宣向公主赔礼道歉,董宣也不答应。刘秀要武士们将董宣按倒在地,董宣双手撑地,拒不磕头。刘秀笑着称董宣为“强项令”,并赐钱30万。京剧中有一出戏叫《强项令》,说的就是这个故事。

从善如流,虚心纳谏刘秀是个“谨厚”之人,谨厚的性格使他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从而形成自己的决策;刘秀还是个英明之主,英明的原因在于他能够采纳众臣的谏议,从而改正自己的过失。

一次,大司空宋弘奉召参加刘秀的宴会,见宫室内新添屏风上画的都是漂亮的仕女,宴会中刘秀不时注目仕女图,宋弘见状说:“未见好德如好色者。”刘秀听后立即派人撤去屏风,笑着对宋弘说:“闻义则服,可乎?”择善而从,虚心纳谏,使得刘秀延揽的大批人才,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他们的聪明才智,也使得刘秀及其所建立的政权最大程度地减少了决策失误。

广纳贤士,延揽英才。王莽末年,群雄并起,逐鹿天下。各路英豪用挑剔的眼光审视着人才,各层智士也用疑虑的内心选择着主人。正如马援与刘秀初次见面时所说:“当今之世,非独君择臣也,臣亦择君矣。”因而如何对待人才,不仅表明了君主的贤与庸,而且关系着事业的成与败。

在初到河北的时候,刘秀就采纳邓禹“延揽英雄”的建议,开始制定人才策略,聚集人才。称帝之后,刘秀继续贯彻人才政策,为政治中兴与经济恢复提供保障。刘秀政权中的人才十分广泛。从区域结构上,遍及各地,“云台二十八将”有11人来自南阳,17人来自颍川、上谷、扶风、东莱、巨鹿、渔阳、信都等地;从人才来源上,云集各类,有的是与他同举义旗的,如邓晨、李通等,有的是投奔而来的,如邓禹、王常等,有的则是从敌对营垒中争取来的,如冯异、窦融等;从社会层次上,包罗万象,如吴汉曾是“贩马自业”的小商贩,王常是出身卑微的布衣,卓茂则是精通经学的儒生。

诚信相待,用而不疑。24年,刘秀攻破邯郸,诛灭王郎,缴获一大批秘密文件,其中有大量各州郡将吏与王郎互通的书信,但刘秀无意拆看,立即召集众将,把这些文件当众全部烧毁,并宣称“令反侧子自安”。破铜马时,刘秀对来降的铜马将领厚加礼遇,并封为诸侯,这些人心存疑惧,于是刘秀又让他们仍回原部,统领自己的军队。刘秀亲自骑马巡视各部,这些将领都感慨道:“萧王(刘秀曾被更始帝封为萧王)推赤心置腹中,安得不效死乎!”冯异本为王莽任官,刘秀却信而不疑。由于冯异为人正直,办事沉稳,不邀战功,诸将论功时“独屏树下”,人称“大树将军”。后被拜为征西大将军,长期率兵镇守关中,权威特重。有人造谣中伤,说他要当“咸阳王”。冯异知道后,上书请求辞职。刘秀则不信谗言,下诏抚慰他说:“将军之于国家,义为君臣,恩犹父子,何嫌何疑,而有惧意?”彻底打消了冯异的疑虑。

刘秀之所以在反莽斗争中异军突起,逐步发展,建立东汉政权,最后统一中国,并创造了“光武中兴”的局面,与他对人才的重视、信任是密不可分的。

废立皇后,当机立断在是非、优劣之间,在选择定夺面前,刘秀能当机立断,果敢决策。这在他处理废立皇后的事件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刘秀最初娶的是阴丽华。阴氏为新野大族,丽华从小知书达礼,而且美貌远扬。刘秀到新野听说了阴丽华的美貌,在长安看到皇帝仪仗队中手执金吾的侍从官的威仪,禁不住感叹道:“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更始帝元年(24),29岁的刘秀与阴丽华终于喜结良缘。

婚后,刘秀仍继续致力于反莽斗争。征讨王郎时,真定王刘扬聚兵10多万,听命邯郸王郎,不肯归附刘秀。刘植亲自前往劝说刘扬,刘扬勉强同意,却提出与刘秀结亲的条件。刘扬有一个外甥女叫郭圣通,欲为其择一良婿。于是更始帝二年(23),刘秀令刘植为媒,执雁赍金,送作聘礼,择日亲往真定郡迎娶郭圣通。

刘秀称帝的第二年,议立皇后。他认为阴氏先娶,又雅性宽仁,欲立之为后,但阴丽华认为郭氏有子嗣,又生长王家,坚决辞让。结果立郭圣通为后,立其幼子刘强为皇太子。但刘秀对阴氏始终念念不忘,一直非常宠爱,这便使得郭皇后对刘秀“数怀怨怼”。这种怨怼之情明显违背了刘秀倡导的“宫教”,再加上郭皇后不能同宫内其他妃妾友好相处,也不能很好地抚育其他妃妾的子女。刘秀于建武十七年(41)一纸诏书废除了郭皇后,立阴丽华为皇后。尽管殿中侍讲郅恽等曾经进言慎待皇后,刘秀仍坚持自己的决定。后来,刘秀又同意了太子刘强的请求,废止刘强太子,而立阴丽华的儿子东海王刘阳为太子,改名刘庄,这就是后来的汉明帝。阴丽华后被称为光烈皇后。

56年,刘秀已经做了30多年的皇帝,他自以为功成业就,可以告慰天地祖宗了。二月,他亲自到泰山举行了盛大的“封禅”大典,祭拜天地。四月,回到洛阳后立即诏令改元,把这一年改称“建武中元元年”,以志纪念,并表示一年复始、万象更新之意。想不到第二年刘秀就去世了,时年63岁。

刘秀个人小档案

姓名:刘秀
出生:汉建平元年(公元前6)
属相:兔
卒年:建武中元二年(57)
享年:63岁
谥号:光武
庙号:世祖
陵寝:原陵(今河南孟津)
年号:建武、中元
父亲:刘钦
母亲:樊娴都
初婚:29岁
配偶:阴丽华,郭圣通
子女:11子,5女
继位人:汉明帝刘庄
最得意:昆阳之战
最失意:蓟城之亡
最不幸:父亲早逝
最痛心:兄刘被杀
最擅长:谋略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正说汉朝二十四帝 作者:杜尚侠 张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