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的崩溃》上校,我们可以投掷了吗?


大约凌晨4:30,蒂贝茨让副驾驶刘易斯驾驶飞机。他回到机舱向四周巡视了一圈,他看见机舱尾部坐着四位机组成员,技术军士乔治·罗伯特·卡伦位列其中,这位机尾射手在达到目标上空待在原位即可。蒂贝茨问:“鲍勃,你能描述一下我们今天所做的工作吗?”虽然,在讲评会上,他已经笼统地描述过这枚炸弹,但是这还是第一次他让大家考虑一下这个绝密武器的特性。

“上校,我不想惹您生气。”这名射手紧张地回答。

蒂贝茨朝他笑着说,“没关系,现在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你可以说说看。”

“我们是在运送一个化学家的噩梦吗?”军士问道。

“不,不完全是。”蒂贝茨回答。

“那么是一个物理学家的噩梦?”军士继续问道。

“是的。”蒂贝茨说完后,将头和肩膀伸进过道,准备再爬回机舱前部,但是卡伦向前拉住了他的腿。

“有什么事吗?”蒂贝茨扭过头问。

“没什么,上校,我只想问我们是要投掷原子弹吗?”

蒂贝茨盯着这个军士,回身又沿着走廊爬回前舱。他带着一些蓝绿色的胶囊,他不打算别人知道这件事,除了帕森斯。这些蓝绿色的胶囊是用来分给他的手下,用在他们被俘虏后服用的。

清晨5:05,这三架执行任务的飞机在硫磺岛上空编排成一个松散的V形体,向着西北方----日本本土,急速飞去。地面上其余的B-29飞行员们看着这三架飞机飞走了,顿时感到很轻松,因为这一天,他们不需要去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清晨6:00左右,“埃诺拉·盖伊”号的电子专家雅各布·贝瑟尔正在监视他的仪器。在屏幕上,他看到了日本雷达在扫描。他知道,当雷达停止搜寻时,就表明他们已经被发现。而现在,他们正处在敌人的搜索中。贝瑟尔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甚至没有告诉蒂贝茨,他并不想大家为此感到不安。半个小时后,基普森爬回弹舱,把三个绿色的插头从炸弹外盖上拔下来,然后插上三个红色插头。现在,“小男孩”不仅被装配好了,而且它已经准备好一触即发。

基普森向蒂贝茨汇报已完成的工作,蒂贝茨决定说出那个神秘的字眼“核”。他把开关切换到内话系统,很沉着地说:“我们正在运送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当这颗炸弹被扔下后,贝瑟尔中尉将会记录下我们的反应,这是为历史纪录,所以请注意你们的言行。”他又特别对卡伦说:“鲍勃,你是对的,我们正准备投掷原子弹,现在回到你的座位,飞机开始向上爬升了。”

7:09,当克劳德·伊瑟利上校驾驶的气象飞机到达广岛上空时,空袭警报开始响起。这架飞机上并没有炸弹。机长非常高兴这里天气晴朗。

7:24,他发出了气象报告,云层平均高度不超过3/10,建议轰炸首选目标。之后,他返回营地,7:31,广岛上空的警报声音消失了。

在距离气象飞机100英里以南的“埃诺拉·盖伊”号上,蒂贝茨已经回到了座位上。他匆匆瞥了一眼伊瑟利发回来的气象报告,命令“目标广岛”。

半个小时后,领航员宣布距离瞄准点——相生桥,还有10分钟,并作了最后一次调整,飞机转舵到264度方向,即由西向南稍转了一点点。现在他们的飞机巡航高度保持在31060英尺左右,气流速度是每小时200英里。

8:12,领航员喊道:“辨识点”,他们已经到达了投掷炸弹的辨识点。费雷比把头低下,直盯在炸弹瞄准器上。蒂贝茨命令大家戴上眼镜,但是他自己、费雷比和贝瑟尔却没有像大家一样拉下厚厚的黑色防护眼镜,因为,他们必须要执行任务。

8:13,一个位于广岛东部19英里处的日军观察站向本部报告,有三架美军B-29轰炸机正向广岛飞来。显然,日军雷达并没有发现他们。

1分钟后,广岛上空再次响起空袭警报。

在“埃诺拉·盖伊”号上,费雷比告诉其他成员,城市已经出现在炸弹瞄准器上。精密的计时器显示,此刻是8点14分45秒。贝瑟尔通知帕森斯,在频段上没有受到日军雷达的干扰。费雷比说早知道了,并且打开了同步自动计时器,留给他们15秒的控制时间。这时,全体机组人员的耳机里都响起了信号声,一旦信号声消失,炸弹就会被立刻投掷下去。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的崩溃 作者:[美]基斯·惠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