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的崩溃》耗尽油料后,幸运降落


8月9日凌晨2点,装载着胖子的歼击机正在停机坪上等待起飞,此时机组成员正在聊天,机务约翰·库哈瑞克军士报告了一个坏消息:一个燃料泵发现了问题,大约有600加仑的汽油不能从油箱抽到发动机。蒂贝茨和斯温尼共同商讨了这个问题,他们认为如果推迟飞行,以后的天气将会不利于执行任务;但是如果要按计划起飞,就必须要冒燃料耗尽的危险。但斯温尼决定准时起飞,他确信自己可以在硫磺岛或者冲绳岛紧急降落。

“胖子”的护送者是海军中校弗雷德里克·阿什沃斯,相对帕森斯护送“小男孩”的任务来说,他的工作就相对轻松多了,他不必在飞行过程中爬进弹舱装配炸弹。因为如果要在狭窄的弹舱中为炸弹外壳安装64个精确计时爆炸机关,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而“胖子”是完全装备好才拉上跑道的。

“博克之车”起飞非常顺利。清晨3:49,它爬升至巡航高度。这次任务的首选目标是位于九州南部的小仓兵工厂,第二个目标选在长崎。因为日本的造船业和鱼雷制造业的中心就在长崎西南方向100英里处。斯温尼必须接到前方气象侦察机的报告后,才能决定轰炸哪个城市。他们不能利用雷达寻找瞄准点,而必须依靠目测投掷炸弹。如果天气不好使他们找不到瞄准点,那么就只能放弃这次任务,要么带着这个笨重的“胖子”回来降落,要么把它扔在海里。

上午7点,“博克之车”开始出现了一系列麻烦。阿什沃斯的助手菲利普·巴恩斯中尉一直在仔细观察着一个黑盒子形状的控制台,这个控制台是用来控制“胖子”的内部装置的。阿什沃斯就坐在巴恩斯身边打瞌睡。突然,巴恩斯哑声喊道:“看1阿什沃斯立即闻声而起。原来是控制台上的一盏红灯出了问题,这盏灯本来应该有节奏地一闪一闪,现在却像遭受击打的心脏一般在不停地发颤。在这个时候,一旦出现什么问题,最坏的情况是“胖子”将在几秒钟内脱离飞机,最好的情况是可能有什么仪器被设置错误,从而扰乱了控制台复杂的电路系统。

巴恩斯赶快打开控制台的盒盖,然后熟练地检查各种线路,他发现原来是两个开关不知为什么被放反了。排除故障后,阿什沃斯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斯温尼,斯温尼听后深吸了口气,“天哪1

上午8:40,真正的麻烦出现了。斯温尼正驾驶飞机前往屋久岛上空的汇合点,在汇合点31000英尺的高空,摄影飞机和测量飞机将和“博克之车”汇合,然后一起飞往首选目标。这时,第二次执行测量任务的“伟大艺师”号迅速跟上前来与“博克之车”汇合,但是,却没有看见摄影飞机的踪影。数分钟过去了,仍没有摄影飞机的消息,其实这架飞机就在这个区域内,不过是在稍高的高度层飞行,而且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斯温尼虽然很着急,却不能用无线电喊叫这架飞机。为了防止被敌军发现,此次任务禁止使用无线电。

现在,“博克之车”又面临着燃油不足的问题。因为“博克之车”负载着“胖子”用力爬升至31000英尺的高空,整个过程它一直在以每小时1000加仑的速度燃烧油料,而斯温尼已经在此绕飞了45分钟,他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于是,他们不得不飞往小仓,因为刚才气象侦察机报告小仓天空晴朗。

9:50,“博克之车”到达执行任务的起始点,随后向小仓飞去。在气象侦察机俯视观察时,云层已经开始移入小仓上空,但是透过云层缝隙仍能看见城市,所以他们的首选目标并没有改变,小仓。

“你在想什么,比恩?”斯温尼问投弹手克米特·比恩上尉。

“‘胖子’不会再有差错了吧1比恩说。但是,1分钟后他开始诅咒:“该死的!该死的1原来附近的一座城市两天前在常规轰炸中遭到袭击,现在随风飘来的烟尘遮住了瞄准点。斯温尼紧急下令:“全体人员注意,不许投掷炸弹1

他们想再试一次,但是烟尘仍然没有散去,他们找不到瞄准点,无法投弹。这时,比恩和机尾射手同时向斯温尼报告,日军的高射炮正向他们开火,并且炮火离飞机越来越近了。此刻,贝瑟尔也报告他监听到了日军战斗机上的无线电通话声音。不过,日军战斗机并没有纠缠“博克之车”,而斯温尼也怀疑敌机是否能及时到达同一高度拦截他们。所以,他并不担心敌机,但是高射炮就不一样了。

这一次,斯温尼从另一个方向进行了尝试,但是讨厌的烟云仍然在那里,他们视力所及离瞄准点仍至少有一英里的差距。现在高射炮火离飞机越来越近了,一个机组成员嘟囔到:“让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机务库哈瑞克用内话系统通知大家,因为归程遥远,燃油严重不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提尼安岛。他们只能在硫磺岛或者冲绳实行紧急迫降,还有就是掉到海里。

斯温尼和阿什沃斯商讨后,决定离开小仓上空,改飞长崎。随即,“博克之车”飞向西南,“伟大艺师”紧随其后。

选择长崎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它正好在到冲绳的归途中。

当他们到达长崎上空时,却发现,长崎上空的云层覆盖率达到7/10,还是很不走运。投弹手比恩虽能认出港口和整个城市的轮廓,但是还是看不到瞄准点——三菱重工业区(军工生产地)依然在势力范围之外。

斯温尼对阿什沃斯说:“我们只能来试一次,因为比恩不能通过目视锁定目标,所以我建议用雷达确定投弹,你认为如何?”斯温尼在指挥飞机,阿什沃斯只能同意,尽管他是这项任务的联合指挥者,同时也是核弹负责人。

“我不知道,让我考虑一下。”阿什沃斯如此回答。

“无论如何都比把炸弹扔在海里强”斯温尼尖锐地指出。因为他知道胖子价值2.5亿美元,“我对我的雷达非常有信心,我来执行任务。”

阿什沃斯极不情愿地同意了。随后,他们飞到长崎上空。透过云层的缝隙,投弹手比恩大喊道:“我看到目标了,看到了1

上午11:01,“胖子”离开机舱,不到1分钟,它就在1500英尺高空爆炸了。

减轻了分量的“博克之车”向上一跃而起,斯温尼驾驶飞机急速离去。然而,此刻他还没有听到爆炸声音,他以为自己扔下的炸弹没有爆炸。好像过去了至少两分钟,他才听到比恩大喊:“炸弹们下去了1立刻他又改口:“炸弹下去了。”之后不到1秒钟,天空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闪光,紧接着“博克之车”遭到了连续五次冲击。

一名机组成员紧盯着翻滚躁动的蘑菇云,问通讯员:“你现在感觉如何?”

“闭上你的嘴行吗?”通讯员咆哮道。

射手说:“我感觉一样,只不过更坏。”

尽管燃油快用尽了,斯温尼还是决定在城市上空绕飞一圈,想看一看爆炸后的状况。这个过程花费了宝贵的12分钟。然后,他们和“伟大艺师”号一起直飞冲绳。

半小时后,那架丢失的摄影飞机看到了爆炸,随即飞过长崎,也向冲绳飞去,因为他们知道,任务已经完成了。油表显示,“博克之车”只剩下300加仑的燃油了。正常情况下,就算减轻了负荷,向下滑行,这些油也不够飞机飞行一个小时。斯温尼知道他们只能进行水上迫降了,他试着呼叫海军的海空联合救险队,但是没有回应。因为飞艇和潜水艇都以为此次任务会用很长时间,不会这么快回来,所以,根本没有注意他们的呼叫,而是安心离开了岗位。

机械师库哈瑞克仔细照看着那四台“莱特飓风”发动机,以免浪费一滴油。最后,当机组的希望破灭时,冲绳岛出现在雷达屏幕上,随即在地平线上显现出来。但此时,库哈瑞克大喊:“机长,油箱空了。”飞机的右侧发动机开始“喘气”,随后停止转动。

冲绳岛的读谷机场出现在视野中,但是斯温尼却沮丧地发现,机场上空交通繁忙,有很多飞机正在起飞、降落。塔台没有回答“博克之车”疯狂的呼叫“救命!救命1

斯温尼大喊:“打开闪光灯1

“哪一个?”

“全部,该死的1

现在B-29飞机上所有的20闪光灯都齐刷刷地亮了起来,这种情形只有在7月4日的国庆日表演时才会出现。闪光灯终于被地面察觉,地面开始行动。虽然此刻“博克之车”仍在2000英尺的高空,但是方向是机场跑道。机场地面立刻分散了所有起飞或者降落的飞机,清理了跑道。但是,“博克之车”已经没有时间做正常的“降低、减慢”的降落程序了。斯温尼对副机长说:“我们将直接下降,请告诉大家一定要坚持,我们会渡过难关的。”

“博克之车”从高空快速俯冲下来,中途就撞在了跑道上,因为舷窗外侧的发动机已经停止,所以飞机偏离跑道,冲向了一排停泊的飞机。正在这个时候,斯温尼恢复了对飞机的地面控制,他紧急拉动制动装置。在将要冲出跑道之前的10英尺前,飞机终于停住了。

事后,机械师库哈瑞克出于好奇,将油箱里剩余的燃油倒出来测量,发现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的崩溃 作者:[美]基斯·惠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