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的崩溃》生命之神不再留恋死亡之海


随后记者讲述了自己笔记本上的详细内容,即那天他目睹的可怕场景:大批半死半活的受害者,以及令人心颤的伤口。他讲述自己看到了成片的被烧得炭黑的尸体,闻到了肌肉的烧糊味。中村以一个职业记者客观的口吻,讲述了所发生的事情,他忘乎所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泪顺着面颊向下流,流到正在看的笔记本上。

对于爆炸当天受伤的数十万人而言,不存在什么合适的医疗措施。寻求急救几乎是不可 能的。在城市的55个医院当中,有52个遭到了严重破坏,连同破坏的还有救助中心。广岛的150名门诊医生当中65名死亡,其他人绝大多数不同程度地受伤。1780个护士有1654个死亡或受伤。在新的红十字会医院,只有6名医师和10名护士健康,还能进行工作。很少有大夫离开城市,而且,他们手头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很少。这些东西在国内前线已经稀缺,随着战争的扩大和国家物品短缺,武装力量掌管了日本一部分医疗用品的配给。现在,原子弹已经毁坏了绝大部分的仪器、敷料和药品。

翻遍了倒塌的诊所和医院,从中寻找出一些敷料,或者几瓶汞和碘,以及昂贵的仪器——但是几乎找不到麻醉剂。即便是最严重的烧伤病例,也只能得到初步治疗:盐水溶液中浸泡的纱布,或者漂浮在植物油中的锌粉敷料。除此之外只能等待死亡。

8月9日中午,风筝制造商森本重义乘坐的火车抵达了长崎,森本重义早三天从广岛噩梦逃回了家。森本重义跳下车,匆匆赶向邻近市中心的商店。所经历的一切使森本重义心急如焚,家人和城市的安全使他焦躁不安。上午11点过2分,他到了家里,正要开始向妻子述说可怕的经历:“巨大的蓝色闪光,”这个时候,强烈的闪光再次出现,森本重义蹲下来,撕开了通向地窖的活板门,把他的妻子和婴孩推进洞里,然后跳了进去。他们的身边地动山摇,但是森本重义安然无恙。

凭借运气,全家都得救了。在长崎上空三万英尺,云层迫使轰炸员克米特·比恩变更了轰炸目标地。如果原子弹按计划落下,炸弹就几乎垂直地掉在森本的商店上,这里是长崎商业区的中心。然而,炸弹却在两英里外爆炸,森本躲过了两次原子弹轰炸。

长崎坐落在两条谷地里,被一条山脉分开,山脉缓缓地通向中国东海。长崎的古城区和商业中心被一条谷地环抱。长崎的制造业和重工业区则位于另一条较长的谷地中,谷地因河流名字而称浦上。在两条谷地里,工作和生活着20万人。当原子弹落向目标时,老城的大部分人都幸免于难。原子弹在浦上谷地1500英尺的上空爆炸,浦上谷地拥有长崎最坚实的军事目标:三菱钢铁和武器混合工厂。军工厂跟谷地上下的其他目标一起被炸得粉碎。

长崎在物理上的毁坏,几乎是广岛废墟的翻版。在滚烫的蘑菇云下,大火滚滚,吞没了数以万计的住房和商店。旋风席卷着瓦砾昏天黑地地飞扬,致命的黑雨往下抛洒。在浦上河的河口,圆形的汽油灌变成了巨大的火球,火球飞向天空,落在地上,然后再次飞向天空。

在狂风暴雨中,数以万计的步履蹒跚的人在摸索着前行,人们受到了惊吓,有的裸体,有的浑身乌黑,有的身上扎满玻璃,有的面庞模糊不清。

到处都是逃窜的人。在弗朗西斯修道院,15名修女和学生那天上午正在田里施肥。当他们听到飞机的呼啸声,14人抛下工具,奔向河岸,企图在那里藏身。年龄最大的是野口,她64岁,是修女中的负责者,她一直在劳动,直到把肥施完。然后,她朝着跟其他人相反的方向奔跑,不久,她就被绊倒掉进了八英尺深的壕沟。在那一时刻,巨大的火花烧着天空,炙热和冲击波吞没了修道院和田地。野口爬出了壕沟,废墟还在燃烧,她的同伴全都死了。

在距零点1000码的山里小学,教师安达田勇跟其他员工正在花园里工作。上午11点之前,她只身一人前往教学楼喝茶。就在她刚脱下鞋准备休息一会儿时,世界在原子弹闪光的照耀下变成了白色,安达田勇被掀翻在地。安达田勇失去了知觉,看见屋里的一堵墙慢慢地倒下,灰泥和瓦砾撒了她一身。

当安达田勇醒过来后,破碎的房子塞满了她的同事,原子弹爆炸时,她们在外面。此刻,她们部分裸体,裸露的乳房和臀部使她想起了红石榴。她帮助照料学校的受伤者,随后走向家里。从那天一大早开始,她一直没看见自己的三个儿子。当她走到原来房子的地方时,发现房子已经不翼而飞,在火热的灰尘中,除了儿子的午餐盒外,什么都没有。她冲动地向前走,她的腿感到有股炙热的疼痛,这时她才发现自己赤着脚。

安达田勇盘腿坐在荒凉的废墟旁边,直到黄昏,这时她想返回校舍,可是校舍已经变成一片火海。在学校附近防轰炸掩体中,她碰到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们没有伤着,在眼睁睁地望着燃烧的学校。他们很恐惧,以为自己的妈妈在燃烧的校舍里面。一个偶然的决定挽救了孩子们的生命。在原子弹爆炸之前,他们走进掩体,去拿供睡觉用的垫子,那天早上他们因为疏忽把垫子遗忘在了洞里。

在长崎其他地方,命运常常玩弄活着的人们。在电力公司五层楼的建筑上,一个名为松本的木匠和同伴正在安装木制的贮藏柜。当他们听见远处B-29轰炸机的轰鸣,他们就是否返回掩体进行了争论,但是他们最后反对回到掩体,理由是美国人很少在离地面那么高的地方进行轰炸。当闪光传来,两人本能地撒腿就跑。松本的同伙纵身奔向逃逸楼梯,冲击波把他掀到坚固的墙上,撞碎了他的头骨。松本跑向楼顶的护栏,冲击波把他掀到了楼顶边缘,他垂直地掉了下来,双腿还在踢蹬,撞向53英尺下的地面。他跑向建筑物大厅,建筑物的管理助理惊奇地瞅着他。那时,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他在惊惧中晕了过去。后来,松本很愤怒,因为人们不相信他的话,尽管他引用了专家的观点。专家们认为,一股奇怪的向上的气流使松本轻轻地落在了地上。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的崩溃 作者:[美]基斯·惠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