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的崩溃》投降书在船上通过


在关岛,海军上校埃德温·T.莱顿走进他的上司、海军上将切斯特·W.尼米兹的办公室,告诉尼米兹日本投降了,尼米兹是太平洋地区美国军队司令。莱顿后来回忆:尼米兹“既没有狂喜,也没有像我所看见的其他军官那样欢蹦乱跳。他只是平静地笑了笑”。

日本投降的消息到达了海军上将、第三舰队司令威廉·F.哈尔西那里,他正在位于日本沿海的旗舰密苏里号上。哈尔西的反应明显不同于尼米兹,他大声地叫了声“好!”并拍了身边所有人的肩膀。心情平静下来后,哈尔西下令准备升旗,同时出于安全起见,他命令部下“监视并击落所有的窥探者——不要报复,而要使用友好的方式”。

哈尔西的整个舰队不约而同地举行了庆祝仪式。甲板上的船员们,在此起彼落的汽笛声形成的刺激音乐中跳起了舞,互相拥抱。“每艘军舰都打出了自己最大的军旗,”一位军官说,“人们互相比,看谁喊得最响亮。”

一大批美国歼击机和轰炸机向东京挺进的途中,接到卸掉炸弹返回基地的通知。一名飞行员对哈尔西相互矛盾的命令大惑不解:“海军上将说‘不要报复’是什么意思?”他询问僚机。僚机很快做出回答:“我想上将要我们只使用三门炮,而不是六门。”实际上,交火还没有结束。那天上午11点25分,一名日本飞行员违抗命令,攻击哈尔西的舰队。海军炮手轻而易举地将这架飞机,以及随后而来的4架击落。美国飞行员——并没有遵循海军上将的命令——在敌对的最后一天,又击落了38架日本飞机。

在东京,铃木内阁在裕仁天皇广播之后辞职,天皇的叔叔东久王子继承了首相铃木的职位。新首相没有突出的才能,但是它拥有两项品质,这使他成为带领日本挺过未来的关键时日的理想人选:一是他同皇室的血缘纽带,打消了人们对皇室世袭能否延续的疑虑;二是他具有当将军的经历,这使他容易为军方接受。

形势发展得很快。铃木内阁辞职后不久,美国太平洋陆军部队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向东京广播说,盟国已经接受了日本的投降条件并要日方派遣代表团到菲律宾。麦克阿瑟对日本的负隅顽抗抱有警惕,他告诉日方代表团,要把日本所有的防御计划带来。作为交换条件,美方将详细说出将来的占领条件。

对于趾高气扬的日本官员来讲,这种要求近乎可耻而不能接受。陆军参谋长梅津将军拒绝参加会谈,坚持要他的副手河边虎四郎代表他参加。对河边而言,寻找执行此次使命的人员有些困难,但是,最后他说服了15名军官和外交官随同他前往马尼拉。

8月19日一大早,河边代表团登上东京的两架三菱轰炸机。按照盟国的要求,这两架飞机——美国人称之为长颈鹿——在机身两侧涂上了绿色十字。河边代表团在丽岛换乘美国的C-54运输机,前后总共飞行12个小时后抵达马尼拉。

日本人在尼科尔斯机场走出飞机,发现人声喧哗。在他们被保护着走向等候着的汽车途中,成千上万发着嘘声的士兵和平民缠绕着他们。对于一个代表团而言,照相机狂乱地拍照声就像“机枪射向怪兽”。队伍经过马尼拉的途中,成千上万马尼拉人——他们仍然记着日本人多年的占领,记着日本人在过去的2月放弃马尼拉之时带来的浩劫——他们咒骂着,高喊着,还有些人向汽车扔石块。

那天晚上,日本代表团被带往霍尔市与美国对手举行首次会谈。他们在入口处卸下剑,在护送下走进二楼的会议室。等待他们的是麦克阿瑟的参谋长,理查德·K.萨瑟兰·Jr.将军,后者是个强硬的军官,有人听见他说“这儿的人是胆小鬼”。麦克阿瑟将军拒绝接见日本人,直到日本人实实在在投降的那一刻。

萨瑟兰用不容争辩的语气宣读了总命令第一号:在满洲里和北朝鲜的日军向苏联人投降,在印度支那、台湾和中国的军队向中方投降,除此以外的所有日军向美国和英国投降。

河边静静地听着萨瑟兰宣读日本的投降条件。但是,当美国人告诉他美国军队将在8月23日(即四天后)在东京的厚木空军基地登陆时,河边忍不下去了。“日方诚挚地建议你们不要那么快登陆。”他抗议道,“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在国内处理一些神风部队仍有麻烦。至少需要10天进行准备。”萨瑟兰对于河边的抗议置之不理,他说,麦克阿瑟将军将亲自在8月26日登陆,接受日本在两天后的投降。

随后萨瑟兰要日方把自己军事力量的细节交待出来。在晚上的大部分时间里,日方交待了他们支离破碎的帝国中依然存在的秘密,包括所有陆军和海军的位置、军火库、岸防炮和雷场。萨瑟兰急于想知道所有“回天”的部署位置,“回天”是一种致命的爆破筒,萨瑟兰担心顽固分子会用它们阻止美军的登陆。

到凌晨四点钟,河边的代表团完成了艰巨的任务。萨瑟兰对与日方的合作表示满意,在会议结束时他做出了首次让步:“日方已经提供了所有必要的信息,日本方面期望实现和平占领而不产生麻烦。我们不想浪费任何时间,但是我们将在8月28日登陆。”

下午一点,日本代表团乘坐C-54运输机前往丽岛。在19个小时内,谈判双方朝着结束交战的方向做出了良好开端。

8月28日凌晨刚刚开始,45架美国C-47运输机在厚木空军基地登陆,对日本的占领开始了。第二天,同其他数百艘军舰一起,美国军舰密苏里号和南达科他号、英国军舰约克公爵号在东京湾抛锚驻泊。这样,就为海军上将尼米兹和太平洋战场五星级司令麦克阿瑟将军的到达铺平了道路。

8月29日下午,当尼米兹乘坐飞机抵达时,一件事情使他难以接受:杜鲁门总统新挑选麦克阿瑟将军执行受降仪式,并对占领事宜进行监督。尼米兹不想作占领军指挥,但是他显然对海军冲锋陷阵,却被陆军抢了镜头一事愤怒。华盛顿的海军部长福里斯特尔这时赶来相救,福里斯特尔建议在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受降仪式。密苏里是杜鲁门总统的故乡,杜鲁门的女儿马格里特在1944命名了这艘军舰。福里斯特尔的建议使尼米兹感到很高兴,杜鲁门总统也很快同意了这一建议。

8月30日,第十一航空支队的4000多名士兵在厚木基地登陆。他们正赶上迎接麦克阿瑟将军,麦克阿瑟的C-54专机巴丹半岛号在下午2点19分降落。机舱门打开了,将军骄傲地叼着为人们所熟悉的玉米穗烟斗,静静地站在舷梯顶端,体味着那一刻。他微笑着走下舷梯,第八陆军司令罗伯特·艾克尔伯格正在等候他。“鲍勃,”麦克阿瑟简单地说,“这是高潮。”

第二天,不可预料的来访者使麦克阿瑟欢欣。麦克阿瑟正在横滨宾馆进餐,这时副手告诉他说乔纳森·M.温赖特已经到达,横滨宾馆是麦克阿瑟的临时总部所在地。

乔纳森·M.温赖特刚从满洲里的战俘营释放出来,麦克阿瑟见到老朋友,立马跑上去拥抱头发变白了的温赖特,他的制服穿在憔悴的身上显得很蓬松,他需要借助于拐杖才能站直。温赖特害怕自己因在1942年让菲律宾投降而遭受耻辱,但是麦克阿瑟安慰他说,他将作为英雄受到国内欢迎。“你的旧部还是你的,你可以随时召唤他们。”麦克阿瑟许诺说,他邀请温赖特参加两天后的受降仪式。

9月7日上午七点,来自于10多个国家的数百记者乘坐驱逐舰到达,占据了密苏里号上的指定位置。他们及时地登上甲板,目睹护卫队将星条旗升至桅杆顶端——从1941年12月7日起,同样的旗帜就一直在华盛顿的议会大厦飘扬。另一面只有34颗星的美国国旗挂在附近,它是海军准将马修·佩里挂在自己的旗舰“波风坦”号上的旗帜,1854年佩里进入东京湾,迫使日本向西方开放。哈尔西从海军学院博物馆那里获得这面旗帜,准备把它用于受降仪式。

八点刚过,海军上将尼米兹乘坐摩托驳船从“南达科他”抵达。过了一会儿,“尼科尔斯”号驱逐舰停泊在“密苏里”号旁,麦克阿瑟将军登上“密苏里”号。他审视了一下面前的强大阵容,跟尼米兹和哈尔西握了握手,说:“我的那么多同事百忙之中,前来欢迎,场面真是盛大。”引人注意的是,海军上将雷蒙德·斯普鲁恩斯缺席了,他是第五舰队的司令。斯普鲁恩斯正在停泊在冲绳外的旗舰“新泽西”号上待命,尼米兹想让斯普鲁恩斯在太平洋承担起指挥责任,以防日本的狂人攻击“密苏里”号。

麦克阿瑟一登上甲板,驱逐舰“兰斯多恩”号就把日本代表团送了来。

8点55分,日本新任外相重光葵艰难地登上舷梯。早几年前,重光在上海遭遇行刺,失去了左腿,在他登上“密苏里”号时,身上的假肢给他带来了巨大痛苦。梅津将军紧跟在重光后头。

成千上万美国水手、士兵和记者,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其他九名日本代表团成员来到军舰上,注视着他们走到一张盖着毡布的凌乱的桌子前。桌子上摆放着受降文件。“我们等待了几分钟,就像忏悔的学童,在众目睽睽下等候可怕的校长来到。”代表团成员之一加赖俊一回忆,“我觉得百万双眼睛就像带火的箭一样射向我们,钻进我们的身体,我们感到浑身疼痛。”

最近刚从满洲里战俘营释放出来的陆军中将亚瑟·帕西瓦尔,在这一刻盯住了杉田一次陆军上校,1942年亚瑟·帕西瓦尔投降后把新加坡让给了日本,当时杉田一次担任翻译。另一名代表、海军上将富冈贞利一动不动地盯着尼米兹,多年来,这名日本海军的指挥官对对手尼米兹的思想顶礼膜拜,他把尼米兹的画像挂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富冈最后还是失败了。

麦克阿瑟坐在了乱糟糟的桌子后,面对日本人。“我们在这里相会,”他清了清嗓子,“主要交战国的代表,准备缔结一份严肃的协定,以恢复和平。这个问题涉及不同的思想和意识形态,这个问题已经在战场上决定,因此不属于我们现在讨论或辩论的范围。”

“我诚挚地希望,”65岁的麦克阿瑟继续讲道,他的双手在挥动,“这实际上是全人类的希望,希望在这严肃的场合,一个更好的世界从过去的流血和屠杀中诞生。作为盟军最高统帅,我确信要用正义和宽容取代身上的负担,同时保持必要的部署,以确保投降协议充分、及时和忠实地履行。”

麦克阿瑟走回去,示意重光签署受降文件。这位外交官一瘸一拐地坐在桌子旁。他慢慢地脱下黄色手套,摘去丝帽,把它们放在桌子上,凝视着面前的文件达几分钟之久。

“告诉他往哪里签字。”麦克阿瑟对萨瑟兰将军说,萨瑟兰迈步向前,指出签字行。外相签上了名字。梅津将军对坐下表示轻蔑,他向前迅速地划上签名,又僵硬地返回日本代表团。

现在轮到麦克阿瑟将军代表盟国签字了。他使用三支钢笔,一次写下自己的名字。他把第一支笔递给温赖特将军,温赖特在整个仪式中一直呆在麦克阿瑟身旁。把第二支笔给了亚瑟·帕西瓦尔将军。麦克阿瑟拿的是鲜红的笔,他签完字后,把笔拿回马里兰州,送给了夫人和儿子。

海军上将尼米兹代表美国签了字,其他盟国的代表也在文件上签了字。“让我们为世界恢复和平祈祷,为上帝永远维系和平祈祷,”麦克阿瑟拉长了声音,“议程结束了。”

日本人被带走以后,麦克阿瑟用胳膊搂住哈尔西问道:“比尔,飞机在哪里?”在头顶上,太阳好像得到暗示,在那天第一次挂在天空,照耀着富士山山头和1900架成群飞过的盟军飞机机身。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终于结束了。这场悲剧夺去了5500万士兵和平民的生命,耗费了不可估量的物质财富。战争经历了六年后,炮声终于停止了。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的崩溃 作者:[美]基斯·惠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