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肆虐的太阳旗》殖民地最后风光的日子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在东南亚的欧洲殖民者大都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白色人种的优越感是他们重要的保护伞,并且他们深信自己的帝国永远不会衰落。许多殖民者,包括在缅甸、马来亚和婆罗洲的英国人以及在印度尼西亚的法国人,都赞同一位荷属东印度群岛统治者这样的观点:"我们荷兰人已经在这儿统治了300年,我们还要在这儿统治另一个300年。"

一种移植自欧洲的生活方式把殖民者和当地人隔离开了,殖民者把当地人看做离奇有趣、容易激怒、类似于人的动物。英国人一般在俱乐部聚会,禁止非白种人参加--包括任何同亚洲人公开结交的高加索人种。英国人盲目地相信"统治"(英国人的"统治"是一个包含所有方面的术语),他们活着就是为了下午茶、业余爱好的戏剧、豪华正式的宴会,还有户外运动;在1935年,仅新加坡就有2000个网球运动场地和6个高尔夫球场地。

法属殖民地的生活大多围绕着这些事务旋转:文明讲究的烹调技巧、土著情妇(通常按周雇佣)开胃酒、坐式浴盆、形式烦琐的官僚机构、邮票以及封条。西贡有东方最好的大剧院,河内歌剧院可以容纳这个城市的全部欧洲殖民者。

荷兰人不像英国人和法国人那样远离当地土著居民,他们用许多杜松子酒和啤酒冲洗盛宴所需的器皿,在家里穿着当地人的围裙,并与当地人自由通婚。但是他们严酷统治着7000万人的印度尼西亚,雇佣农民每天只需付4分钱;荷兰人不需要像法国人或英国人那样更多地关注当地的民族主义运动,这些运动正破坏着这三个帝国的统治基矗

但当日本军队攻占了马来亚半岛,这些梦幻般的生活就突然全部终止了。尽管有一些在新加坡的英国人还没能够完全了解发生的事情,继续在莱佛士大酒店整夜地跳舞。一些人永远都不会明白了。从可怕的溃败中幸存下来的一位英国妇女后来解释说:"英国的统治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之一,但当这种统治结束时,人与人之间就开始了互相残杀。"


分类:抗战史 书名:肆虐的太阳旗 作者:亚瑟·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