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肆虐的太阳旗》对敌人意图的致命误解


在渊田打击力量的下面,珍珠港正沉浸在周末懒洋洋的温暖舒适的阳光中。大部分居民还在睡梦中。太阳已经在6时26分升起来了,但是在小岛的南部,浓厚的云层笼罩着坦塔鲁斯山和奥林匹斯山,直到接近7点时,人们才能看到一些阳光。晴朗的北部,微风吹过,棕榈叶发出卡嗒卡嗒的声音。很少还有其他的声音--远处从崎岖的努阿努山谷道路上传来依稀的汽车喇叭声,宠物鹦鹉发出的叫声,从钻石堡传来海浪拍打的响声。在温暖的阳光下,弥漫着大量的鸡蛋花(一种香料)的香味,院子里仍然空空荡荡,太阳伞折叠着。瓦胡岛处于一种无助迟钝的状态中。

但事实上,这里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毫无预兆。当美日谈判接近崩溃的时候,华盛顿向它的太平洋前哨阵地发出了大量的警告--包括菲律宾、关岛、威克岛、夏威夷,甚至还有巴拿马海峡地区。美军特种部队已经破解了紫色代码,也就是日本最高机密的外交通讯密码,因此早在一年前美国就已经掌握了日本的很多机密情报。这些情报清楚地显示,日本已经在为战争进行准备。

还有其他一些来源的情报,也显示日本正在进行战争准备。日本在瓦胡岛的秘密代理人曾经用电话向东京汇报美国的军事安排。美国的一项法律禁止窃听电话,包括对那些日本外侨,但是美国海军参谋部和联邦调查局的特工们无视这一法律,经常窃听电话。其中一条12月7日前听到的消息,明显暴露了日本人正在焚烧火奴鲁鲁领事馆档案的情况。

海军部汇报说,最近两个月中日本人已经把它们的通讯信号改变了两次。通常情况下这些改变大约需要6个月的时间,如此迅速地改变信号是始料不及的。更多的不祥的情报是来自海军的报告:从11月16日起,他们就没有获得任何从日本海军第一和第二舰队的航空母舰上发射的信号,因而也不知道它们目前的具体位置。当金梅尔海军上将,太平洋舰队的总指挥官,12月2日听到他的参谋人员向他汇报说,日本航母的行为仍然令人无法理解时,"你的意思是说,"他开起了玩笑,"它们一定在围绕钻石堡周游,所以你无法知道它们。"

金梅尔将军自然有他自己的看法。人人都知道日本人正在陆上进行战争。人人都希望听到日本进攻远东某一个国家的新闻,但一定不是夏威夷,因为这要跨越太平洋一半的距离。11月27日,斯塔克海军上将,海军部部长,从华盛顿向太平洋舰队的将军们发送了一份紧急情报,情报中写到:"这次急信是考虑到一个战争信号……日本军队一次侵略性的行动预计将在最近几天之内发生。"但是,他补充道,情报"显示一支两栖远征队可能进攻菲律宾,泰国或者克拉半岛或者婆罗洲"。里面没有提到夏威夷。

尽管所有的情报都显示战争正在酝酿着,但是并没有人感到悲观。这些情报都可以进行解释。参谋部官员推论认为,日本的航空母舰之所以没有进行无线电联络,是由于它们正呆在母港。日本的联络信号不断改变,是由于他们正在日本南部准备大规模的舰队行动,那儿有很多情报显示日本人即将展开行动。从瓦胡岛打向日本的电话并不令人担忧:很多年来岛上的日本人都打电话回家给他们的朋友或者亲人。那些正在焚烧文件的报告怎么解释?美国人自己也定期烧毁一些秘密文件。

此外,每一类警告--日本人毁坏他们密码的报告,看不到潜水艇的行踪,遍布岛屿的间谍行踪的传说--几个月以来都不断地流向珍珠港的情报机关。它们并没有什么新意。

情报官员们并不知道,这些警报根本不同于他们理解的那种情况。在窃听的一路电话中,联邦调查局的情报人员,听到一位日本领事馆的厨师激动地告诉一位他在火奴鲁鲁岛上的朋友,说领事馆的官员们正在焚烧所有的重要文件。这是一条至关紧要的情报:日本人并不仅仅是在烧一些多余的文件,他们是在毁坏全部的文件。而且,联邦调查局的人员知道这些焚烧是在领事馆内秘密进行的,并不是在他们可以看到的室外。

联邦调查局的特工们没有汇报这些重要的细节部分;如果这样做,就将终止他们非法窃听电话的行为。他们仅仅报告他们自己认为重要的部分--海军的情报人员也没有追问他们更多的东西。他们认为这些最新的情报都和以前的一样--情报的意义丧失了。

美国军队天下无敌的幻想,增强了人们在夏威夷通常的那种虚假的安全感。美国人告诉自己,日本人不敢进攻珍珠港,或者冒险招惹强大的美国海军。假使有人曾经产生过这种怀疑,他也只会放在自己的头脑中--或者至少在他自己的工作中。在夏威夷,美国军队之间差不多没有任何完整的合作;不同部门之间的官员彼此友好,但缺少共同工作的能力,或者也不能分享情报。夏威夷晴朗的天气和舒适的条件也有助于麻痹美国军队。没有人急于把事情做完,或者在漫长、炎热的环境中整天地工作。

12月7日,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传来两个最后的警报,它们有可能避免那天的灾难,但是这两个警报都被那些可能采取行动的人们忽视了。

12月7日凌晨3时42分,正当美国"秃鹰"号扫雷艇通过珍珠港入口处的时候,艇上的执勤军官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东西,它看起来像潜伏在水下的潜水艇的潜望镜。"秃鹰"号立刻通过闪光警戒灯,向在附近巡航的驱逐舰"沃德"号发出警报。"沃德"号船长,威廉姆·外桥上校,被他的炮官叫醒了。身穿日本的和服,外桥来到甲板上,眺望漆黑的海面。这是他第一次奉命出海巡逻,也是最后一次。他下令发电报报告司令部。甲板上所有的人都在巡视着海面。虽然"沃德"号用半个小时进行了大范围的搜查,但没有发现一点潜望镜的影子,声纳装置也没有记载任何可疑迹象。外桥让他的船员们回去休息,但另一些值班人员仍在坚持搜查。没有向司令部发送任何报告;因为经常有很多虚假的现象,外桥不想因为虚假报告被人当做是鲁莽的人。

3个小时后,即6时40分,"沃德"号的舵手发现了另一个潜望镜。外桥上校再次来到甲板上,这一次不错:仅仅距离"沃德"号100码的地方,一个很小的舰艇操纵台清晰可见。外桥下令攻击。"沃德"号的第一发炮弹打偏了,但是第三发炮弹击中了操纵台的靶心,潜水艇开始下沉,"沃德"号的船员们欢呼起来。外桥命令投下4枚深水炸弹,同时用无线电向司令部报告:"在防御海域之内,我们遭到侵袭,已经开火并对敌艇投下深水炸弹。"

司令部情报中心,这个时候正是星期天的早上,哈罗德·卡敏斯克上尉和一名电话操作员正在值班。卡敏斯克,一战后就出入于海军的一位严厉的军官,事实上他是那天从迹象中总结出战争已经爆发的美国军事人员之一。一旦遭到攻击,他的任务就是打电话给参谋长金梅尔海军上将和他的助手布洛赫,后者是第十四海军战区的指挥官。在接到外桥的报告之后,卡敏斯克尽力想联系上布洛赫的副官,但没有成功。接着他又打电话给舰队的执勤官和金梅尔的参谋长约翰·伊尔勒上校。伊尔勒上校指示卡敏斯克要先证实"沃德"号的消息,并提醒在火奴鲁鲁岛上的各军事部门。卡敏斯克发电报要求"沃德"号证实情况,然后开始通知海岸警备队、战争计划处的官员和所有的领导部门。证实永远没有到来;直到7时55分攻击开始的时候,他仍在不断地呼叫。


分类:抗战史 书名:肆虐的太阳旗 作者:亚瑟·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