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肆虐的太阳旗》布满雷达的显示屏


与此同时,伊尔勒上校打电话给布洛赫海军上将,向他报告了"沃德"号上的消息。两个人一致认为,发现潜水艇可能是错误的消息;如果不是那样,"沃德"号和附近救援的驱逐舰也能够应付那种形势。他们决定等待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那艘沉没的微型潜艇来自日本的先遣远征队,共有27艘潜艇,其中5艘携带有这种微型潜艇,都是计划用来分散美军对空袭的注意力以及尽可能地进行破坏。它们并没有取得什么战 果,通过与"沃德"号的交战,日本的进攻计划差不多已经泄露了。

第二次的紧急信号更清楚了。设在瓦胡岛的地面空袭预警装置由5套移动雷达系统和设在沙福特要塞的情报中心组成,它正好位于珍珠港的东面。

这些雷达系统刚刚在最近几周安装成功,由少数几位操作人员管理着。这些系统并不是全天候的人工管理;12月份的管理时间是从早上4时到7时,在此之前这些系统的人工管理时间是从早上6时到11时30分,在下午再增加几个小时;但是11月份瓦特·绍特将军从华盛顿接到战争警报以后,改变了这个时间安排。他认为早上的时间最有可能遭受攻击。有些系统的管理时间甚至延长到上午11时--大部分情况是由于训练的需要--周末除外,那时他们一般7时就离开了。

其中有一套移动雷达系统安装在奥帕纳,位于瓦胡岛北面的一个尖端上。12月7日的早上,正好有两名士兵在值班,乔治·伊利奥特,他是一位新来的雷达兵,还有约瑟夫·罗卡尔德,他正在教伊利奥特如何操作这套系统和怎样使用标航线盘。

没有任何事先的安排。在6时45分的时候,他们发现雷达上有一个可疑的点,于是报告了沙福特要塞情报中心,那儿的工作人员表示了感谢并记录下了这个情况。事实上,这是一艘日本巡洋舰上的侦察飞行艇,它是渊田军事打击力量的一个前哨。早上7时,这套雷达装置到了关闭的时间,但是伊利奥特不想关机,还想练习更长的时间。

7时2分,他惊奇地发现示波镜上有一个很大的雷达点。罗卡尔德从伊利奥特惊奇的神态中还以为他遇到了操作上的难题,于是过去接过了操作盘。显示器上有一个巨大的雷达点,这是他过去从未见过的。他检查了系统,确认是否出现性能上的问题;当然,这不是。雷达点看起来像两队飞机的波形。操作着标航线盘,伊利奥特记录下了这些飞机的位置,北方137英里,东经3度。

尽管雷达上不断出现新的情况,伊利奥特也明白这些雷达点非常重要。他还建议报告情报中心,但罗卡尔德认为没有必要。伊利奥特不断坚持,罗卡尔德只好说道:"好吧,照你的想法去做吧。"伊利奥特尽力想和情报中心通话。但电话线路接不通。

他转接调配处的一条线路,那是一条军事线路,电话接通了。

"有大量飞机,"他报告说,"从北面、东经3度向这儿飞来。"

士兵约瑟夫·麦克唐纳,刚好在情报中心的接线总机处,回复说他将记下这个情况。但是那儿没有其他的人,麦克唐纳说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好吧,谁知道这件事情就让他自己去关心吧。"伊利奥特说。他放下了电话。

麦克唐纳记录下了这个报告,回头注意了一下时间,看到隔壁房间标航线盘那儿有一位军官。

卡米特·泰勒上尉,一名空军特种部队飞行员,被派到空军预警系统来学习操作雷达。麦克唐纳向他报告了从奥帕纳发来的情况。泰勒也有点怀疑。他知道在这个地区至少有两种可能的飞行。航空母舰出海航行;当返回港口的时候,它们通常派遣战斗机提前返回海军飞机常其次,就是从陆上飞出的B-17轰炸机。

但是麦克唐纳并不轻松。他打回电话给奥帕纳。罗卡尔德接了电话。但是这一次他却非常激动。显示器上看起来好像全是飞机,都是直接飞向瓦胡岛的。麦克唐纳回复说,上尉认为这无关紧要。罗卡尔德坚持直接和长官通话。

泰勒走过来接听电话。罗卡尔德争辩说他从来没有在显示器上看见过这么多飞机。现在它们距离瓦胡岛只有92英里的路程了,并且全都差不多以每小时180英里的速度朝这边飞来。

泰勒听完了这些报告。接着,出现了一个二战史上非常值得记载的情景,他说:"哦,不要担心它们。"接着他放下了电话。

真是令人憎恶,罗卡尔德决定关掉雷达装置。但是伊利奥特却想继续观察。两个人审视着显示器,计算着飞机的距离:7时30分是47英里,7时39分是22英里。突然,来势汹涌的机群一分为二,好像要从海岛两边的海岸线降落。接着什么都不见了。飞机在山峰后面消失了,那儿雷达脉冲探测不到。

一辆卡车开到奥帕纳,是来接伊利奥特和罗卡尔德回去吃早饭的。他们关闭了雷达站,跳上卡车然后返回了位于卡瓦欧拉的军事基地。这时是7时50分。在返回的路上,他们碰到另一辆卡车,它是开往奥帕纳的。车上满载头戴钢盔的士兵。伊利奥特和罗卡尔德感到很惊奇,但是只有当他们赶回距离雷达站有9英里的军事基地的时候才明白发生的事情:太平洋战争已经爆发。在一片混乱中,他们得知珍珠港遭到进攻的消息,伊利奥特和罗卡尔德再也没有吃到他们的那顿早饭。

在战舰"俄克拉荷马"号上,它旁边停泊着"战舰序列"中的"马里兰"号,上午的值班人员刚刚拉响吃早饭的铃声。即将换班的执勤人员正在擦去防空炮上的露水,尽管只配备了很少的防空炮并且防空炮弹还堆放在甲板下面的仓库中。另外一些士兵正在从柜橱中取出国旗和军舰旗;在舰桥上,他们正准备升起用做信号旗的开船旗,它起到升起星条旗之前的预备作用,也就是当水手长在7时55分吹响"向胜利进军"的号角的时候。

马上就要值班的人们正在舰船上闲逛,享受着他们最后快乐的时间。一些人吃完早饭后在吹口哨或者抽烟。在港口对面,他们听到了教堂在早上8点钟敲响的集会的钟声。当第一批突袭飞机掠过海湾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只是海军飞行员开始的又一次飞行绝技表演。


分类:抗战史 书名:肆虐的太阳旗 作者:亚瑟·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