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肆虐的太阳旗》海港的混乱


突然寂静的港口一片混乱。有6艘船突然发生爆炸,号角声四处响起。当扩音喇叭大声播音的时候,"俄克拉荷马"号的所有船员都跳了起来:

"空袭!不是训练!"

第一枚鱼雷击中了"俄克拉荷马"号,发出巨大的爆炸和隆隆声,战舰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颤抖着。一名士兵后来回忆道,他当时正在听留声机播放的一首流行音乐《让我离家出走》。第一枚鱼雷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把留声机的声音振到了最大,在它突然停止之前的间隙,留声机就像扩音器一样发出很大的声音。第二枚鱼雷几乎紧随第一枚跟踪而来。"俄克拉荷马"号上的灯光全部熄灭了;紧急信号灯闪烁着,接连不断地向外发射信号。接着大船开始倾斜。在第一次进攻的20分钟内,这艘船就翻了过去。就像一名船员所说的那样,它看起来"好像很劳累想休息一下"。船的底部从充满汽油的水面翘了起来。船身不断摇摆着,直到轮船的上部碰到了25英尺深的海底。接着轮船停止了颤动,就像一只巨大的、停靠在海滩上的鲸鱼,注视着全世界--只有靠近右舷的螺旋推进器突出在海面上。

当"俄克拉荷马"号摇摆着沉到海底的时候,甲板上的人们摇摇晃晃倒向右舷并都集中在那里,一直到他们发现自己站在几乎垂直的船身上。一个人接着越过船身跑向船头,向一艘经过的小船求助,然后跳上了小船;他的鞋子仍然是干的。一些水兵跳入水中,向岸边游去。其他人沿着船舷一节一节向上爬,船舷突然崩断,他们全都掉入了水中。还有一些水兵,直到船身翻转过去仍没有回过神来,眼睁睁地注视着周围发生的灾难。

日军第一波进攻的飞机是从东南方向飞过来的,掠过了"玛丽点"。当他们穿过港口的时候,距离海平面仅有40到100英尺高,他们发射了鱼雷,这些鱼雷都特意新安装了木制的鳍状物,目的是防止坠入过深的海水中。这些木制鱼鳍的使用效果非常好。氧气制动的鱼雷刚好在水面下穿梭,直接飞快地奔向它们的目标。

在"俄克拉荷马"号倾覆之前,"加利福尼亚"号也被两枚鱼雷击穿。石油像鲜血一样从船身中喷射出来。但是它开炮还击了,在整个袭击过程中始终保持着还击,一直到沉入海底。

在"俄克拉荷马"号之后,"西弗吉尼亚"号由于甲板着火也开始下沉,它的舰炮也一直在坚持着还击。一艘垃圾驳运船也在它旁边来回摆动着帮助它还击。最后大火被海港的消防人员扑灭,但是它仍然沉到了海底;舰上的船员,像成群的蚂蚁一样,纷纷跳入了包围在战舰周围的浮油中。

"内华达"号位于这支"战舰序列"的最东北端,它的舰首也遭到了鱼雷的攻击,但是舰长下令关闭了前面的船舱并命令战舰启航。当战舰开进海港的时候,俯冲的轰炸机像密集的黄蜂向它冲来。"内华达"号的舰炮进行了猛烈的还击,以致巨大的船身都被淹没在炮火所引起的烟雾中了。两架日本战斗机被击落。但"内华达"号的前甲板上也燃起了熊熊大火:一枚炸弹穿过右舷在弹药舱爆炸;另一枚则穿过甲板然后在底舱爆炸,引起了大火。战舰一直在航行,但是舰首开始下沉并造成燃油外溢,大火吞没了船的尾部;战斗仍很激烈,现在舰首已经淹没,但星条旗在船尾仍旧顽强地飘扬着。这是一场生命的竞赛--即使对于进攻者方面来说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场景。

但是,如果"内华达"号沉没在航道中--看它的情形很有可能这样--这艘笨重的大船将导致整个舰队灭亡。因此,海军水域调配塔升起了信号旗:清除航道。很顺从地,"内华达"号的指挥官示意战舰开向岸边;两艘拖船在旁边帮忙牵引着,"内华达"号终于搁浅在安全地点,刚好在航道线之外。它的船尾大量进水,终于淹没在海水中。有超过6枚的炸弹落在了它的前甲板和船塔上,但是军舰上的船员设法扑灭了大火,保住了战舰。

滞留在船体已经倾覆过去的"俄克拉荷马"号战舰上的船员们,仍旧被灾难包围着。鱼雷轰炸机和俯冲轰炸机呼啸着向他们冲来,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零"式战斗机用机枪向他们猛烈扫射。轰炸机怒吼着冲过来,投下了大量翻滚着的炸弹--大多具有致命的精确度。早晨的天空充斥着防空炮火以及进攻和防守双方交叉的轰击。在混乱的防守阵地中,港口上冒起滚滚浓烟,这些油烟简直令人窒息。

当战舰"亚利桑那"号爆炸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当一颗炸弹命中它的第二层炮塔时,它已经遭到了好几枚鱼雷的攻击。这枚炸弹穿过甲板,在前弹药库爆炸。随着一阵巨大的冲击波,这颗炸弹和"亚利桑那"号上的弹药一同爆炸了。这次大爆炸几乎震动了整个海港,在它周围几百码之外都可以感受到这股冲击波。炽热的碎片飞向船身四周。"亚利桑那"号立即变成了一个大火塔,高达500英尺。接着又有3颗炸弹命中军舰。船身迅速地开始下沉,还没等整个船体倾覆,全部船员的4/5--1000多名官兵就伴随着军舰葬身海底。

在珍珠港的北面,斯克菲尔德军营,当听到爆炸声响的时候,大部分士兵刚刚在餐桌前坐定,准备开始享用他们的周末蛋糕和特别供应的半品脱牛奶。"他们在试验爆破?"一名士兵满嘴吃着东西问道。一架战斗机从餐厅上低空飞过,机枪扫射着。士兵们带着他们宝贵的半品脱牛奶冲出门外,看看发生了什么。士兵詹姆斯·琼斯(他后来写了一本有关珍珠港事件的畅销书籍《通向灭亡》)看见另一架飞机的时候正背对着墙,"机翼上是红色的太阳",它"出现在林阴大道的上空,在它前面80码处的沥青路面上突然冒出两排黑色的洞眼"。飞机和琼斯如此接近,以至于他都能看清楚机上的飞行员。飞行员脖子上围着白色的丝质围巾,头上是一条白色的头巾,他的头部受伤了,前额上有一红点。当飞机俯冲过去的时候,飞行员露出牙齿微笑着并向他们挥手致意。

在斯克菲尔德军营,还有其他很多营地,士兵和飞行员跑向机枪,把它们架在栏杆上,椅子上、以及其他任何可以支撑的地方,然后向偷袭者开火。


分类:抗战史 书名:肆虐的太阳旗 作者:亚瑟·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