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肆虐的太阳旗》非常糟糕的防御


后来到了12月6日下午,远东司令部的最高长官,空军司令布里克坡法姆·罗伯特先生发出命令,停止考虑"斗牛士"行动方案,而是仅仅将全部在马尼拉的部队转移为"一级战备状态"。与此同时,他增加了在暹罗海湾上空的侦察飞行的次数。

第二天的天气情况很适合山下将军采取行动:暴风和倾盆大雨严重降低了可视度。直到傍晚也没有发现有布里克坡法姆的侦察飞机出现。下午5时30分,一些日本轮船驶向了新加坡;6时30分,另外一些轮船也出现在北大年附近,临近马尼拉边界线的另外一个泰国南部港口哥打巴鲁也出现了日军轮船。

从日军开始行动,英国人似乎没有进行任何准备。皇家空军战斗机被派到新加坡地区,准备攻击日军的运输舰队。他们只直接击中了3艘运输船,其中两艘船引起大火,另一艘被击沉。但是这次攻击对日军的侵犯没有影响。当英军战斗机赶到的时候,日军已经有5300人成功登陆。

布里克坡法姆先生决定实施"斗牛士"行动方案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即使在得知日军登陆的时候,他仍然犹豫不决,只派出一个步兵团去抢占位于泰国境内、距离30英里远的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山脊,它坐落在通往北大年的公路上。这支部队出发得太晚,这条山脊已经被泰国的警察部队抢先占据,英军在到达山脊之前被日军赶出了泰国,没有经历任何战斗;在新加坡,泰国部队表现出了抵抗的姿态。

哥打巴鲁和它的空军基地变成了一个极易遭受攻击的目标。当日军部队潮水般地涌向海岸时,他们遭到了暴风骤雨般的英军机关枪火力的压制,这些英军躲在海滩上的碉堡中开火。但当一名日军士兵冲上前去,用身体挡住碉堡里的枪眼的时候,他的战友们举着手榴弹、端着刺刀冲向哑火了的阵地,逐渐地,海岸线的防御线被击溃。通向空军基地的地面上布满了地雷;但是日军士兵,从小就受到为荣誉和责任而献身的思想的熏陶,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体引爆了地雷,这样其他的日军士兵就可以安全地通过了。到了下午,一大群从印度尼西亚起飞的日军战斗机反复轰炸和用机关枪扫射飞机基地。大约下午4时,一个虚假的谣言传来,说敌军的地面部队已经包围了基地,守卫者感到惊慌了。混乱的撤退开始了。基地人员向建筑物、操作室和大部分的商店开火射击。在痛恨的情绪中,他们忘记了存储的弹药和燃料,而且还留下了可以使用的飞机跑道。在日军登陆的24小时内,哥打巴鲁和岛上的飞机场都陷于敌手。

山下将军得到了一个幸运的开局,他对接下来的战斗道路充满了极强的必胜的信念。征服马来亚,他只需要60000士兵,就可以击败88000人的英国士兵。数量上的优势并不能够准确地反映部队的实力。英国在马来亚的军队是一只匆忙组成的杂牌军,包括澳大利亚人、英国人、印度人和征召的当地马来亚人。正如在哥打巴鲁空军基地表现的那样,一些部队是难以依赖的。在缺少指挥的情况下,两个印度师被派去守卫马来亚的北部;他们当中很多的下级军官和军士被挑选出来,然后派到印度去训练新征入伍的士兵。

英国在马来亚的部队令人失望地缺少坦克、炮火、通讯设备,甚至手中还缺少维修机器所需要的工具和零件。从其他战场吸取了一些失败的教训之后,伦敦对马来亚方面要求军事物资的供给很少给予优先权。而且,军队的战略理论是建立在欧洲模式的基础之上;现有可利用的武器和装备都不适用于潮湿的热带地区,士兵在丛林地带的训练或者环境适应性都不够--或者说相应的装备都不多。正如一位批评者所认为的那样,他们"像圣诞树一样"地进行装备,随身配备着包裹、哈弗氏绒毛毯子、防毒面具和主要是大容量的罐装配给。

和英国士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士兵在行动中只配备少量的大米、腌肉和储存的海藻来应付吃饭问题。他们的服装和武器都非常轻便。在丛林中生存和战斗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侵略的部队都在海南岛和印度尼西亚情况类似的地区受过训练。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许多日本部队在此前同中国的战斗中,都积累了很多经验。

日军在马来亚的策略非常简单。从新加坡到北大年,日军部队将越过克拉地峡向西挺进--在那儿只有不到100英里的宽度--接着向南进入马来亚,并且攻占西部海岸线。接着迂回穿过山脉进入半岛中部地区。与进攻西部海岸线--在那儿有马来亚最好的公路--相配合,第二支攻击部队将沿着哥打巴鲁顺势而下,进入东部海岸线地区。在靠近半岛的尖端地区,两支部队将会合进攻新加坡--英军在远东最自豪的堡垒阵地和马来亚战场的主要目标。

即使在哥打巴鲁陷落之前,新加坡的居民已经尝到了停留在防御掩体中的滋味。12月8日凌晨4时30分,当侵略者仍旧在北部登陆的时候,17架日本海军轰炸机升空去轰炸新加坡的海军基地。他们的部分炸弹掉在了新加坡城市拥挤的市中心。城市居民习惯性地吵闹到很晚,一直到东方天空亮起曙光。伤亡是惨重的:约有200人死伤,其中大部分是中国商人和夜晚巡夜的印度锡克教徒,很多建筑物被炸毁。

一名英国女商人居住在她的商店上面的一套公寓中,当一颗炸弹在路边的一家商店爆炸的时候,她从窗户上疑虑地向外望去。她用电话通知了警察局。"那儿正在进行空袭,"她喊道,"为什么一些人不把灯光熄灭?"

"没有得到警报,"她被告知,"这仅仅是一次试验。"

"好吧,告诉他们:他们做得太过分了!"她猛地挂掉了电话。

在这次空袭中,新加坡整个城市没有进行一点准备。城市的防空部队没有一点经验,以致由于担心被城市的守卫者误伤击落,英国当局决定不派遣他们的夜间战斗机飞行巡逻。城市的防卫警署甚至没有人值班。只是在轰炸开始之后,城市的防空警报才响起,当局才考虑实行灯火管制。但是城市中掌握电闸开关的一些重要守卫人员却找不到,致使路灯一直亮着。

在新加坡的英国居民认为,轰炸只是一个意外。他们在轰炸的间歇期还在考虑着:新加坡是并且仍将是一个"攻不破的堡垒",就像直布罗陀海峡一样坚固。

作为一个特权阶层生活在繁华的热带地区,这使英国殖民者蒙蔽在沾沾自喜当中。日本人要对进行了一个多世纪的白人统治构成巨大的威胁,这简直就是荒谬。在新加坡的纯白人俱乐部当中,一些荒诞的说法被当做福音传颂着:日本人战舰和飞机的功能远次于西方国家的装备;日本人小口径的武器甚至不能杀死人;事实上,日本的部队现在深陷在中国,并不是中国人抵抗的结果,而是由于日本人的不称职;日军士兵既不能直接射击也不能正确驾驶飞机,因为他们的视力太差--因而,这也同样解释了一个"内眦皮"的现象,也就是日本人的眼睛倾斜的样子。


分类:抗战史 书名:肆虐的太阳旗 作者:亚瑟·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