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贺阳宫疾奔皇宫


3 月9 日深夜,担当东京防空的第10空军师团司令部接到敌机数架侵入胜浦南 方上空、向东京飞来的情报。但是,由于夜间常有少数敌机来侦察已成习惯,所以 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零时8 分,月岛落下燃烧弹。开始起火。接着,连续不断有敌机编队侵入,投 下炸弹七分钟后,即零时15分,东部军区才发出空袭警报。

至此,在三小时内,共有327 架B29 轰炸机在一千五百米到三千米的高空向东 京的二十五个区投下燃烧弹,将二十七万栋房屋全部烧成灰烬,死亡八万三千人, 一百万人以上无家可归。军部认为B29 敌机平常都在一万米以上的高空飞行,所以 未料到此次是低空侵入,完全是被偷袭了。

这天,位于皇宫东御苑管理马匹、汽车的主马寮本馆、内阁文库、最下级女官 的宿舍以及通向明治宫殿的长廊都被燃烧弹击中,或烧光,或烧毁大半。

并且,在御文库屋顶为掩蔽而铺种的草坪也已被烧光。所有这些,躲在御文库 地下避难所里的天皇是不会知道的。

当围绕皇宫的各警察署屋顶响起暄嚣的空袭警报声的时候,丸之内、九段、神 田各处已经漫天大火。

天皇堂兄贺阳宫恒宪王,家住千鸟渊一座漂亮的二层洋楼里,这楼建于大正初 年。四十五岁的恒宪王是陆军中将,空军本部勤务,前几天,被新任命为陆军大学 校长。

空袭一开始,贺阳宫便急忙换上西服,和敏子妃一同领着长女美智子、儿子章 宪、文宪、宗宪、健完五人来到一楼。他们夫妻和子女的卧室都在二楼。七人手持 防空头巾,向院内中央的地道跑去。

地道通向庭院的防空壕。防空壕是贺阳宫在1941年任近卫混合旅团旅团长的时 候动员士兵修建的。上部盖有厚厚的水泥板,内部为木板结构,共有两个二十平方 米左右大的铺有地毯的房间。

在贺阳宫全家七人进入防空壕的同时,燃烧弹击中了宅邸。贺阳宫家的属官和 佣人开始灭火。

这一夜风很大。外边的“避难、避难”的叫声、燃烧弹的爆炸声、消防车的警 笛声、从驻守在竹桥的近卫师团开始还击的高射机枪声和高射炮炸裂声交织在一起, 轰鸣振耳,乱成一团。B29 轰炸机作超低空飞行,好像伸手就能摸到,机体被地上 的火焰照得通红。

不一会儿,身着防火服的消防队员和驻守竹侨的近卫师团的一队近卫兵推着手 压水车赶到贺阳宫的宅邸。这时,宅邸的各处都在燃烧着。

贺阳宫一家在防空壕里,有的在打瞌睡,有的在闲谈,在等候空袭的解除。子 女中最大的美智子二十二岁,最小的健宪才两岁。长子邦寿和次子治宪在从事军务, 没在防空壕里。贺阳宫一次也没离开防空壕,但在里面也能听到消防队员的喊声和 外边的爆炸声。

时而有属下和在这里住的陆军干部候补生跑进防空壕里,报告住宅的燃烧情况 和外边的情形。

凌晨2 时37分,最后一批敌机撤去,空袭警报解除。

住宅在猛烈地燃烧着。消防队员和近卫兵在拼命地扑火。

空袭警报一解除,立刻有干部候补生跑迸防空壕。

“殿下,后门有汽车,请快出去躲一下吧!”

青年说完就走了。

2 时50分,贺阳宫向家人说了声“走吧”,便把防空头巾在水桶里沾了一下蒙 到头上,领先登上通向庭院的台阶。贺阳宫、敏子妃和已九岁的宗宪等四个孩子, 各背了一个唐草花纹的布包袱。

到了外边,庭院里的住宅已被大火包围,火光冲天,周围被照得如同白昼。凤 很大,火星不断落到防空头巾上和背上的布包袱上,又掉到脚下。

贺阳宫在前,敏子妃袍着健宪、领着另外几个孩子向后门跑去。布包袱里有贺 阳宫的军服、军帽、长皮靴、军刀和大勋位菊花大绶章、一级金鵄勋章及略式勋章。 大勋位菊花大绶章是日本最高勋位,金鵄勋章授与武功超群者。根据皇族身位令。 身居王位者到四十岁时便被授予大勋位菊花大缓章。

出了后门,两辆自家美国制黑色高级轿车在等候着。

一家人分乘两辆轿车,快速冲出由于火光四起而变得混杂的背街,驶到皇宫的 护城河畔公路上。这时,天空已被火光照得通明。

到了皇宫的西北门,门正开着。带钢盔的皇宫警察举手挡住了去路。

“我是贺阳宫。”

贺阳宫放下轿车车窗,自己报了姓名。

皇宫警察敬礼放行,门前两侧的岗哨卫乒也举枪敬礼。

宫内省的大门处、白根松介宫内次官站在那里迎候。

全家被领到三楼。在收拾好的一间房子里,下级女官把被褥铺到了床上、吹上 御苑的御文库房顶伪装用的草坪刚一起火,就被吹上御苑外部警戒的一名皇宫警察 发现了。他马上跑到宫中三殿,通知警卫宫中三殿的贤所哨位。宫中三殿是用扁柏 木建造的,极易点燃。为了及时扑救大火,有三十多近卫兵在这里警戒。

贤所哨位接到紧急通知后,宫中三殿立即派来一队近卫兵到达御文库。御文库 前院的干枯草坪正在燃烧。近卫兵中有的人往衣服上浇上水后,在草坪上打滚灭火。

尽管如此,这天晚上,吹上御苑水池里葫芦状的中之岛茶室,还是被燃烧弹击 中起火烧光了。

皇太后居住的赤坂大宫御所、秩父宫的住宅也都部分中弹、被烧。

在这大空袭的夜里,天皇和皇后也有心事在惦记着。长女照宫嫁给了东久逛宫 捻彦王的长子盛厚王,已经分娩。10日那天的午后1 时,在防空壕里生下一个男孩, 是顺产。

贺阳宫在两天后拜谒天皇。就是皇族,拜谒天皇也是极不容易的。这天,他要 到新迁到甲府的陆军大学去赴任,所以特地来辞行。

贺阳宫一家临时住在宫内有三楼的房间里。他换好军服,并想佩带军刀,可挂 刀的皮绳不见了,没办法只好从武官吉桥戒三大佐那里借来一条。

贺阳宫佩带好军刀;乘上等候在正门的汽车,朝吹上御文库方向驶去。

贺阳宫的心里藏着个小“秘密”。他的军刀没有刃。原来,他当旅团长、师团 长时,害怕乘马指挥时以刀当肩、马受惊割掉自己的耳朵。但是,就在去年阅兵时, 尽管和东条首相等人相距很近,可谁也没发觉。

“此次,遵照御旨转任陆军大学校长,将去甲府赴任。甲府是陆军大学的疏散 地。今后辽望多指教,并祝王体安康。”贺阳宫先开口致词。天皇只是点头说了一 句:“祝贺你!”看上去天皇的精神很好。

两人中间隔有一张小桌。

天皇和贺阳宫先唠了十分钟左右的家常话,什么谁的身体如何,谁家被烧得怎 么样,等等。天皇每一听到谁受灾,总是说,“真怪可怜的。”

贺阳宫看准时机,单刀直入地进入了正题。

“时局越发严重,国民吃粮都已困难,希望在适当时刻,早下决断。孙子兵法 说不宜久战。”

贺阳宫从一开始就认为对美作战是欠考虑,而予以反对。

到去年7 月,他任近卫留守第3 师团师团长,因为痔疮加重不能骑马——当时 的师团长得骑马到阵头指挥,所以,他征得当时兼任参谋总长的东条首相的同意, 改任空军本部勤务。空军本部勤务是个闲职。他知道,日本很快便会没有飞机和驾 驶员了。

天皇像往常一样点点头,没有回答。

然而,话题一转向战争,天皇便说,他担心中国战线。当时中国派遣军正在对 重庆的国民政府进攻。而美军为了挽救中国,将在日本占领下的中国大陆沿海登陆, 这能推迟美军从日本本上登陆。为此,日军正在向四川省进军,企图攻克云南。

“听说最后要打进云南,这可能吗?”天皇发问道。“贺阳,你是怎么想的?”

贺阳宫每次开口,天皇都认真地听,并连声地说:”是!对!”

交谈了一会儿,天皇变得随便起来,不知不觉,话题转到了生物学上来。

贺阳宫从小学起,理科成绩便总是“丁”,所以对天皇所讲的生物学一窍不通。 天皇只是对不久前发现的生物新品种详细作了说明。贸阳宫连是动物还是植物都弄 不清,没办法只好应答说:“是!是!”天皇越发高兴起来,越讲越起劲,并时而 欢笑起来。

“请多保重!”贺阳宫起立。

几天后,贺阳宫率家属去甲府赴任。他想,住宅被烧毁,反而更减少了累赘, 只是存放着的十瓶苏格兰威士忌酒被烧得实在令人感到可惜。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