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烧得如此严重!”


皇宫正面的黑大门被打开,不一会儿,里边传出摩托车发动机的响声。一辆黑 色三轮摩托车从宫中驶出,正门两旁站立着的近卫兵举枪敬礼。这时,里边传出更 多的摩托车发动机声,随后传出轿车驶上砂石路发出的低沉的声音。两侧的近卫兵 举枪敬礼。

黑色轿车里坐有身穿扈从服的宫内省官员两人。轿车驶出一百米后,后面便跟 上来两辆近卫军官乘坐的摩托车。紧接着。一辆褐色奔驰轿车出门,后面也跟着两 辆摩托车。这一行车队驶过了二重侨。

奔驰轿车的侧面,金色的菊花徽章在闪闪发光。

卫兵举枪敬礼的时候,看见坐在奔驰轿车后座中央的天皇举起戴有白手套的右 手在答礼。

一过二重桥,前后的摩托车都向中央靠拢,排成天皇的奔驰车左右各两台的队 形。

奔驰轿车后面又跟来两辆轿车,里面坐着身穿扈从服的宫内省官员和穿陆军军 服的侍从武官。

卫兵头一天就已知道,今天上午9 时天皇乘车外出,御用车队是四辆汽车,但 上哪去、干什么,并不知道。并且,对车队车数之少,行动之慌张,有些迷惑不解。 与往常不同,奔驰轿车的发动机罩上没有揭起天皇旗。

车队驶过宫城广场向左转,朝大手町方向驶去。来到大手町一段,又向右拐去。

星期天的街上显得很闲散。若是往常,沿道每隔几步便有一名警察警卫。今天 只有散在几处的警察在警卫。对行人也没有采取戒严措施,只是在车队前后六十米 之间限制通行,而对面驶来的车也可自由通过。

行人看到车队疾驶,奔驰车上还有菊花徽章,感到很惊奇。往常天皇通过的时 候,行人必须行最敬礼。

八天前的3 月10日,下谷、浅草、本所、城东各区又受到一次大空袭。在两个 半小时的燃烧弹责炸中,四个区的大部分被烧毁。此外,足立、神田、麴町、日本 桥、本乡、芝、荒川各区也都被烧毁大半,死亡市民达八万三千人以上。这期间防 空战斗机几乎没有反击。军部虽然还在豪言壮语地喊能取得最后胜利,但实际上连 保卫国民的能力都没有了。

直到旭日东升,火灾也没有熄灭。这一夜烧毁了东京的建筑物二十七万栋、相 当于全东京都建筑物的四分之一,使一百多万人无家可归。与灭火同时,动员警察、 军队和居民开始收殓尸体。

但是,担当尸体处理的东京都计划局公园绿地课,事先为空袭死者准备的组合 式术棺只有一万个,因为死亡人数大大超过,不得不放弃使用棺材,而在受灾地区 内挖七十多个大坑,把尸体集中埋葬。

如果不算五个月后在广岛的原子弹爆炸,这是历史上因空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 次。

收殓八万三千具尸体,共用了二十五天的时间。

3 月10日早晨,天皇和往常一样,在御文库听取侍从武官说明前一天的空袭受 害情况。东京市民的死亡人数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增加——两万、三万、四万。 天皇惊呆了。

天皇对侍从说,要在当天到受害地看看。因为天垦说了不止一次,小仓侍从在 12日那天与木户内大臣商量具体办法。木户正在策划如何结束战争。他想,让天皇 看看轰炸地点的悲惨情况是有益的,所以立即表示赞成。但是,木户说考虑受害者 的感情和天皇的安全,不能像过去巡幸那样,应当轻装简从,秘密进行。

参谋本部方面,由莲沼侍从武官长进行了联系。开始时,梅津参谋总长担心天 皇看过轰炸地点后,会动摇抗战决心,因此表示反对。但因巡幸不是军部决定的事 项,所以也无可奈何,只是提出意见说,天呈走出皇宫要绝对保密,为此,希做好 事前的准备和沿途的警戒。

宫内省和军部商量了天皇巡幸的日期,决定为3 月18日的午前9 时到10时。这 天是星期日,美军可能因休息而不来空袭。规定9 时到10时,是因迄今为止的统计 表明,这个时间的空袭最少。

军部今天已下令,动员关东一带的巡逻机、防空战斗机加强警戒。

对于宫内省和军部来说,天皇出宫一小时,是他们一次很大的赌博。为此,曾 决定把天皇乘坐的褐色奔驰车漆成黑色,因为时间来不及,只好作罢。

警视厅和东京都政府于三大前接到通知。坂信弥警视总监和大达茂雄内务大臣 商量如何警备时,特别提到在战时,为了表示君民一体,不要像过去那样把天皇和 国民用高墙隔开,尽可能地减少警卫。为此,在当天的巡视路线,由皇宫经永代桥、 深川、业平桥、汤岛返回皇宫的沿途,只配备了一百六十名警察和二三百人的便衣 警察。

天皇车队通过白木屋前,向永代桥驶去。

天皇乘坐的褐色轿车几乎没有引起路上行人的注意。但是,当人们看到扈从车 在两边为三辆褐色轿车开道时,反倒惹人注目起来。其中有的人将视线越过摩托车 上的侍卫军官,认出了坐在轿车里的天皇,急忙行最敬礼。

藤田侍从长身着扈从服,坐在天皇的对面。每当看到市民向天皇敬礼时,他都 说。

“陛下,右侧有人在向您敬礼,左侧也有。”

天皇每次都郑重其事地举手答礼,并点头致意。

天皇自去年10月26日离开过皇宫以来,这已是第二次。今年1 月8 日举行陆军 首次阅兵式时,天皇曾走出皇宫正门。由于阅兵地点是在宫城前广场,天皇只是骑 马来到二重桥附近。对东京的空袭是去年11月开始的, 10 月他曾率领汽车队,参 加了靖国神社临时大祭。

天皇几乎成了皇宫的俘虏。

今年2 月,高松宫曾对天皇身边的人说:“天皇每天在防空壕里生活,周围只 有皇后和女官,连皇族都不接近。”的确。天皇除和内大臣为首的侍从接触外,只 会见首相及阁僚、参谋总长、军令部总长等军事干部。这是作为立宪君主严守授权 于当时责任者的原则所致,而且,战前作为重要信息来源的报纸,今天也已成为军 队的宣传品了。

库队越过永代桥,来到深川。周围满是燃烧过的痕迹,并发出阵阵恶臭。除了 烧焦了的树木、焦黑的墙壁里仍在燃烧的残物以及被高温烧成曲状的铁筋以外,已 全是一片瓦砾和灰烬。有几处市民在用薄铁板搭临时板房,整理烧后的场地。

天皇在仔细地观望车窗外的情景。

这里也有少数市民发现天皇的车队通过。当他们看到漂亮豪华的车队从焦土上 驶过时,个个呆若木鸡。

过了永代桥,车队在富冈八幡宫神社烧焦了的大鸟居门前停下。

天皇走下汽车,在等候着的大达内相引导下,走过石台阶,来到院内。后边有 莲沼侍从武官长、藤田侍从长、松平宫相等跟随着。

天皇走进“鸟居”时,面向正殿微微施礼。正殿前面,摆放着一张略显粗糙的 桌子。周围地带还残留些绿草。

天皇面桌而立,背后的扈从、坂警视总监、东京部长官西尾寿造陆军大将、内 务省、警察官等约二十人。排成两行站立。

身穿国民服的大达内相用铅笔指点着桌上展开着的地图,简单说明受害情况。

“累计到现在为止,扇桥警察署管内死亡六千七百四十二人,有三千四百零六 人去向不明,被全部烧毁的住房约一万二千栋……”

在大达说明过程中,天皇不断点头说:“啊!是啊!真够惨的呀!”

周围很安静,能清晰地听到天皇的声音。大家都为天皇的同情和悲伤之心而感 动。

八幡宫神社已被警察围住,一股市民进不来。人们不知道天皇在巡视,他们在 一片焦土上整理废墟,并用作坏了的水管流出的水洗衣物。近处的人听警察说是天 皇,有的在行最敬礼。几位老人在烧焦的土地上,两手伏地行平伏礼。

按照天皇通过的道路顺序,富冈八幡周围两天前曾动员居民和警察稍事整理, 以免到时候过于难看。但是,短时间内收殓表面上的尸体就很不容易。头一天,坂 警视总监视察时,在富冈八幡拾起一块烧焦了的木棒,一看,竟是孩子的胳臂。

大达内相说完后,天皇直眼望着烧过的痕迹说。

“烧得这么严重……!”

天皇在大达的提议下回到车队。

车队顺电车道往东,在小名木川桥上停了下来。天皇走下汽车,在桥上看了一 会儿烧过的痕迹。天空中传来日本军用机的声音。

天皇又走上汽车,车队不再在被轰炸地停车,和来时一样,以时速36公里的速 度驶回皇宫。

途中,天皇对藤田侍从长说:“关东大地震的时候,我骑马巡视市内,因为什 么都被烧得净光,反而不感到残酷。可是,这回太残酷了,到处是水泥的残骸…… 太悲惨了。侍从长,东京已成焦土了!”

巡视中间,扈从人员都怕受到空袭。万一途中受到空袭,则由巡视主持人宫内 省的大金益次郎总务局长决断处理。实际上,如果遭受空袭,也只好由指定的警察 把天皇领到就近的防空壕避难,另外为保护天皇所备的东西,还有侍卫经常携带着 的天皇的钢盔和防毒面具。

车队按照预定时间10时,准时驶进了皇宫正门。十分钟后,响起了警戒警报声, 不过,敌机并未飞到东京上空。四十分钟后警报解除。

坂警视总监回到警视厅后,接到松平宫相的电话。

“今天你辛苦啦!一切都还好,天皇很高兴,看上去很满意。”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