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皇宫起火


森赳近卫师团长在吹上御苑的通用门前下了汽车,左手按着军刀跑步而入。

森中将跑进门后,肩跨白、黄副官带的尉官和持枪的值班下士官也跟了上来。 月光中投下御文库的黑影,刚刚发出警戒警报,所有的灯光都已熄灭。

森中将跑过花荫亭,离开道路跳进松树丛。副官和下士官紧随其后。地下有三 个洞。

师团长哈着腰准确地跳到一个洞里,副官和下士官则进到另外两个洞里。

五十一岁的师团长嘴唇紧闭,向着御文库方向一动不动地站立着。洞深仅到喉 部。稍停片刻,皇宫的周围响起空袭警报的警笛声,随即爆炸声和高射炮的炸裂声 由远至近。师团长仍一动不动。当洞里传来野战电话的铃声时,才见他离开原地。

电话通向吹上御苑北面过道的师团司令部指挥所。指挥所设在地下室。因为是 近卫师团,在日本军的各师团中,这个师团的电话和通信设备都是最精良的。空袭 一开始,森中将的前任赤柴中将便来到指挥挥所,与参谋长、情报参谋围在一起, 根据随时通报来的外部情况进行指挥。

森中将是4 月任近卫师团长的。刚一上任,他就命令在御文库附近挖三个洞。 每次有警戒警报时,他都带领副官和兼传令的值班下士官从司令部跑到吹上御苑, 钻到洞里。森师团长为人严谨,他认为身为守卫禁阈的最高责任者,空袭中是应该 在御文库附近保护天皇的。所以,决定在一旁挖几个洞,并里面敷设与指挥所之间 的电话,接受通报并发出指示。

森师团长瞪圆了眼睛,向着御文库方向注视。今天正午已经有过一次三十分钟 的空袭。中将来到洞里,已是第二次了。

铁门紧闭的御文库完全成了一个水泥和铁的密封箱。在三十厚水泥屋顶上,种 有伪装用的树木。在空袭警报发出的同时,天皇和皇后便来到了地下二层避难室。 昨天,即5 月24日凌晨1 时30分至3 时50分,曾有五百六十多架B29 轰炸机来袭击 东京上空,天皇和皇后都没得到休息。晚10时正想休息时,警戒警报声便又响了起 来。

近些天,三种神器中的剑和勾琼安放在了避难室旁边的一间小屋子里。根据《 日本书纪》上的规定,剑和勾琼必须与天皇“同殿共床”,所以宫中有关人员因害 怕保守派的攻击,在把这两件神器移到地下二层后一直是保密的。本来按规定天皇 卧室在一层,剑和勾琼也必须安放在一层才对。

天皇和皇后在这令人扫兴的避难室里,坐在沙发上听着侍从武官野田六郎海军 大佐所作的说明。他在墙上的黑板上,移动红、蓝色的飞机模型,在说明敌机的侵 入路线和我机的迎战情况。

这时,有五百多架B29 轰炸机飞到东京上空。町、永田町、三宅坂、霞关、丸 之内各地立即起火。和昨天一样,敌机对东京进行了大范围的地毯式轰炸。

不大一会儿,皇宫的上空便被强风扇起的浓烟笼罩住了。时而在烟雾的空隙处, 看到低空飞行的B29 轰炸机,探照灯光和照明弹发出的光亮交织在一起。天空少云。 皇宫四周的云烟被地上的火焰映成令人不快的红色,在摇晃着。

从吹上御苑越过壕沟,许多皇宫警察和警视厅特别消防队员站立在南侧的明治 宫殿围墙内的黑影处。

墙内伸手不见五指,墙外时远时近地传来敌机轰鸣声、高射炮弹和炸弹的炸裂 声。墙内的人无法想象外面的情况。

他们在静静地待命灭火。有一名皇宫警察打亮电筒,看到高墙里散放着许多木 桶。因此时电池已成为贵重品,轻易是不使用的,所以无法看到所有各处。

孤独,寂寞,但这些保护宫殿的警察都有一种责任感,精神显得有些紧张。

在院内配备防火人员,是从3 月10日皇宫内的建筑物遭空袭被烧开始的。为便 于进去补修宫殿顶楼,在几处立有本条做的棋盘式的隔墙,高1 米,宽1.5 米。一 遇警戒警报,皇宫警察就弯腰躲在隔墙里。

院内乱七八糟地摆放着一些木堆,有的地方还搭有一些木板,高低不平。这里 白天也黑乎平的。在没有空袭的时候,为了安全行走,曾进行过好几次来回走路的 训练。往木桶灌水时,水涨出来弄湿了地面,走路也不安全。为了这事宫内省曾找 过皇宫警察负责人,艰狠地批评了一顿。

宫殿由大小二十七幢建筑物组成,均与走廊连通。为了在被炸时及时撤走,在 蓝绿色的铜屋檐下,架有几百个竹样子。并在周围备有二十三台手压消防车,以及 八十多个俏火栓和送水管。

这一天,敌机继续轰炸了皇宫附近的高楼。各处燃起的大人,因风助人威,形 成了巨大的火流。

空袭开始一小时后,强劲的南风吹来成百上千的火星,落到皇宫的树丛里。

进入明治宫殿院内的警察不断听到像小石子撞击铜屋檐的声音,皇宫已被黑烟 笼罩,在黑暗中硝烟刺眼,并发出焦臭气味。打亮电筒,也看不清烟雾。

在宽阔的吹上御苑西部的宫中三殿,在警戒警报发出的同时,等在地板洞里待 命的三十多近卫兵见到火星飞来,便马上跳出来和道旁的皇官警察、警视厅消防队 员一起用消防车上的抽水机向屋顶喷水。宫中三殿包括神殿、贤所、皇灵殿和附属 建筑物。这里被认为是宫中最神圣的地方,神殿供奉八百万(多的意思——译者注) 诸神,贤所供奉天照大神,皇灵殿供奉历代天皇。特别是在贤所供奉的八咫镜是天 照大神的神体。原物供于伊势神宫,宫中贤所供奉的是复制品,安放在附近的临时 贤所院内特造的防空洞里。宫中给诸神都赋与人格,人们说这些神都象活着一样。

原来规定,宫中三殿如未中弹不许喷水,但现在看来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有几 颗燃烧弹落到屋顶上,火焰顿起。近卫兵登梯上屋顶,用防火钧将燃烧弹和火焰打 落。一名近卫兵用沾湿的草席将火焰抱起来,一同滚落到地面。

贤所内院的临时地下防空洞很安静,厚铁门紧闭着。

这里名叫“斋库”。为经受住直落的大型炸弹,用坚固的水泥建造而成。内部 约五十平方米,白木为墙,再覆以白绢,分成两室。内室安放装有八咫镜的藤箱, 外室点燃两支常明灯。空袭时,有一名身着净衣的神官,他的职名叫掌典,正襟危 坐在那里守护。内外室中间用白绢帷布隔开。

二重侨正门内侧的岗楼上、宫内省楼上和图书室屋顶上,都有近卫高射机关炮 大队的官兵手握20毫米机关炮监视着天空。但天空被浓烟覆盖,视野被挡住,无法 看到敌机。特别是怕开炮暴露了皇宫,因此除非受低空扫射,否则是不许开炮的。 到现在为止还未鸣过一炮。

从皇宫外飞来的火球,越来越厉害了。

御文库前的草坪和院内的树木开始起火。火光中,清晰地映出站在御文库屋顶 上的侍卫的身姿。

这些烟雾通过换气装置侵入到御文库内。侍从武官野田大佐从警护的侍卫手中 接过天皇和皇后用的防毒面具,立即走进避难室,交给天皇和皇后。

每当遇到空袭,皇宫里便有由宫内省男女职员组成的防空队约一千一百人、皇 宫警察约六百人、警视厅特别消防队约八百人和近卫兵一起灭火。这天晚上,以明 治宫殿为中心,布置近卫兵约七千多人在各处灭火。担当灭火的总计有一万多人。

随风飞来的火球落在皇宫内的树上,消防队员迅速跑去,将火灭掉。

凌晨1 时,敌机离开东京上空,空袭警报解除。

森中将在狭窄的防空洞里接到指挥所的电话报告:除半藏门被烧外,皇宫安然 无恙。

皇宫的周围已是一片火海。还有成千上万的人球向皇宫飞来,但皇宫仍安全无 事,消防队员们松了一口气。

在御文库,天皇和皇后由恃从引导走上楼梯,回到住室。

森中将爬出防空洞,这时,洞里的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师团长蹲在洞口刚听电话,便马上撂下耳机喊起来:“正殿起火!”

他手扶军刀,向洞外跑夫。副官和下士官也跟着跑来。

门外,师团长专用的跨斗式摩托车在等候着。森中将飞身上车,副官坐在摩托 车的后坐。

摩托车开走,后边持枪的下士官在拼命迫赶。

森师团长和副官乘坐的跨斗式摩托车在白河流石路上全速前进。途中遇上一名 头戴防毒面具:从军帽往外冒烟的军手按军刀飞跑的军官,看他满金的领章一定是 名将官。他是侍从武官小池龙二少将。空袭警报解除后,小池少将担心天皇的安全, 从宫内省的武官室走出,匆匆忙忙奔向御文库。

虽然是半夜,皇宫四周却像白昼一样通明。风很大,日比谷、三宅坂、麴町方 面飞来的成千上万个火球与烟雾一同飞来。有的地方恶臭难闻,毒气刺鼻。

来到明治宫殴,看到这里的人们在拼命地扑救大火。

森师团长来到正殿前面,这里已被猛火包住。周围的消防车在往上喷水。

正殿起火,是在空袭警报解除五分钟后发生的。警报解除的同时,从皇宫外飞 来的火球,有的挂到房檐上,有的落到院内的松树、棕桐树上燃烧。人们马上架起 梯子爬上去灭火,或干脆将树拉倒,立即把火熄灭。但就在空袭完了、已经报告宫 殿安全无事之后,又从正殿的屋顶通过木条隔墙突然起火。

小池少将来到御文库,经负责警卫的侍卫提醒,才知道自己的军帽正在燃烧。 他听到天皇和皇后己从地下二层的避难室回到一层的住室,才放下心来。

从正殿的木条隔墙喷出火焰时,正殿的消防班长、皇宫警察宫本平夫警长正让 班员休息。宫本一见起火,马上喊:“正殿起火啦!”。他一边命令浇水,一边想 到呆在屋顶上的两名部皇宫警察佐岛一郎警士这时正在丰明殿的顶棚上。空袭警报 解除的警笛一响,他使大喘了一口气。因为还未接到退下的命令,他仍留在那里。 屋顶上一片漆黑。

“起火啦!起火啦!”

佐岛警士听到外边传来的声音。

烟直扑向屋顶,屋顶上有为便于修理进出的木条隔墙,通风甚好。每当发出警 戒警报,便有一百多名皇宫警察和警视厅消防队员守护着明治宫殿的天棚。在每个 人的身边,分别备有木桶、小水桶、防火钩等,一旦燃烧弹炸穿屋顶,落到天棚里 燃烧,便用这些工具灭火。木桶旁边,也有通向消火栓的水龙带。

时而听见“正殿起火、正殿起火”的喊声。

佐岛警士拿着水龙头要往水桶里放水,却没有水。他又经木条隔墙弯腰钻出爬 下竹梯子,去开消火栓的总开关,但仍没有一滴水。

丰明殿是新年和纪元节、天长节等举行庆祝宴会和召见外国大使的宴会场,是 内外显官和夫人身着大礼服及袒胸礼服在悦耳的室内乐曲声中聚会的大厅。

猛烈的大火已包围了整个正殿,这里正在进行拼死的灭火作业。皇宫警察、警 视厅特别消防队员、近卫兵都十分勇敢。正殿自大日本帝国宪法颁布以来,一直是 举行皇室、国家大典和天皇亲授军旗的地点,是日本帝国的象征。

“往那儿喷水!”

“再往上,往上!”

“田中!”

“大薮!”

命令声掺杂着青年皇宫警察手持水龙头一边救火、一边呼喊同伴的叫喊声。

佐岛警士匆忙回到丰明殿屋顶。木桶里的水是准备刚起火时用的,火起来后则 用水龙带灭火。拧动水龙头,只出了一点水。

与此同时,连结正殿的走廊冒火,玻璃窗受热“轰”的一声炸裂了。

“不好!火烧进来啦!快下来!”

佐岛向正在天栅处值勤的钉宫贤一警士大喊。钉宫是佐岛的老前辈。

“这是我的岗位,不能下去!”

“不出水,在那儿也没用,下来吧!快下!”

“现在正是报效天皇的时候,我不下去!”

在当时·皇宫警察以死于天皇马前为最大荣誉,以自己为皇宫的基石而自负。 没办法,佐岛只好硬拉着钉宫走下来。

开始向丰明殿喷水。这里的树木干燥,极易点燃。虽然空袭中有无数火球随风 飞过外壕扑向宫殿,但却没有向屋顶喷水。以往备置在屋顶上的木桶偶尔撒出点水, 宫内省的官员就说弄脏了神殿,把责任者叫来叱责一顿,所以直到起火前这里没有 喷过一次水。就是正殿起火后,也按建筑物的燃烧程度,没有全喷水。

在正殿前,站在火光前的森师团长正声嘶力竭地发出命令,但因木制建筑焚烧 发出的劈啪声、水车的机器声、喷水声夹杂在一起,几米以外就听不见了。在旁边, 听说宫殿失火而匆忙乘车从司令部赶来的东部军区司令官田中静壹,也在一旁频频 振动着嘴边的小胡子叫喊着。

火焰从丰明殿向其他宫殿蔓延。

宫殿的屋顶覆盖着蓝绿色的铜瓦。山茶木的柱子和铜瓦被火一烧,冒出一种难 以形容的妖艳的浅蓝色的火焰。

宫殿近旁的宫内省楼顶上,侍从在轮流察看宫殿的火势,然后回到值班室,用 电话向御文库的值班侍从通报情况。大火发出的灼热烤得人都抬不起头来,手一触 上大铁门就会烫伤。

在御文库的恃卫官办公室,来接电话的是侍从久松定孝。十五分钟以后,他将 外面的火势报告给了天皇。

稍停,天皇走出大厅。天皇内穿睡衣,外着深红色长大衣。

大厅里,有好几根大柱子在支撑着沉重的水泥天棚,柱子周围被从明治宫殿搬 来的东西堆得满满的。

到宫殿烧落架为止,久松几次向天皇报告。每次天皇都来到大厅,听完只点头 说:“是吗,还在烧着哪!”然后走回住室。御文库这里与宫殿之间有树木和濠沟 隔开,十分安静。天皇在这里一次也没要求出来看看宫殿,也没要求打开厚铁窗看 看外面。

起火三十分钟后,宫殿正面全都燃烧起来。

皇宫周围的大楼和住宅都在炽烈地燃烧着。自空袭以来,警视厅消防队已把自 有的消防车全部投入到宫中救火,扑救宫外的大火只好由神奈川县和千叶县来应援。 飞来的火球直径有30多厘米,皇宫警察们都称它为“火种”。

大火烧向天皇和皇后起居的常用御殿和里宫殿。在这两殿和御学问所的中间, 近卫工兵队安放炸药想把它炸断隔开。因为投放的炸药量少,没有成功。

同时,已对皇宫警察、警视厅特别消防队员、近卫兵下令:“进入宫殿,不论 看见什么都要抢救出来。”警官和近卫兵钻进烟火中,碰到什么,就往外抢运什么。 在皇太子宫,有人抱着皇太子小时候玩的军舰、布制动物等玩具往外跑;而在皇后 宫殿里,则有人抱出空帽盒和衣裳,也有人从墙上往下摘木饰艺术品。佐岛警士撤 出了地毯和玻璃窗。

这时,在永田町首相宫邸的铃木首相听说宫殿起火,立即登上房顶向着皇宫行 最敬礼,并长时间注视着皇宫。首相官邸也挨了炸弹,卧室被烧,还在冒着烟。老 首相在呜咽着。

在樱田门前,一个老人身穿海军军服平伏在地。此人是海军大臣米内光政。米 内得知皇宫起火,特跑来请罪。

凌晨5 时,火熄灭了。除了皇后产期用的钢筋水泥的静养室以外,宫殿全都被 烧落架了。

天亮的时候,各队响起了点名声。结果,发现了被烧死的皇宫警察、警视厅特 别消防队员和近卫兵34人的尸体。田中、大薮两名警士也被烧死。

上午10时50分,天皇和皇后一同来看烧过的地方。正在打扫残迹的近卫兵立即 停工敬礼。不到三十分钟,又响起空袭警报,丁是他们又回到御文库。午后1 时45 分到3 时10分,天皇和皇后带领松平宫内大臣、小池少将、恃从、女官一直在火烧 现场。

“这场大火使许多人牺牲了,真是可惜啊!”

天皇一边说,一边和皇后巡视烧过的残迹。

这时,在离天皇、皇后两三步远的女官看到一片焦土,便向另一名女官说: “敌机来袭,军部一点也对付不了。光说些男子汉的大话就算啦!这能打胜仗吗?”

说话的声音很大,在附近的近卫军官听到后,很不是滋味。也许天皇和皇后也 听到了。

皇后走走停停,用手中的棍子翻动地上的瓦砾,不时地翻出烧焦了的布娃娃和 装饰物。

两天以后,为承担宫殿起火的责任,阿南惟几陆相提出辞呈,但被挽留了。只 有松平宫内大臣辞职了。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