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不去松代大本营”


“尊敬的”三个字刚一出口,在宽大的军官会议室里的军官们便一齐起身立正。

“于皇陛下很爱护小草。在这次演习地区,许多地方有陛下亲手种植的草,现 已在其两旁插上卫生筷子作了记号。进行一号演习时,按照陛下的旨意,绝不能让 士兵把草给踩乱,请转达士兵要坚决执行……”

作战主任参谋在讲话中,每提到天皇或陛下,军官们都取立正姿势。在木造的 军官会议室里,集合了近卫师团中队长以上的军官,在听取代号为“一号演习”的 作战说明。新来的中队长里,有人把“爱护小草”误听为“爱护草民”,当听到 “亲手种植的草”时,不禁感到慌恐。

在作战参谋讲话之前,森师团长先进行了训示。深感责任重大的师团长,这天 早晨夭亮前到明治神宫参拜,拜神之前他还做了沐浴,这叫修祓。“一号演习”是 举近卫师团之全力,在今后两个月内,将原先在吹上御苑御文库北一百余米地方修 建的吹上防空室进行紧急加固。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轮流作业,将过去仅能承受 2.5 吨炸弹的防空室改造为能承受10吨炸弹。

吹上防空室,也叫大本营附属室,为了即使在空袭中天皇也能召开大本营会议, 将其和天皇、皇后居住用的防空室御文库同时开工,并在太平洋战争开始前后建造 完成。到了5 月,海外消息说美国空军对希特勒的山庄投下10吨重炸弹。对此军部 十分紧张,决定加固吹上防空室。

天皇听说加固工程计划,提出士兵不要踩伤自己种的草,并说这不是命令,而 是拜托。

天皇本人是位科学家。在皇太子时代,就爱搜集整理贝类和昆虫类。以后,因 对生物学感兴趣,在赤坂的东宫建造了研究所。即位来到皇宫以后,于昭和3 年 (1928年)在皇宫一角建成了占地约八百二十五平方米的生物研究所。在因防备空 袭迁到御文库之前,每星期四、六,都要花费几小时,在这里和研究所的专家们进 行研究活动。

自开始在御文库生活以来,天皇的生物学研究已改为公务之暇在政务室看生物 学的书籍,或在庭院散步时种草,观察草的生长。来御文库之前,天皇在明治宫殿 政务室工作时,拜谒者一退去,便马上将手伸向书架,取出生物学的书阅读。

天皇在没有空袭、无人上奏和拜谒的时候,在早、晚饭前,总是在吹上御苑的 院内散步。同时,在侍从跟随下,播种、植草或观察其生长状况。

在院内,点点散立青天皇亲手种的草。为防人踩,侍从在两旁插上卫生筷子作 了记号。

天皇散步时,衣袋里总要装着植物图鉴和放大镜。每当走到自己种的草或珍奇 植物面前,就打开图鉴对照莽,茎和叶。有时蹲下,脸紧贴着用放大镜作细部观察。

有时看到播下的种子已冒比芽来,他就拿来像小孩玩沙子用的小铲,叫侍卫: “侍卫,拿水来。”

这时,侍卫就到御文序正门近处的水管旁、将喷壶灌满水拿来。但因战局恶化, 天皇有时走神。虽用喷壶酒水,手一歪,水便浇到了没有芽的地方。有时,天皇、 皇后和侍从一边看草的生长,一边愉快地交谈着。

天皇做事有些漫不经心。他播种的时候,从来不看种子的质量如何。1945年初, 侍从冈部长章去新潟县看疏散在那里的孩子,回来时采下一株鸣子百合作为土产赠 给天皇。鸣子百合是百合花的一种,初夏开淡绿色铃状小花。天皇很高兴、并把它 种上,但很快就枯干了。挖出来一看,没有根茎。不懂植物的冈部在采摘时把根茎 给切掉了。

庭院有个葫芦形的水池,有时池里飞来野鸭子。天皇来到御文库居住以后,总 想驯养这些野鸭子。葫芦池在吹上御苑的南侧,因像葫芦形而得名。天皇站在池子 的一端,耐心地往池里撒稗子。就是野鸭子不来,也像来了一样往里拔铒料。

梅雨期间,御文库潮湿得很利害。御文库的屋顶是一米厚的水泥层,上边敷上 一米厚的沙子,上面再覆上一米厚的水泥层,因为中层的沙子没等干透就被铺上, 所以,一年到头墙上都渗水。有时,从电灯处往下掉水滴。

这时候,军部正准备本土决战,全日本都在挖地洞。

在皇宫东侧北之丸近卫师团司令部的军官会议室里,发一表“一号演习”的讲 话和训示的当天,《朝日新闻》就揭出大标题:“虽来坦克数千、我已有备无患; 对空袭炮击可泰然自若”。并说,“我本土城防全在地下深处……,敌战舰的主炮 即使连日猛射也不过掘开地表层,对我地下阵地毫无影响,其轰炸亦然”。按照《 朝日新闻》的说法,这些地洞是“战略思想的一大飞跃”。结尾说:“来吧!美国 鬼!”

这天的报纸上,虽然说给敌以“甚大损害,敌“受我攻击。悲鸣不已”,但也 报导了敌军“侵入”冲绳岛。另外,还用小标题报导,昨天召开了枢密院临时会议, 是在吹上御苑的大本营附属室召开的,天皇也亲临参加。

另一方面,在长野县的筑摩山,自去年9 月以来,切开上田市和长野市中间的 松代山腰,在进行构筑地下大本营的巨大工程,打算在这里指挥本土决战。

这是高度机密工程,投入庞大的物资和每天约一万名人员,在象山、白鸟山、 皆神山已凿掘全长一万数千米坑道和地下室。

但这里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按照原则,战时的大本营应是陆海军最高 司令官、大元帅、天皇为首的统帅部,并应有陆军参谋总长、海军军令部总长作为 陆海军幕僚长辅弼。但是,将大本营迁往长野县的计划,是陆军独自决定,并擅自 开工的。直到宫内省得知消息动向以前,迁移大本营和工程开工的事一直也没人对 天皇讲过。

其后,写着”大本营”收的参谋本部的货件陆续到达松代。陆军高级军官前来 视察,喝醉了酒,竟说要把当地的“松代町”改为“大本营町”,因而广泛传开。 进入4 月,海军军令部次长小泽治三郎中将向陆军参谋次长河边虎四郎中将追问, 才知道陆军已准备将“大本营”向长野县迁移,连海军的房间都给准备了。海军方 面为此大为懊恼,表示不承认讼代大本营,并未做丝毫迁移的准备。

也是4 月,在皇宫御文库的恃卫官值班室里,陆军武官和侍从闲谈中说出了此 事。这时,虽未传到天皇耳中,但没过多久,藤田侍从长从女官口中听到了。其后, 松平宫内大臣把陆军在松代山中修造大本营,以及正准备搬迁的传说报告给天这时, 天皇已从皇后处得知此事。

“奇怪呀!还是派谁先去工地看看吧!”天皇说。

然而,陆军已于3 月23日发出“陆亚密第2474号”秘密命令,在松代的白鸟山 地下开始建造“临时皇宫”。同时已经在白鸟山腹凿掘好的坑道中,修建了天皇、 皇后、皇太子、皇子,秩父、高松、三笠宫和皇太后的住室,分别起名为1 、2 、 3 、5 号舍。

4 号舍是将附近民宅平房改修增筑而成。这是打算在1 、2 、3 、5 号舍完成 之前,如天皇必须来松代时,把此处当作临时行宫。

此外,陆军还在2 月份,为天皇一家以及直系的秩父、高松、三笠三宫家和皇 太后特别准备了六辆坦克车,准备在迁往松代时使用。天皇用的坦克,已被陆军恃 从武官尾形大佐和近卫师团参谋沟口昌弘少佐试乘过。车里铺以灰色地毯,有一只 低靠背的褐色沙发,有侍从长用的小坐椅和一张小床。车体涂上黄绿的伪装色,内 部装饰是由横滨市的一家大厂商高岛屋完成的。

6 月13日,宫内省总务局长加藤进和侍从小仓库次,在大本营参谋井田正孝中 佐的引导下,来到松代。

到白鸟山一看,地下已经用最高级的山茶木和秋田杉木建成了六个房间。

井田指着各房间说,这是于皇陛下住室,这是皇后陛下住室,这是会议室。他 一一作了介绍。房门上部的横楣都作了雕刻,有拉门,隔扇是银地,绘有菊花底纹, 山茶木造的浴池也已完成。

“那么,贤所在什么地方呢?”

看过一遍之后,小仓侍从向井田中佐发问。每当天皇变更住处,在皇宫的三种 神器——八咫镜、剑和勾琼都必须移动。贤所是供奉八咫镜的神殿。

“什么?贤所?”井田中佐疑惑地问。

陆军对应设置贤所,一点也没想到。井田中佐又急忙说,马上在附近山里建造。

其实,天皇听到这类传说以后,曾说过直到最后也不离开东京。

天皇因陆军没向自己请示就擅自在松代修建地下大本营,表示非常愤怒。在御 文库政务室,天皇对前来拜谒的木户内大臣说:“我是坚决不去的。”

木户第一次看见天皇如此发火。

6 月6 日召开了最高战争指导会议。铃木贯大郎首相从木户那里事先听到了天 皇的本意,主张“固守帝都”,但因陆军反对,没有被采纳。第二天,铃木召开内 阁会议,把它定为阁议决定事项了。

御文库北侧的吹上附属室一带,拉起几千张伪装网,在下边每天都有数千近卫 兵夜以继日地不停地赶着工程。十几台水泥搅拌机、起重机和卷扬机在轰鸣,行驶 钢轨上的轨道车也发出隆隆的噪音。

夜里,照明灯光闪耀,一遇空袭警报立即熄灭,作业中断。为此,在防空室上 部推轨道车的士兵几次掉下来。

天皇也几次身着大元帅陆军服,到工地视察。

有一次,他站在一角纲心看地上的草,然后对身边的侍从说:“已经告诉他们 注意,还是给踩坏了。”

天皇感到很可惜。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