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没当上少尉的皇太子


冲绳陷落了。到冲绳战斗结束,有约二千架敢死队飞机投入战场,连刚刚能起 飞的两翼练习机也被当做敢死队飞机使用了。

敢死队飞机虽在一片欢声中出发,但几乎都没飞到预定目标。即使飞到敌上空, 又未被战斗机或对空炮火击落,但因几乎未受过训练,用不熟练的技术去对付航行 中的船只也是很难的。虽然如此,在冲绳战斗中,敢死队飞机还是击中了美国十艘 军舰,其中包括一艘大型驱逐舰。

不用说,大本营发表的战果常是被夸大了的。每天晚上,天皇都要听陆海军武 官的战况上奏。一说到敢死队飞机击沉敌战舰、航空母舰,天皇便高兴他说:“太 好啦!”有时天皇竟突然站起来,在地图前,向着敢死队进攻的地点行最敬礼。武 官见此情景,也慌张地行最敬礼。两人之间只隔着一张窄小的桌子,有时天皇的头 竟碰到武官的秃头上。

进入7 月,东京已被烧成平地。由于失去了轰炸目标,空袭的主力已不是B29 , 而改用少数B29 引导的小型舰载机编队。与此同时,空袭开始向中小城市扩展。

对疏散到木县日光金谷旅馆的约一百名学习院初级四年、六年生来说,战争还 是很远的事情。皇太子在六年班里,他的弟弟义宫在四年班里。

四年、六年生来到日光是去年了月。5 月先被疏散到沼津,因为海上有美国潜 水艇出没。故又移到日光。当时,学生们还是三年生和五年生,在塞班岛陷落的次 日,乘特别编组的专列,通过上野来到日光。到东京过门不入。接近日光的时候, 虽是夏天,山风吹来也十分凉爽。孩子们知道因战局不利才逃到安全的山里来的, 因而都感到很紧张。

到了日光车站,当地的小学校长率领身穿粗布衣服的小学生们来帮助运东西。 皇太子和义宫已经先来到日光。因为是贵人到来,身穿国民服的校长以兴奋的语气 说:“这是我们镇的荣誉。”到来的学习院学生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华族子弟。

学生们住在铺有榻榻咪的西式房间里,每间屋分住六人左右。除了星期天以外, 每天排成队伍走三十多分钟,到植物园去上课。皇太子住在植物园前边的田母泽离 宫里,到设在植物管理事务所的教室通学。义宫是从稍远一点的东照宫山里日光离 宫到植物园通学,两人都是徒步而行,皇太子需走五六分钟,义宫需走十五分钟。

有时也在田母泽离宫的一个房间里讲课。伴随皇太子的有主管教育的东宫辅育 官数人,讲课时都坐在教室的最后排。植物园的教室是两人一张桌,唯独皇太子是 在前排一人一张桌。

在学习院的教学中,对皇太子并没有什么特别待遇。皇太子除被教员和学友称 呼为“殿下”之外,一切都和其他学生一样。玩“骑马战”游戏时,他也常当“马”。 骑马战是三人一组,两人交叉拉手,一人坐在上面,被对方拉下“马”为败。他的 “单杠”常不过关,总被要求重做。

但是,吃饭就不同了。其他学生都是用圆形铝饭盒,装上旅馆给做的饭菜带来 吃。皇太子的午饭,是侍卫从离宫送来,用紫纱巾包着涂黑漆的套匣,一直送到教 室。然后,侍卫打开暖瓶,往漆木碗里倒上大阪风味的带鱼红酱汤。虽然这时粮食 已很紧张,但其他学生的饭盒里好歹也都是大米饭,也能有些什么菜。皇太子的饭 盒则是美味的炒鸡蛋和肉。孩子们因为羡慕曾偷看过。

按照宫内省的教育方计,对皇太子进行著名的古希腊奴隶制城邦式的斯巴达教 育。皇太子学习很认真。每天早晨6 时半起床,先到高宫的一个房间,向着墙上挂 着的贤所、皇灵殿、神殿这宫中三殿的照片和天皇、皇后的照片行礼,然后来到院 子里裸着上半身做体操,再在院子里跑上几十圈,再用竹刀做刺杀动作,最后才能 吃早饭。

课后常有骑马训练。他被辅育官、侍医,近卫军官簇拥着,骑马到远处的雾降 高原。

然而,平常的时候,他和同学玩得很热闹。他们和别处的小学生一样,给老师 起了种种外号。秋山老师的名字发“罐”音,故外号叫“空罐”;铃木老师又高又 瘦,给起个外号叫“茶筒”,系井老师教体操,他留着个秃头,外号叫“萤火虫”, 意思是说他的头顶发亮光;坪内老师教手工,他头皮多,外号叫“头皮坛”。皇太 子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偷着叫老师的外号。

皇太子没有外号,但是班里的其他同学差不多都有外号,什么“猫”、“大猩 猩”、“黑猩猩”等。皇太子也这样叫同学:“喂!大猩猩。”

辅育官也常给皇太子一些少年读物看,如《古力姆童话集》、《安徒生童话集 》、《小公子》等,有时,他也借同学的《怪人二十四面孔》、《看不见的飞机》 等,并专心地看。看完后,就问人家:“还有别的书吗?”就这样,他看了许多有 趣的书。其中有《黑狗参军》、《日东的冒险王》、《亚细亚的曙光》、《铁假面 人》皇太子也很关心生物和植物。他常和同学到近处的河湖去钓鱼,他能认出大马 哈鱼,也很擅长下将棋。

在日光,经常有父兄从东京来看望这里的学生。每当父兄到来的前一天,学生 们都像第二天要旅行似的高兴地等待着。每当这时,皇太子便感到孤独寂寞。父兄 一到,孩子们就到父兄住的旅馆去。皇太子却和往常一样,同辅育官呆在一起。

皇太子还时常接见新到任的近卫仪仗队司令官和职员等。接受他们的致敬。这 时他常用大人的口气说:“辛苦啦!”

3 月10日,东京大空袭的第二天是父兄的会见日。天皇的侍从入江相政的儿子 入江为年和皇太子同班,昨天的大空袭入江侍从的家被烧,所以他家没有人来。

这一天,在田母泽的离宫有课,在课堂上,教师走到入江为年的桌前说:“殿 下因你家受到战灾,要和你说几句话。”

到了休息时间,为年来到走廊,在与里边相隔的厚木门前等候。不一会儿,皇 太子出来站在地毯上。窗外,和煦的春光洒满庭院。

为年行礼,皇太子开口说:“此次,遭空袭烧毁了你的家,真是可惜。虽然受 了许多苦,还希努力学习,日后报效国家。”

为年回答说:“一定努力学习。”然后又行了礼。

在金谷饭馆,把食堂当作自习室,常在这里放映电影。放映的都是《击沉》、 《夏威夷·马来海战》等为提高战斗意识拍摄的战争片。也有时从东京来些高级军 官,给孩子们讲演。

进入7 月,参谋本部第二部长有末精三中将从东京来,把学生集合到大房间里, 进行了讲演。题目是“因敢死飞行队的活跃日本得胜”。

学生们想像着敢死队飞机向敌舰撞击的样子。

有末中将讲演结束,在掌声中,他看了看学生们说:“有什么问题请举手。”

只有皇太子一人举手。他站起来说:“不付出那么大的牺牲,日本就打不胜吗?”

有末失色,一时无言以对。好不容易他才稳定住神情,回答说:“殿下,敢死 飞行队是最适合于日本人的战术。”

皇太子没有再发问。

日光未受到攻击,但有少数B29 敌机频繁地飞越上空。距此20公里的中岛飞机 制造工厂的所在地群马县太田市遭到轰炸,从远处传来惊雷般的轰炸声。而日光镇 有古河电工公司的制铜厂,也许也将成为袭击目标。所以进入7 月以后,皇太子、 义宫和同班生一齐再登高山,移到奥日光汤元的南间旅馆。这里没有皇太子离宫, 他住在分馆。

这时候,人们开始担心美军在九十九里滨或相模湾登陆并向日光进攻。为了保 护皇太子,原来派近卫兵一个营当仪仗队,这回又增加了汽车和跨斗摩托车。一旦 美军攻来,马上组成汽车队载皇太子撤离。8 月份,皇太子专用的改造后的坦克车 也被运来。

这里的近卫仪仗队还是很轻松的。因为是近卫军,酒和粮食都十分充足。司令 官是位年轻的少佐,他刚刚结婚,领着漂亮的新娘住在附近的旅馆里。

搬到南间旅馆后,有一天,皇太子对同学说:“我要给父亲做果酱。”

同学们全部出动,在旅馆附近采摘野草莓。采集来的草莓被拿到大厨房加入白 糖,放到空瓶里做果酱。皇太子在每个瓶子上都贴上白纸,用毛笔写上“草莓酱” 字样。

草毒酱被装箱,送到东京的天皇那里。

皇太子已经十一岁了。普通国民没有注意到,皇太子虽已超过十岁,却还没当 上陆海军少尉。

皇族身位令第十七条规定:“皇太子、皇太孙满十岁时,任陆军及海军的武官。” 天皇在明治天皇逝世当上皇太子时,在十一周岁那年,就被任命为陆海军少尉。

这一年(昭和20年)3 月,师团长给近卫步兵第1 联队内部文件说,皇太子任 少尉,做联队副。历代的皇太子作“近步一”联队副已成习惯。为此,联队部在营 房院内,用白木给皇太子作了一个站立的平台。

但是,皇太子并没当上少尉。1945年以来,杉山、阿南两陆相几次催促木户内 大臣,但天皇始终没有点头。

从春天起,天皇就和木户谈过关于联合国在开罗宣言中要求完全解散军队的事。

直到最后,皇太子也没穿上军服。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