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战斗着的皇族们


船在摇动。从黑暗的海上向岸边远望,只见岸上燃烧着的火焰将岸边海水映成 橙红色。

来到这里是安全的,再往里,海中已无人游泳。

“再往深海去。”闲院宫春仁王对操作渔船的下士官命令道。

天空繁星点点。远望千叶市,地面被红光带覆盖,有两三条探照灯光在上空闪 耀。对空炮火炸裂,形似礼花;远处的信号弹红绿线缝织着夜空。有时,在空中飞 过的B29敌机的银色机腹在闪光。

闲院宫身着军眼,睁大细长的眼睛在注视着海岸。直子妃也在用胆怯的目光望 着海岸。在船头,蹲着湿透了衣服的两名小学男生。他俩是在往深海游泳中,被警 卫的警察拽上船来的。

闲院宫的衣领上佩有崭新的少将级领章。他在一个月前被晋升为少将。他把军 刀拄在两腿中间,神态傲然。

脚下放着几只和渔船很不协调的皮箱。皮箱里放有他本人的大勋位菊花大绶章, 一级金鵄勋章和直子妃的宝冠章,以及军服和衣物等。宝冠章是授与有功劳的妇女 的。

当天晚上11点,闲院宫和直子妃在千叶县新宿租的房子里,刚上床休息,便传 来警戒警报声。从广播中得知,侵入敌机甚多,于是慌忙整装。空袭警报一响,上 空便马上传来轰鸣声。二人匆匆跑到院内的防空洞里。

周围陆续传来爆炸声,市内多处起火。报告说火已烧近闲院宫的宅邸。闲院宫 忙跑出防空洞一看,自家的周围已被避难的市民挤得水泄不通。

天空通红。闲院宫和直子妃在手提皮包的两名下士官和警察的护卫下,直奔海 面。他们事先在海岸备有渔船,如因空袭市内被火包围,则打算逃到海边,登上事 先备好的渔船。在船上,下士官和警察三人不断监视着漆黑的海面。虽说是在东京 湾之中,但也害怕万一美国潜水艇浮出,把闲院宫俘虏去。

不一会儿,空袭结束,但岸上的火焰烧得更高了。

东方发白的时候,火焰逐渐熄灭,闲院宫一行在邻镇的黑砂海岸登了陆。

在黑砂镇的学校稍事休息后,他们回到自家一看,已被烧成一片焦土。

7月初的强烈阳光在照射着大地。

闲院宫黯然神伤,看着烧过的残迹。

在千叶市西北3公里处的黑砂镇的广阔的松林里,隐藏着坦克车。坦克车的旁 边堆有沙袋,上边覆盖有茶色和绿色相间的伪装网。坦克车约有150辆。

和平年代,一到夏天,黑砂镇便成为有名的海滨游泳场。随着战事越来越激烈, 几乎没有人来了。但是,镇民也许不知道,这里驻有日本最强的主力师团。镇里从 战前就没有坦克学校,可现在每天都有坦克车从镇上驶过。镇上的人不会知道。虽 然挂着坦克学校的牌子,实际上学校已经空空,完全变成实战部队了。

进入1945年以来,军部为准备本土决战,进行了全面的动员,已经没有在学校 训练坦克兵的时间了。为此,把黑砂、习志野和中国东北公主岭的坦克学校附属的 教导队集中起来,新设了坦克第4师团。司令部设在黑砂的坦克学校,三个坦克联 队中,第28联队照旧住在镇子里。

到3月为止,闲院宫曾在中国东北的牡丹江任坦克第5联队联队长。因为老父 载仁亲王心脏衰弱、病情恶化,才把他调回日本内地、改任第4师团司令部副。部 副位于师团长和参谋长之间,相当于副师团长。

父亲是元帅,在陆军中很有势力,5月19日在静养的小田原别墅去世。一个月 后,在丰岛冈,有皇族、首相以下的内阁大臣们参加,举行了国葬,仪式很简略。 在主祭闲院宫春仁王看来,老父的葬礼远不如死于1914年的姐姐季子和1923年死于 震中的妹妹宽子的葬礼隆重。

闲院宫在皇族中,常以自己是军人为荣,并感到生存的价值。1924年他从陆军 士官学校毕业并任骑兵少尉以来,一直在致力于军务。“七·七事变“后,于1937 到1938年任华北方面军参谋,参加了河北作战。但因是皇族,并来到危险的第一线。 皇族赴任的时候,有陆军大臣以下高官相送,到任时,军司令官要到宿舍问安。

坦克第4师团司令部设在坦克学校的本部。

这是朝南的木造二层楼房,闲院宫的房间在西侧的一角。他在夏夭也不脱上衣, 总是以端正的姿势面向办公桌办公。

闲院宫在这里常和幕僚、麾下之联队长大讲“皇军必胜”。他说,日本是“神 国”,天皇是“神”,皇族是“国家之重镇”。

他在中国东北在联队长的时候,使满脑子神国思想。他对官兵们说,日本的精 神文化比西洋文化“更高更深”,必须在天皇之下建设世界新秩序,打胜大东亚战 争(即太平洋战争——译者注)。他作为联队长刚到任,看到营房里供奉皇大神宫 的词堂被叫做“营内祠”,就大动肝火,马上命令改名为“战捷神社”。他是神国 主义的积极鼓吹者。

“神国日本,如不是皇族站在前面,不论有多么伟大的首相、将帅,也不能引 导国家前进。总理大臣等,不过是事务长官。国家的经纶之策,发自奉天皇为中心 的皇族。”

闲院宫在充满阳光的办公室里,对军官们这样讲。在讲到皇军“必胜”和在作 战会议谈“消灭”登陆敌军的时候,在他那日本式胡须上方的眼镜底下,流露出一 丝得意的目光。

他说:“敌军一旦登陆,国民要以一亿总进军的气势,军队则以必胜玉碎的气 概粉碎之……”四十二岁的闲院宫不但嘴上这样说,自己也坚信不移。同时,他认 为对登陆敌军一次即可击退。如敌军再次登陆,日军可固守山中,“永久不败”。

坦克第4师团的代号叫“钢”,确实可以称为日本装备最为精良的部队。以97 式中型坦克为主力,有95式轻型坦克和1型炮坦克。此外还有炮兵、机关炮队、迫 击炮队、整备队、辎重队等。该师作为机动兵团,需急驰到敌登陆地点作战。

如果敌军在九十九里滨登陆,将向连结茂原、束金、八日市场、旭的一线迎击。 如敌军从相模湾、骏河湾来攻,则通过东京向登陆地点迎去。

该师团因是精锐兵团,士气很高昂。但因燃料缺乏,加上昼间敌之舰载机频繁 来袭,部队不能到远处去训练。就是实际到预想的作战地区作行军训练,一次也只 能出动少数几辆坦克。

闲院宫是位有才能的军人。在连接茂原和旭的两地之间有块湿地,他到任以前, 都认为坦克不能在这里行驶。俱经他实地勘察后,认为可以走坦克。果然如他所说, 坦克确可通行。其后,他对防御计划作了较大修改。

他对直子妃特别体贴。也许因为两人没有孩子,他很爱比自己小六岁的妻子。 在中国东北当联队长的时代,不光在部队,不论到什么地方都带着妻子。直子妃是 五世家之一的一条公爵家出身,长得很标致。闲院宫来到千叶,在工作之余也常惦 念妻子,并让值班士兵回家去看望过。

7月6日的空袭,使千叶市的家被烧,直子妃搬到箱根强罗的别墅去住,闲院 宫则住在师团干部宴会时常用的船桥三田浜乐园旅馆。他晚上工作完毕,常拿出相 簿看,上边有妻子的百余张照片。

7月25日,在东京的第一总军主持召开了幕僚会议。第一总军属下的军、方面 军、师团参谋、副首长全员参加。

会上,第一总军参谋长须藤荣之助中将首先强调须在海边消灭敌军。接着由佐 官参谋宣读发给与会者的总军通令。

“一、决战思想。乘敌登陆时在海边之弱点,贯彻攻势。二、毫不踌躇坚决进 攻。1.高级指挥官对大东亚战争的本意认识不足,缺乏必死之斗志。应采取攻势, 坚决击溃敌人,直到战死。剩下一兵也要采取攻势……”

第一总军参谋、皇族竹田宫恒德王中佐,也出席了会议。

闲院宫对总军的决战思想大为赞许。在出席的幕僚和副首长中,有不少人对只 强调攻势感到不安。守卫海岸阵地的所谓“粘贴师团”都是由征来的三四十岁的新 兵组成,有的师团十个人才发给一支枪。坦克第4师团的上级、36军向总军报告6 月份“自造兵器”数,其中记载有“扎枪(红缨枪)一千五百支”。

第36军通称“富士部队”,布署在关东平原的中央,用闲院宫的话说,是“以 对敌登陆给以决定性打击为任务的决战兵力”。

虽然如此,就连日本最强的坦克师团第4师团,也不能和美军作势均力敌的抗 衡。

主战97型、95型坦克,都曾在攻打新加坡时在马来半岛活跃过。其后,97型坦 克主炮改为威力更大的47毫米坦克炮,同时也改造了炮塔,装甲厚度为25毫米,但 仍不能和美军的主战坦克M4型相对抗。M4坦克装备有76毫米大炮,装甲厚度是75毫 米。

但是,敌坦克如接近到一千米,便能将其装甲击穿。坦克第4师团也订算尽量 攻到敌坦克的近处,然后在周围筑土。做成掩体作战。现部队日夜训练,每当停下 坦克就用工兵锹添土。并且,根据作战计划,敌人从神奈川县或静风县来攻的时候, 要往登陆地点正面迎战。因为全无制空权,只能在夜间行动,到达目的地至少需要 三四天的时间。

每当东京湾对岸的横滨和川崎遭到轰炸,便有黑烟乘西风刮来,覆盖黑砂镇上 空。有时从远处传来雷鸣般的炮击声。虽然如此,直到8月11日停战前,闲院宫始 终没有动摇皇军必胜的信念。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