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要往皇宫扔原子弹吗?


8月6日晨7时9分,一架B29轰炸机出现在广岛上空。

广岛的周围虽被厚云层遮盖,但上空约有直径二十公里的一块是碧蓝的天。这 架B29轰炸机在上空只飞了一个来回便返回了。

8时9分,两架B29轰炸机以一万米的高度出现在广岛上空。六分钟以后,广 岛全市一下子被耀眼的闪光包围住。几分钟后,广岛数十万市民和军人死亡,全市 化为焦土。设在广岛的第二总军司令部立即向大本营作了简短的第一次报告,说广 岛受“特殊高性能炸弹”的攻击,受到“极大损害”。在死亡的十几万人中,还包 括日韩合并时成为日本王公的朝鲜李王家的李鍝公。李鍝公是李王家继承人李王垠 之弟,现在广岛任第二总军参谋,早晨骑马上班途中被炸身亡。

在东京,到了晚上,莲沼侍从武官长向天皇报告说,广岛被“认为是新型炸弹” 所攻击,蒙受重大损失。此时,天皇露出和往常一样担心的表情,没有细问是什么 “新型炸弹”。

更为严重的是,广岛和东京之间的通信大部分断绝,大本营无法掌握真实情况。 晚上,海军省将从吴镇守府传出的情报报告给宫内省楼房里的侍从武官室。报告说 广岛受到少数几架B29轰炸机的“特殊炸弹攻击””市街大部分炸毁,死伤惨重。

天亮以后,广岛仍没有新消息,只是传闻说,受到的损失比原来推测的还要大。 天皇每隔一小时便通过侍从问侍从武官室,广岛状况如何。因没接到有关广岛的报 告,答复总是“有了报告马上上奏”。

午前,内阁召开了会议。接近正午,才得到信息说,在广岛投下的可能是原子 弹,死者达十三万人以上。

在天亮以前,侦听到杜鲁门总统广播讲话说,在广岛投下了原子弹。

内阁会议上,谈到广岛受到“特殊炸弹的攻击”时,阿南陆相强辩说:“什么 原子弹,那不过是空想。对美国的伪宣传用不着惊慌失措。”看来军部对国民死掉 几千、几万,已经毫不在意了。

午后,东乡茂德外相来拜谒天皇。东乡对天皇说,广岛投下的是原子弹,应该 以此为契机,收拾战局。

“确实如此。”天皇点头说,“已经使用了这样的武器,再继续打下去也没什 么意义了。我想,应该尽快争取有利条件,不要失掉结束战争的时机。”

没等东乡开口回答,天皇又急忙说:“事到如今,同联合国商量条件已经晚矣! 希望尽早设法结束战争。请务必向铃木传达。”

东乡诚惶诚恐地退出后,立即把天皇的旨意报告给铃木首相。

同时,东乡因还等待着苏联的和平斡旋,又马上给莫斯科的佐藤大使发了紧急 电报,说形势紧急,让他尽早得到苏联的答复。

午后,军部紧急派遣的以仁科芳雄博士为核心的理化学研究所调查团报告说, 已得出结论,“新型炸弹”为原子弹。报纸总算在这天早上报导了广岛投下“敌新 型炸弹”的消息,但只提到“无视人道的残虐的新炸弹”、“我受到相当损失”等。 这天晚上,莫斯科的佐藤大使来电说,当晚日本时间午后11时,终于可以同莫 洛托夫外长会见了。

佐藤大使按指定时间来到克里姆林宫的一个房间里,同莫洛托夫外长会见。佐 藤大使按7月17日接到东京电报的内容,想转达天皇“旨意”,却被莫洛托夫举手 制止,并开始宣读苏联对日本的宣战通告。

8月9日早刊报纸上,用整个一个版面的横标题报导已对“新型炸弹”采取了 对策。《朝日新闻》说:“例如德国的V1号炸弹出现时,英国在采取对策之前也曾 出现相当的混乱和动摇。但在找到对策之后,就平静下来了。”并说,待避在防空 洞里,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同时,这一天的报纸还报导了李鍝公在8月6日广岛遭受空袭时“战死”的消 息。朝鲜王公族在日本是按皇族优待的,皇族在国内战死,这还是第一次。但终因 是“朝鲜人”,国内受到的冲击并不大。

上午10时,在广岛江波叮的陆军机场,一架DC3型运输机螺旋桨开始转动。飞 机一起动,在跑道两们的第二总军的干部军官和在场的军官、士兵都举手敬礼。排 列的官兵中,有许多人脸被烧伤,头部和手臂扎着绷带。机场上的草都倒向一面, 烧焦成茶红色,几颗枯木孤立。这里离被炸的中心地只有三公里。

运输机从被破坏的建筑物和飞机残骸的旁边起飞,上升到广岛上空。机上载有 李鍝公的遗体。飞机向李王家的墓地京城飞去。

9日上午10时半,在召开的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上围绕接受《波茨坦宣言》,展 开了三个小时的激烈争辩。陆军因为苏联参战,也失去了战争的自信,表示同意投 降。东乡外相也坚决主张无条件接受《波茨坦宣言》,而河南陆相、梅津参谋总长、 丰田副武军令部总长则要求日本从所占领的地区自主撤兵,对战争罪犯由自己处罚, 不进行军事占领等。因为后者不肯相让,会议在双方对立中结束。

接着,午后2时在首相官邸召开内阁会议。阿南陆相先摆个架式说“死中有活”, 继续打下去,“战局能有好转”。东乡外相重复他在上午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上的主 张,其他大臣们也都陈述了悲观的见解。

午后3时左右,内阁会议接到第二颗原子弹在长崎投下的消息。但会议开到晚 上10时,也没有得出结论。因为铃木首相要去拜谒天皇报告会议情况,所以暂时休 会。

在御文库,天皇于午后4时从莲沼侍从武官长听到广岛被炸的详细报告。因为 损失太大,军部为调查情况,竟用了三天时间。同时,天皇也从侍从那里听到长崎 被投下原子弹的消息。

傍晚6时过后,侍医小岛宪为“试食”天皇的晚饭,来到御文库。天皇用餐之 前,都要由侍医亲口尝过,以防有毒。小岛来到侍卫官休息室,看到小出侍从身穿 粗糙的黑棉布防空服,弯着腰在捡桌上的纸牌。几百张鲜艳的纸牌摆放在漂亮的桌 布上。

小岛打了招呼,小出停下来,两手高举作喊万岁状说:“小岛君,日本就要这 样了。”接着他又说:”现在常用的歌谣有二百多,让我查一查哪个不能用了。” 接着,他又从黑色小箱中取出、放进纸牌,继续进行整理。

晚上将近11时,铃木首相来到御文库。他拜见天皇,请求在最高战争指导会议 成员里增加枢密院议长平沼,同时召开御前会议。

晚11时45分,天皇身着大元帅的陆军军服,佩戴着带有红穗的元帅刀,从御文 库走廊的一端向地下道走去。走下水泥台阶,天棚上的黄色灯泡照射着地下坑道。 在刚能走过一人的小窄道里,天皇跟在莲沼侍从武官长的后面一声不语地走着。坑 道上铺有木板,因为有水,已把天皇的长筒皮靴沾湿。

坑道向左拐,继续向前走一百多米,便来到白水泥墙的宽敞走廊。天皇被沾湿 了的靴子,已给木板块地板留下了足迹。厚37厘米的铁门面向走廊开启,里边还有 木门。

天皇跟着莲沼进入室内,坐在六折的金屏风前的椅子上。提前来到这里的与会 者致最敬礼后一一坐下。在约五十平方米的会议室里,有两排桌子摆在两侧。天皇 的右侧是铃木首相、阿南陆相、梅津参谋总长,对面是平沼、米内海相、东乡外相、 丰田军令部总长。后排则有迫水久常内阁书记官长、吉积正雄陆军省军务局长等, 后徘人员是为会议联系工作的干事们。

天皇把军帽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脸部有些轻微抽动。

铃木命令迫水朗读《波茨坦宣言》全文。

迫水开始宣读:“一、余等:美国总统、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和英国首相, 代表余等亿万国民,业经会商,并同意对日本应予以一机会,以结束此次战争。” 读到这里,迫水已泣不成声。他不忍让天皇听到联合国的苛刻条件。

“二、美国、英帝国及中国庞大的陆海空部队,经由西方调来的军队和空军的 增援,业已增强多倍。即将予日本以最后之打击……”接着,迫水读到了联合国如 何占领日本的条款:“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 定其他小岛之内。”宣言最后说:“除此一途,日本即将迅速完全毁灭。”

迫水读完以后,铃木指名要东乡发言。东乡说,在“天皇陛下的地位无变化” 的前提下,主张无条件接受。阿南紧接着发言,他说:“我反对外务大臣的意见”。 他接着说,敌人登陆后,还可以通过本土决战给以“彻底的打击”。但如果能附以 维护国体、自己主动撤兵、战犯自己处罚、不占领等条件,也可以接受。

米内和平沼表示支持梅津、丰田的意见,和阿南相同。会议的表决是三对三, 大家都在等候铃木开口。

老首相猫着腰站起来缓慢地说:“今天与会者都热诚地交换了意见,然而到现 在还无结论。不能再拖延下去了,真是诚惶诚恐,只好由天皇下达旨意,并作为此 次会议的结论。”

铃木离席,走到天皇桌前,行最敬礼。

“接受天皇的旨意。”铃木说。

“坐下。”天皇说。老首相耳聋,他用右手搭在耳后要仔细地听。天皇面部在 抽动,他稍稍向上端座之后,又一次对铃木大声说:“你坐下吧!”铃木总算听明 白了,他回到自己的座席。

铃木在会前已和天皇、木户商量过,最后要请天皇裁断。东乡也知道此事,但 军人们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是一无所知的。

铃木老耄耳聋,对日本也是一件幸事。为此,军部到最后也不知道铃木是否主 张继续打下去。

“好吧,我赞成外务大臣的意见。”

天皇说,大东亚战争开始以来,“陆海军的亭前预测和结果总不相符”。虽声 称本土决战有信心取胜,但和参谋总长的报告不同的是,连九十九里浜的海防都未 搞好。士兵使用的枪和刺刀也都未发下去。这种状态进入本土决战会怎么样呢? “能保住日本这个国家并传给子孙吗?”

迫水看到梅津的眼泪从两颊掉下,落到面前的文件上。室内全员都在抽泣。

“……虽然是难以坚持、难以忍受的事情,我已决心结束这场战争……”

天皇用带白手套的右手擦拭眼镜上和颊上的泪水。

“不用担心我和皇室的事情。”

室内的低声抽泣渐渐变成号淘大哭。有几个人竟像孩子似的大声哭起来。

已经是10日的午前2时20分。铃木站起来一边洒泪一边说:“以现在的天皇旨 意为会议结论,会议到此结束。”

第二天晚上刚过10点,值班的冈部侍从正在御文库的侍卫官休息室睡觉,突然 警戒警报发出。

冈部叠起被褥,穿好衣服,看见背着铜盔的藤田侍从长走来。每次发出警戒警 报,侍从长都乘马车由千鸟渊的官房赶到御文库。为了节省汽油,所以才坐马车。 因为御文库地方小,侍卫官休息室也就成了当班侍从的值宿室。

藤田到屋后,电话铃响。

冈部接过电话。是设在宫内省大楼里的侍从武官室的莲沼侍从武官长打来的。 藤田马上接电话。

藤田接完电话,脸色都变了。

“参谋本部来电话说,往东京飞来的B29轰炸机,发出与向广岛投下原子弹同 样的电讯呼号,你说怎么办?”

所说的电讯呼号,实际上出了点差错。但是,陆军中央特殊情报部对B29从基 地起飞时,试验无线电报发出微弱的差拍,也就是长、短符号,都按每架飞机的起 飞作了记录。这天夜里,确实听到了和攻击过广岛的B29轰炸机同样的声音。

冈部说应该请天皇到大本营附属室,那里会更安全些。藤田表示同意,打电话 给东侧的女官值勤室当班女官,请天皇启驾。

天皇身穿西服,来到御文库大厅。被焚烧的明治宫殿是天皇生活的内宫,这里 是禁止天皇以外的男子进入的。有事须找女官。御文库大厅,就相当于连接内外的 禁界。

如果是原子弹,御文库地下二层的强度就不够了,所以必须转移到8月9日召 开御前会议的大本营附属室躲避。

稍停,天皇和皇后在藤田侍从长、冈部、警卫侍卫护卫下,在坑道里排成一列, 急奔大本营附属室。

来到宽敞的附属室走廊,天皇和皇后进入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从外边关上厚 厚的铁门。

铁门外备有含乙炔的高压气筒,万一因爆炸打不开门时使用。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