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枪口向着陛下


天皇在宫内省楼房录完音后,半夜12时5分回到御文库。

天皇回到卧室便睡下了。吹上御苑又恢复了宁静。

御文库往西,隔着马路的竹桥地方,在近卫师团司令部的参谋室里,畑中少佐 等决心暴动的军官们,在等候师团长森中将的归来。这五人想说服森动员全师团就 近占领皇宫。

在红砖结构的师团司令部一楼的师团长室里,森和第二总军参谋白石通教中佐 正在谈话。因为白石是森的内弟,所以森穿的是夏季的单和服。这期间,畑中等通 过森的副官已催促好几次,好不容易允许在半夜12时半见面。

时间一到,井田正孝中佐和椎崎二郎中佐二人来到师团长室。在此之前畑中说 有急事,领着准备一同暴动的一名大尉先走了。他是去找阿南的内弟竹下正彦中佐, 请他去说服陆相。

森把白石放在一边,向二位中佐长谈起自己的人生观来。两人好不容易打断他 的话头,并开始辩论起来。1时10分左右,森说:“你们的意思我明白。我现在作 为日本人,马上到明治神宫叩拜,聆听神意,可先和参谋长谈谈。”

井田表示理解,扔下椎崎先走了。

这时,首谋者畑中回来,与井田走成两岔,进入师团长室。

几乎与此同时,怒吼声和枪声大作。畑中惊慌地拿着手枪和日本刀从室内走出。 水谷一生参谋长和井田也已赶到。师团长室已成血泊,白石中佐身首分离,森中将 正要逃走中,背部挨了一刀,趴在地上。

副官川崎嘉信中尉队二楼被叫下来,师参谋古贺秀正少佐脸色铁青,直立不动。

“我们下手了!这也是不得已才这样干的。”古贺看着川崎说道。古贺也是暴 动成员之一。奇怪的是参谋长水谷大佐等,眼看师长被杀,却无一人上前抵制。一 看到血都胆怯了。

皇宫里,士兵们手握上着刺刀的枪,以白桦树上划的十字为记号,在搜查宫内 省大楼,寻找由天皇播送的录音带。这天,木户内大臣和石渡宫内大臣止住在宫内 省,由于侍从的机敏,二人从三楼的女官库房来到地下的金库室躲藏起来,没被发 现。录音带也放在金库室里。女官库房里放着许多艳丽的衣裳。

宫内省一楼有侍从武官室。当天晚上,侍从武官长莲沼大将、陆军清家大佐和 海军中村中将都在场。侍从武官是最受天皇信赖的近臣,但竟无一人抵抗作乱部队, 无一人试图说服叛乱者,也无一人跑到御文库去保护天皇。都为了自身的安全,躲 在侍从武官室里。

只有中村中将手抱电话机钻到值宿室放有被褥的壁橱里,并打电话给军令部, 报告了皇宫里有叛乱者的情况。这时,宫内省的所有电话线都已被叛军切断,唯有 武官室同军令部的直线电话还通着,这也就成了通向外部的第一条消息。

这时,近卫师团的水谷参谋长和井田中佐正通过皇宫广场,奔向对过第一生命 保险公司大楼里的东部军司令部。

水谷来到东部军参谋长室,这里是极安全的地方。为了松弛他那极度紧张的神 经,竟躺到地板上。他神志不清,又被抬到沙发上。

在皇宫里,平常被军人看不起、被叫做”长袖者”(只能歌舞媚君之意——译 者注)的侍从们,虽然是消极的,但却做了不屈服的抵抗。

3时过后,在宫内省大楼值宿的户田康英、德川义宽两侍从,为了急于向御文 库汇报,拿着小手电筒,从红叶山沿濠沟而下。电话不通。户田刚才从内苑门刚要 通过宫中三殿,便被哨兵挡住,退了回来。

两人来到吹上御苑的通用门,遇见了几名士兵。德川自报是侍从,请求通过, 竟被意外地允许了。

两人来到御文厅的侍卫官休息室,值班的入江相政侍从刚从沙发床上爬起来。 他对外边的动乱一点也不知道。在拜谒室铺上被褥休息的另一名值班恃从水积寅彦 也被叫起来,他听说近卫师团叛乱,吓懵了。

大家商量先不叫醒天皇,并决定叛军如攻进来就和他们战斗。

在御文库里,还有两名担任保卫而彻夜不眠的侍卫。

因为天热,御文库的窗户都被开启着。侍从和恃工们分工把很重的铁门窗关好。 这样,作为防空洞的御文库就象小海螺一样被装到贝壳里。

虽然如此,侍从们仍感到很害怕。保卫天皇和皇后的被称为皇宫警察的侍卫, 除自身之外,还持有两佯武器。一是吊在扈从服上的军刀,一是常压在值班侍从枕 头下面的手枪。手枪被装到茶色的皮套里。值班侍从被许可带手枪,是5.15事件 (1932年5月15日,海军青年军官领导暴动,陆军士官候补生等参加。包围首相官 邸,枪杀犬养毅首相,结束了政党内阁制——译者注)以后的事。侍从们也曾受过 一、二次射击训练。

户田和德川又回到官内省大楼。

御文库作为天皇和皇后的防空室,是在开战那年(1941年)建成的。军部和担 仕设计的宫内省都认为,空战是补助战法,两陛下避难也就是一天左右。所以,御 文库建得很小,没有侍医、侍从武官和侍卫的房间。事已至此,就得由这些人来对 付叛军了。值班的侍卫们已改在御文库和通用门之间,为天皇和皇后结婚修建的漂 亮的西式建筑花荫亭里值宿。

东部军的高辰彦参谋长听到了井田中佐充满激情的主张奋起的话,也知道近卫 第1联队、第2联队叛变,占领了皇宫。高说关于东部军的出动,想和主任参谋商 量一下。他离开房间,向军司令官室走去。

他向田中静壹司令官作了汇告,然后到参谋室指挥参谋们准备镇压。并命令第 1、第2联队以外的近卫各联队紧急集在宫内省大楼里,士兵们继续搜查录音带。 这时,德川侍从因和军官争吵,被痛打一顿。

这时,有两名参谋从东部军来到近卫师团司令部。

在二重桥旁的卫兵哨所,正在指挥第2联队的芳贺车次郎联队长也渐渐感到情 况有些不对头。

天空渐亮。5时刚过,藤田尚德侍从长来到御文库。稍停,三井安弥、户田两 侍从突破叛军的警戒线,也来到这里。接着,户田说出使全员震惊的消息。

叛军已决定攻进御文库。

藤田静悄悄地将铁窗微微打开向外一看,在御文库和通用门之间的道路上,一 队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正在安放机枪,枪口对准御文库。

在花荫亭值宿的侍卫队长即警部跑来,向侍从说,近卫军的大尉命令他解除武 装,他己回答需听皇宫警察部长的命令,他问恃从这样回答是否可以。侍从说: “当然可以。”于是,侍卫队长便又跑了回去。

然而,五分钟过后,负责保卫天皇和皇后的侍卫们,从队长起都被脱光衣服, 光剩下裤衩,排队站在吹上御苑前。天已大亮,树稍的小鸟在鸣啼。

侍从们决定通知女官,叫醒天皇。

天皇身穿红色长外衣,脚穿拖鞋走出来。

所有铁门窗都紧闭,御文库里点着电灯。

三井侍从行最敬礼,报告说近卫师团叛乱,已经占领宫城。

天皇象未听见。三井正想再说一遍,忽听天皇喊道:“一定是暴动啦!”

这回户田说明了情况。天皇脸部痉挛,连连点头细听。户田报告完了后,天皇 说:“把士兵集合到院子里,我直接去和他们谈,我要对他们说说心里话。让我去!”

天皇在喊侍从武官长,但为了换衣服,又回到里面。

这时,等候天明来到皇宫的田中东部军司令官在卫兵哨所向古贺联队长说师团 部命令是伪造的,森师团长已被叛军杀害,命令他撤兵。

天皇身穿大元帅陆军军装重又走出,三井侍从上前报告说,叛乱已被控制。

藤田恃从长在政务室拜谒天皇。

天皇往常总是端坐在椅子上,这回浑身无力,斜躺在椅子上。藤田头一次看到 天皇如此模样,且脸色也很难看。在天皇的背后,朝阳照射着林肯和达尔文的白色 胸像。

“藤田,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们一点也不理解我的处境吗?”

藤田闻声落泪,天皇茫然无语。藤田心里想,天皇太累了。

约10点半,德川侍从拿着一台美制收音机去大本营附属室。从11时起,将在这 里召开枢密院正式会议,对停战沼书进行形式上的咨询,由天皇亲临会议。会议室 的隔壁是休息室,将在这里由天皇亲听自己的王音播送。

在这同时,烟中少佐骑着自行车,向东京都市民散发号召起来暴动的传单。

正午12时,先由广播员括出:“从现在起,天皇陛下对全体国民亲自宣读诏书, 敬谨开始玉音括送。”之后,播放日本国歌《君之代》。

韩国皇室第二十七代世子李王垠和方子妃也在离皇宫不远的赤坂离宫的一角, 守候在收音机旁静听。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