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军旗被烧光


陆军100式轰炸机向着所泽机场在徐徐降低高度。

机下稻田和早田在展开,几处绿色高岗和农家散在其中。闲院宫已感到快要降 落在几次看手表。

坐位窄小,很不舒服。机舱上没有窗户,越过驾驶员的肩部,透过机首的防弹 玻璃,可以看到白云和蓝天。闲院宫又在看表。

4时50分。机内除有尉官机长及乘务员,还有闲院宫的陆海佐级军官的随行人 员。离飞机降落还有十分钟。他很后悔,没在富山改乘汽车。

根据联合国军的指令,从8月24日午后5时起,日本的飞机禁止飞行。其后起 飞,可能被美军击落。

闲院宫于8月16日接受天皇的命令,到西贡和新加坡(当时被日本改名为昭南) 向当地军队传达停战。因为担心当地军队不肯放下武器。原来还打算回来时顺路到 泰国和菲律宾,因为害怕耽搁过久,联合国军进驻后,成其俘虏,所以又改变主意 直回东京。

飞机几次跃动滑走后停下。他一看表正好5时,他弯腰走向机舱的后门。

后门很小,必须解下军刀用手拿着往外走,并且门框上有许多油污,用手扶会 把白手套弄脏。他怕下机时会有许多人来迎接,如果姿势不雅、手套很脏会有失尊 严。

他下机后,从机上卸下皮箱和约50厘米见方的硬纸箱。皮箱、硬纸箱和其他小 箱都被装到他的汽车上,一直向千叶县船桥公馆驶去。

闲院宫在西贡和新加坡,受到南方军总司令部和第10方面舰队司令部的隆重接 待,接受了英国洋服料、威士忌酒、香烟等许多礼物。威士忌酒很重,没用飞机载 来。装到汽车上的硬纸箱装有一万支英国香烟。

8月24日半夜12时。

在被苍翠的树木围绕的吹上御苑西边,近卫第1联队的庭院里号令大作,军靴 声起。拔刀当肩的渡边多粮联队长走在前头,联队掌旗官少尉被军旗卫兵围着,捧 持着光剩下旗边和穗的军旗前进。后边跟着军旗中队。

部队正步走,经过吹上御苑外方的乾门走向皇宫。

他们沿着高高的城墙,经宫内省楼房、明治宫殿被烧的残迹,跨过铁桥。铁桥 和皇宫前广场方向的正门石桥,组成二重桥。

越过铁桥,背着土堤,是守卫队司令部楼房。

部队排列整齐。军旗在下士官手上提灯的光照下,隐约可见。

“举枪!”

联队长渡边大佐高声喊道。

司号员在缓缓地吹奏《足曳山曲》。

手握军刀的联队长、手举军旗的掌旗官、举枪的士兵都流下了眼泪。

《足曳山曲》的原歌词大意是:“足曳山房响枪声,枪声阵阵硝烟浓。举起军 旗诚惶诚恐,大君亲授我手中。此旗即是我军神,神祐我军保殊荣,仰望军神向前 进,前进前进逞英雄。”

号声停止。

“枪放下!”联队长喊出号令,枪托落到地面的白石子上。

军旗被放到司令官室。

接着,在军旗卫兵的守护下,第2、第6、第7、第8联队的军旗也相继到达。

25日清晨3时刚过,排列在司令官室的军旗都被拿在各自联队长的手上。

在近卫师团参谋长石川晋大佐的引导下,五名团长手持军旗向司令部大楼后面 走去。

在后边空地上有晒衣服的立柱和树木,在立柱和树木之间挂起深蓝和白色相同 的布幔。进到布幔里,地上挖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坑,里边架上了木柈。下士官往上 倒汽油、点火。火焰腾起后,石川大佐低声说:“奉烧。”于是,围在坑边的联队 长们将军旗放在火里烧。

只剩边穗的第1、第2联队的军旗,也是军中最早的联队旗,不一会儿就被烧 黑了。明治7年(1874年)明治天皇创立自己的亲军近卫团时,亲授了这面军旗, 迄今已七十二年了。稍候片刻,其他军旗也都烧完了。军方说“实际上军旗是军队 精神的集中表现,看见官,就像看见大元帅陛下的尊影一体”,和天皇同样尊重。 接着,又把天皇的照片和文件等投入火中。

向着蓝白色的火焰,联队长们举手敬礼。自明治建军以来,作为军队的象征军 旗被烧成灰,说明天皇的武装被解除了。作为军人的天皇,或被武装的天皇已被烧 完了。

天亮了。

在守卫队司令部门前的水泥台阶上,摆放着烧黑了的旗竿头。军官们正在用铁 锤砸着。军旗竿头上有金色的菊花皇室徽章。单调的锤声响起,菊花徽章被砸碎了。

7时,军官们把碎片收拾起来,埋在皇宫南侧建安府前挖的一个小坑里。建安 府是收藏日俄战争战利品的地方。

午后1时半,闲院宫晋谒天皇。陆军大将朝香宫鸠彦王、陆军中佐竹田宫恒德 王也是为了传达停战诏书分别被派到中国关内和东北的,于8月22日这天向天皇汇 报。

闲院宫来到御文库,正赶上古拉满型等许多美国小型飞机编队在皇宫上空超低 空飞行,轰轰作响。他满不在乎地向上看,清楚地看到了星徽。

在谒见室稍候,天皇着陆军军装走来。

闲院宫向天皇汇报西贡和新加坡的情况。天空不时传来飞机忽大忽小的轰鸣声。

“新加坡极富于南国情趣,气候并不像想像得那么热。”

天皇在静听。

“你辛苦啦!情况还好,那里没有什么混乱。”

“寺内元帅的身体不太好。”

在闲院宫到达西贡机场的时候,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元帅,是由参谋长搀 扶着到机场迎接的。

拜谒中掺杂着闲谈,共用了十五分钟。当天,高松宫、久选宫、竹田宫交叉看 来到皇宫。他们曾被派遣到国内各部队传达诏书。

晚上,天皇换上西服,到院子里散步。

他手拿喷壶,在给自己种的鲜花和野草浇水。

空中,美国的小型飞机组成编队在上空盘旋。然而天皇并没有在意。他时而停 步注视着闪光的机翼成队飞去。

昨天,曾有几架机翼上画有红日的战斗机在皇宫上空像示威似的低空飞行。天 皇看了很不高兴,几次告诉侍从让侍从武官调查所属部队。那是厚木海军航空队的 战斗机。当晚,该部队被说服,并被懈除了武装。今天这是美国飞机,天皇也就放 心了。

星期六是侍从们交接班的日子。接照惯例,有些侍从要“陪食”,即和天皇、 皇后共进晚餐。御文库餐厅很小,搁架上摆放着一些白瓷动物。这天晚上来的有藤 田侍从长、保科武子女官长和陆军侍从武官。宫中把这叫做“御相伴”。天皇和皇 后在就餐中不时他说笑着。

第二天,8月26日下起了小雨。美国占领军第一批,即先遣部队原定在今天到 达厚木机场,因台风而延期四十八小时。此外,预定在相模湾、东京湾也有美国舰 队驶入。在美军预定登陆地点,几千名妇女都背着锅灶到山里避难去了。

28日这天也有美军小型机编队,终日在东京都市中心上空飞行。上午8时,美 军先遣部队到达厚木机场。午后,木户内大臣收集到从厚木来的通报,向天皇报告 说,美军已到达,并很“和气”。天皇听后很高兴。其后,以高松宫、三笠宫为首 的为传达停战诏书而被派遣到各地部队去的皇族纷纷回来,聚在一起开了个茶话会。 天皇身穿军装,被皇族们围在中央。此时,天皇愉快地露出了笑容。

8月29日,木户被天皇叫到御文库的政务室。天皇显得很消沉。木户问:“还 是必须退位吗?”

“那样一来,不是就可以不把战争责任者引渡给联合国军了吗?我是不忍引渡 给他们的,我实在不忍。我自己一人退位,把事情压下来不是更好吗?”天皇说。

木户回答说,圣虑宏大,深为感激。但如果提到退位,就会动摇皇室的基础, 其结果会引起联合国中“建造民主国家之议论”,希看看对方的意见再说。“民主 国家”事实上就是“共和制”的意思。

晚上,东久迩首相拜谒天皇。他上奏说,军方正进行这样的计划:不解除近卫 师团的武装,把它保留下来。

次日,麦克阿瑟将军到达厚木。同时,主力部队迸驻横须贺和横滨。木户还向 天皇报告了联合国军司令官麦克阿瑟将军到达的情况。天皇很有兴趣地听着。木户 报告完后,天皇提出自己的住处问题,征求木户的意见。

“我想暂时仍住在这里,情况稳定以后,想搬到赤坂离官去住。木户,你看怎 么样?”

木户说马上研究一下。赤坂离宫是在明治39年(1906年)建造的东宫御所,这 是皇太子的住处,是仿照法国的凡尔赛宫修建的壮丽的西式宫殿。天皇在皇太子时 代,曾在这里度过新婚蜜月。但是,木户听东久选宫说,那里在战争中没有使用, 内部搞的很乱。东久这宫曾利用赤坂离宫做过组阁本部。

8月31日上午10时,陆海军的皇族们都来到宫内省大楼内的皇族休息室聚会。 很久未见面的秩父宫也从御殿场来到东京。东久迩宫首相因有内阁会议没有出席。

皇族们各着陆海军军服,一边吃着茶点,一边交换情报。不知道是谁提出,决 定今后定期聚会,为了皇室和自身的未来,互相凑集和交换情报。并给这个会起名 叫“情报恳谈会”。

9月2日上午9时,在东京湾停泊的美国战舰密苏里号上,举行投降书签字仪 式。这天一大早,天皇就在任命投降签字代表的诏书上签了字。这本来应是昨天做 的,因出了点差错而被耽误了。

午后1时15分,从密苏里号战舰签字仪式上回来的全权代表重光葵外相和梅津 美治郎参谋总长由东久迩宫首相陪同晋谒天皇。

天皇身着大元帅陆军军装,接过东久迩宫呈上来的投降书正本,仔细地看起来。

首席代表重光报告了签字仪式的概况和麦克阿瑟上将演说的内容。

“日本自有史以来,首次败北,极为遗憾。但重光以为,陛下的圣意是日本以 自由与民主主义为基础重新起步、故挺起胸来完成此痛苦的使命。”重光讷讷他说 道,他有些口吃。他抬头一看,天皇在用白手套擦拭脸领上的泪水。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