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向皇祖皇宗道歉的陛下


这年夏天的7、8月很凉爽,但到8月末一下又热起来。

宫内省二楼的侍从武官府里,因停战侍从武官们无事可做。这几天偶然和军方 取得一些联系,有的干脆就在通信室的榻榻咪上睡午觉。武官府里有很多名叫“惣 花”的清酒。一到晚上,侍从武官们便痛饮起来。“惣花’”是兵库县“滩”地方 产的上等清脑,也叫“滩酒”。因明治天皇很爱饮,所以就成了宫中的专用品了。

陆军侍从武官尾形大佐在8月29日的日记上写道:“武官府无事,武官们都在 贪眠午睡。”

战争中,每晨8时恃从武官要到天皇那里,报告当日的天气预报。因为天气预 报能左右空袭和作战。这是海军收集到的气象情报,所以由值班的海军恃从武官担 任传递。

侍从武官每天早上还要上奏前一天的空袭被害情况,晚上上奏战况。这回由于 停战,已经不进行了。只有天气预报,因已成为习惯,还在继续通报。

8月30日夜,海军方面是今井秋次郎大佐值班。因为没有空袭,他睡得很香, 次日7时半才醒。海军军令部也报来电话通报天气预报。并且8月15日以后每天向 天皇报告天气预报时,天皇总是毫无表情,他感到这种报告好象是给天皇增加一份 无意义的负担。

因此,今天早晨今井大佐好象把此事给忘了,到了时间也没去御文库。不料在 8时15分左右,侍从打来电话说天皇在等着听天气预报的报告呢。

今井慌忙给军令部打电话,收集来气象预报后,马上奔向御文库。

来到政务室前稍候,天皇身穿西服走出来,他跟天皇走人室内。窗外在下着小 雨。

今井按照军令部的预报,说近几天是阴天或下小雨。天皇像往常一样静听,听 完报告后点了点头。接着天皇向窗外看了看,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那么,稻田不 要紧吧!”

今井愕然。他想,停战以后天气预报已经没有用途了,谁知天皇仍惦念着稻田 的事。

回到武官府,今井哭着把此事告诉了值班的陆军武官吉桥大佐。吉桥也被感动 得流下了眼泪。

天皇经常惦念农业的丰歉。天皇既是政治权力者,也是日本国民祈祷和平繁荣 的神官。历代天皇从来就祭祀皇祖,为民求福,所以当今天皇也不例外。这已成为 天皇家的传统。

天皇在吹上御苑东南的宫中三殿,每年要进行24次遵循古式的拜礼。以元旦的 四方拜为始,有神尝祭、新尝祭、大祓以及每月一日的旬祭等许多祭日。此外,每 天早晨还派侍从为敕使进行代拜。

天皇还在吹上御花东南有一小块水田,自己插秧育稻,这也是根据天照大御神 在高天原斋庭,将稻穗授给皇孙命他耕种的神敕而来的。多年来,皇室也是为祭祀 以皇祖为首的诸神,祈祷国民安宁而存在的。

因此,在战争中因空袭激化,侍从武官须将每天空袭受害情况在第二天晚上上 奏战况的同时向天皇报告。后来,经天皇抗议,在晚上上奏战况之外,每天早晨还 要将空袭受害情况,由武官单独报告。由此可以看出,天皇重视民间损失,远远超 过对军事设施的关心。

说来,天皇诞生于神话,天皇是由神话造就的。日本人今天谈天皇即位诏敕、 纪元2600年诏书、开战诏书、停战诏书,其中一定提到“皇祖皇宗”。听来也许感 到空洞,但对天皇来说,皇祖皇宗——天照大御神为首的天皇历代祖先——则是活 生生的存在。

日本战败,天皇必须到宫中三殿,向皇祖皇宗诸神报告。

在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投降签字仪式的第二天,决定举行“战争终息亲告仪式”。

9月3日阴天,天气闷热。

当时,由宫内省掌典职起草的文书是用粗纸印刷的。全文如下:“战争终息亲 告之仪在贤所举行,上午9时拜殿装饰完毕,上午9时30分,亲任官、原亲任官仍 享受其待遇者、贵族院正副议长、众议院正副议长、勋一等代表一人、亲任官待遇 代表一人、公侯伯子男爵各代表一人,各厅高等官及受其待遇者各代表一人、贵族 院代表五人、众议院议员代表五人,到集合地点集合。

服装规定:男子为便服、国民服或军服;女子为便服。有关人员亦同。

亲王、亲王妃、王、王妃、王族公族到集合地入席。男子为便服或军服,女子 为便服。

其次,天皇、皇后、皇太后到绫绮殿。

为了祭祀,头天晚上天皇不与皇后同床,须单独休息。这是为了忌避不洁。

早晨,天皇起床后与皇后共进早餐,然后天皇到专用的浴室沐浴洁斋。洁斋不 用凉水而是使用温水。其后到更衣室,在侍卫的帮助下换上大元帅陆军军装。侍卫 从勋章盒里选出大勋位菊花章给他戴上。

天皇佩军刀,穿长靴.在穿晨礼服的石渡宫内大臣和穿扈从服的藤田侍从长及 其他侍从的跟随下,走出御文库,徒步向宫中三殿走去。到宫中三殿需走五六分钟。

看见天皇到来,在宫中三殴大门旁白石岗哨的近卫兵立正,举枪敬礼。

天皇来到绫绮殿。

在绫绮殿有天皇、皇后、皇太后更衣的地方,共三个房间,都是日本式房间。 此外,还有皇后、皇太后洁斋沐浴的浴他。

天皇的居室是两问,中间用隔扇隔开。天皇在这里更换祭服。战前,主管皇室 祭祀的祭事课长星野辉兴解释说:“绫绮殿是陛下成神的神圣无比的殿堂。”

天皇在三名侍从的帮助下更衣,把军服挂在屋角的衣架上。

天皇更换内衣。上身穿和眼并系白带,脚穿布袜。下身穿红色和服裤裙,裤裙 之上再套上一条裤裙。

两名恃从在天皇前后帮助更衣,一名侍从一一取出衣带和裤裙等交给另外两名 侍从。

接着穿袍戴冠。这种日本古代正式服装叫作衣冠束带,也叫黄栌染御袍。冠上 边的缨,普通神主戴的从中间起向后垂,天皇戴的也同样是黑色,名叫御立缨,一 直向上伸展。

天皇换完祭服,侍从把《御告文》放到祭服的衣兜里。《御告文》是天皇对神 祖的祭文。

其后,两名侍从拿来水桶和耳盆。

天皇朝耳盆伸出两手,另一名侍从从水桶里舀出温水倒在他手上。耳盆涂着黑 漆,两旁有耳用手拿着故叫耳盆。天皇净手完毕,侍从给他一张日本纸擦手。

侍从呈给天皇一个银色的嗽口碗,这是个濑户瓷的大碗。天皇用两手端起嗽口, 将水吐到耳盆里。

然后,天皇坐在椅背镶有菊花徽章的椅子上。侍从们则坐在榻榻咪上,在等候 祭祀开始。

外面传来神乐的旋律。

“一切准备完毕。”主管皇官祭祀的官员名叫掌典长,他来到这里通报说。于 是,侍从捧着一个剑匣——里边装的是草剃剑——走在前面,其次是天皇,再次是 手提天皇下襟的侍从。他们一同出回廊走向贤所。

贤所前庭丙侧各有一排建筑物,在建筑物前放置着的涂有黑漆的折叠凳上,以 皇族为首的百官代表在坐等。贤所前边有神乐殿,乐师们在缓慢地奏神乐。所说神 乐殿也不过是地面铺上白砂,几根柱子支撑着屋顶,乐师站在那里奏乐而已。

掌典向外开启贤所正门,供上供物。

继续鸣奏神乐,祭场上的人们仿佛从现实世界被带到另一个世界。

衣冠束带的掌典长开始念祝词。

掌典长以缓慢、平稳的声调念完祝词后退下,主管皇宫仪式的式部官向参加者 喊“起立”。

这时人们看见了高松宫、三笠宫、东久迩宫首相、近卫公爵等。

捧剑的侍从走在前头,后边是身穿黄土色束带、手持笏板的天皇。

在贤所回廊台阶前,侍从帮助天皇脱下刚才穿上的“御插鞋”。

天皇走进贤所,提下襟的侍从紧跟在后,捧剑的侍从在门外平伏,将剑用两手 高举到头部之上。

贤所里也有供奉着天照大御神的神镜——八咫镜的正殿和侧殴。给天皇提下襟 的恃从只能到侧殿。掌典来到正殿前打开帷幕也俯伏在地,等候天皇的到来。

天皇自此膝行——以膝着地向前行,向供物前盛有神体的神柜行两拜礼——站 立行拜礼和俯伏行拜礼。

然后天皇站起来取出《御告文》朗读。《御告文》就是天皇的祝词。

正殿四面不透风,里边很闷热。

贤所外面,可以听到天皇读《御告文》声。此外除了蝉鸣声、野鸟啼声外,再 无其它声响。天皇用语尾不落的平声朗读。模仿古文起草的《御告文》称颂神明, 对虽有诸神庇护的战争败绩表示歉疚。最后陈述了自己战战兢兢的态度。

读完《御告文》后,天皇又俯伏在地。身穿白和服、外套火红裤裙的内掌典拉 正殿天棚垂下来的绳子鸣铃,铃声“铛!铛”作响,听说是鸣一百零一下或一百零 八下,这时内掌典已神灵附体,所以鸣多少下都已无关紧要。

铃声鸣完,天皇抬起头来,膝行退出正殿。

天皇退出后,皇后右手持“御桧扇”,在女官服侍下出场。

这一天皇太后没有来,是派侍从代拜的。

读完《御告文》,如果铃声清朗,就是说神明俯允所奏,否则便是没有俯允。

天皇在正殿俯伏时,一定侧耳恭听了。但是,其后谁也没说当时的铃声是否清 朗。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