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陛下被绑架…


十六天前曾是陆军少佐的桥本贤次身穿黑制服,佩带军刀,从吹上御苑穿过西 侧的原近卫步兵联队的营房向前走去。

天空晴朗,几朵白云飘浮在蓝天上。

桥本来到原师团司令部,登净长皮靴上的尘土,然后走进楼内。桥本的制服和 旧时代的军服一模一样,只是帽徽和领章略有不同。

走廊上还有身穿黑制服的队员在来往行走。近卫团师在十六天前的9月10日已 经解散,全日本的军队已被解除武装,只有这里是别有天地。

近卫第1、第2联队继续存在,只是改名为第1、第2卫士队。其上则有名为 “总队本部”的师团司令部。到9目10日为止,侨本曾任大队长(营长),如今中 队(连)已改称寅,他是寮长。

桥本是被总队本部的藤吉诚之用电话叫来的。到9月10日以前,藤吉是师团的 中佐参谋。藤吉在电话中告诉桥本:“有内密要事相商,请速来。”

进屋后,藤吉让他坐下。

“有事和你单独谈一谈。”

“什么事?”桥本很惊讶。

“明天早晨,天皇要到麦克阿瑟司令部去。准备让你去警卫。明天早8时到宫 内省门前,接受总务课长的指示。”

桥本正要回答,藤吉继续说:“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你们的部队首长,也不要 告诉家属,就是对你的妻子也不要说。需要绝对保密。”

今年二十五岁的桥本感到很紧张,仿佛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传闻说美军 进驻以后,要逮捕天皇,并带到美国去。

藤吉还命令说,服装可穿适当的西服,不要带任伺武器。

“没有武器用什么警卫?警卫的任务……?”

桥本有些急了。藤吉答道:“那就看你的啦!”

第二天早上8时,桥本因没有西服,借朋友一身国民服穿上,来到宫内省正门 前。前一天晚上,他和新婚的妻子说,也许有重要任务,也可能有什么万一。但关 于天皇的事,一点也没提。

桥本想,反正弄不好得剖腹自杀,也许自己也被带走。他在宫内省门前远望, 日丽风情。他在紧张地恭候。

在正门前,停放着一辆黑色敞篷汽车。

桥本被告知,要和皇宫警察川越宪雄警视二人乘坐在这辆前导车的后部护卫天 皇。此次“行幸”极其保密,所以不使用御用车,陛下也乘黑色轿车前往美国大使 馆,途中也不进行交通戒严。

9时50分,在御文库的台阶前,排列着恃从、侍从武官、侍医共七八人。

他们在送天皇外出。大家都知道天皇是去会见敌将麦克阿瑟。侍从小出英经在 想,陛下一定能平安归来,但同时也感到不安。他担心会出现交付“国际审判”或 要求“隐退”等情况。

在御文库,身着十分考究的晨札服的天皇在皇后的跟随下从里边的房间走出来。

皇后手持天皇的大礼帽,女官们排列在大厅行礼。

来到正门,皇后放下大礼帽,递给天皇一个鞋拔子。天皇穿上皮鞋。在宫里把 这种皮鞋叫“宫内省牌”。皮鞋没有鞋带,两侧有松紧带,穿脱方便。

“请多保重”。皇后说。

天皇坐到黑色汽车的后面,藤田侍从长和他对坐。司机的旁边坐着警卫侍卫柴 传吉。

第二辆汽车里坐着石渡宫内大臣和德大寺实厚侍从,两人都穿晨礼服。德大寺 手中捧着一大束鲜花,这是皇后为赠给麦克阿瑟夫人,特地从新宿御苑的温室取来 的。

关于皇后向麦克阿瑟夫人赠花,事前在宫中曾引起激烈争论。反对者认为对一 位司令官夫人没有赠花的必要,而怀柔论者认为应该以此给对方留个好印象。结果 后者的意见被采纳了。

黑色汽车缓缓开动,恭送的人都低头敬礼。此刻,吉桥大佐想起明治24年(1891 年)发生的一件事情,心潮起伏不安。那年,来日本访问的俄国尼古拉皇太子遇刺 受伤,明治天皇也曾在人们的恭送下到神户港停泊的俄国巡洋舰去道歉。当时俄国 是个大国,大家也曾担心怕明治天皇被留下………

天皇的汽车从吹上御苑的通用门驶出,桥本和川越乘坐的敞篷车驶在前面。

车队驶出半藏门。看到敞篷汽车驶来,皇宫警察都立正敬礼。从十天前开始, 也肩美国兵在皇宫的备门站岗,他们在嚼着口香糖看热闹。

天皇访问麦克阿瑟,是9月17日继重光任外相的吉田茂事先征询联合国军总司 令部意见,对方表示同意后才由官内省抓紧安排的。总之,麦克阿瑟上将是联合国 军最高司令官,是日本现实的“统治者”,天皇不能因忽视而不见他。

9月20日,藤田侍从长曾身穿晨礼服头戴大礼帽,作为陛下的使者去拜会麦克 阿瑟。联合国军总司令部设在面对皇宫前广场护城壕的第一生命保险公司大楼内。 到了司令部,藤田等了约十分钟。在他正感受着陛下的使者也需等候的屈辱感时, 方被领到上将的办公室。

藤田通过翻译说带来天皇的话,然后做了转达:“上将自开战以来,转战于备 战场,此次又进驻日本,十分辛劳。您的健康情况如何?在炎热的南方诸岛,没损 害您的健康吗?日本正是夏季的残暑,请多注意身体。”

麦克阿瑟回答说:“承蒙关心不胜感谢。请向天皇代我致意。”

麦克阿瑟很郑重。大概他事先调查过,知道藤田是海军大将,所以称他为“提 督”,并请他吸雪茄烟。

藤田归来后,向木户内大臣和石渡宫相汇报说麦克阿瑟很有礼貌。

在麦克阿瑟的幕僚里曾有不少人提议,为了显示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权威,应 该把天皇叫来。但麦克阿瑟说天皇一定会自己来的。

天皇的汽车在向樱田门前进。自从美军于9月8日进驻东京以来,天皇今天是 第一次出皇宫。

来到警视厅前遇到红信号,车队停下。天皇的车队因交通信号停车这还是第一 次。桥本通过反射镜看到天皇的车旁停着一辆市内电车。但是,乘客谁也没注意到。 往常天皇外出总是坐褐色汽车,并由近卫兵乘摩托车在侧面警卫着。

来到白垩色的美国大使馆,但没有进正门,而是由对方指定,车队沿着大使馆 的坡道驶上去。到了房门前,受到手持步枪的卫兵拦阻,车队停下。

川越慌忙去最后的车辆叫翻译。这时从门里跑出一位高级军官模样的美国军人, 把车队接到院里。

在门前,天皇走下汽车。副参谋长波纳·弗拉兹准将和副官方宾·帕瓦兹大尉 出来迎接。天皇有些不知所措,但看清两人后,便郑重地行礼。

藤田、石渡、德大寺、村山同天皇一起进入馆内。

走进大厅,麦克阿瑟穿着不系领带的开领军衫,在会客室的门前等候。日本方 面没有注意到,在帷幕后边有金·麦克阿瑟夫人和其子阿萨,在约定“绝对不许出 声”的条件下,在偷看着天皇。

一看天皇走进来,麦克阿瑟大步走向前称“陛下”,并以手拍天皇肩膀,天皇 向他行更深的礼。天皇不论见到谁,都郑重地行礼。

天皇向上将一一介绍自己的随员。

麦克阿瑟和天皇、翻译三人走进客厅。

接着,麦克阿瑟向天皇让坐,自己取一支香烟向天皇敬烟。

天皇用颤抖的手接过香烟,用麦克阿瑟递过来的火将烟点着。天皇是不吸烟的。

关于这次会见,麦克阿瑟日后在回忆录上写道:“天皇说,‘我是唯一因推行 战争而对日本国民的政治、军事决定和行动负有责任的人。我是为了接受你所代表 的联合国的裁决而来的’——我深受感动。这是生与死的责任。这种明知不应归于 天皇的责任也主动承担的态度,使我想到坐在对面的天皇,作为一个人,应是日本 最高的绅士。”

这期间,石渡宫相等被让到客厅旁边的书房等候。弗拉兹准将和帕瓦兹副官在 接待。因为没有翻译。大家都在难为情地沉默着。德大寺侍从不会英语,连说带比 划地把准备好的花束交给副官,也不知能否交给麦克阿瑟夫人。

桥本和川越还在门前等候。天皇一行进入馆内后刚过五、六分钟,外边的马路 上便传来几十辆汽车通过的声音。桥本一惊,只见门外围上来一百多人。

是新闻记者,不知从哪儿听到消息跑来的。这些记者一半是外国人,一半是日 本记者。吵吵嚷嚷的记者和摄影师们把正门前的空地站满了。日本的记者客气些, 站在后面。

外国记者开始向桥本和川越采访,但是两人都不会英语。一名日本记者走到前 面来。

“我是同盟通信社的,这些人想问问,今天早晨陛下吃的是面包还是大米饭?”

桥本和川越说我们是侍卫,但外国记者的吵嚷仍没有停止。

两人开始注意时间。天皇曾说到里边十五分钟就出来。总之,“行幸”的时间 是不能搞乱的。

二十分过去了。桥本的心中被一种不吉利感笼罩了,他生怕天皇遭到诱拐。两 人望望上空,也许用直升机把天皇绑架走两人对了对表。

“怎么办?”

“再等一等吧!”

三十分过去了,天皇还没有出来。随从人员也一定被监禁“干吧!破门闯进去。”

“好,干吧!”

两人心情悲壮,已听不到记者吵嚷的声音,心里只是在想闯进馆内,打倒敌将, 救回陛下。正要行动的时候,正门开了。

天皇微笑着走出来。

记者们骚动起来。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