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麦克阿瑟的副王


再回到美国大使馆里。

客厅门开,先走出身穿晨礼服的天皇,紧接着是穿土黄色开领衫、略式军服的 麦克阿瑟,最后是翻译奥村。

在旁边书房里等候的石渡宫相等四人,一看天皇走出,也紧张地站起来。

天皇微笑。麦克阿瑟亲切地和等候的人们握手。

“藤田提督!

麦克阿瑟在一星期前见过藤田侍从长,此时在用英文打招呼并和他握手。

在这里,副参谋长弗拉兹准将和副官帕瓦兹大尉也掺和进来,大家闲谈了几分 钟。

四人看到天皇和麦克阿瑟此时的表情,感到有些放心了。虽不知道谈话内容, 但看得出一定谈得很好。原来预定十五分钟,实际延长到三十五分钟。

麦克阿瑟让天皇来到大厅。他伸出手来,天皇也将手伸出和他相握,并微微低 头。握完手,夫皇郑重地行札。

麦克阿瑟只送到大厅。弗拉兹准将和帕瓦兹副官推开门出来一看,门前有一百 余名摄影师和记者被卫兵向后推着,在墙边上排成几层,在喊着什么。

天皇登上旧的英国产高级轿车,跟在警卫的敞篷车后驶和来时同样,敞篷汽车 在前,石渡宫相等的两辆车在后。天空十分晴朗。在回皇宫的途中,可以看到两侧 烧焦的楼房和遍地瓦砾。此次战争使东京彼烧的房屋,为夫东大地震的两倍,死者 为其一倍半。来往行人都现出茫然若失的表情。

天皇回到御文库,侍从们来到天垒的车前迎接。

天皇显得格外精神。下车的时候,步履也很轻松,天皇走进御文库,皇后在里 面迎接。

皇后说:“您回来啦!一切都很顺利吧!”“看到天皇愉快的表情,她似乎放 心了,并微笑行礼。天皇也向她问好、回礼。

天皇利麦克阿瑟上将在9月27日的三十五分钟会见中都说了些什么,在麦克阿 瑟送天皇走出客厅时,曾要求不要对任何人讲,天皇也同意了。

1963年,麦克阿瑟曾写了一本《麦克阿瑟回忆录》,其中有关和天皇的第一次 会见只写了一页多。“开始时,天皇有些神经质,很紧张,向他敬香烟时两手有些 颤动。自己曾努力设法安慰他,但天皇说战争的一切责任都在他自己,为了接受联 合国的裁决才来到这里。为此,自己很受感动。”只写了这些。

麦克阿瑟将军和夭皇的会见,对于和占领军同来东京的外国记者们——这时还 叫随军记者——来说,是一条大新闻。为了弄清麦克阿瑟和夭皇都谈了些什么,记 者们对总司令部进行了全面采访。

英国广播公司在几天后的10月1日,曾撰稿说:“麦克阿瑟上将和天皇在下述 问题上意见一致。这就是如果维续战争,联合国军以武力进攻日本,则联合国军和 日本的死伤必将更大,日本将完全被破坏。

“接着,麦克阿瑟上将和夭皇谈到联合国军占领日本。天皇对前一段的占领表 示‘极为满意’。

“麦克阿瑟上将对天皇说:‘陛下对重建日本有什么意见请告诉我,只要陛下 的意见符合联合国的政策,我将尽快予以实行。’”

在会见后的第二天,藤田侍从长从翻译奥村那里收到一份关于会见时发言要点 的追忆记录。藤田和往常一样过目后交给了天皇。

藤田看的时候虽然没有抄下来,但是有两点他记得很清楚。记录上写道:“… …陛下向上将说:‘因为战败,将被追究各种责任,责任全在我。文武百官皆受命 于我,他们没有责任。

‘我一身如何,在所不计,愿委于你处置。此外,希不要给国民生活造成困难, 希联合国给予援助。’”

他披沥了舍身为国民而殉的决心,这种天真的流露使麦克阿瑟上将深受感动。

“战败国的元首,竟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在世界历史上也是少见的。我向陛下 表示感谢。占领军之得以顺利进驻,日本军之得以顺利复员,都赖于陛下协力。今 后推行占领政策,也多赖于陛下的协助。请多关照。”

奥村的回忆记录,用宫内省便笺写了五页。平素呈给天皇的文件阅完后,都返 给侍从长整理保管,只有这份文件没有返送,一直在天皇手中。

帕瓦兹大尉送走天皇的车队后回到馆内。后来他回忆说:“麦克阿瑟夫人和犹 在等上将开口,稍停,上将说:‘我是天生的民主主义者、自由主义者。然而,当 我看到如此身居高位、集权威于一身的人物,今天如此降低身份,我感到很可怜。 ’接着,他就上二楼自己的房间去了。

不一会儿,我们这些副官们通过宫内省请天皇签名留念。不久,收到了天皇好 象用发颤的手写来的罗马字签名。”

这是一个非常混乱的时期。日本投降,是接受了联合国的“天皇及政府的统治 权限从属于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联合国军在《波茨坦宣言》的各项条件被接受之 前,驻在日本国内。日本的最终统治形态,按照《波茨但宣言》,由日本国民自由 表决”而“无条件投降”的。但实际上这些都意味着什么?联合国还要做什么,完 全难以预料。

在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投降签字仪式的9月2日,成立了一个停战联络事务所。 这一夭,联合国军总司令部曾把预定第二天发表的《告日本国民》的布告转给联络 事务所。其中有三条。1.天皇置于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之下;2.日本纸币禁止流通, 使用军用票;3.关闭日本法院,在美军法庭进行审判。这等于否定日本政府的存在。 重光外相大为震惊。他马上赶到横滨进行交涉,结果得到了总司令部“不实行军政” 的诺言。

9月8日,美军进驻东京。17日,麦克阿瑟上将进入设在第一生命保险公司大 楼内的总司令部。占领军开始逮捕战犯。被逮捕的有东条英机原首相、贺屋星宣原 藏相、岸信介原商工相等。关于占领日本的时间问题,占领军东京地区司令官罗巴 特·爱凯尔伯格中将说是“短期间”,总司令部的校官们说是二十年,空军的卡特 斯·鲁梅中将答记者问说是一百年。完全不可预料。

虽然联合国军已开始逮捕战犯嫌疑者,但东久迩宫首相说,不要等候联合国指 示,日本自己处理战犯,并成立了“搜查委员会”。美军已开始使用B型圆单位的 军用货币,名为军用票。大藏省声明该军用票与日元等价流通,可以随意兑换。

关于天皇制,在日本投降时曾以“不包括变更夭皇统治大权”的前提下,接受 了《波茨坦宣言》。对此,联合国方面采取了“无条件投降”的形式,前面引用的 回答,对日本的条件是否同意,也是很暧昧的。

使形势混乱的是,为了达到联合国军的占领目的,决定利用天皇和日本政府, 但在日本上层,哪一级算协助者,哪一级算敌人,还不明确。并且,在日本国内没 有个人责任的概念和契约的观念,因而谁是战争责任者,也没有追究起来。但是, 以美英两国为首包括中国、澳大利亚、苏联都已要求将天皇作为战犯审判。

从9月17日起,美军派遣岗哨警卫皇宫,在各门站岗。皇宫里传说这是软禁天 皇,因而恐慌起来。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正如藤田恃从长事后写的那样,“设置 岗哨实为禁止外国人随意进入官城而设,占领初期说宫城成为软禁状态纯属杞忧”。

8月21日,为防美军夺走三种神器之一的草薙剑,派遣小出侍从去热田神宫; 指示如有万一,可由神主携带逃跑。剑是御神体,欣在一个很大很重的拒里,被敕 封着,只有敕质才可以开启。

由于天皇访问麦克阿瑟总司令官,得知联合国军对天皇的态度并不严厉。如果 全面接受会见当时所提出来的条件,天皇就成了麦克阿瑟的副王。

两天前的9月25日,天皇会见了《纽约时报》记者库鲁库宏。这次单独会见是 在宫内省大楼年的临时谒见室进行的。天皇身穿晨礼眼坐在椅子上,背后是金屏风。 这次采访因是总司令部涉外局提出来的,所以不好回绝。

天皇回答了事先提出的问题,并说希望日本能变成一个和平民主国家。当对方 提出“东条大将欺骗地利用宣战诏书愉袭珍珠湾,您是怎么想的?这是陛下的主意 吗”问题时,天皇仅仅回答说“东条使用宣战诏书,并不是我的主意”。

从美国大使馆回来两天后,天皇在御文库的政务室对木户说:“美国报纸对我 的舆论,使我深感遗憾。保持沉默也是一种方法,但是把我的本官通过新闻记者讲 明白,或者向麦克阿瑟上将谈谈也无妨。木户,你的想法如何?”

木户说,现在美国舆论并不代表羌国政府的言论。从两大前麦克阿瑟上将的发 言看,他并没有那种想法。因此,应该暂时“隐忍”,保持沉默为好。

“但是,舆论认为我好象信奉法西斯似的,这我实在受不了。实际上,因为我 过分采取君主立宪制,才弄成这个样子。战争中也曾有人希望我进一步发出命令, 可我仍按立宪办事。对于战争,我曾极力设法避免……。”天皇凝视着木户。“过 去上海事变,白川大将真是遵守了我的命令。大将死时,我赋了一首和歌给了他夫 人。在‘七·七事变,时,又发生芦沟侨事件。那时,我找来参谋总长和陆军大臣, 让他们和蒋妥协,两人一开头就回答说解决不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今天想起来, 真是遗憾。”

白川义则大将在昭和7年(1932年)第一次上海事变时,任日本派遣军司令官。 他把中国军队赶出上海后,遵守中央命令停战了。白川在这年4月天长节在上海举 行庆祝仪式时,被朝鲜人投来炸弹炸死。天皇为此曾赋一首和歌:“少女喜迎女儿 节,切望战争到此停。”

芦沟侨事件当时的参谋总长是闲院宫载仁亲王,陆相是杉山元大将,蒋指的是 蒋介石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秋晨和煦的阳光,在照射吹上御苑。

本户回答说,如我将来赋闲在家以度余年,我想把天皇自“九一八事变”的经 历写下未,以“显扬御圣德”。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