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李王朝和天皇制


名望很高的李王垠自停战以来住在赤坂宏伟的官邸里。他有些心神不安。

近来,在皇宫的宫内省大楼里,每周都开一次皇族情报恳谈会。李王垠每次都 出席。

皇族情报恳谈会是为了应对今后多变的形势,正确掌握信息,而随时要求有关 官厅干部出席,以听取情况的说明。

开会时,李王垠总是坐在一角,面色苍白,静静地听讲师的讲解和皇族们的争 论。他的身份和其他皇族不同,不是根据《皇室典范》,而是根据日韩合并后制定 的《王公家规范》。准确地说,他不是皇族而是日本的王公族。

然而,李王垠在皇族里,除了方子妃的娘家梨本宫家外。再没有什么亲人。皇 族间虽然互有礼貌,但别人对他总是像对“外姓人”似的而冷眼看待。并且李王家 在朝鲜各地有庞大的财产,总督府每年都送来巨额年俸,他因此过着豪华的生活, 但同时也受着其他皇族的嫉妒。因为李王垠是朝鲜王族这一微妙关系,在皇族会议 席上,几乎是从不发言。

1945年10月召开了一次皇族情报恳谈会。

在闭会之前,宫内省的一名部长走进来,说这回要制定“天皇服”。

部长用毕恭毕敬的语调说,过去正式场合的天皇服,就是陆、海军服。因为军 队解散,从11月起取消军服,所以有必要讨论、制定新的“天皇服”。对于各殿下 也准照“天皇服”制定“皇族服”。说着他把画好的天皇服样式给大家看。

皇族门接过图案在兴致勃勃地看着。图案上画有菊花徽章的海军士官样的帽子 和海军士官服样的上衣。

“上衣是黑褐色立领,边上镶有刺绣。衣领上的黑领章以及胸部和袖部都有带 枝的菊花刺绣。帽子上的帽徽是金色的。不带佩剑。”

“取消军装后,穿这种新御服仍可以佩带勋章。”

这种“皇族服”的帽徽菊花是十四叶。部长补充通知说,服装店将派人到各宫 家官盯去给量尺寸。

部长一回头,看见坐在一隅的李王垠,顿然失色。

会后,他到走廊等李王垠出来。部长小声而又惶恐他说,“皇族服”只给皇族, 不包括王族。

李王垠听后面无血色,踉跄欲倒。

“请到屋里休息一下吧!”

李工垠被扶回皇族休息室,在长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

朝鲜经过三十五年后,从日本统治下获得独立,举国沸腾。

这是一个令人久盼的日子,只有少数亲日分子除外。为了这一天,几万爱国者 为反抗日本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朝鲜以38度线为界,由美国和苏联分别占领,这是为了受降日军的方便,由美 方临时划定的。在本年里,朝鲜将何时用什么方法独立,还没有一定。38度线南侧 美军已宣布实行军政,也讨论了在联合国中,由美、苏、英、中四国委任统治的方 案。并且为了准备独立,从右到左民族各派纷纷组成新政党及团体,开始激烈地斗 争,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然而,苏联支配下的北朝鲜暂可不提,南朝鲜的领导人也没有一个要求最后的 皇太子李王垠回国。不但如此,国民在饱受异民族统治之苦时,李王一族作为日本 皇族的一员而过着奢华的生活,很多人都把他看作“叛徒”。伴随着解放,舆论界 正在提出如何处置殖民地时期的“亲日派”问题。

日本和朝鲜之间的通信已经断绝,在东京的李王一族,只能零星地听到些关于 朝鲜情况的信息。

在日本的朝鲜王族有李王垠和方子妃,朝鲜公族有李键公和诚子妃。还有1945 年8月战死在广岛的李键公之弟李鍝公。此外,还有垠的同义异母妹宗伯爵夫人。

在京城的还有韩国第二十六代国王李太王第二王子李、李妻金妃、韩国最后的 第二十七代国王纯宗皇帝李王的遗孀尹大妃、李公的遗孀赞珠妃等。

但是,在朝鲜的李王家族情况如何,是不得而知的。总督府和李王管家都已被 取消,听说由李王家族组成旧皇室财产管理委员会继续进行管理。

同时,在南朝鲜以共产党为首的左翼势力十分活跃,已传出消息说要求美军把 李王垠引渡回国,以便作为民族罪人进行处罚。这时司法权掌握在美军手中,李王 垠听后战战兢兢,慌恐不安。

正在这时,自称麦克阿瑟上将副官的一名美国军官打电话来说要求会见李王垠。 这名军官按约定时间来到李王官邸。事务官一通报,垠和方手互相激励着假装平静, 来到正门房的会客室。

副官很礼貌地起立称垠为“殴下”,经让座他才坐下。接着他转达麦克阿瑟上 将的话。1905年,麦克阿瑟刚从西点军校毕业,便随着日俄战争的观战武官、父亲 阿萨·麦克阿瑟将军来到朝鲜,受到垠的父王高宗皇帝——即李太王——的亲切接 见。上将还记得父亲彼赠给一个高丽瓷器的花瓶。此刻副官来此是为了代替上将表 示敬意的。接着副官说,上将精心保存了这个花瓶,不幸的是在菲律宾和日军作战 时弄丢了,十分遗憾。

虽然如此,垠也害怕在朝鲜恢复独立后,把他作为“亲日派”而被审判。新闻 报导已提到多次,以伪满洲国皇帝溥仪为首,亲日派的许多要人有的被捕,有的自 杀。

垠和方子已做了最坏的思想准备。

在日本的朝鲜人中,有的经国人授意,在劝垠回国担任领导工作。事实上,在 朝鲜农村还有不少人在崇拜着延续了五百年的李王朝的王世子。但垠仍是拒绝。

“我不愿再参与政治。无论如何要躲开悲剧……”垠常和方子这样说。

“无论出现什么事情,只要一家三口在一起,就能忍受过去。现在就三人共同 渡过难关吧!”方子回各道。两人在互相激励。这期间又传来一个消息,在朝鲜李 王家族中的一部分人向美军申述说,李王家的正当王位继承人不是垠而是李。的确, 按王位继承顺序,比垠大二十岁的高宗皇帝第二王子李应在前面。但是根据日俄战 争后缔结的日韩协约,韩国成为保护国,因为高宗皇帝还在背后反对,所以被日本 强迫退位。日本在第一王子李即位为纯宗皇帝,并定第三王于垠为王世垠为李太王 晚年所生,受到溺爱。日本主张立他为皇太子到日本留学,一为怀柔,二可留作人 质,垠但是被夺走似的来到日本。到停战为止,为了庆吊事宜,他曾四次回朝鲜, 但都是在极短时间内就回来了。

韩国宫廷内部极为复杂。拓的生母是李大王的王妃——闵妃,的生母是侧室张 妃,垠的生母是侧室严妃。一族分成亲日派和亲俄派互相争斗。闵妃因参与亲俄活 动,1895年被日本守备队和大陆浪人闯进后宫杀死。方子还说,李太王1919年之死, 也可能是被日方毒死的。

但是,1910年日本强迫进行日韩合并的时候,韩国王族没有一人反抗。不但如 此,被封为日本王公族后,享受着三十五年间的荣誉和年俸。

虽然如此,李王垠一族仍认为自己是这惨酷历史的牺牲在日本战败已成定局、 朝鲜解放前夕,在一族之中以尹太妃为中心曾试图复辟车王家。不用说,这是不可 能的。李王家已经结束,日本天皇一家虽经战败,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但延续下 来了。李王家作为王朝延续下来,但未能渡过三十五年间的殖民地难关。

同是亚洲的两个皇室,却有着不同的历史。日本天皇家在日本有文字历史以前 起,就是统一国家的皇家。如果说天皇有政治权力,不如悦他是统领诸地方氏神的 天照大御神的后裔,作为最高祭司起着宗教的作用。

而朝鲜李王朝的太祖李成桂则是用武力推倒受到元朝重压、倭寇、女真族袭扰、 田制混乱国家疲弊的高丽,于1392年建立新王朝的武将。李王朝成立后,奠都汉阳 ——今之汉城,以儒学力国学。李王朝与朝鲜土著的宗教无任何联系,是以武力掌 握权力的皇室。也就是说,它不像日本的天皇家,而是像日本德川家建立的王朝。

李王家被日本这个强国所铸成的历史所愚弄了。

日本对朝鲜政策的要点之一是使李王家混进日本血统。李键公也是和广桥真光 伯爵同族的松平诚子结婚的。

李王垠结婚后,早年订婚的闵闺秀遵守朝鲜王家的规矩,一生独身,战后写了 一本自传,名《百年恨》。

我在汉城旅馆里,遇到了幼小时代和德惠姑娘订婚的一位老人。德惠是李太王 最小的女儿,比李王垠小十五岁。李大王看到垠被日本人强迫结婚,就在德惠六岁 的时候,让她和侍从的儿子订了婚。他想,已经订婚的人,就不能再搞政治联姻了。 虽然如此,日本人在德惠七岁的时候,为了和垠一样“日本人化”,也让她到日本 留学。并且在德惠十九岁时,强迫她和宗伯爵结了婚,停战后,和德惠在朝鲜订过 婚的人来到日本松泽医院访问德惠。

“一到东京马上来到医院。大房间里有几十人,其中有老的,有年轻妇女。她 也在里边。”

老人说到这里停住了。因为朝鲜不给送钱来,她已经住不起单间病房了。

“于是她就发起疯来,扔东西,乱喊乱叫。……她是因包办婚姻而发疯的。冬 天屋里也没有暖气,只穿一件浴衣,用线绳当衣带,我痛哭流涕……”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