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皇太子回京


列车在单调的轰鸣声中前行,驶上铁桥,轰鸣声更大了。

“殿下,这是荒川河,过河以后就到东京啦。”

身穿黑扈从服的东宫侍从,来到坐席靠背处说。听话的少年把脸紧贴到窗上, 在看外边的风景。

过了铁桥,眼前敞亮起来。远远望去,一片焦土。一处处烧焦了的断垣残壁在 竖立着,在瓦砾中有用拾来的白铁皮和木板搭起的小屋。

“啊!烧得这么利害!”少年用大人的语调说。他的脸蛋胖得溜圆。

这就是父亲从皇祖皇宗继承下来,将来要由自己治理的国家。

快到东京都中心时,天黑了下来。皎洁的月亮升到天空,月光照到没有路灯的 遍地烧残的街道上。

这是由蒸汽机车牵引,四辆客车组成的专用列车。机车喷着带火星的烟雾,向 终点站驶去。

皇太子坐在二人向对坐席的前进方向的左侧,看着黑下来的窗外,在和同学们 谈着话。

专车上坐着学习院的4、5、6年级学生。战争中,他们被疏散到奥日光,现 在就要回到东京了。

上午11时列车从日光站发车,出字都宫沿东北本线南下,途中,看到了都宫市 中心被烧毁的惨相,专车几次追过了在途中等待的普通列车,会车时看到客车、机 车、煤车上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

孩子们看到如此悲惨的情景心里很不平静。

孩子们已经知道日本战败了。皇太子是六年级学生,关于战败是怎么回事,他 也许不完全明白,但从老师和大人的谈话、广播和报纸以及到旅馆里来的美国军官 的样子中,可以模糊地理解一些。到停战日为止,皇太子常写“国民”、“日本”、 “胜利”等练习书法,写完贴在教室的墙上。现在,他再也不写“胜利”二字了。

因为皇太子的同班生中华族和高官的子弟居多,自然关心东京发生的事情。学 生中80%是华族子弟。报纸说天皇访问麦克阿瑟,登上了两人并列的照片,孩子门 七嘴八舌地说,“胜负已定”,“麦克阿瑟不懂礼节,这领带都不系”,“麦克阿 瑟不懂礼仪”,“一步登天的乡下佬”,“美国是那样的国家吗”,“日本是礼仪 之邦”等。那一天,天皇穿着晨礼服,麦克阿瑟穿的是开领军衫。

专车停在原宿的呈族专用车站。这里是终点。皇太子、义宫和同学们下车后, 坐上接站车向赤坂离宫驶去。

次晨,也是个大晴天。上午7时前,天皇从御文库寝室的矮床上爬起来。这房 间约有二十六平方米,地而铺有红地毯。他穿着茶色的睡衣,走到窗前,自己打开 绿色带花的厚窗帘。天皇身穿睡衣,穿过走廊,到斜前方的洗脸室。侍卫已经作好 准备在那里等候。天皇用温水洗完脸,自己在刮胡须。因为有些漫不经心,总是在 下巴底下剩下两三根。

睡衣是用棉布做的,上边有菱形图案,并用同样的布做成一条带子系在腰部。 侍卫给他拿来特别的头油,天皇自己梳头分发。头油是天皇理发师为他专门调制的。

侍卫也看得出,这一天天皇很高兴。洗完脸,侍卫帮他穿好西服,又穿上大衣, 然后走上阳台。他接过侍卫拿来的喷壶,往花盆和苗床箱子里浇水。然后,到杂草 覆盖的院子里散步。天皇散步后回到御文库,在早饭前看报纸。这里有各种东京发 行的报纸,包括英文的《日本时报》,天皇一一浏览。今天早晨的报纸上登载美国 通讯社的消息说,日本宣战诏书是在攻击珍珠湾以前由天皇签字的,并且从海底打 捞上的军舰”那智号”上的机密文件得知,开战的时间是预先在御前会议上决定的。 进入1945年10月,暗示天皇应负战争责任的记载和海外议论,对天皇制的未来,在 纸而上频繁刊登,并自由论述。前些天,在重庆方面的战犯名单里,已把天皇的名 字列在里面,这是木户内大臣听到的消息。这种情况,木户还未和天皇说,但天皇 已经知道,在联合国中有根强的指名他为战犯的动向。

天皇一边微微点头一边读报,有时还自言自语地说:“是这样”。今天,11月 8日的早刊登载说,联合国军总司令部涉外局搜查三菱公司,发现东条首相在任中 居住的漂亮住宅,是三菱公司修建并赠给他的。此外,还暴露曾赠给他一千万日元 现金。

天皇浏览了一遍报纸后,到餐厅和皇后共进早餐。通常是吃西餐,有燕麦片粥、 烤面包片、水果、红茶等。

今天早晨,天皇和皇后都很高兴。因为已经一年六十月未见面的皇太子和义宫 马上要来此问安。

上午9时稍过,皇太子和义宫乘坐的汽车开到御文库门前。

东宫侍从打开车门,十一岁的皇太子和九岁的义宫脚步轻松地下车,直奔御文 库年。

天皇和皇后正在御文库大厅站立等候。皇太子和义宫向天皇和皇后行札问候, 然后脱下编织的鞋,换上大人用拖鞋。御女库没有孩子用的拖鞋。天皇叫皇太子为 “东宫”,皇后叫“东宫君”。叫义宫为”义宫”。

皇太子年虽十一岁,说话很像大人口气。他自疏散以来,常有县知事、地方的 军队干部来“拜谒”,他已习惯于说几句慰劳的话。

天皇笑容满面,皇后高兴地和两个孩子谈话。四人向里边的住室走去。

10时左右,天皇一人从住室走出来。因有政务,和侍从徒步向宫内省大楼走去。

这一天,皇太子和义宫住在皇宫里。按宫中习惯,皇太子是不住在皇宫里的。 今天是根据天皇的意见留下的。因为没有寝室,临时使用了御文库通用门正中间的 花荫亭。

花荫亭在吹上御苑当中,是个漂亮的西式平房。是为了纪念今上天皇即位,全 国官吏捐款献上的,仅有两个房间。战前,在号称江户城名苑的吹上御苑里,为了 天皇和皇族游览时,有一吃午饭和用茶点的场所而修建的。由于战局不利,天皇和 皇后移到御文库。因为御文库很小,放不下东西,就把从明治宫殿运来的家具、杂 器具类堆在这里,成了临时仓库,空的地方成了警卫的侍卫的值宿室。

这回为了皇太子和义宫来住,昨天就已收拾好,并运来了床和椅子。

皇太子和义宫在这里住了三夜后,又回到赤坂离宫去了。

11月30日。帝国陆海军被撤消了。明治元年(1868年)成立了兵部省的前身陆 海军事务科,七十八年的历史在战败的耻辱中被关闭了。

第二天上午,天皇交替着换穿陆海军军服,和皇后一起在宫内省大楼三楼临时 设立的拜谒室站立,最后一次向辞退的陆海军侍从武官告别。这是天皇最后一次穿 军服。

天皇胸前佩略式勋章,没有带军刀。皇后穿西装。武官们也没有带刀。自9月 12日起。佩刀已被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禁止。

陆军武官中,最后拜谒的是吉桥大佐。

天皇、皇后站在主屏风前。莲沼侍从武官长在旁侍立。吉桥行最敬礼后,无皇 简短地说:“长期奔波,辛苦啦!”紧接着皇后说:“长期奉公,辛苦啦!今后仍 希望继续为国家效力。”

午后1时牛,全体旧陆海军侍从武官换上国民服,到赤坂离官去向皇太子告辞。

皇太子小小身材,芽学习院制服,端坐在宽大的房间中央的写字台前。武官们 进来行最敬礼.他站起来大声说:“你们辛苦啦!”

吉桥把这些情况写到今天的日记里。

“陆海军省被撤消……13时半,在赤权离宫拜谒皇太子殿下。他很像皇后陛下, 体格很好,看上去也很聪明,令人叹服另一名侍从武官尾形,在日记中写道:“皇 太子殿下赐与我们郑重的慰劳……本日结束侍从服务,脱下军服,记录于此……我 之公的生涯以此告终,今后将度此无望之余生。”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