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日本天皇投降内幕》“第一号战犯是裕仁”


1945年12月5日,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报》的“再刊第5号”,报道了在 代代木党本部召开第四次党大会的消息。

10月9日,市原喜重郎接受了组阁大命,根据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指令,以德 田、志贺为首,在府中监狱被夫押的共产党干部十六人获得释放。十天以后,《赤 旗报》的“专刊第1号”出版。第1号与其说是报纸,不如说是小册子或打字印刷 文件,在“向人民召唤”的题目下说:“横扫天皇和宫廷、军事行政官僚、贵族、 寄生的土地所有者及独占资本家的结合体”,号召要建立“人民共和政府”。其后, 专刊号每星期或每十天发行一次,从第5号起,改成报纸。

第5号在“具有历史性的第四次党大会开幕!打倒天皇制!人民共和政府成立 万岁!”的通栏大字题下,做了如下叙述:“日本共产党第四次党大会开幕——1945 年12月1日,日本的工人、农民、劳动者和人民大众,在这历史上已刻上最大记录 的暴虐的镇压和野兽般的白色恐怖中,只有用热血和尸骨保存下来的我党,现如灿 烂的太阳,在人民大众前显现其全貌……”

被迫成为非法的共产党,为避开天皇官吏的耳目,于1926年曾在山形县五色温 泉召开第三次党大会,算来已经十九年了。

1日召开的党大会,德田因病没有出席,黑木重德代表“中央筹备委员会”致 开幕词。

还是引用《赤旗报》的话吧:“静静的会场里,同志们心地恬静,五百与会者 回忆充满苦难的斗争足迹,真是感慨万分接着,黑木提到天皇制。

“共产主义者谴责天皇为最高战争罪犯,攻击其为军事警察官僚制度的最高代 表,是忠实执行最高司令部方针的行动大会第二天,德田出席,并滔滔不绝他讲起 来。12日的“专刊第6号”上,在“只要天皇制存在,生活就不可能安定和提高” 的大标题下,登载了“德田同志”的报告。

“展现国际形势,德、意法西斯已经崩溃,以彻底打倒它为目标的民主革命正 迅速友展。像法国那样先进国家已发展了无产阶级革命,日本的大皇制虽正濒于崩 溃,但还未被完全打倒……。

“联合国军并非敌人,买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强有力的伙伴,也可以说是我们的 解放军。我们之所以公然现身于合法舞台,在农村、工厂得以展开活动,全是联合 国军的功劳,对此我们必须深深铭记。”

不仅如此,德田在谈到“横扫天皇主义者”后说,保护皇宫的近卫师团把军服 染成黑色,改名为“禁卫府”,打算继续存在下去。“禁卫府”拥有完全的武装, 使用小型坦克,从战败中编纂新步兵操典训练士兵。然后将这些士兵交替配置到全 国,使其成为“皇军”,成为反革命军队的主力……”

12月6日,共产党在东京都内各处举行了“打倒天皇制”的示威游行。从新桥 出发的游行队伍,打着红旗和标语牌,高喊“将杀人、强盗、欺骗敲诈的元凶天皇 交付审判”、“把天皇和军阀、官僚、资本家仓库里积存的大米拿出来”等口号, 向有乐町前进。过路人都为其鼓掌喝采。

12月8日,共产党在全国各主要城市召开“追究战犯人民大会“。东京都的会 场设在神田一桥的共立礼堂,参加者达数于人,挤得水泄不通。

黑木被选为主席,他高喊“打倒天皇制”,提问“第一号战犯是谁?”听众齐 声喊“是裕仁”。

这次大会发表了“战犯名单”。首先是裕仁(现天皇)、良子(现皇后)、然 后有河野密、浅沼稻次郎、还包括东条英机原大将之妻东条胜子等。

社会党已表示支持天皇制。

上月,NHK(日本广播协会)曾广播”对天皇制是支持还是否定”的座谈会。 接着,日本舆论调查所对天皇制进行了舆论调查,在回答总数3,348人中,有95 %回答支持,5%回答否定。

12月8日,是太平洋战争开战日。四年前的今天,全国曾为偷袭珍珠港成功欢 腾过。以后每到这一天,都叫“大诏奉戴日”,在全国奉读开战诏书。

吉桥戒三和尾形健一两名原陆军大佐身穿国民服,怀着无限感慨,朝着皇官方 向,走在白砂石路上。宫城前广场有些日本妇女,有的和美国兵挎着胳臂走,有的 在一起拥抱。尾形真想给那些女人扇个大嘴巴,但忍住了。过板下门再往前走。看 到宫内省大楼。铜色的屋顶被涂成黑白相间的保护色。

宫内省大楼左侧是在空袭时被烧毁的明治宫殿的残迹。地面上,烧焦了的花岗 岩石块像围棋盘上的棋子一样整齐地排列着。两人再往前看,有几十名不熟悉的青 年男女在拾碎瓦,整理烧过的残迹。他们穿的衣服有军装,也有女劳动服等。

这些青年是由宫城县栗原郡自愿来到皇宫的。他们听说皇宫很杂乱·就由六十 三人组成“农民陆奥服务团”,为清扫皇宫,整理残迹来到东京。陆奥是宫城的古 地名。

这一天是星期六。每逢星期六,即使在战争中,都有侍从数人交替受到招待, 在御文库的餐厅里和天皇、皇后共进晚餐。

这天晚上在吉桥和尾形之外,被招待的还有今井秋次郎。11月30日陆海军被解 散。三个人在人天前都是大佐、侍从武官。为犒劳他们,才来“陪餐”的。到了餐 厅,还有一位侍医在那里等候。

天皇显得很精神。在“陪餐”席上,按照不成文的规矩,是不能谈政治和社会 形势的。在战争中天皇也总是爱谈些生物方面的话题。

天皇一边夹日本菜一边说,战前在海边采集环节动物,观察触角时看错了,险 些看成另一种动物。说着,他笑起来。

这时候,他说了很多专业名词,旁人听不懂,只是跟着笑。

天皇又谈起食用蛙来。在皇宫的濠沟里,不知从哪里来的食用蛙在这里安了家。

“这种蛙总是勃、勃的叫。”天皇说。

在“陪餐”席上,上下一直都很融洽。虽然如此,吉侨一想到这是最后的“陪 餐”,便感到紧张。吉桥是1944年12月任侍从武官的:之后的十一个月里,正赶上 同本前所未有的危难时期,通过上奏战况等,他服务于天皇身边。关于天皇,吉桥 说:“完全是普普通通的样子,普通人很难看出他的伟大。这样说也许不恭敬,他 真是‘大智若愚’。”

吉桥等临走的时候,皇后赐给他们自己亲手做的炸面饼圈。使用的面粉是伪满 洲国皇帝傅仪访日时带来的,上面涂满了白糖。

天皇又可以分出时间来研究生物学了。1944年夏秋,天皇每天都呆在生物学研 究所里,因战局失利,不得不中止。但是近期以来,从早到晚去里院,一心搞研究 或观察植物。11月,皇太后从轻井泽送来草苗,被他种上了。

吉桥等“陪餐”的两天后,木户来到御文库。

11月22日,根据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命令取消内大臣府后,本户和家属一起回 到离东京都不远的多摩郡多摩村,租了一套房子住下。木户自1940年以来,是天皇 最近的侍从武官,前后五年,当天皇的谋士。木户的名声不太好,当时在日本中枢 的许多人都认为,木户权力欲强,利用内大臣的地位,在人事和政策方面给天皇的 判断造成些错误。

12月6日,作为战犯嫌疑,对木户发出逮捕令。同时,联合国军发出向令要求 引渡的人员还有近卫、前驻德大使大岛浩等八人。天皇听说发出逮捕令。就指示藤 田侍从长在木户进收容所之前邀请他在晚饭时来“陪餐”,以示安慰。稍停。藤田 回答说:“木户已经成为战犯嫌疑,陛下还是避讳一下为好。”天皇十分不悦地说: “从美国方面看也许是犯人,从我国看则是有功之人。如果说避讳,就把饭菜送到 他家里去吧!”

实际上,经联合国指定为战争罪犯,天皇又赐“陪餐”.并不是自今日才开始 的。10月24日,梅津原参谋总长和丰田原军令部总长曾被招待午餐,对战争中的奉 公给予慰劳。这时,参谋本部和军令部已被取消,但军队仍存在,天皇是穿大元帅 军装出席的。

木户走进政务室,天皇让坐说:“这次真过意不去。请注意身体。正像过去互 相之间所谈的那样,你很了解我的心。”

木户听到“互相之间”深为感激、眼镜底下细小的眼睛湿润了。

“誓奉圣旨,以宣扬圣德。”

两人在屋里谈了三十分钟。木户将要退出时,天皇从桌上拿起一块砚台。

“这是我在政务室使用的砚台,作为永久纪念吧!”

木户接过砚台,抑制着声音哭了。木户想,今后再不可能拜谒天皇了,便下决 心地说:“陛下,请为建设新日本,坚持努力到最后。这是陛下的立场。万一有退 位那样的事情,也请预先做些思想准备。”

天皇只是“嗯!嗯”地点头。

在木户拜谒皇后告别的时候,天皇穿上外套,步行走出通用门。

门前的马路上,“农民陆奥服务团”的男女们正排成两行站在白石子路上。他 们的平均年龄是二十二、三岁。

天皇在侍从引导下站在前面。大家行最敬礼。

“大家干得很好,辛苦啦!”天皇说。

四周寂静。

这时,忽然响起歌声,团员们在齐唱《君之代》。唱得有些走调。人们的脸颊 都湿了,是哭着唱的。

从午后六时起,在御文库的餐厅里开始“陪餐”,也可说是给木户开的送别会。 木户之外,有藤田侍从长、莲沼原侍从武官长、甘露寺原侍从次长和侍医们。他们 围绕着天皇和皇后。吃的是正式的法国菜肴。

木户在临走的时候,皇后也赐给他亲手制的烤面饼圈。


分类:抗战史 书名:日本天皇投降内幕 作者:佚名